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程天佑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韩家

“糖,糖,我要吃糖…。”

“老奴已经让丫头去买了,大小姐你再等等,一会儿就有糖吃了。”邓嬷嬷耐心安抚着如孩童一样吵闹不休的妇人。“糖,糖…。”

“一会儿就有糖吃了,大小姐乖,我们先起来好不好?”

“不要,不要,我要吃糖…”

“大小姐地上凉,来,老奴扶你起来!”

“不要,不要…。”

“咳咳…。咳…”

听到咳嗽声,邓嬷嬷赶紧起身,上前,伸手扶住面色蜡黄,枯瘦如柴的妇人,紧声道,“三小姐,你身体不好,怎么出来了。”

“咳咳…走两步无碍!”韩暮莺扶住邓嬷嬷的胳膊,看着坐在地上,吵着,闹着要糖吃的韩暮云,走上前,把手里的水晶糕递给她,“云云把这个吃完,就有糖吃了!”

看到水晶糕,韩暮云眼睛一亮,这次不用人哄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伸手抓过韩暮莺手里的糕点就往嘴巴里塞,嘴巴塞的鼓鼓的,含糊不清嚷着,“没有糖甜,糖好吃,要吃糖…。”

看着破不满意的憨姐姐,韩暮莺淡淡一笑,柔声哄着,“一会儿就给糖。”说着,拿起帕子,把韩暮云嘴边的沾到的渣渣沫沫擦掉。

韩暮云听了笑开,带着满足,“妹妹好…。”

韩暮莺轻轻一笑,带着一丝怅然,苍凉,不由道,“若是当初我们也这样容易满足,或许,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。”

邓嬷嬷听了,低头,无声的叹了口气。若是当初韩老夫人不那么强势,不那么要强。不但是韩家,就是韩家几位小姐,恐怕也均是另外一种景象。只可惜....

想到过往,韩暮莺神色有一丝恍惚!

曾经,国公府的维护,一门忠烈的名头,母亲的宠溺,姐姐的爱护,夫家的看重,旁人的恭维。虽少了父兄的为依仗,偶尔会觉得不安。但是更多的是一种优越感,她骄傲,自得,目中无人,直至…。闯下大祸!

伤了蔺芊墨,惹得大瀚九皇爷,国公府郡王爷所不容!从此失去所有,天堂跌到地狱。夫家对他恨之入骨,姐妹反目手足相残,长子对她厌恶至极抵死不认她为母…。

面对这些,她挣扎过,反抗过,不服输过,可最后…。不过是证明了她有多天真,多自不量力。

她活的生不如死,偏偏又不敢轻易死去!

“咳咳…咳…”

“三小姐!”

“妹妹…”

看着邓嬷嬷担心的样子,韩暮云憨傻却紧张的样子,韩暮莺抚着心口,轻轻笑,“不用担心,我没事儿!”

一个奴才,一个傻了的姐姐,她们的关心,若是在从前,韩暮莺绝对不屑一顾。可现在,她很珍惜。因为她现在所剩的,仅有的也就这些了。

“小姐,老奴扶你进去吧!”

“进去…”

韩暮莺摇头,“你帮我拿个软椅出来,今天天气不错,我想在外面坐一会儿。”

“好!”

“娘…”

听到声音,看着快步走来的男孩儿,韩暮莺青白的面容,增添一抹光彩,眼里溢出欢喜和满足,“佑儿,回来了!”

“嗯!”程天佑快步走到韩暮莺身边,伸手扶住她,来上带着不赞,“娘,你身体不好,怎么不在屋里好好歇息又出来了?”

“娘想在外面坐坐!”韩暮莺在软椅上坐下,抬手抚平程天佑被风吹乱的发丝,微笑道,“佑儿今天怎么样?可都还好?”

程天佑点头,“今天夫子又教的新的知识,儿子又学习到了新的东西。”

“是吗?佑儿可都听得懂?”

“夫子讲的很好,儿子听得懂!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”

“娘,你放心,儿子会好好学的,绝不让娘失望!”

看着天佑懂事的模样,韩暮莺眼里是欣慰,心里却是一片酸楚,“娘相信你,因为天佑从来没让娘失望过。倒是…倒是娘让你失望,让你受苦了…。”说着,眼睛湿润,喉头发紧,眼底是满满的懊悔,歉疚还有抹不去的痛色。

长子程天宇十岁,因受不了被她牵连,所要承受的苦楚,对她已恨之不及,无论她如何苦求,都不承认她这个母亲。

次子程天佑八岁,因为她,被迫接受生活的变故,从懵懂,到明了,到原谅,直至现在,对她不舍不怨,苦难相伴,相依为命,不嫌不弃!

而曾经肚子里的那个孩子,却是没来得及出世,就已被程家人借由韩暮烟之手斩杀在腹中!孩子胎中丧命之时,她也差点丢了性命,虽最后侥幸活了下来,却留下了极重的病根。现在也不过是拖着一副残破的身体,为了稚子硬挺着,残喘苟活着罢了!

程天佑伸手擦去韩暮莺脸上的泪珠,小小的年纪透着不属于他年龄的成熟,“娘,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嘛!以前的事儿都过去了,就不要再想了。以后,我们好好过日子…”

“嗯,不想了,不想了…。”韩暮莺伸手握住天佑的小手,红红的眼眶盈满柔色,“上了这么时间的课你也累了,赶紧去休息一下吧!”

“儿子不累,娘,你先坐,儿子洗了手过来陪你!”

“好…”

“佑佑,佑佑…”

“佑佑在,姨母今天在家听话不?”

“有,有…”

“姨母真乖,来,这个是奖励!”

“糖糖,糖糖…”韩暮云拿着糖果笑的开心,“佑佑好,佑佑好…”

程天佑笑了笑,跟哄孩子似的道,“姨母只要乖乖听话,以后佑佑还给你买。”

“听话,听话…。”韩暮云用力点头,赶忙保证。

一边的邓嬷嬷看着韩暮云那欢喜的模样,看着韩暮莺沧桑却柔和的眼眸,还有程天佑懂事的样子,心里酸酸的,不由默默背过身去,偷偷抹泪…

韩家曾满室锦绣,然,却迷失了最真的东西。而现在,在历经谋算,苦难之后,却又找回了最初的情意。除了那已疯魔入骨的二小姐韩暮烟之外!

“邓嬷嬷,邓嬷嬷…。”手里抱着糖果,匆忙跑回来的丫头桃子,在看到坐在院子里的韩暮莺后,急忙改口,“三小姐…。”

看着桃子那急匆匆的样子,韩暮莺心头抑制不住紧了紧,面色紧绷。

程家的不依不饶,外人时不时的欺负,韩暮莺已经习惯了,她已经无所谓,可却不想让天佑受到伤害!

邓嬷嬷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,“跑的怎么急做什么?可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桃子听了,点头也不是,摇头也不是,最后喘着粗气道,“郡王爷和郡王妃来了…。”

闻言,邓嬷嬷神色不定,心却控制不住提了起来,“三小姐…。”韩家如今这种情况,郡王爷,郡王妃稍稍动动手,于韩暮云,韩暮莺甚至是程天佑,都是一个毁灭!

韩暮莺心口微窒,而后苦涩一笑,“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,该还的总是要还的。”说着,起身,“邓嬷嬷,扶我去迎接郡王爷,郡王妃!”

“是!”

“妹妹去哪,妹妹....”

看着步步紧跟的韩暮云,想到即将到来的蔺芊墨,韩暮莺心里涩涩,说不清是为谁,“等一会儿有…。有很重要的客人要来,云云要乖一点儿知道吗?”

“乖,乖....”

“娘,郡王爷和郡王妃来了?”程天佑听到声音,手都没擦,匆匆跑过来,看着韩暮莺紧声道。

“嗯!”韩暮莺拿过自己的袖子,给程天佑把手擦干,柔声道,“跟娘一起去迎迎吧!”

“好!”

“奴才给郡王爷,郡王妃请安!”

“罪妇见过郡王,郡王妃!”

“小民叩见郡王,郡王妃!”

“起来吧!”

“是!”

几人起身,规矩的站在一边。只有韩暮云浑浑噩噩不明事,老实了一会儿,就忍不住了,整个人站立不安,动来动去,“桃子,糖糖....”

桃子听了紧张不已,不敢看凤璟,蔺芊墨,拉住韩暮云的胳膊,低声道,“糖糖烫,大小姐再等一会儿,奴婢就给你拿!”

“要吃,要吃....”

蔺芊墨听着韩暮云那痴痴傻傻的话,看了她一眼,比之以前人虽廋了不少,可气色却很不错,人也干干净净的,看来身边的人对她照顾的很—好。

凤璟看着她们,视线在韩暮莺身上停了停,而后移开,神色淡淡。

“大小姐,乖,再等等...”

“不等,不等....”韩暮云傻固执。桃子紧张的冒汗。

蔺芊墨淡淡开口,“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,我坐一会儿就走。”

韩家跟蔺芊墨之间发生的是是非非大家看在眼里。同时,韩家的下场,韩暮莺,韩暮云的结果,众人也都看的清楚。

错的是韩家,毋庸置疑。但有些人却是轻易处置不得,因为有些关系怎么也断不了,韩家是蔺芊墨的外祖家,韩暮云是她生母无法改变不了。

对韩家,蔺芊墨若是无视的太彻底,到时各种讨伐声就会层出不穷,麻烦必然而至。所以,为了耳根清净,有些过场还是有必要走一下。

听到蔺芊墨的话,邓嬷嬷不由松了口气。

桃子却是不敢动,眼睛看着韩暮莺。

“去吧!带大小姐去拿糖吃。”

“是!奴婢告退。”说完,拉着韩暮云的手,急忙离开。

“郡王,郡王妃稍坐,老奴去拿茶水!”

“咳咳....”韩暮莺有手帕紧紧捂着嘴巴,可咳嗽声还是压抑不住从喉咙中溢出。

程天佑抬手为她轻轻拍着背,什么都没说,眼里的担心清晰易见。

韩暮莺拿下手帕,看到手帕中间那一抹暗红,眼底划过暗色,苦涩,又极快隐没,把手帕握在手心里,放入袖袋中。

蔺芊墨眼睛在韩暮莺的手帕上扫了一眼,随后移开。

韩暮莺看着程天佑那担心的样子,轻笑,“帮娘去拿杯水来,好不好?”

“呃....”程天佑点头,眼睛却忍不住看向蔺芊墨,眼里有紧张,有担心,还有其他,迟疑了一下开口,“我娘身体不好,若有不是之处,还请郡王妃不要见怪!”

看着程天佑稚嫩的面容,那盈满不安和担心的眼神,蔺芊墨眼帘微闪,眼底划过什么,轻轻一笑,“我若是怪罪呢?”

蔺芊墨话出,韩暮莺垂眸,抬手揉了揉程天佑德头发,表情柔柔,眼里满是不舍,“佑儿,你先下去吧!娘有些话想跟郡王妃说。”

程天佑听没动,看了韩暮莺一眼,接着,对着蔺芊墨跪了下来。

“佑儿…”韩暮莺皱眉。“佑儿,娘给你说的话都忘记了?”

程天佑摇头,“娘曾说过,你们这一代的事情,不要我参和。不要去求情,不要说郡王妃无情,因为您谋害她的时候都不曾想那份亲情;也不要去抱怨国公府,因为国公府不曾亏欠我们什么,该有的维护他们给过,是韩家没珍惜;也不要去赎罪,因为做错事的不是我,您已经连累了我,再也不想我担负什么。”

程天佑说着,对着凤璟,蔺芊墨重重磕了一个头,再抬首,泪湿满面,“不奢求,不抱怨,不仇恨;娘说,她不要求我光耀门楣,封侯拜相,只愿我做个顶天立地的人…。娘跟我说过很多,我都记得。但夫子曾教过我的一句话,那就是母债子偿…。”

一句母债子偿,韩暮莺泪流满面,身体微颤,哭的隐忍,心痛的难以自抑…。

程天佑声音不稳,眼睛模糊,眉目间透着悲切,无力神色却是清明,坚毅,“对于过去的事儿,小民不敢奢求郡王妃一句原谅。但作为人子,总是该为自己的母亲做些什么。所以,小民想向郡王,郡王妃求个恩典!”

蔺芊墨静静看着程天佑,没说话!

凤璟神色淡淡,静默,良久,开口,声音清淡,“想求什么?”

“我娘,生前一个安稳…。”说着,顿住,沉默,许久,开口,“死后一个安乐!”

看着边上哭的泪流满面的女人,那有幸福,也满是痛色的样子,蔺芊墨垂下眼帘。

凤璟神色不见丝毫波动,平淡道,“求得,还得!你用什么偿还?”

“我的一辈子!”

*

“璟儿和墨儿还没回来吗?”凤老夫人看着齐嬷嬷问道。

“回老夫人,还没回来!”

“在蔺家吗?”

“好像是在韩家!”

“韩家…”凤老夫人叹了口气,什么都没再说。

齐嬷嬷看着凤老夫人,犹豫了一下,开口道,“大奶奶的娘家又来信了。”

闻言,凤老夫人眉头皱了起来,“说什么?”

“肖老夫人身体不适,说若是大奶奶得空,让大奶奶回去一趟。”

“先看大媳妇儿的决定再说吧!”

媳妇儿要回娘家探望老母略尽孝道,没法阻止!只是,凤老夫人心里却是不喜,肖老夫人太不省心,让人无法放心!要是她在肖氏的耳边又说些有的没的…。也是挺让人闹心的。

“大奶奶哪里,你经常去着点儿,该说的话也给她说着点儿。”

“是,老奴知道!”

“璟儿,墨儿回来了,你让他们先过来我这里一趟。”

“是!”

九皇府

影五为赫连逸探过脉,神色舒缓下来,“主子伤势无大碍,不过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喝几天汤药的好。”

赫连逸点头,整理着衣服,淡淡道,“对于凤璟的身手,你们怎么看?”

影五听了,坦诚道,“深不可测!”

“确切的讲,本王或许不是他的对手,不过,这还不是最让本王厌烦的。”赫连逸说着,停顿,按了按心口处,那不容忽视的痛意,让赫连逸眼眸沉下,“本王一身内伤,他自己搞出一身的外伤…。他那是故意伤给墨儿看到吧!”

影五听了垂眸。

“本王听闻,国公爷有一颗天山雪莲!”

影五闻言,神色微动,即刻明了,抬头,看着赫连逸正色道,“主子的伤势极重,必须服用天山雪莲才能痊愈。”

“嗯!看来明日本王有必要去国公府一趟,见见国公爷!”

凤璟找媳妇儿告状,抹黑他!那么,他就让国公爷那老爷子破财,也让凤璟听听训!

“是!”影五垂首应,实在不想承认,主子和凤郡王幼稚的时候,其实半斤对八两都差不多。

*

“老夫人,郡王和郡王妃回来了!”

“让他们进来!”

“是!”

凤老夫人看着相携走进来的两人,嘴角溢出一抹笑意,“回来了!”

蔺芊墨浅笑点头,刚欲说话,边上一个人率先开口。

“婢妾见过郡王爷,郡王妃!”

听到声音,蔺芊墨转眸。

凤老夫人温和开口,“这是孙姨娘,你父亲刚纳的!”

蔺芊墨:…。

大家新年快乐,羊年大吉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