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朱砂痣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嫣受罚!面对凤璟蔺芊墨毫不掩饰她的好心情,并热情了一把。可面对凤老夫人的时候,蔺芊墨就表现的分外乖巧。

因为蔺芊墨清楚,凤嫣就是再不是,那也是凤老夫人的孙女。对错易分,可情分却是扯不清,剪不断。

她这个刚上任才半年多,而待在老夫人身边却不足一个月的孙媳妇儿,比起凤嫣这个待在老夫人身边十多年的孙女,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差了一截的。

有一句俗话不是说,打在儿身疼在娘心嘛!还有一句老话不是说,隔辈亲嘛!

凤嫣有错,受罚那是应该的,这点老夫人很清楚。但,若是蔺芊墨表现的太理所应当的话,那可就是她的不对了。

站在凤老夫人是你比安,蔺芊墨时不时偷偷瞄凤老夫人几眼,眨巴眨巴眼表现几分小忐忑,小不安,还有热情勤快!

“祖母,这桂花糕的味道真好,您尝尝!”

“先放着吧!”

“祖母,那您喝点茶,润肠清胃的。”

“等会儿喝!”

“祖母,累不累,孙媳给您捏捏肩。”

“不用!”

“那捶捶腿?”

“捶吧!”

蔺芊墨都做好被拒的准备了,这一应有些突然,不由愣了愣,眨了眨眼…

老夫人看了,眼底划过一抹浅笑,面上却绷着道,“不说说捶腿吗?合着是逗我玩儿不成?”

闻言,蔺芊墨眼睛睁圆了,“祖母你这不是吓唬孙媳妇吗?逗着您玩儿?那吃多少雄心豹胆,我也没那个胆量呀!”

凤老夫人听言,哼了一声道,“你以为你胆子很小吗?”

“嘿嘿…。这个嘛!时大时小,不过对着祖母您,我真是无胆儿的!”

“合着在你心里我是那么可怕的人?”

“哪有!祖母可是一点儿都不可怕,主要是孙媳儿被你的慈爱给感化了,看到祖母就紧张的不行。”

“你紧张什么?”

“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!祖母你在孙媳眼中,那是绝对的无价之宝。我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碎了,有人多看您两眼,我都怀疑她们是别有用心的。现在,看到祖母皱眉,我这个心呀,都是七上八下的,吃饭都不香了…。”

蔺芊墨说完,齐嬷嬷头埋的低低的,看不到表情,只见肩头耸动,明显在忍笑。

凤老夫人嘴角歪了歪,“听你这么说,我不像是宝,倒像是个大麻烦!”

蔺芊墨听了,眨眼,而后叹气,“确实是个麻烦,真是藏哪都不放心呀!唉…祖母太让人操心了。”

老夫人听了,再也绷不住,瞬时笑开来,伸手在蔺芊墨脸蛋上拧了一把,那力道,让蔺芊墨顺着又把脸往老夫人手心里凑了凑,舔着脸道,“祖母,您拧的真好,再拧拧呗…”

这厚脸皮的话…

“噗…。”齐嬷嬷没忍住,一下子笑出声来,随着赶紧道,“老夫人赎罪!”

老夫人僵了僵,哭笑不得,好气又好笑,“你这混丫头…。”

凤老夫人笑骂一句,下面的话还没说出。蔺芊墨又不要脸的接了一句道,“祖母您这是骂我嘛!分明就是夸我呀!嘻嘻…。祖母,您再这样我可是会骄傲的。”

老夫人骂不出了。

齐嬷嬷也顾不上请罪了。看着蔺芊墨屋内几个人笑作一团。

门外,国公爷看着凤璟,吊着眉毛,抿着嘴道,“你这媳妇儿…。”

“脸皮厚了些!”凤璟嘴角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,顺着接话。

国公爷哼了一声,道“你这喜好,可真够特别的。”

凤璟听了,不咸不淡接了一句,“我的喜好跟祖母一样!”

听着屋内凤老夫人的笑声,国公爷嗤笑一声,“确实,都喜欢那油嘴滑舌…。”刚说完,顿住,转头,看着凤璟瞪眼,“你说老子跟你那媳妇儿是一号人?”

“你比她差远了,她反应可不会这么慢。”听着里面的笑声,看着国公爷的黑脸儿,凤璟舒心的走人了。

“这混小子…”

想到凤璟那怡然自得的表情,听着凤老夫人愉悦的笑声,国公爷刚硬的面部柔和几分。看来,这孙媳妇儿倒是没找错。就是那脸皮真是够厚的…。

笑过之后,凤老夫人看着蔺芊墨道,“今天这么讨好卖乖的,可是因为凤嫣的事儿?”

“为凤嫣的事儿,也为祖母的心情。”

“怕我不高兴,责怪你?”

“祖母这么英明的人,怎么会责怪我!不过,对于凤嫣,祖母心里肯定也高兴不起来就是了!”

“你倒是会说!”说着,顿了一下道,“既然知道我不会责怪你,刚才为何还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?”

“知道祖母不会责怪我,却也担心祖母会因此不喜欢我。凤嫣这次受罚,总归有我的原因在里面,万一祖母把我当成祸水什么的那可如何是好!”

护妻,罚妹!还是那般手段,作为长辈,对蔺芊墨生出什么想法也是难免。凤璟是凤家下一代的家主,若是对蔺芊墨护的太过极致。那,或许是祸不是福。

凤老夫人是喜欢蔺芊墨,也很高兴凤璟对蔺芊墨的中意。但,若是这份中意超过亲情太多,直到不管不顾的地步。那可就不是凤老夫人想看到的了。

而现在听到蔺芊墨说的坦承不讳,凤老夫人一时反而不知说什么好了!

沉默,良久,老夫人开口,“对于凤璟对凤嫣的惩治你怎么看?”

“看似有些过,但也只有这样凤嫣也许才能成长。而且,这其中可回旋的分位很大。郡王爷说三年不允有子。可若凤嫣早日明白凤家于她的意义,懂得收敛,沉淀。那么,三年随时都可取消,回京自然也是指日可待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声音沉沉,情绪不明,“看来,你对凤嫣的意见也很大。”

蔺芊墨淡淡一笑,直白道,“人都是相互的。对着一个对你满是敌意,处处找茬的人。要喜欢很难。”

“若是有一朝凤嫣惹怒了你,你可会对付她?”

“若二小姐对我一直停留在言语攻击上,我自然不会对她做什么。但若发展到实质…。老夫人,纵然她是凤家的女儿,我也同样无法坐以待毙。”

“会要了她的命吗?”

“不会!”

“是吗?”

蔺芊墨点头,看着凤老夫人神色坦荡,黑白分明的眼睛,带着一丝清冷,却分外清亮,“要了凤嫣的命并不难,可却会在太多人心中留下一个疙瘩,甚至包括凤璟!而那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这谈话实在有些让人心惊胆战的味道。但,齐嬷嬷看着蔺芊墨,眼里带着一丝赞叹。这位郡王妃可真是不简单,不说别的,对老夫人单单这份不欺瞒,老夫人对她肯定就生不出什么忌惮来!

凤老夫看着蔺芊墨的眼眸,沉寂片刻,道“既然不会要了她的命,那对于凤嫣的连续挑衅,你预备怎么做呢?”

“让二小姐老实的办法其实有很多!”

“比如!”

“老夫人想知道?”

“很好奇!”

“好吧!”蔺芊墨说完,在凤老夫人满是探究的眼神中,从腰袋中拿出一颗药丸。

看此,老夫人神色微动,明了,“你打算用毒药压制她?”

“这是最下乘的方法,却也是收效最快的办法。其实,我更愿意跟二小姐和平相处,那样跟省力。奈何她完全没这方面的意愿。”蔺芊墨表示很无奈。

凤老夫人看着蔺芊墨手心里的药丸,不由道,“这毒…。”

“除了初一十五让她心口疼疼,其他无大碍。”蔺芊墨说完,直接把药丸放在自己口中。

“郡王妃…。”齐嬷嬷不由惊呼出声。

凤老夫人脸色也瞬时变了,伸手扣住蔺芊墨的下巴,声音紧绷,“你怎么吃了?快,快吐出来,…。”

老夫人不曾犹豫,直接的反应,让蔺芊墨不由勾了勾嘴角,张开嘴巴,含糊不清道,“已经咽了!不过,我有解药!”

凤老夫人:……

齐嬷嬷闻言,松了口气,“郡王妃,你可不能这样了,太吓人了!”

“是!”说着,看着凤老夫人,讨好道,“孙媳知错,祖母莫气!”

凤老夫人绷着脸,不搭理她。

蔺芊墨看此,挠头,求助的看向齐嬷嬷。

齐嬷嬷摊手,表示无能为力。

蔺芊墨叹气。

就在齐嬷嬷好奇蔺芊墨打算怎么哄老夫人的时候,却发现…。

“祖母呀!孙媳忽然想起,我还有一朵花没绣好,就不陪祖母了,孙媳先走了。”说完,咕噜爬起来,接着,在老夫人有些气恼的脸上,用力吧唧一下,提着裙子一溜烟跑走了,都不给人说话的机会。

这会儿老夫人就是给她说话,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听的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。蔺芊墨溜的那是一个干脆!

齐嬷嬷:…。溜走了?还有那理由,绣花,这借口太烂了点吧!府中谁不知道,郡王妃最不爱的就是女红了。

脸上那一抹温热,让老夫人一时怔忪,有些反应不来了,“齐嬷嬷,刚才那丫头…”

“亲了您一下!”

老夫人听了,看着齐嬷嬷,悠悠长长道,“老身被调戏了!”

凤老夫人话出,齐嬷嬷面部抖动;老夫人您是被郡王妃感染了么?

看着齐嬷嬷那笑话不良的表情,凤老夫人谈谈一笑,随着叹了口气,“凤嫣若是有蔺芊墨的一点儿,就不会有闹出这么多事儿了!”

明明是个又奸,又滑,又坏的人,可却偏偏不惹人讨厌,反而让人心生疼惜!或许是因为她那份恩怨分明吧!

这样的女孩,凤老夫人都忍不住偏疼一分,何况是凤璟这个做夫婿的了

齐嬷嬷听了,含蓄道,“经过这次的事儿,老奴相信二小姐定会有所改变的。”

“希望如此吧!”

过去,凤嫣也没少折腾。只是凤璟从来都不曾管过。可以后就不同了,若是凤嫣再生出什么谋算蔺芊墨之心。那,凤璟怕是容忍不了她太久。

五个手指头还有长有短的,人心很多时候也是偏的。更何况,蔺芊墨于凤璟,可不是哪一根手指。那是他手心的朱砂痣!

这厢,肖氏在得知凤嫣不舒服的消息后,即刻就去了文家,然到了文家后,却被告知凤璟已命人把凤嫣带走了。

这一回答,让肖氏不由变了脸,什么也没说,匆匆赶了回来。

同样的,文家对于肖氏的到访,也感到有些纳闷。凤嫣去陵城肖家,肖氏这个做母亲的竟然不知道吗?这太奇怪了。

面对文家的疑问,文忆敬淡淡道,“大概郡王爷还没来得及跟岳母说吧!”

这解释,很多奇怪之处。不过,看着文忆敬淡然的神色,其他人虽心有疑惑却也没再多问。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而且,凤嫣不在,她们感觉可是清净了不少。这样也挺好!

肖氏回到家里,发现凤嫣仍然未曾回来,这心,抑制不住往下沉了沉。看着凤腾,满脸不安,焦灼,担忧不已道,“嫣儿都说了不去凌城,现在又身体不适。你说,璟儿这个时候回带她去哪里呢?”

凤腾听了,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,只是瞬间又恢复如常,淡淡道,“大概找她有什么事儿吧!”

凤腾好似不经意的一句话,肖氏听在耳中心头却是不由跳了跳,紧声道,“璟儿找她能有什么事儿?嫣儿可是什么都不懂!”

什么都不懂?呵…凤腾笑了笑,带着一丝凉意,“璟儿是凤嫣的哥哥,总归不会要了她的命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要命!这两个字听在肖氏的耳中,脸色几经变换,最后实在是坐立难安,猛然起身,“我去母亲那里问问。”说完,不等凤腾说什么,疾步走了出去。

凤腾看着肖氏的背影,眉头皱起!

而这边,蔺芊墨在肖氏去文家的空挡,以蔺毅谨定亲为由,请的凤腾一个恩准,带着凤英麻溜的去了蔺家。

凤老夫人听到蔺芊墨回蔺家的信儿后,再看眼前焦急难安的肖氏,面色不动,心里却忍不住腹诽道:那丫头是算到肖氏早晚会问到她头上,这是率先开溜了呀!可惜,她这儿媳却还没反应过来。

齐嬷嬷看着肖氏也是忍不住叹气,二小姐的事,大奶奶若是去问郡王妃,郡王妃碍于儿媳的身份,怎么也得给她一个答复。可她却舍近求远,来问老夫人…。老夫人一个长辈,打发她可是太容易了。果然…

“这事儿璟儿没跟我说过,我也没问过。你想知道凤嫣的下落,一会儿璟儿回来直接去问他吧!”

肖氏听了,神色不定,忍不住道,“母亲真的不知道?”

肖氏这直接的怀疑,凤老夫人也不恼,因为肖氏犯傻的样子,她看过太多了,都习惯了,懒得教导,更懒得去跟她置气了。

“若是知道,我有瞒着你的必要吗?”

肖氏听了没说话。因为她不确定,仍然分不出老夫人这话到底是真是假。

“你直接去问凤璟吧!”

肖氏低头,按说问凤璟是应该去问凤璟。可…可她虽然是为人娘亲的,但面对凤璟,肖氏总是感觉透不过气来,说不清是因惭愧,还是因紧张,反正压力很大。

看着肖氏那脓脓嗫嗫的样子,凤老夫人不由庆幸,幸亏蔺芊墨是跟肖氏相反的,不然…。她非得憋闷死不可。

不过,蔺芊墨那份爽利,有的时候也是挺闹心的,但却不堵心,更重要的是,她还敢亲她,多大胆儿,多会讨好人的丫头呀!

蔺家

蔺恒看到蔺芊墨还没来得及开口,蔺毅谨看到蔺芊墨这笑意还未展开…

蔺芊墨就晃着洁白的门牙,拱起手,一副不伦不类样儿,对着蔺毅谨,笑颜如花道,“亲哥,听说你定亲了,真是恭喜,恭喜呀!”

凤英随着蔺芊墨的话,适时的把手里的盒子递上前,不咸不淡道,“早生贵子,百年好合!”

蔺昦:…。刚才要说的话被噎的咽下,那句看到蔺芊墨总是忍不住冒出来的‘混账’二字又冒头了。

蔺毅谨嘴角抽搐,他妹妹一点儿没变,现在又加了一个凤英,这真是…。凤璟是怎么管教媳妇儿和下人的,太不让人省心,舒心了!

看着蔺毅谨僵在脸上的笑容,蔺芊墨嘿嘿一笑,转头对着蔺昦道,“听说父亲是因为祖父身体不好,这才急着让哥哥成亲的。这明摆着是为祖父冲喜呀,父亲真是孝顺呀。不过,祖父这气色怎么还没之前好了呢?看来这喜,不会是适得其反了吧!”

蔺毅谨听了,嘴角含蓄的扯起一个弧度。一句适得其反,蔺恒直接被定罪了。什么冲喜,什么煞费苦心,老爷子被你那所谓的孝心,所谓的冲喜,折腾的病更重了,不孝子,不孝子呀!

还有,冲喜?这他可是没探查出来。不过…。蔺毅谨眼中划过什么,神色莫测。这名头倒是不错。尚书府大人嫁女,若是顶了冲喜的名头,那可就…尚书大人肯定很冒火,对蔺恒必定很恼火。

蔺昦看着蔺芊墨,吐出一口浊气,蔺恒有蔺芊墨这个女儿,真是太有造化了!一开口就给弄了两个坑,真是够坑爹的!

“张青!”

“相爷!”

“你在外面守着,任何人不许进来。”

“是!”

蔺昦说完,抬脚往书房走去。

蔺芊墨拉起蔺毅谨的胳膊,却是转身往与蔺昦相反的方向走去,无视蔺毅谨疑惑的神色,边走边哈拉着口水道,“哥,京城又开了一家新的酒楼,听说菜色很是不错。我们去尝尝去!”

“呃…。”

这话传到蔺昦耳中,瞬时停下脚步,转头,吼道,“去什么酒楼,吃什么饭菜,给我过来!”

闻言,蔺芊墨转身,看着蔺昦,眨巴眨巴眼,无辜道,“祖父刚才不是说,不准任何人进去么?”

“那不包括你们!给我过来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眉头皱了起来,吊着眉毛,满脸不高兴道,“原来在祖父眼里,我们不是人!”

蔺芊墨话出,蔺毅谨迅速抬手,手握拳,挡在嘴边,“咳咳…”咳个不停。

张青即刻垂首。对蔺芊墨不由佩服,她太能气人了。随便什么话,只要她想,总是能噎人一把!

“蔺芊墨…。”

听着蔺昦那咬牙切齿的低吼声,蔺芊墨怡然自得的笑了,看着蔺毅谨,骄傲道,“看到了吧!每次只要我来,祖父总是特别的精神,这就是你妹妹我的本事,也显示出祖父对我特别的喜爱呀!你可要好好学学!”

蔺毅谨听了,点头加拱手,“听妹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受教,受教…。”

蔺芊墨高傲的嗯了一声,抬着下巴,捻着兰花指,继续道,“若是你能贡献点黄白之物什么的,我可以传授你更多招数!”

蔺毅谨眼睛一亮,“真的?”

“君子一言快马一鞭,说到做到!”

“我相信你,不过,我不太想学!”

闻言,蔺芊墨眼皮耷拉了下来,“凤英,把他身上的钱财全部给我搜罗出来。然后把人给我丢出去。”说完,又加了一句,“给我丢到赵家去,想来那娇滴滴的赵四小姐很乐意和她未来的夫婿好好聊聊。”

“是!”

听言,蔺毅谨立马蔫了,赶紧求饶,迅速把袖袋立的银票掏出来,双手奉上,“大人开恩,小的知错,求赎罪,求给机会改过…”

蔺芊墨收起蔺毅谨递来的银票,继续翻脸不认人,“敬酒不吃吃罚酒。不撞南墙不回头,早知现在何必当初。现在就饶,晚了…”

“妹妹…”

“你们都给我闭嘴吧!”看着那对耍宝不断的兄妹,蔺昦忍不住磨牙。

蔺芊墨听了,看着蔺昦,理直气壮道,“祖父,蔺毅谨这样的不孝孙,孙女我替你清理了,您老以后可以省心了。”

说着,晃了晃手里的银票,笑眯眯,贼兮兮道,“不但清净了,还能顺便发一笔小财。祖父,我们去分银票去,你一大半儿,我一小半儿…”

“张青,把他们都给我丢出去。”蔺昦说完,甩袖子走人。刚迈开腿,蔺芊墨那闹心的声音即刻传来。

“要不孙女那一小半儿也不要了,都给您好了。不过,祖父您这样可是太霸道了,以后都没法子祖孙情深了。”

蔺昦嘴巴绷沉一条直线,不搭理她。

“看到没,全部给他都不满意。祖父这是嫌弃你给的钱太少了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嗯!祖父就是这么黑。看来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我们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。”说完,抬脚去追蔺昦,“祖父,孙女知错了,求指导黑吃黑的招数呀…。”

蔺昦脚步踉跄,折寿哟…

蔺毅谨缓缓笑开,有墨儿在,真好…

张青看着蔺芊墨的背影,叹,听郡王妃说话,真是能学到很多东西呀!看,以前稳重,温润的二公子现在变得多闹腾呀!

走到书房,蔺昦猛灌了几大口水,看着下面总算是消停的兄妹,表情严肃,正色道,“对于和赵家的亲事你们怎么看?”

蔺毅谨直接了当道,“孙儿不愿意!”

蔺芊墨点头,拍着心口,良心建议,“若是为祖父冲喜,让父亲来比较好,哥哥就算了。”

“蔺芊墨,你给我好好说话!”听蔺芊墨说话,蔺昦就想冒火,这都快成习惯了。

蔺芊墨也不再逗闷子,直接道,“哥哥若是跟赵家结亲,那父亲就可趁此回来了,虽然并不长久可却是一个机会。若是跟赵家结亲,那或许就要和三皇子扯上了。”

闻言,蔺昦一凛,“三皇子?”

“若是不出错,不日赵家嫡出二小姐或许就会成为三皇子的枕边人。若是蔺家和赵家结了亲,那赵二小姐入三皇子府就真的十拿九稳了。”

“几个月前,三皇子已经娶了右相的女儿为正妃。现在赵二小姐若是进入三皇子府的话会是什么身份呢?”蔺毅谨不由问道。

“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关系网的形成。”

蔺昦听了,默默点头,确实如此。若是赵家两位小姐分别入了赵家和蔺家。那么,无形中三皇子,赵家,蔺家,还有凤家这等于是无形的牵连在了一起。

不过,京城的关系本就千丝万缕,就是连在一起也没什么可奇怪的,只是…这其中却有很多令蔺昦感到奇怪的存在。

比如,蔺恒为何会选择赵家?是因为探查到赵家二女儿要入三皇子府的事?想从中获取什么?

还是因赵家主动提起,并许诺了他什么好处,才让他有了结亲的打算?不过这也不对…。

“祖父可是有很多想不明的地方?”

“确实想不明,并且探不到!”蔺昦坦白道。

“凭着祖父对父亲的了解,你认为父亲眼下最渴望的事是什么?”

“回京述职!”

“不错!”

“可他这一盼头,凭着赵家的实力怕是无法帮他达成。”蔺昦为相,赵家之上,只要蔺昦出手压制几分,那么赵家轻易不敢轻易对蔺恒伸手。

“祖父说的是。但是,祖父别忘了即将跟赵家联系起来的一个人…。”

蔺芊墨话出,蔺昦眉头皱起,“你是说三皇子?”就蔺昦对三皇子的了解,他就算有野心,想拉拢关系,却也绝对不会做的这么明显,并且也急躁了些。

看着蔺昦的神色,蔺芊墨淡淡一笑,浅淡道,“三皇子不会,可宫中那位贤妃娘娘却不见得不会!而且…。贤妃娘娘只要向皇上吹吹风,蔺恒回京怕是指日可待了。”

蔺芊墨说完,蔺昦嘴巴紧抿。

蔺毅谨皱眉,“只是,贤妃如此,就不怕皇上怀疑三皇子有拉拢权臣之嫌吗?”

“当然不会!”

“为何?”

“就凭三皇子曾用我挡剑,就凭贤妃娘娘曾经派人暗杀我!就这两点,我们和三皇子就不可能出现什么合作无间的关系。皇上明了这个,就算仍然怀疑,可只要贤妃娘娘再来一句,赵家女进入蔺家为监视,那么…。一切就水到渠成了!”

蔺毅谨听了,眼眸沉了下来。如此,那赵四小姐,就成了皇上手中的一颗棋子了,监视蔺家,透视凤家。可在外人眼中怕是无法相信这一点儿,毕竟,赵家,蔺家看起来可是息息相关,能够相互扶持的。

贤妃倒是走了一步好棋!无形中把蔺家给牵制了起来,却还不引帝王的怀疑。

蔺恒倒是找了一个好靠山,倒是给他这个儿子找了个好妻子!

看着沉默的蔺昦,无言的蔺毅谨,蔺芊墨抿了一口茶水,不咸不淡又吐出一句,“其实,最开始铺开这局棋的并不是赵家,也是贤妃。而是我们的好父亲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竟然不是贤妃主动抛出的橄榄枝,而是蔺恒谋划的一切?

“你父亲现在在利州,就算他有心谋算,但鞭长莫及,他要做到这些应该不可能。不说其他,就贤妃那里,他都无法触及。”

“祖父说的是。但,事事难料,有的时候不经意间却铸成了一切。”

“你都查到了什么?”

“探查到的内容还并不完整。但知少许观全局,想来也差九不离十。因为已经可以确定在和赵家的接触中,书信来往是父亲主动且来信甚至频繁。还有,那赵四小姐…。”蔺芊墨说着顿了顿,眼睛晶亮,亮的渗人。

“若是没这茬事儿,我还真不会特别去关注她。但是现在…真是不查不知道,一查手痒的厉害呀!我没拔光她的毛就算了,她竟然还敢给我再凑上来,真是…。”

“咳咳…。墨儿,谨慎用词,谨慎用词!”

蔺昦绷着嘴,面色诡异,对凤郡王的喜好再次表示怀疑!

“不好意思,一时情绪激愤,说话粗了点儿,你们就当没听到好了。我改改词重新说一遍…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吧!”

“关于赵四小姐,你查到了什么?说来听听!”

“呃,这个…。一个想知道,一个叫闭嘴,这不是难为我吗?你们这祖孙两真是没默契…。”

“蔺芊墨…。”

“相爷,二皇子侧妃来了!”

听到张青的禀报,蔺芊墨挑眉,二皇子侧妃——蔺芊画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