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定亲?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到凤嫣的话,肖氏神色不定,有疑惑,有探究,“你不是不喜欢映儿吗?怎么会想她?”

凤嫣因为肖映是石女的原因,对她很是看不上,连给她接触都不屑。如此,又如何会有想念一说。

面对肖氏直白的询问,凤嫣神色却是一派自然道,“过去我不是年纪小,不懂事儿嘛!现在大了,想想我过去做的确实挺不对的,也觉得有些对不住映儿表姐。所以,请她过来小住一段时间,也让我好好补偿一下嘛!”

肖氏听着,看着凤嫣的表情,眉头轻皱,眼里怀疑仍在,“真的只是因为这样?”

不是肖氏贱看自己女儿,而是真的觉得,凤嫣可不是那种会主动承认错误。并还能做出补偿的人。

肖氏的反应,那明显的怀疑,让凤嫣不高兴了,脸子也随着耷拉了下来,一点儿不掩饰自己的心情,“娘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在你眼里,我就是那么不懂事儿又坏心肠的人吗?”

“不,娘不是那个意思!”

“可你刚刚明明就是一副,好像我存了什么算计一样的表情。”虽然,她确实是别有用心,她要肖映来,跟补偿,想念什么的,完全没一点儿关系。当然,她也不是想给肖映接触凤璟的机会。更不是想成全肖映什么!

在凤嫣的眼里,就算肖映是她表姐,可肖映一个不男不女的人,凤嫣压根就没把肖映当成人看。肖映连跟风璟提鞋都不配。凤嫣让她来,单纯就是为了膈应蔺芊墨罢了!

只是这些凤嫣绝对不会承认就是了!

肖氏伸手握住凤嫣的手,叹了口气道,“娘不是怀疑你什么。只是,你明知道,映儿和你哥哥曾经那么一茬事儿。还让她过来小住,我…我觉得这不合适!”

“这有什么不合适的!”凤嫣不以为然道,“难不成因为过去那点儿事儿,我们跟祖母家就不再来往不成?再说了,哥哥现在都已经成亲了。过去那点儿事儿谁还会在意。”

“就是因为你哥哥成亲了,再让映儿过来,岂不是大家都不自在吗?”

“娘,你真是想太多了。俗话说,身正不怕影子歪。映儿表姐可不是那么小性儿的人。哥哥就更加不是了。”说着,轻哼一声,阴阳怪气道,“若是有人不高兴,那么也只能说明心眼太小,心思不正。”这话指的是谁,不言而喻!凤嫣不喜欢蔺芊墨,那根本就是从来不掩饰。

肖氏觉得这样不好,“嫣儿,有些话娘过去都跟你说过了。对于蔺芊墨,娘不勉强你去喜欢她。只是,你就算不喜欢她,也要放在心里,别摆在明面上,这样对你不好,让人看了也会说你不懂事儿。就像今天,有些话那就不是你这个做小姑子的适合说的。你祖母当时可就不高兴了,这你应该也…。”

肖氏的话还未说完,凤嫣腾的就站了起来,眼里满是愤然,表情难堪至极,声音满是火气,“我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,不是那个不高兴了,就是这个不满意了!看来我在这个家,是连一点儿说话的余地都没有了…”

“嫣儿,娘也是为你好…”

凤嫣听了嗤笑,讽刺,“为我好?为我好,就是要舍去我国公府嫡小姐的尊严,骄傲。让我跟狗一样,巴结着,供着,看着蔺芊墨的脸色过日子!就连我想请映儿表姐过来住住,你都怀疑我存了什么坏心,害怕惹得蔺芊墨不高兴。看来不止是我,就连你这个婆婆以后也要巴结着蔺芊墨过日子才好…”

“嫣儿,你…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肖氏凝眉。

“我说错了吗?你自己看看,有哪家的婆婆是跟你一样,教导着自己的女儿,去畏着自家媳妇儿的?”

“我没…。”

“你有没有我看的很清楚,也听得很明白。”凤嫣沉怒,“只可惜我不是你,那种憋屈我可承受不来,更做不到,这辈子都做不到…。”

“嫣儿…”

“孙姨娘,您来了呀!可是来见大奶奶的?”

听到门口丫头的声音,肖氏要说的话顿住,眼里溢出一抹怒色。孙姨娘竟然敢偷听!

孙姨娘在听到屋内异样高亢的对话声时,本就欲离开的,可现在…。看着站在门口,跟在凤嫣身边,刚才不经她说话就擅自大声禀报的丫头,孙姨娘眼底划过一抹暗色。

“孙姨娘稍等,奴婢帮你去禀…”丫头的话还未说完,一个满身燃烧着怒火的身影出现在眼前,丫头神色一凛,满是恭敬,“二小姐…”

凤嫣看着眼前风情万种的女人,眼睛眯了眯,“你就是孙姨娘?”

“婢妾见过二小…”请安的话还未说完,弯腰的动作刚坐到一半儿。

啪…。

脸上猛然一痛,耳朵嗡鸣!

“没规没矩的贱婢,不经主母唤,竟然敢擅自前来?”说着,伸手用力扣住孙姨娘的下巴,看着她红肿的脸颊,冷冷一笑,“你存了什么心思,本小姐清楚的很。只是,你给我记住,作为一个贱婢,你最好给我安分着点儿。若是存什么妄想。那,这国公府可没你这下贱之人的容身之处。知道吗?”

鄙视,威胁,不屑,厌恶!看着凤嫣毫不掩饰的表情,感受着脸颊上麻麻的刺痛,孙姨娘眼底划过什么,而后垂首,看不清表情,只闻声音低低,柔柔,“婢妾谨记二小姐告诫!”

“如此最好不过!”看着伏低做小,卑微不堪的孙姨娘,凤嫣总算觉得心里舒缓了一些。有朝一日,她要蔺芊墨也是如此,要看她的脸色过日子!那样她才会满意,才会高兴。她期待着,并相信她不会等太久!

九皇府

看着满满一桌子的生辰八字,画轴。赫连逸面色淡漠,“是皇上让人送来的?”

影一垂首,应,“皇上说主子年事不小了,该找个正妃了!这些都是高门嫡出,也均是京城之中颇有惠名的官家贤良之女。让主子有空的时候看看,若是有看着顺眼就挑出来,比对过后,挑出一个最合心的为正妃。”

“都拿下去吧!”

影一听了,犹豫了一下,没动,抬头看着赫连逸道,“主子,就算这些你都看不上眼。可总归也要有一个人在身边照顾您。要不,让长公主帮您挑选几个出来,您试着看看吧!”

赫连逸听了,微微抬眸,“怎么?连你也觉得本王一定要娶一个正妃回来,才算是正常?”

“属下只是不想看主子一个人单着!”影一说完,沉寂良久,道,“主子一直不娶,皇上隔三差五的就会询问一次,送来一些高门女秀图不说。说不定,还会流出一些闲言碎语什么的…”

闻言,赫连逸眼睛微眯,“闲言碎语吗?听说了什么?”

“说主子之所以不娶妻,是因为一直对郡王妃念念不忘!”

赫连逸听言,淡淡一笑,“这倒是事实,不是瞎说!”

“主子…这样总归不好。无论对谁!”

赫连逸听了,嘴角笑意淡去。沉默,良久,开口,“下去吧!”

“主子!”

“下去!我不想再重复说一次。”赫连逸声音沉下。

影一垂眸,“属下告退!”转身,走到在脚跨出门外时,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,从身后传来!

“明日你去见见长公主…!本王中意什么样的,她应该知道!”

闻言,影一脚步一顿,转头,却只是看到赫连逸渐渐隐没的声影,带着一丝不容错辨的寂寥。

娶妻,娶了以后呢?是会忘记?还是,更加思念呢?无人知晓…

韩家

看着痴痴傻傻的韩暮云,看着半年之间苍老了十多岁的韩暮莺,还有那小小年纪,眉宇之间却已染上沉重之色的程天佑!

蔺毅谨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,韩暮莺,韩暮云,他的亲人,同时也是谋害过,亏欠过蔺芊墨的人。现在,她们变成这样,蔺毅谨不觉得高兴,也不觉得心痛,反而有些苦涩,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呢!

“毅谨哥哥…”

蔺毅谨看向程天佑,眼底溢出一抹复杂。这其中最无辜的就是他了!只是,身在这一团纷纷扰扰,恩恩怨怨之中,那颗稚子之心知否也已迷失,并染上仇恨了呢?

看着蔺毅谨的神色,程天佑无法确切的看出那是什么,但却确定,对他,蔺毅谨并无欢喜,因为他的眼中没有一丝笑意。

程天佑低头,心里难受。过去,蔺毅谨对他最是疼爱,可现在…程天佑明白,也能理解。蔺毅谨这样,都是为过去他娘亲对郡王妃做过的事,他不高兴也是正常的。

只是,明白归明白,心里却仍然感到很难受,“毅谨哥哥,对不起…”

蔺毅谨听了,眼神微闪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!因为他不确定天佑是否能理解的了。

“二少爷!”

听到声音,蔺毅谨转眸,“张青!”

“是属下!”

“祖父让你过来的?”

“是,相爷请二少爷即刻回府一趟!”

蔺毅谨点头,“我知道了!”说完,看了眼前几人一眼,静默,少卿,开口,“有空再来看你们。”说完,不看她们的反应,转身离开。

程天佑看着蔺毅谨的背影,笑开,眼里是满满的欢喜,转头对着韩暮莺道,“娘,毅谨哥哥刚才说有空来看我们!”

看着自家儿子满足的模样,韩暮莺点头,隐去眼角的泪意,伸手轻抚程天佑的头发,“娘听到了!你毅谨哥哥是个好人。”

“嗯…。”程天佑用力点头,他会记住这份情,这份温暖!

走出韩家,蔺毅谨看着张青,问道,“祖父身体可还好?”

“相爷身体挺好,二少爷不用担心。”张青说着,顿一下道,“不过,二少爷倒是有些麻烦?”

闻言,蔺毅谨眉头微挑,“我有什么麻烦?”

“大爷为你定了一门亲事!”

听言,蔺毅谨眉头瞬时皱了起来,蔺恒给他定了亲事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