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碰之,不恕!伤之,必死!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郡王妃呢?”

“回主子,在院中!”

“二皇子可来过?”

“来了,不过,刚进府就被国公爷拉着去切磋武功去了。”木子回禀着,想到二皇子被国公爷拉着,那鬼哭狼嚎,直接认输的反应,忍不住嘴角又抽了抽。

二皇子认怂的太快,以后国公爷见到他肯定会兴致更高!

国公爷最大喜好,看到孬兵就手痒呀!

凤璟听了不再问,抬脚往他和蔺芊墨的院中走去,走到一半儿…。

“郡王爷!”

听到声音,凤璟顿住脚步,齐嬷嬷疾步走上跟前,俯身,请安,“老奴见过郡王爷!”

“何事?”

齐嬷嬷抬头,神色有些复杂,“老夫人让老奴请郡王爷过去一趟。”

看着齐嬷嬷的神色,凤璟眼睛眯了眯,却什么都没问,转身,往老夫人院中走去。

走到老夫人门口,就听到屋内隐隐传来低泣的声音。凤璟脚步不停,走进去…。

“璟儿来了!”

“嗯!”

听到那清淡的男声,低泣的声音,不由顿住。

“坐吧!”

凤璟点头在凤老夫人下首坐下。

屋内的几个人因凤璟的到来,一时沉寂下来。

凤老夫人神色犹如往常看不出什么,凤腾眉头轻皱,看起来心情不是太好,肖氏的情绪最为明显,那通红的眼眸,湿润的眼角证明刚刚哭过。

静默,片刻,老夫人打破沉默,直入主题,“璟儿,已经五天了,让凤嫣回来吧!”

闻言,凤璟眼帘微动,抬眸…

*

凤璟回到屋内,看到蔺芊墨正在写着什么,全神贯注的,连他回来都不曾发现。

“主子!”凤英上前,俯身,轻声请安,一副生怕打搅到蔺芊墨的样子。

凤璟看了抬手,凤英会意,无声退了出去。

“在写什么?”凤璟问着,随意看了一眼。满纸的圈圈,看不出什么规则,章法。

蔺芊墨转头,自然一笑,“没什么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在你快要把为夫遗忘彻底的时候。”

蔺芊墨听了抬眸,无赖的话她听过不少,可这矫情的话,凤璟现在可是极少说,通常他矫情的时候就说明…

蔺芊墨放下手里的笔,抬头看着他,正色道,“心情不好?”

“嗯!”

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“凤嫣怀孕了!”

这喜事儿,凤璟说的时候,那是眉头轻皱,语气带着满满的不满。

蔺芊墨听了,眨眼,而后明了什么,轻轻一笑,“恭喜你要做舅舅了!”

“我早已做舅舅了!”意思就是不稀罕。

蔺芊墨笑了笑,叹息道,“世事无绝对,凡是有万一这话果然说的没错。凤嫣受罚才刚开始,这尚方宝剑来了,母凭子贵,你这舅舅可是要退让了!”

蔺芊墨退让两个字一出,凤璟即刻把罪魁祸首拉出,开口就是一枪,直接定罪,“文忆敬,太不会办事儿!”

蔺芊墨听了,抵在凤璟胸前,忍不住低低笑开,凤璟这不满,好无道理呀!文忆敬默默为你点蜡。

“科举将近,仕途忧关,悬梁刺股尤显不够,可他竟然分心行那儿女之事儿。看来,他对于自己的仕途是完全不在意呀!”

所谓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没有也得有!毕竟,枪都出了,罪名那自然也必须有。

郡王爷心情不佳,对文忆敬尤其不满,作为贤妻这个时候要做什么呢?不用问,自然是一致对外,并同仇敌忾。

蔺芊墨抬头,双手叉腰,愤然道,“相公说的不错,这文妹夫是真不会办事儿。我家夫君这伟大的改造行动才进行到一半儿,他怎么就先把儿子给种出来了呢?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儿呢,怎么连点儿未卜先知的能力的没有呢!”

凤璟听了挑了挑眉。

看到凤璟的反应,蔺芊墨腹诽,看来火候还不够呀!

凤郡王心情未恢复,蔺芊墨继续数落文忆敬的不是,“你说,他这么干,有没有想过你这个大舅子的感受?让大舅子还怎么为他那美丽,贤惠,动人,并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好夫人撑腰,做主....他这妹夫做的太不称职了,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育一番。太不争气了...”

蔺芊墨一番滔滔不绝的安慰之言说完,凤璟淡淡开口,“听夫人一席话,再次发现夫人众多好,如此,甚是安慰!”

蔺芊墨听言笑开,捧着小脸儿,眨着毛茸茸的大眼,羞羞道,“夫君,总是能找到我说话的重点,我们真是心有灵犀,天生一对!”

凤璟听了,抬手在蔺芊墨挺俏的鼻子上捏了一下,眼中溢出点点笑意,“就是这脸皮厚了些!”

“没办法,天生的!所谓得天独厚,说的就是我这种!”蔺芊墨说着,对凤璟抛了一个媚眼,羞答答,麻哒哒道,“所以,能娶到我,夫君真是赚到了,我这脸皮比一般人厚太多了。”

“确实!”

“更重要的是,我这脸皮虽厚,可照样美的惊天地泣鬼神!”

“这点儿不容置疑!”

凤璟的回答,让蔺芊墨笑的只见牙不见牙,“我就喜欢相公这种媳妇儿说什么都是赞同的不理智态度。特别是这样完全不需要事实求是赞美,我尤其喜欢。甜言蜜语,讲究的就是妄言妄语....”

“关于这一点儿,我深得其精华!”

蔺芊墨拍手,积极响应号召,“那是绝对的!不光是这点,在其他方面我的相公近乎完美!我真有眼光,奖励自己一下。”蔺芊墨说完,踮起脚尖,在凤璟下巴上亲了一下。

凤璟眉头轻扬,眼角笑意流淌,随着道,“近乎完美?如此说来还有不够的地方?”

“是有!”

“说来听听!”

“说了你也改不了!”

“越发好奇了!”

“作为贤惠的妻子,满足夫君的一切问题那是最基本的守则!”蔺芊墨大言不惭一句,接着郑重道,“我唯一不满意的就是相公的身高,这差距...亲起来太费劲了。”

除了这个不满意,其他都很如意。潜在的说,凤嫣是否改变,其实她并不太在意。更不会因凤嫣,就对凤璟生出什么不满。

人生没有十全十美,十全九美也不错!

至于凤嫣,人生是她自己,她要怎么作,蔺芊墨不会去管,但她若是再挑衅于自己,那么,蔺芊墨也不会手软。

凤璟听了,伸手把蔺芊墨轻轻揽在怀里,什么都没再说。

在蔺芊墨的世界里,凤嫣就是再混那也跟风璟无关,她对凤璟的在意不会因谁少一分。

而在凤璟的心里,蔺恒就是再渣那也跟蔺芊墨没关系,他对蔺芊墨的情,不会因任何人而改变!

× × ×

凤嫣被放出来,未对蔺芊墨的心情造成什么影响。

而肖氏,却也并未因凤璟答应放凤嫣出来,心情就为此舒缓下来。反而比之之前,变得更加压抑,沉重,痛涩难抑...

因为凤璟在答应放凤嫣出来的同时,亦开口说道....

“凤嫣出来后,你就随着父亲一起出京吧!”凤璟说平淡无波。

肖氏听言,怔怔看着凤璟,又看了看老夫人,有些不明所以。老夫人不是说,不再让凤腾和她出京了吗?怎么....?

凤老夫人却是即刻明白了什么,心头一紧,转眸看向凤腾,眼中是不舍,心中却满是无奈。

凤腾听了,看着凤璟,眼底划过一抹复杂色,而后归于平淡。只是在看到老夫人眼中的不舍时,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,无声表示,他赞同,他挺好...

老夫人看着心口酸胀,默默移开视线,垂下眼帘。

看着肖氏怔怔不明的样子,凤璟表情寡淡,眸色深暗,“凤嫣屡教不化,这其中你有不可推卸的纵容之责!”

凤璟那直白的话出,肖氏脸色骤然发白,同时明白了所谓出京的真正含义:以前出京,是为凤腾养身体。而这次,却是因为她,为错,是被驱离!并且驱离她的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儿子!

明了,肖氏心口抽痛,眼泪瞬时掉了下来,有些不能接受,“就算这次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...可再怎么样,我也是你娘,凤璟,你怎么可以....!”

“做错,担责,理所应当,天下大理皆是如此。”凤璟看着肖氏,声音波澜不起,“为何你不能接受?难道因为是我母亲,我就要无条件的接受你犯的错?并护着你,让你持续是非不明,黑白不分,一错再错,直到铸成大祸!”

凤璟那完全指责,不留丝毫情面的话语,让肖氏脸色不由变得青白交错,难不成在凤璟的眼里,她这个做娘的就是如此的无能,甚至于一无是处?

这样的认知,让肖氏在伤心之余,也不由感到难堪,气愤,呜咽的声音,染上一抹尖锐,“什么黑白不分,什么是非不明!说到底,不过就是因为凤嫣不喜欢蔺芊墨,对她说了几句难听的,让你不高兴了。说明了,也就是因为我想带蔺芊墨去陵城,训导训导他,因此让你不满意了....”

肖氏说着,想起凤嫣那消瘦,苍白的小脸儿,想起她自己哭着自己洗手做饭的笨拙模样,那被肖氏压在心里的心疼,惊怕,此刻全部化作对凤璟的不满,随着迸发出来,人也越发激动起来。

对着凤璟,低吼道,“说来说去不就是那些事儿吗?可你,就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,就把自己的亲妹妹丢到那种地方受那种折磨,还把我逐出京城......凤璟,你为了蔺芊墨,才是是非不分的那个,对自己的妹妹和母亲做出如此极端的事情,这世上除了你,怕是再无第二个了...”

肖氏说完,抚着心口,沉痛,愤然道,“凤璟,你真是被蔺芊墨迷惑到,连良心都不要了!甚至连你自己的钱途的都不要了!难道你就没想过,你对我和嫣儿做的事儿,若是传扬出去,对你会有什么影响吗?你就不怕世人说你不孝,说你狠毒无情吗?”

这话是看在肖氏是凤璟母亲的身份上,或许可以理解为苦口婆心,用心良苦,而不是一种胁迫!

听完肖氏的话,凤老夫人眉头皱了起来。凤腾看了肖氏一眼,缓缓闭上眼睛,本欲为肖氏说的话,也默默咽下,沉默不言。

凤璟神色无一丝改变,淡淡道,“说完了吗?”

“你...”

“看来,对于凤嫣你除了疼爱,愧疚,纵容,却从不曾了解。”

肖氏听了抿嘴,“我是嫣儿的娘亲,我如何不了解。嫣儿她有的时候嘴巴是厉害了些,也冲动了些,可这也不过是因为她还小,人也单纯才会...”

肖氏的话还未说完,凤璟已不想听了,看了凤和一眼,“去把兰草带来。”

“是!”凤和领命飞身离开。

“兰草?”肖氏惊疑不定。文家的人不是说她忽然不见了吗?怎么...?看着凤璟,肖氏神色不定道,“你知道兰草在哪里?”

凤璟没回答。屋内一时沉寂。

片刻,凤和带着兰草回来。

看到兰草,肖氏紧声道,“兰草,这几日你跑到哪里去了?”

兰草看了肖氏一眼,“大奶奶!”说完,既不再开口。

“把你主子对你说过的话,给大奶奶重述一遍吧!”凤和面无表情开口。

“是!”

“什么话?”肖氏的疑问,在兰草的讲述中,慢慢明了,透彻,清楚....

兰草说完,凤老夫人面色黑沉一片,凤腾眉头亦是紧紧皱了起来,在知道凤璟对凤嫣那样的处罚时,凤腾就已猜想到,除了那些不中听的话之外,凤嫣肯定还做了别的。不然,凤璟绝不会那样修理她,可没想到....凤嫣所谋划的事儿竟然如此狠辣,极端。

肖氏脸色雪白,身体轻颤,摇头,拒绝相信,“不...不可能,不可能,嫣儿她绝不会做那样的事儿,不会的...”

“二小姐安排在大奶奶身边的人,属下还留着。若是大奶奶不相信兰草的话,属下可以把那人带来,让大奶奶再印证一次。”凤和没什么表情道,“当然了,若是大奶奶连那人也不相信,那么,让二小姐亲口承认的方法,也有很多!”

肖氏慌乱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!她不相信凤嫣竟敢做那样事儿,但....凤璟他从不撒谎,因为不屑!若是凤嫣没说过那样的话,凤璟绝对不会去污蔑她!

想着,肖氏脸色变得灰白,眼泪刷刷,捂着脸哭起来,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...呜呜呜...我以为嫣儿只是不喜欢蔺芊墨而已,没想到她...”

没想到凤嫣竟然想杀了蔺芊墨,并还借由她的口来铺开这一切....凤嫣在利用她!

看着痛哭的肖氏,凤腾叹了口气,看向凤璟,不回避他在其中的过错,“抱歉,都是我的疏忽!”若是他能多问肖氏一句,那么,让蔺芊墨随着去陵城的话,他一定会阻止肖氏说出。

凤璟听了,淡淡道,“在你们身边,我不曾安排人。但若再有下次,你们身边再无自己人。”

无自己人,只有凤璟的人。这是一种无形的圈禁。

凤腾点头,“我明白!”

同时也明白了,或许,凤璟刚才那句,让肖氏随着他出京,亦是对他的一种轻责。毕竟,若是单纯惩治肖氏的话,就不会把他也捎带上了。

清楚这点,凤腾不由扯了扯嘴角。

比起国公爷的霸道,凤璟的气势更添了一层绝对,绝对的强势,不容挑衅,哪怕是他们的父母都不可以。

凤家的当家人,就该如此。这样的儿子,凤腾该骄傲!只是,很多时候心情却很复杂。

“我对凤嫣的惩治,源于你们还在,介于事情还有回旋。若是已成实质,只要针对蔺芊墨刀出,无论结果,不论血缘.....凤嫣,必死!”

凤璟话出,肖氏顿时瘫坐在地上,哭声顿住,愣愣看着凤璟,眼中惊骇一览无遗。

凤腾心口一窒,一时说不清心里滋味。

凤老夫人无声叹了口气!

凤璟起身,垂眸,看着肖氏,淡漠道,“人总是有迈不过的坎儿,躲不过的劫。而蔺芊墨就是我迈不过的存在,看着她我觉得心里很满....她在心的位置,碰之,不恕,伤之,必死!从这一刻起,望你明白,切记!”

肖氏怔怔听着,已不知要说什么。

“对于蔺芊墨,我护的绝对,爱的绝对,或许也就因为这份绝对....”凤璟微微一顿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绝艳无边,嗜人心魂,令人游走于惊艳与惊心的边缘,而随着凤璟的话落,屋内几人,心口紧缩成团,眼眸震惊一片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