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聪明点就少折腾吧!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军营

凤和看着神色浅淡,细嚼慢咽正在用饭的凤璟,犹豫了一下,轻声开口道,“主子,昨天晚上凤英说,郡王妃当时之所以回答的慢了一点儿,不是因为…。咳,不是因为不爱,只是当时害羞了,所以才…”

简短的几句话,凤和别扭出了一身的汗。而比起那爱,不爱的,蔺芊墨害羞那句,让凤和表情抽搐的最为厉害。

凤璟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,神色无一丝变化,语气更为浅淡道,“我知道!对我,她是真心。不是将就。”

闻言,凤和不明白了,“主子既然知道,那又何必跟夫人置气呢?”

凤璟静默,良久,夹了一口不知道什么味道的小菜放入口中,淡淡道,“我也想不明!”

凤和:…。

看着凤和无言以对的样子,凤璟眉头轻皱,深谙幽沉的眼眸溢出一丝少见的疑惑,迷茫,几不可闻道,“从相识到现在,我好像经常对她不高兴。而她,从来没生过我的气!”

凤和越发糊涂了,听不懂凤璟这话到底是何意。主子是检讨自己变得爱生气了?还是…。难道因为夫人从不对他生气,他觉得心里不舒服了?

若是前者,凤和觉得这场别扭很快就能结束了,主子认识到错误,回去低头个头,夫人肯定不会揪着不放。反之,若是主子因为夫人从不对他生气而感到不愉。那…。大不敬的说,主子这失落,怎是一个贱字了得!

“主子,女人如夫人这样明白事理的可是不多。”良心话,虽然蔺芊墨比起其他女人凶悍了些,嘴巴太滑了些,很多时候也闹心了些。

但在大义小意这方面,可是很多女人都不及的。她从来不会为了一点儿繁琐之事,在主子面前说三道四,并揪着不放,不依不饶的。就这一点儿,可是省心太多了。

而且,就凤和看来,他家主子也不是那种会哄人的,就如现在,还等着郡王妃来哄,更重要的是连他自己到现在还没弄明白为什么跟自己媳妇儿置气!

如此,若是娶的是一个矫情又多情的,那…。主子看话本,研究的绝对不会再是上面的招数,而是上面的情话了。以此下去,绝对家宅不宁呀!

这别扭一闹,凤和忽然发现,夫人的优点其实蛮多的。倒是他家主子是越发让人难以理解了。这都会闹别扭了。

听着凤和的话,看着眼前白的发腻的粥,摆放各种不顺眼的菜,凤璟清晰感到心情逐渐阴厉。那个女人,该省心的时候不省心,该闹心的时候,她又太明理…。

“她在做什么?”

“她?”凤和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嘴角歪了歪,连‘夫人’‘郡王妃’这种标示自己媳妇儿的称呼都不说了,直接说‘她’了,看来主子这火气还是没消呀!

作为属下,这个时候应该担心才是。可…凤和眼中却溢满兴奋。正色道,“夫人在处理蔺毅谨的事。”

凤和话落,就看到凤璟遂然起身,看着桌上的饭菜道,“粥煮的太烂,菜切的太粗糙,不合格!”说完抬脚走人。

凤和:…。粥不烂,还叫粥吗?那叫饭!还有这笋丝,再细下去,那只能用勺子挖着吃了。主子这明显心气不顺,乱找茬,显而易见的迁怒呀!凤和摇头,可怜的厨子,运气真差。

凤璟走出去,身上气压低的弥漫出一股寸草不生的味道。

迎面走来的国公爷看到凤璟,阔步上前,边走边问,“凤璟,你这两天待在这里可是有什么…。”

国公爷的话未说完,凤璟已越过他,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。

国公爷:…。这是没看到他?屁,这小子根本是完全无视他。

国公爷转身,看着凤璟的背影,神色不定,嘀咕,“这混小子什么时候还有了这目中无人的毛病了?”

凤璟虽然话少了些,表情少了些,人也过于寡淡了些。可他最起码的风度可是没丢,礼仪方面那也是分毫不差。怎么…?

国公爷想着,眉头竖了起来,“凤璟你小子,是不是看老子老了,你就有摆谱的资格了?凤璟…。”国公爷说着,抬腿欲赶上凤璟,先摆摆自己租祖父的谱。

“国公爷,主子心情不大好,您老还是不过去的好。”凤和适时出现,低声道。

闻言,国公爷脚步猛然顿住,惊疑不定,“他心情不好?他还有这么矫情的时候?”说完,不满道,“不过他心情不好就可以对我摆脸子了?哼,好像我欠他似的。”

凤和垂首,腹诽,主子这会儿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,如此,他这几天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个隐形人吧!

国公爷抱怨完,看着凤和十分关心道,“他为什么心情不好?谁惹到他了?”

“呃…。”凤和看着国公爷,那眼神,绝不是关心,纯粹的是想看热闹。

凤和动了动嘴巴,最终,对着国公爷嘀咕开来。

随着凤和的话,国公爷的脸上漫过各种颜色,听完,喜笑颜开,乐不可支…

凤和看着,觉得国公爷这样拿自己孙子的郁闷当乐子实在不合适。但是,凤和又觉得,他多少了解那种感觉。

主子这样闹情绪,实在是有失风度。但是,这样的凤璟,却是那样的生动,鲜活…

只是,凤和就是有些不确定,告诉国公爷是不是不太好呢?若是主子知道了,他很有可能就会成为第二个被迁怒的对象呀!

赵家

看着躺在床上,面色青白,昏迷不醒的赵妍。

赵夫人眼泪哗哗的往下掉,“妍儿呀,你这是怎么了?妍儿…”

赵烨却是凝眉,沉默。赵妍病倒的时机太巧了,也太及时了,赵烨第一反应不是担心,而是怀疑。

“都别愣着呀!赶紧去请大夫呀,对了,那华太医在府中,你们把他给找…”

赵夫人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赵烨打断,“都在院中老实待着,任何人不许乱动。”

屋内的几个人下人听了,看了赵夫人一眼,无声的退了下去。

男尊女卑,纵然都是主子,这个时候下人也知道该听谁的。

“老爷,你这是做什么?”赵夫人红着眼睛,脸色难,带着一丝质问。有什么比自家孩子的安危重要的。

“蔺家公子哪里需要华太医守着,这个时候如何还能麻烦人家。”说着,在赵夫人手心里写了几个字。

认识到赵烨在她手里写的内容,赵夫人一愣,转头看向赵妍,神色不定。

真病?装病?确定?

简单的几个字,赵夫人却很快通晓了赵烨的意思。

赵妍若是真的病了还好说,可若是假的呢?要是被揭穿她是装病,那岂不是更会引起蔺芊墨的怀疑,引得她去探查吗?

明白其中含义,赵夫人心里有些发慌。伸出手,嘴上说着担心的话,手却学着赵烨在赵妍的手心里很快写出几个字来。

赵妍却是没任何反应。手指头就没动一下。

赵夫人看此,心里更慌了,抬头看着赵烨,急声道,“老爷赶紧请大夫过来给妍儿看看吧!不然,妍儿是真的要出事儿了。”

赵烨皱眉,犹豫不定,静默片刻,开口,

“华太医忙,你就出去找其他的大夫过来吧!”

赵夫人听了愣了一下,随着恍然,“老爷说的是,我这就去。”起身,想到什么道,“不过,郡王妃刚说不许进不许出…”

“妍儿病了,相信郡王妃能体谅…。”

“老爷说的是…”赵夫人说完,疾步走了出去。

赵烨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厮,“你随夫人一起去。”

小厮会意,“是!”领命,随着赵夫人疾步离开。

看着赵夫人已走远的背影,赵烨心里却没舒缓一分,反而绷紧的更紧了。

避过华太医不用,反而去请外面的大夫。这必定会引起蔺芊墨他们的探究。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。这种被困住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。他需要有人来帮一把,帮他来缓解这局面。

只是…这个时候去搬救兵。跟他交好的那些人,包括哪些亲戚,是否真的有胆子过来呢?毕竟,相府,国公府,这两家,那都是轻易得罪不得的呀。

考验情义的时候到了。人性自私,赵烨心里不抱太大的希望。

而且,就是来人了,恐怕也帮不上太大的忙,不过跟着求情的人多两个,期望着蔺芊墨,蔺昦心里的火气小一些罢了!

赤裸裸的现实摆在眼前,让赵烨嘴巴里有些发苦。

“老爷!”

“说!”

“夫人她们已经出去了!”

蔺芊墨放人了!赵烨却没太多意外,反而有些失望。若是蔺芊墨不放人。那么,他就可以借由赵妍来个缓冲。

只要赵妍这个时候出点什么事儿。那,蔺芊墨这个阻碍他们去找大夫的人,就是罪魁祸首。如此,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。

至于华大夫,他们不是不用,而是担心耽误蔺毅谨的病情。

他们不愿意耽误蔺毅谨,可蔺芊墨却是完全相反,质疑拦着不让赵家的人出去。

这样的对比一出,再加上蔺毅谨的毒已解,人只要苏醒,赵烨就有信心把这个局来个彻底的大反转。

只可惜,蔺芊墨却应了。从而再次肯定了,蔺芊墨是绝对不好对付的一个人。比蔺昦那个为官几十载的人都可怕。

不过,他也不怕,赵烨心里冷笑,实在不行,不是还有蔺恒吗?要闹开,蔺家也别想讨到好处。

稳下心神,赵烨抬脚往蔺毅谨的那边走去。不管如何,蔺毅谨只要没事儿,一切都有回旋。

赵烨离开,躺在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赵妍,缓缓睁开眼睛。眼里满是讥讽,心里盈满冷意,还有委屈。她都这样了,他们连找个大夫的还犹犹豫豫的,真是够了!

幸好她没指望他们,不然,她就只能等着死了。

蔺毅谨突然晕倒,她本还巴望着他会死掉,可没想到竟然没大碍。只是一时累着了,喝两幅药就会好。如此一来,她岂不是还要嫁给他?

赵妍可是不愿意,特别她父母那支支吾吾的样子,明显就是瞒了她什么。让她嫁给蔺毅谨必定是别有目的。她赵妍这辈子可没想过要做任何人的棋子,她父母也别想!

所以,赵妍在打探到蔺毅谨并无大碍,失望之后,准备来个先发制人。

可没曾想,春兰竟然在这样紧要的时候,竟然生了怯不愿意帮她。既然如此,她如何能饶的了她。

现在春兰死了,她这个机会反而变得更完美了。

春兰的尸体被她隐匿起来,对外就宣称是失踪了。因为谋害她这个主子,所以,潜逃了。

依次她再来个将计就计,继续继续病下去。在所有人不解,疑惑的时候,再把蔺毅谨克妻的传言散播出去。等到那个时候,她就不相信她父亲还会坚持让她嫁给蔺毅谨?就算是想拿她寻好处,他也还是要顾及自己的名声不是。

坚持让自己女儿嫁给一个克妻之人,这可脸他怕是拉不下。如此,在赵,蔺两家退亲之后,她就顺势好起来,这样一来,就彻底做实蔺毅谨克妻的名头。

到时候看那个女人愿意嫁给他。蔺毅谨,你这辈子就等着孤独老死吧!

计划天衣无缝,结果尽如人意,赵妍满意的闭上眼睛,静待结果。

这边,赵烨回去,却发现屋内气氛很是沉重。而蔺毅谨仍然躺着,并未醒来。

一炷香都过了,为何还没醒来。赵烨看向一边的小厮,那是他留下的心腹。

小厮对着赵烨摇头。表示蔺毅谨从来醒过。

“华大夫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蔺芊墨皱眉。

华大夫探着蔺毅谨的脉搏,也表示不理解,“不应该呀!二公子的脉象已经很平稳了,按道理说人也该醒了才是呀!怎么…。”

“是不是因为余毒未消?”

“就算是有些残留的毒,人也能抗住,不会这样昏迷。”

华太医一时闹不明。其他人眉头紧锁,担心显而易见。

“这个,可否让在下看看!”李志开口。

“呃…是李太医呀,你请!”华太医倒是很豁达,不忌讳什么。

“失礼了!”

“治病救人,不讲这些。”

李志笑了笑,伸手抚上蔺毅谨脉搏,片刻,拿起他的手反复看了一下,而后眉头皱起。

华太医看了,好奇道,“可是有什么发现?”

“蔺公子脉象很平稳,可人却未见清醒,明显不是身体原因,所以,我想他应该是被什么困住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华太医,蔺相你们看这里。”李志把蔺毅谨大拇指跟无名指撑成八字,指着中间的一道凸起青筋道,“在我们家乡,都称呼这条筋为惊魂线。正常情况下,这跟筋是平隐的并不明显,但是若是受到惊吓,或是沾到什么脏东西的时候就会凸起,就如蔺公子这样。”

华大夫听了点头,“确实,这种说法我也听说过。不过,一般都是小孩子经常遇到,受到惊吓,无故哭闹出现一些反常,激烈的情绪反应。一般大人极少。”

“华太医说的是,大人一般都遇不到,只是蔺公子这情况倒是看着像。”

“不管如何,总是要试试。只是,这种情况要怎么医治。”

“很简单,去庙堂找位德高望重的师傅,过来叫叫就行了。”

“事不宜迟,凤肆你去吧!”

“是!”

赵烨听完,神色不定,受惊吓?找师傅?这都什么跟什么呀!不过他什么都没说。随便他们折腾,他不拦着,折腾出个好歹来,蔺毅谨的死活,就真的彻底跟他无关了。

另一边,赵夫人还未回来,大夫却是先一步跟着赵府的婆子进了府,为赵妍诊治去了。

大夫好请,求人不易呀!看来,赵夫人寻求帮手的事儿,进行的并不顺利。

“老爷!”

“说!”

“大夫已经给四小姐诊断过了。”

“如何?病的可严重?”

“不是生病,是中毒!”

小厮话出,屋里的人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
“赵大人这府邸,需要好好治理一下了。”蔺昦声音沉沉道。

赵烨抿嘴,“看来是有人蓄意要惑乱我赵家呀!或许,蔺公子的毒和小女的毒都是一人所为。”

小厮听了,正色道,“关于下毒的人,四小姐已经知道是谁了。”

闻言,赵烨眉心一跳。

蔺昦沉声道,“是谁?”

“春兰!”

小厮这答案出,屋内几人神色各异,同时转头看向赵烨,意味深长。

赵烨面色紧绷,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蔺芊墨挑眉,嘴角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,看着小厮问道,“不知你家小姐是如何发现的?”

“四小姐身中之毒,已在茶杯中找到。而今天碰触到那个茶杯的只有春兰,小姐喝下去的水就是春兰递给她的。特别,现在春兰已没了踪迹,十有八九是谋害过小姐之后就逃…。”

“够了!”小厮的话被赵烨厉声打断。

“老…老爷…”小厮正说的绘声绘色,被赵烨这么一吼,吓了一跳。

“滚下去!”

小厮不明所以,疑惑不定,这个时候老爷不是应该紧着跟小姐做主吗?怎么…。

“滚…”

赵烨这一吼,吓得小厮什么都不敢再说,再想。哧溜跑出去了,

蔺芊墨看着赵烨,淡淡道,“暗中查探果然收获颇丰,四小姐是个编故事的高手。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这话果然一点儿都不假。四小姐若是知道暗中有护卫,想来她肯定不会那么说。可惜呀…”

赵烨脸色发黑,无言应对。

看着赵烨那憋屈的样子,蔺芊墨觉得心里舒服多了,不疾不徐,再补一刀,“若是赵夫人能守着四小姐,那么,这样的话,赵夫人必定会拦下。可惜呀,赵夫人太忙了些,对女儿有些顾不上了。”

赵烨听的差点吐血。若是他当时没让赵夫人去找人帮忙,那么,也就不会有这可笑的一幕了,真是…。

赵烨,赵妍这父女两,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。点子不少,心眼也够多,可惜,运气太差!老天不成全你,你作来作去,作死自己。

华太医看了赵烨一眼,没什么表情。腌臜事儿他见多了,赵家安的什么心思,他不知道。但是他却看出,这位郡王妃可不是善茬,落在她手上,赵家怕是讨不得好。

李志看了一眼蔺芊墨,而后垂下眼帘,掩住眼中点点柔色。无论在任何地方,无论是赢浅还是郡王妃,她都不会委屈自己,这样很好,真的很好!

沉寂间…

“三殿下…”

“嗯!”

听到外面的请安声,蔺芊墨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三殿下?赫连珏?

赵烨抑制不住心头一跳,眼睛亮了几分,生出期待。三皇子来了,可是来帮他的吗?

赫连珏缓步走进来,赵烨即刻上前请安!

“下官不知三殿下到来,有失远迎还请殿下赎罪。”

“见过三殿下!”相比赵烨的热忱,屋内几人规矩请安。

赫连珏看了一圈,视线在蔺芊墨身上略顿,而后移开,不咸不淡道,“都起来吧!”

“谢殿下!”

“殿下请上坐!”

赫连珏摆手,随意在手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赵烨上前,躬身,恭敬道,“不知道殿下今日过来,可是有什么要事儿?”

赫连珏懒散道,“没有,就是在宫里无意听太医院的人说,蔺公子忽然在赵府病倒了,一时好奇,顺路过来看看。”

纯粹是看热闹的。人家说得毫不遮掩。却也让人分不清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。

蔺芊墨喜希望是真的,毕竟,若是赫连珏参合进来,虽然改变不了结局,却必然会添加阻碍。

而赵烨却由衷希望是假的,其实,三殿下是来给他撑腰做主的。毕竟,他女儿可是马上要进入三皇府了。不过,赵烨从心底里感觉,这种可能性或许并不大。

赫连珏是皇子,他若出手,这件事儿必定能大事化小,小事儿化了。但是,要是蔺芊墨,蔺昦揪住不放,那么,赫连珏肯定也不会为了他的女儿,就跟蔺相和蔺芊墨这个郡王妃杠上。

“蔺公子情况如何?”赫连珏开口。

赵烨欲言又止,不知该从哪里说起,才对自己更有利些。

“怎么?本殿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?”

“凤英!”

蔺芊墨开口,凤英上前,简单,明了,不隐不瞒,把事情给赫连珏说了一遍。

赫连珏听完,抚着下巴开口,“倒是有趣!”

这话听着,无论是蔺芊墨,还是赵烨都感觉十分不中听。

“夫人,人带来了!”

凤肆出现,身边带着一个白须僧人,慈眉善目,一看就德高望重的那种,看着就很令人信服。

蔺芊墨起身,颔首,很是客气道,“劳烦高僧了!”

“阿弥陀佛!”

“还请高僧帮我大哥看看。”

高僧点头,走到蔺毅谨身边坐下。

凤肆站在一边,看到赫连珏微微颔首,算是请安。

赫连珏勾了勾嘴角,拖着下巴饶有趣味的看着。

屋内沉寂,除了呼吸声,再无其他。赵烨感到心里紧绷的厉害。

良久,高僧起身,面色沉重,“阿弥陀佛!”

“大师我哥怎么样?”

“令兄,是被人施了障法了!”

这话一出,蔺昦脸色猛然一变,华太医,李志神色不定。蔺芊墨疑惑不明,“障法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蔺芊墨敏感察觉到,在她说完这句话后,赫连珏看着她笑了,笑的…令人很讨厌。

高僧未多言,只道,“夫人等下就会知道了!”说完,走到蔺毅谨身边,扯断他几根头发,道,“请帮老衲拿两根蜡烛,还有一个火盆过来,还有令兄的生辰八字。”

“稍等!”

东西很快拿来,蜡烛点燃,高僧把头发放入火盆,双手合十,低低念开,含糊不清,好一会儿之后,把手中佛珠放入火盆,而后拿起蜡烛把蔺毅谨的头发点燃,随着把蔺毅谨的生辰八字丢入火中…瞬时,高僧头上沁出点点汗珠,嘴巴动的越来越快…

“破…”

忽儿一声,床上蔺毅谨猛然睁开眼睛。

“谨儿…”

“祖父…”蔺毅谨满脸恍惚,一副不知今夕何夕的模样。

蔺芊墨怔怔,默默擦汗,重整表情。而后,满脸惊魂未定之色!

蔺芊墨这表情出,还未开口,赫连珏先笑开来,“真是有趣…。”

蔺芊墨闭嘴了。

高僧开口,“令兄已醒,障法已破!”

“多谢高僧,就是不知道这障法是有…”蔺昦的话还没说完。

一个婆子跌跌撞撞跑进来,惊慌失控道,“老爷,不好了,四小姐吐血了!”

赵烨听言,脑子有瞬间空白,接着就听赫连珏道,“本殿曾听闻,若是障法破了,那暗中作法之人就会被反噬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高僧低头,“阿弥陀佛!”

“看来本殿没记错。”

蔺芊墨脸色沉下,“凤英,看看四小姐哪里可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“是!”凤英闪身离开。

屋里的人都沉默。赵烨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,这一出一出,让他脑子乱成一团。

不消多时,凤英走进来,手里拿着一个木偶娃娃,上面扎满了针,写着蔺毅谨的名字,还有他的生辰八字!

蔺芊墨拿过,拿下娃娃上面的针,面无表情看了一眼赵烨,既移开视线,“凤肆,带上二公子。”说完,抬脚走了出去。

赫连珏也随着起身,“赵家的女儿倒是令本殿刮目相看呐!”

“三皇子…”

“赵大人,父皇对于这种巫术可是深恶痛绝,你可想好要怎么交代了吗?”

赵烨闻言,脸色遂然大变。

赫连珏勾唇一笑,靠近赵烨,眼中盈满邪气,低低道,“就算是父皇能饶得了你这条狗命,那位芊墨姑娘也容不得你,所以,聪明点儿的就少折腾,自刎了事儿吧!那样或许还能有一个全尸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