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果然碍眼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给郡王妃请安!”

下人请安声中,蔺芊墨直接往蔺昦院中走去。

蔺芊墨身影消失,下人起身,一言不发,往各自主子的院中快速走去,通风报信!“见过郡王妃!”蔺毅慎听了,淡淡笑了,带着一丝浅浅的欢喜,终于回来了!

蔺芊墨的归来,让蔺毅慎紧绷的神经舒缓了下来。

蔺昦的安危,有了保障。二房的嚣张,有了制衡。而他,也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!他一个残疾的庶长子守着大房,护着生母和妹妹,实在是感到有些吃力。

而二房,胡氏在听到蔺芊墨回府的消息后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

半年多前,因为她意图把二房庶女塞给凤璟做妾一事,惹得蔺昦大发脾气,不但训斥了蔺安和她一通,还收了她的中馈。为此,蔺安对她也是各种不满,冷落她不说,还纳了个千娇百媚的妾室来气她。连带的儿女那段时间也被蔺安各种不待见。孩子对她也是有了意见…。

丈夫的不耐见,儿女的不喜欢,妾室幺蛾子不断…想想过去半年所遭受的煎熬,胡氏对蔺芊墨实在是膈应的厉害。

不过,经过那半年的煎熬,胡氏已清楚的认识到,对于蔺芊墨,就算她心里有再大的怨气,也绝对不会再莽撞,轻率行事。甚至,若是可以她倒是宁愿就此做罢,忍下再不提及。

看着胡氏的神色,一边的心腹嬷嬷,心里有些担心。抬手,挥退屋内的丫头,低声道,“夫人,对于蔺芊墨,您可是要沉住气!”

胡氏听了,看了赵嬷嬷一眼,淡淡道,“你不必担心。我现在日子好不容易才好些,对上蔺芊墨的事,我并不太想做。”

轮身份,轮脑子,轮手段,不自欺欺人的讲。她都不是蔺芊墨的对手。如此,跟蔺芊墨对上,根本就是自讨苦吃。只是,这事实,胡氏不想坦诚对一个嬷嬷说。太丢面子!

赵嬷嬷听了,松了口气,“夫人能这样想老奴也就放心了”说着,忍不住又劝慰一句道,“自从二小姐做了二皇子侧妃后,那些个妾室虽然安分了不少,可若是夫人跟郡王妃对上了。难保那些个小蹄子不会借机作伐子,在老爷耳朵边说些有的没的诋毁夫人的不是。”

胡氏点头,关于这点儿她自然清楚。蔺安对她态度的转变,不过也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做了皇子侧妃。不然…。哼,她这人老珠黄的糟糠之妻,蔺安恐怕连她的屋子都不会再进。

天下男儿皆薄幸,蔺安不例外,胡氏也不意外,只是每每想到总是抑制不住有些心酸。夫妻那么多年,情意终难舍!只是却无可奈何…。

压下心里的酸苦,吐出一口浊气,胡氏低声开口,“其实,如果可以,我倒是很愿意抹掉和蔺芊墨的那些仇怨。”

赵嬷嬷听了不免露出一丝意外色。因为清楚,胡氏可从来不是大度之人。

看着赵嬷嬷的神色,胡氏不咸不淡道,“虽然我是在蔺芊墨哪里栽了个大跟头。但同样的,过去那么多年,我也没少利用蔺芊墨做伐子,抹黑大房,膈应蔺恒和韩暮云。这样比较,反而是我针对蔺芊墨的次数更多。”

这话,赵嬷嬷听了没说话。要是附和岂不是承认,过去胡氏太小人了么!

“所以,要说我对蔺芊墨的怨,确实有。但却也没到非讨回来,跟她斗个你死我活的想法。”胡氏说着微微一顿,道“只是…。有些事儿,我愿意,却不见得就能避免。大房和二房积怨已久,怨怼太深,兄弟情深什么的已是不可能了。再加上现在相爷身体每况愈下,而…。”胡氏说着,顿住,没在继续说下去。

但,赵嬷嬷却清楚胡氏要说的是什么。

蔺昦身体越来越差,而蔺安的野心随着二小姐为皇子侧妃却是越来越大。再加上现在蔺恒远放在外…。赵嬷嬷这个做奴才的都有种,一触即发的紧绷感觉。更何况是胡氏了…

不知道大房和二房最终会走到那种地步!哎…。自来手足相残,总是让人惊心,却又并不少见。

“回来了!”蔺昦看着蔺芊墨,脸上带着一抹浅淡的笑意,带着开心。

蔺芊墨点头,看着蔺昦比之半年明显苍老许多的面容,头上更多的白发,脚步不由顿了一下,随后恢复如常,嘴角扬起轻笑,“半载不见,祖父华发猛增,可是因为想念孙女,想念的太厉害了吗?”

“浑说…”

蔺芊墨听了笑开,“出去半年,每日我总是觉得少了点儿什么、。现在才恍然,原来是少了祖父每日的训斥。过去被祖父骂习惯了,一日听不到,实在是皮痒的厉害,现在听到瞬时感觉舒服多了。”

说着,走到蔺昦的身边,伸手扶住他的胳膊,摇头,啧啧两声,唏嘘道,“看看您过去对孙女骂的是多厉害,我这都被训的有受虐倾向了。”

蔺昦听完,瞪了她一眼,最后绷不住又笑了出来,“你这丫头,都成亲了,这嘴皮子还是这么讨人嫌!”

“哪里讨人嫌了,凤璟说,我最大的优点就是伶牙俐齿,会讨人开心。祖父嘴上说着嫌弃,却还笑的这么开心,明显就是口是心非。”

蔺昦听着,心里微动,虎着脸,道,“我口是心非,你怎么不说是郡王爷心口不一?”

蔺芊墨听了,眨眼,若有所思,“这么说来,他经常说我混账女人,也是心口不一?其实不是在训我,而是在夸我了!”

蔺昦:…。无力,“孙女都成家了,还这么闹心,哎…。这可真是要操碎我老头子的心哟!”

“哈哈哈…。”蔺芊墨咯咯笑开。

一边的下人,看着,听着,叹;相爷这都多久没露过笑脸了。就连纤云小姐成为二皇子侧妃都未见相爷笑一个。现在…。郡王妃果然是不同的。

“这是僖妃娘娘让我捎给你的补药。”

蔺昦听了,看了一眼凤英放在眼前的盒子,脸上的笑容淡了一分,多了一丝无奈。

孩子大了,所求的东西,所走的路,都已不是他这个做父亲的,做祖父的所能控制的了。

蔺芊墨抿了一口茶水,随意道,“刚才进宫,僖妃娘娘担心孙女的身体,特别请的太医给我探了探脉。”

闻言,蔺昦脸上笑意瞬时消失无踪,面色绷紧。

蔺芊墨看了,淡淡一笑,无所谓道,“这事由她来做,确实最合适。站在她的立场,还有跟我冷淡的姑侄关系,她做出的选择,我倒是觉得挺正常。不过,由此一事儿,我反而感觉,或许我跟僖妃娘娘的关系更加亲近一步会更合适。”

蔺芊墨说完,看向蔺昦,脸上笑意不减,“祖父,你以为如何?”

蔺昦听完,神色微动,“更进一步吗?”

“是呀!进一步,亲近一些。那样,说不定僖妃姑姑就会向着我了!”

蔺昦听了,明了,垂眸,若有所思。

僖妃若是有子,那么,她和郡王妃的姑侄关系,反而引得上位之人的忌惮。

而现在,僖妃膝下空虚,如此,反而令上位者放心下来,也造就了僖妃棋子的命运。

僖妃这颗棋子若是想做好,那么,对于蔺芊墨就是一种不利!僖妃虽然影响不了太多,作用不大,可却不能忽视。更重要的是,就算蔺芊墨顾忌蔺昦容得了她,可凤家却容不下她。

僖妃就算要死,蔺家也不希望跟蔺芊墨有关,蔺昦更加不想。无论是僖妃还是蔺芊墨,蔺昦都想她们好好的。

所以,为了避免事情走到那一步,所能做的就是提前废了僖妃这颗棋子。那么,跟僖妃走的近一些,不啻是一种办法。

蔺芊墨跟僖妃亲近了,凭着帝王天生多疑的性情,反而会对僖妃的忠诚表示怀疑,不敢轻易用之。只是其中这个度不太好把握,若是僖妃的不忠,被帝王认定为背叛,那么…。取你性命,轻而易举。

沉默良久,蔺昦开口,声音低不可闻,“从她打定主意进宫的那天起,就已注定她要走一条不平稳的路。宫里的人没有两全其美。是福是祸端看她自己的造化吧!”

明了蔺昦的答案,蔺芊墨不再继续说僖妃,转移话题,“我给你探探脉!”

“好!”

“祖父这次倒是应的干脆!”

“有你这么个闹心的孙女,我怎么着也得多活两年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笑道,“既然如此,我一定要更加闹心些。”

蔺昦轻轻笑了,关心道,“你和郡王爷现在怎么样?”

“我想把他教育成痴情男,他想把我教导成听话媳。每天都在穷折腾,闹心的事儿挺多的。不过,总的感觉还不错。”

“打算折腾一辈子?”

蔺芊墨按在蔺昦手腕上的手指移动半分,没心没肺道,“好女不侍二夫,不跟他耗一辈子!难不成祖父还想我给你找第二个孙女婿回来?不过,若是祖父真的有此意,我也一定会…。”

“放屁!”

“嘿嘿…。你不就是想问我要不要跟她过一辈子吗?不用问的那么含蓄!”蔺芊墨笑眯眯道。

“我这是在教你说话含蓄些…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眉毛一挑,傲娇道,“你孙女我做女儿家的时候都没含蓄过,现在都做媳妇儿了,你教我含蓄…你这不是难为人嘛!”

媳妇儿!这是说凤璟身体好了吗?蔺昦不确定,希望是,但却不好问。

蔺芊墨看蔺昦那欲言又止的样子,咧嘴一笑,道,“祖父不用瞎猜了,我这郡王妃确实是有名有份,也实实在在的名副其实了!”

蔺昦:…。没眼看她!

“祖父,你脸上的表情,告诉我,你说我厚脸皮!”

“哼,我不止脸上这么说的,我心里也是这么说的…”

“哈哈哈…。”蔺芊墨笑的可不可支,松开放在蔺昦手腕上的手,“以后心里怎么想的,嘴巴上就怎么说,不用太含蓄。您老之所以老的这么快,就是思虑太重,心里放的事儿太多,这绝对要不得,以后要改,知道吗?要是实在改不了,就时常给孙女聊聊天…”

蔺芊墨话未说完,就被蔺昦打断,“跟你聊天?直接被气死了!那我确实不用憋着话了。”

“气死人不偿命,这可是你孙女我最大的优点!”

“郡王爷真是可怜…”

“哈哈哈…。妙手回春,祖父都会讲笑话了!”

看蔺芊墨那笑颜如花的小脸,蔺昦沉郁的心情感觉好了不少,“蔺毅谨呢?没跟你一起回来吗?”

蔺芊墨听了,笑脸一收,冷哼一声道,“那个不孝孙,走到一半儿有事儿溜走了,说过几天回来。”

蔺昦抑制不住嘴角歪了歪,“不孝孙那是你说的话吗?”

“嘿嘿…。我这是替祖父说的,不是想表现一下同仇敌忾的精神嘛!无论什么时候,孙女都是跟你站在同一战线的,包括跟你一起怒骂,蔺毅谨那个不孝孙子。虽然他是我可爱的哥哥。”

这马屁拍的…。跟哄小孩儿时似的,蔺昦横了她一眼道,“蔺毅谨真可怜…。”

闻言,蔺芊墨脸耷拉了下来,不喜道,“一会儿说凤璟可怜,一会儿说蔺毅谨可怜…你这做祖父的,可真是会抹黑自己的孙女。这也是毛病,以后一定得改…不,是现在就得改!且绝对不许再犯!”

蔺昦听了,绷着脸,故作威严,忍笑!

有的没的,跟蔺昦聊了半晌,看他累了,蔺芊墨才起身从他院中离开。

“郡…郡王妃…。”

听到声音,蔺芊墨转眸。

面容清秀,神情拘束,肚子微凸,看着眼前的少妇,蔺芊墨觉得眼生。

“给郡王妃请安,妾身是…是…”自我介绍的话还未说完,脸先红了起来。

蔺芊墨看了,扬眉,这是害羞了?她做女儿家的时候这脸皮都没红过,人家都怀了身孕了,还会脸红?蔺芊墨不由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看来脸皮的厚度很不同呀!

凤英看了,开口,“是蔺大少爷的夫人!”

凤英话出,那少妇的脸颊更红了!满满的不好意思。

那一副奸情被捅破的模样,看的蔺芊墨有些好笑,“原来是大嫂…”

“不,不敢…郡王妃叫我名字就好。”说完,想到人家还不知道她名字,赶紧又加了一句,“妾身姓杨,闺名一个柳。”

蔺芊墨听了笑了笑,点头,“大哥还好吗?”

“相…相公很好!”说着,耳根红了。

那说红就红的脸蛋,看的蔺芊墨有些忧伤了,显得她脸皮太厚了!

“走吧!去看看大哥…”

蔺芊墨话还未落下,一个热切的声音传来。

“墨儿!”

闻声,看去!

满面春风,意气风发的男人。装扮精致,珠光宝气的妇人!

看到迎面走来的两人,蔺芊墨神色淡淡,女儿做了皇子侧妃,这底气就是不同了。

“二叔,二婶!”杨柳微微俯身,问好,脸上拘束不见。

蔺安点头,算是回应。

胡氏浅笑道,“你身子不方便,以后这些虚礼不用做了,都是一家人没人计较的。”

“相公说,礼不可废,没规矩不成方圆。”杨柳轻轻柔柔道。

蔺安看了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,转眸,看着蔺芊墨笑容满面,道“听到你回府了,我就赶紧赶回来了,怎么样?离开这么久一切可都还好?”

“嗯,一切都好,有劳二叔挂念了!”

“我是你二叔,挂念你还不是应该的嘛!”蔺安一副慈爱长辈模样,“郡王爷没跟你一起来吗?”

这话听着,跟问她是不是失宠了一样。

“没有!”

蔺芊墨答的太过简单,干脆。蔺安眼神闪了闪,本以为蔺芊墨最起码会说一句,凤郡王公务繁忙什么的,没想到她给自己圆面子的话都不屑多说一句。

杨柳忍不住看了蔺芊墨一眼,相公总是说这位郡王妃是很不一样的,可却从来不告诉她,到底是哪里不同,说要让她自己慢慢看。

胡氏听了,赶紧接了一句道,“郡王爷刚回京,要做的事情肯定不少。这次没跟着墨儿回来,肯定是因为太忙了!”

这是安慰?是台阶!蔺芊墨笑了笑,没说话。

蔺安呵呵一笑道,“确实!作为皇上看重的臣子,郡王爷肯定很忙。”说着,话题一转道,“二皇子也是一样的,每次侧妃娘娘回来,二皇子也不是次次都能陪着的。这都正常,正常…”说完,忽然想到什么道,“你纤云妹妹成了二皇子侧妃,这事儿墨儿你可知道了?”

“刚知道,恭喜二叔!”

“哈哈哈,应该说同喜。你二妹妹做了侧妃,以后你们姐妹两个也能相…。”

蔺安的话还未说完,蔺芊墨眼睛眯了眯,随然打断,“二叔你先忙着,我还要去看看大哥哥,先走一步了。”说完,抬脚往蔺毅慎的院中走去。

杨柳不明白蔺芊墨为何突然冷了下来,也不敢探究,随着疾步跟了过去。

蔺安脸上的笑容僵住,嘴巴抿了抿。

胡氏垂首不语。

“二爷,相爷让你过去。”张青忽然出现,看着蔺安面无表情道。

蔺安眉头皱了一下,不想去,却又不敢违抗,阴沉脸往蔺昦院中走去。

蔺安走远,胡氏拢了拢头发,扶着婆子得手,一派贵妇人派头,“回吧!”

“是!”

*

酒楼中,两个男人相对而坐,一个男子静静站在后面。

赫连逸手执茶杯,放在凤璟面前。

凤璟拿起茶壶,自然给他斟满,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赫连逸轻轻晃动手中茶水,淡淡道,“半年前,凤郡王离开前说过的话,可还记得吗?”

凤璟眼帘不抬,直接否认,“我什么都没说过。”

“你说,想跟我在一起!”

“我喝过酒说的!”

对于凤璟的话,赫连逸充耳不闻,“我现在觉得这提议挺不错的!”

“我已心有所属,九爷就不要自作多情了。”

赫连逸抿了一口茶水,声音明显多了一抹柔色,“墨儿可还好?”

“这问候,我不太喜欢,以后九爷不要问了。”

“或许,我该亲自去探望。”

“她不喜欢见到你。”

“不喜欢吗?或许,我该去证实一下。”

“证实一次,伤心一次。九爷这又是何必呢!”

“听说你身体恢复了?”

“嗯!你最后的希望落空了,其他的也不要再奢望了!”

“凤璟,你现在越来越讨人嫌了。”

“彼此彼此!”

“去打一架吧!”

“早有此意!”

站在赫连逸身后的男人,听着两人的对话,神色不定。看着那面容俊美,气势摄人的男子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“我身后的这个男子,你可认识?”赫连逸看着凤璟,随意问到。

凤璟抬眸,看了一眼,淡淡道,“李志!”

听到自己的名字,从凤璟口中吐出,李志眉心跳了跳。对于凤璟,他是一次见到,可凤璟,却像是早就知道他的存在一般。

赫连逸没丝毫意外,点头道,“以后,墨儿的身体就让他来调理吧!”

凤璟听了,放下手里的茶杯,不疾不徐道,“这人我看着碍眼!”

“就是因为知道碍你眼,他才会出现在京城的。”赫连逸坦诚不讳道。

“九爷倒是煞费苦心了。”

“李志对墨儿有心,他给墨儿调理,我很放心。”

凤璟听言,抬眸看了李志一眼,风轻云淡道,“留下,死!离开,活!选择一个。”

李志听了,抬头,看着凤璟,静默,片刻,抬脚上前,直视凤璟,不闪不避道,“留下!”

凤璟眼睛微眯,“果然,碍眼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