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好奇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姨娘走到门口,看到缓步走出的蔺芊墨,脚步停下,微微一笑,俯身,请安,“见过郡王妃!”

蔺芊墨淡笑回应,“孙姨娘不必多礼!请起。”

“谢郡王妃!”

孙姨娘起身,蔺芊墨对她微微颔首,既抬脚离开。在肖氏的门前,跟孙姨娘客套的话不宜多说。女人心眼大的不多,可迁怒的情绪却是不少。

看着蔺芊墨离开的背影,孙姨娘嘴角笑意加深,而后隐没,收回视线,看着身边的丫头,淡淡道,“饭菜要凉了对大爷身体不好,赶紧进去吧!”

“是,姨娘!”

蔺芊墨回到自己的院子,丫头既把饭菜送了过来,并禀报道,“郡王妃,这些都是孙姨娘准备的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眉头微动,桌上的饭菜看了一遍,荤素搭配,补血补气,都是一些对女人身体有益的吃食。看着,拿起筷子夹了一口放在嘴巴里,“味道很不错!”

看来,这位孙姨娘不但是位营养师,同时还是一位不错的烹饪师。

丫头听了蔺芊墨的话,嘴甜讨巧道,“老夫人和大爷,大奶奶的饭菜也都是孙姨娘准备的呢!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!老夫人也夸过孙姨娘,说她手艺很不错。”

蔺芊墨饶有趣味,难道说,孙姨娘之所以得了老夫人的欢欣,是因为抓住了老夫人的胃?攻心不备,美食攻略!

“凤英!”

“夫人!”

“对于这位孙姨娘,你了解多少?”

蔺芊墨问话出,凤英还未回答,外面丫头的禀报声响起。

“郡王妃,孙姨娘来了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看了凤英一眼,“说曹操,曹操到,速度!”

凤英点头,认同,接着道,“属下去把夫人的小黄本收拾一下去。”

“此等大事儿我差点给忘记了,赶紧收起来,不,还是锁起来的好。”

“锁起来太招贼眼。”

“那贼只要不是你家主子就不怕!”

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!主子先发现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“没关系,到时候若是被发现了,我们就倒打一耙!”

“夫人此计,甚为…。厚颜!”

“嘿嘿…。到时候我就说,此妙计是你贡献的。”

凤英:……夫人,你无赖也就算了,可要不要无赖的这么明显呀!心堵堵!

“凤英,这小话本什么的,京城应该有更精妙的吧!”

“或许!”

“得空你去买几本回来!”

“回夫人,这京城之中,认识属下的人还是不少的。若是属下去的话…。”

“你就说是听郡王爷吩咐去买的,这是郡王爷最大喜好。”

凤英听了,悠悠道,“若是这样说,主子肯定更加声名远播。”

蔺芊墨却颇为期待道,笑眯眯道,“如此特殊癖好,到时候,你主子的桃花肯定会少很多。”

“主子知道夫人如此想法,肯定很欢喜。”

“嘿嘿…。我只是做了一个贤妻该做的…”蔺芊墨怡然自得,“好了,你去消灭痕迹吧!不能让人家孙姨娘一直在外面等着。”

“是!”

“请孙姨娘进来。”

“是,郡王妃!”

“婢妾给郡王妃请安。”

“孙姨娘请起!”

孙姨娘起身,看着蔺芊墨,面带微笑,柔声道,“婢妾是来问问,饭菜可合郡王妃的口味。”

“嗯!很好吃,孙姨娘辛苦了!”

“不辛苦,都是做习惯的,郡王妃喜欢就好。”孙姨娘神色温和,“就是不知道郡王妃可有什么特别不喜的,婢妾日后做的时候,也好忌着点儿。”

“除了人参,我都可以!”蔺芊墨浅笑回应,觉得这孙姨娘是越看越令人想探究。比如,这孙姨娘口中自称婢妾,可神色之间却无一丝卑怯。好像婢妾,这两个字,所代表的只是一个称呼,并不是一种身份。

而能做出如此饭菜,应该是常年练就出来的。如此,想来出身应该也很一般。然,她的言行举止,却并无一丝小家子气,比起那些专门受过训导的大姐小姐,看起来分毫不差。礼仪方面很是完美。

这是一种矛盾的存在,让人忍不住好奇!

“郡王妃对婢妾好像很好奇!”

听到孙姨娘直白的问话,蔺芊墨微微有些意外,轻轻一笑,也不否认,“是有些好奇!”

听到蔺芊墨的回答,孙姨娘笑了笑道,“其实,婢妾倒是很愿意为郡王妃解惑。只是,那样大奶奶看到了,或许会以为婢妾跟郡王妃走的很近,到时心里怕是会不高兴。就是郡王爷,恐怕也不会喜欢我给郡王妃说些有的没的。”

“孙姨娘这话让人听了,更引人好奇了!”

“若是郡王妃,实在…。”

“郡王!”

“嗯!”

听到外面丫头的请安声,还有那男子清淡的回应声,孙姨娘要说的话顿住,看到缓步走进来的男子,退后一步,微微俯身,“郡王!”

凤璟看了孙姨娘一眼,脚步不停,淡淡道,“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孙姨娘垂首,转身,离开。

凤璟走到蔺芊墨身边坐下,“还没吃饭?”

“正准备吃!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“早点回来陪你吃早饭!”

蔺芊墨听了白了他一眼,“就算是好听的,也讲究一个适可而止。你偶尔说,我听着那是惊喜。说的太频繁,就腻歪了,也显得你油嘴滑舌!不好,不好…”

“你要求多了些!”

“要求不多,那还是女人吗?”

“你总是能把歪理,说成是道理,这也算是一种才能!”

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媳妇儿!”

“看来我眼光不错!”

“那是,也不看看你是谁的相公!”

“腻歪了…”

“哈哈…。”

孙姨娘听着屋内隐隐传出的对话,嘴角的笑意变得飘忽,眼神有些恍惚,似乎在回忆什么…。

吃过早饭,凤璟就又出去了。

蔺芊墨刚想问问凤英关于孙姨娘的事,齐嬷嬷就来了!

“郡王妃,大小姐和二小姐来了,老夫人请你过去。”

大小姐——凤冉!二小姐——凤嫣!凤璟一母同胞的妹妹。

对于凤冉,蔺芊墨没有过多的接触,了解也不多。不过,对于二小姐凤嫣…。短暂的接触中,相处说出上愉快!凤嫣可不是个好相与的。

在婆家,小姑子若是看你不对眼。那小姑子的存在,就跟小鬼差不多,有的时候比婆婆还难缠,并且还躲不开。如凤嫣,如现在…

*

“祖母,近来身体可还好?”凤冉看着凤老夫人关心道。

凤老夫人含笑点头,看着凤冉微微挺起的肚子,念叨道,“我很好,你不用挂念。倒是你,身子不方便,怎么还特意过来了!”

肖氏看着凤冉的肚子,眼里也有些担心。

“半年多不见哥哥了,怎么也要过来看看。”凤冉轻抚摸着肚子,表情柔和,“我身体好,月份也已稳定,走动走动没大碍,反而对身体好,祖母不用担心。”

凤嫣抿嘴一笑,接话,“月份稳定了也是不能大意的,姐姐还是小心些好。”说着,话锋一转道,“若是嫂子能想的周全些,顾念着大姐身子不方便又惦念哥哥,她主动过去看看,那姐姐也就不必冒险来这一趟了。”

凤嫣话出,肖氏眉头瞬时皱了起来。凤老夫人脸上笑容淡了下来。

看到肖氏的表情,老夫人的神色,凤冉赶紧打圆场道,“哥哥和嫂嫂嫂这回来才第二天,头一天赶着进宫,又要忙着跟长辈请安的哪里顾的上。再说了,我一个做妹妹的,若是故意等着哥哥嫂嫂上门去看我,那成什么样子了。”

凤冉说着,伸手挽住老夫人的胳膊,亲昵道,“再说了,我也好久没见祖母了,早就想来看看了,看哥哥那可是顺便的,看祖母才是主要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笑开,“我说我这几日耳朵怎么老是痒痒的,原来是我这大孙女想我想的了。”

“那可不!以后祖母耳朵若是痒痒了,没别的,肯定是孙女我在想你了,肯定没两日就过来了。”

“那我可把着天天痒才好!”

“那可不行,我可舍不得祖母受罪!”

“哈哈哈…”

看着凤冉和老夫人亲近的样子,肖氏垂眸,遮住眼底的苦涩。看来,在凤冉的心里,她这个做母亲的是远远不及她祖母重要。

凤嫣看着,眼底划过一抹嘲弄。她这个姐姐从小就惯会是个讨巧卖乖的,也正因为如此,也映衬的她好像特别的不懂事。老夫人也偏心的认定了,凤冉做什么都是对的,而她做什么,哪怕说句话,落在老夫人的耳中都是错的。十几年都是如此,让人心难平…。

“老夫人,郡王妃过来了!”

“快让墨儿进来!”老夫人微笑道。

墨儿!听到这称呼,在看老夫人脸上的笑意,凤冉明了,看来这位嫂嫂很得祖母的喜欢呀!

听到丫头的禀报,凤嫣眼底划过一抹沉冷,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,曾经蔺芊墨给她的那一巴掌,她从来不曾经忘记,这份耻辱她这辈子都会记得。

蔺芊墨你既入了我凤家门,那么,以后的日子我们走着瞧好了!

想着,转眸,看着凤老夫人笑逐颜开的样子,心里冷嗤;就那么一个胆大妄为,不知所谓的女人,真是不懂,她这个祖母到底看上了她那一点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