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不辜负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凤腾皱眉,肖樊放下酒杯,直白道,“姐夫放心,我不会把肖家的女儿给凤璟,虽然肖家想亲上加亲。不过,凤璟对肖家的女儿完全没兴趣,我们也都看的出来,所以,这种自讨没趣的事儿,出力不得好的事儿小弟我也不爱做。”

凤腾听了,垂眸,没说话。

“虽然我这次是带了三个女孩过来,但纯粹也就是过来让她们开开眼界,没有把她们强塞给凤家的意思。”

肖樊略带嘲弄道,“就算是强塞进来,不得凤家的喜欢,也没太大的意思。我肖家虽然落魄了,可这脸面还是要的。所以,姐夫不用害怕,等跟老夫人贺完寿我们就走,绝不给凤家添麻烦。”

“三弟喝醉了!”

“呵呵…。大概吧!”肖樊说着,起身,“时候不早了,姐夫你早些休息吧,小弟我走了。”说完,不等凤腾开口,就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。

凤腾看着肖樊的背影,若有所思,神色并未舒缓多少。

肖樊话说的够直白,可那其中对凤家的不满也是显而易见。

明明是肖氏的娘家人,却给凤腾以来者不善的感觉。看来有些话,也很有必要再对肖氏交代一下。

***

回到自己院中,简单的用过饭,梳洗过后,蔺芊墨就抱着一本厚厚的医书翻看起来。

凤璟看着自己湿哒哒的头发,再看蔺芊墨手里的医书,很明显,这会儿肯定是顾不上他了。擦头发的空都没了,其他的也更加不用想了。

凤璟也不想表现的太幼稚。拿起手边的棉巾,自己擦拭。至于其他的,关乎儿孙之事,忍着吧!

“凤璟!”

凤璟听到声音,抬眸。很好,虽然顾不上他,最起码还能看到他,没彻底忽视他,应该感到安慰。

“孙姨娘可靠的住?”

“你要用?”

“凤英的饭菜,我想让她来做。”

够上心,够细心,够谨慎。

凤璟停下擦头发的动作,压下心里不断外涌的酸意,淡淡道,“可以用!”

“那就好!”说完,继续看书。

凤璟:…。

“你不是一直好奇孙姨娘的来历吗?”他就是想让蔺芊墨多知道些,凤璟绝不承认,他是在找存在感。

蔺芊墨听了,头也不抬道,“只要是靠的住的人,什么来历不重要。”

凤璟默了一下,开口,“凤英情况很严重?”

蔺芊墨抬眸,眉宇间难掩凝重,“我怀疑她头内长了东西。”

闻言,凤璟眉头皱起,“治好的几率有多大?”

蔺芊墨听了垂眸,“先用药物治疗看看反应,若是控制不住,我再想其他办法。”说完,低头继续看书。

凤璟静静看着蔺芊墨,没再说话。成亲将近一年,对于蔺芊墨的性格,凤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

蔺芊墨,一个谨守身份,恪守礼仪,该敬礼的时候敬礼,该受礼的时候受礼的人。

可在骨子里却又完全忽视身份的人。

如对身边的人,无论是谁,对于不喜欢她的人,她从不强求,不会蓄意去做些什么,比如对肖氏,比如凤嫣。

纵然肖氏是她的婆母,凤嫣是的小姑子。她也不会因为她们是自己的母亲和妹妹。就刻意的去讨好,巴结。但,她也不会去抱怨。

可对凤英,一个护她安全的凤卫,她却分外上心。原因很清楚,因为凤英对她好。

她不管你是什么人,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对她的好的,她都会记住。

念你的好,也记你的错,蔺芊墨一个爱恨分明人。一个守护,反击都有缘由的人。

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,也不会没有原因的对付你。

他的妻子,一个与众不同的人,让人头痛,也让人分外心动。当然也很胆小,从不敢主动的对人好,被动的等待,然后回报。

就因为她对待感情的胆怯,让他可没少受折腾。

凤璟想着,心里无声的溢出一声叹息,本以为成亲了,人是他的了,他也就安稳了,可没曾想,要受的煎熬依然不少。唉…

***

肖家的人被凤家的下人伺候着,同时也被监视着。这点肖家的人心知肚明,心里憋闷自是不必说。

不过,凤家有计策,她们有对策,凤家的下人就是再厉害,也不能守到人家床前,钻到人家被窝不是。

所以,有些话,肖家的人也都聪明的,自觉的放在晚上,躲在被窝里嘀咕。

“相公,看来大哥,二哥还真没胡说,凤璟对蔺芊墨确实在意的很。看来,对蔺芊墨我还真得上心点儿。”郭氏对着肖樊嘀咕道。

肖樊听了扬眉,“他们就在你眼前晃了那么一眼,你就看出来了?”

郭氏眉梢挑起,自得道,“你媳妇儿我别的本事不敢说,可这察言观色,我最是有一套。”说着,瘪嘴,看着肖樊意有所指,“特别作为相公的媳妇儿,这几年下来,我看男人那是一看一个准儿,凤璟对蔺芊墨是真的在意,还是只是在做戏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

肖樊听了横了她一眼,“怎么?这是嫌我对你不够好了?”

“哪有!”

肖樊累了一天,懒得跟她缠这个,直接道,“若是没别的要说的,我就睡了!”

“别呀,我这都还没说到重点呢!”

“说!”

“昨天在跟姐姐的聊天中,我感觉,蔺芊墨跟风嫣的关系很不好。”

肖樊听了抬了抬眼帘,“她跟你说什么了?”

“就是因为没有才奇怪。每次我和娘提到凤嫣跟蔺芊墨处的如何,姐姐的表情就变得特别不自然,嘴上说着挺好,可眼神却是闪闪躲躲的。我们多问两句,她不是岔开话题,就是欲言又止的,最后,索性走人了。这一看就是有问题呀!”

肖樊听了嗤笑,不意外道,“就凤嫣那性子,没几个人能跟她合得来。”

“可根据我们打探的消息,没听说蔺芊墨跟凤嫣有什么争斗呀?”

“家丑不可外扬。京城这些高门大户的人家最注重的就是门面,内里就算是再脏长不堪,可在外人眼中那也是一团和气的。没有几件腌臜事儿外泄的。”

肖樊说着打了一个哈欠,“所以呀,蔺芊墨和凤嫣哪怕斗得你死我活的,外面也听不到一点声音,守住这点秘密,对凤家来说那是轻而易举。”

“那倒也是!”郭氏点头,又道,“哦,对了,姐姐说,凤嫣有身子了!”

“哦…”

“既然如此,明天我和娘还有几个孩子一起去看看她吧!”

“嗯…。”

“肖樊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呀!”

“嗯…呼…。”

听到肖樊那应声中伴随着呼噜声,郭氏翻白眼,“每次听我说不了几句就睡着了,真是…。跟我说话是多没劲儿。”

郭氏嘀咕着,满脸不愉,却也不敢把肖樊叫醒。嘟囔几句,熄灯睡觉。

翌日

国公爷见到肖家人,说了几句话,对凤老夫人交代好好招待,就匆匆忙忙的出去了。

国公爷每日不得闲,自然也没人说什么。肖家的人也不敢表示什么不满。

客套,恭维着,说了几句国公爷真是辛苦了什么的,就揭过去了。

“墨儿,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?”郭氏看着蔺芊墨,忽然开口,也瞬时把屋内人的视线都吸引到了蔺芊墨的身上。

郭珠儿看着蔺芊墨那泛黄的面容,再次确定,蔺芊墨是真的长的不怎么样。

肖馨儿关心道,“表嫂可是没休息好?”

肖映儿看了蔺芊墨一眼,面带关怀,“昨天忙了一天,可是累着了吧!”

面对肖家人的关心,蔺芊墨摸了摸脸颊,“很不好吗?”

蔺芊墨这属于明知故问。她自己非常确定,她这脸色肯定很不好。出于某个原因,她早上起来的时候,特意擦了点东西在脸上。

又加上她昨天晚上翻书,翻了大半夜,这刚躺下,又爬了起来。有肖家人在,她也随大流来请安,不然,肯定又是一番讨伐声。说她这个媳妇儿不知礼数,无视婆婆,祖母,慢怠外租敬家,什么,什么的。

不想一时偷个懒引来肖家一大堆的不满,还让凤老夫人为难。

而肖家的人,嘴上说着关心的话,心里却是各有想法。

蔺芊墨那眼底泛青的样子,有人迅速被理解成了别的意思。比如,颠鸾倒凤,缠绵不休什么的。还有的,觉得蔺芊墨没睡好,肯定在想着怎么防备她们,对付她们。

凤老夫人看着,伸手拉过蔺芊墨,“脸色是不好,是不是病了?”说着,抬手抚上蔺芊墨的额头,而后眉头皱起,“有些发热了!”

哦!病了,肯定是纵欲过度。有人确定。

她们来,她就病,这什么意思?搞得她们好似扫把星一样,蔺芊墨跟她们肖家果然八字不合,犯冲!有人不喜。

蔺芊墨听了,抬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,对着老夫人呵呵一笑,“没事儿,应该只是着凉了,家里有药,等下我喝一碗再发发汗就没事儿了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瞪了她一眼,“那药是能乱吃的。齐嬷嬷,你马上去请个大夫过来给郡王妃看看。”

“是!”

“让祖母操心了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不让我操心了。”

蔺芊墨憨笑。

看来蔺芊墨不止得凤璟的在意,连老夫人对她也很是疼爱呀!这蔺芊墨真是好命。

郭氏看着,腹诽着,转头看向沉默不言的肖氏,觉得无力,媳妇儿生病了,你这做婆婆的说句关心的话,全个脸面会少块肉呀!真是…。榆木疙瘩,没救了!也难怪,媳妇儿不亲近她,婆婆不喜欢她。

肖老夫人看着蔺芊墨,不咸不淡道,“病了就好好休息。”

“是!”

肖老夫人就不是那种只吐好气的人,这伪关心的话一说完,接着又道,“本来还想让你跟我们一起去看嫣儿的,没想到你这么巧的就病了。”

巧?好似说蔺芊墨生病是故意的一样。

凤老夫人听言,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这话说的实在不中听。看凤嫣这决定,也实在不讨喜。

对于肖老夫人软中带刺的话,蔺芊墨听出来了,却是故作不知,还很是遗憾道,“嫣儿妹妹现在有身子了,我这样要是过了病气给她就不好了。看来,我只能等病好了再去了。”

“也只能这样了!”

“病了好好养着,你跟嫣儿离的近,想什么时候去还不少抬抬腿的事儿。”郭氏满脸亲和道。

“舅母说的是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看着肖老夫人,淡淡开口,“哪里有长辈去看晚辈的道理,特别老妹妹刚来,人都还没歇过劲儿来,我看还是等过几日嫣儿来了,大家坐在一起再好好叙叙的好。”

凤老夫人说完,肖氏垂眸,明白,看来老夫人是不想她们过去。肖氏也犹豫,其实,她也不想让娘家人过去,要是嫣儿把那些事儿说出来,引出什么乱子的话,老夫人和凤腾肯定会不高兴。

所以,这个时候她应该阻止才是。可…可是她自己又想趁此看看嫣儿现在怎么样了。自从嫣儿回到文家这么些天了,她还一次都没见过。这心里实在放心不下。

犹豫着,最终肖氏选择了沉默。等于无声赞同了肖老夫人的决定,无视了凤老夫人的话。

肖老夫人摇头,满脸关切道,“嫣儿现在怀了身子,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,我这个做外祖母的去看看她那也是应当的。”

“是呀,伯祖母,我们应当过去看看。”郭氏也笑着附和道。

凤老夫人笑了笑,眼睛扫了肖氏一眼,既收回视线,

“既然如此,那我让下人准备一下。”

“不用了,伯祖母,我们都准备好了。”

老夫人听了没再说什么。肖家跟凤嫣见面是避免不了的事儿。就算明知她们唱不唱什么好戏,却也阻拦不了。

又说了几句话,肖家的人起身离开。肖氏低着头,随着走了出去。

肖家的人一走,屋内瞬时感觉松快了不少。

老夫人放松身体靠在贵妃榻上,叹气,“我大概是真的老了!”连给肖家人做表面功夫,都觉得累的厉害,这耐性明显不如从前了。

蔺芊墨听了,上下看了老夫人一眼,点头,“凭祖母的年纪,称做少女确实不合适了。”

闻言,老夫人嘴角歪了歪,“都病了,还给我贫!”

“嘿嘿…其实,我就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,病倒是真没有。”

“脸色这么难看,还发热了还说没病。”

“我早上擦脸的时候,在里面放了点橘子水,所以脸色才会这样。额头上那温度,等药效下去了,也就没了,嘿嘿…”

凤老夫人:…。

“我就是觉得,我不在肖家人跟前,她们应该更舒服些。祖母也能少听两句不中听的。唉,谁让我这个孙媳妇儿不得人眼缘呢!”说着,拉着凤老夫人的袖子,晃了晃,“所以,祖母一定不能抛弃我,不然,我可就真没人疼了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嗤笑,“没人疼了?凤璟就这么被你忘了?”

“比起相公,我更稀罕祖母。”

凤老夫人白了她一眼,“我信你才怪!”

“祖母真多疑,咋就不相信人家的真心话呢!”

凤老夫人不跟她缠,只道,“你也是没出息的,就为了这,就值当祸害自己的身子。”

蔺芊墨没心没肺道,“没关系,这药没什么副作用,我也就吃了一点儿没大妨碍。其实,也不全是因为肖家。”

“还有别的原因?”

“早上我无意中得知,她们准备去看凤嫣,我想着,他们肯定会叫上我。可祖母你也知道,凤嫣见到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心情。特别她现在怀着身子,若是出了什么岔子,就不会是小事儿。所以,我琢磨着,我还是不去为好。”

凤老夫人听言,叹气,“也许你想的是对的,就嫣儿那性子,确实…。她真是随了她外祖母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想笑,心里暗道:老夫人英明呀,说的也算含蓄了。比起肖老夫人,凤眼安性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比肖老夫人更可怕的存在。

“对了,凤英身体怎么样?严重吗?”

“情况不太好。”蔺芊墨神色不由沉重。

凤老夫人看到蔺芊墨眼里的担心,感觉倒是不坏。蔺芊墨该厉害的时候是挺厉害的,不过,她心底却是不坏。也因此,每次看她修理一些人,却也不会觉得她是那种心狠手辣的阴毒之人。

“你也不用太担心了,凤英是凤卫出身,她身体底子好,想来一定会好的。”

“嗯,孙媳妇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“那就好,若是需要什么药材就跟齐嬷嬷说,库房里有的你自管取。”

“谢谢祖母!”

“好了,这客套话就别说了,回去休息吧!”

“好!祖母你也歇歇。”

“嗯!”

***

蔺芊墨回到自己的院子,让人把孙姨娘叫了过来。

“婢妾给郡王妃请安。”

“孙姨娘请起,不必多礼,请坐!”

“谢郡王妃。”孙姨娘也没推拒,规矩在一边的软椅上坐下,等待蔺芊墨开口。

“孙姨娘,看看这个,这上面的菜色可都会做吗?”蔺芊墨把手中的列举的菜谱递给孙姨娘。

孙姨娘接过,看了一遍,坦诚道,“基本都会,有一些没做过,不过,可以试试,做出来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
“那就麻烦孙姨娘按照这个菜谱,轮流着每天做三道出来。”

“好!”孙姨娘应下,顿了一下,再次开口,“请恕婢妾多嘴,这些菜可是郡王妃要用的吗?”

“可是不对?”

“明目,凝血,消肿,利水…这些菜色的功效,有一部分并不适合郡王妃。”

蔺芊墨听了淡淡一笑,“孙姨娘医术不错。”

“略懂皮毛!”

孙姨娘话落,蔺芊墨忽然道,“郡王爷说你是可以相信之人。”

闻言,孙姨娘一愣,抬头。

蔺芊墨勾唇,“其他我未多问,不过,对于郡王爷的话我不怀疑,想来郡王爷会这么说,必定也是有缘由的。”

孙姨娘听了,眼神微闪,眼底划过一抹复杂。

“所以,既然请孙姨娘帮忙,这件事儿我也不瞒着你。这些食谱确实不适合我,也不是我用的。是给我身边的凤英用的…”

“凤英…?”

“她病了!她也知道,不过,我不想给她压力。所以,关于菜色若是凤英问起,也请孙姨娘酌情回答。”

“婢妾知道了!”说完,看着蔺芊墨道,“婢妾可以问郡王妃一个问题吗?”

“嗯!”

“郡王妃为什么要对凤英这么好?”

“因为她对我好!”

“就这…?”

“就这,她对我好,我对她好,人与人之间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孙姨娘听了,看着蔺芊墨清亮的眼眸。心底溢出一抹异样的波动。

于蔺芊墨,孙姨娘从第一次见,就感觉她是不同的。

若是别人如此对一个丫头,孙姨娘会以为,这是故意做戏给人看,为了给自己博取贤,善的美名。可蔺芊墨…。

孙姨娘却直觉感到不是,她若是想伪善,当初凤嫣被罚的时候,她就不会沉默,应该是去大肆求情,并顺势把风嫣对她心怀恶意的事,宣扬出去才是。可她没有。

她好似并不介意,有人说她不够善良,不够容人一般。

所以,孙姨娘不由就对蔺芊墨,如此关心凤英感到好奇。只是没想到,竟然是这么一个答案。

只是因为凤英对她好而已!

得好,记好!得恶,还恶!

对这位郡王妃,孙姨娘觉得好似有些了解了。

“郡王妃说的不错,人与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简单。”孙姨娘微笑,说完,起身,“婢妾对岐黄之术,也是略有心得,若是郡王妃需要的话,可以随时找婢妾。”

察觉到孙姨娘态度的转变,蔺芊墨有些不明,却也没深入探究,点头,回以笑,“好。”

“若是能帮到凤英姑娘,婢妾很愿意。”

“谢谢!”

“不谢!”

中午的时候,凤英看着眼前跟平日完全不同的饭菜,转头看向孙姨娘,“这是我的?”

“是,郡王妃吩咐的。”

孙姨娘被以为,凤英多少会问两句。却没曾想…

凤英淡淡一笑,“如此,劳烦孙姨娘了。”说完,拿起碗筷吃了起来。

孙姨娘看着,不知道为何,心中有些酸酸涨涨的。

有些好,是默默的,不保证什么,不安慰什么。

有些感激,亦是默默的,不刻意去感激,却绝不辜负。

她们都在默默的努力着!

一个为不失去她,一个为能继续守护她。

下晌,肖家人从文家回来,凤家随着掀起一股风暴。

吃定田园一品妃轩辕方梨

你看着弄父亲入狱,一死脱困,她遇到了他,

她是一介贱民,而他是手握权柄的公子。

要怎么样,才能靠近他?

无意惹祸,却是步步紧逼,谁能助她一臂之力,破了这苍穹,改了这低贱?

“君作千里马,吾当一回伯乐,何如?”

他一身温雅,却暗藏锋芒。

兢兢业业,事必躬亲,她要的从来不是位高权重!

直到那天,

鲜血浸染长街,他遗世独立,笑世间污秽,

她奋不顾身,倾尽所有,换他黥面发配!

此后,是酸?是甜?是苦?是辣?

她陪着他遍尝人间炼狱。

恨世事无常,

一朝起复,华服加身,她在他身旁嫣然浅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