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我错了!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肖家到来,一番见礼,一番热闹。

肖氏看到自家母亲,兄弟,弟妹,侄子,侄女,眼圈瞬时就红了。是激动地,是高兴地。同时那被她强压在心里,无处诉的苦楚也随之而起,酸酸涩涩,委屈的厉害!

相公是好,可性子冷淡,温柔小意的时候太少。她心里苦闷的时候,得不到太多安慰,反而是教导比较多。

婆母也不差,只是威严太盛,她是敬畏多余亲近,凡事只有听的份,根本就轮不到她说话。特别上次的事儿,她也有错在其中。如此,她更不敢去说什么委屈。

在这种心情下见到娘家人,肖氏的心情可想而知了,就跟那迷途的羔羊终于找到娘了一样,感到分外的亲近,也分外委屈。

肖家的人不知凤嫣那出事,看到肖氏红着眼睛抹泪,自当她是欢喜,激动,心里满意,也没说什么。

而凤家的人,看了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。肖氏有的时候真是不知事儿。见到娘家人就抹泪,搞得好像凤家亏待了你似的,这是受到多大的委屈呀!

“亲家,几年没见,你这精神头看起来可是越发好了。”肖老夫人对着凤老夫人笑的热切,心里却满是凉意。

“呵呵…可是不如从前了,也就是看着还不错。”凤老夫人自当看不出肖氏眼底的冷淡,回以微笑,“这一路上让老妹妹受累了,赶紧坐下休息一下,喝杯热茶缓缓。”

“好!”

肖老夫人坐下,看着凤老夫人,关切道,“都这个时辰了,国公爷还没归家吗?”

“今儿个有些忙,要晚一会儿才能回来。”

肖夫人听了,笑了笑,“也是,国公爷处在这个位置上,肯定是不会如我们这么闲了。”

在肖老夫人的心里,国公爷这就是霸占着自家相公一份功劳才有了至今的位置。可以说,国公府的荣耀,有一半儿本该是属于肖家的。

这种心理之下,再看越发富荣国公府,对比越发惨败的自家。一时间,这心里的不满是压都压不住。

肖氏话中的酸意,不愉。凤老夫人听出来了,却不予回应。

接触这么些年来,肖氏是什么性子,凤老夫人了解的很。年轻的时候都没改,现在年纪大了更是不用指望她能改变了。

老话说,老小孩,老小孩,越老性子越是扭。如此,还能说什么呢!对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装个糊涂。不然,若是跟她斤斤计较,这面上的客套都保不住。

算了,只要肖家不做什么出格的事儿,她也不想费那个精力,跟她去置气!

凤老夫人一笑而过,不多说,看着肖氏跟前的几个晚辈,自然转移话题,“看看这些孩子,几年不见,我可都是不敢认了。”

肖老夫人也没揪着刚才的话不放,顺势接下,“樊儿,郭氏给你们伯娘请安。”

“是!”

两个年逾二十六七岁的男女上前,规矩见礼,“侄儿(侄媳)给伯娘请安。”

看着眼前清俊的肖樊,风情万种的郭氏。凤老夫人伸手,虚浮,微笑叫起。

“起来,起来!”

郭氏起身,对着身边的两个孩子道,“明儿,月儿,过来给你伯祖母磕头。”

“侄孙给伯祖母磕头,请安。愿伯祖母岁岁平安。”两个孩子跪地请安,嘴上说着讨喜的话。

“好孩子,好孩子,来,让伯祖母看看!”

“是!”

肖明,肖樊和郭氏的嫡长子,今年八岁。

肖月儿,两人的嫡长女,今年六岁。

两个孩子都秉承了父母的好容貌,生的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的。秉性什么的暂时看不出来,只是模样倒是挺讨人喜欢的。

“真是看着孩子才发觉时间过得快,我记得上次见到他们的时候,明儿才走稳,月儿还抱在怀里。可这一转眼,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,真是越长越好看了。”凤老夫人不由感慨道。

“他们是长大了,可伯娘你可是一点儿都没变。”郭氏笑着,说着讨喜的话。

肖老夫人笑了笑,从齐嬷嬷手里拿过预备好的金锁片分别给两个戴上。

这是见面礼,金锁片虎头的形状,喻意吉星,健康。

“谢伯祖母!”

“乖!”

凤家在场的其他长辈,也逐一给了见面礼。纵然心里有想法,可面上却都不出错。

“映儿,馨儿,珠珠,给伯祖母请安!”三个女孩上前,俯身,请安。

“起来,起来…”

凤老夫人笑容不变,视线逐一在她们身上略过。

落在肖映儿身上时,眼底划过一抹复杂,瞬时又恢复平淡。

肖馨儿,肖家二房嫡女,年方十五,排行第三。几年不见,也出落得是亭亭玉立了。

看到珠珠时,凤老夫人顿了顿,故作疑惑,“珠珠?这是…。”

郭氏看此,赶忙上前,“伯娘,珠珠是侄媳的娘家侄女。在家闲来无事,我就带着她一起来了,给老夫人请个安,顺便也让她开开眼界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恍然,嘴角笑容不改,“原来是这样,那敢情好!”

郭珠珠俯身,不好意思道,“给伯祖母添麻烦了。”

“呵呵…不麻烦!”

凤家的人看着,各有所思。却无人说什么。

而肖家的人之所以同意让郭珠珠跟着,也是有缘由是的。比如说,郭珠珠刚好年方十四,正值花季,又长的漂亮。又比如说,为了公平…

肖家长房有肖映。二房有肖馨儿。可三房女儿才六岁,根本是排不上用场,联姻更是沾不上,如此就有了郭珠珠,如此才平衡,才公平,机会是一样的,剩下的就是各凭本事,各凭运气了…

寒暄,客套过后,肖老夫人开口,“怎么没看到璟儿跟他媳妇儿呀?”

凤老夫人听了,淡笑道,“蔺相身体忽然不舒服,璟儿和墨儿过去看看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肖老夫人,呵呵一笑,“我还以为他们不欢迎我这个外祖母呢!”

“怎会!”

“也是,璟儿和墨儿可都是孝顺的孩子,知道我这个祖母来了,怎么也不会避着不见的。只能说我来的有些不是时候,刚好遇上蔺相身体不适。他们只能顾一边。”

这话说的,怎么听都让人不舒服。仔细琢磨,更加不舒服。透着一股挑衅的味道。

凤老夫人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

郭氏急忙上前,笑着开口,打趣一句,“璟儿和他媳妇回来,肯定马上就来看你,您呀,可是不能吃醋。”

肖老夫人听了,扯了扯嘴角,最终没再说什么。

坐在一侧的凤腾,看向肖氏,淡淡开口,“岳母和三弟他们这一路也累了,你带他们去梳洗,休息一下吧!”

肖氏听了,起身,“娘,院子已经准备好了,过去歇歇吧!”

肖老夫人点头,起身,对着凤老夫人道,“老姐姐,那我们晚上再聊。”

“好!”

“伯祖母,那我们先过去了。”

“好!”

肖家的人逐一离开,屋内一时静下。凤老夫人看向一边的妇人!

“肖家在的日子,你多操点心,多辛苦些,尽量别出乱子。”

张氏(凤家二媳妇儿)颔首,应是,“母亲放心,媳妇儿一定尽力。”

凤老夫人点头,“好了,时辰不早了,你们也都回去吧!”

“是!”

人全部离开,凤老夫人放松身体靠在软榻上,略显疲惫。

齐嬷嬷上前,轻轻为老夫人捏着肩膀,试图让她松散松散。

“老夫人您也别太担心了,那院子每个客人身边,老奴都有派人去看着,不会出什么乱子的。”

“我也希望如此。只是,凡事无绝对,百密或有一疏,万事面面俱到很难呐!那肖氏,此次上京,别有所图,别与居心,一目了然,实在让人难以放心。”

齐嬷嬷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这是门闹心的亲戚,可又不能不认直接把人给赶出去。确实让人郁闷。

“蔺相有没有说璟儿和墨儿,两人离开后去哪里了?”

齐嬷嬷摇头。齐嬷嬷去到蔺家的时候,凤璟和蔺芊墨已经离开,至于去哪里了却无所知。

“凤英好像是真的病了,据蔺府的下人说,离开的是衣服上都带着血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皱眉,“是吗?”

“而且,郡王妃在还发了一顿脾气,把胡家母子都给圈禁在蔺家了!”

凤老夫人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了,“是什么原因?可探到了?”

齐嬷嬷点头,就算蔺相没说,可想打探到些事儿,特别还是刚发生的事儿,对于从凤卫里出来的木子来说并不困难。

“胡家的儿子胡海对郡王妃无礼,被凤英给打了。当时,胡家那妇人竟然还了手打了凤英,因此惹怒了郡王妃…”

齐嬷嬷说完,凤老夫人听完,皱眉,“胡家那个儿子?”

“嫡长子,叫胡海!生的是人模狗样的,实际却跟那地痞无赖差不多了。那邓氏竟然还敢对凤英动手,在郡王妃面前叫器,可见家教是什么样子。”

“然后墨儿就把他们圈禁在蔺家了?”

“圈禁在蔺家,让胡家的过去领人。”

老夫人听了,叹息,“墨儿这脾气…。真是不像是一个女子。”

齐嬷嬷默默认同,确实。刚烈又刚硬,那股杀伐果断,毫不拖泥带水的狠劲儿,让人畏惧,却也令人折服。

郡王妃对胡家母子的惩治,让齐嬷嬷觉得痛快。而她对凤英的维护,齐嬷嬷心里很是感动。

凤英是凤卫,齐嬷嬷是奴婢。虽然所处位置不同,可做的也都下人的事儿,都是听令于人的,总是有些同命相连之感。蔺芊墨的维护,齐嬷嬷很有感触。

庄上

蔺芊墨换下带血的衣服,从内间走出来,看到凤璟站在窗前,不知道在想什么,听到声音,转头,看了蔺芊墨一眼。

“过来!”声音淡淡,没有起伏,可却比平日多了一抹压迫感,少了一丝轻柔。

蔺芊墨垂首,老老实实上前,不等凤璟开口,既诚诚恳恳认错,“我错了!”

认错的话出,凤璟太阳穴处跳了跳。他这夫纲之所以立不起来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这火气还没发出,这威严还没树起,人家就先道歉,先反省了…。

凤璟感觉,浑身浑身憋得慌。

“哪里错了?”

“我不该轻易说带凤英走!”

“继续说!”

“相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只要我好好说,相公一定会答应让我给凤英治疗的。是我太急躁了,太不讲理了,我错了!”

“这是恭维!是胁迫!是棍棒夹甜枣,意思明了,我若是不让你医治凤英,我就是不讲道理的人。”凤璟说的平缓,分析的彻底。

蔺芊墨眉梢跳了跳,抬头,偷偷瞄了凤璟一眼,看到凤璟黑沉的眸色,低头,形势发展不妙,老实交代,“就是恭维,没有胁迫。其实,我就是仗着相公对我好,才敢想相公应该会答应的。就是我当时急了点,态度差了点…相公,我错了!以后我再不犯了,就是任性,我也一定撒娇着来,绝不强横。”

凤璟听了,眼睛眯了眯,“我就是容许,你也不会带凤英离开。”

凤璟话出,蔺芊墨心头突突跳,咽口水。

“说话!”

凤璟一开口,蔺芊墨麻溜回答。

“是!当时脑子一热我那么说了,可回过神来,我知道我错了。带凤英离开太冒险,她不适合到处走动,而且,外面药材也不齐全。”蔺芊墨说着,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“我…我也不会做饭给她吃…”

凤璟听了,半晌说不话来。

蔺芊墨的体贴,他见识过不止一次,可都是对别人。那滋味…。凤璟必须承认,他确实不是个大度的人。

“夫人倒是想的周全!”凤璟开口,声音幽幽沉沉。

蔺芊墨干笑,“相公都不高兴了,我也没有很周到,一般,一般啦!”

“蔺芊墨!”

凤璟沉怒,蔺芊墨头皮一紧,“在!”

凤璟深吸一口气,“我不发脾气,这种时候生气,太有失风度,也显得我太不体贴。我忍着。不过,你这次犯的错给我记着,我给你攒着,等攒满了一块说。”

蔺芊墨听的后背凉飕飕的,抬头,认真道,“要攒多少才算满?”

“已经满了!”凤璟凉凉沉沉道。

蔺芊墨听言,扯了扯嘴角,干笑,“相公的篮子有点儿小。”悔不该问呀。

凤璟一言不发,抬脚走了出去。

蔺芊墨抹汗,这还算不发脾气呀?

“夫人!”

听到声音,抬眸,看到凤英,蔺芊墨笑了笑,“放心,放心,你家夫人我哄凤大爷还算很有一套的,虽然出了一身的汗,不过,这也算是一种情趣,嘿嘿…”只是这种情趣,实在不宜多来,太要命了。

凤璟想宠你的时候,还是挺让人感动的。不过,他生气的时候,也很有压力呀!

凤英听了勾了勾嘴角,“属下倒是不担心夫人,只是感觉主子应该不是被夫人哄好的,而是被夫人给气走的。”

“凤英你这就不好了,怎么把实话讲出来了呢!”

“属下知错!”

“嗯,下次记得顾全一下我的面子。那种显得我无能的话,就别说了。”

“是!”

相处一如既往,对于凤英的病情,蔺芊墨没多说,凤英也没多问。

蔺芊墨要的只是结果,她要凤英好。

而凤英要的只是过程,在这期间,只要待在蔺芊墨身边就好。

另一边,凤璟走出去,凤和闪身出现在眼前。

“主子!”

“如何?”

“胡海对夫人无理的事儿,已经有人在议了。”

“从何处传出的?”

“胡家!不过,属下怀疑是蔺安在背会推动的结果。毕竟,胡家就是再没脑子,也知道这件事儿若是传出去,对他们没一点儿好处。”

凤璟听了沉默。

凤和心里却是感动。所谓关心则乱,夫人这次处事失了平日的谨慎。若是平时,夫人绝对不会把蔺安致命的把柄拿出。毕竟,兔子急了还会咬人的,更何况蔺安这头一直蠢蠢欲动,不安生的狼。

一想到那种要命的把柄在夫人的手中,蔺安恐怕日夜难安,如此,很犹豫可能做出极端的事情出来。

“凤和!”

“在!”

“你再去添一把火。”

凤和闻言,心头一凛,“主子是想…”

凤璟嘴角微,透出一股少见的邪气,阴冷嗜人,“捕猎!”

凤家

“这几年你过的怎么样?可的好?”

对于肖氏,肖老夫人还是很疼爱的,毕竟就这么一个女儿。

肖氏点头,“我很好,娘不用担心。”说着,却是不由红了眼眶。

肖老夫人看着皱眉,“挺好的,你哭什么呀!”

“没…没什么。我就是看到你们高兴。”肖氏抹去眼角的泪水。

郭氏微笑接话,“娘,姐姐在凤家肯定是不会受委屈的。您老就放心吧!”

肖氏垂眸,笑意勉强,

肖老夫人瘪嘴,有蔺芊墨那样的媳妇儿,她能阿红才怪。不过看到守在门口的凤家下人,这话最终没说出来,只道,“跟蔺芊墨你们处的怎么样?”

“我们挺好的!”

肖老夫人和郭氏听了不以为然,肖氏那闪烁的眼眸,不用深入探究,就知道她在说谎。

肖老夫人白了她一眼,不咸不淡,别有意味道,“挺好就成。”

肖氏点头,不自觉的转移话题,“大哥,二哥他们怎么样?可都好?”

“大哥,二哥都挺好的,就是忙的很,不然这次肯定跟着一起过来了。”郭氏接话,说给外面凤家下人听。

“那就好!”

“不过,都这个时辰了,凤璟他们怎么还没回来?”肖老夫人不由皱眉问道。

“哦,应该是在忙吧!”

“天都快黑了,还有什么可忙的?”她今天第一天来,凤璟跟蔺芊墨若是不过来,她这面子要往哪里摆。

“我…我也不清楚!”

肖老夫人一听,忍不住冒火,“你看看你,有你这么做娘的吗?连儿子,媳妇儿在忙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璟儿的事儿我不好多问!”

“凤璟的你不好多问,那蔺芊墨呢?她一个做媳妇儿的,什么时候回来都不跟你说一声吗?”

“我…。”肖氏动了动嘴巴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凤璟的维护,凤嫣的谋算,她的迷糊,这些…她如何能对肖夫人说。并且凤腾也不准她跟肖家的人多说。

于蔺芊墨,她不是不想管,而是根本就管不了,也不知道怎么管。

肖老夫人看着肖是那脓脓嗫嗫的样子,心里气闷。她这女儿什么都好,就是这性子太过绵软,也难怪凤家的人都不把你放在眼里。若是她能稍微强势些,在这个家里也不至于连个说话的权利都没有。

郭氏看着,心里暗暗摇头,她这大姑子真是够无能,够窝囊的。

相公是个病秧子,撑不起家主的位置,偌大的家业掌控不了,这已够让人郁闷的了。偏偏肖氏自己又是个闷葫芦,怂恿不了丈夫,又指挥不了儿子,甚至连媳妇儿都拿捏不住。

白白顶着凤家长媳的位置,空有名头,没一点儿实权。靠着凤家这颗大树,却是一点儿都帮衬不了娘家。她自己还一副受尽苦楚的样子,实在是够无语的了。

满满的富贵,权势,她愣是不知道如何运用。真是…只能说,肖氏缺的是心眼,而她却的是机会和地位呀!

要是让她跟肖氏换换,她保管把这凤家牢牢的控制的手里。坐拥一切,享受所有,哪里会像肖氏一样过得这般委屈。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,哪里容得了别人来欺辱她。

“你呀,真是不知让我说你什么好,你…”

肖氏这训斥的话刚出,就被郭氏打断了,“好了娘,就算你再担心璟儿他们也不能这么念叨姐姐呀!让姐姐听了心里怪不好受的。”

说完,看着肖氏担忧道,“不过,这天色都这么晚了都还不回来,也不怪娘担心。我看我们过去璟儿的院子看看吧!问问下人,别是出了什么事儿才好呀!”

“那…。”

肖氏刚起身,一个嬷嬷走了进来,“大奶奶,郡王爷和郡王妃过来了!”

闻言,肖氏不自觉松了口气。

肖老夫人心里紧了紧。郭氏眼睛一亮,笑容满面,赶紧道,“总算是回来了。”说着,对着身边丫头道,“赶紧的,去告诉几位表姑娘,让她们过来见见表哥,表嫂!”

“是。”

郭氏话落下,凤璟牵着蔺芊墨,缓步走了进来。

看到凤璟那俊美异常的面容,郭氏眼睛不由恍惚了一下,即刻移开视线,心里唏嘘,对着这张脸,无论看多少次都淡定不了,太容易走神。

“外祖母,三舅母!”表情浅淡,声音淡淡。

“见过外祖母,见过三舅母!”蔺芊墨微微屈膝,见礼。

“起来,起来,赶紧起来!”郭氏不等肖老夫人开口,就热切的把蔺芊墨拉了起来。

肖老夫人动了动嘴巴,又沉默了下去。对着凤璟,肖老夫人条件反射性的神经紧绷。上次凤璟在肖家那一手,还是让肖老夫人深为忌惮的。

“璟儿,墨儿你们总算是回来了,刚才我跟你外祖母,你婆婆还在担心呢!怎么样?蔺相爷还好吧!”

“嗯,祖父还好!”蔺芊墨微笑回应,这热情,让人无法忽视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说着,上下打量着蔺芊墨,惊叹道,“那次你跟璟儿来肖家,我和你三舅父刚好不在,也没见到你。不过,肖家上下的人可没少在我跟前夸你,今儿我可算是见到真人了,看看这漂亮的,跟从画里走出来的似的。”

蔺芊墨:…。夸她?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所以,她这惊人的漂亮,也就完全无法令人相信了。

这三舅母,是个说谎高手,眼睛都不带眨的。

“三奶奶,几位姑娘到了!”

“赶紧进来,赶紧进来!”

三个女孩,三种风情!

肖映完全绽放的娇艳。

肖馨儿含苞待放的娇柔。

郭珠儿花蕊初现的娇媚。

青春,靓丽,多姿多彩,引人采颉。

“映儿,(馨儿)(珠儿)见过表哥,表嫂!”

“嗯!”

“几位妹妹请起!”

“是!”

几人刚起身,凤璟既淡淡开口,“时辰不早了,外祖母,舅母早些歇息吧!”说完,颔首,带着蔺芊墨直接离开了。

见凤璟就这么走了,肖老夫人不知道是该生气,还是…。真是松了口气。

肖氏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,凤璟这样完全是…“娘,璟儿肯定是遇到什么事儿了,您别生气。”

肖老夫人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。

郭氏看向肖氏,眼底划过一抹嘲弄,话里却满是关心道,“如果遇到事儿了,那明天姐姐可要好好问问,不然,我们可是要担心了。”

“哦…我会问的。”

郭氏听了,心里冷哼。看来凤璟是真的完全没把肖氏这个娘放在眼里呀!

凤璟若是表现的太敬重肖氏,那么,得到的也不过是肖家对她更多的利用罢了!

对于凤璟的冷淡,肖映低着头,没一点儿反应,因为一点儿都不意外。

肖馨儿也没太大的反应,关于凤璟的秉性,在家的时候她父亲已经给她说的特别清楚。所以,她早已有了心里准备。

而对凤璟其人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人的郭珠儿,对于凤璟的态度,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,从小到大,她虽然不是人人供着,可也从来没被人如此忽视过。

都说这位郡王爷容貌了得,她一直很好奇。本以为这次能好好见识一下,一个男人长的到底能长多好看。可刚才却是连人脸都没看到,就感觉到冷傲了。

倒是那位郡王妃,看的清楚,长的也不怎么样嘛!还没她好看,听说名声还特别的烂,真是不懂,凤家怎么会要这种媳妇儿。

都说凤家规矩森严,可她看也就那么回事儿!郭珠儿腹诽着。

凤腾院中

肖樊看着凤腾,抿了一口杯中酒水,笑呵呵道,“听说凤璟身体恢复了,恭喜姐夫呀!”

凤腾点头,淡淡的喝着手里的茶,对于那酒味很不适应。

肖樊却是喝的有滋有味,喝着,继续道,“既然都恢复了,怎么还没孩子呀?”

凤腾闻言,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,而后恢复如常,淡淡道,“儿女靠缘分,缘分到了自然就有了。”

肖樊听了,不由笑开,“哈哈哈,姐夫真幽默!不过,就小弟来看,这生孩子看的可不是什么缘分,它看的是女人,只要女人肚皮争气,那孩子马上就会有了。”

凤腾听了,不疾不徐道,“他们才成亲不久,不急。”

“什么不急,璟儿可是跟我差不多大的,你看我,孩子都快娶媳妇了,他却连个孩子都没有,这太不像话了。”

凤腾没说话。

肖樊又灌了一杯,漫不经心道,“姐夫,我看你得让璟儿多纳几个女人才行。女人多了,总有一个能先怀上的。哦,忘了问了,璟儿现在身边伺候的有几个人呀?”

“璟儿大了,自有主张,他的事儿我不多过问。”

“那怎么行呢?姐夫,这别的事儿你可以不过问,可这子孙后代的事儿可是耽误不得。我明天去问问璟儿去,他要是缺呀,我这做舅舅的改日替他务测几个去。”

肖樊说着,嘿嘿一笑,意味深长道,“我呀,别的本事没有,就这看女人很有一套。只要璟儿努力,我保管姐夫马上抱上孙子。”

凤腾听着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