第166章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位郡王妃长得可真漂亮。”一个绿衣丫头,说着夸赞的话,语气却透着一股不明的味道,类似轻蔑。

“是挺漂亮的。”紫衣服丫头附和,语气不咸不淡,不以为然。

“未见时,我想着郡王妃肯定是为八面玲珑的人物。可没想到…。”绿衣丫头连说带叹,“竟然是这等…。单纯的人。”

单纯?更想说是蠢吧!

“只是可怜了大姑娘…。”

“绿柳,别乱说。”紫衣服丫头轻斥。然,语气间却没有一丝厉色。

绿衣丫头看的分明,为大小姐报不平的语气,越发义愤填膺,“紫苑姐姐,这本来就是事实。你不也看到了吗?无论是样貌,还是才能,大姑娘比郡王妃都强出太多了。当初跟郡王爷,那也是都差点了定了日子的…。”

说着一声叹息,满是遗憾,“只可惜造化弄人,让大姑娘落得现在都二十了,却还是宁愿孤身一人,不愿意委身屈嫁…。”

“好了,别说了。”紫苑开口制止,沉声道,“郡王妃如何,那不是我们做奴婢的可以随意非议的。大姑娘和郡王爷过去的情义,也不是我们可随便议论的。”

“我。我就是为大姑娘感到不平而已,大姑娘和郡王爷明明你有情我有意的,却偏偏半路突然蹦出这么一个人做了郡王妃…”

“够了,再说着没轻没重的话,小心自己的皮…”

“呃…是…”

“对身边的丫头也都提醒着点儿,告诉她们,在郡王爷,郡王妃在府邸的这段时间,这些该说不该说的都给我少说。要是惹得两主子之间生出什么间隙,老夫人绝对饶不了你们,知道澳吗?”

“是,我知道。”

“好了,去忙吧!”

“是!”

直到两个丫头离开,肖珂儿好像才从那番对话中回过神来,慢是紧张,无措,担心的看向蔺芊墨,“表嫂,对不起,我没想到这两个丫头竟然这么大胆,竟然敢…”说着,满是维护道,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禀报祖母,让祖母狠狠的惩治这两个丫头为表嫂出气…”

蔺芊墨听了转眸,看着萧珂儿勾唇一笑,“其实她们没说错,我确实是一个单纯的人。不但单纯,我也没什么脾气,所以,对于刚才她们说的话,我一点儿也不生气。六表妹无需禀报外祖母,省的让她老人家为两个不懂尊卑的丫头闹心。那时可就是你我的不是了,表妹觉得呢?”

来惩治两个丫头为她出气?呵…这是想表示出肖家的爱护。同时也显示出她的不省心吧!刚来到肖家,就害的肖家一众人跟着大动肝火的。

她蔺芊墨就是有委屈,也不会找肖家这个初次见面的所谓外家,来给他出气,特别还是别有算计,别有用心的外家。

所以,少用她的名头来做伐子,表现自己的慈爱,表示她的小肚鸡肠。

你们要惩治丫头,也只是因你们教导出来的丫头素质低下,尊卑不分,跟她可是一点儿关系都灭有。少来抹黑她,她没兴趣奉献自己,成全他人。

肖珂儿听了,脸上的笑意有些发干,眼底带着一丝懊恼,“表嫂可真是好脾性呀!”

蔺芊墨垂眸一笑,含羞带怯,“你表哥也这样说。”

肖珂儿:…。一拳打造棉花上,让人完全早不到着力点儿。

蔺芊墨说完,好像有些不好意思,赶紧又夸别人一句,“不过,能教出如此维护肖家主子的下人,她们的主子一定十分仁善。”

肖珂儿脸上本就勉强的笑容,顿时又僵了几分。

看着蔺芊墨,肖珂儿心中恼意翻腾,气恼;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愚笨的人呢?有些话都说的这样直白了,她却还是这幅傻傻呆呆的样子。

费尽心力为她安排了一出悲剧,想看她痛哭流涕,难堪不己。可没想到人家却是根本找不到正点。好似完全看不明你演的是什么。你想看她哭,她却偏偏笑的欢畅。那种挫败,让人想冒火。

***

杨氏听完肖珂儿的话,一个忍不住气的当场把拿在手里的杯子用力摔在了地上,“那个小贱人,竟然敢当着你的面骂我?”说着,看着肖珂儿不满道,“你呢?你当时就没说些什么?”

“我能说什么?”肖珂儿自己也是一肚子的气,这个时候面对杨氏这不满的口气,脸紫也耷拉了下来,满脸不愉道,“下人是护主的,教出那样下人的主子是仁慈的,这些话她都说了,你让我去否认吗?还是让我说,那两个敢随意编排主子的下人,正是我娘的教的,给你认一功?”

没错,那个绿柳,紫苑都是杨氏安排的,至于目的很明显,不过就是想让蔺芊墨听听,那肖家大姑娘跟风景之间暧昧的牵扯罢了!

安排是不错,可惜没收到想要的结果,人家根本就不接招。

杨氏气闷,“所以,她那么几句话就把你给噎回来了?”

“不然呢?让我继续听到他夸赞咱们府里的下人,主子吗?”肖珂儿抿嘴。蔺芊墨那些个好听的,听在肖珂儿耳朵里真是刺耳极了,字字句句听起来都像是讽刺。听得浑身难搜,偏偏你还不能反驳。难道要跟她对着说,可劲儿的抹黑自己吗?那太傻了!

想到蔺芊墨,肖珂儿不由嗤笑道,“你们都说她是个傻的,可就我现在来看,傻的不是她,而是我们。费心搞得这一出一出的,可人家愣是脸都未变一个,一直都那么笑盈盈的。”笑着看一群猴子,耍猴戏!而,她们就是那群可笑的猴子。

肖珂儿的话,杨氏听着觉得刺耳,脸色更是难看,不过,人倒是沉静了下来,若有所思。她们都已经表现的那么明显了,话也说的足够透彻了。就是再傻的人,肯定也会察觉到映儿和凤璟之间的不同寻常了。可蔺芊墨却是…。

想着,杨氏眉头皱起,“难道说,关于蔺芊墨的秉性,我们探查的有错?”说着,怀疑道,“还是说,你姑姑说的话不尽不实,在欺骗我们?”

“不知道,我也懒得知道。反正,招待蔺芊墨的活我是不想干了,以后别找我,我现在看到她就浑身不自在。”肖珂儿直接撂挑子不干了。本来,她这么积极那是想着立功的,可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无能的。这种讨力不讨好的事儿,她可是不想干。

杨氏听了瞪眼,“这可是关系到你姐姐的终生大事,你怎么能意气用事,说不干就不干了?再说了,你姐姐若是进了国公府成了凤璟的人,那…。”

话未说完,既被肖珂儿打断,“就算成了表哥的人,也不会是正妃…”

“就算不是正妃,哪怕是侧妃对你那也是极好的帮衬。”

杨氏憋闷道,“难不成你想看你姐姐一直这么寡单着?”

“她的事儿哪里是我说了算的。”肖珂儿瘪嘴,带着一丝不屑道,“要我说,也是你们太不会办事儿。早先璟表哥没娶妻的时候,你们不知道积极点,现在他都有了正妃了,你们才知道急了,挖空心思的想着把人塞进去,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…”

提到过去,杨氏也满是懊恼,“那个时候你姐姐和凤璟的事儿,国公府都差不多吐口了,几乎都要定下来了,谁知道最后突然间就…。”

“你们这后悔的话都说了两年多了,又有什么意思?”肖珂儿不咸不淡道,“而且,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后悔的。肖映儿她就是进了国公府,也不见得能帮衬到我们什么。现在名正言顺的国公府媳妇,我那姑姑就是现成的例子,她都进国公府多少年了,肖家不还是一直都在陵城而无法入京么?”

“你姑姑她是个没本事的,怎么能跟你姐姐比。再说了,她虽是你姑姑可毕竟隔着一层的,可你姐姐可不同,你们是亲姐妹。现在,你这么努力地帮着她,将来你有了什么事儿,她也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帮你。”

肖珂儿听了,眼底划过一抹不屑,骄傲,“我不需要她帮衬什么,只要她自己能顾住自己就行。”

杨氏听了,欲说什么,被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。

“大爷…”

“嗯!大奶奶可回来了?”

“禀大爷,已经回来了。”

肖远听了没再说什么,抬脚走到屋内,看到相对而坐的杨氏和肖珂儿,走上前。

“老爷…”

“爹爹…”看到肖远,肖珂儿恢复以往可人儿模样,甜笑着迎上前。

肖远笑了笑,面色却不是太好,看着她们道,“如何?”

肖远说的没头没尾的,然杨氏和肖珂儿却都明白他问的是什么。

杨氏绷着脸把事情给讲了一遍,说着,沉着脸道,“我看那蔺芊墨若不是个极傻的,就是一个极度有城府的。”

“爹爹,都是我不好,我没把事儿办好。”肖珂儿满是自责道,“是我没帮到姐姐。”

这次,肖珂儿讨巧的话,却被肖远忽视了,只是看着杨氏,隐晦不明道,“你觉得国公府会要一个傻子做郡王妃吗?凤璟会看中一个愚笨的人做妻子吗?”

肖远话出,杨氏心里一凛。肖珂儿也屏退被忽视的郁闷,看着肖远神色不定道,“爹爹,你的意思是说,蔺芊墨这幅蠢懵样儿都是装出来的。”

“十有八九是装出来的…”

肖远话出,肖珂儿和杨氏的脸色均是十分难看。

“这个女人装腔作势竟然做到我们门上来了,这是真把我们当成傻子看待呀!”杨氏沉声道。

“爹爹既然清楚她是装的,那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肖珂儿皱眉问道。

肖远听了,看了她一眼,淡淡道,“现在还未想到。这事儿你暂时不要管了。”说完,转移话题,“你今天从街上带回来的那个人先安置一下。若是想留下,就让你大哥去查查那人的来历,不明不白的人府中可是留不得。”

“嗯,我知道爹爹。”

“好了,你先回去吧!”

“呃…。好!”

肖珂儿离开后,杨氏看着肖远低声道,“如何?凤璟的身体可恢复了?”

“如以往一样,他只说还好,到底有没有恢复,我无法确定。”

杨氏听了,双手合十,祈祷,“只希望凤璟身体没恢复才好,那样我们的映儿还有机会。不然,可就真不好说了。”

肖远听了眼睛,微眯,神色莫测道,“其实,要确定他身体是否已经恢复也很简单。”

杨氏听言,紧声道,“要怎么做?”

肖远附耳靠近,低语,“等一下你可以这样…。”

杨氏听着,神色变幻不定。

*

“凤英,这些书你是哪里讨来的,真是精彩呀!”蔺芊墨捧着一摞精彩纷呈的小话本,很是敬佩道。

凤英完全忽视蔺芊墨满脸的色胚气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道,“每个书馆最隐秘的地方藏的都有,要买来并不难。夫人若是喜欢,奴婢以后再给你买。”

蔺芊墨听了,伸手在凤英脸颊上捏了一下,笑眯眯道,“凤英好可耐…”

蔺芊墨那亲昵的碰触,让凤英几不可见的僵了一下,有些不习惯,不过,瞬间就放松了下来,看着蔺芊墨柔柔的笑脸,眼底划过一抹柔和,笑意淡淡,“夫人高兴就好。”

“很高兴,特别高兴…不过,这书千万不能让你主子知道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“凤英真好。”

凤英故作腼腆的笑了笑。

蔺芊墨看着抿嘴忍笑,喜欢看凤英突然的卖萌,心情愉悦,好奇问,“你去买的时候,书馆的掌柜看着你是怎么说的?”一个女孩去买话本,想来,当时掌柜的神情一定很精彩。

凤英听了,收敛脸上的自己都感觉十分不自然的笑容,恢复平常样子,一本正经道,“他说,我想买什么都卖给我,求我不要杀了他。”凤英说完,摸了摸自己的脸,若有所思,意有所指。

蔺芊墨笑趴在软榻上。

“什么事儿笑的这么开心?”听到凤璟的声音,蔺芊墨第一反应,麻溜的把手中的话本快速丢到软榻下。

凤英看到外露的一角,干脆利索上前,用脚干脆的把书踢到最里,又快速站好,同一时间凤璟身影出现在眼前、

“主子!”凤英俯身请安,神色如常。

蔺芊墨无声给她竖起大拇指。

回老家中无网络泪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