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回京第二日,蔺芊墨没回蔺家,也没回韩家,而是跟着凤璟直接去了皇宫,向皇上,皇后报道去了。

进宫的路上,蔺芊墨坐在马车上,透过被风吹起的车帘一角看着外面的景色,不由长叹一口气道,“反省的日子呀,一去不复返呀!”

凤璟听了,淡淡接口,“以后的日子,你负责赚钱养家,我负责貌美如花,也挺好!”

蔺芊墨听了白了他一眼,“国公爷若是听到这话,一定会感叹,他孙儿的好志气!”

“他应该感叹,给自己孙子找了个能干的孙媳妇儿。”

“油腔滑调,花言巧语!凤璟,你这可是要不得的表现。”

“男人太木讷,留不住媳妇儿!我现在只属于逐步开窍当中。”凤璟风轻云淡,一本正经道,“特别是晚上,我需要学习的还很多。夫妻欢合,是一门深奥的学问。”

蔺芊墨听了皮笑肉不笑,“确实是一门深奥的学问!”

凤璟听言,看了蔺芊墨一眼,既移开视线,“昨晚上那是失误!”

蔺芊墨听了,笑的不加掩饰,饶有趣味!

除了初夜,第一次出现短促情况之外,其后凤某人在床底之间,一直都表现的格外强悍。但昨天晚上,初夜短促意外重现了…。

原因;凤某人一直期待的网兜出现,某人一时激动早早去了!其后奋起,欲再战。蔺芊墨言,身体还未完全恢复的郡王爷,还是慎重一点儿好。凤璟表示她那话,纯粹扯皮。蔺芊墨不搭理他,直接睡去!

蔺芊墨这一睡,凤璟短促做实!

凤璟看着蔺芊墨脸上的笑容,开口,“今晚记得把那网兜穿上。”

蔺芊墨挑眉。

凤璟正色道,“那既是本郡王的弱项,自然要勤加锻炼,求得早日攻克!”不要脸的话,说出了励志的味道。

“理由说的还真是冠名堂皇。”

“不止冠冕堂皇,并且心口如一!”

蔺芊墨听着,看着凤璟风轻云淡,实则脸皮厚如城墙的样子,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不自欺欺人的讲,她自己是个不太讲道理的。凤璟也这样,那…。将来他们的孩子会是是个什么性子呢?不由想象开来…。渐渐脸色诡异起来,她想到了,蜡笔小新!

色色,混混,气死人不偿命!

皇宫

“凤英,你跟着郡王妃去见皇后!”走下马车,凤璟吩咐道。

“是!”

凤璟给蔺芊墨整理一下衣服,开口,“去吧!”

“嗯!”

看蔺芊墨身影远去,凤璟抬脚往御书房走去。

皇后宫殿

“臣妇给皇后娘娘请安!”

皇后亲自起身,扶起蔺芊墨,满面亲和,温和道,“郡王妃快快请起!”

“谢皇后娘娘!”蔺芊墨起身,面带微笑,透着敬慕。一个臣妇看大瀚最尊贵女人的眼神。

皇后看了,眼神微闪,眼底划过一抹满意,笑容也随着加深了一分,“郡王妃请坐!”

蔺芊墨颔首,“谢娘娘!”

蔺芊墨应,等皇后坐下后,才随着坐了下来。

“郡王妃这次随着离京半年多,一切可都安好?”

“劳娘娘挂怀,一切都好。”

“那就好!”皇后轻笑道,“郡王爷不在这半年,皇上在本宫面前都念叨了不少次,说朝堂上凤郡王不在,总是感觉少了什么一样!”

蔺芊墨听了,面色舒缓下来,眼睛晶晶亮,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欢欣。表示出了她刚才的紧张,还有现在,因皇上对凤郡王看重而松开来,也欢喜开来。

面上表达出对皇权的敬畏!心里却清楚的明白,皇后刚才那句话的重点,除了表达皇上对凤郡王的看重,更重要的是表示皇上对她这个皇后的看重。

半年的时间,皇上在她的面前念叨了不少次。这是在告诉蔺芊墨,她这个皇后还是很得宠的。如此,她这个郡王妃自然敬着。

看着规矩坐在自己下首的蔺芊墨,想到她和贤妃的那些个过往,皇后面容愈发亲切,“半年不见,郡王妃看起来可是越发漂亮了。”

被夸赞漂亮,很多人都是垂首,表示个羞涩什么的。可那表情却不适合蔺芊墨。她一个敢和诏曰公主打擂台的女人,能害羞到哪里去。

如此,蔺芊墨露齿一笑,不掩饰高兴,也没有半点羞涩,接着礼尚往来,自然而然开始拍马屁,“臣妇倒是觉得娘娘越发雍容贵气了。”

皇后听了笑开,类似这样的夸赞,皇后听太多人说过,不过,好听话总是百听不厌,特别从蔺芊墨这个郡王妃的口中说出,倒是格外的动人几分,“郡王妃可真是会说话!”

“皇后娘娘,僖妃娘娘来了!”

听到宫女的禀报,皇后眼眸闪了闪,蔺芊墨脸上浅笑不变。

皇后看着蔺芊墨微笑着道,“僖妃娘娘这个时候过来,想来是知道郡王妃过来了,才又特别过来的。平日僖妃来本宫这里可是没这么勤奋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笑了笑没说话!皇后话中的意思,蔺芊墨暂时探究不出。而僖妃这个时候过来是为何,也不用太费心去深究,因为很快就会知道了。

“让僖妃进来!”

“是,娘娘!”宫女领命离开。

“妾身给皇后娘娘请安!”

“僖妃请起,赐座!”皇后对僖妃态度,相比对蔺芊墨就冷淡了些。

“谢娘娘!”僖妃坐下。

皇后带着一丝打趣的味道,开口,“僖妃这会儿过来是来看本宫的呀?还是来看郡王妃的呀?”

僖妃听了看了蔺芊墨一眼,看向皇后,脸上带着淡笑,“不敢欺瞒娘娘,臣妾确是听到宫女说,郡王妃今日进宫来给娘娘请安了,所以,忍不住冒昧一次求见娘娘,见见郡王妃!”

皇后呵呵一笑,看着蔺芊墨道,“看吧!都让本宫猜着了。”

蔺芊墨轻笑,看着僖妃,“有劳僖妃娘娘挂念了。”

看着蔺芊墨那清清淡淡的表情,僖妃表情柔柔,“郡王妃这半年可都安好?”

“嗯,都好!”

蔺芊墨说完,宫殿内有片刻静谧。

“看到郡王妃一切安好,本宫也就放心了,也就不多留你了。”皇后娘娘打破沉默,率先开口,“郡王妃以后有空记得,多进宫来陪陪本宫。”说完,端茶。

蔺芊墨看了,起身,应是,随后告退。

“臣妾…。”

“知道你跟郡王妃有些体己的话要说,本宫也不留你了,跪安吧!”

“是,娘娘!”

蔺芊墨,僖妃一前一后离开,皇后看着两人的背影,淡淡一笑,眼神隐晦不明。

走出皇后宫殿,蔺芊墨不意外被僖妃叫住。

“墨儿…”

听到那亲近的称呼,蔺芊墨脚步顿住,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,瞬时又消失无踪,转身,神色淡淡的看着僖妃,“娘娘,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就凭僖妃在她大婚之日,塞给她几个宫女的做法,就算她们是姑侄,也必定有一些间隙。热切,亲近的相处方式,不适合她们,这样冷冷淡淡的刚刚好,符合人的心理反应。

僖妃看了,眼里溢出一抹苦涩,清晰可见的苦涩,让人清楚看的出。那无法言说的苦衷,一个眼神表达的清楚。

蔺芊墨看着,结论,人生大舞台,要的就是演技,演戏,更是宫中人必不可少的技能。僖妃是演技派!

僖妃看着蔺芊墨,嘴角溢出一丝苦笑,而后隐没,神色恢复如常,开口,“你祖父这段日子身体一直不好,我又不方便回去看他,所以给他备了些补药,一会儿烦请郡王妃帮忙带回去给他吧!”说着,送宫女手中拿过一个盒子递了过去。

蔺芊墨点头。

凤英伸手接过。

僖妃面色柔柔和下来,人也松快了不少,“郡王妃身体怎么样?可还好?”

“还好!”

看蔺芊墨如淡然,僖妃却是忍不住叹气,“过去难为你了。我也没想到你母亲她竟然…。”说着,顿了一下,话又咽了下去,一副过去的事儿不愿再提及的模样。

转而道,“前些日子宫中来了一位太医,在调理身体这方面,医术很是不错,宫中很多娘娘都找他看过。今天知道你要来,我提早已经让人去太医院说过了,这会儿人应该已经候着了。墨儿若是方便,就让他给你把把脉,看看需要用什么药直接让太医院的人开了,你刚好带回去。女人的身体大意不得,更耽搁不得。”

僖妃说完,蔺芊墨不由笑了。探脉?最终目的原来是这个!

探过脉搏,一来可以确切的知道,她是否还是完璧之身,从而探测出凤璟现在的身体情况如何!

二来,可以知道吃过绝育药的她是否还有孕育孩子的能力,由此,可以用来推断,她这个郡王妃能启到做大的作用,这位置大概能做多久。是否还用费心费力来拉拢她!

有僖妃出面,以关心为由头,名正言顺的使探究之事。这宫中之人,这背后之人,是不是太急切了些呢?

看到蔺芊墨嘴角的那一丝笑意,僖妃心头紧了紧,道,“若是郡王妃不喜欢,可以不用…。”

若是她拒绝,那么,在那有心之人的眼中,只怕就会成了欲盖弥彰了!

还有僖妃这个时候的好商量,也不过是以退为进,其目的不过是想让蔺芊墨自己主动开口,如此,僖妃以后也就有多了一句给自己辩解的理由。

她会这么做是被迫的。其后,蔺芊墨是自动请看的!

僖妃这个棋子,还想着如何尽善尽美!

蔺芊墨笑了笑道,“娘娘既然都安排好了,臣妇岂能辜负娘娘的一片用心。”

见蔺芊墨答应下来,僖妃脸上的笑容反而淡了些,眼里满是复杂,欲言又止的看了蔺芊墨一眼,而后无奈一笑,道,“那郡王妃随我到我宫中一趟吧!”

“好!”

僖妃殿内

“李太医可来了吗?”僖妃看着殿内一宫女问道。

“回娘娘,已经来了,在殿外候见。”

“让他进来吧!”

“是!”

片刻,宫女领着一个体格修长,一身太医装扮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。

“臣见过僖妃娘娘,见过郡王妃!”

听到声音,没事找乐子,只顾欣赏着茶杯花纹的蔺芊墨,不由转眸,看着那跪在地上的年轻男子,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

“李太医请起!”

“谢娘娘!”李太医起身,垂首站在一边,静待吩咐。

“李太医,你来为郡王妃把把脉吧!”

“是!”李太医领命,上前,走到蔺芊墨两步的距离,停住,头缓缓抬了起来。

看清眼前人,蔺芊墨眼帘微动,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,而后恢复平静,“有劳李太医了。”

李太医听了,垂下眼帘,“不敢!”态度恭敬。

*

“蔺芊墨身体如何?”

喜公公低头,禀报,“已非处子,但体寒,难育!”

赫连昌听了,眼睛微眯,“看来凤璟的身体是确实有了起色。”

赫连昌可不是肖老夫人,如她那般蠢笨的认为,蔺芊墨丢失了清白,是她偷了人,凤璟是被带戴了绿帽子。

在凤家的眼皮子底下,除了凤璟之外,其他男人想取得蔺芊墨的清白,那纯属天方夜谭,是完全不可能的存在。

喜公公听了,低声道,“看来国公爷并未说谎。”

凤璟身体有了起色,却未完全恢复,关于这一点儿,国公爷昨日已向皇上禀报过,今天只不过是确认而已。

确认结果,凤璟身体确实恢复些,只是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却是难以探究。而,蔺芊墨过去确实是伤了身子,难孕子嗣情况依旧。

赫连昌沉沉一笑,神色难辨,“凤家从来都是如此,对朕从来不曾隐瞒任何事。”

喜公公闻言,低头,不敢探究那话中真假!

“你先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喜公公弯腰腰退下。

赫连昌静坐良久,忍不住按了按眉心,对于凤璟身体恢复,他的感觉是复杂的。

凤璟若是无子嗣,赫连昌担心凤璟没什么牵绊,行事就失了顾忌。同时又觉得,无子嗣,或许就会少一份野心。

凤璟若是有子嗣,凤璟有了牵绊,行事就有了顾虑。但赫连昌又担心凤璟为了自己儿孙多一份野心。

连赫连昌自己都分不清,他到底是希望凤璟恢复,还是不希望!

不过,蔺芊墨的身体状况,倒是令赫连昌感觉是件好事。

蔺芊墨跟凤璟是赐婚,只要蔺芊墨不犯大错,凤家就无休弃她的理由。如此一来,凤璟的孩子,或许只能从妾室身上出。这样一来,身份不自觉就会拉低一层。

同为凤家子孙,嫡出,庶出差别可是很大的。到时候,凤家的争斗怕是会更上一筹。对此,赫连昌倒是乐见其成。

*

从皇宫出来,凤璟未跟蔺芊墨一起回去,而是直接去了军营。蔺芊墨也未回凤家,转而去了蔺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