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死,只是结果!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家

看着赵妍身上,脸上完全消退的红疹,点点豆豆。赵夫人总算是松了口气,“阿弥陀佛,终于都下去了。”

这女儿家甭管是多好的家世背景,可若是身子和脸蛋毁了,都不会再有什么幸福可言。男人下不去手,连儿女都难有,如此,可真的要孤老终生了。

赵妍看着镜子里恢复往昔的娇媚的面容,心里舒了口气。安心之后,那被惊惧压下的怀疑,一跃而上,瞬时涌出,绷着脸道,“我觉得很奇怪。”

赵夫人听了,抬眸,一时没听明白,“什么很奇怪?”

“我忽然过敏这件事儿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赵妍沉着脸道,“从小到大,我可从未对任何东西过敏过,对花更是不曾,怎么突然会出现这种症状?”

“这问题我也问过大夫了,大夫说,人的身体有的时候会发生改变。特别长公主府奇花异草繁多。有些或许是你没接触过的,所以一时候才会出现过敏反应。”

“大夫?那个大夫?”

“长公主府随着来的大夫!”

赵妍听了,凝眉。

赵夫人看着赵妍的神色,挥退屋内的丫头,直到只剩她们母女两个,才低声开口,“那是长公主,你可不能想太多。而且,长公主也没有针对你,要算计你的理由。所以,以我看应该真的只是巧合。”

确实,长公主与她之间没有任何一点儿的利益冲突。连一点牵扯都没有。长公主没有算计她的出发点。不过…。

“就算不是长公主,也是当时在宴会上的某个人。”赵妍眼眸沉戾,“那些个高门夫人,大家小姐,平日里常来常往,关系千丝万缕的。或许我在不经意间就碍了谁的眼,所以,就想来个这么恶毒的办法来对付我,看我出丑。”

赵夫人听了没头不经意皱了一下,“应该不会,就算真的有人对你生出了什么坏心,她们也不敢在长公主的地盘动手。毕竟,长公主的身份在哪里摆着,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是幺蛾子,长公主心里必定不痛快,若是查出点什么,那人也讨不得好,这种愚蠢的事儿那些精明的夫人小姐不会做。而且,当时给你医治的可是长公主的大夫,就算是有人要算计你,可那大夫,却不是她们可以随意能接触到的…。”

赵妍冷笑一声,“有什么不可能,只要给出的好处够多,收买一个大夫再简单不过。”

赵夫人一时哑然,噎了一下,随即道,“你这话不无道理,但是,要对付一个人机会多的是,她们何必铤而走险,冒着把自己也搭进去的危险,在公主府动手呢!所以,这次的事儿,你不要琢磨太多。”

“不想我琢磨太多,是因为就算我说对了,惹得长公主不快的事儿我不能做是吧?”

“妍儿,你这就转牛角尖了。”

“有人要害我,还不许我多想想吗?难不成就这样放在这里,等着那人下次继续再害我。”

“这次只是意外…。”

“是不是意外,我自己能感觉得到。虽然过敏什么的我没发作过。但是,当时除了身体的不适之外,我整个人也有些不对劲儿…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,那种暴躁的情绪压都压不住。不然,我怎么在那种场合下大让大叫,还对春兰动手。”

“或许是你当时太害怕了,才会…”

“我就是再惊惧,可脑子还在,在那么多人面前,我也不会把自己的名声舍出去的闹腾。”赵妍咬着牙,沉冷道,“所以,我确信这绝对不是意外。”

赵夫人听完,凝眉,不再那么坚定了,生出怀疑,难道真的是有人算计妍儿?可会是谁呢?

赵妍看着赵夫人的神色,声音沉沉道,“我现在怀疑两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赵妍眯着眼睛道,“三皇妃秦卿,还有,郡王妃蔺芊墨!”

闻言,赵夫人眉心一跳,“她们?”

“她们一个郡王妃,一个皇子妃,就算是长公主察觉了什么,也绝对不会拿她们怎么样,说不定还会帮着她们一起算计我。所以,那大夫说的话就完全不足为信了。”

赵妍如此一说,一下子全部通了。

只是,“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三皇妃要这么做的理由就是想让大家看到我的蛮横,暴虐的一面。依次来抹黑赵家女儿的名声,通过我给即将进入皇府为侧妃的赵惜儿一个下马威。先坏了三皇子对她的印象。”赵妍说着,嗤笑一声道,“若是可能的话,就此拒了赵惜儿进皇府也是有理由的。”

赵夫人闻言,脸色变了变,紧声道,“你二姐为侧妃是贤妃娘娘开了口的,秦卿一个为媳的,没有推拒的资格!”

“呵…秦卿不会,那三皇子呢?他若是被秦卿那枕边风吹的,一时也生了厌,要推拒,贤妃娘娘也无话可说。至于我们家,那也只能受着!那不成你还能跟皇家辩了是非黑白去。”

赵夫人听了,脸色越发难看了,“那蔺芊墨呢?她动手的理由是什么?”

“还能有什么,看不上我呗!”

“若是看不上你,当时就不会帮你了。”

“嗤,那不过是做给人看的。毕竟,我还头上还顶着蔺毅谨未过门妻子的名头。作为她未来的大嫂,我出丑,她脸上也不好看。”

“脸上不好看,还闹这么一出?”

“坏我名声,暴漏我本性,如此蔺家也就有了退亲的理由不是!”赵妍说着,脸色冷的渗人,阴戾,“看不上我?哼,就蔺毅谨那窝囊废,以为我多稀罕不成。”

赵夫人听了,脸色也沉了下来。昨日公主府一行,赵妍的名声受损这是必然的,若是再加上退亲,那…。

“这门亲是蔺恒定下的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他们想退亲,没门!”

“退亲有什么不好,正合我愿!只是,就是要退,那也要该有我赵妍来,他蔺家算个屁!”

赵妍这话一出,赵夫人一个激灵,理智回笼,“妍儿这亲是绝对不能退呀!”

“为什么?”赵妍脸色冷笑,眼中同时溢出怀疑,探究,“从你们非要我跟蔺毅谨定亲开始,我就一直觉得很奇怪。现在,又知道蔺毅谨看不上我,还非要我嫁过去?娘,你坦白告诉我,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存在…”

“没有,你想过了。”

“真是是我想多了,还是你们有什么事儿瞒着我?”

“妍儿…。”

“夫人,小姐。”

听到春兰巧时传来的声音,赵夫人无声的吁出口气,不等赵妍说话,赶紧开口,“什么事?”

“回夫人,蔺二公子来了!”

闻言,赵夫人心头一跳,瞬时看向赵妍。

赵妍冷冷一笑,“是不是蔺芊墨对我动的手,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

赵夫人心里一紧,随着又是一松,“若是退亲的话,就绝对不会是蔺毅谨亲自前来了,妍儿,你恐怕想错了。”

“是不是马上就能知道。春兰进来。”

“是!”

春兰进来,赵妍看着她问道,“蔺毅谨过来做什么?”

“回小姐,蔺公子听说小姐身体不适,特别过来看看。”

春兰话出,赵夫人心中大石落地。

赵妍眉头皱起,“你确定?”

“是!奴婢亲耳所闻。”春兰说着顿了一下道,“除了探望小姐之外,蔺公子这会儿正在跟老爷商定成亲的日子。”

“什么?成亲?”

春兰垂眸,不敢看赵妍的脸色,低声回禀道,“蔺公子说,他年岁不小了,相爷和蔺大人都盼着他早日成家,他自己也想早日安定下来,也好让长辈都安心。”

“我爹呢?他怎么说?”

“老…。老爷已经答应了,明日下聘!”

春兰话出,赵妍大叫出声,情绪激动,伸手抓起手边的东西就狠命的丢起。

不过瞬间屋内就乱作一团。

“妍儿,你冷静点儿!”

“滚,滚…。”

听着里面的动静,本以走到门口的赵惜儿,默默又走开了。

凤家

蔺芊墨昨日所写之诗,传入宫中。

今日,凤家既得了赫连昌一连串的赏赐。

对于宫中赏赐,凤家已习惯。只是这份又蔺芊墨牵引出来的赏赐,多少惹得一些人心里不是滋味。

因为凤家的领到的赏赐虽多,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过这份荣耀。

而蔺芊墨这刚进门的新媳妇儿,就为凤家引来一份赏,自然引得一心里泛酸了。

对于这些,老夫人能感觉到,却什么都没说,贪嗔痴不可避免,心里不平衡可以有,只要还懂得分寸,她就不会管。

七情六欲斩不断,她不可能把风家的女儿,媳妇儿们都训导成四大皆空之人。

至于国公爷,那些个小媳妇儿,大姑娘的心思,他可懒得去管。只是对着蔺芊墨的那幅字画,心生感慨,对着凤老夫人道,“孙媳妇儿这字写的真不怎么样。”

凤老夫人看了,点头,诚实道,“确实!”

“这画画的也是差强人意!”

“勉强能看出是牡丹!”

“连诗都不带押韵的,念着都不通顺。”

“第一次见到这么不通顺的诗。”

“可却写出了我的心境。”

国公爷话出,凤老夫人心口一窒,眼睛发酸,“梦里遥见月明,花团锦簇妻儿再旁,心生喜,睁眼人却在边疆,泪水眼角,思念尤在…。我以为在战场上你从不曾挂念过我们。”

国公爷怅然一笑,“我又不是个铁做的,怎么会不知道想!这些年,辛苦你了。”

凤老夫人眼角溢出一抹湿意,随着抹去,“你也不易!”

两人说完,相视一笑,心中各自都有些酸酸涨涨,过去那些年,苦多于甜。只是现在却都很满足,因为子孙安,而他们均健在。

儿孙膝下绕,老妻身边伴,这就是最大的圆满。

沉默,片刻,心绪平静下来,凤老夫人看着那首诗,深有体悟道,“若有一日,战事再起。比起我对你,蔺芊墨应该更能懂得璟儿的不易。如此,也能少些抱怨,多些心疼。只是,我希望天下太平,再无战乱的那一天。”

国公爷点头,心抱同样希望。

“武将挣的荣耀,那是在刀剑之下,背负着自己的性命获得的。凤璟,得那份尊崇,得我们偏疼,那是因为他背负着整个凤家,一日危机来临,他必冲在前,守护着凤家所有人的安危。关于这一点儿,我希望凤家的孩子都能明白。”

“我会好好教导他们。”

“嗯!”

国公爷点头,随着道,“凤璟那小子昨天好像没回来。”

“去军营了,说要待几天。”

国公爷听了,眉头瞬时皱了起来,“军营没个鸟事儿,他去哪里待着做什么?”

闻言,凤老夫人面露意外之色,“你说军营没事儿?”

“又无战事,军营就是例行训练,不需要他坐镇指挥。”国公爷说着,不由又道,“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安排?”

老夫人听言,点头,“应该是吧!不然,凤璟不会要在哪里待几天。”

“蔺芊墨怎么说的?”

“她说,凤璟没跟她细说,只说过几天就回来。”

军营上的事儿,国公爷也很少跟她说,所以老夫人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的。

国公爷听了点头,“等下我去看看。”

闹别扭什么的,老夫人和国公爷那是压根没想过。因为凤璟那人,在他们这里完全没闹别扭的例子,再加上他那寡淡的性子,更也让人无从想象了。

就这么地,凤璟抛下媳妇儿,一时离家的举动,在老夫人和国公爷眼中,不疑有他的被认定为,凤璟忙,无他事。

但蔺芊墨和凤英这两个心知肚明的,这心情可就没那么轻松了。

蔺芊墨本想着,凤璟不是那无理取闹的人,他闹情绪肯定是有原因的。要问清楚是很有必要的。只是人家这会儿心情不好,她这为人妻的就要多包容些,不能跟着瞎杠上不是。所以,主动些很应该。

继而,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,蔺芊墨就让凤英带着偷偷去了军营。结果…。

却是连凤大爷的面都没见着,人家压根不愿见她,就让凤和带了一句话。

“主子说,他过两天就回去,让夫人不要担心。”

“就这?”

“主子还说,他为什么不高兴,让夫人好好想想。想到了,在家好好反省。”

“反…。反省?”

“是!”

“我连哪里错了都不知道,我反省个毛呀我?”

“这个,属下也帮不上夫人。”凤和这么说着,眼睛却是闪烁的厉害,眼角抽筋,拼命给她们打暗号的节奏,脸上满满的写着‘我知道,找机会给你们说。’

蔺芊墨看着嘴角抽了抽,吐出一口浊气,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打搅璟大爷歇着了,我回去琢磨,琢磨,反省,反省去。”

听着蔺芊墨那咬牙切齿的声音,凤和有些不忍开口,“主子说,若是想到了,让你写个悔过书,还有保证书给他!”说完,已不敢去看蔺芊墨的表情。

凤英:…。主子就是在无理取闹的感觉很强烈。

当时蔺芊墨差点化身为狼,扑到凤璟跟前咬他一口。不过她忍住了,咯吱咯吱牙齿,“如此,我是不是先要练习练习书法呀?不然,写出了悔过书,保证书,字体不够优美,惹得你家主子看不懂,我罪过岂不是更大了。”

这话,很火大!

凤和都不敢回答了。

蔺芊墨确实火大,但却不是因为凤璟闹脾气,凤璟也是正常人,虽然比很多人寡淡了些,可喜怒哀乐他也有。所以,他因为某件事儿心里不愉,闹闹情绪那很正常。

但是,蔺芊墨不喜欢他这拒绝交流的态度,完全的冷暴力。

看着蔺芊墨眼睛下面的黑眼圈,凤英担心道,“夫人可还好?”

蔺芊墨趴在软榻上,蔫蔫道,“念叨了一晚上他的好处,这心里总算是感觉舒服多了。还真是不说不知道,一说…凤大爷他真的很不错,那些优点足以抵消他这次的没头没脑。”

“夫人能这样想很好。”

“好的连我自己都感动了,你说,谁家丈夫这么闹腾的时候,自己媳妇儿还在家里可劲儿的念叨他的好?”

“没人,就夫人这样贤惠的妻子才会做。”

“凤英,别停,多夸我两句。说不定我就能找到自己哪里错了!就可以写悔过书了。”实在想不出到底哪里错了,好想打滚。

“属下晚上去见见凤和,先打探打探!”

“这么傲娇的相公,呜呜呜,我好命苦呀!”蔺芊墨蒙头,打滚。

凤璟对别人傲娇,她从来不觉得如何。可,一日凤璟把这份傲娇难捉摸,用在自己身上,蔺芊墨好焦躁。

凤英无声的叹了口气,对这事儿,她更是摸不着头脑,想效力都无从着力呀!

“夫人,蔺家那边传来消息,蔺二公子已经去赵家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露头,“很好…。”

好戏正式开锣。先把这个解决了,再去修理,哦,不,是哄,哄相公!

蔺家

蔺昦从宫里回来,屁股刚坐稳,关于蔺毅谨去赵家下聘的事儿,还未来得及开口问,那边张青就忽然闪身出现在眼前。

看到张青那副紧绷的样子,蔺昦心头猛然一跳。

“相爷,二少爷出事儿了!”

蔺昦闻言,豁然起身,面色紧绷,“发生了什么事儿了?”

“二少爷跟赵烨说完话,准备离开的时候,忽然倒地,不省人事。”

张青话出,蔺昦脸色大变,“人现在在哪里?”

“在赵家,张虎守着。”

蔺昦听了,疾步往外走去,边走,边吩咐道,“拿我对牌,进宫去请太医。”

“是!”

赵家

蔺昦赶到了的时候,蔺芊墨已经在哪里了。

“祖父!”

“蔺相!”

无视赵家人,蔺昦大步走到蔺芊墨身边,看着躺在床上,双眼紧闭,不省人事的蔺毅谨,蔺昦脸色难看,“情况如何?”

蔺芊墨摇头,“不清楚。”

蔺昦本以为是人多,蔺芊墨不方便说,只是看到蔺芊墨眼中那沉厚的担忧,蔺昦心往下沉了一下,转身,看向赵烨,沉声道,“赵大人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蔺相,这个,下官现在也不清楚,本来都好好地,可突然之间毅谨就晕倒了。”赵烨脸色也不是太好道,“下官当即就找了大夫过来。”

“大夫怎么说?”

“大夫探了脉,却说找不到原因。”

蔺昦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蔺芊墨看着蔺毅谨,沉默不语。

赵烨觉得头痛,下聘的日子出这样的事儿,实在是闹心死。

亲事商定了,准女婿却倒下了,还是在他家里,蔺毅谨若是病了还好,蔺家把人直接抬走也就好了,至于亲事儿,那随后再说。但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呢?连原因都不清楚。蔺相,蔺芊墨不会给他要说法吧?

赵夫人站在一边,真是完全不知说什么才好。只是看着昏迷不醒的蔺毅谨,心里各种烦躁,蔺毅谨不会死吧?他女儿不会守寡吧?

这就是为人父母的不同反应。

赵烨首先担心的是,蔺毅谨出事儿对他的影响,还有他可能要担下的责任。

而赵夫人这个时候首先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儿。

只是易地而处,他们两人这心思,都不得蔺家的人喜欢。

“相爷,太医来了!”

沉寂间,张青领着一个华发白须的老人走进来。

蔺昦微微拱手,“华太医,劳烦了。”

“不敢,不敢!”

客套两句,华太医开始为蔺毅谨探脉,查看。

屋内其余人看着,心都提了起来。

良久,华太医放下蔺毅谨的手腕,看向蔺昦,声音微沉,“是中毒!”

中毒!

这个字一出,所有人脸色都变了。

于赵家人而言,蔺毅谨中毒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毒是在哪里染上的。可千万别说是在他们家。

于蔺昦而言,在哪里中的毒,没空去探究,关键是…

“什么毒?可有解?”

华太医点头,“可解!”

听言,均是松了口气。

“需要什么药,我即可派人去取。”蔺昦开口。

“有几位药,只有宫中才有。”

“你写下来,我让凤英去取。”蔺芊墨开口道。

“好!”

凤英的身份,武功进宫更快,也更方便一些。救人如救火,自然越快越好。

药方下,凤英飞身离开。

屋内片刻沉寂。

过后,蔺芊墨皱眉开口,“请问华太医,我哥中的是什么毒?”

“摄魂散!”

“摄魂散?那是什么?”

“此药无色无味,毒性却甚为强烈,且潜伏性很强,毒发之前根本无任何症状,等到有症状时,人也就没救了,就如它的名字一样。也就是因为它这一特性,所以这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药材,已经被禁养了。老夫还是年轻的时候接触过,此后再未见过,没想到今天竟然…。”

多年未曾出现,如此有些大夫探不出也正常。

“症状出,既没命,那我哥这…。”蔺芊墨神色紧绷,蔺昦亦是。

“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。”说着,顿了一下道,“蔺二公子今天都吃了什么?你们可知道?”

华太医问话出,跟在蔺毅谨身边的小厮赶紧回答,“今天早上二公子吃了一碗粥,两个包子,还有两个小菜。”

“小菜?什么菜?”

“干煸豆角,凉拌海带。”

华太医听了恍然,“难怪了!这海带有解毒之功效,同时也跟这摄魂散相克,激发了摄魂散的药性,这才提起爆了出来。”说完有些唏嘘,“蔺二公子这也是幸运,不然,再过两个时辰,那可就回天无力了。”

华太医说完,屋内几人神色各异。

所有人都知道,这蔺毅谨中毒的时辰成了关键。

其实,不用深入探究。海带跟摄魂散既然相克。那么,其中这个过程必定不会太久。必然是毒药下肚之后,不消多时就出现了症状。如此…。必然是将要离开赵家前后。

蔺昦森森看向赵烨,声音冰冷,“赵烨,此事你必须给老夫个交代。”

赵烨心头猛跳,面上却同样不好,“蔺相,此事还查清楚,这话您老可不能随意说。而且,蔺毅谨可是我的准女婿,我怎么也不会去害他呀!”

蔺芊墨听了,淡淡开口,“多说无益,到底是谁所为,相信很快就会知道了。凤肆!”

蔺芊墨话出,一个黑影闪身出现眼前,“夫人!”

“守住赵,蔺两家大门,这期间,不许进,不许出。”

“是!”

“告诉随行之人,发现异样即刻报告。”

“是!”凤肆领命,飞身离开。

赵烨,赵夫人脸色难看,“郡王妃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不过是查明真相而已。”

“那你也不能封了我赵家大门…”

“我封的不止是赵家,还有蔺家。”蔺芊墨面无表情道,“赵家除了主子还有奴才,蔺家亦是,主子不会做这样的事儿,不代表奴才不会,不管是受人指使,还是受人唆使,谋害我哥之人都不能放过。相信赵大人也不愿意放过那谋害你准女婿之人吧!”

赵烨抿嘴。

赵夫人黑着脸道,“可你这样让人守着大门,让外人看了…。”

“守着也只是暗中守着,不会有人看到。”

“可你让人这么去查不是同样引起骚动吗?传出去,大家脸上都不好看。”

“赵夫人多虑了,未明确的确定谋害我哥之人,这种谁脸面不好看,惹的外人看乐子的事儿我不会做。所谓查也不过是暗中查。”蔺芊墨没什么情绪,冷漠道,“你府中现在并没有任何异常动静,不是吗?”

赵夫人听了,恍然发现,若是有人来查,府中人早就跑来禀报了,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。

赵烨心却是提了起来,很快意识到。所谓敌暗我明,蔺芊墨这样查,若真是府中人所为,那…。

虽然赵烨自己没做。但就如蔺芊墨所言,却不能保证,这府中全部人都没做。若是没人动手,那蔺毅谨又如何会中毒!虽不想承认,但若是真如华太医所言,那么,蔺毅谨就是在他府中被人下的毒。

想到这里,赵烨心猛然一沉。

脑子也快速翻转,片刻,眼眸沉下,看向蔺芊墨,“郡王妃倒是未卜先知呀,来的时候竟然还带着这么多人过来。好像知道蔺二公子是中了毒一样。”

“赵大人在怀疑我吗?”

“不敢,只是好奇而已。”

“没什么值得好奇的。我也不是未卜先知,只是懂得防范于未然而已。我哥忽然倒下,不外乎两个原因,一;自然的病倒了,二,人为使然被人算计了。如此,我带些人终归没错,病了需要人抬着,需要找大夫看。若是被人谋害,那么…。就如现在这样,围追堵截,暗中查探,都需要一个及时!无论是谁,绝对让他有胆出手,必以命收场。”

蔺芊墨说的那个平淡,赵烨却听得后背发凉。

一个女人家,生呀!死呀!是否说的太过淡然。

华太医听完,不由转头看了看蔺昦,无声表示,你这孙女有些可怕呀!

“郡王妃倒是想的周全呀!”赵夫人这话带着一丝讽刺。

蔺芊墨勾了勾嘴角,透着凉意,“就是因为想的周到,所以才暗中查。不过,等到确定了凶手之后,我倒是不介意铺开来,谋害我哥人,死不过是结果,生不如死的过程才是主要。”

“郡王妃就不怕是蔺家人所为吗?”

听了赵夫人的话,蔺芊墨扬眉,“赵夫人,不管怎么说,你和蔺家还是姻亲。在凶手未定之前,你这样挑拨蔺家至亲之人的关系,合适吗?”

“不是挑拨,我只是想那种万一!到时候郡王妃打算怎么做呢?”

“若是真出现那样的万一,那么,蔺家族谱上必定少一个人。蔺家坟头上必然多一个碑。残杀手足的人,我蔺家不需要。若是做不到…。”蔺芊墨看着赵夫人,笑意森森,“赵夫人可以去告我!”

赵夫人面皮抖了抖。凶残!蔺芊墨给赵夫人的直面感官。

“郡王妃和蔺公子感情倒是好。”

“他是我的至亲。爱屋及乌,所以对于赵小姐我才愿意维护一分。”

“郡王妃倒是有心了。”

“即将是一家人,维护她应该。更何况她还是父亲给大哥选的人。”

听到这话,蔺昦心头猛然一震,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。

赵烨闻言,神色不定,“郡王妃对蔺大人…”

“我很敬重我的父亲,在有人冒然要认我为女,而父亲坚决维护我的那一天开始。”蔺芊墨怀念,眼中盈出点点笑意,“我哥也是同样,所以,对于父亲给他选的妻子,他很欢喜,也很期待。”

蔺昦听着,一个念头在脑中形成。心口微缩。

而赵烨看着蔺芊墨带笑的眼睛,莫名抖了一下,那诡异的感觉,让人浑身冒寒气。

从蔺恒的言辞之间,赵烨可以看出,蔺恒对他们兄妹可是没多少感情。可郡王妃这边…

在赵烨探究间,凤肆闪身出现,“夫人,有发现!”

凤肆话出,所有人心里一紧。

“说!”

“赵家四小姐赵妍身边的丫头死了。”

话落,赵夫人脸色遂然一变。在这个时候死了,给人无限遐想。

“怎么死的?”

“突然暴毙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转头看向华太医,“可否麻烦华太医去看看。”

“好!”

华太医起身,凤肆带着他即刻离开,赵烨,赵夫人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。不过,这个时候就开口,也不能拦着,不然,越发让人多想,显得欲盖弥彰。

只是这丫头的死,让赵烨赵夫人越发不安,因为清楚赵妍对嫁给蔺毅谨的态度。

“夫人,药煎好了。”

凤英走进来,随行的还有一位年轻太医,是李志。

蔺芊墨看了李志一眼,什么都没说,接过凤英手里的药物,开始给蔺毅谨喂药。

一碗药喂完,华太医人也刚好回来了。

“太医,我哥吃了药,大概多久才能醒?”

“一炷香之内,应该就会醒来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蔺芊墨面色舒缓下来,随意问道,“那个丫头可还有救?”

华太医摇头,“被击中要害,人已经死了!”

蔺芊墨听了,转头看向凤肆。

凤肆开口,禀报道,“死的丫头叫春兰,是赵妍的心腹丫头,死亡之前,跟前只有赵妍一人。死后,被一个婆子用麻袋从赵妍房中背出,藏于柴房之中。”

赵夫人听完,额头开始冒汗。春兰死了,当时只有妍儿一人在。这意味着什么?是指妍儿把赵妍杀死了吗?

赵烨面色越发紧绷,暗中查探,做什么都在人的眼皮之下。连他都很被动,轻易不敢动弹。赵烨感觉越越不好,所有的事情发生的太连贯,好像被谁用手牵着,一步一步把他推向那不知名的方向,有些可怕…。

想着,赵烨转头看向蔺芊墨。却看到蔺芊墨也正在看着他。如墨的眼眸,带着明显的暗色。

“鞭长莫及,因远失误。看来,父亲对赵四小姐恐怕打探的不是很清楚。只是看到了表面的形象,却忽略了真实的本质。”

“郡王妃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赵夫人不由激动了,“你是想说,那丫头的死跟妍有关系。”

蔺芊墨不咸不淡道,“是否有关系,或许该查查,如此也能够好的还给赵四小姐一个公道。”

“这个就不劳郡王妃受累了,关于那丫头的事儿,我们会查个水落石出的。”赵烨开口拒绝。

蔺芊墨冷漠道,“赵大人既然这么说了,我自然不会强求。不过,结果出来了,还请赵大人告知一声。坦白的说,若是有一个凶悍的大嫂的话,我会感到紧张的。”

这话直指蔺,赵两家亲事。变故随时都会出现。理由也很充分,他们看不上赵妍。

赵夫人面色青白交错,女儿被人公然挤兑,可她却不能多说什么。这实在是憋屈。

赵烨沉默。直直看着蔺芊墨,重新审视,这个女人…

最初以为,她只是仗着身份在嚣张。现在才发现,从一开始整个局面被她紧紧的控制着,她主导着一切,而你,无论是反击,还是应对,均无处着手,无从下手。

这猛然的发现,让赵烨整个紧绷的厉害。也许他最开始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应该放在蔺昦的身上,而是应该紧防着蔺芊墨,从她让人去查那一刻,他就应该阻止她,当时承诺给出一个交代,也比现在这种局面强。

可惜,他意识到的晚了点儿。现在再让蔺芊墨收手,根本就不可能了,因为春兰死了,她已经怀疑了。

如此,她岂会善摆甘休。嘴上是答应不查了,可暗中那些人却都在继续。倒是他刚才的拒绝显得太天真了。

在赵烨思绪不定间,在等待蔺毅谨醒来间。

一个婆子忽然闯进来,气喘喘嘘嘘,惊恐不定,不等询问,既大呼小叫道,“老爷,夫人,不好了,四小姐晕倒了。”

婆子话出,赵夫人即刻惊呼出声,“什么?妍儿怎么突然会晕倒?”

“这个老奴也不知道,夫人赶紧去看看吧!”

赵夫人回过神来,疾步走了出去。

赵烨眉头皱了一下道,“我去去就来。”说完,离开。

蔺芊墨沉默不语,片刻,凤肆走进来,走到蔺芊墨身边,附耳一句。

蔺芊墨听言,勾了勾嘴角,眼底冷寒一片。服药病倒,然后把一个克妻的名头,再次加负在蔺毅谨的身上?接下来是要去散播谣言了吗?呵呵…

赵四你真能作死!如此,我就再送你一程。连同整个赵家都给你一起覆灭,如何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