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釜底抽薪休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胡家嫡孙——胡海。不学无术,不做人事,风流成性。养外室,抢民女,祸人妻,宠妾灭妻。

其母——邓氏!蛮横跋扈,溺爱嫡子,暗害嫡媳,怂恿妾室,欺辱嫡媳蔺氏,致使嫡媳小产,伤身,此生不孕。

蔺氏之父,蔺安!听闻此事,一番查探,确定确有其事。护女心切,一怒之下,带人砸了胡家。并怒指,胡海之父胡全教子无方,教妻不善,邓氏为人太恶,胡家欺人太甚。

此事,若胡家不给个交代,他蔺家绝不罢休。

一夕之间,胡,蔺两家决裂的消息,在京城全面铺开来。

这事儿闹得不小,结果虽未出,可看官们却都能想的出。胡家地位不及蔺家,又有错在先。不用想,自然是低头认错,求饶,伏低做小,求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结果众人预料的到,也就是想看个过程,图个乐子。

其实,过程肯定也是一面倒,蔺家肯定把胡家压的死死的。然,他们想的没错,可没想到蔺家竟然闹得这么大,而其中牵扯出的人,一时之间,突然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。

“什么?你说胡家昨夜起火,全部化为灰烬了?那胡家人呢?”

“不清楚呀!现在官府的人把哪里圈禁起来了,正在调查。胡家的人却是一个没见。隐约听说,在那里面发现了人的残害。”

惊,“难道胡家的人都烧死在里面了?”

“难说呀!”

“这不可能呀!起火,胡家的会一点察觉都没有?”

“现在怀疑是被人下了药,都睡死了,自然是察觉不到,被烧死的可能性很大呀!”

骇,一身冷汗,“胡家的人,再加上婆子,丫头什么的,少说也有几十口子,难道都烧死在里面了?”

“反正直到现在还没见任何一个人出现。”

“太吓人了!”

“你们说这事儿是谁做的?”

众人小声嘀咕着,首先想的姬是蔺安。不过,蔺安手段如此狠辣,决绝,倒是太让人出乎意料。

“很多人都说是蔺安做的,不过…。”爆料的人,沉默一下,头埋的更低,嗓子也压的更低,从喉咙眼里冒出一丢丢,“也有人怀疑,更有可能是郡王爷做的。”

此话一出,众人心头一跳。紧接着,胡海对郡王妃无力,惹怒郡王妃的传闻也瞬时被人记起。

郡王爷对郡王妃有多在意,这从当初不顾蔺芊墨和九爷的暧昧,仍旧坚持把人娶回家就可以看出。如此,郡王爷对胡家动手,就有了绝对的理由。

而且,比起蔺安,郡王爷能力,手段明显更胜一筹。

蔺安护女,都能砸了胡家。那郡王爷护妻,毁了胡家那也不无可能呀!

怀疑出,风向不觉变了,比起蔺安,很多人更趋于相信,胡家的毁灭,极有可能是出自郡王爷凤璟之手。

而这传闻,也顺势的传到了肖家人的耳中。理所当然的,作为凤璟的外家,他们绝不可能充耳不闻,视而不见。

如此打着担心,关心的名头,从文家回来对着老夫人就是一番质问,夹枪带棒的话,尖锐,刻薄的用词,心里的不满,借着这件事儿,顺势全出。

“若是今天没出这趟门,我恐怕还不知道,竟然有这么大的祸事儿在等着咱们凤家。”肖老夫人绷着脸道,“也幸亏知道了,不然,等到人家官府的找上门,等到这名声都被人说臭了,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!”

“娘,你现在别急,现在事情不是还没弄清楚吗?说不定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呢!”郭氏适时出来明做好人,暗添火。

“误会?若是误会,他们会说的这么有鼻子有眼的吗?若是没这事儿,他们敢无缘无故的的非议凤家吗?还有那官府的人都去了,就差来凤家问罪了,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。”肖老夫人一脸不愉,满眼不满。郭氏听了,一时哑然,抬头看着凤老夫人,难掩关心和紧张,“伯祖母勿怪,我婆母就是太担心了,有些激动了。”说着,叹了口气道,“您老是不知道,当听到这话的时候,我婆母差点下去给人理论,她是怎么也不相信…不相信,璟儿会做出那样不羁之事,更不相信墨儿会…会跟那什么胡家男子有什么不清不楚的…”

郭氏话出,凤老夫人眉头皱起,齐嬷嬷上前一步,沉沉道,“三奶奶,请慎言!”

郭氏闻言,眼帘微闪,眼角扫到凤老夫人皱起的眉头,即刻道歉,抬手在自己脸嘴上拍了两下,“看我,真是不会说话。怪我口舌笨拙,有些话说的不当,还请伯祖母不要怪罪。不过,这事儿闹得这么大,侄媳看,还是把墨儿叫过来问一下吧!清楚事情的缘由,我们也好应对不是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没回答,只道,“肖馨儿和郭珠,怎么没跟着一起回来?”

“哦!那个呀!冉儿也去了文家,我们刚巧碰上。几个小姐妹许久未见,相互想念的紧,所以,她们就留在哪里了,说等到明日再回来。”郭氏回答道,“本来映儿也想留下的,可不放心我和她祖母就跟着一起回来了。”

“是吗?”凤老夫人说着,看了肖氏一眼,眉头微皱。

肖氏抬头,有些紧张道,“母亲不用担心,我让钱嬷嬷留在那里照顾着。”

意思就是不会生出什么乱子。

凤老夫人闻言,淡淡道,“既然你们都安排好了,那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”说完,移开视线。

肖氏听了松了口气。

肖老夫人绷着脸开口,“老姐姐,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关键是凤璟和蔺芊墨的事儿要怎么应对?”

凤老夫人看着肖家人,神色淡淡,眼中透着一股沉戾,“流言止于智者,此事因何而来,我心里清楚。这股流言有何而起,我凤家也势必会查个明白。但凡那些污蔑我孙儿的声誉,抹黑我孙媳的名声的人,凤家绝不会轻易放过,就此作罢!”

凤老夫人话出,郭氏垂眸,眼底划过精光。维护的倒是彻底。这话也明显是给她们的警告呀!这是不让她们多说,多议。

肖老夫人,愚昧,迂腐,属于那种听的懂人话,却完全做不出聪明事儿的人。典型的耳力不错,脑子坑多!

所以,听到凤老夫人话,这脸色当即就冷了下来,“老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警告吗?是嫌弃我多管闲事了?还是,觉得我说的不对了,认为我是在故意污蔑凤璟,抹黑蔺芊墨?”

“不错!这是警告,也是不满。”

凤老夫人那掷地有声,直白又冷厉的回答,震的肖家人心头猛然一跳。

肖老夫人眼眸瞪大,怔怔开着凤老夫人,似不相信,凤老夫人竟然如此不给她面子。一时被噎,更多难堪。

肖氏脸色微变,惶然,看着凤老夫人沉下的面容,反射性的开始发怯,即刻起身,忐忑不安,“母亲息怒,我娘她只是一时激动才会…。”

“她是一时激动,还是故意为之,我心里很清楚,不用你特意解释,修饰给我听。”凤老夫人说着,起身,手中龙头拐杖,敲击地面,那清脆又沉厚的响声,伴随着凤老夫人身上长久积攒的威严,那股压迫感,瞬时袭来,铺开,让人不由心生畏怯。

那气场,跟肖老夫人倚老卖老,胡搅蛮缠之人,那是完全不同。

郭氏抑制不住心头发紧,肖老夫人抿嘴,肖映低头,看不清神色。

“肖荥与国公爷是生死之交,情分非同一般。对肖荥的为人,秉性,我凤家我自来敬重。如此,凤家对肖家也秉持礼道,从不敢轻忽怠慢。对你肖家女,自她为凤家媳的那天,从不曾苛待一分,于她更不曾刁难分毫。纵然她小错不断,挫事常办,凤家从未苛责过她…。”

“你说的倒是好听,连大房的中馈都不给她,这也叫不曾苛待?”

肖老夫人这叫器的话出,肖氏脸色大变,完全不敢直视凤老夫人,心里发慌,又乱的厉害。

凤老夫人看了肖氏一眼,沉沉一笑,“看来我是真的老了,竟然没看出你心里还存着这样的不满和委屈!如此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齐嬷嬷,我累了,送她们出去吧!”

于肖家,凤老夫人没怎么上过心,一来离的远,二来,肖家的事自来都有国公爷接触,轮不到她操心。所以,无论肖老夫人和郭氏说什么,凤老夫人也不会觉得伤心,难过。

可肖氏不同,她是肖荥之女,从嫁进来的那天,比起其他儿媳,凤老夫人对她就多了一份维护。

现在算算,她嫁入凤家已近三十年,陪伴照顾凤腾,为凤家生育子嗣,这其中,凤老夫人对她不满过,失望过,可该用的心,该给的维护却也从来没少过。

用了心,得到的却是肖氏对她,潜存内心的不满,如此…凤老夫人无法无动于衷,难免伤怀。

“母亲,媳妇儿…。”

“大奶奶,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!请…”齐嬷嬷面色也不好,伸手,请离。

“老姐姐,你呀也不要生气,我呀就是那么随口一说。我知道,你不让我女儿管家,自然是有你的理由的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不过,我们肖家也不会多说什么的,你无需这么忌讳,一提就急。”

肖老夫人自以为找到了凤老夫人的心虚点,理亏处。自然的这气势就跟着上来了,抬着下巴,一副说教口吻,“我看,这当务之急,还是先把外面那些流言给制住吧,不然,蔺芊墨这名声可是真的要完了。跟男人牵着不清的,这孙媳妇是真没法要,要休…”

“娘,你别说了!”肖氏看着凤老夫人越发沉暗的面色,受不住那份压力,不安,张口打断肖老夫人的话。

“怎么了?我哪里说错了吗?一个生命不佳的孙媳妇儿,休了都是便宜她,要我说…。”

“娘…。”

“娘,你就听姐姐的,别再说了,这事儿伯祖母只有主张,你呀就放心吧!”

“祖母,孙女扶你回去歇歇吧!”肖映适时上前,扶住肖老夫人,对凤老夫人满是歉然。

“你们真…算了,我不说了。免得又说我故意抹黑蔺芊墨,给凤家添乱。”肖老夫人说完,转身走了出去。

郭氏干干一笑,“那伯祖母你好好休息。”

肖氏心里不安的厉害,动了动嘴巴,想说些什么,那边郭氏已开口,“姐姐走吧!别叨扰伯祖母休息了。”

人离开,屋内静下,齐嬷嬷扶着凤老夫人坐下,“老夫人,你可是不能给肖家的人置气,为了她们伤了自己身子那划不来。”

对肖家那群人的做派,齐嬷嬷实在是厌的厉害,此时,说话也不再含蓄。

凤老夫人摇头,“肖家对凤家有诸多的不满,我早已预料到。有些话只要不过分,一些冷嘲热讽什么的,我听了也就听了。可她们把风璟和蔺芊墨的事儿拿出来说,实在太过。”

“老夫人说的是!”

“此事非同一般,她们身份非比寻常。她们是凤璟的外祖家,不是外面那些无关紧要,毫不相干的人。一句是凤璟所为,一句蔺芊墨不守妇道,足以让流言做实,这其中的严重性,你应该想的到。”

齐嬷嬷点头,“老奴明白!”

为护妻,焚杀胡家人,这话若是做实了,那么,于郡王爷有多大的影响可想而知。

凶残,无道,一个任意斩杀大瀚百姓之人,怎能做大瀚的军领。依次,不止郡王爷坏了声誉,就是凤家也随着丢失了威信。

而郡王妃也好不到哪里去。不守妇道,勾引外男,祸害凤家,一个祸水的名头大概是少不了了。如此,郡王妃被损害的不止是名声,甚至还有性命…。

凤家在京城,是人们争相巴结的对象,同时,也是不少人觊觎想推倒,并取而代之的对手。

一旦凤璟凶残名声成立,一夕凤家威望倒地,所面临的处境昭然若揭,必然是墙倒众人推…还有来自高位之人的打压,很多危机,必然接踵而来。

这其中的严重性,肖家人是没想到也好,是想到了却故意为之也罢。凤老夫人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了,肖家对凤家深深的怨怼,近乎仇视。

“你去交代门房一声,国公爷或凤璟回来了,让他先过来我这里一趟。”

“老奴这就去!”

九皇府

外面那些流言传到赫连逸的耳中时,赫连逸眉头微皱,轻轻缓缓,爆了句粗话,带着戾气,“胡海那个杂碎。”

影一听了,嘴角歪了歪。只要是关乎到蔺芊墨的事儿,总是能窥探到主子情绪上的一丝真。

“凤璟那厮在忙什么?”

那厮,清晰透着不满,厌恶!

“凤郡王在军营!”

“最好一直待在军营别回来才好。”

如此,刚好给主子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?影一想着,不由腹诽;对蔺芊墨,主子仍然贼心不死呀!

“胡家那边你派人过去,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。”

“是!”影一应,随着道,“主子,向夏家下聘的日子您可过去?”

赫连逸摇头,“请长公主去一趟,我就不过去了。”

“属下知道了!”

“另外,把府中那些女人都给本王打发了。”

“是!”影一领命,飞身离开。

赫连逸静坐,良久,从袖带里拿出一个木簪。蔺芊墨在集市选中,却被魏似儿夺来那支。

盯着手里的发簪,脑中映现蔺芊墨带笑的容颜,呢喃,“肖家到来,她过得肯定不舒心吧!若是烦了,就尽早舍了凤璟。那厮不如本王靠得住!”

赫连逸说完,摩挲着木簪,淡淡一笑,笑自己,怅然!

最初,他有机会,却因彼此身份,排斥,尽力忘记。

其后,错过,求而不得,也试着去放下,忘记。

而现在,赫连逸却是不想忘记,也不愿放下。因为,这贫瘠的心,也就剩下这一点儿存在和念想了。

她好的时候,他想想她,骂骂凤璟。

她不好的时候,他跟着闹闹心,咒咒凤璟!

有个可想,可烦的人,日子,总是不寂寥!

皇宫

听完龙卫的禀报,赫连昌神色莫测,沉默,片刻,开口,“继续派人看着,有什么发现即刻来报。”

“是!”

“去吧!”

龙卫听令,无声退离,消失。

“顺喜儿!”

听到赫连昌的声音,守在门口的顺喜儿急忙往内殿走去,“老奴在!”

“你去一趟大理寺,告诉武应,关于京城传播的关于凤郡王的流言,让他查探一下出处,确定了给予重罚。任何诋毁凤郡王声誉的人,都不可以放过。”

顺喜闻言,恭声应是,“老奴这就去。”

“嗯!”

顺喜儿离开,赫连昌拿起手边的茶水抿了一口,却掩不住嘴角那一抹上扬的弧度,透着清晰的愉悦。

喜公公走出御书房,不自觉的擦了擦额头,那或许流下的冷汗。

凡是散播流言,对凤璟不敬之人,一律严惩。这…。

皇上这一决定,必然引起一系列的反应,造就一连串的怨声。

怨声载道之中,同时也引发,人们对凤家的各种不满,引起各种联想。凤家功高盖主,实难容!

遭遇弹劾难免,而皇上从一众奏折中,亦可清晰窥探出,那些是对凤家不满之人,对他忠心之人。

凤家这边出事儿,皇上添火,导戏!

京城之内,皇家之中,又是一片暗涌。

喜公公明了其中作用,心里不免叹息。皇上动不得凤家,可却不妨碍皇上借机打压凤家。

凤家

凤璟跟国公爷差不多前后脚回来,听了门房的禀报,去到凤老夫人那里,听完齐嬷嬷的叙述。

国公爷脸色即刻沉了下来,“肖荥那老小子,空长了脑子,却没长眼睛,当初怎么就对整氏那娘们死心塌地了呢!”

凤老夫人听了,看了他一眼道,“你不是说郑氏之父对他有救命之恩么?肖荥是重情重义之人,郑父既把女儿托付给他,肖荥之人不会薄待。”

“重情重义那也要看什么人,就郑氏这样,就是对她太厚待了,才会蹦跶的这么厉害。”

凤老夫人听言,无声认同,转头看向凤璟,“璟儿,你预备怎么办?”

凤璟还未回答,国公爷既恼火道,“你祖母替你护着媳妇儿,你这小子也不能让你祖母受委屈。肖氏是你娘,郑氏是你祖母,这都是你小子的事儿,你给我去处理了!”

看了一眼急赤白脸的国公爷一眼,凤璟看着凤老夫人开口,“这些事儿墨儿可知道了?”

“她在操心凤英的事儿,我没让她知道,也交代了府中的下人,没去打扰她。不过,有肖家的人在,她恐怕也听到了一些。”

凤璟听了,点头,起身,“我知道了,祖母歇着吧!这件事儿我会看着办。”

“给我一锤搞定了,别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。”

“祖父去办吧!”

“办个屁,肖荥那也是跟老子出生入死走过来的,老子怕控制不住一刀抹了她们。钝刀子割肉,我没那耐性。你少啰嗦,赶紧给我处理了。”

若他们不是肖荥的种,国公爷真想绝了这门亲,灭了他满门。风风雨雨几十年,刀里来血里去,最后老妻竟然被人欺负到门上来了。实难忍…

凤璟听了,没在说什么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凤老夫人眉头微皱,“你真的要交给璟儿处理?”璟儿出手,那可从来就没轻缓一说。

国公爷神色沉厚,直白道,“这个家总归是他来当家做主,如何处理肖家,还是看着他的意思走吧!我已经老了,不想因惦记着过去跟肖荣的情分,就给他留下什么后患。而且,肖氏总归是他的母亲,若是我出手,他夹在中间会更被动。凤腾心里恐怕也会不舒服。觉得我这个做爹的心里光有孙子,没他这个儿子。”

“腾儿他不会那么想!”

“未必!凤腾身体不好,人从来敏感。而且,比起他,我确实偏爱凤璟。我若是惩治了肖氏,他心里必然也不会舒服。我不想引起他什么逆反心理,那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叹了口气,沉默,无言。良久,开口,“上次凤璟那样惩治凤嫣,怎么肖氏还是不长记性呢?”

“凤璟是兄长,是儿子,就算他再生气,也不会要了她们的命。没性命之忧,这就是作的底气。”

凤老夫人听言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只能叹,母子情薄,兄妹缘浅。

这厢

肖家人把在凤老夫人那里说过的话,对着凤腾重复的说了一遍。

肖老夫人说完,凤腾听完,凝眉,眼底溢出厉色,刚欲开口…。外面一阵响动。

听到声音,众人抬头,凤璟身影映入眼帘。

清清淡淡,波澜不起,却是压迫感十足,山欲来,风欲袭,令人心窒,神经瞬时紧绷。

凤腾看着凤璟,眼中划过一抹复杂,“你来了!”

“璟…璟儿,你过啦!”郭氏不由紧张。

肖老夫人绷着脸,压下心里的不适,威严开口,“你来的正好,关于外面那些流言,我们正好想问问你!”

凤璟看了肖老夫人一眼,移开视线,抬手,几个护卫即刻出现眼前。

高大强健,面色冷硬,手持长剑,铁血强悍,望之令人心悸,生怯!

“送她们会偏院,守着,无令,不许踏出一步!”

凤璟话出,屋内几人,神色各异。

而见识过凤璟在肖家挥刀杀人的一面的肖老夫人,此时听到凤璟要把她们圈禁,肖老夫人除了恼火,倒是没多激动。

而未知凤璟对肖家威慑一事儿的肖氏和郭氏,这会儿可就没那么淡定了。

郭氏眉头皱起,“凤璟,你这什么意思?是要把我们关起来吗?”

“璟儿,她们是你的外祖母和舅母,你怎么可以这么做。”

“带走!”

“是!”

“凤璟!”

“若不愿,若违抗,即刻送回肖家。途中,天灾意外,生死有命!”

这是威胁,是胁迫,是想要你命!

话落,肖老夫人眼前黑,脚下晃,郭氏头皮紧,脸苍白;肖氏眼眸瞪大,不敢置信,不能接受。

“凤璟,你…你疯了!”

对于肖氏的话,凤璟不予回应,淡淡看了肖氏和郭氏一眼,“不走吗?”

“凤璟…”

“不,不…。我们这就过去,这就过去。”郭氏伸手扶住,确切的说,应该是拉起肖老夫人就往外走去。

识时务者为俊杰,凤璟一看就是那不能讲道理,可胡搅蛮缠的人。再说下去,头和身子搞不好真的要分家了。这个时候保命重要,争口气那都是次要的。

肖老夫人,郭氏离开,屋内护卫退下。

凤璟淡淡在一边坐下。

肖氏眼睛泛红,又气又怒,“凤璟,上次你那么对你妹妹,我没说什么,因为你妹妹确实做错了。你罚她,我无话可说。可你外祖母和你舅母做错什么了,你要这么对她们?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娘放在眼里,怎么可以这么冷血?”

凤璟淡淡看着肖氏,娶个媳妇儿跟肖氏完全相反,令凤璟感到庆幸。

“母亲,如此看重血缘,为何对自己的儿子,却从来不懂得维护。”凤璟淡淡道。

肖氏抿嘴,“维护?我对你只有相求的份儿,你何时需要我护着。”

凤璟听了,看了凤腾一眼,“人,总有得失。父亲运气比我好,妻子用心,母亲上心。在母子缘这里,我不及你。”

凤腾听言,眼帘微颤。

凤璟移开视线,清清淡淡道,“人有远近,亲戚也有厚薄。凡是不看血缘,只看对错。不过,也因为有那层血缘在,凡事我愿留一条底线。但,若是一再触及,无法容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儿子不孝,太过冷情;婆母不慈,威严太盛;若是母亲不喜凤家,心存不满,那么…。”凤璟从把手里的东西,放在肖氏面前,不疾不徐道,“拿着这个离开吧!”

听到凤璟的话,看到眼前东西,看清上面内容,肖氏心口窒息,眼前发黑,阵阵眩晕。

凤腾神色变幻莫测。

休书!竟然是休书!且上面已盖了凤腾的印记。

肖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,看着凤腾,面色灰白,“凤…凤腾,这是你的意思…你要休了我?”

凤腾未说话。

凤璟把手里属于凤腾的印记,放在坐上,平淡道,“是我的意思!”

肖氏闻言,身体发抖,红了眼圈,湿了眼角,心里发寒,轻颤,低吼,“你…。你要你父亲休了我!凤璟,我是你娘,你怎么能这么做,怎么可以…?”

“你是我母亲,这一点儿我从不否认。而我作为儿子,除了不会跟别的孩子一样,对你撒娇,对你哭闹,对你太过依赖之外。身为人子该做的,我不差分毫!”

“不差分毫…呵呵…”肖氏眼泪落下,看着手里的休书,满脸嘲弄,“包括,做主休了自己的母亲。”

“除了这个,完全看不得其他吗?”

“其他,你指什么?你护过我吗?”

凤璟听言,嘴角不由勾了勾,浅淡的弧度,眼眸却越发清淡,淡到无色,“女凭父贵,妻凭夫荣,母借子安。过去几十年,母亲过得很顺遂,外祖父对你不曾苛待,父亲对你不曾冷待,而我…。或许在你看来,是唯一的不顺。”

凤璟说完,起身,神色恢复以往的寡淡,“中馈,不是祖母不放,而是你无法掌控。是非不辨,对错不分,黑白不清,魄力不足,无主心骨,耳根软,定力差。凤家后宅,你镇不住。结果,你受累,凤家积祸,均不是福。而你对祖母的不满,是不惜福,是糊涂的证明。”

“凤璟,我在你眼里,就是一无是处。”肖氏气的心口疼,出恨。

“你不喜凤家,凤家也容不得你。你可以回肖家,哪里或许会令你感到自在,舒服。”

凤璟说完,抬脚离开。走出屋子,看到站在门口,浅笑等待,眼带担忧的女子,凤璟心口微暖,刚才那一丝紧绷舒缓,消散。

人生没有两全其美,他不得母亲眼,却还有她在。如此,就够了!

“怎么过来了?”

“想你了!”伸手握住凤璟微凉的大手,心口微涩,抬眸一笑,牵着他离开。

攘外先平内。

肖家于凤家的牵扯,本是国公爷和肖荥不在了。

现在,肖氏离了。

肖家与凤家牵扯,斩断。釜底抽薪!

至于肖家的反抗…。水来土掩兵来将挡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