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所谓幸福,就是如此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爆粗,手抬,脚出!

打你脸,踹你肚!

蔺芊墨乍然而起的凶悍,打的邓氏一个措手不及。光顾着防备凤英,忽略那‘纤柔’的郡王妃了!

等反应过来时,人已经趴在地上,面部扭曲,火气翻涌。

“蔺芊墨,你竟然敢打我…唔…”

啪…。

又一巴掌,打了个对称。你敢,我为何不敢!

邓氏捂着肚子,同时忍受着脸上的痛意,眼中是怒气,还有不可思议。

就算蔺芊墨身份再尊贵,可论辈分,她也是蔺芊墨的长辈。

动手撕打长辈,蔺芊墨就不怕招人非议,被喷口水吗?邓氏冒火,蔺芊墨这个蠢货,就算成了郡王妃,她还是这么没脑子!

脸上肿胀的刺痛,让邓氏眼前阵阵发黑,是痛的,也是气的!

对于邓氏的大便脸,蔺芊墨冷冷扫过,转身看向凤英。看到她发红,微肿的脸颊,还有…耳中溢出的猩红,蔺芊墨不由眼眸微缩,脸色微变。那是什么?是血么!

“凤英!”

“夫人…”凤英微笑,心口紧缩,暖意蔓延,只是却感觉耳中有什么流了出来,嗡嗡作响,眼睛也随着有些模糊。

“坐下!”伸手扶住凤英在一边椅子上坐下。

“属下很好!”

“你耳朵流血了!”

“夫人放心,不会有大碍!”

蔺芊墨没说话,伸手抚上凤英脉搏!

这边邓氏缓不过神来,瞬时跳起,对着蔺芊墨冲去。

凤英眼睛模糊不清,可邓氏的动静,她还是看到了,瞬时起身…

“老实坐着!”

伸手把凤英按下,蔺芊墨随着拉起裙摆,腿起,回旋,对着来人狠狠就是一脚。

“啊…。”

尖叫,倒地,标准狗吃屎,头晕目眩,一时爬不起,躺在地上呻吟不断!

“夫人的腿法很精妙!”

“那是当然,也不看看你家夫人我是谁,不鸣则已一鸣惊人!”

犹如以往的嬉笑,可这次却多了一抹沉重。

蔺芊墨拿起袖子擦去凤英脸颊上,耳边的血迹,眼眸暗沉。

凤英静静坐着,嘴角浅笑不曾消失。

一边的蔺纤如,怔怔站着蔺芊墨,完全做不出任何反应。

从见到蔺芊墨的那一刻,蔺芊墨如的思绪就呈现空白状,大脑被各种情绪占据。

为曾经主动要求为郡王侧妃之事,为她过去的异想天开,感到可笑,羞耻,无措。

为现在沦为胡家媳,却备受冷落,欺负,被人任意拿捏,感到难堪,自卑,还有麻木!

因为那些过往,因为现在不堪的生活,蔺纤如不想面对蔺芊墨,也不想见到蔺芊墨,只是她却退不开。

只是不曾想,见到蔺芊墨要如何应对,她还未想好,首先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出…

胡海风流成性,好色成瘾。却没想他竟大胆至此,对蔺芊墨竟然起了心,结果…外面的痛嚎声,证明,他这次惹了不该惹的人。

邓氏蛮横跋扈,要强好胜,行事无忌。现在…那红肿的双颊,疼痛的呻吟,告诉她,她碰了不该碰的人。

这一刻,看着邓氏和胡海的狼狈,蔺纤如觉得痛快,也觉得苦涩。

蔺芊墨一如记忆里的那样,丝毫未变。

果断又果决,那种人犯我,我必犯人的气势。看着依旧让人心潮澎湃,心动不已。只是那种魅力,她却效仿不来。

所以,她永远成不了蔺芊墨那样的人。她没有那种底气,也没有那种气势。

那种雷霆手段,蔺芊墨做起来毫无违和,若是换做她,却是贻笑大方,东施效颦,徒惹难堪。这大概就是人跟人的差距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呜呜呜…姑姑救我呀,有人要打死我,你可要给我做主呀!”胡海抓住胡氏的衣摆,嚎叫起来。

“你…”胡氏的话还未说完,看到大步走来的蔺昦,还有蔺毅谨立马住口了,“父亲,谨儿…”

蔺昦,蔺毅谨均是充耳不闻,疾步往屋内走去。

胡氏看着嘴巴紧抿。

“姑姑…”

“闭嘴!”胡氏打断胡海的话,抬脚也随着走了过去,不过却没敢进去,站在门口偷偷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蔺毅谨,蔺昦两人走进去,看到屋内的情景。

蔺昦眉头皱起,嘴巴绷紧。

蔺毅谨看到蔺芊墨身上的血色,脸色浑然大变,疾步上前,“墨儿,你伤到哪里了?在哪里…”

“我没事儿。”蔺芊墨打断蔺毅谨的话,看着他,紧声交代道,“凤英身体不舒服,你马上回凤家一趟,把我的药箱拿过来,就在床头的位置。”

蔺毅谨听了,也不再多说,“我这就去。”说完,大步离开。

蔺芊墨看着凤英不断外溢的血色,已开始泛白的脸色,眉头越皱越紧。

“蔺相,这就是你相府的待客之道,奴婢打主子,晚辈打长辈。这就是你相府的规矩吗?”

对着蔺昦,邓氏红着眼睛,忍着疼痛,叫嚷起来。

蔺昦看了她一眼,目光沉沉,不知死活!

邓氏却是丝毫未觉,继续说道着,“蔺芊墨身边那个丫头,没任何理由的,对着我儿子就是一脚,打的他人都飞了出去,这分明是要他的命呀!还有我,相爷你看我的脸,这都是郡王妃打的…。”

邓氏说着,从地上爬起来,恨恨道,“不管怎么说我都是郡王妃的长辈,被郡王妃这样辱打,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,若是相爷不给我个交代,那别怪我不顾亲戚情义,闹得大家都难看…”

蔺昦面无表情。

眩晕过去,凤英眼神恢复清明,抬眸看着蔺芊墨,微微一笑,“夫人,属下没事儿了!”

蔺芊墨看着凤英停止出血的耳朵,点头,“我看到了!。”

只是凤英的情况很不对劲儿,凭着凤英的武艺,不至于连邓氏的巴掌都躲不过。更不会因一个巴掌,就出现这么大的反应。

这一点儿蔺芊墨意识到了,凤英自己更是清楚的认识到了。在胡海出现在门口,而她却未曾发现那一刻,她就意识到,也确定,她身体恐怕出问题了。

只是蔺芊墨未说什么,凤英亦是保持沉默。

但是,有些事儿却不能就这么算了。

转头,看着一脸愤然,一副誓不罢休的邓氏,蔺芊墨抬脚上前。

看到缓步向她走来的蔺芊墨,邓氏瞬时跳了起来,蛮横,恼怒,“怎么?郡王妃还准备再给我一巴掌…。”

话未说完,下巴被扣住,邓氏瞪眼,吐字含糊不清,“蔺芊墨,你要做什么…蔺相,你都看到了…”

蔺芊墨手用力,面色平静,眼中怒气却显而易见,声音沉沉,带着一丝无法忽视的戾气,“不招事儿,不惹事儿,我不爱麻烦,也不愿惹麻烦。所以,有些话我可以忽视,故作不闻。可有些疼,我却绝不会视而不见,宽容对待。你,先说了不该说的话,又打了不该打的人,此事儿不会轻易抹去!张青…”

“郡主!”

“把他们给我丢出蔺家。”

“是!”

“蔺芊墨,你凭什么把我们赶出去?做错事的可是你!还是说你这就心虚了?”邓氏咬牙,满脸不忿,不服。

蔺芊墨听了,勾唇,冷凝,“不想走是吗?很好!张青,把人给我关了。”

蔺芊墨话出,蔺纤如心头一跳,垂眸!

邓氏眼眸瞪大,没想到蔺芊墨竟然敢如此嚣张。在蔺相的面前都未有一丝收敛。

面无表情看着邓氏,蔺芊墨冷冷开口,“回胡家一趟,让他们过来领人。顺便告诉他们,胡家之子——胡海!意图对郡王妃无礼。胡家妇——邓氏,动手挥打我身边之人致伤。此事,若是不给本妃一个交代,如胡夫人刚才所言,我亦不介意闹个难看!”

蔺钱买话落,邓氏抑制不住变了脸,“你…。信口胡说,我儿子才没有…”

“带出去!”

“是!”

邓氏还欲开口,张青即刻伸手,提着把人给提了出去。

门外,胡氏在蔺芊墨话落,知道事情大致经过,感到后果严重之时,已快步离开,挂着一张青白交错的脸去找蔺安了。

凤家

“你说凤英身体不适?”

“是,蔺公子刚才是这么说的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眉头皱起,直觉感到不对劲儿。蔺芊墨会医术的事儿,凤璟包括蔺芊墨自己一直都在隐瞒着,不想被太多的人知道。

可现在…。却公然让蔺毅谨过来那药箱,凭着蔺芊墨的谨慎,这种事儿不应该出现。

凤英到底是哪里不适,竟让蔺芊墨失了谨慎,还需要她只亲自动手来医治?大夫医治不了吗?

看着凤老夫人担忧的神色,齐嬷嬷开口,“要不老奴过去看看?”

“你过去一趟吧!不然我不放心。”

“是!”

“另外去给木子说一声,让他在宫门外等着郡王爷,看到他出来,让他先去蔺家一趟。”

“是,老奴这就去。”

齐嬷嬷离开,凤老夫人无声叹了口气,希望不要出什么事儿才好呀!

蔺家

蔺安听完胡氏的叙述,脸色瞬时沉了下来,抿嘴,怒骂,“那两个蠢货!”

虽然胡海不着调,邓氏也有些没脑子,可那总归是自己的娘家人,蔺安说的如此直白,胡氏心里难免不舒服,弱弱辩解一句,“我就是听到蔺芊墨那么一说,可到底是不是真的,现在还不好确定…。”

“胆大妄为,色性成瘾,还有什么需要确定的,只是没想到他大胆也就算了,竟然还如此没脑子!”蔺安磨牙。

男人好色不是错,可那也要看对象,分时候。蔺芊墨的身份在哪里摆着,他竟然还敢明着去猥琐。这不是找死吗?

胡氏动了动嘴巴,心里对那不着调的侄儿,还有那只会给她惹麻烦,完全不给她长脸的娘家人,也有些厌烦。但,却又不能不管。

“老爷,那现在怎么办?”

“他自己作死,我能怎么办!”

“要不,我现在去求求郡王妃…”

“蔺芊墨把意图对她不轨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,这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?”蔺安沉声道,“这是完全不惧自己名声受损,也要整治胡海。她名头都舍了,还会稀罕听你几句好听的。”

“那…。那也不能不管呀!”

“要管你管,反正我是管不了!”蔺安说完,甩袖子就要走人。

“老爷…”

“二爷,二夫人,郡王妃请你们过去一趟。”

听到张青的声音,蔺安脚步顿住,眉头皱起。胡氏心中不安。

蔺安走出来,看着张青不咸不淡道,“你给郡王妃说一声,我这会儿有些公务要出去一趟,等我回来了再过去。”

“二爷,请不要让属下为难。”

“我有事儿要出去,你为难什么。若郡王妃若是为了胡家的事儿,那么,我就一句话,郡王妃要怎么处置都好,我没意见。”蔺安说完,就要走人。

“如此,属下就失礼了。”张青说完,出手。

蔺安瞬时定住,瞪眼,气恼,“张青,你竟敢对我动手!”

“事后属下会向二爷请罪,随二爷处置!二夫人也随着一起过去吧!”说完,揽起蔺安往正院走去。

胡氏面色紧绷,用力扯着手里的帕子,疾步跟了过去。

蔺毅谨院中,蔺昦,蔺毅慎,凤英在外面站着。

蔺安,胡氏还未来得及说什么,就直接被张青带到了屋内。

“见…见过郡王妃!”胡氏规矩请安。带着不安。

蔺安面无表情,“这么急着叫我们过来做什么?”

蔺芊墨淡淡看了他们一眼,转眸对着张青开口,“把他穴道解了,你在门口守着。”

“是!”张青领命,解开蔺安的穴道,随着走出去,门掩上。

胡氏先开口,拉亲近,顺着请罪,“墨儿,我那个侄儿从小就是个没脑子的,行事莽莽撞撞的没个分寸,若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,还请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要太放在心上。当然了,二婶也定会替你去教训他的,保证让他…。”

“闲话就不用说了。我时间不多。”蔺芊墨把手里的东西,直接丢到蔺安面前,“看看吧!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看了你就知道了!”

蔺安听了,看了蔺芊墨一眼,不知她葫芦里买的什么药。心里疑惑,拿起桌上的几张纸随意看了一眼。

而蔺安本漫不经心,不以为然的表情,在看到上面的内容后,脸色骤然大变,身体紧绷,快速浏览,翻看…。

看完,脸色灰白一片,手不可抑止微微发颤,看着蔺芊墨,眼中惊惧难掩,声音不稳,“这…这些你从哪里来的?”

“从哪里来的不重要的,重要的这上面的都是事实,且不差证据。”

蔺安听言,脸色越难看。

蔺芊墨神色淡淡,声音幽幽沉沉,“为官少有至纯的,为子少有至孝的,这些在二叔的身上有了绝对的体现。若是这些东西传出去,或是上交刑部,二叔觉得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呢?恐怕不止是丢官免职那么简单!”

蔺安面色紧绷,脸色青白交错,心中恐惧,慌乱压不下,“蔺芊墨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很清楚,二叔若是想保全自己的官职,地位,包括性命。那么,自然也要做些什么来换取。刚巧,我现在有些事儿需要二叔傍个忙。”

蔺安听着,嘴巴紧抿,“什么忙?”

“胡家!”

蔺芊墨话落,蔺安眉心一跳,胡氏脸色浑然大变。虽然她没看到,蔺芊墨给蔺安的纸上都写了什么,但是从蔺安那惊骇,震惊的神色中,可以确定,蔺安被蔺芊墨抓住把柄了,且直逼性命。

蔺芊墨在这个时候拿出这个,必定不会只是单纯的逗逗蔺安,她一定会有所要求。只是,胡氏没想到,那个要求竟然是胡家…。

蔺安眼神微闪,“你要我对付胡家?”

“二叔果然聪明!”

胡氏听得却是眼前发晕,自家夫君和娘家对上,那…还有她的过头吗?

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

蔺芊墨起身,走到蔺安面前,眸色淡淡,眼底清冷亦清晰可见,“胡家什么结果,随二叔来定。而我只有一个要求,邓氏和胡海,他们若好,那么,二叔就必难安!”

这是威胁,是胁迫,是借由他去打压胡家。且若是没好,必罚!

蔺安明了,心里压抑的厉害,却没犹豫,抿嘴应下,“我答应你!”

闻言,胡氏变了脸,“老爷,你怎么可以…。”

胡氏刚开口,既被蔺安沉戾打断,“作死的是他们,有什么结果也是他们该受的。”

“老爷…”

“闭嘴!”蔺安这会儿心情极端不好,蔺芊墨手里的东西让他不安到了极致,“事后,你能向我保证什么?”

“蔺家之外,随二叔折腾!”

蔺安听了,明白。只要不去残害自家人,只要蔺昦安,大房稳,他做什么蔺芊墨都不会管。

“希望你信守承诺!”

“只要二叔能守住那条底线,让祖父伤心的事儿一时半会儿我不会去做!”

“如此最好不过。”蔺安深深看了蔺芊墨一眼,转身,推开门离开。

事到如今,他除了相信蔺芊墨,别无选择!

胡氏不甘心,再次试着求情,“墨儿,这次是胡海和邓氏不对,可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面上,可否…。”

蔺芊墨静看着胡氏不说话。而一直沉默的蔺毅谨,沉沉开口,“张青,送二夫人出去。”

“二夫人,请!”

胡氏动了动嘴巴,还想再说些什么,只是看着蔺芊墨黑黑沉沉的眼眸,不由沉默了。转身,低着头走了出去。

屋内静下,蔺芊墨垂首,看着自己衣服上的血色,眉头紧皱。

蔺毅谨上前,伸手圈住蔺芊墨肩膀,“不要担心,凤英不会有事的。”

蔺芊墨听了,头抵在蔺毅谨胸前,没说话。她也希望凤英没事儿。但是多年医疗经验告诉她,凤英情况恐怕不太好。所以,她把修理胡海和邓氏的事儿交给了蔺安。

对于蔺芊墨来说,医治凤英比修理胡海邓氏重要太多。

蔺毅谨轻轻抱着蔺芊墨,轻抚她的长发,无声安慰。

蔺芊墨在蔺毅谨胸口蹭了蹭,这种心情之下,有人陪着的感觉,挺好!

凤璟来到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。

蔺毅谨满脸宠溺。蔺芊墨放松的依赖。

凤璟看着,眼睛眯了眯。

除他之外,在蔺芊墨的世界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男人。让她牵挂,让她用心,也让她依赖。这样的认识,让凤璟每次看到蔺毅谨都觉得碍眼。

“主子!”

听到凤英的声音,蔺芊墨转头,看到站在门口的凤璟。蔺芊墨从蔺毅谨胸前抬起头,“你过来了!”

“嗯!”凤璟缓步走进来,“胡家那两个人呢?”

“关起来了!”

凤璟听了没在问,伸手拉过蔺芊墨,看到她身上沾染的血色,觉得刺眼的厉害,“蔺家的护卫是怎么护主的,蔺毅谨当时在做什么吃的…这些本郡王不想多问,不过…。”凤璟转眸,“凤英,你失职了!”

凤璟话出,凤英屈膝跪地,“属下认罚!”

“凤璟,凤英没有失职,当时另有缘由!”

凤璟听了,看向蔺芊墨,淡淡道,“她当时身体不适!”

蔺芊墨点头,“你都知道了,那也应该清楚,凤英她。,…”

“我都知道,也清楚,她是失职!”

蔺芊墨皱眉。

凤璟看着凤英,清淡道,“你身体不适是今天才出现,还是之前已经有了反应?”

“属下,前几日就感觉身体有些异样!”

闻言,蔺芊墨眼眸微缩,垂眸,前几日都已不适,她却什么都没发现。

“凤卫的规矩你应该知道!”

“属下知道,身体不适要及时禀报,以免误了主子的安危,也误了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“既然知道,为何不禀报?”

为何不报呢?蔺芊墨眼帘微颤,答案多少猜到的。

“属下知错!”

“一句知错,抹杀不了你这次的失职!若今日冲到蔺芊墨身边的不是胡海,邓氏这样手无寸铁的人。而是身怀武艺之人,那么最后会出现什么结果,你应该想得到。”

“请主子再给属下一次机会!”

“凤英,这不是我想听到的答案!”

凤璟淡淡话落,凤英垂首,遮住眼底厚重的涩意,“属下,失职!”

凤英的几个回答,代表了几重意。

“属下认罚!”罚了,之后她还可以呆在蔺芊墨身边。

“属下知错!”错了,暂时离开,改过,还有机会再次回到蔺芊墨身边。

而…“属下失职!”一个失职的凤卫,意味着她已失去了再呆在蔺芊墨身边的资格。

“回去之后做好交接,之后我会指派军医过去。”

“属下遵命,谢主子!”

“凤璟,你要让凤英离开吗?”蔺芊墨开口。

“她已不适合再呆在你身边。”一个需要主子去守护的凤卫,在凤璟这里,就是绝对的不合格。

“我不允许!”蔺芊墨拒绝接受,“凤英是我的,除了我,谁也不能让她离开。”

“她是凤卫!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决定不了她的去留?”蔺芊墨问的平静,可脸上却写满不妥协。

凤璟皱眉,“我已说过,她现在的身体状况,已不适合待在你身边。”

“她现在的身体情况,最应该待在我身边。”

“蔺芊墨你在任性!”

“任性不代表我就有错。凤英来的时候好好地,就算要走,我也要她好好的,健健康康的离开。”

“她好了,会再回来!”

“但让军医给她治病,我不放心。所以,凤英必须留下。凤璟,这要求并不过分。”

“无规矩不成方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静静看着凤璟,“对于一个将领来说,规矩很重要,也很有必要,站在你的立场,你是对的。可我不同,我不是将领,凤英于我,也不是士兵。与她的安危相比,所有规矩都是狗屁!若是你为难,我可以带她离开,等到她好了,我们再回来。”

蔺芊墨话出,凤璟眼眸即刻变得暗沉,声音沉沉,“军医并不你的医术差,你能治好凤英,他也能!为何一定要坚持?”

“因为我比军医会多一份用心,这对凤英是好事。既然对她好,我为何不能坚持。”

蔺芊墨说完,眼圈微红,“凤璟,有些缘分得到很不易,所以更不想失去。凤英对我很重要,我不想她离开。”

凤英守在她身边,只是出于职责?还是真心守护?蔺芊墨感觉得到,所以不由珍惜。

凤英的好全心全意,她守护她一次,又有什么不可以!

看着蔺芊墨微红的眼圈,凤璟心口微缩,为她眼中那少见的感伤。

蔺芊墨,他好像从未见她哭过!被辣椒辣哭除外。

凤英看着蔺芊墨,眼中湿意一片,心中却胀的满满,原来所谓幸福,就是如此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