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做个听话的媳妇儿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热切的告白之后,不落俗套的一记热吻,凤某人心里满足,心情飞扬,身火随着也是乍然而起。几日来的想念化为渴望,几日躁动难安的忍耐,化为火力一拥而上,蓄势待发,欲把拆食入腹,来一次彻底的身心满足,然…。

忽然的一痛,令凤璟难抑不由闷哼出生,面色难看,抿嘴,眼帘微抬,看着从他身上撤离,笑颜如花的女人,凤璟开始头痛了…

蔺芊墨手微抬,指间银针现,眸中邪恶之气蔓延。

凤璟眉心跳了跳,“墨儿…”浅淡的声音,绵绵软软,小意,求好。

蔺芊墨听了,勾唇,笑眯眯道,“相公这语调,让人心痒,手也更痒了!”

凤璟动了动身上的绳子。

蔺芊墨看着,轻笑开口,“这绳子是祖父给我的,据说韧性非同一般,单凭内力恐怕难以挣脱!”

凤璟动了动,而后停下,“韧性果然不错,祖父倒是有心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丢掉手中匕首,上前,弯腰看着凤璟,晃了晃手里的银针,“夫君可想再体验一下,曾经的那种无欲无望的滋味?”

“不想!”

“可我很想!”话落,银针出,与此同时…

嘣…。

绳子断裂,禁锢脱离,凤璟伸手,蔺芊墨身体被禁锢,同时手中银针掉落。

眨眼,“璟公子果然武艺超凡。”

“多谢夫人夸奖。”把人圈在自己怀中,凤璟表情愈发舒缓,眉宇之间那隐晦的阴戾无踪,转而是一种淡淡的柔和。

“除此之外,就不想说点儿别的?”

“夫人这身装扮很诱人。”手随着赞美动,表示他已被诱惑,食指大动。

蔺芊墨揽住凤璟的脖颈,随他不老实,只是浅笑道,“诱的就是你。只是,希望璟公子能够身体力行,真的吃下去,不要空有口号,却没有行动。”

凤璟听了,已快触摸到蔺芊墨软的手不由顿住,“夫人这话的意思是…。”话未说完,只感到身上流过一串麻意,而后各种无力充斥全身,特别是腰下三寸之处。闭眼…。意料之中的秋后算账。只是这种方式,太折磨!

“夫人,可否换种方式?”

“可我只擅长这个,你是知道的。”

“可否将功折罪?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上交钱财管理权,以后家中银钱你来掌控,我兜里就装个给你买桂花糕的钱。”

闻言,蔺芊墨吧唧在凤璟脸颊上用力亲了一下,“相公这提议甚妙,极合我意。我果然没看错人,我家璟公子果然是极有魄力的一个人,想作的时候特别能作。想求好的时候也很是舍得彩头。开口就是奉上财政大权,这一点儿我尤其欣赏。”

“那…”

“不过,钱财归我管,你还要继续软。”

凤璟听了幽幽道,“夫人,你刚才才说过爱我的。这个时候不适合虐。”

“这不是虐,这是我对你爱恨交织的表现。夫君可是不喜欢?”

前几天作够了,想听的话也听到了,这个时候要做的是什么?是剔除强势,要的是表现。

凡事都讲究一个张弛有度,这个时候可不适合玩儿霸道。明了这点儿,凤璟摇头,“夫人所谓的爱恨交织,我喜欢到受宠若惊。不过,夫人可否给个期限?”

“期限看你自己的表现。”

凤璟听言,看了看自己腰下之处,“夫人不给我表现的机会。”

“凤璟!”

“嗯,除此之外,夫人还想我如何表现?”

“这个嘛!嘿嘿…。”

凤家

“老夫人,郡王爷和郡王妃回来了。”

老夫人听了,赶紧道,“可是一起回来了?”

齐嬷嬷笑着点头,“是,一起回来的。”

凤老夫人放心了,“看来是没事儿了!”

说着,门口请安声响起。

“奴婢见过郡王爷,郡王妃!”

凤璟点头,同蔺芊墨两人,缓步走了进去。

“祖母!”

看着凤璟跟平日一样,无任何异样的表情,凤老夫人暗道;看他这副样子,实在看不出他真的闹过别扭。可那是确实存在的,她这孙儿也是会耍小性子的。

想着,不由打趣一句,“在外面待了几天,可是忙完了?”

凤璟垂眸,抿了一口茶水,淡淡道,“都差不多了!”

老夫人听了抿嘴笑,说的跟真的一样!看来,这小子不但会闹脾气了,还会装腔作势了。

“你先回去忙吧,等好了叫我,我陪祖母说说话。”凤璟看着蔺芊墨,不咸不淡开口。

蔺芊墨听话的站了起来,对着老夫人道,“祖母那我先回院子了。”

“哦,这会儿有什么要忙的?”老夫人随口问一句。

“回去准备饭菜!”

“准备饭菜哪里值当你亲自看着!”

“孙媳妇不看着,是自己做。”蔺芊墨说着,偷偷瞄了凤璟一眼,扯衣角,可怜她都是被逼的。

凤老夫人听了,怔忪不明,看看蔺芊墨,看看凤璟,“你去做饭?”这国公府何时时兴主子来做饭了?

齐嬷嬷更是不明所以,“郡王妃,可是厨房中有人病了?人手不够了吗?”不过就是再不够,也轮不到主子亲自伸手呀!

“琴棋书画,女红,才艺她均是不行。如此,学学做饭很有必要。不然,出门在外,连个夸她的由头都没有。”

凤璟说的风轻云淡,老夫人听得神色不定,蔺芊墨干干一笑,也不生气,对凤老夫人挥挥抓,转身走了。

余光确定,直到蔺芊墨身影消失不见了。凤璟轻咳一声,放下茶杯,静坐不语,一派风光月霁,至尊无上的模样。

老夫人觉得这节奏不对了,直直看着凤璟,“璟儿,你真的要让墨儿去学做饭?”

“这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还有什么不对?这是哪哪儿都不对呀!谁家有主子亲手做饭的?”老夫人说着,盯着凤璟,道,“还有,你真的舍得?”

凤璟听了,看了老夫人一眼淡淡道,“我宠她,可却并不打算惯着他。女人总是要有一样拿的出手的。”

老夫人皱眉,“所以,你打算把自己媳妇儿训练成厨子?你觉得这拿得出手?”

“我经常出门,如此,有一个能做一手好菜的媳妇儿我觉得挺好。”

“你娶的这是媳妇儿,可不是丫头。”

“没让她一直伺候,只要她偶尔动动手。在汶山的时候她也做过,这方面还是有些天赋的。”违心的话说完,凤璟起身,“祖母歇着吧,我回去梳洗梳洗。”

威风摆完了,任务完成了,该回去交差了。

他做大灰狼,她做小绵羊。

他宠她是有条件的,她被宠着是应该的,因为她很听话,真的特别听话…。

她是凤家媳,而凤璟是凤家子孙,是老夫人疼爱,国公爷看重的孙子。

若是这孙子,太偏疼孙媳妇了。那,她这孙媳妇可就不太招人喜欢了,不但会被担心她恃宠而骄,还要忌讳这孙子被她带歪。

所以嘛,凤璟做那个依然强势的人,她负责乖巧就好。做做贤妻,得空练练厨艺,锻炼了自己,也平衡了其中之人的心理。这样不是挺好吗?如是,凤璟疼她些也是应该的。嘿嘿…

这厢,老夫人看着齐嬷嬷,皱眉道,“我怎么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呢?”

齐嬷嬷低声道,“老奴刚才去问了问凤英,凤英说,郡王爷大概是想看看郡王妃对他有多在意。所以,就来了这么一招。”

闻言,凤老夫人不说话了。因为这太有可能了。

“这小子现在也会折腾了!闹个情绪也要人三请四请的。”

“老奴看这样挺好。这也证明,郡王妃对郡王爷还是很在意的。”

凤老夫点头,“夫妻之间,好都是相对的,懂得珍惜也很重。”

“老夫人说的是!”

三皇子府

“娘娘,赵家那个婆子又来求见侧妃娘娘了。”

秦卿听了拿着杯子的手顿了顿,而后恢复如常,继续悠然的品着茶,“这是今年的新茶?”

“是!”

“味道挺不错!”

桂香听了,明了,看来娘娘今天心情不错。

秦卿放下茶杯,慵懒的靠在软榻上,帕子轻拭嘴角,漫不经心道,“你刚才说赵家那婆子又来了?”

“是的娘娘!”

“这已经是第几次了?”

“已经是第三次了。”桂香答的毫不犹豫,看来,很是关注。

“那婆子倒是忠心,对赵四小姐的事儿倒是上心。”

桂香听了扯了扯嘴角,低声道,“据奴婢所知,那婆子之所以如此上心,好像也是因为被赵夫人拿捏住了命脉。”

秦卿听了抬了抬眼角,看了桂香一眼,淡淡道,“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儿最好慎言。”

闻言,桂香头皮一紧,即刻跪下,“奴婢知错!”

“以后注意点儿就行了,好了,起来吧!”

“是!”

“赵侧妃刚入府,本就各种声音不断。若是从我这个院子再传出点什么,难免给人过多的联想,误以为我容不得人,故意抹黑赵家,打压赵侧妃这个娇人儿一样。”

“娘娘说的是,是奴婢太糊涂了。”桂香恭敬,敬幕道。

看桂香确实知错,秦卿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静默,片刻,悠悠道,“一会儿你去赵侧妃哪里一趟,把赵家婆子过来求见事儿禀了她吧!”

桂香听了,眼底划过什么,俯身,“奴婢这就去。”

惜霞院

“桂香姑娘过来,快请坐!”

桂香垂首,规矩行礼之后,微笑道,“不敢劳烦侧妃娘娘。”

赵惜儿听了,也不再多客套,秦卿身边的心腹丫头,她再热切也喂不熟,索性面上过去就好。

“不知桂香姑娘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赵家有位婆子在门口求见,好像是为四小姐而来,特意来求见侧妃娘娘。皇妃娘娘让我过来问问,侧妃娘娘可愿见。若是不见,奴婢这就把人打发了。”

桂香说完,想到什么,又赶紧加了一句道,“其实这个婆子已经来过两次了。只是那个时候侧妃娘娘刚入府。王妃娘娘怕冲撞了侧妃娘娘的喜庆。所以就拒了,不过,侧妃娘娘也不用担心,皇妃娘娘已经请宗人府那边的人多关照一下四小姐了。”

赵惜儿闻言,垂着的手猛然收紧,眼底极快划过一抹暗光。

已经来了两次了?为什么她从不知道?是故意不告诉她的吧?

呵…看来她这无视嫡妹,无情无义的名头已经出去了。

而秦卿,在她喜庆的日子给了她一片安宁。更对她的嫡妹妹照顾有加。呵呵…三皇子妃果然贤惠,果然贤德呀!

看着赵惜儿那不由变得紧绷的神色,桂香开口,“若是侧妃娘娘为难你的话,那奴婢就去把人打发了。”

打发了这次,还有下次。如此连番不断,她这恶名,她这无情,人憎狗厌。这三皇府怕是很快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。

若是见…。赵惜儿抿嘴,少不得一次探望。

见赵惜儿沉默,桂香皱眉,开口,“只是,皇妃娘娘明明已经交代,让宗人府的人关照四小姐了,也告诉那婆子若无紧要的事不要来打搅侧地娘娘了,怎么她这么快又来了?”说着,看着赵惜儿一副忧心态,“不会是赵四小姐出了什么事儿吧?”

闻言,赵惜儿心底盈满冷笑,这是逼着她见了。逼着这府里的人看她热闹了。秦卿果然是贤惠呀,好大度呀!

不过,她也无所谓了,这些日子以来赵家被看的乐子,她受到的冷眼还少吗?不说其他,就她入府这些日子了,三皇子却从未踏进她的院子一步。还有什么比这更难堪的呢?

所以,比起这个,赵妍的事儿已经不算什么了。反正也躲不开,早晚都要见,她又何必给人增添更多的笑谈呢?

“劳烦桂香姑娘让她进来吧!”

桂香听了,垂首,“是!”

桂香离开,赵惜儿面无表情在椅子上坐着发呆。就算心里的沉郁压的她完全透不过起来,几近崩溃,她也不能做什么,什么都不能做,连一句抱怨之言都不能说。

因为这是三皇府,是她最后的落脚处。

而可以让她任意撒泼,发泄情绪的赵家已经不在了。所有的依仗也一同没有了。

她现在所剩的就是忍,能做的也就是忍,忍着…。

蔺家!秦卿,她早晚都会讨回来的。

凤家

“为夫今天表现的怎么样?”

蔺芊墨听了笑眯眯道,“表现的特别棒。那自大又狂妄样子看着都讨厌,而对我嫌弃又包容的样子一看就是真的。我从来没想到我家璟公子竟然还有这方面的天赋。”

“可有奖赏?”凤璟伸手。

蔺芊墨抬手把他的手拍下去,小脸儿一冷,“没有!因为你这天赋我特别不喜欢。俗话说,人生如戏,全凭演技,你都会演戏了,这是逼着我时刻怀疑,对我你是不是虚情假意?”

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夫人你这…。”凤璟说道一半,看着蔺芊墨似笑非笑的眼眸,默默咽下要说的话,因为那种猜疑,作死的事儿他刚做过。

轻咳一声,转移话题。

“夫人,凡事讲究一个赏罚分明,你这样过河就拆桥,只认好处喜钱财的作风,倒是是块做贪官的料子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眨眼,意外道,“只是贪官吗?我还以为我更适合做的是奸佞之臣呢!又奸,又贪,让人恨得牙痒痒,遗臭万年的那种。”

“遗臭万年!夫人倒是很有野心,想好怎么努力了吗?”

“首先要把自己变成男人,先入了官场再说。”

凤璟听了,扬眉,“那为夫呢?”

“休了,不做夫妻,做哥们!以后我们可以手挽手一起逛青楼,钓马子…。”蔺芊墨说着,想到那种画面,抑制不住先抖了一下,摇头,“还是各玩各的吧!我去小怜馆,你去那青红楼。那样比较好。”

“如此夫人做奸佞之臣的愿望怕是无法实现了。”凤璟把玩着蔺芊墨柔软的小手,神色柔柔淡淡,慵懒闲散,可脑子里却是充斥着各种激情。遗憾身体还未恢复,不能付诸行动。真是很别的慌。

“阿…。”

“困了?”

蔺芊墨点头,在凤璟肩头拱了拱,那熟悉的体温和味道,让她睡意更浓,半眯着眼睛道,“这几天没睡好。”

凤璟圈住蔺芊墨腰身,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,靠在床头,淡淡道,“为什么睡不好?”

“明知故问!”

“想听!”

“你不在,床好像忽然变大了,看着都不舒服。被窝也凉凉的,睡着做梦总都是冰山雪地。身体不舒服,脑子也不得闲。每天想着怎么修理你,折磨你,是先奸后杀,还是先杀后奸…。”

凤璟听着,目光越发柔和,嘴角勾出一抹清晰的弧度,轻抚着蔺芊墨的黑发,轻喃,“看来夫人真的想了不少。”

“嗯,想了很多,最后确定…。”

“确定用那种方法修理我?”

“确定我想你了!”

“夫人这两天总是说我爱听的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还没把家里的银钱交给我呀!”说完,闭上眼睛,会周公去了。

凤璟抚额,低喃,“多好的回归夜,被最后一句话毁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