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 变数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陵城,肖家

肖家老二肖磊,看着肖远,略带不安道,“大哥,由着娘和三弟他们京城,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呀?”

肖远听了,抿了一口茶水放下,不咸不淡道,“有什么不妥的?”

“大哥,这里就我们兄弟在,你有何必跟弟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呢!”肖磊不耐肖远这故作不明,扮高深的姿态,直接道,“凤璟上次的那番话你也听到了,他的态度很明了,简单的说就一句话,若是肖家不老实,他就不会客气。”

肖远听着脸色耷拉了下来,虽然那是事实,大家心里知道就好,非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遣词用字还一点儿遮掩都没有。那种揭伤疤的感觉,真是难堪,又难忍。

横了肖磊一眼,冷哼道,“怎么不客气,他还能全部把肖家的人都杀了不成?”

“这个他应该不敢。他就算是再了得,我们的身份在这里摆着,罔顾性命,滥杀至亲这有违世间伦理,定招人唾弃的事儿他应该还不会做,不然他这郡王爷那也算是做到头了。”

“那你怕什么?”

“怎么能不怕!他就算是不能杀了我们,可若是如他上次所言,真的惹恼了他,他强力压制之下,让我们肖家再无出头的机会,这种事儿他可是有能力做到的。那种被人禁锢,永无翻身之日的感觉,比死了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肖磊说完,担心道,“所以呀,我实在担心,娘他们过去,再出什么幺蛾子,惹的他不高兴了,对我们没什么好处。我真是不明白,大哥为什么要怂恿着娘跟三弟过去。”

“看看你那点出息,做什么都畏首畏尾的能成什么气候?”

肖磊听了也不生气,自认怂,“不是我没出息,而是凤璟太无情。”

“既然知道他无情,你还顾忌他高不高兴?他高兴,也不会拉我们一把。他不高兴,也不敢要了我们的命。既然如此,我们何不赌一把。如果赌赢了,我们肖家的荣耀就此就会立起来,从此融入京城,拿回早就属于我们的荣华富贵,再也不用被困在这小小的陵城,憋屈的过日子了。”

“大哥说的固然不错,可哪里会有那么容易!”

“无论如何,都要一试。就算不为我们自己,为了孩子也要放手一搏。”肖远沉声道,“我们年纪已经不小了,再大的荣华我们也享受不了多少年了。可孩子们不同,他们还年轻,现在我们若是不帮他们撑起来,等到以后娘不在了,国公府和凤老夫人也都离世了。那跟国公府的关系可就越发的疏远,冷淡了。到了那个时候,想让他们拉我们一把更没可能了。就连给谁祝寿,借此进京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肖磊听了抿嘴,为孩子铺路,这这种事儿,他也无法抗拒。

看肖磊不再说些有的没的,肖远面色也舒缓了下来。只要肖磊认同了他的决定。那么,大家也就是同一条船山的人了。以后无论成功失败,也别抱怨。有个什么事儿,大家一起担,跑不了我,也跑不了你。共同进退。

“你放心吧!该交代的我都交代她们了,只要她们用点儿心不出错,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”

“大哥都这么说了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不过,三弟那脾性,想他循规蹈矩的不出乱子,怕是很难!”

肖家三子,肖樊!生性风流,狂傲不羁,胆大无忌!

也就是因为这样,肖父活着的时候对他最为严厉,拘的也最紧。从肖樊出世的二十多年里,从他能说能跳开始,几乎每天都能听到肖父训他的声音。或许就是因为这样,在肖父不再之后,肖樊就跟那脱了缰的马一样,整个人都脱离了控制疯的厉害。

也就是肖樊这什么多敢说,什么都敢干,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肖远才会鼓动肖樊跟着一起去京城。

肖家过去的功劳在哪里摆着,那是谁都抹杀不了的。他就不相信了,在肖樊一番闹腾之下,国公爷能够一点忌讳都没有,仍旧对肖家不闻不问。

反正他们现在是求好不得好,既然如此,那就索性一闹,放手一搏。

凤家

傍晚,凤璟才从外面回来,前些日子闹情绪,正事儿耽误不少。继而这两天人就忙的厉害,连中午回家的空闲都没有了。

吃过饭,梳洗过后,凤璟把棉布递给蔺芊墨。

蔺芊墨接过,熟练也已习惯的开始给他擦头发。

凤璟靠在软椅上,闭上眼睛,享受这一刻的身心放松。

“累了?”

“还好!”凤璟淡淡道,说完,眼帘抬起,问起了白天的事儿,“今天见到二皇子了!”

提到赫连冥,蔺芊墨不由扬了扬嘴角,“出乎意料的一个人。”

凤璟听了抬眸,看了蔺芊墨一眼,“看来你对他影响不错?”

“因为特别喜欢他的酒品。”蔺芊墨说完,忍不住又笑了起来。

“连他问你为何不给相公纳妾你也喜欢?”

“完全不喜欢。不过,想想他喝醉后,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真性情。嘻嘻…。我很敬佩他的勇士精神呀!”

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?类似的事儿他确实做过不少。”

蔺芊墨听了眼睛一亮,“说来听听!”

“不想!”

“就说一件!”

“解药!”

蔺芊墨眨眼,接着摇头,“不给!”

凤璟扬眉。

蔺芊墨无所谓道,“他的事儿其实我也没那么想听,所以,不打算妥协。”

凤璟听了,喉间溢出一声低笑,“装腔作势的丫头!”

“嘻嘻…”

“看在夫人这么会忽悠的份上,就说一件。”

“谢相公!”

“赫连冥很不喜欢赫连珏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皇上宠赫连珏,他很不满意。”

“理由很正当。”

“其后,皇上在给皇子们划分皇府时,赫连冥的府明显比赫连珏的小了许多,距离皇宫也最为远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二皇子比对过之后,直接大闹金銮殿,在早朝期间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直接躺在大殿上打滚,嚷着皇上不疼他,叫着要跟赫连珏换地方。”

“哈哈哈…然后呢?然后呢?”

“然后被皇上狠狠训斥了一顿,皇上一发怒,赫连冥马上老实了。直接跪下请罪,并言;他愿意脱光了去游街向皇上请罪!”

“哈哈哈…。”蔺芊墨笑倒。

“最后皇上虽未把赫连珏的府邸给他,不过,最终还是给他换了个跟赫连珏相差无几的皇府。”

行事无忌,嬉笑怒骂,不遮不掩。混不吝人们对赫连冥共同的认知。而赫连昌也已习惯了赫连冥的混。

在很多人眼里,赫连冥是个异类,是个扶不起的阿斗。是赫连昌眼中碍眼的存在。

可在凤璟看来,在将来,赫连冥或许是那个最大的变数。

因为在皇家,有能力,有脑子,有手段这些都不算什么。谁活的长那是主要!

赫连冥不惧死,就爱折腾,时常犯浑,如此,你又能拿他如何呢?

蔺芊墨笑过之后,心中想法跟凤璟相差无几。

赫连冥无论是真混,还是在扮猪吃老虎!只要他活着,未来夺嫡之战,就充满变数。

真混的人,为了活着可以变得更混。若是扮猪吃老虎,那么,动起手来会更狠!

看蔺芊墨眼中笑意未散,凤璟转而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儿,“肖家明日要进京的消息可知道了?”

“嗯!凤英已经跟我说了。”蔺芊墨说着,扯了扯凤璟的头发,弱弱道,“相公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哟!人家来了个军团。”

凤璟听了,抬眸,看了蔺芊墨一眼,“为夫以为你有凤英就足够了!”

蔺芊墨听言,眨眼,这话听着有点酸,轻轻一笑,点头,“确定,有凤英在我还真是万事不愁。如此,相公就放心去做自己的事儿吧!我唯一的要求就是,看到肖映包括肖家那些个娇俏表妹的时候,你给我保持好距离,做到心不乱跳,目不斜视。谁靠近一步,你赶紧给我退三步。”

“夫人这是吃醋了?”

“我不吃醋,我只喝血。你若是敢给我不老实,我就咬死你。”

“我现在这种情况,比被你咬死好不了多少。”话语中带着一丝清晰可闻的幽怨,“夫人,何时解禁。”

“等我来月事儿了,就给你解!”蔺芊墨答的干脆利索。

“你来月事,我解了还得忍着。夫人想的真周到!”

“嘿嘿…。我忍着痛,你禁着火,大家有难同当嘛!”

“现在来月事可还疼的厉害?”

“调理了这么长时间了,已经好多了。我现在没事儿在厨房活动活动,偶尔还跟凤英一起打打拳。照这样下去,说不定很快就可以生个孩子出来养养了。”蔺芊墨说的风轻云淡,理所应当。

凤璟心口微缩,脑子一时脱轨,“孩子?跟我吗?”

蔺芊墨嘴角歪了歪,“我倒是很想跟凤英生一个,可惜,凤英不愿意!”

“咳…。”凤璟轻咳一声,掩饰刚才那一瞬的白目,正色道,“孩子自然还是要跟我生。夫人若是想要孩子,还是早些给为夫解药的好。”

“我若是想要孩子?你呢?你不想要?”

“我顺其自然!”

“你不喜欢孩子?”

“没接触过孩子说不上喜欢不喜欢。不过,你生的我会好好养!”

蔺芊墨:…。“我一个人生的出来嘛!说的好像跟你无关一样!”

“爱屋及乌,我会是一个不错的父亲!”

蔺芊墨听了,嘴角上扬,“相公越来越会说话了。”

“这也是一种进步。”

“是种退步,都学会忽悠女孩子了,真是要不得。”

看着蔺芊墨那不忿的样子,凤璟勾了勾嘴角。

“凤璟!”

“嗯!”

“你喜欢女儿?还是儿子?”

“儿子吧!”

蔺芊墨扬眉。

凤璟淡淡道,“儿子留守凤家,我可以经常带你出去走走。”

闻言,蔺芊墨心口微动,眼底溢出柔色,嘴上却是不满道,“孩子都还没出来呢,你就开始指派他替你看家了,你可真是好爹。”

“我确实是他爹,所以,他只能听我的。”

“好霸道,好不讲理的爹!”

“都是跟媳妇儿学的。”

凤璟话出,蔺芊墨不由笑开,从后面揽住凤璟的脖颈,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,笑眯眯道,“油嘴滑舌。”

凤璟转头,伸手按住蔺芊墨后脑,在她唇上一通吸允。直到蔺芊墨张口咬他才松开,声音暗哑,“夫人,今天解禁可好?”

“那怎么行!夫君白天都忙活一天了,晚上就要好好休息,我可不忍心让夫君再加个班什么的,多受累。那样我可是会心疼的。”蔺芊墨眨着毛茸茸的大眼睛,很是体贴道。

凤璟听着,伸手把蔺芊墨抓到身前,抱在腿上,眸色深深暗暗,声音暗哑,诱惑一片,“墨儿就不想吗?”

蔺芊墨觉得嘴巴有些发干了,“七情六欲,小别胜新婚呀!不过,若是你一诱惑我就屈服,那岂不是助长那作兴吗?”

“那种事儿我不会再做,已说过!”

“欲望之下说出的话,都是不经脑子的,不可信!”

“可要我写反省书,保证书!”

“这个可以有…”

蔺芊墨话落,腰间一紧,瞬间转移,灯熄衣解,春光无限,雄风再现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