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长者赐,不能辞?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九皇府

“胡家的人在哪里找到的?”

“回主子,在他们修葺的地窖中。”

赫连逸听了眉头微动,“地窖?”

影一点头,道,“三间房的大小,藏纳银钱,珍贵之物,容纳几十个人绰绰有余。”

“藏银钱?在里面找到了多少?”

“数十万两!还不包括一些器皿。”

赫连逸勾了勾嘴角,饶有趣味,“如此一个贪污受贿,为官不清之名怕是跑不掉了。这风向也随着逆转了。”

“是!胡家消息一经传开,招来京中百姓一片怒骂。凤郡王对胡海的那一脚,纷纷被叫好。”

百姓的反应,简单直接。凤璟凶残,为恶,那也就是对胡家一家。对他们可从来不曾。不但不曾为恶,且还有守护大瀚安宁功劳,守护大瀚那也是守护他们呀!

可胡家就不同了,一个五品闲差,且上任还未有几年,家里竟然就有数十万的银钱。显而易见,这肯定都是民脂民膏呀,都是收敛他们百姓的钱财。如此…。

前几日被人非议的郡王爷,一夕之间声誉回转且升级,被赞真性情,真男人。

而让人唏嘘,同情的胡家,一个贪官之名加身,成了被人唾弃,辱骂的对象。同情完全不在,死不足惜不绝于耳。

“胡家人怎么说?”

“他们言,之所以藏在地窖中,是因为蔺安不断威逼,再加上胡海对郡王妃无礼,他们畏惧郡王爷若是不放过,连累整个胡家。双重压力之下,破釜沉舟,放火烧了自家,以盼顺势遮掩过去,等到风声过去,找机会逃出京城,躲过一劫再从长计议。”

“这么有魄力又无脑的主意,是胡家人自己想出来的?”

“据胡全说,是一个下人提议的。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动了他。再加上胡海的哭求,胡全就应了下来。”

赫连逸听了不由笑了,神色莫测,低语,“凤璟这厮…。”

赫连逸声音虽小,可影一还是听到了,眉心一跳,“主子,你是说,这一切都是郡王爷所为?”

赫连逸抿了一口茶,未直接问道,反问道,“这件事儿起,满城风雨,百姓议论纷纷,百官亦是蠢蠢欲动,包括高位上的赫连昌,还有那几位皇子,也是各有动静吧?”

“是!事出之后,除却百姓的负面议论。朝堂官员也有不少趁势递了弹劾的折子,皇上也派了武应下来,明是维护,暗为打压。而各位皇子也是各有反应,不过,均很隐晦,未明确。”

“很多人信奉盛极必衰的循环。异想天开的以为,强盛了近百年的凤家,出现了败势的引子,以为他们出头的机会到了。可惜,结果他们失望了。而凤家,经此一件事儿却能探出很多的东西,那些蠢蠢欲动的官员们,想来应该会安稳很长一段时间。还有皇上…。自打脸!”

影一听了,无声认同,皇上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,做事儿也越来越小家子气了,妇人一般的手段。

“更重要的是,凤璟对墨儿表示了他的维护,什么活不能恕,死也要鞭尸…。”赫连逸不齿,“会甜言蜜语的男人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影一:…。主子这话…透着一股怨妇气。

知道他这是嫌弃凤璟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吃蔺芊墨的醋,对凤璟有什么想法呢!

“主子,凤郡王来了!”

赫连逸听了,挑眉,“不见…”

赫连逸还未落,凤璟人已经出现在了眼前。

赫连逸瞄了凤璟一眼,“凤郡王听不懂人话?”

凤璟淡淡道,“九爷说人话了?”

赫连逸哼了一声,“凤璟你这是大不敬!”

“想请九爷帮个小忙!”

“不帮!”

凤璟充耳不闻,看着影一道,“你去一趟二皇子府。”

影一闻言,抬头,带着疑问,去二皇子府做什么?

凤璟风轻云淡开口。

随着凤璟的的话,影一:……坑!

赫连逸嗤鼻!

凤家

肖氏去见蔺芊墨,肖氏最初的叫嚷声停下,最后两人说了什么,无人知晓。

就连老夫人过去,也未能进去院子。孙姨娘替蔺芊墨给老夫人传了话。让老夫人先歇着,若是她解决不了,再请老夫人。

“老夫人,大奶奶情绪激动,您老过去,若是不护着她,她恐怕会更加不能接受,所以,就交给郡王妃吧。”齐嬷嬷也随着说了一句。

老夫人听了也没说什么,只交代孙姨娘,“你在这里守着,有什么情况,就去告诉我。”

“奴婢知道!”

半个时辰过去,老夫人未等到,肖氏哪里的消息。肖家人倒是先一步回来了。

肖老夫人春光满面,满脸得意。

郭氏也是难掩喜色。

看到凤老夫人,肖老夫人即刻炫耀开来,“几年不见,皇后娘娘不但一点儿没变,整个人看起来那也是更加雍容,贵气了。但人却是特别的和善,对着我那是一通的关怀,问候。还给了不少的赏赐。”说着,神秘卖关子,“老姐姐知道,都赏赐了我什么吗?”

凤老夫人未说话。

肖老夫人呵呵一笑,毫不掩饰的欢喜,兴奋,又自傲道,“是府邸,皇上赐了府邸给我们,并赐名忠勇公,说老爷生前那是有功之臣,虽然现在人不在了,可功劳却不会抹去。肖家子孙理应得到抚照。”

说完,紧紧的看着凤老夫人,期待凤老夫人反应,希望能看到意外,惊讶,气闷等。如此,肖老夫人定然会更加愉悦。可惜,她失望了…。

凤老夫人淡淡一笑,“皇上仁德,未曾忘记肖老弟的功劳,这是我们为臣,为民的福气,是应该谢恩,铭记!”

肖老夫人闻言,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,表情不愉,没如愿,心里不痛快。

郭氏笑了笑道,“伯祖母说的是!”皇上赐了府邸,在京城落脚第一步算是顺利如愿了。接下来,等到肖家男儿都入京了,去叩见皇上,加封进爵…。

郭氏想着,又是欢喜,又是不安。欢喜她终于也是京城贵妇中的一个了。又不安,担心肖樊的职位不及前面两位大哥。

看着郭氏变幻不定的眼神,凤老夫人神色淡淡,未说话。

肖老夫人心里不快,嘴上冒烟,“比起你们这国公府,我们那忠勇府,想来在老姐姐眼里也不算什么了。”

凤老夫人闻言,目光微沉,“皇上的恩赐,是对我们的恩典,岂是可拿来比对的?肖老夫人这么说,可是对皇上的恩赏有什么不满不成?”

凤老夫人话出,肖老夫人脸色微变,“你胡说什么,我哪里有…”

话未说完,郭氏即刻打断,看着肖老夫人紧声道,“伯祖母误会了,我婆母完全不是那意思。对于皇上的恩赐,我们肖家那是绝对的感恩不尽。刚才婆母还说了,皇上赐了府邸给我们,今天就不在您这里了。一来呢,皇上的恩典,我们不敢怠慢,今儿个就过去把家里安置安置,二呢,您老这寿辰马上就到了,这府邸里肯定忙的厉害,我们也不好过多打搅。”

郭氏说着,暗中不断扯着肖老夫人的衣服,做暗示。

肖老夫人抿嘴,皇上终于记起了肖家,这个时候也正是她扬眉吐气的时候。她还真是不想离开凤家。可郭氏这一口一个表示恭敬,一句一个不敢怠慢,搞得肖老夫人这心里…

心里不甘,可最终那反对的话也没说,不情不愿点头,“一会儿收容东西我们就过去了。这几日谢谢老姐姐的‘照顾’了。”

对于肖老夫人的冷嘲热讽,凤老夫人自当听不到,神色无任何波动,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敢多留你们了。齐嬷嬷…”

“老奴在!”

“你带上几个下人,帮着肖三奶奶把东西给收拾一下。”

“是!”

“麻烦伯祖母了!”郭氏这边客套着,肖老夫人又开口道,“对了,刚才忘记跟老姐姐说了,我这嫡孙女映儿,她呀,很得皇后娘娘的喜欢,皇后娘娘就把她留在宫里了,我想着,你和寿辰,映儿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得来。”

凤老夫人听言,神色微动,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,却是稍纵即逝,瞬息既恢复如常,浅笑道,“映儿能得皇后的喜欢,那是福气,好好陪着皇后重要,至于我这寿辰,能不能回来都没关系。”

肖老夫人听了,嗤笑,“凤老夫人倒是大度!”

“伯祖母,这时辰也不早了,我们就不叨扰你老了,我们先去忙了。”

郭氏这这边说着,肖老夫人已经扭头走了出去。让郭氏有些小尴尬。

凤老夫人淡淡道,“过去忙吧!”

“好!”

肖家人离开,凤老夫人眉头瞬时皱了起来。肖映被留宫中,单纯的只是皇后喜欢?不,凤老夫人直觉感到不会这么简单。

***

“他们凤家不是很厉害吗?不是要圈禁我们吗?现在怎么不关了,哼…”肖老夫人坐在软椅上,刚才那一点儿不愉消散,怡然自得道,“现在,有皇上给我们撑腰,想欺负我们,我借他们两个胆儿!”

“娘,你就少说两句吧!”

怎么说也还在人家凤家门上,肖老夫人这做派,实在是郭氏无法苟同。

利用和凤家的不和,成功引起了皇上的注意。现在既已如愿,又何必再继续下去,多拉仇恨呢!

“他们做都做了,我说说还不行呀!”肖老夫人对郭氏那畏首畏尾的样子,同样心生不喜。

看老夫人那样子,郭氏心里憋闷。她这婆母跟肖氏那真是母女,黑边部分,好赖不辩,作死的性子!

见郭氏不说话了,肖老夫人满意了,开口,“樊儿呢?他去哪里了?”

“相公说去见个人,很快就回来了,让我们先收拾。”

“等一会儿樊回来,你告诉他,让他赶紧派人给他哥哥送信儿,让他们准备一下赶紧进京。”

“嗯,媳妇儿知道了!”

郭氏应的干脆,肖老夫人听的舒心,长叹一声,感慨道,“等远儿他们哥三都位列朝臣,成为大瀚的重臣,皇上倚重之人。老爷泉下有知一定很欣慰,我这个做媳妇儿的不但没托后腿,反而成就了肖家的一番荣耀。到时应该不会埋怨我违背了他永不进京的遗愿。”

郭氏听了没说话。

“老夫人,三奶奶!”肖家随行丫头走进来。

“什么事儿?”

“三爷回来了。”

“在哪里?”郭氏说着,往门口外探了探头,却未见到肖樊的人,“人呢?”

“三爷他…去了郡王爷的院子。”

闻言,郭氏头皮一紧,现在听到郡王爷这三个字,她这神经不由就绷紧了,惊疑不定道,“三爷去哪里做什么?”

“这个…奴婢也不知道。”小丫头低着头,眼神闪烁。

肖老夫人对着郭氏,干脆抬手,“你去过看看。”

郭氏;…。“好!”

***

跟肖氏话说大半儿,凤腾到来,让人把肖氏带走,跟蔺芊墨说过几句话之后,也随着离开。蔺芊墨静下,想着凤腾的话,不由勾了勾嘴角,带着一丝复杂…

静坐,片刻,蔺芊墨起身,看着凤英道,“我去祖母哪里一趟。”

“属下一起。”

蔺芊墨听了,伸手在凤英脸颊上捏了捏,“自然是要一起,这还用说。”

凤英点头,轻笑,“属下那句话有些多余了。”

“是很多余!”

“夫人说的是!”

“你家夫人我,什么时候不是了!”

“从来没有!”

“你这句话是真理。”

“因为马屁拍的刚好!”

“嘿嘿…。”

两人说笑着,往老夫人哪里而去。然,刚走出院门,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肖樊。

“外甥媳妇儿!”

听着这亲近的称呼,看着肖樊那笑容满面,故作亲切的面容,蔺芊墨…。眼底发青,面色发白,脚步虚浮,肖种马!

“外甥媳妇儿,这是准备出门吗?”

“嗯,准备出门,时间挺紧,就不跟舅父多…。”

蔺芊墨的话还没说完,肖樊即刻道,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多耽误你时间,长话短说。柳柳,过来!”

“是!”

随着肖樊的话,一个身若扶柳,面若桃花,风情万种…风尘满身的女子,映入蔺芊墨眼帘。

看着眼前的女子,蔺芊墨自我检讨,这么个扎眼的人,刚才她竟然没注意到,疏忽大意,错过了撒腿就跑的时机呀!

“快给郡王妃请安。”

“奴家柳柳给郡王妃请安,郡王妃万福金安。”柳柳弯腰,俯身,好身材尽显,看似瘦,可该长肉的地方,是一点不缺肉,前凸后翘呀!很惹火。特别那声音,婉转带颤,身体人发酥,耳朵怀孕了…

“起来吧!”

“谢郡王妃!”

“侄媳妇儿,你看柳柳怎么样?”

听到这话,蔺芊墨挑眉,心中某个猜想得到印证,抬眸,看着肖樊,勾唇,“不怎么样!”

蔺芊墨话出,柳柳低头,揪着帕子的手用力。

肖樊皱眉,随着一笑,“这柳柳身份确实不怎么样。不过,她好生养!”

“是吗?如此,就要恭喜舅父了!抱得美人,子孙满堂指日可待。”

“我不差儿女!”

“三舅父房里的事,外甥媳妇儿不敢置喙。你随意…”说着,抬脚。

肖樊抬脚上前,挡住蔺芊墨去路,不再绕弯,直接道,“你子嗣艰难,不能误了凤璟的儿孙福,作为妻子更应该大度,这柳柳是我特意寻来为凤璟生育子女的,以后她生了子女,寄养在你名下,你为了母亲,以后得孝敬。至于柳柳,你是抬了姨娘,还是侧妃,都随你,我不过问。”

凤英看着肖樊,神色淡淡,目光戾气盈满,该死的东西!

蔺芊墨听了,不由就笑了,手指无意识的动了动,想念银针射出的滋味。不过,蔺芊墨什么都没做。

肖家现在明摆着就是来找事儿,供火,挑事端的。她出手废了肖樊简单,可却会引来很多麻烦。凤家因为肖家的不断闹腾,现在被很多人盯着。她若随着闹腾,必然是遂了很多人的意。

不过,肖樊想用长辈的身份压她,怕是…。

“三舅父倒是用心,这事儿我做不得主,等到相公回来,三舅父可以直接跟郡王爷说。”

“有什么做不得主的。你是凤璟的妻子,这个时候爽快,感恩的应下才是应当,如此推三阻四的,那就是不贤,是善妒。不能生育子嗣,又这样不容人,你这是想让凤璟断子绝…。”

“三公子,你可以请回了!”

“怎么?外甥媳妇儿这是生气了?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。当然了,外甥媳妇儿若是不喜欢,我也不多说了。不过,长者赐,不能辞,这柳柳你看着安排…。”

话为说完,被一个声音打断。

“芊墨妹妹,我来了!”

听到声音,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。

蔺芊墨眼神微闪,肖樊凝眉!

今天若是忙完的早,就二更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