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168章

听着肖老夫人那声声指责,字字句句毫不掩饰的嫌恶之言。那绝对真心的话,蔺芊墨无太多感觉,反正又沾不到身上。

她气我更恼,她怒我跳脚,那就输了!

她气我不气,她怒我无视!任你自己唱独角戏。

跟一个倚老卖老的人打擂台,无甚意思!只会掉了自己的素质。

肖老夫人叫嚷了半天,各种不堪的字眼说的是毫不掩饰。就差指着蔺芊墨鼻子问候她十八辈祖宗,并叫人过来拉她去沉塘了。

大瀚凤郡王爷被人戴了绿帽子,这事让人完全无法容忍。

如此,蔺芊墨这样的残花败柳,连休书都不配有,沉塘都是便宜了她。她这样的人,就该直接杖毙了她。

可惜,肖老夫人这番义愤填膺的叫器,除了肖家的人,配合的给出了各种反应,如指责,如震惊,如不敢置信等。当事人蔺芊墨却无丝毫反应,就好似根本听不懂肖老夫人说的是什么,就好似现在讨伐的根本就不是她一样。

而,凤璟亦是不见丝毫波动,只是越发暗沉的眼眸,透露出了丝毫情绪。

肖老夫人看情况跟她预想之中的完全不一样,不但凤璟没发怒,就连蔺芊墨也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淡定模样。不由得,肖老夫人表情渐渐开始僵硬起来,指责的话也渐渐弱了下来,整个人变得尴尬,难堪起来,不安,羞恼情绪翻涌,脸色越发不好。

肖远看着,眉头微皱,神色不定。难道说,他猜测有误?凤璟他已经好了?还是说,凤璟早就知道蔺芊墨已是不洁之身?

这两种猜测刚出,即刻被肖远否认。若是凤璟已经好了,他没必要瞒着,毕竟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,完全没瞒着的必要。需要隐瞒,不想外传的一般都是家丑。一般人应该都是这样的思维。都喜欢扬眉吐气的感觉,无人喜欢被人非议,特别一个男人,应该没人喜欢被人议论无能吧!

而且,若是凤璟好了,也更有拒绝的理由,他一个完好的男人,不可能娶一个石女为妻!他拒绝肖映理所当然,肖家的人也无话可说。而蔺芊墨…就算凤璟不行,他也绝对不会要一个残花败柳无妻。

想着,肖远越发想不通,这其中到底哪里出了错呢?因为,肖远实在想不出凤璟隐瞒的理由。

杨氏看出肖老夫人无措,不自在,赶紧上前,递出台阶,劝慰开来,“娘,我们都知道你为璟儿抱屈,为蔺芊墨的欺瞒感到气愤。不过,您老年纪大了,可不能这么激动。现在这件事儿既已证实了,相信璟儿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,也给自己讨回一个说法的。”

“是呀,娘,这件事儿就交给璟儿来处理吧!”冯氏不咸不轻不重的附和一句。

在两个媳妇儿的劝慰下,肖老夫人面色舒缓了不少,看着凤璟开口,“璟儿,你说吧!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?”说完又加一句,带着一丝咄咄逼人,胁迫的味道,“趁着你祖父和祖母,你父亲和母亲都还不知道,京城还未传出什么对你不好的风声,该怎么了结她,就在这里直接处置了吧!免得让凤家的声誉跟着受损。”

“是呀,璟儿,为了这么一个女人,伤了凤家百年荣誉,让你祖父,祖母跟着焦心,上火的,那可就是不孝了呀!”杨氏一副用心良苦模样,适时的又加了一点儿火。

肖远听着只是叹气,忧心忡忡,无从开口的沉重模样。

凤璟看着她们淡淡开口,“都说完了吗?”

肖老夫人听了,看着蔺芊墨道,“一些太极端的话,外祖母也不想再多说了,你看着办吧!”

凤璟看了肖老夫人一眼,转眸看向凤和。

凤和会意,抬手,在其他人均疑惑,却满是期待中。几个黑衣暗卫,无声而至,让肖家所有人都惊愣了一下,而让她们感到惊骇的是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两个人。

肖老夫人,杨氏,凤氏等女眷看了,有些不明所以。

肖远看着被那些暗卫手里提着的人,眉头瞬时皱了起来。转眸看向身后管家,见他脸色惊白一片,肖远心头猛然一跳,不好预感骤然而至。这些人不会是…。

凤璟静静看着那些人。

凤和抬首开口,禀报,“主子,这些人就是散播那些流言蜚语的源头。而肖老夫人听说的那所谓的传言,就是由他们口中而出。”

肖老夫人听了,皱眉,一时还有些闹不明白,凤璟把这些人捉来做什么?是怀疑她的话,要来个当面对质吗?

杨氏闻言,心里紧了一下,不由看向肖远,见肖远面色不好,心里越发不安。

在肖家人惊疑不定间,凤璟淡淡开口,一个字出,肖家众人脸色陡然大变。

“杀!”

凤璟话出,暗卫手动,瞬时,声息全无,血色一片。

不需要他们的解释,不要听他们的辩解,求饶。确定做了,代价就已定。

杀戮就是这么简单,杀戮往往也是最好的震慑!

闻着满屋腥甜,那不容忽视血腥的味道。看着地上已螓首分离,身亡命丧的人。

肖老夫人面色发白,神色怔怔,一时做不出任何反应。

杨氏脸色灰白,那血腥的味道,让她感到作呕,更感到心颤。

肖远嘴巴紧抿,身体紧绷,僵硬。对于凤璟的冷漠,冷清,他一直都知道。但,却从来不知他还是这样一个狠辣,嗜杀之人。

嗜血比冷漠,不容置疑,那是更可怕的存在!

看着那口都未开,都已倒在血泊中的人,凤璟神色间无一丝的波动,清清淡淡开口,“继续!”

继续!简短的两个字,可那其中可能包含的含义,让人心跳不稳。

“是!”凤和应,同时手起刀落,肖远只感眼前寒光闪过,随着头顶一寒,血色飞溅,满眼的红,让肖远整个人完全僵住,眼睁睁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管家头颅掉落在地,滚动,滚动间眼睛死死的盯着他,死不瞑目。随着身体倒下,血如注…。

看着管家那暴突的眼睛,肖远如坠冰窟…。第一次认识到死亡如此简单,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弱,弱到完全不堪一击…

看到管家首身两分家,杨氏再也忍不住心中恐惧,尖叫出声…。

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接触死亡的肖珂儿,已完全傻住。第一次认识到,她这个让人惊艳的表哥,不是仙人,更不是圣,而是魔鬼!弹指间,眼睛都不眨的置人于死地。

在他的面前,纵然你有再多的手段,却抵不过他这震慑一击。

算计,谋划,在死字面前,如此不堪一击。

情面,情义,情分,道理,他均不讲。或许,肖家于他来说,什么都不是。

“继续!”

重复的两个字,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管家,所有人都已确定,清楚其中所包含的含义。从内到外开始冒汗气。

“凤…凤璟…。”肖老夫人满脸惊恐,身体发抖,颤颤巍巍开口。然,话还未说出,在凤和手中之剑指向眼前,在季嬷嬷惊声尖叫中,又无声倒下之后,看着那飞溅一地的血色…。

肖老夫人再也压不住心底的惊惧,眼睛一翻,晕死过去!

然,这个时候,那些个孝顺的子孙,看着倒下的肖老夫人,却是一个都无法动弹,完全无法做出任何反应。或许,这就是肖家定义中的关心则乱。眼睁睁看着,关心太切,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!

“肖府管家,向肖大爷出谋划策之人!季嬷嬷,在肖老夫人耳边进献谗言,煽风点火之人。此等祸乱肖家,抹黑,羞辱郡王,郡王妃之人…。”凤英面无表情扫了肖家众人一眼,淡淡开口,“通通、该、死!”

通通该死!四个字,不容错变的弑气,震的杨氏眼前真真发黑,摇摇欲坠!

凤英的话,说的是肖管家,季嬷嬷的罪。然,所指的却是肖远的居心叵测,肖老夫人的愚昧。

肖老夫人受下人蛊惑,分不清是非,严重。还被那意图算计自己外甥,外甥媳妇的肖大爷所利用。

儿子心不善,母亲眼不清。肖家让人失望!

“男人,内里横,是孬种。在外强,才是英雄!”凤璟看着肖远,神色淡漠,寡淡,“这是外公曾说的话,内里横,求的是他人的施舍。在外强,挣得才是自己的天地。才能为父母,为妻儿,撑起那方安逸。看来外公曾说过的这些话,你没记住,更没学会。有脑子,有计谋,有城府,这些都是本事,但记得要去外面使。”

算计被人当拆穿,让人不安,也让人羞怒!

而,被自己的外甥当面训,肖远心里忌惮凤璟的了冷残,却抑制不住面上难堪!

看着肖远的神色,凤璟起身,有些话直接说出口,“类似的事,最好不要有第二次。否则…。外公挣来的恩德,安逸,经不起你们太过放肆的挥霍。凤家能保肖家安,也能致肖家亡!”

看着凤璟清淡的表情,听着他那平淡的斩杀之言,那绝对不容置疑的厚重弑气,肖远心口几近窒息,身体紧绷如石,咬紧牙根,沉沉开口,“凤璟,就算这次是我做的有失长辈风范。可你,就这样轻易说出赶尽杀绝之言,是不是太过无情?不管如何我都是你母亲的哥,是你外公的儿子,你这样难道就…。”

“就因为你是外公的儿子,所以刚才死的是他们,而不是你!”凤璟眉头轻皱,对于肖远的话不置可否,“我已经给了你一次机会,难道你还想我给你第二次?还是说,我现在就不应该饶茹,你这个或许会第二次算计我妻子的舅舅?”

凤璟话出,肖远脸色灰白,看着那一地的血色,脸上惧色难掩。可那求饶的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凤璟移开视线,伸手牵过蔺芊墨的手,表情依旧,声音依然,然,身上的嗜气却隐匿无踪,看着屋内一众人,淡淡开口,“蔺芊墨,是我的凤璟之妻,名副其实!我凤璟,是蔺芊墨之夫,一生一世!”

淡淡的宣言,听在外面某个人耳中,却是最厚重的酸涩。

“你们意图为何,我心知肚明。但我答案依旧,拒绝接受,现在包括未来都是如此。所以,那些不可能实现的图谋最好到此为止。否则,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凤璟说完,转身,离开,同一时间,门帘掀开,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,满面焦灼,担忧,愧疚等各种情绪盈满那张桃花似小脸。看到凤璟,蔺芊墨,脚步顿住,即刻,毫不犹豫跪下,声音颤颤,开口既请罪,“一切都是我的错,一切都是因为我,是我让祖母挂心,让父亲不能安心,这才失了分寸,做了触犯郡王爷,郡王妃的事,都是映儿的不是,郡王爷,郡王妃,若是要怪,就怪我吧!”

一番话,肖远成了慈爱的父亲,肖老夫人成了仁善的祖母。而肖映儿小姐大包大揽的扛起了所有的错,给了肖家一个台阶,并成了一大孝女!

看着跪在自己面前,那泪眼盈盈,扶弱柳枝,柔弱无比,却故作坚强的女子,蔺芊墨面色平淡。凤璟这里已没了希望,她现在唯一能指望的还是肖家,这个时候揽下所有的错,跟孝顺并无太大关系,她所求的不过是肖家的那一丝怜惜罢了!

分析利弊,找准位置,认清依靠,随后而动!

肖映儿是聪明的!而这么一个聪明的女人,正在肖想自己的丈夫,蔺芊墨表示,不喜欢!

凤璟未看她一眼,牵着蔺芊墨的手,越过肖映直接离开。

凤和看着盈盈低泣的肖映,眼底划过一抹冷笑,伸手从袖袋里拿出几张纸,分别放在杨氏和冯氏的面前,什么都没说,抬脚离开。

杨氏,冯氏神色不定。良久,颤抖着手,拿起凤和留下的那几张纸,看着上面的内容,看完,脸色惨淡一片,额头满是冷汗…

那上面写的不是别的,全部都是这几年间,自己父兄这所做下的腌臜事儿。有些事,是她们知道的,而有些,却是隐晦的,连她们都不知晓,是真是假,无法确定。不过,真假其实已不重要了。

就算是假的,可国公府若是想做实了它,那是轻而易举。而凤和把这些东西给她们的意思也很清楚。是胁迫,也是警告,告诉她们,安分守己,否则…。不言而喻!

杨氏浑身冒冷汗,她不敢想象,纸上这些事,若是被公开来,她娘家会变成什么样儿!凤璟连肖家都不纵容,何况是她家…

而,冯氏心里惊惧的同时,不由恼上了大房。都是因为他们,自己才会惹到凤璟这个煞神!

*

肖老夫人昏迷醒来,听到的是凤璟已离开的消息,看到的是肖映儿通红的双眼,里面盛满自责,歉疚!

“祖母,你终于醒来了,可吓死孙女了。”肖映儿即刻抹去眼角的泪珠,声音哽咽,眉目间染上欢欣,为肖老夫人的苏醒。

让人看着不由动容,特别在被凤璟那样冷漠对待,特别在受到那样的惊吓之后,肖老夫人看着为她担惊受怕的孙女,立马感动了,“映儿…”

“祖母,我在!”

“是祖母无能,没能让你如愿。”

肖映儿摇头,刚擦去的泪珠,再次随着滑下,“祖母,这怎么能怨您呢?这都是孙女不好,若不是孙女,表哥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。是孙女让父亲和祖母难做了。”

“映儿,我可怜的孩子…。”肖老夫人实在不明白,映儿这么好的孩子,凤璟为何就看不到呢?偏偏就看上了那让人分不清是狡诈,还是愚笨的声名狼藉之人!

“孙女有祖母疼着就够了,其他,映儿不再强求!”

看着委曲求全的孙女,肖老夫人心中怜爱更甚,甚至超过了凤璟当时给的威吓,“映儿你放心,无论如何,凤璟今天在肖家做的事儿,我一定会告知国公爷和凤老夫人,我一定会让他们给我一个说法的。而你和凤璟的亲事儿,当时他们也是点了头的,怎么可以说反悔就反悔…”

“祖母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不提也罢!现在,表哥很幸福,而我有祖母疼着也很满足。所以,就这样吧!”

“怎么能就这样算了!他国公府的荣耀,有一半儿都是你祖父帮着打回来的。现在你祖父死了,他们就想翻脸…。?不可能!”

国公府的荣耀,有一半儿是属于肖家的,最近两年,这样的观念,已被她那些孝顺的子孙灌满了整个脑子。如此,经过凤璟一事,她越发觉得国公府太薄情,而自家纯粹是被利用完就扔了!心里越发不平,更不满…

“凤家的子孙能做郡王,那么我肖家的女儿就一定要做郡王妃,这样才公平,不然…。”肖老夫人恨恨道,“不然,我绝不善罢甘休!”

肖映儿听着,抹泪,垂眸。这样有气势的话,自从她祖父过世后,她祖母说过很多,可她却从来没有谋划成功一件事。

对于这位只有嘴巴,却无脑子的祖母,肖映儿已不敢太指望。现在只要能留住她的宠爱,剩下的还是要靠自己来筹谋。

就算做不成郡王妃,她肖映儿也不想被人当成可怜虫,当成一个可以任意搓扁捏圆的人过一辈子。

肖映儿又在肖老夫人跟前待了半晌,直到她说累了再次睡下,把一个孝顺孙女该做的事儿昨完。肖映儿才起身离开。

刚走到院中,一个低若的声音传来。

“大小姐!”

听到声音,肖映儿脚步一顿,转头,一个脸上带着伤痕,却眉目清秀的女孩映入眼帘。

“大小姐,奴婢是六小姐救回来的那个乞儿!”

闻言,肖映儿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。

女孩看出肖映儿眼底的不喜,却不以为然,淡淡一笑,缓步上前,微微俯身,低语,“奴婢有几句话想跟大小姐说,可否借一步说话!”

肖映儿听了,柔柔一笑,眼中却是淡漠一片,“你既是六妹妹的丫头,就该在她身边近身服侍,跟我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,怕是不合适吧!”

女孩听了,充耳不闻,神色莫测,轻轻开口,“是关于郡王妃的…。”

闻言,肖映儿眼神微闪,直直看着眼前的乞儿。看着她不闪不避的眼睛,静默,良久,开口,“我正好有一对珠花要送给六妹妹,你随我进来吧!”

“是!”女孩应,嘴角缓缓勾起!

有一些利益,在这一刻达成!

京城

木子喘着大气,难掩脸上的激动,还未走到屋内,就开始喊起来了,“国公爷,老夫人,郡王爷和郡王妃回来了…。”

木子话落,屋内有瞬间静止,接着,国公爷的怒吼,伴随着老夫人的欢喜的声音响起。

“这个混账东西,就这么点儿路,给我走了一个多月,他是用爬的吗?”

“终于回来了,终于回来了…。”

孩子病了,抱歉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