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凤璟,我爱你,由始至终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蔺家

赵家的结果出,发配边疆!

蔺恒的消息到,不死不活!

这样的结局,让蔺昦久久无声。

有些事儿蔺恒查得到,蔺芊墨查得到,蔺昦自然也能查得出。只是比他们晚了一步,可该知道的他也都知道了,为何会跟赵家定亲,杨氏为何会出事,这些,都已知道…

或许这样挺好,挺好…最起码孩子没变得跟他一样,在他做出那样歹恶不配为父的事情后,并未弑父,只是决然的斩断了他所有的贪妄!

现在,他彻底老了,孩子们也都得一个安稳了,这对大家都好,都好…

这样想,只是眼眶却不由泛起红色。

父子总归是父子,孩子再不好那也是孩子…只是蔺恒却总是忘记这一点儿。这样的结果又能怪谁呢!

相比蔺昦的沉重。蔺安就是完全相反了!

在听到蔺恒不死不活的消息之后,狂喜大笑,手舞足蹈,开心畅想如何庆祝。只是,欢喜过后,随之而来的是遂然不及的失落,迷茫。

看着刚才还开心的不能自抑的蔺安,骤然露出忧伤色,神色怔怔不明。这两级的情绪转变,看的胡氏抑制不住心头一跳,第一反应,乐极生悲,傻了!

胡氏抬手在蔺安面前晃晃,紧声道,“老爷,你怎样了?还好吧?”

“我很好,很好…”拿起酒杯一个口饮尽,长叹气。

“真的还好?”如果好,怎么叹气来了。

看着胡氏眼中担心色,蔺安幽幽道,“蔺恒变成这样了,那以后我升官发财,荣耀满门就再也气不着他了。看不到他那羡慕嫉妒恨的表情,我忽然觉得这心里不是滋味!”

胡氏:…面皮抖了抖。这是有病吧?

“你说他就是残了也好呀,最起码还能看得见听得见。他为什么就昏迷不醒,不死不活了呢?唉…。这样我就是成就一番大业,也不会觉得圆满。”蔺安说完,郁闷道,“我现在才发现,蔺恒对我还是挺重要的。”

胡氏:…。确实有病!

“若是这样,那妾身去上上香,拜拜佛,祈祷一下让蔺恒早日恢复吧!”

胡氏话出,蔺安杯子一撂,眼睛一瞪,“祈祷他早日恢复,你有病呀!”

胡氏听了不咸不淡道,“我这不是看老爷失落吗?”

蔺安听了,晃了晃头,“我大概真的喝多了!”说完,起身,“趁着我这晕劲儿还在,我去爹面前晃晃,顺便表达一下自己的心痛之情,让爹看看我这做兄弟的做重情义。”

说完,不待胡氏说话,扶着小厮的肩膀就晃悠出去了。

胡氏看着,抿嘴。表达个屁,相爷是老了,可不是瞎了。就蔺安那点小心思,他一撅屁股,相爷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。去了铁定被削一顿。

而且,就胡氏看来,蔺恒变成这样,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完全是好事儿。

蔺恒好好的,很多时候是听碍眼的。可他碍的却不止他们二房,也包括蔺芊墨,蔺毅谨他们。有蔺恒在其中祸害着,蔺毅谨也是不得安生。

可现在,蔺恒挺倒了。他们却是连给大房火上浇油,挑拨内乱的机会都没有了。胡氏琢磨着,抚了抚自己的头发,呢喃,这么想还真是有些失落了…

***

蔺芊墨跟风老夫人请示过后,即刻带着凤英出门,对凤璟展开围追堵截。

坐在马车上,蔺芊墨掀开车帘一角,对着凤英道,“会经过这条路吧?”

凤英点头,“这是去军营的必经之地,主子下朝后必定从这里过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打量了一下四周,“这地方人流量好像挺多。”

“嗯!”

“人多了打滚撒泼就不适合了!”

“可要换个地方?”

“最好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!”

“那地方很多,不过,主子都不经过。”

蔺芊墨:…。

“主子必须经过的地方,比这人流更多的地方倒是不少。”

蔺芊墨:…。“听你说完,我觉得这地方真不错,风水宝地了!”

“夫人满意就好!”

“凤英我越来越喜欢听你说话了。”

“在这方面,属下确实进步不少,都是夫人的功劳。”

蔺芊墨听了乐不可支,“狼和狈果然是一家。”

“这是属下跟夫人的缘分!”

“希望有一天能发展成情缘,你侬我侬的…”蔺芊墨的话还未说完,看到凤英眉头皱了起来,“怎么,情缘你不喜欢呀?”

凤英没回答,抬手,把车帘拉下。

蔺芊墨扬眉,凤英这是特别嫌弃么…

“见过三殿下!”

听到这话,蔺芊墨知道了,凤英嫌弃。不过,三殿下…。蔺芊墨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。这人流量果然大。

“凤英!”

“是!”凤英颔首,赫连珏移开视线,转眸看向马车,淡淡一笑,悠然道,“郡王妃不欲跟本殿打个招呼吗?”

官大一级压死人,皇家出品更折磨人,盯着看是大不敬,视而不见更是罪大刑深。

呼…。吐出一口气,蔺芊墨抬脚走下马车。腹诽,太妨碍她会情郎了。

“见过三殿下!”走下马车,微微俯身,规矩行礼。

赫连珏骑在马上,居高临下看着蔺芊墨,淡淡道,“起来吧!”

“谢殿下。”见过礼,蔺芊墨站在一侧,十分恭敬道,“殿下先请过!”

赫连珏听了挑眉,“郡王妃这是赶本殿?”

“不敢!”不是赶,是请。

“是不敢,而不‘不是’。”赫连珏龟毛的挑刺,找茬,“看来,郡王妃对本殿很不喜!”

她若说岂敢,那是不是承认喜欢?

蔺芊墨随着赫连珏龟毛问话,腹诽了一下,中规中矩道,“臣妇是不敢耽误三殿下要事。”

赫连珏听了,翻身下马,缓步走到蔺芊墨身前,在凤英戒备的眼神中,停下脚步,垂下眼帘,看着眼前犹如脱胎换骨一般女人,淡淡一笑,忽而声音柔下,“在国公府过的可好?”

这问话,意料之外…。不欲深究。

蔺芊墨垂首,“臣妇一切都好,谢殿下挂心。”

“你要一直这么低着头跟我说话?”

蔺芊墨没动,闹不懂这位皇子到底什么心理。

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或许会聊很久。”

赫连珏说完,蔺芊墨抬起头来。

赫连珏脸上浅笑不变,眼神意味不明,“看来郡王妃很怕跟本殿久聊呀!”

听到赫连珏的话,蔺芊墨淡淡一笑,“殿下,男女有别,诸多不便,若是殿下无事,臣妇就先告辞了。”说完,屈膝,起身,欲离开。

“这是欲迎还拒么?”

赫连珏话出,蔺芊墨左脚踩右脚,疼!呲牙,罗敷有夫,罗使君有妇,哪里来的欲迎还拒?

蔺芊墨脚下那一踉跄,赫连珏看在眼里,不由笑了!

蔺芊墨当做没听到,准备上马车。这话题,辩解无意义,澄清没必要,说多了都可笑。充耳不闻,沉默最好…蔺芊墨想着,抬脚。

“主子!”

听到凤英这声音,蔺芊墨动作瞬时顿住,转头…白马之上,那风华无限,俊美依旧,清淡依然的男人映入眼帘。

还是那个人,丝毫未变,只是她心里却多了想念。

看到蔺芊墨变得晶亮的眼眸,还有那眼中隐藏不下的欢喜。却是越过他,落在身后之人身上,曾经这样的欢喜是他专属。可现在…。

赫连珏这种对比,某些感觉越来越可笑。敛起心中情绪,转身,嘴角扬起一抹浅笑,“郡王爷真巧。”

凤璟视线略过蔺芊墨,看向赫连珏,微微颔首,清清淡淡道,“是挺巧!”

回答,让人听不出情绪。不过,赫连珏却可以确定,刚才他说的那最后一句话,凤璟绝对听到了。不由,赫连珏嘴角笑意加深一分,“本殿还有事就不多聊了。”说完,翻身上马。

凤璟没说话。

赫连珏骑马离开,在走过蔺芊墨的时候,忽然停下,在蔺芊墨分神看着凤璟,也未曾有防备的刹那,俯身,伸手,手指在蔺芊墨发髻间略过…

蔺芊墨反射性抬头!

赫连珏微笑,把手上那片叶子丢掉,“抱歉,吓到郡王妃了。”

马上男子,俯身垂首,笑意柔柔,姿态风流。

马下女子,抬头仰望,怔愣不明,萌态惹人。

男的俊,女的俏,视线交缠,两两相望。

不经意间一副春风意境图形成,一切都成为背景。

凤璟眼睛眯了起来。

那是一幅画,一副极美,极碍眼的画。

凤和未觉其他,三殿下就是为郡王妃拿下了头上的一片叶。

凤英看着,女人第六感,感觉不太妙!

“谢谢!”

看着蔺芊墨无任何情绪的眼眸,赫连珏垂下眼帘,轻喃一句,说完,看蔺芊墨眉头皱起,赫连珏笑了笑,退开,策马离开。

赫连珏最后轻喃的那一句话,凤和看到了,凤英看到了,凤璟同样也看的清楚。只是,说的什么均不知道。

赫连珏对郡王妃的秘语…。

这认知出,凤和这后知后觉的,瞬时头皮一紧,急忙看向凤璟。

凤英:根据她偷看话本的经验,这次行动,出师不利呀!

蔺芊墨抬眸看向凤璟,看到凤璟越发清淡的表情,瞬时跟凤英生出同样感觉,感觉不好…

“相公!”甜腻腻叫一声,挥手卖萌。

看着蔺芊墨那弯弯的眉眼,凤璟眼底划过什么,握着缰绳的手无意识收紧,面上却无任何波动,看向凤英,“送夫人回去!”

凤英看了蔺芊墨一眼,叹气,果然出师不利。

蔺芊墨抬脚走到凤璟跟前,抬头看着他,直接道,“我们聊聊。”

“忙!”

凤璟话出,蔺芊墨也不再废话,拉住缰绳翻身上马坐在凤璟身后,伸手圈住他的腰身,在引起周围之人驻足观望之前,脚踢马肚,迅速骑马离开。

凤英吐出口气,希望顺利。

凤和松了口气,郡王妃赶紧把主子哄好吧,这几天主子气压低的吓人,他这皮绷的也实在难受。

“当时花宴实为选妃,主子和九爷都回去,这件事儿你当时怎么没说?”凤英看着凤和问。

凤和挠头,“九爷选妃,我以为这种事儿完全没要说的必要,所以…”

“所以你错了!”

“这也不是我的错吧!就算是我说了,那些有的没的,九爷照样会说。”

“你若说了,夫人或许就不会去了。”

闻言,凤和恍然,“对呀!这点我怎么没想到呀!要是夫人不去,那也没这么多事儿了。”

“你明白的太晚了!”

“其实,主子大可以直接开口,不让夫人去呀!”

“主子若是这样说了,那就是明摆着不相信夫人。也是拘禁夫人的自由。这令夫人感到约束的事,主子不会去做。”

“令夫人感到约束的事儿不会做,可对着夫人闹情绪的事儿他却做了。”

“妄议主子,凤和你这是大不敬。”

“我错了!”

“我会告诉主子的。”

凤和:…。“凤英,你这属于公报私仇。”

凤英听了,淡淡瞥了他一眼,“你说对了!若是你当初机灵点,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事儿。有些话主子不好说,可你应该说。”

凤和神色不定,“凤英,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聪明了。”

“我进步了,而你,越来越笨了。”凤英说完,骑马离开。

凤和站在原地,感觉心里好受伤。

***

骑马出京城,随着人流的逐渐稀少,蔺芊墨轻拉缰绳,速度逐渐减缓,圈在凤璟身上的手也不老实起来,上摸摸,下点点,满是怜惜道,“几天不见,我家相公好像瘦了。”

凤璟抿嘴,瘦没瘦他不知道,不过,他火气却是越来越炙热了。随着蔺芊墨到处乱摸的手…

不过,蔺芊墨可是没有任何不洁想法,她就是单纯的想确定一下,凤璟有没有把自己气瘦了。让她也感受一下。有人为她消瘦的那种美妙的滋味,也平复一下自己的这几天的闹心。

而凤璟那陡然升起火气,只能说…。男儿本能,本色不改!

“夫君…。”蔺芊墨刚开口,腰上忽然一紧,景色转换,身体被禁锢,唇上接着多了一抹灼热,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,既开始攻城略地,不留任何一丝缝隙,不错过任何一寸柔软,几欲把人吞噬之势,极致的掠夺,带着怒气,连呼吸都被不容许…

热情,弑命,眩晕!

在蔺芊墨眼前都开始发黑的时候,凤璟终于松开。

“呼,呼…。”抵在凤璟胸口,大口大口的呼吸,差点被憋死。

凤璟气息也很是不稳,眼中那墨黑的颜色几乎把人淹没,只是…。

在蔺芊墨终于换过来气,抬头,看到的却又是凤璟那波澜不起,平淡无波的表情。

蔺芊墨眨眼,凤璟淡淡开口,“悔过书,保证书,可都写好了!”

这话…。挥洒过自己的热情,差点把人亲晕之后,又做起了冷面郎君,拽起了铁面无私!凤璟这脸变得,让蔺芊墨都开始怀疑,刚才被亲只是她做梦而已!

或许,应该证实一下,想着,抬胳膊,只是还未碰到凤璟,就被拉下。

“在未完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前,夫人还是矜持点儿好。”

蔺芊墨:…。矜持?他自己把不矜持的事儿做完,这会儿开始给人家讲矜持了?

“夫君,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!”

凤璟听了,抬了抬眼帘,“你想亲我?”

蔺芊墨双手抱胸,面无表情,“不想!”

凤璟垂眸。

蔺芊墨面色一变,笑眯眯开口,“我想直接睡了你!”

话出,凤璟心口抽搐,看着蔺芊墨笑眼弯弯,面色红润的样子,面色紧绷,“夫人兴致不错。”

“又生气了?”看凤璟身上冷意出,蔺芊墨真是开始怀疑,凤璟到更年期了。说什么都能让他起火。

“对我失望了?”

“凤璟,你太敏感了!”

“所以,对于九爷对你的深情,我应该视而不见,故作不知?”说着,不轻不重又加一句,“还有赫连珏,他对我的挑衅,对你的异样,我也应该当做看不见。”

五天了,凤璟的火气真是不减反涨,从开始的闹情绪,直接升为不讲理了。

心平气和的谈话,困难了。

刻薄,尖锐,多疑,甚至有些混账的凤璟,让蔺芊墨脑子有些乱。

“凤璟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?”凤璟突然的改变,透着异常。

“遇到九爷选妃,看到了夫人别样风采,听到了他的情话无限。”凤璟语气不疾不徐,只是句句话都让人听着不舒服。

蔺芊墨眉头皱起,“你不高兴真的是因为这个?”

“或许还有赫连珏…”

“凤璟,你在无理取闹!”

“就如我让你穿那件丑丑的衣服?”

“那是多此一举,九爷选妃从来与我无关,我没必要故意穿丑做给谁看…”

“所以,若是重新选,你仍然不会穿?”

“穿与不穿的区别在哪里?我穿了你会觉得高兴?还是你喜欢我那种唯命是从的妥协?”

凤璟没说话。

蔺芊墨心里发闷,“凤璟,我不会强势的要求凡事都按照自己的意思走,我也会妥协,比如你不喜欢我存大钱,可以,我听你的,兜里揣个买桂花糕的钱就够了。你不喜欢桂花的味道,我可以用你喜欢的杏花香…。所以,你也不能霸道的要求我什么都按照你的喜好来。”

“我让你觉得委屈了!”

凤璟不断转牛角尖的态度,让蔺芊墨抑制不住有些激动,“我没有觉得委屈,一点没有,从来没有…这样的磨合,这样的日子,还有转变,我觉得很自然,自然的…。让我觉得它是一种幸福。”

凤璟垂下眼帘,“是吗?”

“是!我可以保证。”

“可我所喜欢的,有的时候你并不喜欢!”

“这一点儿我不否认。比如你喜欢女人,而我就喜欢男人。”

“那其中也包括九爷吗?”

“凤、璟…。”蔺芊墨磨牙,思绪乱成一团,“就因为我不穿那件衣服就让你生出这么多情绪吗?对于你来说,是不是每次见到九爷,我都要扮成小丑你才满意?可那样有意义吗?我更丑,更不堪的样子他也见过,你又…。”

“所以,无论你装扮成什么样子,他都喜欢!”凤璟说完,飞身离开。

凤璟身影消失,蔺芊墨忍不住爆粗。

“凤璟你个混蛋…”

不远处的凤英看着叹气,出师不利,结果惨败。

凤和头懵,好嘛,连夫人都生气了。

凤家

跟凤璟的一番谈话,让蔺芊墨脑仁都是疼的。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,谈情说爱,甜蜜的时候很甜蜜,磨人的时候也尤其磨人。

“郡王妃,您回来了!”

“哦,齐嬷嬷。”

“郡王妃您脸色不太好,可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齐嬷嬷关心道。

“没事儿,就是有些累了。齐嬷嬷是在等我吗?”

“是,老夫人让老奴在这里等您,说你回来了过去她哪里一趟。”

“那走吧!”

“祖母…”

“回来了!”凤老夫人应着,往蔺芊墨身后看了看,有看蔺芊墨神色不是太好,无声叹了口气,“来这里坐!”

“好!”蔺芊墨在凤老夫人身边坐下,压下心里各种杂乱思绪,轻笑开口,“祖母可是想我了?”

凤老夫人听了抬手在蔺芊墨头上拍了一下,“还油嘴滑舌的。”

“嘿嘿…。”

“可是去见璟儿了?”

“这个…”

“这几天璟儿没回来不是忙着什么军务,若是你们闹别扭了吧?”

“这个…”

“怎么?跟我还瞒着?”

凤老夫人瞪眼,蔺芊墨头耷拉了下来,“祖母睿智,不过,不是闹别扭了,是凤璟自己在闹脾气!今天我去求和,又被他训了一顿。”蔺芊墨说着,不掩饰脸上的挫败,可怜巴巴道,“祖母,凤璟是真傲娇,真不讲理,真难哄!”

凤老夫人听完,神色惊疑不定,“这么说你祖父说的是真的,真的是凤璟在闹脾气?”

“嗯!真的是他。”

确定了,凤老夫人感到稀奇的不行,“从小到大我可是从来没见过凤璟闹脾气,这还是第一次。还是对你!这太不正常了…不过,他为什么对你生气呀?”

蔺芊墨也不隐瞒,不过却简练了很多,关于九爷那番情话什么的也自动省略了,她可不想让老夫人觉得她是祸水。

“凤璟说在九爷的选妃宴,我穿的太好看了,跟人家争奇斗艳了,让九爷看到了…”

蔺芊墨说完,凤老夫人愣了好一会儿才道,“这太不讲理了,不过,凤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。”

“所以,我不明白了。祖母,凤璟他肯定变心了…”蔺芊墨瘪嘴,泫泪欲滴,表示她真的很在意凤璟这位爷。

“什么变心,我看他就是心里不舒服了。对你,这辈子他都不会变心。”

“我没这种自信。”蔺芊墨苦哈哈道。

“那是因为有些事儿,你应该还不知道。”老夫人看着蔺芊墨,眼神复杂,“凤璟曾经当着我和你祖父,还有他父母的面,说过几句话…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生不离,死不弃;若有一天他先死,也会带着你。生死都不许离开他。你跟他一条命,他才敢肆无忌惮的对你好,不会担心有一天你会离开。”

“在这个家里,在这个世上,他不容许任何人碰你,无论是谁,哪怕至亲,碰之,不恕。伤之,必死。因为,你在他心的位置!”

凤老夫人话落,蔺芊墨心口紧缩,几近窒息,眼泪无意识滑落…

看着蔺芊墨掉落的泪珠,凤老夫人神色变得温和,伸手为她抹去,慈爱道,“璟儿不是无故闹脾气的人,对你更加不会。不要多想,试着用心去看,一定会明白的…”

蔺芊墨点头,“祖母,祖父在吗?我想请祖父帮个忙…”

军营

凤璟回来之后,就静立在窗前开始发呆,没错,就是发呆!

凤和站在一边,看着觉得该说些什么,可又不敢轻易开口。对凤璟他本来就看不透。现在,情绪起伏这么大,凤和抑制不住心里打鼓,发怯!

就这样,两人一个发呆,一个挠头。

时间不觉流逝,直到外面响起一阵异动,打破这压抑的沉寂!

“主子,属下去看…。”

凤和的话还未说完,突然十多个人闪身出现。

凤和眉心一跳,即刻挡在凤璟面前,防御,戒备,蓄势待发。只是在看清眼前之人的装扮后,眼里溢出讶异,戒备散去。

最后,看着缓步走进来的人,凤和眼眸不自觉睁大。

凤璟眼眸微闪。

一身男装,一袭白衣,乌发高束,身材纤细,姿态傲然,脸蛋柔美,别样风流…

走进来,站定,看了一圈,随着把绳子丢出,风轻云淡道,“把人给我绑了!”

“是!”凤卫绷着头皮,木着一张脸往凤璟走去。

凤和:…。头懵,这什么节奏。

看着凤和茫然又纠结的表情,凤英上前,伸手点穴,接着把人给拉了出去,干脆的替凤和做了决定。凤和老老实实往外走,也松了口气。

凤璟也不动,任由那些凤卫把他绑在椅子上。

“郡王妃,好了!”

“都出去吧!”

蔺芊墨话落,凤卫即刻消失不见了,这任务做的,他们压力很大。

蔺芊墨抬脚走到凤璟面前,伸手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短小的匕首,在手里转了转,看着凤璟道,“璟公子,好好淡淡吧!”

“嗯!”

“璟公子能配合,我受从若惊。希望接下来的谈话中,璟公子能继续保持。不然…。”蔺芊墨拿着匕首,在凤璟身上晃了晃,“错一题,脱一件衣服。若是不想被我剥光,就真实的回答问题,不许欺瞒,不许虚言。”

“嗯!”

“既然璟公子明白了,那我们就开始吧!这次你…”

“我可以自己坦白吗?”

蔺芊墨;…。“早知道,我应该早点把你绑了!”

“你应该一开始就绑了!”

“凤璟…。”

“因为我想看的,就是夫人为了我不再理智,淡定的样子。”凤璟恢复以往的平淡,柔和,“在我快要妥协的时候,夫人来了。”

“我…。我不明白!”

“我也不明白。不明白你在知道我和肖映曾经差点定亲时,为何未有一丝反应?相比我对九爷的忌讳,我会想,你对肖映的无所谓,是否因为不在意?”

“我也想不通,面对凤嫣几番的找茬,你为何不向我抱屈?是觉得我不会护着你?还是在积攒,等到积攒够了,然后告诉我,高门的生活你果然无法适应,如此,你就有了离开的缘由?而我再无反驳的理由。”

“你之所以一直理智,淡然,是因为根本不在意。你之所以沉默,是因为终究要离开。我剥夺了你的自由自在,把你圈禁在身边。却给不了你想要的安宁自在。”

“于九爷,于赫连珏,我都不喜欢。但对你我从来相信,你不会因他们而变心离开我。只是,我却不确定,当那层出不穷的琐碎,接踵而至,你是否还依然坚定,跟我在一起不会后悔…”

第一次听凤璟说那么多,第一次清晰的感受到,比起情话,这种剖白,更让人心动,直到心口酸酸涨涨…

眼角染上湿意,视线变得模糊,“所以,你才跟我闹脾气!”

“嗯!”

“你想知道,我会不会生气?会不会因为你的多疑,不讲道理,即刻失望而离开?”

凤璟点头,继而坦诚道,“其实,我后悔了…”

“后悔了吗?”

“后悔了!以后这样的事儿我不会再做。因为,无论你对我在意多少,无论你对这样琐碎的日子是否是厌烦。你都别想离开,哪怕…。”

“凤璟!”

话被打断,凤璟抬头,无声询问。

蔺芊墨低头,凤璟额头上多了一抹温热,还有…。

“凤璟,我爱你,由始至终…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