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花宴(上)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家

守在门口的丫头,看到赵夫人走进,赶紧上前,俯身,请安,“夫人!”

“嗯!你们小姐呢?可用过饭了?”

“回夫人,已用过饭了,在屋里歇息!,”

赵夫人听了,抬脚往屋内走去。

走进去,看到赵妍正懒懒的靠在软榻上逗着怀里的猫儿。看到她过来,动也没动,只是看了她一眼,继续抚着猫儿的耳朵把玩儿,不咸不淡道,“娘怎么过来了?”

看到赵妍那样子,赵夫人心里不由叹了口气,看来她跟蔺毅谨定亲这事儿,心里还在不痛快呀!

“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,你们都下去吧!”赵夫人开口,屋内的丫头,婆子,什么都没敢说,俯身告退。

屋内只剩下她们母女二人,赵妍率先开口,“娘又想跟我说什么?若又是蔺家的事儿,那就别说了,我已经听厌了。”

“妍儿,你听娘说…。”

“一个又瞎又残,连你二女儿赵惜儿都不要的男人,现在却要我嫁过去,还说什么最疼我,最宠我!真是可笑。”赵妍面色阴沉,眼中沉冷一片。

从赵大人赵烨和赵夫人刘氏,强硬要求她必须跟蔺毅谨定亲,无论她多么抗拒,反对,都未得回旋的那一刻开始,赵妍就对自己的父母产生了极端的抵触情绪。

特别想到,蔺毅谨还是赵惜儿不要的男人。这让赵妍更加膈应,也感到十分的难堪,窝火!比起赵惜儿,她赵妍是有多差,非要捡一个她不要的人来嫁。

在她爹娘的眼里,她赵妍是有多不如赵惜儿!非要这么作践她?

没错,嫁给蔺毅谨,在赵妍的心里,那就是作践她,是侮辱她!是一种耻辱。

“什么又残又瞎,娘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?他已经好了…”

“好了又如何!一个连庶子都斗不过的男人。足以看出他是有多窝囊。嫁给这么一个窝囊废,这一辈子我还有什么指望?恐怕只能靠看人脸色过日子!”

“妍儿,你想多了,不会那样的…。”

“不会?”赵妍嗤笑一声,满眼嘲弄道,“又想说,有蔺芊墨这个郡王妃妹妹在哪里站着,没人敢欺负蔺毅谨的是吗?”

赵夫人听了,动了动嘴巴道,“蔺毅谨本身也是有才学的,只要蔺相,凤家稍微帮衬一下,他…。”

“说到底还不是要依靠别人!这样就算是爬上去了,也是照样低人一头。有什么可炫耀的。”

赵夫人被噎了一下。

赵妍从小不但聪明伶俐,亦是伶牙俐齿,能说会道的。从前她可是当做优点来看的。可现在…。这份伶俐用到自己身上,赵夫人有些无力了。

都是疼大的,宠小的。赵妍是最小的一个,相比她的哥哥姐姐,赵氏对她不由就偏疼了几分。

本来让赵妍嫁给蔺毅谨,赵夫人心里也是不满意的。只是…。唉,这其中有太多不得不为之的原因,她就算心里不舒服也只得妥协,认同赵烨的安排。不然…

赵夫人眼底划过一抹晦涩,意味深长道,“妍儿你听娘的,娘不会害你的。”

赵妍冷笑,懒得说话。

看赵妍这副模样,显然是完全没把她的话听进去,只是有些事儿她却不能跟她说的太透透彻。不然就凭赵妍那要强,骄傲又睚眦必报的性子,肯定会闹出更大的事儿出来。

叹了口气,赵夫人郑重道,“不管如何,娘是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…。”

“呵,最大的屈辱我正在受着,还说什么不让我受委屈?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?”赵妍冷嗤。

“娘可没有说笑!”赵夫人轻声道,“你恐怕还不知道吧!早几日你父亲给蔺恒去了信,说蔺毅谨若是想娶你为妻,必须要答应一个要求。”

赵妍听了,冷冷道,“什么要求?如果是让蔺毅谨去死我就高兴!”

“你这孩子…”赵夫人无奈,却不忍斥责,叹了口气道,“你父亲要蔺毅谨以后只能有你一个正妻,蔺恒已经答应了!”

赵夫人话出,赵妍眉头动了动,随即讥讽道,“蔺恒答应了有什么用?他远在利州,还能管得了蔺毅谨不成?”

“现在是在利州,可不久应该就会回来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很快就会回来?”赵妍敏感道。

赵夫人眼神闪了闪,避重就轻道,“儿子成婚做父亲的自然要回来的。”说着,即刻把话题拉回,继续道,“蔺毅谨的性子,你多少也有些了解。只要蔺恒答应,就蔺毅谨那绵软的个性,肯定是不敢反抗。”

赵妍听了没说话。

赵夫人继续劝慰道,“从蔺恒的态度你应该可以看出,他对你这个媳妇儿可是很看重的。如此,等你到了蔺家,他定会护着你。再加上蔺毅谨生母被休,蔺老夫人又不在,你没有婆婆压着,又没有需要伺候的长辈,日子可是比很多媳妇儿都轻省!而且进门直接可以当家做主,没人拿捏,不受累也不受气,还没那闹心的妾室。”

“说的可真是好听…”

“娘说的都是事实。除了蔺毅谨略显平庸了些,其他可是很多女人求都求不来的呀!”

“嗤…”赵妍不屑,倒是有些好奇了,“蔺恒当初来向二姐来提亲的时候,态度可是傲然的不得了,怎么这次…。”

“以前那是咱们高攀,可现在…。那是他求我们。这样也说明了,你在蔺家没人敢对你有一分不敬。”

“谁稀罕!”

“你呀…该说的娘都跟你说了,你自己好好想想吧!”说完,又提醒一句道,“现在时辰也不早了,你也赶紧梳妆打扮,别误了长公主的赏花宴。好了,我走了。”

走到一半儿,赵夫人转头,看着赵妍,犹豫了一下,最终开口道,“我听你爹说,长公主也邀请了蔺芊墨。所以,她可能也回去,若是见着了…。”

“让我好好巴结她吗?”

“没让你巴结她,娘只希望你别把心里的不满给表露出来。今天去的还有不少皇家人,那落人话柄,惹人非议的事儿你可是不能做,知道吗?”

赵妍低头不语。

赵夫人摇了摇头,抬脚走了出去。走到门口,站定,“春兰!”

“夫人!”

“今天好好跟着四小姐。”赵夫人说着顿了顿道,“该拦的时候,不要顾虑。”

春兰眼神闪了闪,明白什么,垂首应,“奴婢明白!”

“那就好!”

凤家

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蔺芊墨不由上下左右可劲儿的打量了几圈,看完,转头看向凤英,伸手抚了抚凤英的额头,“没发烧!”说完,关心道,“有没有感觉到其他地方不舒服的?”

“没有!”

“头晕,眼花什么的,真的没有?”

“属下很好!”

“是吗?”蔺芊墨怀疑的看了凤英一眼,低头扯了扯自己的裙摆道,“可我感觉不是太好呀,这深蓝色的裙子…凤英,我们是去赏花,你这把我打扮成姨妈的形象,是不是有些不搭呀?还有,这裙子我怎么不记有呀?”

“回夫人,这是主子昨天买来送给你的,说你最近辛苦了,给你的嘉奖!”

蔺芊墨听了神色不定,“凤璟买的?还嘉奖?这显得我腰粗,个子矮…穿上显得我满身都是糟点儿的衣服…。”

蔺芊墨看着凤英,给出结论,“我绝对有理由相信,这绝对是惩罚!不过,我最近没惹他呀?我连他藏钱的地方都不扒拉了。怎么还收到这么一份礼物呢?”蔺芊墨一时想不通。

凤英听着蔺芊墨的嘀咕,一本正经道,“回夫人,这个属下不敢随意猜测。不过,主子有句话让我转达郡王妃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让你少给他打扮的花枝招展的,给他安分点儿!”凤英说完,马上又补充一句,“禀夫人,这是主子说的,属下只是负责禀报。”意思是,这不讨喜的话,真的不是她说的。

蔺芊墨嘴角歪了歪,而后咯咯笑开…

笑过之后,揉着酸酸的脸颊,颇为遗憾道,“真想亲他一下呀…。可惜他上朝去了。男人就这点讨厌,想他的时候总是不在眼前。”

凤英听了,垂首,眼中溢出淡淡笑意。

“凤英!”

“属下在!”

“要不这一亲,你替先你家主子受了吧!”

凤赢:…。

“你不稀罕么?”

“这个…。夫人这要求猛了些,属下还没做好心理准备,请给属下一些时间。”

“要多久?”

“等属下晕过去之后吧!”

“你这是要我偷袭呀!”

“夫人,主子让你安分点儿,您可别忘了!”

“我很安分呀!只看话本,不找面首,这么安分守己的媳妇儿去哪里找,你家主子福气大了!”

“不找面首,也不能找下属!”

“凤赢,我可没当你是下属!”

闻言,凤英不由抬头,不明,“不是下属,那是什么?”

蔺芊墨笑了笑,抬手拍了拍凤英的头,“等你心甘情愿让我亲了,我再告诉你!”

“呃…。”

* × ×

去往长公主府的马车上....

看着装扮精致,显得格外灵动娇俏的蔺芊墨,凤英眉头皱的紧紧的,毫不掩饰她纠结的心情。

“凤英,我可没有花枝招展!”

凤英默默点头,确实!蔺芊墨的装扮完全称不上花枝招展,淡雅的妆容,清雅的装扮,完全不张扬的打扮只是....平日极少打扮的蔺芊墨,现在这样,不由让人惊艳,那份精致完美体现。但是...

“夫人,属下感觉,郡王爷看到肯定不会高兴!”

“这是女人的宴会,我是成了亲的妇人。所以,我就是打扮的再好看,也招惹不到谁的。凤大爷想太多了。”

凤英听了,觉得蔺芊墨说的有道理。一帮女人,夫人就是打扮的再好看,也没什么大碍。只是...为何心里总是觉得这么不踏实呢?

毕竟,主子可是从来不是无理取闹的人,所以,凤英感觉主子既然交代让夫人打扮成那样,必定是有一定理由的。可一时又想不出是什么!

蔺芊墨也没多想,只以为凤璟是逗着她玩儿。也没太深究。

只是觉得若是她真的穿那件显示自己满身糟点儿的衣服,肯定会被一帮女人长舌,围观,那样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儿。更重要的是....

“我若穿成那样,让人看了。肯定吐槽说,哎呀!凤郡王这眼光真是差呀,竟然娶这样的女人为妻。要么就是,郡王爷真可怜,娶到这样一个矮挫的女人...与其招来这么多不必要的难听话。我正常打扮多好。”

蔺芊墨说着,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道,“不自欺欺人的讲,就我这身材,这脸蛋儿就是再打扮也到不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程度,最多也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已,所以,故意扮丑什么的,完全没那个必要,又不是美腻的人,故意搞那么矫情做什么。”

凤英听完沉默了,觉得蔺芊墨说的有道理,可又觉得郡王爷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出那样的要求。凤英持续纠结中...

长公主府

蔺芊墨到的时候,已经有不少人已经来了,看到蔺芊墨到来自然是一番寒暄。这也是蔺芊墨自从成为郡王妃以后,第一次出席宴会,受关注的程度可见一斑。

在一众人,掩饰不住的大量中,蔺芊墨对着长公主微微俯身,“臣妇见过长公主,公主万福金安!”

“郡王妃快快请起。”年逾六十出头的长公主温和一笑,伸手虚扶。

“是!”

蔺芊墨起身,长公主身边的许嬷嬷同时上前,“郡王妃请这边坐。”

“好!”

在许嬷嬷的引领下,蔺芊墨在长公主的下首坐下。

“郡王妃请喝茶!”

“有劳!”

“不敢!”

许嬷嬷退下,蔺芊墨伸手从凤英手里拿过一个精致的盒子,放在长公主面前,“一点小礼物,算是晚辈的一点儿敬意,望长公主喜欢!”

长公主看了,温和一笑,“郡王妃有心了。”说完,扫了下面略带好奇的一众人,轻笑道,“可以打开看看吗?”

“当然!”

在众人好奇的神色中,长公主打开盒子,看到里面的东西,饶是长公主见识多广的也不由愣了一下。

盒子里除了一张宣纸,再无其他!

众人看着神色不定。均以为是什么名贵的东西,没想到...

有人腹诽:蔺芊墨不会是写了什么私信给长公主吧!如果是那样,那一会儿展开可就有意思了!

有那心思阴暗的甚至怀疑,这其中写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那自觉嘴巴讨巧的,此时不由调笑一句,“郡王妃这是送了自己的墨宝给长公主吗?”

“郡王妃的墨宝?臣妇可是还没见过,这下可要好好瞻仰瞻仰!”

一边的小姐,妇人听了,掩嘴笑,不说话,只是满脸期待的看着长公主!言多必失,这在这样的场合还是少说话的好。风头什么的,就交给那些自认精明的人们去出吧!

长公主听了,不由转眸看了蔺芊墨一眼。

蔺芊墨浅笑盈盈,并不说话。

长公主看此,移开视线,笑了笑,随着拿出盒子里的宣纸,展开...

看到上面的内容,挑了挑眉梢,“郡王妃,这是...?”

“这是从百源寺求来的一份素食谱,上面十道菜都是比较容易做出来的,我家老夫人用过之后,胃口比以前好了不少,身体也轻省了许多。今天来的时候,老夫人就让我带来了,说;公主不缺那些名贵的物件,这食谱更实用。”蔺芊墨轻笑回应。

竟然是食谱!不少人失望了。有些人也觉得蔺芊墨这手挺刁滑的。

长公主听了笑开,“对我来说,这确实比那名贵物件更实用了,你家老夫人有心了,也劳烦郡王妃亲自带过来了。”

“长公主言重了!”

“不过,收了这么大的礼,我应该回你家老夫人一份才是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毫不迟疑,笑眯眯道,“我祖母喜欢喝大红袍,若是长公主这里剩的还有,可一定要赏我点儿才好!”

这直接讨要的节奏!让说一句话都要转八个弯的贵夫人,小姐们,可是有点儿不适应。

长公主只是微微一怔,既捂着心口道,“哎呦,我怎么忘了你家祖母这喜好了呢!真是不该问呀!”

长公主那懊悔的姿态一出,众人不由均是笑了起来,很是捧场...

“公主,这回礼的话说的太早了!郡王妃可都听到了。”

“可不是!”

“要不,咱就说没有了?”

长公主摇头,“你这谎撒的,连我都不相信。郡王妃你相信吗?”

“我信呀!”蔺芊墨说着,一顿,笑呵呵道,“不过我祖母不会相信,因为去年她就是这个时候给你讨的,那时您可是还剩下不少。”

“这么说来,你祖母是算准我还有,才让你给我要的?”

“晚辈说不是您相信吗?”

“不信!”

“长公主英明!”

“英明的掉进你祖母的坑里了...”

“哈哈哈....”

长公主的话,瞬时引起一片笑声。

笑着,眼睛却是看着蔺芊墨。

看来蔺芊墨是真真实实的变了,变得不但敢于打擂台了,这嘴皮子也是比以前更加利索,油滑了。

长公主看着蔺芊墨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。心里对蔺芊墨却有着十足的惊奇。

曾经拒绝九爷,不愿意为九皇妃的人,现在却成了凤郡王宠爱的妻子。这转变,在长公主看来,完全不可能成真。

因为对于赫连逸,她这个做姐姐的多少有些了解。

赫连逸是一个可以接受拒绝,却绝对不会容忍他人戏耍的人。

当初蔺芊墨因为他的身份,以她想过平静的日子为理由,拒绝了他。

可现在,却又成了凤璟的宠妻,怡然自得的做着她的郡王妃,享受着那份尊荣。如此,可跟她当初拒绝赫连逸的理由完全相驳了。

这在长公主来看,就是对赫连逸一种戏耍。赫连逸肯定也有那样的感觉。

这种感觉一旦出,蔺芊墨必无活命的机会,就算有凤璟护着,赫连逸想杀了她也是易如反掌。然...出乎长公主预料的是,赫连逸却是一直保持沉默。甚至...依然喜欢着,默默护着。

长公主实在想不通,蔺芊墨到底有什么不同,值得赫连逸如此卑微去喜欢。纵然她成了人妻,既使她欺骗了他...

长公主也不明白,既然如此喜欢,当初为何不去抢来。只要他想,就凭他手里的东西,让蔺芊墨成为九皇妃那是轻而易举。为何最后又退让了呢?

或许,男人的情爱,在权势面前,终是不值一提罢!

既然舍不得那张遗旨,又何必还去在意自己的心意,在乎蔺芊墨的点点滴滴呢?

长公主弄不懂赫连逸的想法,但她却可以确定,蔺芊墨是个很不简单的人。

拒绝九爷,欺骗九爷,却还能得他的默默守护。

明知道她和九爷牵扯不明,凤璟却依然对她宠爱有加。

这两个身份尊贵的男人,好像对蔺芊墨格外的宽容。太奇怪....他们的想法太难懂!

“公主,前面已经准备好了!”

听到许嬷嬷的声音,长公主不着痕迹收敛心神,扶着许嬷嬷的手起身,“走吧,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“是!”

“郡王妃,一起吧!”

听到声音,蔺芊墨转眸,看着眼前美艳的少妇,觉得面生...

“奴婢见过三皇子妃!”凤英微微俯身,请安。

闻言,蔺芊墨扬眉,轻笑,三皇子妃——右相的孙女,三皇子赫连珏的夫人,若是她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叫秦卿吧!

见蔺芊墨只是看着她,未回答,秦卿不由挑眉,“郡王妃可是觉得不方便!”

“怎会,这是我的荣幸,三皇妃请!”

“请!”

跟在后面的赵妍,看着蔺芊墨的背影,情绪不明。

感受着后面那尤其明显的一道视线,蔺芊墨勾了勾嘴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