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凤璟忽然炸毛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花团锦簇,衣鬓飘香,花儿美,人儿娇!

赏花宴,倒是名副其实,实至名归!

奇花异草让人大开眼见,娇俏佳人令人目不暇接!

“这…。这可是绿牡丹么?”一个妇人看着院中,娇然绽放的花儿,惊疑道。

“陈夫人看的精准,这就是绿牡丹!”一边的许嬷嬷微笑应答。

陈夫人听了,惊喜,又惊奇,“这花儿臣妇听闻多次,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!今儿个在长公主这里可是长见识了!”

或许是真惊奇,不过,这话也是真在拍马屁!

长公主淡然一笑,“如此,我这花宴倒是也没白办。”

“怎么会白办!长公主这里的花儿,很多都是百闻却是首次看见,我们这些人今天可是借了长公主的大恩了。”

“陈夫人若是喜欢,可以带回去几一束。”

陈夫人听了连连摆手,“这养花儿不但是个精细的活儿,有的时候还讲究一个缘分。就臣妇这粗手笨脚的,这花儿到我手里没两天肯定就蔫了,我呀就借着长公主的地儿长长眼缘就好了,其他我可是不敢逞那个能,糟蹋花儿哟!”

陈夫人那副唏嘘,无奈的模样,看的人不由轻轻笑了。

边上的三皇妃秦卿轻轻一笑道,“陈夫人这话说的倒是不错,这养花确实是需要一个缘分。”

“听三皇妃这话,这花儿您也养过?”

秦卿点头,颇为不好意思道,“前几日,三殿下从宫里带回了几盆奇花,说让我养养看,养好了也给府里添点儿景。结果,到我手里没两天就全部蔫了!”

众人听了还未来得及说话,站在秦卿身边的丫头,就低低一笑道,“当时三殿下还说,我们王妃是糟蹋花儿的个中高手!”

这话出,又引来一片笑。秦卿双颊微红,满脸无奈。

蔺芊墨嘴角轻扬,这算不算是秀恩爱!想着,在看到一些人看着秦卿时那闪烁的眼眸,蔺芊墨确定,确实是在晒幸福。这三皇妃倒是个高调的人。对赫连珏也是真爱吧!

“依臣妇看,三皇妃就是把皇府的花儿全部都糟蹋了,三皇子也是高兴的。”

“陈夫人这猜想还真错了,自从那几盆花蔫了以后,殿下就交代说;皇妃若是去花园里赏花儿了,切记不要让皇妃娘娘碰,不然这皇府就彻底没景了。”秦卿身边的小丫头,再次开口,声色并茂的爆料。

“哈哈哈…”一阵笑。

有人笑,有人已经在暗中揪帕子了!

蔺芊墨脸上带笑,心里就秦卿恩爱的危险值做分析。

把自家相公的多情小意晒出来真的好么?特别那夫君还身份尊贵,样貌俊美,现在再多一重温柔多情…啧啧,在这三妻四妾合法的时代,在这春心萌动,年少梦多的姑娘的面前…。秀恩爱,那可是个危险举动呀!

相公被惦记了,自己被人羡慕嫉妒,更多恨了!

不过,或许三皇妃的本意是想秀出警告,告诉那些爱做梦的少女们,三皇子已经有真爱了,你们就别惦记了,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!

这也是一种维护自己地盘儿的方式,只是容易适得其反。所以,秀恩爱什么的,需要慎重。

分析完,做出结论。人前跟风璟做规矩夫妻,人前她是规矩小媳妇儿,人后,嘿嘿…。

蔺芊墨思绪抛锚间,秦卿笑了笑不再提及三皇子,抬手在那丫头额头上点了一下,嗔怒道,“就你话多!”

“嘻嘻…奴婢说的是实话嘛!”

小丫头的俏皮,无意间反射出三皇妃的温和,纯善!一个小丫头敢如如此讨巧卖乖,都源于自家主子大度,和善。若是那尖刻的,谁敢这么放肆。

但有些人也认为,三皇妃太绵软些,教导出的丫头太没规矩了些。

而一些平日常和秦卿接触的人,倒是有些奇怪,对三皇妃少见的高调,表示若有所思。

要知道,以往秦卿可是一个极为含蓄,内敛的人。今天怎么主动把她和三皇子那近乎小意的话都说出来了呢?有些不解…

而秦卿说完那些不再开口多说其他,只是,眼睛似有若无的在蔺芊墨的脸上略过,看到她浅笑的嘴角,平淡的眸子…。秦卿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,垂眸掩盖,沉默不语。

“刚才郡王妃看的也很入迷,想来也是喜花,懂花之人吧!可曾经养过什么花吗?”

听到声音,蔺芊墨回神,“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对花,我能看出的也就是它们都很好看,至于其他我可是一窍不通,若是养花那也必定是摧花手呀!”

蔺芊墨话出,站在一侧从来都极少开口的少女,不由转眸看了蔺芊墨一眼。沉寂的眼眸染上一抹好奇。

“呵呵…郡王妃说话可真谦虚。”

蔺芊墨勾唇,地位够了,一窍不通就不等于是浅薄无知了,她说实话也不是傻愣子,而是谦虚了。

谦虚很好,回去可以跟璟公子讨个赏什么的了。他媳妇儿看个花,可是挣来了一份美德。

情意无声,细润入心。在不知不觉间,盈满心头。

现在,凤璟总是时刻出现在蔺芊墨的思绪中。不知她是否察觉到…

“长公主一番盛情,让我们看到这么好的景,这么珍贵的花儿,若是不留住点儿什么,可就是辜负了这片美色了!”

“时光如水,花季易逝,想留住,怕是不可能呀!”

“怎么不可能,我们可以把它画下来呀!娇花落于纸上,想象四季飘香。”

“刘夫人这主意好!”

众人跃跃欲试。

长公主看了,吩咐道,“许嬷嬷带人去准备一下。”

“是!”

“看我,刚沉迷那份意境了。”说着,赶紧请罪,“给长公主添麻烦了!”

“这想法很好,大家尽兴,本宫也很高兴。”

众人等待着,寒暄着,没话找话说,寻找话头,不觉就…

“说到作画…。赵四小姐可是其中高手呀!”某夫人说着,眼睛却不着痕迹的看了蔺芊墨一眼。显然,也是想起了蔺赵两家结亲的事儿。

这是借此想看看蔺芊墨这郡王妃对未来嫂子的态度,以便于测定以后跟蔺家未来二嫂的较好程度。若是蔺芊墨对赵四不喜欢,那么,她们也不能做那没眼色的人不是。

讨好人,那是出钱出力又憋气的活,做了就要捞到些好处,若是适得其反,谁愿意去做。

蔺芊墨听了笑了笑,没说话。

赵妍眼睛微闪,而后谦虚道,“刘夫人言重了,晚辈也不过是略通皮毛而已,个中高手什么的可是不敢当。”

“赵四小姐可真是太谦虚了,当初你的画可是连贤妃娘娘都赞口不绝呢!”

这话出,秦卿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。贤妃的夸赞,让她不可避免的想起来赵惜儿。那个即将进入三皇子府为侧妃的女人!如此,贤妃对赵妍的欣赏,在无形间在秦卿感到膈应的慌,心里堵的厉害。

“赵四小姐,一会儿可要请你多画几副才好,也好让我们这些不会作画的讨一副留个念,不知是否可以?”

“夫人抬举,妍儿自当从命!”

“先谢过四小姐了。”

“夫人客气了!”

长公主抿着手里的茶水,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些夫人,小姐玩儿着小把戏,并不出声。

“公主,东西都准备好了!”

“给众夫人,小姐都摆放好。”

“是!”

“各位是要写诗,作画都好,本宫就等着欣赏了!”

“不求得长公主眼,只愿得公主一笑就好。”

“呵呵…”

长公主笑了笑,不少人已开始研磨动作起来,而不少年长的官家夫人却是没动,她们这个年纪再跟年轻人比划这个有些不合适,如此,也都聪明的不靠前,在长公主的下面坐着,小声聊着天儿。

蔺芊墨盯着眼前的花儿开始发呆。

蔺芊墨虽然变了不少,可以前草包,身无所长的形象众人也没忘记。

如此,有意无意间关注蔺芊墨的人可是不少,想着,这琴棋书画完全不通的人会画出什么东西出来呢?现在看到蔺芊墨呆着不动,有人无声就笑了,看来,就算是脑子比以前好了,可在其他方面仍然是没什么改变呀!

“郡王妃可是被眼前的景色迷了眼,不知道该画什么好了吗?”秦卿笑意柔柔,满脸善意。

蔺芊墨听了眉头微扬,是她的错觉吗?她总是感觉,这位三皇妃好像特别的关注她!想着,忽然想到什么,蔺芊墨面皮颤了一下,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?

那种恶寒的怀疑在蔺芊墨脑中划过,而后恢复如此,叹气,“被眼前的景致迷了眼虽是事实。但最关键原因,却是心中无墨,完全画不出呀!”

蔺芊墨说完,三皇妃还未说话,边上那位极少开口的少女,罕见的接了一句话,“既然如此,郡王妃又何必站在这里为难自己!”

听到声音蔺芊墨转眸,看清说话人,眼帘微动。眼前人,十七八岁,披散在后的头发告诉蔺芊墨,这女孩儿还并未成亲。

只是身上却少了一份属于少女的那份鲜活,灵动。反而多了一抹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沉暮,面色也异常的苍白,那是不健康的颜色!

“夏小姐!”凤英微微颔首,算是招呼。

蔺芊墨搜索脑子里的人物治疗。夏!在大瀚并不多见,而能有资格参加长公主宴会的,怕是只有一家…。

这位应该夏太傅的孙女吧!京城有名的才女——夏如墨。要确定她身份并不难,因为她除了才女之名,她同时还被冠上了老姑娘,病西施的称号。

明了身份,蔺芊墨笑了笑道,“我也不想站在这里献丑,只是,作为晚辈我也不能在一众长辈面前端架子不是。”

“凭你的身份,没人会说什么!”

这姑娘倒是够直白的,直白的蔺芊墨不由笑道,“过去不懂事儿,仗着郡主身份落得个蛮横跋扈的名头。现在我都成人妻了,那种没规矩的事儿可是不能再做了。身份是皇上恩赐的,可这名头却是自己挣得,我也想努力试试,不求博个才女的名头,最起码也不能落个嚣张的名声不是。”

夏如墨听了,神色微动,眼中好奇的颜色又重了一分,“郡王妃这话说的很好。”

“有夏姑娘这句夸奖,倒是让我肯定了,看来我没做错。”蔺芊墨笑眯眯道。

“没做错,那可以画的出了吗?”

这直板的问题,蔺芊墨不由噎一下,那一刻几乎认为这姑娘是来踢馆的。不过,看着夏如墨一本正经的表情,还有那沉寂的眼眸,蔺芊墨感觉自己好像多心了。

这份直白,在这一众八面玲珑的之人中,倒也让人足够让人新奇了。

晃了晃笔道,“画不出极好的,画出个一般的也算是尽力而为了不是?”

夏如墨听了,沉默了一下,点头,“凡事尽力就是一种难得。比起故意借口推脱,早晚露拙。郡王妃这种直面自己缺憾的态度,倒是不错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眨眼,“借口推脱,早晚露拙,夏小姐这话说的真好。”夏姑娘这份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的性子倒是也挺难得的。

对于蔺芊墨的夸赞,夏如墨神色淡淡,“所谓尺有所长,寸有所短,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东西,郡王妃也无需太在意了。”

被安慰了,挺意外,不过感觉挺不错。

“听完夏小姐的话,我感觉心里踏实多了!”

夏如墨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低头开始画自己的画。

另一边,最先扯开话头的秦卿眉头却是不经意的皱了起来,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真是不好。不过,对于忽然插话进来的夏如墨,倒是也没生出什么恼意。

若是其他人,秦卿肯定会认为那人是故意跟自己作对。不过,夏如墨除了才情以外,在其他方面完全是榆木疙瘩,这是人所共知的。所以,秦卿虽然心里不愉,倒是也没多说什么。

而坐在主位上的长公主,却是深深看了夏如墨一眼,神色莫测。

时间很快,渐渐不少人都收笔,许嬷嬷的手中多了不少的画。蔺芊墨算是最后一个了。如此,展现各家画作就开始了!

第一个上交赵妍,第一个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赞美。

诚实的说,赵妍的画确实不错,只可惜,却跟人品却与其相反。蔺芊墨啧啧,她可怜的哥哥,被这人狼未婚夫了。

逐一的欣赏,一条龙的赞美!那赞美词,甚少有重样的,由此可见众夫人的文学造诣都很深厚呀!蔺芊墨表示,真长见识。这赏花宴,或许可以改名为,寄;赞美之词如何活学活用。这是一趟语文课,不容置疑。

在蔺芊墨思绪又飘渺间,她的画被展现了,而一直各种优美之词绵绵不断的夫人们,嘴巴忽然就停滞了,虽然只是有一瞬间。不过,那份无言,蔺芊墨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。如此,呵呵…。

长公主也不由挑了挑眉毛,这画…。

花不像是用笔画出的,画更是分不出是那一派的。包括字也不像是毛笔写出来的,字体亦是看不出是哪一家的。这…。

“郡…。郡王妃这画,这字倒是别具一格!”

看不出门派风格,就别具一格。这话说的多艺术。

“我对毛笔不擅长,这是笔杆画出来,写出来的!”蔺芊墨呵呵道。

画是简笔画,除了墨色,无再多色彩,简单的几笔勾画出牡丹的花形。

墨水的浅淡之间,鲜艳的牡丹少了一份色彩,反而多了一份肃穆之感。少了美艳,却多了一抹少见的清雅。

或许这跟执笔人有关系,太过干脆利的线条构图,把牡丹那份娇柔画不见了。变得简单而大气,锐利且凛然。

这样的画,欣赏不出太多花季的美感,可以说视觉上的享受完全没有。只是心里却生出一股别样的波动,

看不到花团锦簇,脑子里却幻化出一幅气势磅礴,心潮澎湃,悲壮又令人心悸的画面,因为蔺芊墨旁边写下的词…。

梦里遥见乡月明,花团锦簇妻儿在旁,心下喜,睁眼人却在边疆。

苍然一笑,泪湿眼角,思念尤在,心终不悔。

铁马金戈,气吞万象,守边疆。

了却君王事,守的儿孙安,纵然华发,又何妨?

身虽老,剑尤在,刃尤存,敢犯大瀚天威者,虽远必诛!

这诗句…。

赤胆忠诚,杀伐果断,铁血柔情!

绝不退缩的气势,守护边疆的忠诚,还有那泪湿眼角对家人的思念!

这首诗,写出了为军之人的全部,作为将士的忠诚,还有作为人夫人父的寂寥。

关于军人,很多人看得到的豪气,却从未想过的寂寥,更体会不到的那种沉暮寂寞。

这里写了花团锦簇,却又完全没有一丝色彩。更看不到那抹色彩纷呈。这里没有一点儿花季该有的景致,有的只是全部属于军人的颜色…

哪里有她们从未接触过的浩瀚,还有那懵懵懂懂的壮烈,令人心里,莫名酸酸涨涨。

秦卿看着蔺芊墨,眉头皱起。

沉寂良久,长公主开口,“郡王妃这诗写的很好!”

夏如墨看着那单调的牡丹图,语气淡淡,“相比那色彩纷呈却未有任何感情,色彩的图画,郡王妃这副画却是完全相反,单调的色泽,却有着极为浓郁而强烈的感情,色泽…。这是一副让人心动的画。”

平淡的语调,眼中却折射出一抹别样的光彩。

听着夏如墨的话,秦卿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蔺芊墨笑了笑,道,“公主和夏小姐过奖了,其实,这诗是祖父写的,我就是看画的太单调了,就拿来用用。”

蔺芊墨口中的祖父,不用说,指的肯定是国公爷。蔺相一个文官,可是写不出这样的诗句。

而对于蔺芊墨的话,也没人去怀疑。若是蔺芊墨说是她写的,肯定没人相信。因为她这样一个从无去过沙场,又才学低劣的人根本不可能写出这样的诗句来。

只是事实,有的时候,却并不如她们以为的那样。

凤英看着蔺芊墨,神色不定。因为她十分确信,国公爷从未写过这样的诗。郡王爷也没有…

大公主看着诗,心生感慨,“我大瀚有国公爷这样一个将领,是一种福气。”

“明君忠臣,是我们共同的福气。”

长公主听了,看着蔺芊墨,不由笑了,“郡王妃说的是!”

一边的人听着,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她们展现的是才艺,而郡王妃呢?表了忠心,拍了马屁!

看着郡王妃那副狗屁不如的画,她们生生感到了一股惨败。

等着看吧!这首诗传到皇上耳朵里后,必定会…

“啊…”

一声惊呼乍然而起,心头正泛酸的人吓了一跳。长公主眉头皱起。一众人顺着声音看去…随着,均是脸色微变。

“小姐你…你这是…”春兰看着赵妍脸上,已眼可见到的速度,可怖的蔓延出红疹点点。

“我的脸怎么了?”赵妍心中不安,眼中惊惧清晰可见,紧张难掩。她只感觉整个人胀热,刺挠的厉害。

“小姐,你…。”春兰脸色发白。

“你快说呀…该死的…”赵妍见春兰那结结巴巴的样子,再加上身上那股难抑燥热和心里的惊惧,不安,让赵妍一时异常暴躁,问而不答犹如火上浇油,瞬间情绪失控,抬脚对着春兰踢了过去,“说话呀…”

吸…。

众人抑制不住吸了口凉气,要说打骂丫头什么的,她们都不陌生。只是,那都是在自己家中,在外面可没人这么干,赵妍这脾气…。还真是。当着她们的面都这样,如此在家里还不知道暴虐成什么样子呢!

想着,有人不由看向蔺芊墨。这么暴脾气的人做她的嫂子,蔺芊墨会是什么感觉呢?

“许嬷嬷,去把家里的大夫叫来。”

“是!”许嬷嬷领命疾步离开。长公主办花宴,出了这种事儿,不论原因是何都不让人感到开心。

身上的痛意,却令春兰镇定了下来,只是脸色却越发的不好了,四小姐出事儿,还做出对奴婢动手的事儿,无论哪一桩,夫人必定都会责罚她的。

“好痒…”赵妍说着,忍不住开始用手挠起来。袖子拉开,看到胳膊上的布满的红点,层层叠叠,那恐怖…。让赵妍整个人差点晕过去,“这是什么,这是什么…。”

爱美的女人,爱美的年纪,这满身的交叠的红点,那太刺激,完全没法淡定。

“小姐,你别怕,没事儿的,长公主已经去请大夫了,很快就会好了。”春兰爬起来,赶紧安抚道。

可这个时候赵妍哪里听得进去。要毁容了?要死?这两种念头一并迸出,脑子一片空白,本能尖叫出声,尖锐吼道,“是谁,是谁要害我,是谁…”

“小姐,你冷静一下…。”

“滚开…。”赵妍整个人陷入极致的恐慌中,叫嚷着,手却控制不住的抓着。

春兰被推开两步,不敢再开口,只是看着赵妍那使命在自己身上乱抓的样子,心里觉得发慌,担心出事儿,又赶紧上前,伸手去抓赵妍的手。然,刚碰到赵妍的袖子,就被她用力推开了。

如此,春兰未阻止到,却还把赵妍的袖子给扯了下来。致使赵妍整个胳膊和臂膀都坦露在外。

春兰瞬时脸色大变,心跳不稳。

众人神色各异。

这花园中,虽然大多数都是女眷。可小厮也不是没有,刚才做画,这些桌椅板凳搬搬抬抬,小厮是少不了的。

女儿家的身体何等金贵,矜持。赵妍这…。虽然到不了被按上不洁的名头,可传出去也绝对是污点儿。更何况,还有她这刚才真实所见的蛮横,暴虐的性子。

这样的女孩,真是要不得。看来,蔺家跟赵家这门亲事儿搞不好要有变数了。

“凤英!”

“是!”

看着向赵妍走过去的凤英,一众人神色不定。

凤英刚靠近赵妍,就被吼了一句,“滚,呃…。”

凤英出手,赵妍定住,狠狠瞪着凤英,人却动弹不得。

蔺芊墨抬脚上前,拿起赵妍的胳膊看了一眼,抬眸,对着赵妍道,“应该只是过敏,你不用紧张。”说完,转头对着一边面色紧绷的春兰道,“去给你家小姐找件衣服过来,一会儿等大夫来了,让大夫给看看。”

“是!”春兰面色复杂的看了蔺芊墨一眼,刚欲去寻衣服,长公主府的下人已经拿来了。“多谢!”

赵妍被点了穴,院中瞬时静了下来。

“郡王妃还懂得医术?”

“不懂。只是我本身对一些东西过敏,接触过后也起过类似的红疹,所以,初步判断应该是。不过,要确定还是要看大夫。”

“呃…。”

话落,许嬷嬷就领着大夫过来了。

大夫看过之后,开口道,“这位小姐应该是对某种花草起了反应,有些过敏了,无大碍。只要不再接触,服用过药物很快就会消下去了。”

听了大夫的话,春兰松了口气。

长公主吩咐道,“既然是对花草过敏,那么这里赵小姐是不适合再待了。许嬷嬷,你派人送赵小姐回去,另外,再挑些伤药一并给赵小姐带回去。”

“是!”

“扰了长公主的兴致,还请公主赎罪!”春兰跪地惶惶然开口。

长公主摆了摆手,没说话。

众人也都看的出,长公主对这位赵小姐,是没什么好印象了。

春兰也不敢再说什么,扶着赵妍离开。

赵妍走了,安静了,只是经她这么一出,所有人都失了几分兴致。只是长公主还未开口,她们也不敢先提出告辞。

就是三皇妃也不好主动开口,毕竟,长公主的身份在这里摆着,那是长辈。

一时沉寂间,一小厮疾步跑过来,不等长公主问,既率先禀报道,“启禀长公主,九皇爷和郡王爷来了。”

小厮这话出,不由让人一震,精神一震。

蔺芊墨微微挑眉,凤璟也来赏‘花’来了。

长公主扶着许嬷嬷的手,起身,“快快有请。”

“是!”

看着远去的小厮,想到即将到来的两个人,有些人无意识的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。

片刻,两个气质不同,却气势相当,样貌均极为出色,惑人的两个男人缓缓走来,映入众人眼帘。

温和儒雅的九皇爷。

俊美却极为寡淡的郡王爷。

两个人同时出现在眼前,还真是…让人为难,不知该先看谁。

“逸儿,小璟!”

“见过九皇爷,见过郡王爷!”

凤璟颔首未说完,赫连逸温和一笑,视线在蔺芊墨身上停留,略过,才开口,“都起来吧!”

“是!”

众人起身,没看到九爷视线在蔺芊墨身上的停留。但,这其中不包括凤璟跟长公主!

长公主不敢探究凤璟的神色,只是忍着开始犯疼的神经,维持着温和的笑容,看着赫连逸道,“今天怎么想起过来了?”

“好久未见皇姐了,刚好经过这里,就顺便过来看看。皇姐最近可好?”

“如果你能特意来看看我,而不是顺便,那我肯定会很好。”

“呵呵…下次我一定专程过来。”

“这话我可是记住了!”

“你们说话,我还有事儿就不对待了。”凤璟说完,抬脚走到蔺芊墨身边,拉起她的手,无视众人的眼神,表情,面无情绪往外走去。

蔺芊墨转头对长公主笑了笑,算是告别。然,收获的除了长公主温和的笑容,还有…赫连逸潜藏温柔的眼神。同时,蔺芊墨被握着的手猛然一紧,紧的有些发疼…。

蔺芊墨本能快速回头,看到的却是凤璟已移开的视线,还有眼角的那一抹尤其明显的清冷。

常见的清淡,罕见的冷凝,少有的情绪外露,清晰表示出来他此刻心情不佳。

蔺芊墨不由皱眉,眼底情绪变幻不定。

走出长公主府,凤璟未曾说过一句话。蔺芊墨无声跟在后面。直到坐上马车。

蔺芊墨还未开口,凤璟却闭上了眼睛,一副闭目眼神状。

蔺芊墨看着神色不定,凤璟这是…。拒绝交流吗?

“相公!”

没反应。

“夫君!”

不搭理她!

“郡王爷!”

仍旧沉默!

“凤璟,你是累了?是发生什么事儿了?还是因为什么不高兴了?这其中,是哪一种我想知道,你不说话,我琢磨不出。胡思乱想,越发担心,所以,开个口好吗?”

蔺芊墨说完,凤璟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,在她等待间,又把眼睛闭上了。

蔺芊墨:…。

好吧!她妥协。

“凤和!”

“夫人!”

“今天遇到什么事儿了吗?”

“这个…。属下也不清楚。”

蔺芊墨:…。“好吧!”

凤和的含糊不清,凤璟忽然的闹脾气,蔺芊墨一时无从下手。

要说,凤璟这是第二次闹脾气了,第一次是在汶山,在她表白以后。只是那个时候凤璟为什么闹脾气,她知道原因。也能琢磨出怎么才能解决。可这次…。

她完全是一头雾水。不过…。蔺芊墨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,凝眉,难道是因为九爷?这想法出,蔺芊墨又否决了,她跟九爷该说的也都说清楚了,不会再有什么牵扯,这点儿凤璟都知道。

凤璟也不是那种胡思乱想的人,他应该不会想些有的没的。如此,应该不是因为九爷。那么就是别有原因了,是什么呢?

抚额,蔺芊墨真想不出。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,是打破砂锅问到底?还是保持沉默,等他自己说出来?

蔺芊墨确定不了那个好,不过总归该表个态。

“凤璟,若是你现在不想说,那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…。”

蔺芊墨的话还未说完,凤璟忽然开口,声音依旧清淡,却透着一股清晰可闻的紧绷,直直盯着蔺芊墨,“或许是应该等我冷静下来再说,现在情绪不稳的情况下,也许会说出自己觉得可笑,你也觉得不顺耳的话出来。”

听了凤璟的话,蔺芊墨逐步确定,不是累了,也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。而是,“你在不高兴!”

“是!”

“是因为…。我?”虽然有些怀疑,不过凤璟看她的眼神,透着这样不容置疑的信息。

“是!”

“为什么?”蔺芊墨表示有些不明白。

“我给你买的衣服为什么不穿?”

“那个,被人围观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儿,所以…。”

“所以你就穿的花枝招展,打扮的精致无比。”

凤璟这话出,蔺芊墨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,“这话有些尖刻,确实不太顺耳。不过,你继续,有些话总是说出来的好。”

凤璟听言,却忽然沉默了下来。

蔺芊墨对着凤璟笑了笑道,“虽然这谈话不太愉快,不过,夫妻过日子总是有些磕磕绊绊。你继续说,我愿意听,听完,或许我可以解释的。”

凤璟听完,声音越发淡了,看着蔺芊墨,眼中染上一抹不确定的色彩,“墨儿,你喜欢我吗?”

“喜欢!”凤璟情绪不对,这个时候不适合开玩笑,蔺芊墨顺从本心,答的干脆利索。

“爱吗?”

“呃…。”

只是瞬间的迟疑,眼前的人却忽然消失不见。等蔺芊墨反应过来,掀开车帘,早已看不到凤璟的身影。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,蔺芊墨眉头皱起,转眸看向凤英,有些迷茫,“凤英,你明白怎么回事儿吗?”

凤英摇头,“主子从没这样过,属下也不明白。”

“我也不明白。”蔺芊墨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呐呐道,“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我没穿他给我买的衣服?”

“凭属下对主子的了解,主子绝不是那样蛮横的人。”

“是呀!所以,我才没穿。”

“不过,主子既然让你那样穿,肯定也是有原因的。”

“什么原因?”

“这个,属下没想到。”

蔺芊墨听了悠悠叹了口气,“他又没姨妈期,也没到更年期,怎么忽然就炸毛了呢?难道因为刚才我回答的慢了点儿?”

刚才的对话,凤英清楚听到了,既听蔺芊墨这么说,倒是很肯定道,“夫人刚才确实回答的慢了点儿。”

闻言,蔺芊墨抬眸看了凤英一眼,低头,抠手指,“凤璟问的太直接,太突然了,我…。我忽然就,就卡住了,那话我从来说过,我想大概我不好意思了。”

凤英:…。抽搐。

扭捏了一下子,蔺芊墨抬头,凶巴巴道,“我虽然平时说话粗蛮了些,可那也不能改变我是女人的本质。难不成还不容许我害羞一下?这有什么不正常的?”

凤英:…。容许是容许,可害羞…。放在夫人身上,怎么想都有些不搭。

看着凤英的表情,蔺芊墨瘪嘴,“虽然害羞什么的,我自己也挺意外的,我以为会说的很利索,谁知道忽然舌头就打结了。”

凤英:…。

“但也就是舌头打结一下,心跳快了很多,反应慢了一拍而已,他就给我不见了。凤英,我觉得自己被冤枉了,这种感觉有些憋屈。”蔺芊墨苦巴巴道。

“夫人的心情,属下多少可以理解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!”

凤英点头,蔺芊墨仰头,“那怎么还不下雪呀?”

凤英:…。

“五月飘雪,飘到你家主子的头上,他就会知道误会自家媳妇儿了。”

“夫人,见到主子后,好好解释一下就行了。”

“你说的有道理。只是…。你看我的脸色,是不是蔫蔫的。”

“是有些!”

“唉,小璟子忽然情绪失控,就意味着问题很严重,感觉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安抚的。可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?”蔺芊墨说完,叹息,“算了,先回府再说吧!”

回到府中,却被告知,凤璟去了营地,最近几天可能不回来。

蔺芊墨听了,当时就想咬凤璟两口,可惜人不再跟前,“想他时不在跟前,气他时也不在眼前,男人,真讨厌!”

这种情况下,蔺芊墨心情很难好的起来。如此,某个姓赵的就成了绝对的泄火口。

蔺家

“二公子,郡王妃送来的。”

蔺毅谨听了,接过,展开,看完上面所写的内容,嘴角狠狠抽了一下,果然如凤英所言,他妹妹火气很大呀!幸好他是她亲哥哥,不然…。

只是,墨儿这火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呀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