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赵家结局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蔺家二公子蔺毅谨,在去赵家下聘的日子,突然倒下,昏迷不醒。

然,却不是病了,而是被人下毒,并用了阴毒的巫术。双重恶招,由此可见,是不弄死蔺毅谨誓不罢休呀!

京城之人,初闻此消息第一反应,均是精神一震,大事件来了,有乐子看了。

消息刚出,结果随之而来,不用抓心挠肺的等待,关注不经冷却,立马又被推上了另一个高度。

蔺毅谨中毒,极有可能跟赵妍有关系,只是尚未完全确定。不过,蔺府表示,此事会交由大理寺卿,他们静待结果。

只是,蔺,赵两家的亲事儿就此做罢!蔺毅谨就是此生孤独,也不会娶赵家那样阴毒的女儿为妻。

原因很明确,就算对蔺毅谨下毒的人不是赵妍。但是,用人偶对蔺毅谨施障法的人却是她,已经确定无疑。

一个还未成亲,就先欲夺取夫君性命的人,退亲是理所应当,更是必须。更有人觉得,蔺家太温和了些,只是退亲太便宜赵妍了。那样一个心狠毒辣的女人,弄死她都是应该的。

不过,众人在唏嘘,惊骇之余,也不由探究,赵妍为什么要害蔺毅谨呢?

“听说是因为看不上蔺毅谨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大理寺卿昨天审案我去看了,赵妍身边的丫头婆子都交代了。说,赵妍嫌弃蔺毅谨性子绵软,人也没前途,没本事儿。”

“性子绵软也是错?”有人嗤笑,“若蔺毅谨是个强悍的,赵妍恐怕早就被退亲了,就她在公主府出的那个丑,也就蔺毅谨包容的下,还去探望,提亲。赵妍不说感激也就算了,竟然还害人,真是…。这女人真是够狼心狗肺的。”

一致点头,接着道,“蔺毅谨就是性格再绵软,可凭着他蔺相孙子,郡王妃哥哥的身份,这以后的仕途也差不了哪里去,赵妍这定论是不是下的太早了些?”

“这定论不是蔺毅谨下的,而是蔺毅谨自己说的。他说,自从那次受伤,眼睛虽然好了,可看东西的时候仍然模糊不清。所以,若是眼睛不恢复,他跟官场怕也是无缘了。”

“竟然是这样!”

“看来这赵妍是想做官太太呀!”

“不过这蔺毅谨也太实诚了些,看东西模糊又不是看不到,他不说谁会知道!”

“这也说明人家蔺公子人品好!”

对这话有人持保留态度,不过在赵妍的对比下,蔺毅谨最基本的定位,蔺毅谨怎么也不会是个坏人。

“而且,听赵府的一个嬷嬷说,赵妍这这之后还装病,意图陷害蔺公子,说他克妻!”

克妻!又是一片哗然!

“不过,恶有恶报,那女人因使用巫法被反噬,现在整个人陷入昏迷,不死不活的,不知道大理寺卿最后会怎么处置她!”

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,人类的想象是无限制的。赵妍逐步被恶魔化…

大有此等恶毒女子不死,难平民愤的趋势。

而,相比大众的力量,赵家就显得太单薄,太渺小了。赵妍的形象已经被定位,这个时候无论赵家说什么,都是辩解。

事已成定局,赵烨的反应也很迅速…

三皇子府

“赵大人去宫中求见皇上,痛哭流涕说他没教育好女儿,向皇上请罪。不过皇上没见他,只让太监传了话,说,等到大理寺卿的结果出来,一并论处。”

一并论处,看来,结果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了。就算能保住性命,可这官职却是指定要丢了。

听完凛一的禀报,赫连珏晃动着手里的酒杯,懒散道,“意料之中的结果,没意思。”说完,饶有趣味到,“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,郡王妃是用了什么方法,能让赵妍在那么巧合的时间就吐了一口血出来呢?”

“属下去查探一下?”

赫连珏摇头,颇有兴致道,“本殿想听她自己说。那样才有趣。”

“殿下,这…怕是不可能吧!”

“本殿这次可是帮了她不小的忙,要点回报什么的理所应当。”

凛一听了没说话。只是觉得这节奏有些不对。

节奏不对,那是由赫连珏的心情而起。

曾经跟在他后面的人,现在成了郡王妃了。

曾经傻里傻气,却全心全意的人,现在却连看他一眼都不愿了。

这感觉…。说不上多失落,只是总归不舒服。或许,贱性使然吧!

纯粹用心,痴缠他多年的人,因他被驱离,并受伤差点丧命的人。任时间流逝,蔺芊墨身份转变,她在赫连珏这里总归是不同的。无关情感,只是一份独有的记忆。

“殿下,贤妃娘娘身边的桂嬷嬷来了!”

赫连珏听了,抬手,示意人进来。

“老奴给殿下请安。”

“嗯!”赫连珏点头,漫不经意道,“什么事儿说吧!”

“是!”桂嬷嬷躬着身子道,“娘娘让奴才带话给殿下,赵家女儿品行不端,赵惜儿为侧妃一事就此作罢!”

赫连珏听了,笑了笑,带着一丝凉意,“赵惜儿即将为三皇子侧妃,京城之中人所共知。现在因赵妍为恶拖累了赵家的名声,如此,本殿下就拒了赵惜儿?这一推干净的做法,落在世人眼中,母妃就不担心,我会落得一个凉薄无情的名头么?”

闻言,桂嬷嬷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怔忪过后,恭敬道,“那殿下以为如何是好?”

“本殿没什么想法,让母妃看着办吧!”说完,摆手。

桂嬷嬷看此,不敢再多说,躬身退下。

主院中,秦卿听完丫头的禀报,眉头皱起,而后恢复如常,淡淡道,“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丫头离开,站在秦卿身后的丫头桂香上前,不明白道,“小姐,殿下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秦卿抿了一口茶水,没什么表情道,“意思就是那赵惜儿仍会入府不会变。”连自己的名声都搬出来了,贤妃怕是不会再说什么了。

闻言,桂香眉头损失后皱起,“赵家都那样了,殿下怎么还…。”

“纳了赵惜儿最多被人暗中取笑一通,可殿下若是坏了名头,说不得会被人拿到明面上来置喙。两相比较,如何取舍,显而易见。”

桂香听了明了,只是仍拉着脸道,“等到赵惜儿进府了,肯定又会有一些人对着小姐说些阴阳怪气的话。”

秦卿听了,却是淡淡一笑道,“这没什么不好!”

“这有什么好的?”桂香不解。

秦卿把玩着茶杯,压下心底的酸涩,意味深长道,“殿下的身份在这里摆着,日后女人必定不会少了。既然如此,有赵惜儿这样一个满是糟点儿的女人占着侧妃的位置,总比一个德艺双馨,深得贤妃娘娘喜欢的女人来做这位置要强。”

桂香听完恍然,随着笑开,道“这赵惜儿注定是不得宠的,如此一来,在她被人病垢的时候,小姐适时的站出来,维护她几分。那样小姐不但得了贤名,肯定还会得到殿下的垂怜。”

桂香说完,满是敬然的看着秦卿道,“果然还是小姐想的深远。”

秦卿笑了笑没说话。心里没有太大愉悦之感。赵惜儿这次是被赵妍拖累,入府前就先得了贤妃的不喜。可下次呢?下次她可就不见得有这样好的运气了。或许早晚都会有一个入赫连珏眼的女人出现。每每想到这个,秦卿就感到心里发苦。

凤家

外面那些传言,蔺芊墨听了,继续在纸上画着圈圈,淡淡道,“蔺公子眼睛有疾,又受到这么大的冲击,到了离开,出去散散心的时候了。”

凤英听了点头,“夫人说的是!”

“春暖花开,风景无限,让二公子挑个好日子就走吧!”

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也很黑暗。美景伴随着荆棘,看得多,学得多。等他真正成熟了,等到时局稳了,他的眼疾也好了。等到那时,他是选择做一个逍遥公子,还是为官一飞冲天,就都看他自己了。

“相比蔺公子的自由自在,夫人可觉得失落?”

闻言,蔺芊墨停下自己的涂鸦无所为,转头看向凤英,浅浅一笑道,“要是跟着蔺毅谨一起出去游山玩水,那肯定很不错。”

“对那无拘无束的生活,夫人仍然很向往!”

“凤英,你的问题充满了探究的味道。”蔺芊墨看着凤英,正色开口,“昨天晚上去见过凤和了?”

凤英点头。

“凤和都说了什么?”

凤英没回答,只道,“夫人,您可以问答属下一个问题吗?”

“嗯,你问!”

凤英看着蔺芊墨的眼睛,正色道,“嫁给主子,夫人后悔吗?”

凤英话出,蔺芊墨神色微动,脸上浅笑隐,沉默,良久,开口,“若是有一天,凤璟和我要分开。那么,我应该会伤心,而不会后悔!”

“若分开的原因都在主子呢?夫人不会后悔并恨他吗?”

“不会后悔,因为爱的最初,他是真心真意,我是心甘情愿,没有虚情假意,没有蓄意欺骗。他的感情是真的,我的幸福也是真。所以,不会后悔。”

蔺芊墨说着微微一顿道,“只是,不后悔,却不代表不会怨怼。因为从跟他在一起的那天起,想的是一辈子跟他在一起。”

“若是最后因为他,半途劳燕分飞,无法走到最后,那么,我肯定会怨他。因为爱过,失去时就不会无所谓。”

“但就是怨,他也不会成为我的仇人。凤璟,我爱的人,变成我曾经爱过的人,忘不掉,却也不会再去想念。”

“不过,那是我最不想要的结果。所以,我会努力,努力守护着自己的幸福,不然它丢掉。”

凤英听完,眉头微皱,沉寂,片刻,开口,“属下体会不了那种心情,不过属下知道夫人说的是真话。”

蔺芊墨听了勾唇,“这么相信我?”

“嗯!虽然夫人平时经常逗弄属下,还忽悠属下。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,夫人从来不曾说过假话。”

“看来我做的不错,你在这里信誉度很高呀!”

凤英点头,“所以,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,请夫人在离开的时候,记得带上属下。”

凤英话出,蔺芊墨眼帘微颤,心头温暖,嘴角上扬,笑意暖暖,“这么好的属下,你家主子肯定舍不得。不过,就算他不舍得,我也要带你走…。”

“嗯!”

“不过,为什么想跟着我?”

“主子背弃了夫人,以后他还有会其他人。而蔺公子以后会有妻子,孩子……”

“而我只有你!”

“属下会陪着夫人,直到夫人不再需要属下的那天。”

凤英没说的是,等到蔺芊墨不需要她的那一天,就是她的死期。这是她尾随蔺芊墨离开的惩罚。

就算是凤璟容许她认蔺芊墨为主,也不过是延续她的命至蔺芊墨不需要的那天。不然,她在离开的那一天就死了。

若是蔺芊墨一直都需要她,那么,她可以一直存活。一旦遗离,她必死无疑。凤规如此。

只是关于这些,蔺芊墨并不知道。但是心中动容却是真实存在。

看着凤英,蔺芊墨眼底柔色蔓延,“你家主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儿,就是让你来到了我身边。”

凤英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。蔺芊墨的珍惜,是她的圆满。

她想主子这夫人这辈子长长久久在一起。但这世上不尽如人意的事太多,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,她想陪着夫人。她不愿意夫人落寞,伤心的时候是一个人。

主子身边的暗卫有很多,可夫人身边只有她一个。

“凤英,谢谢你!”

凤英笑了笑,垂首,对于蔺芊墨的感谢,意外的没表示出回应。至于原因是什么,凤英自己清楚…

蔺芊墨对此完全不以为意。她喜欢凤英,是因为凤英的好。而不是为那完美无缺的礼仪。

“来吧,跟我说说在凤和哪里都打探到什么了?”

“凤和就来得及说一句,主子这次心情不好跟夫人的心有关,然后就被叫走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神色不定,“跟我的心有关?所以你才会问我是不是后悔了?”

“夫人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主子,嫁给主子又不曾后悔。所以,属下想,夫人就写保证书就好,至于悔过书应该不用写也没关系。”

“你这分析倒是透彻,可是还不到位呀!”蔺芊墨抚着下巴道,“连一点儿眉头都不许凤和透漏,明显是不给我求和的机会,由此来看璟公子的心情依然很差呀!”

“先写保证书,抛砖引玉。”

蔺芊墨听了眼睛一亮,“这想法极好…。”随即又道,“不过我姿态是不是放得太低了呀!还有,我这保证书一写,你家主子会不会以为我在心虚呀?”

凤英思绪本来挺清明的,现在被蔺芊墨这一绕,忽然就又分不出头绪了。男女之事果然麻烦。

“那夫人以为怎么办才好?”

“他不动,我不动,依我看我不如沉住气,也晾他几天,等他这火气爆满了,忍不了了,自动回来找我!”

“夫人这可是有些冒险呀!”

蔺芊墨听了抚掌一笑,带着一股贼气,“只要人出现了,事儿就好办了!”

凤英扬眉,沉默片刻,明白了什么,低声道,“那可要属下再买几本更火辣的话本回来?”

凤英话出,蔺芊墨笑倒书案上。觉得自己节操在凤英这里已全部碎了,同时又觉得这碎的太好了。这提议,甚是秒呀!

大理寺卿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,当然了,这也是在他们不为难又想办理的情况下。

不出一日,审查的结果就出来了,赵妍谋害蔺毅谨罪证确凿,人证物证均有,即刻押送监牢,监禁终身。

至于赵烨和赵夫人,一个教女不善是跑不了了。特别在查案的过程中,不经意查出赵烨在职期间,繁多不法贪污受贿的行为。如此,要如何定罪,就呈有皇上定夺了。

在大理寺卿把案子呈交给皇上之时,赵烨去了蔺家。但却不是求人,而是胁迫!

只是人还未到蔺家,就被蔺毅谨请走去了茶楼。

两人坐下,蔺毅谨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不温不火道,“我祖父这个时候不在府中,赵大人有什么话可以直接给我说。”

赵烨听了,面无表情道,“蔺相在不在府中,这一点儿我清楚的很。”

蔺毅谨听言,温和一笑,“祖父确实在,不过,就当前这种情况,我不认为祖父想见赵大人。”

赵烨冷哼一声道,“蔺公子倒是直白。”

“赵大人过奖!”

“既然蔺公子不欲我见蔺相,那么,跟你说或许也一样。”

“赵大人请说,晚辈洗耳恭听。”

赵烨看着蔺毅谨那不温不火的样子,眼睛眯了眯,“今日蔺公子倒是让我感觉大不一样。”

前几次见蔺毅谨,给人的感觉就是温和有余,却是沉稳不足。可这次…倒是格外的淡定从容,发生这么多事儿,竟然不见丝毫冷怒激动等情绪。

看出赵烨眼中的探究,怀疑,蔺毅谨脸上笑意不变,“俗话说,吃一暂长一智,在生死边缘徘徊一回,总是会要有些改变的。”

“话是那个理,可蔺公子这变化是不是太大了些呢?”

吃个亏,长个心眼这很正常。可蔺毅谨却跟变个人一样,这明显透着异常。

蔺毅谨听了不疾不徐道,“赵大人想跟我探究这个问题?若是,那赵大人恐怕要失望了,我没什么可以说的。”

赵烨这个时候也无意与他探究这个,看了蔺毅谨一眼,转身对着身后的小厮伸出手。

小厮见状,把手里的盒子递过去。

赵烨接过,放在蔺毅谨面前,“蔺公子打开看看吧!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蔺公子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蔺毅谨听了没再说什么,放下手里的茶杯,打开盒子,看着里面的信函,嘴角勾起一抹不含任何笑意的弧度,伸手拿出,展开,看着上面的内容,脸上没什么表情…

果然都被墨儿猜中了,蔺恒确实是用赵妍曾经做下的事儿来威胁赵烨,以此成就了这门亲事儿。

其次,杨氏的事儿,也是蔺恒图谋来做的。只是这些信函中,赵烨隐去了他在其中的为同谋的内容。

全部信函的内容看完,直面给人一种感官,那就是蔺恒以他这个儿子为棋子,以蔺芊墨郡王妃的地位又诱饵,威胁利诱赵烨,成为他的助力。

赵烨极致在突显自己的无辜,被动,蔺恒的罪行,无情。

蔺毅谨看完,把手里的信函放入盒子中,淡漠道,“害我还不够,现在赵大人又拿出这些莫须有的信函内容,接着谋算为父吗?”

蔺毅谨话出,赵烨不由笑了,带着一丝冷冷渗人的味道,“蔺公子这反应,还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呀!看到那样的内容,不惊不怒也就算了,竟然还倒打一耙,反而给我定了罪!看来,我过去是真的太小看你了。”

“赵大人若是想拿这完全无影的事儿来胁迫我,那么,赵大人恐怕又要失望了。”

“蔺公子,你是聪明人,何必装糊涂呢?你是蔺恒的儿子,就算对你父亲的为人了解的不够透彻。那么,对于他的字体,你却是熟悉的吧!如此,再来否认可就不太聪明了!你应该知道这些东西一旦散播出去,对蔺家,包括对你哪位郡王妃妹妹都有什么样的影响。”

“赵大人在威胁我?”

“不是威胁,只是感觉,这样各退一步对我们都有好处。”

“赵大人想要什么?”

“我要的不多,只要赵家一安。”凭着国公府的能力,绝对可以做到。只要郡王妃开口,对着郡王爷吹吹枕边风。

蔺毅谨听了淡淡道,“确实不多,最起码没想过连官职都保住。赵大人倒是懂得隐忍。不过,我听说赵二小姐已经入了三皇子府了?”

闻言,赵烨眼神微闪。

蔺毅谨淡淡一笑道,“三皇子现在还没有子嗣,若是侧妃娘娘运气够好,若是能一举得男。想来,赵大人再恢复官职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。”

“蔺公子想的太多了,就凭赵家现在的声名,惜儿就是进去了,也不过是有个容身之处罢了,其他的都是妄想。”

“世事难料,谁能说的了呢!”

“蔺公子是担心惜儿得宠,再对蔺家不依不饶吗?”赵烨说着,诚恳道,“蔺公子多虑了,就算是惜儿侥幸得了宠,就凭她一个侧妃的身份,一个女流之辈也不可能,”

“女流之辈吗?呵呵…有赵四小姐的例子在前,对赵家的女儿,我可从来不敢小看。”

赵烨听了抿嘴,看着蔺毅谨目光沉沉,“蔺公子何必绕那么多圈子,你打算怎么做何不给个痛快话!”

蔺毅谨听了起身,把手里的盒子推过去,淡淡开口,“我没什么要说的,赵大人想怎么做尽可随意。”

蔺毅谨话出,赵烨脸色即刻沉了下来,“蔺毅谨,你这是打算赶尽杀绝?”

听到这话,蔺毅谨不由笑了,“由始至终,我什么都没做过。却是我险险从赵四小姐的手里逃过一劫。赵大人现在把赶尽杀绝这几个字加赋在我身上,是不是太过可笑了?”

“可你别忘了,蔺恒是你的父亲!”

“这个我不否认。只是赵大人恐怕不知道,在我们蔺家,没有父债子偿的存在。特别在看了赵大人给我的东西后。比起维护,我反而更愿意家丑外扬。如此一来,或许我兄妹二人倒是不用担负起奉养父亲的责任了。这么想,我倒是要谢谢赵大人了!”

看着蔺毅谨那清冷的眼眸,赵烨心头一跳,沉沉道,“刚才看完信函蔺公子的反应是不是太冷淡了些?”说完,眼眸微缩,心往下沉,“或者说,蔺公子对蔺恒那所谓的敬重,根本就是子虚乌有,那所谓的听从父命,欢喜下聘赵家亦不过是做出来的一出戏?”

蔺毅谨呵呵一笑,神色未有任何改变,“赵大人的想象力真是丰富!”

“不是我想象力丰富,而是你们早有预谋。你们是不是早就透彻了蔺恒的谋算?”赵烨说着,心头翻涌,难掩激动,冷气从脚底往上冒,“他们都弄错了,都弄错了,被算计,被谋算的不是你们,而是正好相反,是你们算计了我们赵家,是你们…”

蔺毅谨神色莫测,“赵大人,有的时候太聪明并不是什么好事儿…”

蔺毅谨话出,赵烨眼睛冒火,磨牙,“蔺毅谨你这是承认了,承认这一切都是你们蓄意做下的?”

“事已成定局,承不承认重要吗?反正,这个时候无论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!”

“蔺毅谨,你是否太自信了些…。”

“不是我自信,而是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赵大人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蔺毅谨说完,起身往外走去,走到门口处,停下脚步,转头看着赵烨,温和一笑道,“刚才赵大人不是说,对于我父亲的笔迹,我必定是认识的吗?赵大人说对了,对于蔺恒的笔迹我确实十分熟悉,不过,你所拿的信函,那上面的字却都不是出自蔺恒之手。”

赵烨心中被真实的发现所刺激,一时候没听明白蔺毅谨的意思。

看赵烨怔忪不明的样子,蔺毅谨开口道,“也就是说,你若是把这些信函散播出去,到时候查验的时候,你也会定为诬陷。罪名,意图挑起蔺家之乱,祸害蔺家父子关系,抹黑蔺家声誉。所以,赵大人在行动之前,最好是三思而后行。”

听到这话,赵烨差点吐血,心中闪过百个剁了蔺恒的方法,沉戾道,“不是蔺恒亲手所写又如何?你蔺家去提亲,下聘却是事实!”

“是事实!不过却是被你们蒙蔽的事实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蔺,赵两家的所谓的定亲,不过是你们在得知赵妍曾经做下的恶事,被蔺恒所知之后,蓄意做下的一个阴谋罢了!想用联姻掩盖,压下。而我们只是被蒙蔽了而已!”

“放屁…”赵烨再也忍不住爆粗口,“这么的事儿被蒙蔽,傻子才会相信。定亲,蔺恒会没给你们写信?”

“当时候祖父身体不好,而我又刚刚回京。哪里会探究那么多,要怪只怪你们赵家的胆子太大。不过,现在的父亲的信来了,该澄清的都澄清了,已证实他根本就未给赵家提过亲,更不会越过祖父向谁提亲。”

看着赵烨冒火的眼眸,蔺毅谨再补一刀,“再说了,若是定亲的话,一定会有信物的。父亲可曾给过你们信物?”

没有,什么都没有!

他被蔺恒给算计了,被耍了。从一开始蔺恒就预想到了某种结果,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有戒心。他赵烨太天真了,太天真了…。

“蔺恒,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…”

在赵烨的怒吼中,蔺毅谨抬脚走了出去。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,吐出一口气浊气。

在蔺恒的身上,蔺毅谨学到了四个字,人心险恶!

蔺毅谨离开良久,赵烨才从酒楼出来,阴沉这一张脸,眼中满是杀意。蔺恒他绝饶不了他,从今天起,蔺家与他赵烨不共戴天,不死不休!

赵烨在心中默默宣泄仇恨,边上小厮开口,神色紧绷,“老爷!”

“说!”

“小的刚才听到消息。说,蔺恒出事儿了!”

小厮话出,赵烨豁然抬头,目光凶狠,“你刚才说谁出事儿了?”

“蔺恒!”

“他死了?”

小厮摇头,“蔺大人听闻了京城的事儿,在急着赶回来找老爷算账的路上遇到意外,虽没死,却陷入昏迷,整个人不死不活!”

“报应,报应,这都是报应…”

小厮看着赵烨那阴戾的表情,顿了一下道,“不过京城的人说,蔺恒会变成这样都是老爷你引起的…。”

“放屁…。”

“赵大人,我们是宗人府的,奉皇上之命,请你跟我们走一趟!”说完,不待赵烨开口,直接把人押走了。

小厮站在原地看着,只有一个感觉,赵家完了!

果然,没过两日,赵家被发配边疆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发配边疆,此生怕是回京无望了。

为官者都贪,只是被罚的这么重的赵烨却是第一个。追究原因,怕是跟蔺毅谨差点被害丧命有关。

赫连昌随时都有用上蔺昦的时候,这样重惩赵家,也算是给蔺昦一个交代。让他感恩!

至于尚书,有无数的人可以顶替,死活他都不在乎。不过…。

御书房中,赫连昌无意识的敲击着书案,表情莫测。赵家是死,是活,就看他们对于蔺芊墨的怨恨有多深了,若是…。赫连昌眯了眯眼睛,神色不明。

凤家

已经五天了,凤璟那里没有丝毫动静,蔺芊墨开始挠头了,“看来这等君入瓮怕是要落空了。”

“不过,主子哪里已经有松动了。”

闻言,蔺芊墨眼睛一亮,“你见到凤和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来赶紧说说!”

“夫人,这次主子会生气应该跟九爷有很大的关系。”

“跟九爷?”蔺芊墨神色不定,这是她第一怀疑的,不过被她排除了。

“夫人知道那日长公主办花宴,真实的目的是什么吗?”

“不是赏花?”

“赏花只是名头,实则是给九皇爷选妃。”

蔺芊墨听了恍然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说完,不解道,“九皇爷选妃,凤璟跟我生什么气呀?”

“想想主子给您选的衣服,还有其后说的话,花枝招展,精致无比!”

蔺芊墨听言,嘴角抽了抽,“难道是因为九爷选妃,所以他才让我穿成那样的!不过,这没道理呀!无论我穿成什么样,我这个郡王妃,也不会成为九皇妃的人选。凤璟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。”

“夫人装扮的太漂亮,引的九爷移不开眼了吧!所以主子不高兴了。”

蔺芊墨翻白眼,“就离开的时候跟九爷打了个照面,就一眼,哪里来的移不开眼,你以为你家夫人是天仙呀,就那么招人沉迷。还有,这无意中的碰面,又不是第一次,你家主子可从来没闹过情绪。”

凤英听了,想到什么道,“哦,属下忘了说了,其实花宴那日,主子和九爷不是最后才去的,事儿从一开始就在。”

“他们从一开始就在?”

凤英点头,“所以,移不开眼,可能存在。”

这问题蔺芊墨不欲探究,只是眉头道,“既然是为九爷选妃的,那么九爷在暗中相看倒是正常,可凤璟他去做什么?”说着,眉毛竖起,“也想给自己挑个么?”

“是九爷让主子去的。”

“九爷让他去的?让他去参谋意见吗?”蔺芊墨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。没想到他们关系如此密切。想象一下他们相亲相爱的画面,呃…。美的不敢直视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“九爷说,他娶了正妃,跟您之间就再无可能。主子若是想早日安心,就帮着一起看看,他也好早些定下。所以主子去了,主子想九爷早日定成亲,只是听到的却是九爷择妃的标准。”

蔺芊墨直觉感到,这所谓的择妃标准,很有可能就是凤璟情绪突然不稳的源头。

“九爷说了什么?”

“九爷说他要挑一个你喜欢的!”

凤英话出,蔺芊墨眉心一跳,脸色黑了一下,“赫连逸这个二货!娶媳妇是要过日子的,他玩儿个屁的煽情呀!”

不是她臆想中的感动,凤英放心了,继续道,“所以,九爷选了夏如墨。”

“夏如墨!夏太傅的那个孙女?”

“就是她!”

“那个女孩性格倒是挺不错的,就是身体不太好。”

“九爷说,夏如墨,她的名字令他最喜欢,所以他选了她。九爷说,在当时那些小姐中,你只有对夏如墨笑时才带了一分真,你不讨厌她,所以他选了她。九爷说,因为夏如墨对你真切的夸赞,他很喜欢…。”

蔺芊墨听完,静默,片刻,森森开口,“以己度人,若是有人当着我的面对凤璟表深情,我肯定也会火大的。不过,若是我,我绝对不会告诉凤璟,那女人别想通过我的口,让凤璟知道的她的什么情,什么爱。凤璟这傻瓜倒是好,闹起情绪来了,这是引我去发现九爷的煽情表白么?笨蛋,媳妇儿又没变心,他在乎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!”

“不可否人,九爷这些话,确实够多情的,很容易让人感动,为他心痛,并牵挂不断,愧疚增加。主子他心里不舒服也正常。”

蔺芊墨听着,神色变幻不定,“我才发现,凤英你感情可真够细腻的。”

“呃…。夫人你不感动吗?”

蔺芊墨摇头,“我就觉得赫连逸二了,拿自己一辈的事儿,让人为他心痛,感动,他这不是多情,是缺心眼呀!”

凤英:…。

好吧!或许主子的情绪白闹了。九爷的表白也白说了。她家夫人太没心没肺了。

“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。凤璟这次闹情绪,理由跟第一次没什么差别,他老心里不舒服了。罪名呢,是觉得我太过多愁善感了,时刻让他觉得,我随时都有可能变心了。所以,我有反省的理由,他有生气的资格。”蔺芊墨下结论。

夫人多愁善感?主子什么时候也变得爱幻想了?

“既然事情清楚了,那么,我们今天晚上就去请凤大爷回来吧!”蔺芊墨说着,袖子撸了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