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祖父,祖母!”

“诶…”凤老夫人看着凤璟,蔺芊墨两人,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欢喜。

“哼!”国公爷冷哼一声,吊着个眉毛,却是满脸的傲娇。

“父亲,母亲!”

“嗯!”

凤腾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,透着愉悦。肖氏笑的却是带着一丝勉强,看蔺芊墨的眼神有些复杂。

随后又是一连串的二叔,堂弟,堂妹什么的。

问候一圈,结束!

“好了,都是自家人,客套话就别说了。”凤老夫人微笑开口,“璟儿和墨儿赶了这么久的路也累了,赶紧坐下吧!”

国公爷听了,不由又哼了一声,“一点儿路走了那么长的时间,你也好意思说他了累!”

凤老夫人看了国公爷一眼,直接拆台,转头对着凤璟,蔺芊墨道,“你祖父惦念你们惦念的厉害。所以,就嫌你们在路上耽搁的太久,回来的太慢了。”

国公爷闻言,虎目一瞪,“放屁!谁惦念了。老子是巴不得有人回来的再晚些才好呢!那样,我也好多清净些时日。”国公爷瞪着凤璟,满脸不喜。

屋内的人听着国公爷那口是心非,欲盖弥彰的话,均是低低的笑开。屋内和乐一片,只是,心里却是完全没脸上笑的那么愉悦。

在整个国公府,他们感觉,国公爷的眼里能看的也就凤璟一人而已。

看似骂的最凶,可却护的最厉害!这是其他凤家子孙,求不来的疼爱!

凤老夫人懒得理会国公爷那个别扭的老头,而对着风景那张依然寡淡的没什么趣味的表情,凤老夫心里欢喜,却没甚兴致对凤璟表达自己的欣喜,因为你就算是激动地喜极而泣,他也不会回你什么反应,如此…。太浪费自己的表情。

看着别扭的老头,寡淡的孙子,凤老人觉得这久别重逢,开始焦心了。不过,也麻木了,这祖孙两个从来都是如此,扫兴,又没意思。

只是,在看到一边浅笑盈盈的蔺芊墨时,凤老夫人立马笑开,招手,“墨儿,来,让祖母看看这些日子可瘦了?”

蔺芊墨听了,微笑上前,还未说话,凤璟先一步开口,淡淡道,“她可没瘦,她现在重的,我已经快抱不动了!”

凤璟话出!

蔺芊墨:…。

屋内一静,女人们低头表情多少有些不自在。因为这话说的太隐私了些。而男人们却是若有所思,直接探究的就是凤璟的身体!

国公爷心头紧了紧。

凤老夫人神色一动,脸上笑容更盛,隐见激动之色,伸手拉住蔺芊墨的手,高兴道,“胖点儿好,胖点儿好…”说着,眼睛止不住往蔺芊墨屁股上瞅了瞅。

屁股大好生养!

蔺芊墨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。

凤璟看着蔺芊墨,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。

凤璟那抹浅笑映入国公爷眼帘,国公爷猛然站了起来,“凤璟,你跟我过来!”说完,率先走了出去。

那架势,知道的是激动,不知道还以为他这是要跟人决斗呢!

凤璟起身,看着凤老夫人道,“你孙媳妇儿脸皮薄,你差不多看看,就让她回去吧!”说完,抬脚离开。

凤老夫人听了,看着凤璟的背影怔了怔,回过神后笑的合不拢嘴,“这小子也知道心疼媳妇儿了,真是没想到。”

蔺芊墨想红个脸儿,表示一下含羞带怯什么的,奈何脸皮太厚,实在染不上色,最后这笑,看着有点儿傻!

凤老夫人看的,笑的更乐呵了。

屋内的人看着心里却是各有滋味。

凤璟是凤家子孙,而凤璟除了身体的缺陷之外,在能力方面,确实无可挑剔。所以,国公爷偏心于他。凤家很多人,虽然感到心难平,对于凤璟倒是也算服气。

但蔺芊墨…。曾经声明不堪的郡主,后来与九爷情牵暧昧的关系。这样一个人声誉不佳的女人,成了凤家媳,已让不少人心里不爽。更别提现在她又得了凤璟的疼宠,并且连凤老夫人都对她格外不同…。

这让同为凤家媳的一众夫人们,感到心里不是滋味了!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吗?只要丈夫给力,作为妻子的不用努力就能得眼。咬手帕…。

特别那些每日都想着讨好卖乖,在老夫人面前屈意奉承的凤家孙子辈媳妇。

此时,看着凤老夫人拉着蔺芊墨的手,那满满亲切,喜爱的样子,心里酸水止不住往外冒,那感觉…。跟看到自己丈夫对着小妾温柔小意差不多。气愤,嫉妒,不平衡…。

郡王妃的位置,丈夫的疼爱,国公爷的维护,老夫人的看重。这些她们努力获取,用心维护,却还未完全得到的东西,蔺芊墨却轻易都拥有了。

蔺芊墨得到的太容易,如此,映衬的她们好像很无能。运气?能力?这些无论是哪个,一个人拥有太多,总是让人无法平衡。

蔺芊墨笑着跟老夫人说着话,感觉身后那如芒背刺的目光,叹:女人大戏即将开启呀!

“老夫人,您看,这些都是郡王爷和郡王妃给您带回来的!郡王妃还特别交代老奴,让老夫人先看这里面的。”齐嬷嬷把一个盒子,放在凤老夫人面前。

凤老夫人被丫头扶着在软榻上坐下,看着齐嬷嬷,轻笑道,“璟儿这些年出去那么多次,可从来没给我带过什么东西。我看应该都是他媳妇儿准备的。”

齐嬷嬷听了,面带笑容回应道,“老奴看可不一定,老奴觉得郡王爷这次回来,跟以前可是很不一样了。”

“是不一样了,不过,也只是对他媳妇儿不一样了。对我这个老婆子还是一样。”老夫人抿嘴,言辞不满,眼里却满是欣慰。说着,亲自动手把盒子打开。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后,愣了愣!

枣泥膏,梨花糖,小彩人…。

满满一盒子,没有一件名贵的物件,全部都是一些小吃食,小玩意儿,琳琅满目。

齐嬷嬷看着,也是不由愣了好一会儿,恍过神来,眼里染上一抹思念,一个久未的称呼脱口而出,“小姐…。”

“小姐?真是好久没听到你这么叫了。”凤老夫人看着齐嬷嬷,笑容里带着一丝怀念,伸手拿出盒子里的小彩人,回忆,“这些都是从利州带回来的吧!”

“这些也只有在利州才能买的如此齐全。”

利州,凤老夫人的外祖家,凤老夫人为女儿时有几年时间都是在外祖家度过的。而,那几年也是凤老夫人最松快,最自在,最悠闲的时光。每每回忆起来总是格外令人怀念…。

“老夫人,这次郡王爷真是有心了。”

买礼物或许是郡王妃先提起的。但是,能备下这些东西的人,必定是了解老夫人的人。

老夫人听了,浅笑,“一旦对一个人上心,就会最用心。璟儿就是那样的人。他不是寡淡,他只是心太小,心里装不下太多的人,又不喜欢玩儿虚情假意那一套。所以,他从不轻易动情,因为太耗费心神,他也才会总是觉得麻烦。”

凤老夫人抚着里面的物件,心里通透,“璟儿这次确实是用了心了。不过,这些东西是给我买的,为的却是他媳妇儿。”

齐嬷嬷听了神色微动,明了什么,却没说话。

“璟儿是男子,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守在家里,守在蔺芊墨的身边。而我这个祖母却可以,凤家这后宅,有我护着,蔺芊墨总归会平顺很多。”

凤老夫人说着,有些感慨,也有些好笑,“我呀,这是沾了蔺芊墨的光了。不然,要等到璟儿为我费这些心思,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…”

齐嬷嬷看着凤老夫人神色,神色也放松下来,“郡王妃是个孝顺的,郡王爷是有心的,这都是老夫人的福气!”

“璟儿这有心,让人有些闹心。这才有了媳妇儿,这心偏的都没边了。”

齐嬷嬷听了,也笑说一句道,“老奴还真是没想到,有朝一日,郡王爷能如此用心的护着一个女子!”

“你没想到,谁又能想到呢!”凤老夫人感叹道,“所谓一物降一物,或许就是如此吧!”说着顿了顿道,“不过,墨儿那孩子确实是个不错的。这次她能跟着璟儿回来,想来,心里肯定也是有了璟儿的。”

“那是必然的!”

凤老夫人听了点头,凤璟如此费心,若是蔺芊墨还是完全无动于衷。那么,就算凤老夫人对蔺芊墨再满意,却不会如这次般,这样轻易接受。

满意的孙媳妇儿虽难求,可孙子更宝贝。

蔺芊墨姿态摆的太高,会让凤老夫人生出自家孙子被轻贱的感觉。人都有护犊子心理,意见自然就会有了。

凤璟披着头发从洗浴间出来,伸手把窝在软榻上偷懒的女子拉起来,把棉巾放到她手里,“帮我擦头发!”

“看把你给惯得!”

“顺便帮我按按穴道。”

“不按!”

“特别是腰,为夫感觉…”

“把棉巾给我!”蔺芊墨从凤璟手中拿过棉巾,在他头上揉搓了一番,看着那乱糟糟的头发,笑了笑。凤璟已经习惯了。蔺芊墨就喜欢看他狼狈的模样,这喜好,实在要不得。然,烛光下,男人的面容却显得格外柔和。

拨乱了,揉顺了,蔺芊墨开始给凤璟擦头发,动作熟练,自然,这些日子已经做习惯了。男人偶尔也该宠。

凤璟淡淡开口,“关于我的身体,祖父这两日应该会问你。”

“哦!”

“我刚跟他说,我并未完全好。”

蔺芊墨听了的动作顿了一下。她以为,凤璟身体已康复的消息,凤璟早已传递了消息给凤国公。没想到,他现在才说,还是未完全好。

看着蔺芊墨脸上的疑惑色,凤璟淡淡吐出两个字,“子嗣!”

闻言,蔺芊墨瞬时恍然!

凤璟身体若是完全好了,那么,她不但要面临子嗣的压力。或许,还有其他隐患。

凤璟的年龄,地位在这里摆着。他身体好的消息一旦铺开。到时候,子嗣不止凤家的人会盯着,就是那高位上的人也会时刻关注着,或许还是另类‘特别’的关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