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姨娘——孙茹。

二十五六的年纪,生的玉面粉腮,朱唇似花,弯眉如柳!身姿妖娆,体态风流!犹如一颗熟透的桃子,娇艳欲滴,处处都是风情。

凤璟之父——凤腾!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,在女事上很是冷淡。除了在成亲前有过一个通房丫头之外,这二十多年来,一直都只有肖氏这位正妻陪伴在侧,未曾纳过一个妾室。

没想到,现在都近四十出头了,又纳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妾!更重要的是这小妾,好像还很得老夫人的眼。

要知道一个规矩严谨的高门之家,那妾室地位更显得低下,平日不得唤,那是连跟长辈请安的资格都是没有的。而现在这位孙姨娘却是站在了老夫人面前,还得老夫人亲自介绍…

可就蔺芊墨来看,凤老夫人可不是一个会纵容儿子宠妾灭妻的人,更不是一个会去抬高妾室,打压嫡媳儿的人。就算肖氏偶尔有些糊涂,有些时候会惹老夫人的不喜。可就算如此,看在凤璟的面上,看在肖氏对凤腾全心全意的份上,老夫人也绝对不会用一个妾室来给媳妇儿颜色看…

还有凤腾的身体情况,这么一个风情万种的妾室,对于凤腾来说,可并不见得是好事儿呀!老夫人应该清楚这一点儿才是。那么…。难道是凤腾喜欢,坚持要纳?

想着,蔺芊墨看向凤璟…。呃,果然还是淡的跟鸟一样,什么都看不出。

不过,就算是凤腾喜欢,坚持纳,老夫人妥协了,也不见得就会跟着看重一个妾室吧!

蔺芊墨感觉,这孙姨娘的存在,有不少让人想不通的地方!

“我跟郡王妃有些体己话要说,你们都先下去吧!留齐嬷嬷一个人伺候就好。”凤老夫人开口。

“是!”屋内的婆子,丫头领命,微微俯身,恭顺离去。

屋内静下,凤老夫人看着蔺芊墨,温和开口,“墨丫头。”

“老夫人…”

老夫人听了,佯装生气,轻斥道,“怎么?现在还叫老夫人?”

蔺芊墨轻轻一笑,“祖母!”

“诶!这就对了!”说着,拉过蔺芊墨,温和道,“孙姨娘略会岐黄之术,对调理身体很是有心得,祖母想让她帮你看看,调理调理身体…。”

凤老夫人的话还未说完,凤璟继淡淡接口,“祖母,你若是想抱曾孙,给孙儿好好调理一下,或许更有用!”

听到凤璟这完全不顾及男儿颜面的话,孙姨娘不由转眸,看了凤璟一眼,勾唇一笑,神色莫测。

凤老夫人轻哼一声,“怎么?祖母想给你媳妇儿调理调理身体,你有意见?”

“没有!”

“口是心非!”

“祖母的出发点儿若只是调理身体,孙儿完全没意见!若是其他,您老就别操心了。”

“你可真是心疼媳妇儿!”

“都是跟祖父学的。”

老夫人听言,忍不住笑了,“你小子少给祖母花言巧语,你在想什么祖母清楚的很。不就是不想祖母给你媳妇儿压力吗?你放心,对于你和墨儿的孩子,祖母虽然也盼着立马能抱上。不过,却也知道这种事儿急不得,现在你的身体能恢复一些,祖母已经很满足。暂时不敢渴求太多,不然可就是贪心了。所以,我现在也就是想着给墨儿调养调养身体,这总归不多余。”

凤璟点头,“祖母想的周到!”

“算了吧!你这好听话,我还真是不稀罕听。”凤老夫人不满,嫌弃道,“过去二十多年也未见这小子说过几句好听的。现在,总算是常常听到了,可却句句都是忽悠!”

蔺芊墨听了,点头,应声附和,“祖母睿智,看的通透,不像孙媳,现在还把郡王爷的花言巧语当真话听!”

“你应该当真话听,他跟你说的肯定是真的。”

闻言,蔺芊墨眼睛一亮,笑眯眯道,“郡王爷曾经说过,我的女红是他见过的做的最好的。当时我感觉,他要么是浑说,要么就是审美异常!可现在听祖母这么一说,难不成…。他说的是真的?祖母你也觉得我女红做的极好?”

齐嬷嬷听言,低头,忍笑!郡王妃的女红若是最好的,那世上就真没差的了。

凤老夫人嘴角歪了歪,好一会儿,看着凤璟,摇头,叹息道,“那种话你是怎么说出口的呢?”

凤璟抿了一口茶水,风轻云淡道,“闭着眼睛,昧着良心很容易就说出来了。”

凤璟话出,凤老夫人没绷住,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你这混小子…”

齐嬷嬷也低低笑出声来。

蔺芊墨听了,无一丝羞恼,反而看着老夫人笑开来,大大的松了口气道,“祖母,您老不知道,这种夸赞,不但郡王爷说的痛苦,我听得也很焦心呀!简直是不能承受之重,就怕哪天郡王爷让我绣一副大作出来说要瞻仰瞻仰什么的。不过,现在听到郡王爷的实话,我感觉舒服多了,也终于不用担心了…”

凤老夫人听了,更是笑的不能自抑。

凤璟看着蔺芊墨,嘴角笑意淡淡。他怎么就不记得她曾担心过呢?不可一世的说她绣工独出一格倒是真的。

看着笑的开怀的老夫人,孙姨娘眼底划过什么,抬眸,看了凤璟一眼,转眸,对着蔺芊墨轻轻一笑,笑的友善,却又透着一丝莫名的味道。是什么?蔺芊墨暂时探究不到。

老夫人笑过之后,揉着腮帮子,对着蔺芊墨道,“你个没出息的,两句夸赞就把你吓得睡不着觉了?”

“那倒不至于!我睡的还是挺好的,就是晚上总是做噩梦,梦里都是被人压迫着刺绣呀!”蔺芊墨叹气,“我这辈子的针线活,应该都在梦里做完了,搞的我现在,再也不想碰针线了…”

凤老夫人好笑,“你不是做梦做怕了,而是根本就不想做针线,这是给自己找由头的吧!”

“嘿嘿…。被祖母看穿了!”

“你这丫头…”

“确实像我媳妇儿!”

“好了,都给我闭嘴吧!再听你们说下去,我这肚子都要笑疼了!”凤老夫人看着蔺芊墨,凤璟,心里开心,“墨儿,祖母给你调理身体,没有要催你的意思,你不要有压力,也不要多想。祖母就是想你们都健健康康的。”

“嗯!孙媳明白,谢谢祖母!”

“好孩子…”说着,看向孙姨娘,“以后郡王妃的身体,你可要多上些心了。”

“老夫人放心,婢妾一定尽力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

老夫人一句相信,令孙姨娘那娇媚的容颜,增添一抹光彩,是开心!

蔺芊墨看着孙姨娘,确定,这位姨娘确实是个不同的存在!

蔺家

“慎儿!”

“这个时辰了娘怎么过来了?”

自从韩暮云被休弃,私下里蔺毅慎,蔺纤雨兄妹二人已唤孟怜儿为娘亲。

孟怜儿走进来,在蔺毅慎身边坐下,面色柔和,笑了笑,“娘有些睡不着,想跟你说说话!”说着,看了杨柳一眼。

见此,杨柳明了,起身,柔声道,“娘,你先坐着,媳妇儿去给你倒杯水去。”

“好!吴嬷嬷,你扶着点大奶奶。”对于杨柳,孟怜儿是满意的,对她肚子里的孩子,自己的孙子,孟怜儿更是在意的。如此,对杨柳自然也是用心的。

“是!”

杨柳和吴嬷嬷离开,屋内只剩下蔺毅慎和孟怜儿母子两人。

孟怜儿也不再遮遮掩掩,从袖袋里拿出一封信函,神色染上一抹沉重,“纤涟又来信了。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你父亲把她和你祖母都接到身边了。”

闻言,蔺毅慎眉头瞬时皱了起来。

孟怜儿拿着信函,对着蔺毅慎道,“前两次,你妹妹来信,说你祖母预备给她说亲,我这心里紧张的不行。你祖母什么脾性你也是知道的,她给涟儿瞅着定亲,我如何能放心。让她回来,你祖母又抓住不放人,那些日子我愁的觉都睡不着。而现在,你父亲把她们接到自己身边了,想来,涟儿的亲事,你祖母一个人应该是做不得主了,怎么着也得经过你父亲的眼!”

孟怜儿说着,凝眉,神色不见一丝舒缓,“按照过去你父亲对涟儿的看重和喜爱,我不应该担心,有你父亲看着,理应会给你妹妹定下一门不错的亲事。可…。可不知为何,我这心里,却是一点儿都放松不下来,不安的厉害。”

蔺毅慎听完,眼底划过一抹嘲弄,讥讽!确实不能令人放心。

对于蔺恒这位父亲,蔺毅慎在身残之后,算是有了彻底的认识。过去,对比蔺毅谨,蔺毅慎一直认为,蔺恒是看重他的,是喜爱他的。可在他出事儿,一辈子被毁之后,看到蔺恒对他,跟对蔺毅谨相相差无几,无心疼,无心痛,近乎完全无视的态度,才恍然明白!

蔺恒是不喜欢蔺毅谨,可也不见得有多稀罕他。

蔺恒不喜欢蔺毅谨,是因为韩暮云,蔺毅谨纯粹是被迁怒。而他,不过是除了蔺毅谨之外,唯一的儿子,也是更能气到韩暮云的人。所以,蔺恒才会不介意对他好些。

蔺恒喜欢一个人总是需要理由的,那就是,必须有用!否者,你于他,将会什么都不是。自己就是个现成的例子。

所以,若是蔺纤涟得蔺恒的喜爱,不会是因为她是蔺恒的女儿,而是因为蔺纤涟于他是有用的人。如此,把蔺纤涟的亲事交由蔺恒的手里,确实无法让人放心。

蔺毅慎不想自己的妹妹,成为蔺恒手里的棋子!只是,有些话,蔺毅慎不想跟孟怜儿说的太透彻,因为她就算知道也没太大作用。反而还留下顾虑,要担心孟怜儿心急之下,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出来。

“纤涟也不小了,早就到了说亲的年龄,祖母和父亲有此念头也很正常…”

“是很正常,不过,把纤涟的亲事儿交给你祖母和你父亲,我总是不放心!”

“纤涟是父亲的女儿,怎么也不会坑害她的。不过,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,我想想办法,看看能不能把纤涟给接回来。”

孟怜儿听了眼睛一亮,“如果能把她接回来那可是再好不过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不过,一定要尽快!不然,等到亲事儿定下,那可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。”

“我明白!”

说完,蔺纤涟的事儿,不由又说起蔺纤雨来,“你二妹妹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。本来我想着也早些给定下来,免得二房的人在中间使出什么幺蛾子。可没想到,你祖父却又病倒了,我一个顶着妾室名头的人,也没主事儿的权利。那些个高门夫人,恐怕也没有一个愿意给我一个妾打交道的。”

儿女的婚事,自己无法当家做主,甚至连相看的权利都没有。这是孟怜儿最大的苦楚,“宁为寒门妻,不为高门妾,我这一辈子已经这样了。但你两个妹妹,我是绝对如何不能让她们给人做妾,一辈子受人拿捏,连带的儿女都跟着低人一头…”

“纤雨的亲事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暗中在看了,若是有合适的,我就去禀报祖父,尽快给定下来。”

“好,好…。”对于蔺毅慎,二姨娘是绝对相信的。

“不过,有些道理你也要给纤雨讲清楚,让她心别太高了。毕竟,她的身份在这里摆着…”

“我明白!”

凭着纤雨庶女的身份,若是想巴的太高,也许只能给人做妾。这是二姨娘不想的,也是蔺毅慎不愿意看到的。

女人嫁人那是一辈子的事儿,错了,一生苦。

二姨娘这辈子已是这样,蔺毅慎身残也没有太大的贪望,他们现在所求的就是一个平顺就好。所以,联姻什么的,他们已不需要,蔺纤雨自己能过得好就行了。

凤家

蔺芊墨睁开眼睛时,凤璟早已离开去上朝去了。

“夫人,醒了!”

蔺芊墨睡眼惺忪,看了凤英一眼,又缩了回去,在被子里拱了拱,含糊不清道,“凤英,什么时辰了?”

“还早,夫人若是困就再躺一会儿!”

“我还要去请安,还是早些起来吧!”

“老夫人说了,你刚回来,让你先好好休息几天,请安免了。”

蔺芊墨摆手,“母亲那里还是要去滴!就算有老夫人的箭牌,可一个懒惰的媳妇儿,还是没人会喜欢的。特别我女红不行,德艺什么的也是一般般,如此,也只能拼个勤快,让婆婆跟其他婆母,相互比较媳妇儿的时候,也能拿出来说到说道不是。”

凤英听了,点头,“夫人想的周全,那属下去给你准备衣服。”

蔺芊墨听言,从被子里钻出来,很是失望道,“你怎么就不反对两句呢,那样我顺着也就听了,偷懒的理由也就有了。”

“主子倒是说了!”

“他说什么?”蔺芊墨说着,顿了一下道,“不过,我感觉还是不要听的好,总感觉不会是什么好话。”

凤英嘴角勾了勾道,“主子说,若是夫人早上实在起不来,他就去给大奶奶告个假,为了小主子早日降临,让夫人早上不必请安了,好好养着!”

蔺芊墨听完,人清醒了,“你主子的话总是这么提神。帮我拿衣服吧!”

“是!”

“大爷,大奶奶,少奶奶过来了!”

肖氏闻言,眼神闪了闪,转头看向凤腾。

凤腾淡淡道,“走吧!”

“好!”

“媳妇儿给父亲,母亲请安!”

“嗯,起来吧!”比起首次来请安,凤腾的态度柔和了不少。

“坐吧!”肖氏还是不咸不淡的。

“是!”

蔺芊墨坐下,面带微笑,向着乖巧,听话的形象奔跑,“父亲,母亲,身体可都还好?”

“挺好的!”

“那补身体的吃食,父亲吃着可还顺口?”

“我还没来得及吃,你有心了!”

蔺芊墨听了,笑眯眯道,“都是应该的,而且,大部分都是相公准备的,媳妇儿也就是跟着担一份功劳。”

自己表现的再好,不如夸人家儿子一句好。

凤腾笑了笑,“璟儿这次也有心了。”

蔺芊墨眉眼弯弯,“父亲高兴最重要。”

半年不见,这儿媳妇儿越发能说会道,凤腾还真说不来这算不算是一件好事儿!因为自家媳妇儿嘴巴太笨拙,面对这么是一个媳妇儿,别说刁难了,能不被她忽悠晕就不错了。

看着蔺芊墨跟凤腾一问一答,亲近而自然的样子,肖氏眉头不经意皱一下。就蔺芊墨这巧舌如簧的口舌,映儿确实不及。

“大奶奶,孙姨娘来了!”

听到禀报声,肖氏眉头皱的更紧,脸色抑制不住的耷拉了下来。

蔺芊墨不着痕迹的看了肖氏一眼,看到肖氏的反应,蔺芊墨觉得,关怀的话也说的差不多了,她到了撤退的时候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