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谋害杨氏的人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璟走进来,完全无视蔺毅谨的存在。直接在蔺芊墨身边坐下。

蔺毅谨看着,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。世上最悲哀的事儿莫过于,你做好了膈应某人的准备,但那人却无视了你,一个人的战斗,孤独的令人抑郁!

“可吃好了?”

“吃好了!”

凤璟听了,拿起蔺芊墨用过的筷子,端起她剩下的半碗米饭吃了起来。

“还没吃饭?”

“习惯了跟你一起用饭!”凤璟说的自然而然,表情亦是清清淡淡。

蔺毅谨却是听到胃里发堵。

蔺芊墨:…。呵呵呵!这话她听着倒是悦耳,不过,蔺哥哥听着应该就有些刺耳了。看他表情,完全便秘状了!

凤璟吃了两口,看着桌上的菜,淡淡道,“没有我爱吃的酸菜鱼!”

“凤英,跟小二说一声,做份儿酸菜鱼还有香菇菜心过来。”

“是!”

蔺芊墨交代完,凤璟不说话了,默默用饭。蔺毅谨直直盯着凤璟,试图用眼神盯的他吃不下饭去。这厮当他不存在也就算了,还肆无忌惮的当着他的面秀恩爱,太气人了!

蔺芊墨托着下巴,笑眯眯的看着身边的两个男人,看他们一个不屑,一个不忿的样子,真是越看越可爱…。只是,蔺芊墨这好心情并未维持太久…。

“掌柜的,请问郡王妃可在楼上用饭吗?”声音透着不容忽视的急迫,焦灼。

掌柜的未大,反问,“你是谁?”

“小的是蔺府的下人,有紧要的事儿求见郡王妃!”

“哦,郡王妃还未用完饭,你先在这里稍等下吧!”

“掌柜的,小的真的是有要紧事儿要见郡王妃,求你让我上去吧!”

“这个,我可是做不得主…。”

“要求见郡王妃的是小的,若是有什么…。那也跟掌柜的无关,小的会一力承当…”

掌柜的听了仍然犹豫不决。

听到楼下的声音,蔺芊墨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,蔺毅谨起身,“我下去看看…。”

蔺毅谨站起来,凤英走了进来,“主子,夫人!”

蔺芊墨看着凤英问道,“楼下下人是哪个?”

“蔺毅慎身边的小厮。”

闻言,蔺芊墨心里产生不好的预感,“让他上来!”

“是!”

蔺毅谨凝眉,神色不定,“难道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或许…。!”若是无要紧的事儿,蔺毅慎不会打发人到这里来找她。

片刻,凤英带着满头是汗,气喘吁吁的小厮走了进来。

看到蔺芊墨,凤璟,蔺毅谨等人,小厮二话不说,噗通就跪了下去,“给郡王爷,郡王妃…。”

蔺芊墨打断小厮的话,直接道,“大公子让你过来的?”

“是!”

“什么事儿?”

小厮也顾不得其他,快速道,“大少奶奶摔着了,可相爷刚好进宫了,这会儿不再府里,少爷让我过来求求郡王妃,求郡王妃请个御医过来,给大少奶奶看看,希望能救的大少奶奶和她肚子里的孩儿一命…。”

小厮话出,蔺毅谨心头跳了跳,反射性问道,“大少奶奶怎么会摔倒?”

据蔺毅谨所知,杨氏可是害羞,安分的很,平日无事儿都在自己院里待着,极少出来。在自己院子中,怎么会突然摔倒…?她怀着身子,不像是那么不小心的人?

小厮脸上表情几经变换,最终,垂首道,“是…。是给二皇子侧妃请安的时候,不小心…。摔倒了…。”

闻言,蔺毅谨面色沉了几分。

凤璟看向凤英,“进宫带个御医去蔺府。”

“是!”凤英领命,飞身离开。

小厮俯身,叩首,感激,“谢郡王爷,郡王妃!”

“你先回去吧!告诉大公子,御医一会儿就到。”

“是!”小厮从地上爬起来,飞快离开。

屋内沉寂下来。

片刻,蔺芊墨开口,面无表情,声音幽幽沉沉,“杨氏肚子里的孩子已近五个月了,跟柳絮那个时候的月份差不多…。”

这个月份出事儿,是搏命!孩子命悬一线,母亲生死命悬!

凤璟听了,淡淡开口,“要去看看吗?”

蔺芊墨看着凤璟,眼眸明暗交错,似火似冰,“我不是已经帮她请了御医了吗?接下来是死是活,要看的就是她自己的造化了!她活了,我得一份感激,她死了也跟我无关。”

凤璟静静看着蔺芊墨没说话。

蔺芊墨淡淡一笑,眸色越发沉暗,墨黑一片,“而且,若是杨柳不幸母子同去。那么,蔺毅慎与二房之间的仇恨就彻底形成了。从此他将不折手段,不遗余力,不死不休对二房宣泄他恨意。从此也会成为我绝对的助力。有的时候仇恨的力量,比那份感激会更持久,更有力道。这样,对我也算是一件好事,如此我又何必去多管闲事儿,在意杨柳母子的死活呢?”

“墨儿…。”蔺芊墨这种理智,冷情,近乎无情的话语,蔺毅谨却在其中听到了一层深沉的愤怒。他可以确定,蔺芊墨现在所说的,却不是她想要的。

凤璟听完,淡淡道,“未能救活柳絮母子,你可是一直感到遗憾?”

蔺芊墨闻言,垂眸,眼帘微颤,“我不知道是不是遗憾,只是,关于汶山的回忆,柳絮是我不愿想起存在,那血色的一幕,那种悲壮,生死同归,我不喜欢!”

仁医仁心,她不是!生死她看过太多已有些麻木。黑暗的事儿她也经历过太多,同情,怜悯她早已没有。

只是,唯有对孩子,蔺芊墨有一份特别的敏感。因为孩子那份纯净,襁褓之中那份柔软和无邪,那种美好,纯善,令人忍不住会心一笑。

对孩子,无法视而不见,无法轻易斩杀!

蔺芊墨觉得这种敏感,犹豫并不好,会惹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而且,孩子小的时候都是良善的,可长大以后却不尽然,谁知道她一时的心软,救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出来。若是跟赵四那样的,她肯定会后悔的想剁手。

看着蔺芊墨紧皱的眉头,凤璟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,他喜欢蔺芊墨这样的犹豫。她不良善,但为人总是有一份底线,而蔺芊墨的底线,就是从来不用无辜之人的性命去谋算。

蔺家

杨柳面部扭曲,脸色雪白一片。那种痛苦难以隐忍,压抑不住,痛吟无意识低吼出声,身下血红不断增多,让人触目惊心。

“大公子,请赎小的无能…。令夫人现在的情况,小的实在是无能为力…”大夫白着一张脸,对着瘫残在软榻上,脸色黑青,杀气腾腾的蔺毅慎,忐忑不安陪小心。

听到大夫的话,蔺毅慎眼睛泛红,怒火翻涌,难掩。二姨娘孟怜儿眼泪不停,呜咽出声,紧紧握住杨柳的手,紧声,慌乱,束手无策,只是不断安慰,“柳儿你别怕不会有事儿的,不会有事儿的,郡王爷已经派人去宫里请御医了,相信很快就会回来,你再忍耐一会儿,再忍耐一会儿…。”这话是说给杨柳听的,更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蔺毅慎的身体情况,想再有孩子,孟怜儿都不敢确定,所以,杨氏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能有事儿。

杨柳能听到孟怜儿的声音,但却是完全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,那股深沉,难捱的疼痛,已经让她意识开始模糊,眼泪外溢,是疼,也是怕,“相公,相公…。”

“我在,我在这里…”

杨柳还是听到了蔺毅慎的声音,却同样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,只是确定他在,让她泪水流的更凶猛,满满的无助,惧怕,“相公,对不起…。”

一句对不起,蔺毅慎眼眶瞬时红了,面皮抖动,心潮如涌,那奔腾的怒火差点喷涌而出,但却被他用力压下了,那股恨怒,他不愿在杨氏的面前表现出来,梗着脖子,声音微微发颤,“这不是你的错,是我的错,是我一时的疏忽大意才让你遭遇了这些…。要说对不起也该是我说!”

“相公,孩子,我们的孩子…。”杨氏的手,紧紧的护着肚子,表情沉痛。

“孩子会好的,你也会好的,我保证,别怕…。”

杨氏听着蔺毅慎的声音,感觉越来越远,她已无说话的力气,眼前阵阵的黑暗,身上极端的痛意,让杨柳除了害怕,更多的是后悔…

她后悔没护好孩子,亦后悔有些话从来不曾对蔺毅慎说过。

虽然蔺毅慎身体是不健全的,曾经知道要嫁给他为妻,她也极致的不安过。可后来,她却是欢喜的,因为蔺毅慎并未因身体的残疾,而变得极端,扭曲,暴虐。

相反的他反而很温和,很体贴,很疼她,那种好,让她心安,让她喜欢,亦感到幸福。

她是喜欢他的,可她却因为害羞从没说过,但她自己却很清楚。她喜欢蔺毅慎,她很高兴怀了他的孩子,她期待他们孩子的出生,可现在…。

看到杨柳眼睛闭上,孟怜儿脸色变了,“柳儿,柳儿…。”

蔺毅慎脸色发白,心口紧绷成弦,稍微碰触即刻就断掉…

“公子,御医和郡王妃…。”

丫头的话还未说完,蔺芊墨和一个一身太医打扮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。

看到蔺芊墨和太医,孟怜儿即刻跪倒在地,哭求,“求郡王妃,太医救救我的孙子,救救我儿媳…。”

蔺毅慎心口却是绷的更紧。这太医是最后的希望,若是他也无能为力,那…。蔺毅慎接受不了。

“凤英带二姨娘和大公子下去。”蔺芊墨淡淡开口。

“是!”

“让我留在这里吧,我可以帮忙…。”孟怜儿急声开口。

蔺芊墨未说话,静静的看着蔺毅慎。

这个时候,考验的是信任,托付的是杨氏和她肚子里孩子的性命。

若是蔺毅慎无法绝对的相信她,那么,她只能袖手旁观,不会出针!

她愿意试着去救杨氏,但,她却不愿在孟怜儿和蔺毅慎的面前露出她最后的底牌。她会医术,且医术非同一般,她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。

蔺毅慎若是无法相信她,那么,她又如何能信任他!这是相互的…。她对孩子的存在一份心软,却也不是完全没有条件。

蔺毅慎看着蔺芊墨,沉默,眼底划过各种颜色。

这一刻的沉寂,有些紧绷,有些奇异,诡异。

但却未持续多久,因为杨氏的情况不容耽搁,这点儿蔺毅慎最是清楚,他耽误不起。

“对你,我既已许诺永不背叛。那么,从这一刻起,我亦愿意试着去绝对的信任。”蔺毅谨说完,看着那位年轻的太医开口,声音沉重,眼中带着一丝湿意,还有最厚重的请求,“我的妻子和孩子,就拜托你了,求你一定要尽力救救她们,我拥有的已不多,已承受不了失去…。”

“慎儿…。”孟怜儿低泣出声。蔺毅慎这一刻的脆弱,在他曾残疾之时,二姨娘都未曾见过。也因此,才分外让人痛心。

“你放心,我会竭尽全力!”

“谢谢!”蔺毅谨重重低头,鞠躬,“娘,走吧!”

“好…。”

蔺毅慎和二姨娘出去,门掩上,凤英守在门口。

凤璟,蔺毅谨均站在门外。

一院子的人,却无人开口。

屋内,蔺芊墨把一颗药丸放入杨柳的口中,转头对着那年轻太医——李志,开口,“开始吧!”

“好!”李志点头,看蔺芊墨手中银针闪现,那久违的熟悉感,让李志心口微微一颤,眼神却不由柔和下来,心也随着踏实下来。

蔺芊墨——无论是过去的赢浅,还是现在尊贵的郡王妃,她都未曾改变,一如最初,冷情却又温暖。

*

“你说什么?太医来了,郡王爷和蔺芊墨也过去了?”蔺安听完小厮的禀报,本就难看的脸色染上一抹紧绷。

“是!”

胡氏更是有些慌了,“那太医肯定是郡王爷和蔺芊墨请来的。没想到蔺芊墨对蔺毅慎的关心竟然不是表面的虚和,而是真的。”胡氏说着,越发坐立难安,揪着帕子,紧张道,“这么一来的话,搞不好蔺芊墨会为蔺毅慎撑腰也不一定,要是这样…。他们一定会找画儿麻烦的,老爷这可如何是好呀…。”

胡氏的话,还有她那六神无主的样子,让蔺安更加心烦意乱,张口既骂道,“出了事儿就会问怎么办,怎么办,你自己没脑子吗?自己就不会想想办法吗?”

胡氏抿嘴,嗫嗫,心里却觉得憋闷,愤然,腹诽;出了事儿她就会问,那他呢?看他那样子也是束手无措的,就会凶她…。

一边沉这一张脸的蔺纤画,听到这对话,气恼又气闷,“你们都急什么,我不是都说了嘛!对杨氏我什么都没不曾做过,她突然摔倒安是她自己不小心,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”

“娘自然是相信你的。可关键是要郡王爷和蔺芊墨也相信才好呀!”胡氏焦躁道。

蔺安抿嘴,其实对于蔺纤画所说的,他自己都是半信半疑的。就凭这些日子蔺纤画在大房那边的骄傲,嚣张样儿,若是说她因今天心里一时不快,忍不住拿杨氏撒气什么的,也不是不可能。只是,这种想法,蔺安是一点儿不敢显露出来。

不然,不止蔺纤画要倒霉,他这个做爹的也是难持其咎。

听到胡氏的话,蔺纤画气恼道,“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相信我。再说了,蔺芊墨不是很能吗?是不是我害的,有本事她就去查,我就不相信,她敢把这屎盆子扣在我这皇子侧妃的头上。”

看着蔺阡画那蛮横的样子,蔺安眉头不由皱了起来,神色不定。

胡氏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,办法她想不出,蔺纤画她也管不了…。除了干着急,胡氏发现竟然无事可做了。

凤家

肖氏看到只身一人回来的丫头,眉头皱起,“郡王爷和郡王妃呢?”

“回大奶奶,郡王妃有孕的庶嫂子忽然出了意外危在旦夕,现在郡王爷和郡王妃都在蔺家看着,暂时回不来。”

听完丫头的禀报,肖氏眉头皱的更紧了,面色也有些发沉。一个庶嫂子,半个奴才的身份,值当他们一个郡王,一个郡王妃在跟前守着吗?而且,庶出贺嫡出之间的关系真的那么这么亲近吗?

看不上杨氏的身份,这思想也不由歪处想去,变的狭隘。凤璟,蔺芊墨如此,不会是知道她找他们是为何事儿,所以才找了这么个借口,故意躲着她,也顺便让凤嫣多受几天的罪吧!

想着,肖氏脸色越发难看起来。

一边的丫头看着肖氏变幻不定的神色,低头,一句不敢多言。

***

屋内的人为救人,争分夺秒,总觉得时间流逝的分外快,生命分分钟都会在手里逝去之感。

而门外的人却是正好相反,时间慢的犹如停滞,那淡淡飘散出的血腥味,更是让人透不过起来,感到窒息!

蔺纤雨静静站在一旁,不着痕迹的看着院中众人的表情,看着眉头紧皱的蔺毅谨,看着面色寡淡的凤璟,看着面色苍白紧绷的蔺毅慎,还有满眼泪花,满脸担心的孟怜儿…。

看着这些人,再想屋内的蔺芊墨,蔺纤雨感到特别的怪异。嫡出的蔺毅谨,蔺芊墨和她们一直都是敌对,势不两立的关系。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忽然就变了。

她大哥和蔺芊墨变得亲近起来!

蔺毅谨和蔺毅慎也不再相互仇视!

包括现在,杨柳出事儿,蔺毅谨和蔺芊墨也毫不犹豫的站在了他们这边。

这一切的一切,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作假的。他们不再是仇敌,而是家人一般…。

只是,这样的转变,蔺纤雨总是觉得奇怪,却又找不到原因。大哥说,他们依附蔺芊墨而活,以后都要以她为尊。

可大哥这种依靠蔺芊墨的想法是不是太太真了些?过去那么多是是非非,蔺芊墨会让他们依靠吗?

蔺纤雨无法确定。她唯一肯定是,这种让二房欺辱,却无力反抗,只能依附,巴望他人来帮忙主持公道的感觉,实在是糟糕透了…。特别那个人还是曾经处处不如她的蔺芊墨。这让蔺纤雨觉得难堪,心里有太多过不去的坎儿…。

在蔺纤雨思索不定间,一个时辰悄然过去…。

蔺毅慎神经已紧绷到了极致。孟怜儿已不抱什么希望。

凤璟的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,一个时辰,太久了些,那丫头刚才吃的饭肯定全部都消耗掉了。

在几人心思各异间,门,终于打开了…。

李志看起来略显疲惫,蔺芊墨却是看不出什么。

“太医,情况如何?”蔺毅慎开口,声音干涩一片。

孟怜儿心口砰砰直跳,紧紧看着李志。

李志看着他们,缓缓点头,“已无大碍…。”

闻言,已不抱希望的孟怜儿不由愣住,怔怔道,“太医,你的意思是,救回来了?没事儿了?”

蔺毅慎也不由重复回道,“是真的?”

“嗯!以后好好养着,再吃几天的药就行了。”

确定了,肯定了。

孟怜儿喜极而泣,“慎儿,你听到了吗?没事儿了,没事儿了…。”

“太医,谢谢你。”蔺毅慎说完,看向蔺芊墨,“墨儿,谢谢,这份恩情我会记住…。”

蔺芊墨笑了笑,道“这个你不用说,我也会记得向你讨的,好了,进去看看她吧!不过,别说太多,她还要多休息。”

“嗯!”

“走吧!”

凤璟点头,牵着蔺芊墨的手离开。

蔺毅谨看着李志,微笑道,“这次辛苦李太医了,请喝杯清茶,歇息一下再走吧!”

看着随着凤璟离开的蔺芊墨,李志心里有些淡淡的酸涩,脸上却是什么都没表现出来,对着蔺毅谨温和一笑,点头“那就麻烦二公子了。”

“不麻烦,请!”

“好!”

几人离开,被忽略的蔺纤雨在院子中站了一会儿,转身往自己院中走去。

出了蔺家,回凤家的途中,蔺芊墨在那晃晃悠悠的马车上就睡着了。

医治人是特别耗费精神的活,这会儿松懈下来,不觉就感到累了。

凤璟把蔺芊墨拦揽在怀里,淡淡开口,“去庄上!”

“是!”凤和应,凤英轻声开口,“大奶娘一直在等着主子和夫人。”

肖氏找他们作何,不用细想也知道。

凤璟没什么情绪道,“让凤卫带她过去。”

凤英听言,垂眸,“是!”

肖氏如愿了,可随之儿来要面对的是什么,就难说了!

***

蔺芊墨醒来时,已是傍晚十分,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致,蔺芊墨有瞬间恍惚....

“醒了?”

听到声音,看着正靠在软榻上看书的凤璟,蔺芊墨轻轻一笑,“吓我一跳,刚才我还以为自己被人卖了呢?”

“是准备卖了,可惜没人买,只好又带回来了!”

“那些人真是有眼不识金,看来这世上有眼光,只有我相公一个呀!”

“你说的没错,听到你说好听的,我确实会犯晕!”

蔺芊墨听了眨眨眼,而后明白什么,瞬时笑开,“这会儿晕了吗?”

“晕了!”

闻言,蔺芊墨伸手,“拿一千两过来,让我也晕一下。”

“给你银子让你买话本吗?”

“看话本增长见识,不好吗?”

“光看,不实践,不好!”

“我想实践来着,可你不是不喜欢吗?”

“坐老虎凳,抽小皮鞭,滴辣椒水,这些歪门邪道,无法喜欢。”

“可看起来很刺激呀!”

凤璟听了,看了她一眼,重申,“以后话本不许看了!”

“不看就不看,我可以自己想象!”

“想象?”凤璟声音沉了几分,“我无法满足你?”

蔺芊墨:.....“我饿了!”

蔺芊墨话落,凤璟开始解衣服带子,脱衣服。

蔺芊墨:.....“我肚子饿了!”

凤璟听了,手却不停,淡淡道,“吃饱一样再说一样,一起来我没办法!”

“凤璟,你少来....”

“多余的话你就不用重复了,你只需明白,我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其目的就是要办了你就行了...”

这理直气壮耍无赖的霸道举动,让人有些忍俊不忍,蔺芊墨咯咯一笑,伸手拉过凤璟,翻身把他压在下面,笑眯眯道,“既然如此,本夫人今天就不客气了!”

“不用客气,一定要吃干抹净。”

“什么吃干抹净,我要先奸后杀!”

“小生今年才十八,娘子手下留情才好呀!”

“闭嘴吧你!”

“娘子越来越凶悍了,不过,我喜欢...”

翌日

蔺芊墨醒来,凤璟已不见了踪影!

蔺芊墨抚着酸软的腰身,呲牙,“吃了就跑的无良男人!”

“夫人,你醒了!是先沐浴,还是先吃饭?”

蔺芊墨听了,看着凤英展颜一笑,“凤英,你真是我的宝!”

凤英轻轻一笑,“夫人也是属下的宝!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!”

“那以后我们两个过吧!”

“好!”

“以后我去买话本,你来看!”

凤英:.....“夫人你还有钱吗?”

“嘿嘿....小看我了不是。你家夫人我,除了吃之外,还有一项最大的才能就是藏私房钱。你家主子就是搜刮的再厉害,也挡不住我地下小金库。所以,你就放心的跟着我吧,保证不让你饿肚子。”

“如此属下就放心地和夫人狼狈为奸了!”

“哈哈哈...放心,放心...”

说说笑笑,洗过澡,填饱肚子,蔺芊墨问起了蔺家的事儿。

“杨氏的事儿可有结果了?”

凤英点头,直述道,“蔺相回去发了一顿火,蔺安交了一个丫头出去。说,蔺纤画的脖子上的珍珠项链忽然会断掉,由此致使杨氏踩到,摔跤的原因,都是那个丫头蓄意为之。而那丫头是孟姨娘身边之人...”

闻言,蔺芊墨无声笑了,饶有趣味。

“那丫头因二姨娘曾虐待过她,蔺纤画训斥过她。为此怀恨在心,才有了那等恶毒的心思,栽赃皇子侧妃,谋害杨氏母子,一箭双雕,抱的心中仇怨。”

“那丫头可招了!”

“招了!”

“倒是精彩!”蔺芊墨浅笑,“蔺安,蔺恒果然不愧是是兄弟,都无耻到了一定境界了。祖父怎么说?”

“相爷什么都没说,只是让夫人过几天回相府一趟。”

蔺芊墨听了没再说什么。

而蔺毅慎对于那已俯首认罪的丫头,对于蔺安那番屁话,完全当不存在。暗中向蔺芊墨借了几个人,已着手开始调查一切。

他蔺毅慎就是再残,再无能,也绝不能容忍有人拿他妻儿的命来祸害。

蔺芊墨身边的人,均是从凤卫中精挑细选出来的,能力自然非同一般。如此,不出两日,结果就放在了蔺毅慎的面前。

看着那最终的幕后黑手,蔺毅慎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凄厉,眼睛通红....久久无法言语。

这边,蔺芊墨亦是同时看到了结果,同时也沉默了下来。

关于杨氏的出事儿,蔺芊墨也做过不少的猜想。

蔺纤画看起来是最可疑的,可蔺芊墨却觉得并不是蔺纤画所为。

蔺纤画是傲气,张扬,却不是没脑子。

杨氏和她肚子里的孩子,妨碍不到她。而蔺纤画也应该清楚谋害杨氏对她没一点儿好处。特别还是那样直接的手段,若是传出去,蔺纤画除了得一个恶毒之名之外,说不得还会被二皇子厌弃。

所以,蔺芊墨想过是意外。也想过或许是二皇子府的某个心里泛酸的女人,想对付蔺纤画这才暗中谋划了一切,以此抓住蔺纤画的糟点儿,狠狠的踩她一脚。

蔺芊墨还想过其他,可却从没想过,暗中做着一切的人,竟然是他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