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 凤嫣的谋算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刚才说,蔺恒给我哥定了门亲事儿?”蔺芊墨看着凤英,重复确定,问道。

“是!”凤英点头,补充道,“蔺公子刚进京。不过,却已经听到了这个‘好消息’。”

蔺芊墨听了扬眉,“我哥可欢喜?”

“蔺公子心情如何属下不是很确定,只是据禀报的人说,当时蔺公子的脸色很玄妙,不知是害羞!还是担心未来妻子长的太丑!总之很忧愁!”

“他肯定是为蔺恒的慈父之心感动了。”蔺芊墨感慨道,“身在利州还如此挂牵儿子,还记挂着儿子还是孤身一身,这份用心…。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晚,处心积虑的谋划了多久。实施的也够及时,人刚进京,这消息就铺开了。”

蔺芊墨说着,眼眸渐渐沉了下来,“不知道蔺大人为我哥定下的是哪家贵女千金?”

“是尚书大人赵光的嫡出四女儿——赵妍!”

“相府公子,尚书小姐,倒是门当户对。只是,他们一个在利州,一个在京城,竟然还能成为亲家。看来,这位赵大人和蔺大人来往很密切呀!”

“确是如此!”

“这件事儿我祖父可知道?”

“应该也是刚刚知晓!”

蔺芊墨听了,淡淡一笑,意味深长,“祖父近在京城,可赵家竟然舍近求远,先和蔺大人成就了亲事!而如此喜事儿,蔺大人竟然隔过祖父不提,先斩后奏!这不符合常理的做法,让人好奇!”

“确是如此!”

凤英单一刻板的回答,比起那些甜言好语,这种被肯定的感觉更赞。蔺芊墨忍不住抬手,在凤英脸颊上捏了捏,笑了笑。

蔺芊墨最近习惯性的动作,凤英从不习惯到现在欣然接受,喜欢这种自然而然的亲近。

主子的亲善,是做属下的福分!很多时候是求不来的。值得珍惜!也值得庆幸!

“对于这位赵四小姐,你可了解?”

凤英摇头,“赵家嫡出大小姐,属下倒是了解。而赵四小姐年纪略小,属下没有特别关注过。”

蔺芊墨神色微动,“年纪小没关注过?关注年纪略长的?缘由是何?”

听到蔺芊墨的问话,凤英眼帘微动,夫人总是特别的敏感。

“可是不能说?”

“没有!”凤英也不隐瞒,坦诚道,“主子在弱冠之后,虽然身体情况不好,可想和凤家联姻,想让家中女儿做主子妻的并不少。所以当时属下等人就把京城之中,年纪相当,还未定亲的高门贵女的秉性,品德都探查了一遍。”

蔺芊墨:…。“倒是煞费苦心!”

对于蔺芊墨不知是夸赞,还是调侃之言。凤英神来一句,“不过,探查结果,主子均没看过!”意思,那些贵女门,凤璟可是从来没去了解过。

蔺芊墨忍不住笑了,“这解释,有些多余!不过,听着还不错!”

凤英觉得这话题没继续下去的必要,因为实在聊不出什么的好东西。聪明的转移话题道,“可要属下去查探一下?”

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要反驳,总归一个强硬的理由。查探一下很有必要!”

“明日属下给夫人结果!”

“好…”

“大小姐!”

“嗯,你家郡王妃可歇着了?”

“还没!大小姐稍等,奴婢进去禀报一声。”

“好!”

凤冉话刚落下,就看到蔺芊墨的声影出现在了眼前,浅笑盈盈的看着她,“姐姐来了,快请进来!”

被欢迎,总是令人心情愉悦。看着蔺芊墨的笑脸,凤冉脸上也溢出笑意,抬脚走进去,“叨扰弟妹清净了!”

“姐姐这话可就太客气了!”蔺芊墨伸手轻扶着凤冉的胳膊,“姐姐身体不方便,坐软榻吧!”

“好!”

两人坐定,凤冉看着蔺芊墨,带着一丝歉意道,“今儿个上午,凤嫣说话有些不懂事儿,还望弟妹不要生气才好呀!”

蔺芊墨淡淡一笑,“一家人难免有些磕磕绊绊的,我不生气!而且,凤嫣妹妹说的也没错,对相公我是应该珍惜。”这话说多通情达理呀!都有些圣母,恶心了!不过,混人嘛,虚伪还是要时常拉出来溜达溜达的,真性情什么的,有的时候不一定被人欣赏。

凤冉听了点头,“弟妹这样想我就放心了。”

看吧!人家向着的还是自家妹妹。

关于凤嫣如何,蔺芊墨无意于凤冉多探讨,自然而然转移话题,“姐姐这身子可有五个月了?”

提到孩子,凤冉神色不自觉的柔和下来,轻笑道,“五个月零二十天了!”

“看姐姐气色不错,想来害喜的应该不严重才是!”

凤冉抚着肚子,微笑道,“比起前面那两个,这个是乖了不少。”凤冉说着抱怨道,“当初你大侄女和小侄儿,可是没少折腾我。”

其实,害喜除了自身不可避免的反应之外,心情也是很重要的因素。特别是第一个孩子,因为是第一胎本就紧张,再加上总是想生个儿子,紧张,压力之下,凤冉当时害喜情况就挺严重的。可惜最后还是失望了。

如此,到了第二胎的时候,那种紧张,压力无形中更大了,就怕再生个女儿出来。那种等待孩子降临的日子,真是有些战战兢兢的。好在最后如愿了。

现在,她已儿女双全,这一胎心情自然也就放松了不少,无论儿子,还是女儿,都不会影响到她的地位。

心情好,胃口自然也就好了不少。再加上过去几年和丈夫袁朗两人也算是琴瑟和鸣,人也越发淡然了。

看着凤冉眉目安逸的样子,蔺芊墨淡淡一笑,看来这位姐姐日子过得应该顺心顺意。

“姐姐是个有福气的!”好听话不要钱,蔺芊墨很愿意多说两句。不求凤冉对她多喜欢,只愿这样客客气气的就够了。

凤冉嘴角笑意加深了些,“弟妹也一样。”说着,看向身后的婢女,“乐儿,把东西拿来!”

“是!”乐儿上前,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凤冉。

“弟妹,这半年多你跟着璟弟受苦了。我特意向太医讨要了一些补药。”把盒子放在蔺芊墨面前,交代道,“都是一些对身体极好的药,弟妹记得要吃。”

蔺芊墨点头,“谢谢姐姐!”辛苦只是由头,补身体,为子嗣才是事实。不过,总归是一份好意。

见蔺芊墨神色之间并无任何不愉之色,凤冉对蔺芊墨又满意了一分,表情也越发柔和,“本来,我也想跟璟儿准备些的,只是他身体刚好,我也不敢贸然再给他吃什么,所以,就备了弟妹一个人的。”

这话,比起直接的催生,确实让人感觉压力小了一些。

蔺芊墨笑眯眯道,“那等相公回来,我一定要在他面前多显摆显摆,告诉他,从今往后,姐姐只疼我,可是不疼他喽!”

闻言,凤冉笑开,“弟妹这么说,璟儿可是要气上我了!”

“气了,也是吃醋了!”

“璟儿吃醋我还真没见过,那你就那么跟他说,让我也看看璟儿拈酸吃醋的样子!”

“谨遵姐姐吩咐,嘻嘻…。”

“哈哈哈…。”

“二小姐…。”

听到这声音,蔺芊墨,凤冉笑声一顿,转头,看到凤嫣已出现在眼前。进来的还真是自如,连丫头通报都省下了。

“嫣儿来了呀!快请坐!”

凤嫣在一边坐下,看着相处融洽,其乐融融的两人,凤嫣就觉得心里格外不舒服。“姐姐和嫂嫂在说什么呢?笑的这么开心?”

说着,扫了凤冉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嘲讽,她这个姐姐惯会趋炎附势,现在是看祖母喜欢蔺芊墨,她这也开始巴结蔺芊墨了么?果然是个有心计的。

“没什么,就是随便聊聊!”凤冉未多想,浅笑着回答。

凤嫣听了,心里冷笑;呵,这就开始防着她了?是怕自己和蔺芊墨太亲近,抢了她的风头么?

看着凤嫣那变幻不定的眼神,蔺芊墨脸上带着笑,心里却着实觉得腻歪。凤嫣这副唯我独尊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,一厌到底的样子,看着真是挺倒胃口的。

凤嫣懒得理会凤冉那似是而非的话,转而看着蔺芊墨道,“嫂嫂,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,还请嫂嫂坦诚告知才好!”

听听,连问人问题,都带着一丝迫人,不容拒绝的味道。

蔺芊墨放松身体靠在软椅上,淡淡一笑,眼神凉凉,“妹妹请问!”

“不知哥哥的身体,是什么时候恢复的?”

蔺芊墨:…。这问题问的,还真是够含蓄的。最起码没直接问,她跟凤璟是什么时候颠鸾倒凤的。

“嫣儿…”凤冉面皮抖了抖,作为孕妇都有些不淡定了。

蔺芊墨看着凤嫣,干干一笑道,“这个…。其实我不太记得了。”

闻言,凤嫣眉头瞬时皱了起来,“不太记得了?嫂嫂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说着嗤笑一声,冷冷道,“嫂嫂若是不想说,可以不必说,我又不会如何,又何必这样糊弄于我!”

“凤嫣,不要说了!”

蔺芊墨不温不火道,“妹妹误会了,我这可不是糊弄,而是实话。我当时太惊讶,也太紧张了,心里起伏比较大。事情结束后,我整整恍惚了好几天,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。现在妹妹这么一问,我还真是想不起是那一天了。”说着,看着凤嫣道,“妹妹洞房花烛夜的时候难道不紧张吗?”

问题反馈!

凤嫣一窒,表情僵硬,硬声道,“我就算是紧张,也不会忘记日子。”

蔺芊墨低头,摆弄着袖子,干巴巴道,“我比不得妹妹…”她果然太害羞了!

蔺芊墨话出,凤嫣脸色抑制不住黑了下来。这是夸奖吗?为什么听着像是在说她不知羞耻。

而且,蔺芊墨是那种会害羞,无措的人吗?若是,那么当初她就不敢打她那一巴掌。蔺芊墨就是装!

凤冉听着,不知该说什么!

气氛凝滞,最终聊天不欢而散。

凤嫣气哼哼的去了肖氏那里。

凤冉满脸无奈,也不喜欢无休止的为凤嫣去跟人赔礼道歉。出来这么久,她也感觉有些累了,跟蔺芊墨说了两句,就扶着丫头的手离开了。

蔺芊墨起身,活动活动胳膊腿,“奶奶的,聊天什么的真是堪比绣花呀!腰酸背痛的。”

“属下给你揉揉!”

“不用!”

“对于二小姐,夫人不必太放在心上。”

“放她在心上,那不是跟我自己过不去吗?只是这丫头老是拱我火,太考验我这气量了。”

凤英听了,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处理!凤嫣确实惹人不喜,可她却无法动手教训她。

蔺芊墨腹诽;你给我添堵,我也不介意给你添一把火,激你的你那些阴谋,阳谋什么的赶紧使出来,不然,这手真是痒了…

而凤嫣也确实没让蔺芊墨失望,第二天,就借着肖氏的手给了她一份还礼!

第二天,在老夫人哪里,就听肖氏这么说道…

“母亲,儿媳想回陵城一趟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眉头微动,“回陵城?”

肖氏点头,“我娘身体不适,我想回去看看她!”

“亲家身体不舒服,你作为女儿回去看看也是应该的。”凤老夫人神色淡淡道,“你想什么时候启程?”

见老夫人应下,肖氏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“现在天暖和了,相公身体也稳定,我想着,这两天就回去,早去早回!”

凤老夫人听言,点头,“既然你已打算好,那这两日就把东西准备一下吧!若是有什么需要就来找齐嬷嬷。”

“是!”

“去陵城,要准备很多,就不要在我这里待着了,早些回去准备吧!”

肖氏听了,起身,却是没离开。

“还有事儿?”

肖氏欲言又止,静默片刻,抬头,看着老夫人,又看了看蔺芊墨道,“儿媳想带璟儿媳妇儿一起回去。”

肖氏话出,齐嬷嬷忍不住抬头看了肖氏一眼,随后低下头来。

而蔺芊墨那马上就要飞出九天之外的思绪,也即刻被肖氏的这一句话给拉了回来。

凤老夫人看着肖氏,神色不明,声音不见什么起伏,依旧淡淡道,“带着璟儿媳妇儿一起去肖家?”

凤璟跟蔺芊墨,在肖家发生的一些事儿。除了国公爷和老夫人之外,家中均无人知晓。而,肖家也并未说太多,因为实在是太丢脸,太窝囊。也是因为明白,就算是说了国公爷也不可能去逼迫凤璟,去向着肖家。如此,又何必说出来自讨没趣呢!也就是肖老夫人来信的时候,说了几句,对蔺芊墨不各种不满意之词。

听着老夫人淡淡的声音,肖氏心提了提,莫名紧张道,“我娘说特别想见见墨儿!”

凤老夫人扯了扯嘴角,意味不明,“璟儿回来的时候,已经带着墨儿去探望过亲家了。怎么?亲家这么快就又惦记我孙媳妇儿了?”

“我娘说,上次璟儿和墨儿只待了一天,她老人家都没来得及跟墨儿好好说说话。所以,这次既然我要过去,就让我带着墨儿一块过去住几天。”肖氏说着,神色越发坦然起来。自己娘是长辈,蔺芊墨一个小辈儿,过去看看也是理所当然的,没什么不对。

看着肖氏的表情,凤老夫人眼睛眯了眯,转头看向蔺芊墨,“墨儿,你说呢?”

蔺芊墨起身,面带微笑,不疾不徐道,“外祖母惦念孙媳,那可是我的福气。现在外祖母身体不适,孙媳自然要随着母亲一起去看看的。”

听到蔺芊墨的回答,肖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罕见的夸了一句,“墨儿是个懂事儿的,你外祖母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蔺芊墨听了,面色温和,笑意不改,“这些都是儿媳应该做的,当不得母亲一句夸赞。”

蔺芊墨说完,忽然想到什么,对着肖氏道,“对了,昨天相公跟我说,嫣儿妹妹好像很是想念映儿表姐。要不,我们去的时候让嫣儿妹妹也跟我们一起去吧!去看看外祖母,也顺便和映儿表姐聚聚。母亲,您说呢?”

闻言,肖氏脸上那浅淡的笑意僵住,不由也愣了愣,神色不定。嫣儿想念肖映这话,嫣儿应该只跟自己说过吧?璟儿怎么会知道的?还是说,嫣儿跟风璟也说过?

老夫人瞪了蔺芊墨一眼,只是眼中并无丝毫怒色。

蔺芊墨挠头,对着老夫人憨憨一笑,卖萌!

老夫人嘴角歪了歪,随着移开视线,看着肖氏道,“既然如此就带着嫣儿一起去吧!她一个做外孙的去看看她祖母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母亲,这个我要问问嫣儿再说。”其实不用问,肖氏就能确定凤嫣绝对不会答应的。凤嫣刚成亲,跟她夫君正是蜜里调油怎么会离开。而且,凤嫣对于她外家并不喜欢。这点儿肖氏虽觉得不是滋味,却是事实!

“行孝道,那是为人子孙的根本,有什么可问的。”说着,不等肖氏再说什么,凤老夫人转头对着齐嬷嬷吩咐道,“你带上丫头,去文家请二小姐过来一趟,顺便帮忙打点一下行李。”

“是!”齐嬷嬷领命,疾步走了出去。

“好了,我也累了,你们下去吧!”老夫人说完,扶着丫头的手走进内室。

“母亲,儿媳也去准备一下。”蔺芊墨说完,抬脚离开。

肖氏张着嘴,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,人已全不见了!

肖氏:…。嘴巴动了动,又合上了。苦笑,嫣儿恐怕又该埋怨她这个做娘的不会办事儿了。

* * *

那边感觉计谋已成的凤嫣,正幻想的蔺芊墨的苦瓜脸,心情颇好的品着茶!

身边,凤嫣的心腹丫头兰草,看着凤嫣意满志得的样子,有些不明白,不由低声道,“二小姐,蔺芊墨就是跟着大奶奶离开几天,应该也影响不了什么吧!”

凤嫣听了,斜了她一眼,“你觉得我只是让她离开几天这么简单吗?”

兰草想了一下,仍然想不明,摇头,“赎奴婢愚笨!”

凤嫣高深莫测道,“在凤家,我要针对蔺芊墨不容易。但等去了肖家那可就不一样了。在哪里哥哥可是护着不到她。到时候…。”凤嫣说着冷冷一笑,“就凭外祖母对蔺芊墨的不喜,就凭肖映那份痴心妄想,呵…对付起蔺芊墨来,她们必定是不遗余力!”

闻言,兰草恍然,满脸佩服之色,“原来如此!”说着,顿了一下,担心道,“只是,蔺芊墨也不是软茬子。到时候肖家若是失手了怎么办?”

凤嫣听言,神色莫测道,“你说的我也想到了。所以,这次去肖家我已安排了人暗中跟在母亲身边。他们会见机行事的,若是实在不行,在路上他们就会直接把蔺芊墨处理掉。无论如何,我这次必定让蔺芊墨有去无回。”

兰草听了,心头跳了跳,瞬息又恢复平静,因为已经习惯了。凤嫣的暴虐,毒辣她已见识过多次。只是,她明知道自己的哥哥对蔺芊墨有多在意,却还能生出如此毒辣之心,千方百计的要弄死蔺芊墨,这实在是…。让人有些心里发寒呀!

见兰草良久不说话,凤嫣眉头皱起,眼底划过厉色,声音发沉,“怎么?觉得我这计策不好?还是觉得我太恶毒了?”

凤嫣话出,兰草脸色遂然一边,即刻跪下,“奴婢万万不敢那等想法!”

看着兰草苍白的面色,凤嫣沉戾道,“没有最好,否者…。你应该知道后果!”

冷汗冒下,兰草正色应道,“奴婢知道!”

“齐嬷嬷您快请,快请…”

“有劳喜嬷嬷了!”

“不敢,不敢!铃铛,二少奶奶可在屋里?”

“在…”

“快去禀报一声!”

“这个…。”铃铛犹豫道,“二少奶奶说累了,正在歇息,这会儿进去禀报…。”

喜嬷嬷听了,一时有些为难。这位二少奶奶可是惹不得,可齐嬷嬷也同样轻慢不得呀!

“齐嬷嬷您看这…。”

“无碍!一会儿麻烦喜嬷嬷转告一声也是一样的。”

“好,好,你说…”

“大奶奶要去陵城去探望肖老夫人,正巧二小姐昨儿个说很是想念……”

听到齐嬷嬷的声音,本欲出去一探究竟的凤嫣,在听到齐嬷嬷的话后,瞬时在门口站定。而,随着齐嬷嬷的话,凤嫣脸色越来越黑,越来越难看!

看着凤嫣的脸色,兰草把头埋的低低的,心里突突直跳。

门外,齐嬷嬷把话说完,喜嬷嬷心里惊异不定,脸上却是分毫不敢显露,笑着连连应是,“齐嬷嬷你放心,等二少奶奶醒了,老奴即刻就去禀报!”

“好,那就劳烦喜嬷嬷了!”

“分内之事,分内之事!”

“那我就先回去吧!”

“齐嬷嬷稍歇息一会儿再走吧!”

“不了,老夫人还等着我回话呢!”

“那可是耽搁不得…”

“是!”

说着,寒暄着,往外走去。

在快走出院子时…

砰…

瓷器掉落地上,碎掉的声音从屋内传出。

齐嬷嬷脚步顿了顿,眼神闪了闪,随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喜嬷嬷心里一紧,表情有些僵硬,干巴巴道,“这些个丫头做事儿就是不利索,这要是惊着二奶奶了可如何是好?”

齐嬷嬷听了,笑了笑道,“咱们都是为奴的,难免有个手滑的时候,可以理解!”

“齐嬷嬷说的是…”

喜嬷嬷的话还未说完,兰草忽然从屋内跑了出来,一脸的惊慌失措,“不好了,不好了…”

“怎么了这是?”

“喜嬷嬷…”兰草说着,好似忽然发现齐嬷嬷也在似的,惊讶道,“齐嬷嬷,您怎么…”

“有些事儿过来一趟。”齐嬷嬷淡淡道,“你刚才说不好了,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?”

兰草一听,也不顾上询问了,急声道,“喜嬷嬷,齐嬷嬷,不好了,二少奶奶病了…”

“什么?”喜嬷嬷惊呼出声,看了齐嬷嬷一眼,赶紧道,“那还愣着做什么呀!赶紧去找大夫呀!”

齐嬷嬷眼底闪过什么。

凤家

凤老夫人听了齐嬷嬷的禀报,眼帘都未抬,“病了?”

“是,请了大夫过去。大夫说,二小姐体内肝火旺盛,身体虚弱。”

凤老夫人闭上眼睛,淡漠道,“去禀了郡王吧!”

老夫人对凤嫣很失望,而她也已经老了,没有那个精力不断去调教那样一个孩子,如此还是交给凤璟吧!

“是!”齐嬷嬷垂眸。若是老夫人愿意管。那么,二小姐或许还能好过些。可一旦交给郡王爷,那…。二小姐要面临的是什么,齐嬷嬷还真是有些不敢想象。

这厢,凤璟听完齐嬷嬷的禀报,什么都没说。

而蔺芊墨听完凤英查探赵家的消息后,眉头却是不由皱了起来,眼底划过一抹冷色。蔺恒,他可真是一位好父亲呀!

凤冉是凤璟的姐姐,不是妹妹,这个错误点,已纠正,抱歉,么么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