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关于赵妍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墨儿妹妹…。”

人未到,声音先至。还有那强调!娇嗔,悠长,一音三颤…。

蔺芊墨转头看向蔺毅谨,抚着胳膊,呲牙道,“她这是把我看成二皇子了?”

蔺纤画那语调,勾引男人满格,若是用来跟女人表示亲近,鸡皮疙瘩满溢。真想把她嘴巴给塞住!

蔺毅谨扯了扯嘴角,轻声道,“大概是!”

蔺芊墨摆着一张请笑盈盈的脸,嘴里吐着粗话,“大家都是过来人,偏她搞得就像只有她自己有男人一样,哼!臭显摆什么,我对我家璟儿可从不这样!”

蔺毅谨:……作蔺芊墨的哥哥,压力点儿就在这儿。蔺芊墨在他面前太过口舌无忌,蔺毅谨真是有些吃不消哎呀!

“撒娇嘛!谁不会。我要是撒起娇来,我家风璟头都是晕的…。就是说多了,我自己也有些懵,所以我从来不屑用。”蔺芊墨说的那个傲娇。

蔺毅谨不知怎么答话,坦白的讲,他已习惯墨儿不讲理的样子,至于撒娇是什么模样,蔺毅谨还真是想象不来。

凤英无声的勾了勾嘴角。郡王妃偶尔的矫情,特别惹人爱!

蔺纤画走到跟前,笑容满面,嘴巴更是停不下来,一副分外亲近的模样,“我刚进府就听下人说你也来了,慌的我连母亲那里都没顾得上去,就急匆匆就赶过来了,就怕错过了。”

这是说,这次的相遇纯粹是巧合?不过是不是巧合,也不重要。

真是看着装扮精致,穿着贵气,明显经过精心打扮的蔺纤画,蔺芊墨笑了笑,做了皇子侧妃就是不同了。

表示亲近的话说完,蔺纤画不等蔺芊墨开口,就开始夸赞起来,“墨儿妹妹,好些日子不见,你是越发漂亮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笑意不改,心里腹诽:听听,听听,以前傲娇的少女,现在说话都媒婆了,一副人贩子的口气,手里就差个棒棒糖了。

不过对于赞美的话,蔺芊墨那是来者不拒,借坡下驴,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颊,有些不好意思道,“真的变漂亮了吗?”

蔺纤画点头,笑道,“可是变漂亮了!”

蔺芊墨听了露齿一笑,不好意思,害羞什么的全没了,自得道,“很多人都这么说!”

凤英垂首。

蔺毅谨抬头,啊,今天的天可真蓝呀!

蔺纤画脸上的笑容有瞬间凝滞,这样的对话,生平第一次遭遇。说不清是蔺芊墨傻,还是她自己被耍!总而言之,很别扭…

看着蔺纤画的反应,蔺芊墨默默评价;反应慢,演技差,更重要的是,她这反应,对自己的美貌那是一种质疑呀!蔺纤画这是要拍马屁吗?怎么专往马蹄上拍呀!看来论拍马屁的功夫,她这火候还差的多。

“咳…。”轻咳一声,蔺纤画顺便调整自己的表情,话题拉回正常,“墨儿妹妹半年不见,可都还好?”

蔺芊墨叹了口气,幽幽沉沉道,“要惦念的太多,想念大家,又挂念祖父。搞得我这半年来是睡也睡不好,吃啥啥不香,唉…。最后也就皮肤越来越好,其他都勉强。”

皮肤光洁,脸颊圆润,气色红润,看着蔺芊墨这副分外滋润的模样。再听她刚才的话,蔺纤画面皮抖了抖,什么挂念,什么惦念,完全大言不惭,睁眼睛说瞎话!可惜,蔺纤画却是不能反驳。这点儿让人很是郁闷,也让人有些气恼。

蔺芊墨是不是忘记了,她蔺纤画可不止是蔺家的女儿,她现在还是二皇子的侧妃,是皇家人了。就算蔺芊墨这个郡王妃有凤家做依仗,那也是赫连家之臣…。

跟在蔺纤画身侧的丫头影月,看到蔺纤画变幻不定的面色,赶紧上前一步,拿出手里的盒子,轻声道,“二小姐…。”

听到影月的声音,看到影月的递给她的眼神,蔺纤画嘴巴抿了抿,随着又笑开了,对着蔺芊墨道,“今天皇府得了几株上好的人参,我想着祖父最近身体不好,所以,特别想二皇子求了来,送来给祖父补补身体。”

“堂姐真是有心了!想来祖父一定很高兴。”

“本来二殿下也准备陪我一起来的,奈何临时出了点儿事儿走不开,不然,祖父肯定更高兴!”

这是在告诉众人,在二皇子府她的受宠程度!男人的宠爱,被睡的次数,那就是底气呀!

“二皇子殿下真是太有心了!”运气也太好了,有这么一个时时把他挂在嘴上的侧妃娘娘!

“都是应该的!”

“时候也不早了,就不妨碍侧妃娘娘去探望祖父了,墨儿我们先走一步吧!”蔺毅谨适时开口。

“好!”

蔺纤画道,“一起过去吧!”

“我们这刚出来,人多嘈杂的,祖父也不喜欢,我们就不随着过去了。”

“呃,那好!”蔺纤画说完,看着蔺芊墨道,“墨儿妹妹,我们可是许久没见了,等一下我们可要好好聊聊。就这么定了,等一会儿我去柳园找你。”说完,不给蔺芊墨开口的机会,带着丫头往蔺昦的院子走去。

蔺纤画离开,蔺芊墨这边转头对蔺毅谨道,“走,我们下馆子吃饭去!”

“好!”蔺毅谨点头,一摸口袋,想到什么道,“不过我可是没钱了。”

“没关系!”

蔺毅谨本以为蔺芊墨会说,她请客。没曾想…

“就凭你尚书府准女婿的身份,吃一顿霸王餐什么的还是不成问题的。”

蔺毅谨:…。“用你郡王妃的身份不是更好么?”

蔺毅谨话出,蔺芊墨就阴阳怪气道,“哎呦,这还没怎么着呢?就先护着了?”

“咳,没有…。”

“蔺毅谨你看清了,我可是你亲妹妹,凤璟可是你亲妹夫。而那赵四小姐…。哼,她是颗葱不错,可那葱什么的就是没心玩意儿,这样的女人想做我嫂子,那是门都没有,连缝隙都不存在。所以,你就别惦记,她跟你绝对无缘。”蔺芊墨说完,神色开始怪异起来。

“是,小的谨记!”

无视蔺毅谨讨好的模样,蔺芊墨一脸便秘表情,看着凤英道,“小姑子什么的,果然是遭人嫌的存在。看看我,刚才多跋扈呀!完全向我那可爱的嫣小姑子看齐了!”

凤英听了,点头,并道,“夫人比二小姐更直接!”

“真的?”

“不过,那赵四小姐跟夫人提鞋都不配!”

闻言,蔺芊墨拉起蔺毅谨往门外走去,“听凤英说话,我胃口大开,今天兜里的钱一定要花光,胃一定要吃胀,不吐不休!”

“妹妹真有志气!”

“那是!别的不敢说,在吃上,无论任何时候你妹妹我都是当仁不让,稳居第一。那一天若是来个吃货大比拼,我绝对能赚个盆满钵满,成为首富指日可待。”

“如此,哥哥以后可就指望你了。”

“指望我吧!保证饿不死你,撑死你!”

“听着怎么那么吓人呢!”

“怕什么!甜言蜜语嘛,总是夸张的。”

“郡王爷可经常说些夸张的话?”

蔺芊墨听了,羞答答,扭扭捏捏的看了蔺毅谨一眼,“哥,这么隐私的问题,你让俺咋回答好呢?不过若哥哥实在好奇,那…。”

“肚子饿了,我们去吃饭吧!”

“蔺毅谨你有些烦人了,怎么连表现羞涩的机会都不给人家呢!”

“墨儿我错了,以后关于那类的问题,我再也不问了。”

“其实,我还是很愿意说的。”

“墨儿,关于那赵四小姐,等一会儿你给我好好说道说道吧!光你一个人存着气多难受呀,让我也分担点儿,我们一起同仇敌忾!”

蔺芊墨听了,挑了挑眉毛,“这话听着很顺耳,不过,饭桌上说她…”

“饭后说!”

“不用!等下用饭的时候你给我多点几盘肉菜,我嚼死她!”

“好!”

这两兄妹,有些闹腾,有些闹心,有些幼稚,却又分外暖心,温馨。所以,凤璟很不喜欢蔺芊墨跟蔺毅谨在一起,心里总泛酸…。

蔺毅谨比九爷更讨厌的存在!仗着兄长的身份,理所应当,光明正大的靠近蔺芊墨。早晚有一天…。凤璟最近都在琢磨,把蔺毅谨打发到哪里合适!

这边,蔺纤画在蔺昦哪里走了过场出来后,就被告知蔺芊墨和蔺毅谨有急事儿出去了。

蔺纤画闻言,抑制不住当时脸就耷拉了下来,冷哼,“什么有急事儿,这分明就是…。”

“二小姐…。”影月打断蔺纤画要说的话,恭谦道,“二夫人还在等着小姐,奴婢这就扶你过去吧!”

蔺纤画抿嘴,拂袖而去。

“画儿…。”看到蔺纤画,胡氏即刻起身,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。

对于蔺纤画,胡氏那是分外满意的,甚至带着一丝感激的身份在其中。若不是画儿争气成了二皇子侧妃的话,她这个二夫人还不知道要被蔺安冷落多久。不知道会被府中那不安分的贱蹄子欺辱成什么样子。

不但是她,就连几个孩子的亲事儿,也因为蔺纤画现如今的身份,都跟着受惠不少。

只可惜,纤云定下的太早了,不然,肯定比现在嫁的好。唉…。

蔺纤画看着胡氏,不咸不淡应了一声,接着道,“我爹呢?”

“你爹出去了,不过,刚派人回来说,马上回来,让你稍等他一会儿!”

“嗯!”蔺纤画抬脚走到屋内,胡氏跟随在在侧,轻声问道,“可见到蔺芊墨了?”

闻言,蔺纤画脸色瞬时难看了起来。

胡氏见此,心里一突,随着抬手,对着屋内伺候的人,威严道,“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,都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下人领命,俯身,鱼贯而出。

影月走在最后,把门掩上,在门口站定,守着!

“怎了这是?”胡氏关心道,“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没有!”

“那…。可是蔺芊墨说了什么?”

“她什么也没说,不过是不把我放在眼里,对我的话充耳不闻,对我避而不见罢了!”

“怎么会…。?”

“怎么不会!”蔺纤画冷哼一声,面色阴沉,“看来我这个皇子侧妃在蔺芊墨那个郡王妃的眼里,仍然什么都不是!”

胡氏皱眉,神色不定。蔺芊墨这样,是为过去的事儿仍然记恨二房,为此不想跟画儿接触?还是…。因为国公府并不看好二皇子,所以蔺芊墨才不愿跟画儿这个侧妃走的太近?

想着,胡氏心不由紧了紧,若是前者还好,若是后者…。那画儿为后,蔺安做国丈的念想怕是要落空了!

在胡氏的眼里,国公府不但势利非同一般,同时也是最得圣心的。国公府若是不看好二皇子,那,皇上对二皇子是什么看法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“二爷!”

“嗯!侧妃娘娘呢?”

“回二爷,侧妃娘娘在屋内跟二奶奶说话。”

外面声音落下,门推开,蔺安走进来,看到蔺纤画脸上扬起笑容,“画儿!”

“爹爹。”

“跟蔺芊墨聊的怎么样?”

听到这话,蔺纤画语气不愉,把事情重述了一遍。

蔺安听完,倒是一点儿意外之色都没有,只冷着脸道,“看来那些有的没的,你祖父肯定有跟蔺芊墨说了不少。什么国公府绝对不会和任何一个皇子表示亲近,让我们最好不要意图用蔺芊墨做引子之类的…。哼,搞得蔺芊墨也越来越滑溜了。”

上次蔺安不过就是跟蔺芊墨说了一句,让她和画儿相互绑成,就被蔺昦狠狠的训斥了一顿。说他口舌无忌,可在蔺安看来,却是蔺昦现在是越来越胆小,不过就是一句话,就能把他吓成那样。由此蔺安也明白了,他想成就大事儿,蔺昦这个爹是指望不上太多了。

蔺纤画听了蔺安的话,冷声道,“不是滑溜,而是越来越傲气了。”

蔺安听言,劝慰道,“画儿你这想法可是要不得,爹爹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在大事儿未定,大局未稳之前。蔺芊墨可是你最好的助力,在她面前你可是不能耍什么小性子,更不能跟她闹出什么不睦的传闻出来。本来你现在的身份都不及二皇子妃,若是再跟蔺芊墨有了间隙,那对你可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。”

“爹爹说的我都知道,可蔺芊墨…。”蔺纤画不忿道,“那完全不把我看在眼里的态度,也太恼人了。”

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成大事儿者何惧小节,你不能只看眼前。以后日子长着呢!等到事成了,她巴结你的时候多了去了。到时候怎么对待她,那还不是随你的心情呀!所以,眼下该忍耐的一定要忍耐,因小失大的事儿可是绝对不能做。明白吗?”

蔺纤画听了,吐出一口浊气,巴结人的事儿她从来都不爱,不过为了以后的荣华富贵,无上尊荣,她愿意忍耐。忍的一时之气,换的一世尊贵,倒是也划算。

“我知道了,爹爹你放心吧!我会好好跟蔺芊墨相处的。”蔺纤画说着,皱眉,担心道,“不过,就蔺芊墨现在这种态度,要让人相信我和她关系友好无间,怕是没人会相信。”

“相不相信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和蔺芊墨的关系在这里摆着,你们都是蔺家女儿,是亲堂姐妹那是改变不了的事实。”

蔺安说着,微微一顿,意味深长道,“而且,若是你一直跟蔺芊墨示好,表示亲近,而她却总是目中无人,冷漠以对。那么,时间久了,日子长了,外人看的多了,蔺芊墨一个嚣张,冷傲,漠视堂妹,无视二皇子侧妃的各种非议定会成出不穷,到时候也够她喝一壶的。”

蔺纤画听着,眼睛渐渐亮了起来,脸上也露出笑容来,饶有趣味道,“蔺芊墨越是冷傲,我就越是温善,蔺芊墨越是对我不屑一顾,我就是越是表示出姐妹情深…。”

“没错!”

“如此一来,人们对蔺芊墨有多讨厌,对我就有多亲善。用蔺芊墨的冷情,成就我的美名!”

蔺安听了笑开,“画儿果然聪明,爹爹只提点了一句,你马上就知道通解整个意图了,不错,不错…。”

蔺安的夸赞,让蔺纤画笑开来。

胡氏听着他们父女两个的对话,眉头却是不由皱了起来,忍不住道,“若是能得到这样的结果固然是不错。可蔺芊墨她真的会被我们牵着鼻子走吗?还有郡王爷,他对蔺芊墨可是很在意的,要是真的那么做,到时候凤郡王会不会…。”

胡氏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蔺安不耐打断,“蔺芊墨若是不想被牵着鼻子走,那就老老实实跟画儿表现出一副好姐妹的样子。同是蔺家女,这层关系她撇不开,若是不想人看笑话,她就只有这一个选择。”

胡氏听了动了动嘴巴,总觉得这话说的有些片面,可一时又找不到话来反驳。而且,她说的太多了,蔺安,蔺纤画肯定会觉得扫兴,会不高兴。想着,胡氏又把嘴巴闭上了。

见胡氏说不出话来了,蔺安越发觉得他想的没错,继续道,“至于郡王爷,他对蔺芊墨就算是再在意,也不可能时刻都跟在她身边。而且,女人之间的事儿,他一个大老爷们若是参合进来,那未免失了风度。想来这种事儿凤郡王也绝对不会去做。再说了,画儿身后站着的还有二皇子呢!若是要轮辈分,凤郡王他还得叫画儿一声堂姐…。就这错综复杂的关系,凤郡王也不敢轻易出手,不然必定招人非议。”

蔺安话说完,胡氏不说话了,只是心里还是不安。可蔺纤画却是彻底安心了,不管如何,蔺芊墨就是不能拿她如何…。如此还担心什么呢!

酒楼

蔺芊墨对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,那是胃口大开,吃的那是一个欢腾!

看着蔺芊墨那吃相,蔺毅谨嘴角含笑,眼中满是宠溺,跟墨儿一起吃饭,总是感觉饭菜特别香,连烦恼都想不起来了。

“这家饭菜味道真不错!”蔺芊墨边吃边点头。

蔺毅谨听了笑了笑,“但凡是吃的,你都没觉得差的。”

“谁说的!”

“难道不是!每次跟你一起吃饭,就没见你挑口的。”

“不挑口那是因为都不错。特别在吃过郡王大爷的饭菜后…。”蔺芊墨摇头,“更是觉得这天下都是美味。”

“凤璟的饭菜做得那么差?”

“他做得根本不能称之为饭,简直就是毒!吃了以后我还活着,那都是一种奇迹呀!想想那几天,真是把把辛酸泪…。”

蔺毅谨特别愿意听蔺芊墨吐槽凤璟,听起来特别的顺耳,开胃。伸手为蔺芊墨夹了一块鱼放在她碟子里,颇为殷勤道,“来多吃点儿…”

“好!”

“关于郡王爷的缺点,短处也别藏着掖着,多说点儿。哥哥我帮你分析分析!”

蔺芊墨听了,嚼着鱼块,看着蔺毅谨,别有意味道,“这句话曾经凤大爷也说过。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问我你特别喜欢什么,让我多说点儿。”

闻言,蔺毅谨眉心跳了跳,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我感觉,我若是说了,他肯定会给你送点儿完全相反的东西过去。比如你吃不得的辣椒,比如找人脱光你的衣服画个裸体图什么的…。”

随着蔺芊墨的话,蔺毅谨面皮抖的越来越厉害…。蔺芊墨说完,蔺毅谨头上冒出一层薄汗,后背发冷。

蔺芊墨看着蔺毅谨笑了笑道,“在这一点上,你和凤璟倒是格外一致,对于对方的短处尤其感兴趣。”

“所…。所以呢?”

“所以你们自己各自去发掘吧!我可是不参合,我就等着看戏了。”

蔺毅谨听了,可怜巴巴道,“墨儿,你可是我妹妹!”

“当时凤璟也是这么说的。墨儿,你可是我娘子…。”蔺芊墨说完,饶有趣味道,“这么一看,你和凤大爷还真是挺合的。可惜,一个是大舅子一个是妹夫,这辈子除了亲戚情分,是没别的缘了,不然…。”

“墨儿,别说了。饭菜都要凉了赶紧吃吧!”

“我吃饱了!”

“呃…。”

“想不想听听赵四小姐的事儿。”

“洗耳恭听!”

蔺芊墨放下筷子,换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软椅上,开口,语气漫不经心,不疾不徐,听不出一丝情绪,“赵四小姐——赵妍,年方十五,花一般的年纪。年华正好,样貌也佳,面如花,身如柳,含苞欲放,芬芳动人,并多才多艺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家世,外貌,才艺,端看这些赵妍确实不错,一朵惹人怜爱的娇花!”

“其实呢?”

蔺芊墨听了没答,淡淡一笑道,“其实在我被驱逐之后,你受伤之前,蔺恒曾差点给你顶下门亲事儿,你可知道?”

蔺毅谨凝眉,摇头,遥想,“我只记得那个时候他曾说过我年纪不小了,该定亲了之类的话。可后来…。在我受伤之后就再没提及。”

蔺芊墨笑了笑,带着一丝寒意,眸色亦暗了几分,“你可知道当时蔺恒欲给你定下的是哪家女儿?”

“是谁?”

“不是别人,正是那位即将入三皇子府的赵二小姐!”

闻言,蔺毅谨脸色几经变换,有些紧绷。竟然还是赵家?

“其实蔺恒之所以如此中意赵家,并不是因为赵家有什么了不得存在。只因他们家最合适。当时赵大人还不是尚书大人,而哥哥作为韩暮云的儿子,蔺恒不中意的嫡子,他自然不想你有一个得力的岳家,到时候帮着韩暮云压他一头。继而,赵二小姐这个样貌上品,家世不上不下的女子自然而然的入了蔺恒的眼。”

“父亲倒是用心良苦。”清楚蔺恒的用意,蔺毅谨除了感到一丝嘲讽之外。其他,再无任何感觉。

“确实!给你一个貌美的妻子,迷着你的眼,让你已经忘了去计较什么家世了。而且,就算你要计较,肯定也会被蔺恒说一句,没出息,没志气,说你妄图依仗女人走仕途…。”蔺芊墨说着,摇头,“在坑儿子这方面,蔺恒绝对是个中高手。”

“可惜他的这份用心,却因我的伤残无疾而终了。如此,我也算是因祸得福吧!”蔺毅谨自嘲道。

“其实,赵家之所以会否决这门亲事儿,除了你的受伤之外,最大的功劳还要归结于赵四小姐!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凭着赵家当时的地位,蔺恒若是真的来个以势压人,赵家那也只能哑巴吃黄连,不应也得应。只可惜,蔺恒怕被人病垢当时沉默了,而赵四小姐在赵家犹豫间,蔺家沉寂间,却是大肆把你受伤的消息传播了出去,眼瞎,腿残,无能,不能人道等等,各种极端的字眼,当时她没少渲染…。”

“她倒是护着她姐姐,生怕她姐姐嫁给我这样的残疾之人呐!”

“不,她做这些的目的可不是要护着她姐姐。而是当时蔺恒去赵家议亲时,那目下无尘的态度,让这位赵四小姐不愉快了吧!蔺恒摆出那种高姿态,本意应该是想给你拉仇恨,可没想到却让赵妍记恨上了。所以,在你出事儿后,才有那落井下石,狠命去踩一脚的作为。”

“蔺恒真是为好父亲,女人果然不能得罪!赵妍这样的女人绝对不能娶。一定要想办法拒了,至于其他,我们还是不要再跟她接触比较好。”扒光她毛什么的,没那个必要。

蔺芊墨听了,看了蔺毅谨一眼,“若只是那些,我倒是可以揭过。但是,其后赵妍做的事儿却是让人不能忍受,若是不把她变成鸡蛋,那我就太圣母了。”

“还有其后?”

“其后,在你出事儿以后,万念俱灰之时,祖父曾意图给你找一个良家女子为妻,盼着你能生下一男半女,让你后继有人,人生也生出点儿盼头,不至于做出什么傻事来。这并不是秘密,想来你应该知道。”

“嗯,我知道!”当时虽感激蔺昦的一一片苦心,可他却没同意。

“祖父没藏着掖着,赵妍也很轻易的就知道了,并且找到了当时那个女子,当晚让人取了她的清白,事后不许她说,并胁迫她继续于你为妻…。”

这明摆着是要蔺毅谨戴绿帽子!

蔺毅谨脸色有些发青,蔺芊墨眼眸越来越冷,“可惜,那个女孩胆子小,不敢欺骗蔺家,又不堪受辱,事后自缢身亡了。赵妍得知消息后,即刻散播你克妻谣言…。”

蔺毅谨听完,心里冒火,面色发黑,咬牙,“这等恶毒的女子…。把她变成鸡蛋都便宜她了。”

“确实如此!而且,我现在怀疑,蔺恒之所以再次找到赵家,应该是查到了过去那些事。毕竟,赵妍做下事情并不是天衣无缝,我能查得到,蔺恒自然也能查的出。”

蔺芊墨说着,无意识转动茶杯,幽幽沉沉道,“而蔺恒查到这些事之后,本意上应该是用来胁迫赵家,想让赵家成为他的一个助力,为他效力。至于你和赵妍的亲事儿不过是一个互惠互利的引子。如此,赵大人就能名正言顺的帮蔺恒说话。只是没想到,刚巧碰到赵二小姐要入三皇子府的时间…。如此,这样一种关系链在不经意间形成了。”

蔺毅谨说完,对蔺恒这位父亲,连讽刺的话都懒得说了。只是疑惑道,“关于我的那些流言为什么我一点儿不曾听到?”

“被祖父压下了,又加上我回京之后发生太多事儿。流言也是后浪压前浪,关于你的事儿已消散,再加上你身体已恢复,部分留言也算是不攻自破。”

蔺毅谨听了沉默。原来在他消沉间,曾发生过这么多的事。

沉寂过后,蔺毅谨看着蔺芊墨道,“关于赵妍,你打算怎么处置!”

蔺芊墨听了,轻轻一笑,抿了一口茶水,“关于修理她的办法我多的是,正在琢磨用哪一种更合适…。”

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“这个嘛…。”

蔺芊墨的话还未说完,门忽然打开,看到来人,蔺毅谨彻底没胃口了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