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他妈的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翌日

听到动静,蔺芊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晃动的身影,睡眼惺忪,声音沙哑,绵软无力,“凤璟!”

见蔺芊墨醒来,凤璟在她身边坐下,顺手给她掖掖被子,“吵醒你了?”

蔺芊墨摇头。

“那就是我昨天晚上不够努力,让你这么早就醒了。”

“腰酸,酸的睡不着。”只要凤大爷能少折腾,蔺芊墨愿意给无数甜枣。

凤璟听了低低笑开。

蔺芊墨白了他一眼。男人本能的劣根性,凤璟也有。对于体能,能力等方面,在她面前更是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得意。

只能说在本能上,女人的自信是脸蛋。男人的自傲是腰下。切…男人!

身心都满足的男人,这会儿看什么都好的。此时蔺芊墨那一瞪,都是一种风情,媚眼撩人。

绵软无力却媚态尽显,慵懒惑人。白皙肌肤点点红痕,是他激动之下一时失控留下的痕迹。满头青丝在枕头上披散开来,一种风景,无限风情,映衬的那本就娇小的脸蛋更加较弱,惹人怜爱,更想蹂躏。

凤璟荤话之后,眼中溢出熟悉的深谙,蔺芊墨一看,头皮一紧,不假思索,抬脚踹去,然后…。

“唔…。好痛…。”酸麻的身体,因为这突然一动,蔓延成痛。刚还风情无限的小脸儿,此刻皱成橘子,扭曲一片。

凤璟看此,眼中笑意盈满,接着,掀被翻身上床。

“唔,好凉,凤璟你给我起开…”

听着蔺芊墨恼火的叫声,凤璟感受到的却是入手那一片滑嫩,柔软。

“墨儿…。”动情,发情,早上的男人最易蠢蠢欲动。

“凤璟,你给我走开,唔…好痛!”

“夫人声音真好听!”

一番闹腾,一通蹂躏之后,凤璟后悔了!

蔺芊墨的体力,上朝的时辰,都意味着做不成,做了也无法尽兴。看着缩在被窝里,凶狠盯着他的女人,凤璟悻悻下床,随后拿起床头的茶壶,猛灌几口冷水,老实的在一边坐下,等待那股火气下去。

折腾来折腾去,折腾的自己浑身不舒服。

“早上,娇妻,暖被,可做的事儿太多。上朝的时辰或许应该改午时更合适!”

“郡王爷真是有志气。”

“我这也是为了下一代在努力。”

蔺芊墨累的很,不想跟他扯皮,说正事儿,“肖家什么时辰到?”

“下晌!”

“那我上午去蔺家一趟,蔺毅谨准备离京。”

凤璟听了点头,眉目舒缓,大早上听到好消息,让人心情愉悦,“大舅子要走了,这也算是对我早上无法如愿以偿的补偿。”

闻言,蔺芊墨忍不住咬牙,“凤爷心眼了真好。”

“心眼说不上好,略小。不过,身心舒畅倒是真的!”凤璟淡淡一笑,一语双关,“都是夫人的功劳!”

蔺芊墨听了直接缩被窝,“赶紧走吧!”

凤璟听了,弯腰,低头,拉开被子,不甘心的在蔺芊墨白皙的脖颈上咬了一口,温软,馨香让人欲罢不能!

“唔…。痛!”

“那痛?”

“心痛!”蔺芊墨伸手托住凤璟的头,把人拉开,看着他,阴阳怪气道,“哪里都咬,没咯到你老的牙吧!”

“今天牙口好,为夫再试试!”

“那种令人绵软的药,夫君还想试试!”

蔺芊墨话出,屁股上既挨了一下,那麻麻的痛意,还有那被打的部位…蔺芊墨瞬时红了眼,火气供红的。然,不等她开口。

“中午我去蔺家接你,乖乖在哪里等着我!”说完,男人不见了。

蔺芊墨嘟囔一句,闭上睡去。

蔺家

“这次离开,预备什么时候回来?”蔺毅慎看着蔺毅谨问。

“暂时未定,不过,墨儿生辰时一定会赶回来。”

蔺毅慎听了笑了笑,“墨儿的事儿,你没有想错过的。”

蔺毅谨勾了勾嘴角,略显失落,“其实,我更想守在他身边。只是墨儿不喜欢,总是说我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精彩。”

“你这样说,我心里很是有些不是滋味。”

“墨儿也是你妹妹!”

“可她明显对你更亲。”

“她要是对你更好,我如何能愿意!”

蔺毅慎听了,嘴角笑意加深。喜欢这种不遮掩不掩,没有猜疑,也不再有怨怼的情义。

虽不亲密无间,这样却已足够。

淡淡的情义,不浓烈,却更温馨,期待更为长久!

“相公!”

听到声音,蔺毅慎,蔺毅谨两人转头,看到杨氏由孟怜儿亲自扶着走了进来。

蔺毅谨起身,“大嫂!”说完,对着孟怜儿微微颔首,态度平和,“二姨娘。”

“二弟!”杨氏面对蔺毅谨不再拘谨,面容柔和,敬重。

“二公子!”孟怜儿神色有些复杂,不过,过去的敌视已经完全无踪。只是每次面对蔺毅谨总是有些不自在。特别在杨氏出事儿,蔺毅谨和蔺芊墨真切的维护之后。孟怜儿也渐渐接受了蔺毅慎的说辞。

过去的事都已过去了,他身体的残疾,无论是谁所为都已经不重要了。因为过去她们对蔺毅谨也不曾仁慈过,亦没有任何仇视,抱怨的资格。

他们为恶在先,现在,能得他们维护,已经是被宽容对待。

“东西可都准备好了!”蔺毅慎开口。

杨氏点头,把手里一个包袱递到蔺毅谨面前,略显不好意思道,“我缝了几件衣服,希望二弟在离家的这段日子能用的上,不要嫌弃。”

蔺毅谨听了,伸手接过,温和一笑,“谢谢大嫂。”

“不…不谢!”说着从袖袋里面拿出一沓银票,递给蔺毅谨,“出门在外,用银子的地方肯定不少。这个二弟拿着!”

蔺毅谨看了一眼,转头看向蔺毅慎。

蔺毅慎开口,“多的我也拿不出来,这两千两算是大哥的一点儿心意。”

两千两对于蔺毅谨来说确实不多,不过这份心意却是难得!

“如此就谢谢大哥,大嫂了!”蔺毅谨接过,表示感谢。

杨氏听了,松了口气,腼腆道,“相比二弟对我们的帮助,这些不算什么。”

客套的话杨氏不太会说,这句是真心之言。

两千两银子,相比蔺毅谨和蔺芊墨,对她及腹中孩子的救命之恩,实在不值得一提。

“大嫂见外了!”

蔺毅慎笑了笑,“你大搜说的是实话。只是大恩不言谢,以后你不在,我会尽全力护着墨儿的。不过,凭我现在的状况也帮不了她多少。但是只要需要,我这个大哥无论何时何事,我都会站在她那边的。”

蔺毅谨点头,“这就足够了。”说完,从腰间拿出一张宣纸,上前,放在蔺毅慎面前。

蔺毅慎不明所以,只是看过之后,脸上满满的复杂,抬眸看着蔺毅谨,“其实,现在对于我们来说,是什么身份都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“二姨娘为平妻,大哥为嫡子,大嫂为长房嫡媳,以后我的侄儿就是名正言顺的长房嫡孙。大房有你们来当家做主理所应当。”

蔺毅谨话出,孟怜儿怔怔,“平妻?”

杨氏也有些愣愣的,怎么一下子变成嫡媳了?

有妾变妻,就算不是正妻,只是平妻,对于孟怜儿来说,也已足够了。

有庶出变嫡出,蔺毅慎以后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来治守大房,再也不用听蔺安用那个名不正,言不顺的理由从中作梗,打压了。更重要的是…。

“你的侄儿,我的孩子,名正言顺的嫡出嫡孙!”蔺毅慎心口有些发胀,眼睛发酸。

为了一个嫡字,为了这样一个名头,他费尽心机,丢失一切,本以为此生再无缘,可现在…在他已完全不期待,也不再奢望的时候,竟唾手可得,蔺毅谨把它送到了面前。

“蔺毅谨,谢谢你!”他一辈子什么身份已不重要,可孩子却至关重要。

“不用谢我,这是墨儿的决定。她说,她答应过大哥,以后长房由大哥当家,既然说了,就不会食言。因为大哥也做到了你曾经说过的。对她,永不背叛,绝对相信。”

在蔺毅慎把杨氏和孩子的性命交付在蔺芊墨手上的时候,他做到了,绝对的相信!

蔺毅慎听了眼睛酸涩,“那时我一无所有,蔺芊墨是我最后一棵稻草。她给了我一线生机,我放手一搏赌那个未知却注定惨淡的未来。身体的残疾,过去的恩恩怨怨,让我对于蔺芊墨的许诺并无怎么相信。只是在完全无路的情况下,只能选择她。而我最后所求也不过就是能有一个安稳,不至于颠沛流离。而现在…。”

看着眼前给官府的更名书,那上面已盖上蔺昦的印记,还有蔺芊墨的郡王妃印记。有这两个印记,不用想,送到官府后,马上就可生效,他嫡出的名头即刻生成。

抬头看向蔺毅谨,“那你呢?”

“同大哥一样,放手一搏,为自己博取一个未来,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。”

看着蔺毅谨温和,却怡然,自信的神采。

蔺毅慎心中有羡艳,有祝福。

挣脱了蔺家的束缚,放开蔺家这个有限的天地,对于蔺毅谨来说,未来就有了无限的可能。

再加上有蔺芊墨这个妹妹,蔺毅谨的以后,无可限量。

“墨儿应该快来了,大哥你们说话吧!我先过去了。”蔺毅谨说完,离开。

二姨娘怔怔回神,“慎儿,这…这都是真的吗?以后我就是平妻了,而你是嫡子了!”

“嗯!是真的。”

确定了,二姨娘潸潸泪下,哽咽,“这太好了,太好了…”

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在背后指着她的孩子,说是贱妾所出,是卑贱之人了。

杨氏也明白过来,心中激动难免,孩子不再是庶出,这对于她来说,感激所有…

文家

凤嫣怀孕了,文家二奶奶欣喜不已。虽然凤嫣这媳妇儿骄傲,难相处了些,文二奶奶心里不太喜欢,可凤嫣怀了身子,文忆敬有了后,文二奶奶由衷欢喜。

凤嫣瘦了,是怀孕所致,是去肖家路上来问折腾所致。文二奶奶每天想着法子的给她补身体。

对此,凤嫣未见感动,可也不曾嫌弃。二奶奶松了口气,又觉不是滋味,却也没去计较,也计较不来。

不过,文二奶奶包括文府的下人,却明显感觉到凤嫣自从怀孕后,整个人变了很多。

以前对人,对事儿,她总是有诸多不满,诸多挑剔,可现在,她忽然变得沉默了许多。每天大部分时间都静静地待着,身边跟着凤老夫人新给的婆子——柴嬷嬷!

据说柴嬷嬷对照顾有身子的孕妇很有心得,所以凤家才会让她来照顾凤嫣的。至于春草,那丫头运气不好,在跟着凤嫣的路上,忽然生病了,再加上现在凤嫣有了身孕,自然不能在身边照顾了,就暂时把春草给送到庄子上了。

对此,文家的人多少感觉到点什么,只是模模糊糊的理不出头绪,也没人敢仔细探究。反正凤嫣能老实些,那也不是坏事儿。

“小姐,参汤好了,趁热喝吧!”柴嬷嬷把手里的汤盅放在凤嫣跟前。

凤嫣看了柴嬷嬷一眼,面无表情,拿起汤勺开始喝汤。

伺候,照顾,呵…不过都是监视罢了。凤家现在把她当罪人看着。

“少奶奶,袁夫人过来了!”

随着丫头的禀报,凤冉身影映入眼帘。

“大小姐!”柴嬷嬷起身上前请安。

看到柴嬷嬷,凤冉眼帘微闪,却未表现出其他异色,微微一笑,“柴嬷嬷许久不见了。”

“是!”柴嬷嬷颔首,伸手扶凤冉坐下。

凤嫣看着凤冉神色淡淡,无一丝热切。

凤冉叹了口气,却也已习惯凤嫣的任性,有这么个不省心的妹妹,有的时候凤冉也很是无奈。道理讲不通,又不听劝。唉…。

凤冉抚着肚子坐下,问道,“你身子怎么样?可还好?”

“没太大感觉!”凤嫣不咸不淡道。

“那就是好事儿。”凤冉说着,吩咐身边丫头把东西放好,“这都是一些对身体有益的,每天让柴嬷嬷给你炖些。”

“嗯!”

看凤嫣那样子,凤冉动了动嘴巴,而后看向柴嬷嬷,“好久没吃嬷嬷炖的参汤了,可否请柴嬷嬷再炖一份过来。”

柴嬷嬷听了,有些犹豫,为难。她的任务就是寸步不离跟着凤嫣,直到她生下孩子离开京城为止。

凤冉看着柴嬷嬷的神色,含蓄开口,“柴嬷嬷,你放心,我有分寸!”

柴嬷嬷听了,垂首,“大小姐稍等!”说完,抬脚走了出去。

看柴嬷嬷离开,凤嫣呵呵一笑,“还是姐姐有面子。平日里无论我做什么,柴嬷嬷可都不会离开一步的。好似她一离开,我立马就会生出什么幺蛾子一样。真是防贼一样的防着我。”

这话是自嘲,也是嘲弄。

凤冉听的清楚,却懒得跟她计较,只道,“现在你有了身子了,就好好养着,万事以孩子为重。心思不要放那么重,对孩子不…。”

凤冉的话还未说完,既被凤嫣打断,“哥哥为了那个女人能这么对我,有一天也会那么对你。所以,你用不着操心我,管好你自己就好。对她千万不要有一丝一毫的不敬,要恭着,顺着,巴结着,那样我们的哥哥才会高兴。”

一番话,凤嫣说的夹枪带棒,但脸色很平静,包括眼中,连一丝愤然,嘲弄都看不到。

凤冉不由皱眉,“嫣儿,你这是…。”

凤嫣面无表情道,“这是我受到教训之后的肺腑之言。以后对她我会避退三尺,绝不会再去招惹。因为我还不想死。”

凤嫣能明白,不再去招惹蔺芊墨自然是再好不过。只是,‘避退三尺’,‘招惹’,‘不想死’!这些卑微,怯懦的词语从风嫣的口中说出,让凤冉莫名的不安。

“嫣儿,哥哥也是一时情绪激动才会那样,你不要太过…。”

“激动?哥哥就算是激动也不会失控,失去理智。他那样做是因为他就是那么想的。我对蔺芊墨不满意,不喜欢,不够恭敬的事儿让他很不满意了,因此才会被他惩罚。这点儿你很清楚。而我也不是傻子,我心里明白的很。所以,这些规劝的话你就不用说了。”

闻言,凤冉一时无言。

凤璟对凤嫣的惩罚,那极端的手段,让凤冉心惊胆战。而现在,凤嫣罕见的直白,毫不避讳的认怂,接受事实,这种平静,让凤冉意外。同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两人一时候沉默。

片刻,凤嫣率先打破沉默,“你离生还有多久?”

“哦,不足三个月。”

“快了!”

“是呀,三个月后我就松快了,挺着这么重的身子,实在是难受的厉害。”这话题让凤冉感到轻松不少,神色也随着舒缓下来。

“我听说肖家进京了?”

这话不由,让凤冉神经一绷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凤嫣听了,看了凤冉一眼,嗤笑,“你不用紧张,我没故意打探什么,不过是听到府中的丫头无意中说起才知道而已。毕竟,肖家进京在京城也算不上秘密吧!”

凤冉听了有些不自然,“哦,他们今天下午应该就到了!”

“那姐姐可要跟肖家的人说一下,让她们对蔺芊墨恭敬着点儿,千万别得罪了,不然,这凤家可没她们的容身之处。特别是肖映也别再妄想什么了。有蔺芊墨在,哥哥是看不到她的。”

这话有些尖锐,甚至带着拉仇恨的味道。不过,相比凤嫣以前的刻薄,这已算是很温和了。

凤冉没说话。

“你第一次怀身子的时候,可给袁姐夫纳妾了?”

“哦,我提了,不过你姐夫婉拒了。直到我生了以后,才提了一个姨娘。”

“袁姐夫倒是体贴。”

“怎么?可是文妹夫…”

“他要努力考科举,也说我要怀着身子也辛苦,所以不愿意纳。”凤嫣没什么情绪道。

“那挺好!”

“或许吧!”凤嫣脸上无任何色彩。

一个在她被困,在她受苦受苦时,完全一无所知,并完全无能为力的男人。凤嫣本来的中意,已变成厌弃。护不了自己的男人,要来何用。

只是,看着凤冉眉眼间,那掩饰不住的幸福,凤嫣默默移开视线。

凤家疼着,夫君宠着,相比她,凤冉才是凤家真正的娇娇女。

蔺家

蔺芊墨到蔺家,被告知,蔺毅谨去了蔺昦哪里,让她稍等一会儿。

稍等,这意思就是他们的谈话不方便她去了。这祖孙两个也有秘密了。她也不去打搅,自在的在蔺毅谨的院子里转悠开来。

“蔺毅谨这院子真是够清净的。要离开了,连小厮都打发了。我们把他院子给搬空都没人知道。”

“夫人若是想要,蔺公子肯定双手奉送!”

“那就没成就感了!”

“那属下现在就来搬。”

蔺芊墨听了笑开,“你家夫人我越来越不着调,你功不可没!”

“属下一直以为自己是被带坏的那个,没想到在夫人这里竟然是相反的么?”

“哈哈…。我们这是相互的,相互的!”

“狼和狈果然一家。”

“是的,是的!”

“看蔺公子这里的摆设,物件,看来伺候的人都是小厮。”

蔺芊墨点头,“凤英果然慧眼如炬,不但伺候的人的是小厮,恐怕连那吸血的蚊子都是公的。”

凤英听了,淡淡道,“夫人未进门前,主子的院子也是同样。”

蔺芊墨听言,扬眉,“这么为你主子说话!”

“主子说,在夫人面前多说他的好,会让夫人心情愉悦!”

蔺芊墨听了瘪嘴,“他可真够自恋的。你家主子现在毛病是越来越多了。”

“夫人这嫌弃,说的好似真的一样!”

“本来就是真的。”

“若夫人这么说。那属下会说没看到夫人眼中的笑。”凤英一本正经道。

蔺芊墨听了,抬手捏了捏凤英的鼻子,眼中笑意流转,嘴上十分凶悍,“伶牙俐齿的丫头本夫人可是不喜欢,早晚把你嫁出去!”

凤英听了,勾了勾嘴角,没在意,以为蔺芊墨只是开玩笑。

因为身为凤卫,无论男女,除非身体受损,无法再保护主子,才可隐退被准许娶妻生子。若是身体好好的,不到一定年龄是不允许成家的。

凤英身体好,武艺强,对于成家,她从未想过,也没什么兴致。比起守着蔺芊墨,成亲对她完全无任何吸引力。

“蔺芊墨?”

听到声音,蔺芊墨,凤英转头,看到站在门口的年轻男子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蔺芊墨。

凤英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这人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,她竟然没发觉?

蔺芊墨满眼陌生,不认识。

年轻男子,二十岁上下。面容清俊,身材倾长,均匀。

外貌倒是不错,只是,那闪闪烁烁,漂移不定的眼神,还有身上那股风流气,让人不太喜欢。

看到蔺芊墨的反应,抬脚走进来,笑眯眯道,“墨儿表妹可是不认识我了?我是你海表哥呀!”

海表哥?不认识!也不太想认识。

表哥,表妹什么的,在古代有很多让人不适应地方。透着一股暧昧不清的味道。

“胡海,二房胡氏的娘家侄子,也是二房庶女蔺纤如的夫婿。”

听了凤英的话,蔺芊墨明了,同时也勾起一段让人并不愉快的回忆。

蔺纤如,曾经主动献身,愿做凤璟侧妃的女人!

明知凤璟身体障碍,仍然愿意献身,跟她一起享受荣华一起忍受寂寞的女人。

没错,当时蔺纤如的态度就是如此,给凤璟未侧妃是一种牺牲,并不是占便宜。而她当时的拒绝,完全是不通情理。

没想到她现在也是人妻了,还是古代恶俗的表亲。

“墨儿妹妹可是不认识我了?”

“嗯!以前的事儿不记得了!”

“哦,对!这个我差点忘记了。”胡海看着蔺芊墨精致漂亮的懒蛋,风流性子使然,本能的咽了口口水。没想到过去愚笨,肥肿,看了绝对倒胃口的蔺芊墨,竟然变得这么漂亮。

虽然一直听京城的人再说,蔺芊墨变了好了,胡海还以为那不过是看在国公府的面上,说的恭维话罢了。

丑女配残男,胡海还曾偷偷取乐过。可现在…。真是白瞎了呀,这么漂亮,诱人的女人。做了凤璟那半残之人的媳妇儿,这辈子岂不是要守活寡吗?真是可惜,可惜呀!太糟蹋了,便宜他也好呀!

看着蔺芊墨,胡海对女人,惯常用的手段使出,满眼心疼,满脸怜惜,“墨儿妹妹,过去那些日子让你受苦了。都是表哥不好,没经常过去看看你。”

蔺芊墨:…。谁家的戏园子没关好!这唱的是哪家的剧本,脑回路有问题。

凤英眉头皱的更紧了。没听说胡家儿子是个疯子。那么,这人就是别有居心。

“凤英,送胡公子出去。”

“是!”

凤英还未上前,胡海先一步出声,满满的忧伤,“表妹这是怨我了么?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是蔺纤如一直说你过的挺好的,所以我才没过去看你呀!墨儿妹妹,我这都是被蔺纤如那女人给忽悠了呀!”

蔺芊墨:…。花擦!遇到极品了。这人也是话本看多了吧!以为哪里读演西厢记?

“墨儿…”

“住口!”凤英声音沉戾,手伸出。

“海儿,你在里面吗?海儿…”

“府中的下人说,刚才看到少爷来这院子了!”

“你们是怎么做事儿的,怎么不好好跟着少爷!”

“回夫人,少爷他不让小的跟!”

“你呢?不再跟前伺候自己相公,缩在自己屋子里面做什么?”

“媳妇儿知错!”

“真是没有一个让我省心的。”

脚步声,说话声,噪杂…

随着声音,转眼间,几个人出现在眼前。

“娘,怎么怎么来了?”胡海皱眉,满脸不愉。

胡海之母邓氏,看到胡海表情舒缓下来,嗔怒,“还不是找你,你姑丈要见你,你没事儿跑到这里做…。”话未说完,看到蔺芊墨顿住。

“蔺芊墨,哦,不,现在该叫郡王妃了!”邓氏看着蔺芊墨,表情献媚,语气却听着让人有些不舒服,“妾身给郡王妃请安,郡王妃吉祥如意。”

说完,不等蔺芊墨开口,上前一步,又道,“郡王妃可还认识我这个舅母?”

从二房那里论,在辈分上邓氏确实是蔺芊墨的长辈。

“娘,难道你忘记了?墨儿妹妹过去的事儿都不记得了。你这么问不是为难墨儿妹妹嘛!”胡海赶紧上前,急忙维护道。

邓氏听了,呵呵一笑,“你不说我可不就忘记了嘛!现在郡王妃富贵了,可以前的事儿都不记得了,自然我们这些穷亲戚也都不用认了。”

“娘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墨儿妹妹可不是那样的人。是吧,墨儿…”说着,顺势伸手要去拉蔺芊墨的手,手刚出…。

“啊…。”

疼痛伴随着惨叫,整个人飞了出去。

同一时间,邓氏出乎意料反应异常神速,在胡海叫声响起的瞬间,抬手…

啪…。

一巴掌打在了凤英的脸上。

“你个贱婢,竟然敢打我儿子!”

听着邓氏的叫骂,看到凤英红起的脸颊,蔺芊墨眼睛红了…

“他妈的…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