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你不心疼,我心疼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休了?

当这样的结果,还有那其中的对话,国公爷和凤老夫人听完之后,不由心口颤了颤,相视对看一眼,心里均不是滋味。

作为军之将领,凤璟所学,所触,所承担,所面对的,注定他成为不了一个温和,绵软之人。

手段强悍,杀伐果断,铁血手腕,遇事亮剑,干脆斩断,不避不闪。

也就是因为这样,凤璟他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,跟他一起,压力很大,身上压迫感太重。

这样一个儿子,肖氏不知如何亲近,这凤老夫人可以理解。毕竟,就连她,很多时候跟风璟说话,也不觉把控一个度,说教什么的,都有压力。

但,却不能因为凤璟难以近亲,就全盘否认他的好。

老夫人越想这心里越是不舒服,“这肖氏太过分,太不知所谓,这么多年,若不是有璟儿在这里站着,有他无声护着。就算有我的维护,她的日子也绝对不会过的这么悠闲,自在。现在倒是好,自家儿子都被她娘家人推到刀口上了,她竟然还护着娘家,怨着自己儿子?她可真是够了!”

国公爷绷着脸,嘴巴抿成一条直线。

恰时,木子走进来,禀报道,“国公爷,老夫人,喜公公来了!”

闻言,国公爷眼底极快划过一道暗光,沉厚,深谙。

凤老夫人也瞬时沉默了下来。

“请喜公公进来!”

“是!”

稍时。

“老奴给国公爷,给老夫人请安。”

“喜公公无需多礼,这个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吗?”

国公爷问的直接,喜公公也不拖拉,答的直接。

“回国公爷,是这样的,关于外面近两日流传的关于郡王爷和郡王妃之事,皇上已经知道了,皇上很是震怒,已经派了大理寺卿的武大人去查探这件事儿,查明之后,定不会轻易饶恕那些抹黑郡王爷之人,还请国公爷和老夫人放心,不要太过担心。”

顺喜儿说完,国公爷叹息,谢恩,“让皇上操心了。”

凤老夫人垂眸,感恩,“谢皇上不怪之恩!”

顺喜儿听了,却是不敢多应,国公爷可不是那种可随意糊弄的人,他少说两句,那是给自己积福了。

笑了笑,顺势转移话题,“敢问国公爷,肖荥肖大人一行家眷可是在府中?”

老夫人听言,眼神微闪,心口压抑。

国公爷神色如常,点头,“在!”

“皇后娘娘说,她跟肖老夫人多年未见了,想趁此机会见见肖大人的家人,聊表惦念。”

国公爷听了,“如此,喜公公稍等,老夫这就派人去带她们过来。”

“老奴随着一同过去,也省的国公爷多受累了。”

国公爷听言,笑了笑,情绪无起伏,“木子,你带喜公公过去。”

“是!喜公公请。”

“劳驾了。”

“不敢!”

喜公公躬身离开,完全不敢直视国公爷的表情。

喜公公离开,屋内静寂片刻,国公爷抬手,屋内下人俯身离开。

凤老夫人抬头,“要不,我随着一同过去?”

国公爷摇头,面色沉沉,“那肖氏是个口舌无忌,行事莽撞,又好强争省胜的。再加上皇后在一旁说些有的没的,你去了拦不住什么,反而滋长她的气焰。在家里歇着吧,没的去受那份闲气,让自己为难。”

“老爷说的是,可是,我这心里总归是不放心。”

“无事。肖氏说得再多,皇后也只是听着,而后禀报了,为的也不过是为了确定凤家和肖家确实水火不容,至于其他…没人会为肖家当家做主,会因此降罪凤家。毕竟,清官难断家务事,谁家还没个磕磕绊绊的,找由头,也立不住脚。皇上不会开那个口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沉默。也明白,这是想用肖家来膈应凤家,挑起凤家事端。

皇上对凤家的忌惮,凤家之人均是早已了然于心。可,用如此手段来打压凤家,实在是…。有失帝王风范,太小家子气,实在让人看不上。不过,确实膈应的厉害。

看来皇上随着年事的增长,人也越来越敏感。借助一切可能打压凤家,这是生怕下一代帝王压制不住凤家吧!

国公爷心知肚明,只是对肖家实在头痛,“肖家心不稳,此乱早晚必出。以前身边得力助手,现在却成了身上的一个脓包,不剔除难忍,剔除自己也疼。所谓世事难料,万事难由人,这话果然没错。”

国公爷心情沉重,“我大概是真的老了,越来越惦念过去跟在身边,一起出生入死的人。荣辱与共,坦荡豁然,日子艰辛,可这心里舒服。哪像现在…”

凤老夫人听了,心里也觉得悲凉,凤家为大瀚卖命几十年,最后换来的却是皇家的忌惮。破天富贵的背后,冷峭暗涌危机不断。

用人不疑疑人不用,在皇家,完全是一句笑话。

尽忠,豁命,今得伤心。

伸手握住国公爷已苍老的大手,看着已盈满皱褶的面容,凤老夫人眼角泛起湿意,“老头子,你在战场上,披甲上阵,奋勇杀敌的时候,可从来没畏惧过。怎么现在就怂了呢?这一点小坎坷,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。你不是说过嘛,这辈子就没想过做狗熊,大不了也就是一死而已,没什么可怕的,而且,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?”

国公爷听了,眼睛涩涩,却笑道,“连陪我死的话都说出来了,看来这辈子嫁给我是不后悔了?”

“虽然怨过,可我从来没后悔过。不提这荣华,这富贵,不提这儿孙满堂,子孙膝绕。就只是你,这辈子,该护着我的时候,就从来没退过。就这一点儿,我这辈子不亏,我嫁的男人,由始至终,都是英雄。”

国公爷紧紧握住凤老夫人的手,难掩动容,“外人千万句赞颂,不及老妻一句认同,看来我这辈子没做错,没做错…”

“当然没错。本是山中虎,为何要憋着自己去做那洞中鼠。”

凤老夫人话出,国公爷大笑出声,“夫人说的不错,既是虎,何为鼠!”

无欲者刚,不进则退,不惧生死,又何怕那点猜疑。

凤家军权在手,先帝丹书铁劵在握,你再忌惮又如何?我就是不放手,能奈我何。我是忠,可却未到,为安你心,上赶着抹脖子,杀子灭妻,自绝全家的程度。

你贤,我忠!反之,你无德,我亦无所惧,无不能做,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又如何!

***

去往皇宫的马车上,肖氏同郭氏坐一辆马车,肖映和丫头单独坐一辆。

两辆马车,一前一后向皇宫驶去。

“等着吧!这次见到皇后娘娘,我一定要把风家的蛮横,凤璟的恶行,都给抖搂出来。”肖老夫人恨恨道。

郭氏听了,皱眉,神色不定,心中犹豫。虽然肖樊也说了不用顾忌,尽管直说。可她这心里总是觉得不安。自觉,肖家的地位跟凤家相比,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,皇后作为太子之母,会为了肖家,而去得罪凤家这个手握兵权的忠臣吗?

不用心,肖氏都觉得不可能。太子现在还未登大宝,这其中存在太多变数。而凤家在这其中,是至关重要的存在。如此,皇后娘娘杠上凤家有什么好处?那是给太子拉仇恨呀!皇后没那么傻!

郭氏不答话,却不妨碍肖老夫人的抱怨,“凤家他就算再了不得,那也是臣。而老爷,当初那也是有功之臣。现在我们被凤家如此欺辱,我就不相信,皇上和皇后娘娘会坐视不管。任由凤家如此嚣张。”

“娘,我看到见到皇后娘娘时,这些还是不要说太多为好。”郭氏觉得,她们现在已经跟凤家杠上了,若是万一再皇后娘娘不喜,那对她们可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。特别,肖老夫人这一口一个,让皇后娘娘做主什么的,那根本就是让皇后为难,下不来台。

肖老夫人闻言,这眉头瞬时竖了起来,“怎么?你这是怕了?”

“媳妇不是怕了,我就是觉得,皇后娘娘应该不会喜欢那种长舌之人…”

“什么长舌?我这是述冤屈,鸣不平!”

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少说一点儿为好,免得…。”

“你若是害怕,你就别说了,我来说!”说着,瞪了郭氏一眼,满眼不满,嫌弃她的无用。

郭氏看着,气个仰倒。这老蠢货,竟然还嫌弃她!真是…。

肖老夫人和郭氏的谈话,不欢而散。

后面马车上

肖映儿身边丫头玲珑,贴心,仔细的给肖映整理着仪容,轻声道,“小姐可紧张?”

肖映听言,眼帘微颤,淡淡道,“说不紧张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小姐放心,定会有好结果的!”

肖映听了,怅然一笑,“希望如此吧!不然…。”往后的日子,她真是不知该如何继续了。

肖家和凤家已频临决裂,以后肖家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处境,实难料!但,肖映却可以确定,绝对不会变得更好。如此,她这个身有疾的肖家女,随着年龄的增长,肖家的不稳,必然越发被人不喜,被嫌弃。

若是不想一辈子活的太憋屈,太凄惨。那么,就要抓住时机,壮着胆子,努力一次,豁出去一次。试着为自己博一份富贵。

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肖映不想当个可怜虫,当个被人嫌弃的小丑。

只是凤璟…。以后注定是陌路人了。

以前,肖映总是想,若是当她不贪太多,爽快的答应和凤璟定亲,那不知道会怎么样?然,自从看到凤璟对蔺芊墨的疼宠之后,肖映再也不想了。因为已确定,就算是她嫁给了凤璟,也绝对得不到蔺芊墨那样的待遇。从过去二十年,凤璟对她的冷淡可以证明。

凤璟但凡对她有一丝的情意,就不会对她忽视的那么彻底。

但凡凤璟对她有一分喜欢,她一定会争取一次,哪怕为妾,哪怕不折手段,也绝不会这样轻易放弃。

可现在…。看清了凤璟的在意,清楚了凤璟的无意,透彻了他的手段。肖映死心了,因为她不想死。

看着肖映隐存眼底那一丝恍惚,涩意。玲珑垂眸,掩饰眼底的冷凝,还有兴奋。

这次是肖映的机会,又何尝不是她的机会呢?

京城,权贵的中心。皇宫,富贵权势的顶端。这样的机会,她如何能放过!

凤家

“老夫人!”

随着声音,齐嬷嬷身影出现,神色紧绷。

凤老夫人看此,皱眉,直接道,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大奶奶去找郡王妃了!”

闻言,凤老夫人脸色即刻沉了下来。借由眼前情况,凤老夫人不认为,肖氏这个找,是单纯的。

“她去墨儿那里做什么?”

“大奶奶说,郡王爷会那么做,肯定都是郡王妃怂恿出来的。”

凤老夫人听言,差点气笑了。

肖氏被休之事儿,她和国公爷未开口,凤璟未多说,凤腾也在沉默。反倒是肖氏自己先一步把它给捅出来了,呵…她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,她已经不是凤家媳了么?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已经被休了?这个蠢东西!不想着如何解决,挽回,首先想到的就是闹,真是…。

“璟儿呢?”

“郡王爷刚出门,去见大理寺卿的武大人了。毕竟,胡家的事儿再这么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

“下面的下人都没拦着!”

齐嬷嬷听了苦笑,“大奶奶毕竟是郡王爷的母亲,她这…一口死,一口活的,也没人敢硬拦着。”

“是我糊涂了!”说完,起身,“走,扶我过去看看。”

“是!”

***

“跟胡家男人不清不楚的是你,让凤璟担负凶残之名的是你,可结果,他却把这股怒气发到了我们肖家人的身上。”

“我娘说的没错,你就是个祸水;嫣儿说的很对,有你,凤璟早晚容不得我。”

“现在,凤璟和他外祖家闹翻了,我被凤璟驱离了,凤嫣也被凤璟厌弃了。凡是不合你眼的,不得你喜欢的人,都被凤璟不容。这下你可满意了,你得意了!”

“先是三皇子,又是九爷,早在知道你跟这些男人,纠缠不清,暧昧不明的时候,我就应该想到了,你这样水性杨花之人,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满眼的憎恨,满脸的怒火,满嘴的指责,辱骂!

字字带刺,字字带针。

积压在心里的不满,满溢失控,不吐不快,一次说个痛快。

蔺芊墨静静看着肖氏,看着她不再掩饰的厌恶,愤然,听着她尖刻的话语,尖锐的用字遣词…

直到肖氏说的差不多了,蔺芊墨才淡淡开口,“遇到找事的人,很多时候我都选择不搭理她,不回应,不辩解,充耳不闻,视而不见,看她一个人唱独角戏,憋的心里难受死。看她没戏唱了,我在背后,暗中收拾她。这是我最喜欢的方法。当然了,偶尔碰到那特别惹人烦躁的,也有忍不住的时候,那时我也不忍着,扇耳光,揪头发,踹肚子,打的她满身伤,骂的她稀巴烂,这些我也会,做起来也很熟练,很少有吃亏的时候。”

肖氏狠狠的瞪着蔺芊墨,气息不稳,激动的情绪未散去。而听着蔺芊墨的话,更加确定,她没看错,没想错。粗野,蛮横,城府深,心机重,蔺芊墨就是那样的人。可惜,凤璟竟然看不清,竟会受她的怂恿,做出那等不孝,不仁的逆天之事。

看着肖氏冷怒的表情,蔺芊墨淡淡一笑,不疾不徐道,“可惜,以上两种方法对你都不合适。不搭理你,你定会觉得,我是不把你放在眼里,对你无视。反之,我若是动口,哪怕不动手,只是辩解,你也会说我忤逆,蛮横。”

蔺芊墨抿了一口茶水,不轻不缓道,“就如胡家的事儿一样,若是我当时出手剁了那胡海的手,想来也不会有人说我是自珍自爱,反而说我残忍,可怕,绝不是贤德之人。我什么都没做,马上就又被人说是跟人不清不楚。对于,一个不喜欢你的人,有时你无论怎么做,总是不得赞同,处处都是错。”

“一个巴掌拍不响,若是你没勾引胡海,他如何会对你莽撞无礼,不规不矩。”肖氏刻薄道,“你就是那不安分的人,当初的三皇子和后来的九爷就是证明。”

肖氏话出,蔺芊墨眼底一筹暗色。凤英手握紧,眸色沉戾,隐忍。

“凤璟让你不舒服了,让你失望了。所以,你也不想让他好过,想羞辱我一通,激他发怒,看他最终能耐你何?你确信,驱离你出凤家已是极限了,确定你再折腾,他也不敢要了你的命,是吗?”

蔺芊墨话出,肖氏眼眸微闪。

“刚才若不是父亲拦着,若是我不让你进来,你是否准备冲出凤家,走到宫中,大肆叙说凤璟的不是,我的恶?”

肖氏抿嘴!

蔺芊墨看了,起身,缓步走到肖氏的跟前,漆黑的眼眸,深深暗暗,幽深如墨,垂眸,在肖氏欲开口时,伸手,遂然不及,扣住她的脖颈。

肖氏眼眸陡然瞪大,怒火中烧,抬手,反击,挥巴掌的姿态。然,在手抬起时,关节处猛然一痛,伴随着一阵麻意,无力垂下,看着蔺芊墨惊疑不定,“你…你会武功!”

蔺芊墨摇头,勾唇,表情淡而纯,声音轻而柔,纯粹,“武功我倒是不会,不过,杀人我很在行。”

漫不经心的语调,淡淡的浅笑,带着几分无辜,满满的纯粹,可说出的话,还有她此刻的动作…。令人窒息。

肖氏一时候怔愣,盯着蔺芊墨不知该作何反应,只是木木道,“你个疯子…”

“呵呵…。疯子什么的,我还不够格。等到那天,我能做到弑父杀母,残害手足的话,这样的称谓才算名符其实。”蔺芊墨说着,松开禁锢在肖氏脖子上的手,脸色恢复最初的清淡。“坐下聊聊吧!”

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慢走,不送!”

闻言,肖氏绷着脸,又站着不动了。

蔺芊墨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,“跟你说话确实挺费劲的。”

肖氏听了,脸色即刻沉了下来。

蔺芊墨看了一眼,既移开视线,无意识转动手里的茶杯,淡淡道,“不用对我摆脸色,没用。我不吃你那一套。而且,你就算再厌烦我,凤璟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休了我,所以呀,你恐怕还要膈应许久。凭我们两个现在这融洽的程度,你越是不高兴,我就越是舒畅了。”

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…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看了她一眼,眉头微跳,“我确实不善良,不过,对你,我可还未做过什么恶毒的事儿。”

肖氏冷笑,“我被休,就是你的功劳,还说什么未曾做过!”

“这份功劳我还真不敢担。而你,之所以会被休,那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肖氏怒。

“我说的是事实。娘家人来兴风作浪,你作为女儿,作为媳妇儿,不知规劝,缓和。反而乘风而上,听之,任之,甚至附和,认同凤家对肖家的冷待?你是肖家的女儿,你向着娘家也无可厚非,可在心生不平之前,你是否先要衡量一下,这其中的是非黑白,事态的轻重关键…。”

“我不用你来教训我…”

“既然你不爱听,那么我就一句概括。你,是肖家的女儿,可同时你也是她们的棋子。且利用驾驭亲情之上。”

“怎么?怂恿完凤璟,又来挑拨我和娘家人的关系?蔺芊墨,你够阴,够无耻!”

“我够阴,够无耻,城府深,手段狠,这都是被人找茬,为了活命锻炼出来的。可你对,我还没用过。无论是软的,硬的,是抹泪博凤璟心疼,还是对凤璟装委屈我没用。要对付你,办法有多种,但我不愿意在凤璟面前玩儿手段,玩儿那些虚伪的东西给他看。所以,今天才给你说了这么多废话,明知道你听不进去我的话,却还是想试试。”

“哼,不要在这里装无辜,以为自己有多好。”

“我是不够好,所以,纵然你是凤璟的母亲,我仍然没有足够的耐性。”蔺前面说完,看向凤英。

凤英把手里的东西递给蔺芊墨。

蔺芊墨接过,放在肖氏跟前,“看看吧!”

“上次给我看的休书,这次又想给我什么,生死状吗?”

蔺芊墨没说话。

肖氏看了她一眼,伸手拿起前面的写满字的宣纸。

疑惑不明,不以为然,随着往下的内容,脸色逐渐转变,看完,脸色青白交错,怒火翻涌…。

“蔺芊墨,你竟然想算计我?”

“春儿,你曾经的陪嫁丫头,在你孕有凤璟之时,试图爬上你夫的床。你发现了,却在春儿的痛哭流涕,巧言辩说之下,你心软了,谅解了,并生出提春儿做姨娘的念头,想让她帮你固宠,甚至一度向祖母提起过。却让祖母以父亲身体不宜为由,拒绝了。并在你不知道的背后,动手处置了春儿,因为那春儿想要的不止是姨娘的位置,而是凤家的大奶奶,意图把你取而代之。在你怀有凤璟期间,那次偶尔的见红,并不是意外,而是那位春儿丫头所为。”

“你…。你说什么?”

“春儿的突然暴毙不是意外,你的差点小产也不是意外。只不过当时祖母顾忌你的身体,未告诉你。”

“你胡说!春儿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蔺芊墨不欲她辩解,继续道,“在凤璟半岁之后,老夫人以凤腾身体不好为由头,你要贴身照顾为理由,让你们暂时离京,顺势把凤璟带到自己身边养着。这不是要你母子分离,而是为保凤璟安。你为母疏忽大意,太容易相信人,带着凤璟出外,不用自家乳母的奶喂养凤璟,反而让凤璟喝那所谓的福婆的奶乳,致使凤璟上吐下泻,几度昏迷,差点丧命。”

“那…那只是意外…”

“意外?多年之后,再提及此事,你所能想到的,还是为自己辩解,而无一丝惭愧,歉疚吗?”蔺芊墨眼眸溢出冷色,沉戾,紧绷,“身为人母,就算那是意外,可对于自己的失职,致使孩子差点丧命之事。一句,我错了,一句对不起,对你来说就那么难吗?孩子的命,比你那该死的颜面还重要吗?”

“蔺芊墨,你…。”

“其他种种,我不想多说,单就你说凤璟对你不曾有维护那句,你的这种认知,纯粹是放屁,扯淡。在凤璟十八岁那年,你与凤腾去往避暑山庄那一年,你在途中善心发作,慈悲为怀,救了一个所谓的可怜婆婆。”

“可就是这么一个让你怜惜的婆婆,亲手熬了一碗毒,放到了你手里,被你端到了凤腾的面前。若非凤璟及时赶到,阻止。你肖氏,就是那毒害夫君之人。就这一个罪名,足以令你生不如死。可你呢?一句没想到,一番哭泣,一切都揭过了,你继续安逸自在,继续富贵荣华,你以为你凭的是什么…。”

“凭你那句没想到,还是凭你那几滴不值钱的眼水?你以为,世人的谅解就那么容易得到?你认为你是因善,才犯的错,所以分外值得别人谅解?就因为你有一颗好心么?”

“得到别人的谅解,你觉得那是理所当然。可轮到你去谅解别人的时候,为何就那么难?”

“理所当然的得到,却从来没想那是为什么吗?那是因为有凤璟,有他替你担着,为你兜着。不然,这凤家如何能容得下你?”

“你,没那么招人稀罕,你唯一仗着的,是因为你是凤璟的母亲。可惜,他对你维护,对你的好,你从来看不见,对他只有抱怨。”

“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,没想过护着,只知道问为什么?在别人说他时,不为他辩护,只是随着他人一同指责。”

“为妻,为母,你均不合格。如此,你有什么资格去指责?”

“凤璟是你的儿子不错,可现在,他也是我的丈夫。你觉得他强悍无敌,不需要你的维护。可我却觉得,他处处需人护,因为他也知道痛,他也会受伤,你不心疼,我心疼…”

“他为你撑起了一片天,可你偏偏嫌它碍眼。有那闲散安逸的日子不稀罕,偏想拔尖做那不能胜任的当家夫人!身在福中不知福,受着儿子的守护,记住的却是他的不是。你,真令人碍眼。”

***

胡家

“郡王爷,您看这…。”

凤璟站在一片废墟中间,淡淡道,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对本郡王妻子无礼之人。活着不可恕,死了要鞭尸,派人去找。不然,我这口气要从哪里出?”

武大应听着嘴角抽了抽,郡王爷哟,现在外面流言漫天,你说话就不能含蓄着点儿嘛?这直白的,太凶悍!

“凤和!”

“属下在!”

“你随武大人一起去,但凡听到那些说是本郡王放火灭胡家的,把人带过来,我亲自问!这么大的黑锅,我不爱背,也许顺着刚好可以抓到那幕后之人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武应听着,唏嘘,好嘛!凤郡王这么一搞,完全是化被动为主动了。他从嫌疑人直接变成了受害人了。

凤璟往这里一站,但凡有脑子的都不敢再说什么。万一遇到那些个没长眼的,被逮过来,那必然也是一通求饶。万一万一遇到敢跟凤璟杠上的。那,也只有两种可能。一,那人是二球。二,真有幕后之人。

反正不管是哪一种,他武应都轻松了。

“武大人!”

“下官在!”

“多带些人去找。本郡王不想皇上跟着操心,也不想听到那些噪音。”

“下官明白!”

“一夜之间人全部消失不见。跑,跑不远。死,骨头也还在。今天之内,给我结果。”

“下官…遵命!”武应领命,顶着满脑门的汗,撒腿跑开。

今天之内要结果,皇上呀,你都听到了吧!郡王爷都这么说了,他是真的没时间去找那些百姓的麻烦了呀!如此情况,求皇上不降罪…

武应跑着,腹诽着,压力大呀,官真不好当呐。

下了功夫,就是出效率。下晌,武应一脸掩饰不住的惊,意外把人找到了,同时这结果也随着报到了宫里。

“你说胡家人找到了?”

“是!”

赫连昌听了皱眉,“全部都找到了吗?”

“除了两个下人,其余全部完好无缺的找到了。”

确定了,赫连昌难掩失望!

龙卫说完,又加了一句道,“不过,那胡海找到后,当即挨了凤璟一脚,当场吐血,现在还没爬起来,已不算完好无缺了。”

赫连昌闻言,不由咬了咬牙,这身上莫名不舒服起来,有了挨了一脚的感觉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