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凤英不见了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芊墨妹妹!”

听到这称呼,看着大步走来的高大男子,肖樊一时疑惑,这人是谁?

妹妹!蔺芊墨的哥哥蔺毅谨,肖樊见过,这人明显不是。难道是那个表哥,堂哥?叫的这么亲热,哼,一看就知道两人关系非比寻常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就在肖樊思索间,凤英微微俯身,请安,“见过二皇子!”

凤英话出,肖樊心头一紧,眼神微闪,赶紧上前,“见过二皇子!”

柳姑娘看此,随着跪地,“奴家给二皇子请安!”

赫连冥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,完全无视,直接走到蔺芊墨跟前,满眼关心,满脸心疼,“墨儿妹妹,皇兄来晚了,让你受委屈了!”

蔺芊墨:…。抑制不住嘴角抽了一下,后背有些发冷发麻。

蔺芊墨那不适应的表情,赫连冥看在眼里,脸上怜色更重,“可怜的,看看这都瘦成什么样子了。不过,不用怕,凡事都有皇兄在,没人能欺负的了你。”说着,安抚性的拍了拍蔺芊墨的肩膀,只是那力道…。蔺芊墨呲牙!

“谢二皇…兄!”

“乖!”

蔺芊墨:…。

“来,跟皇兄说说都谁欺负你了?”说完,不等蔺芊墨开口,跪在地上的两个人终于进入了赫连冥的视线中,“你们是谁?”

“回二皇子的,我是肖荥的三子,是凤璟的舅舅?”

“回…回二皇子,奴家是…是…”柳美人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的身份。

肖樊赶紧顺着接应一句,“这位是柳柳姑娘,是璟儿新纳的姨娘!”

蔺芊墨听了,看了肖樊一眼,清淡,寒光隐现。

凤英面无表情道,“肖三爷请慎言,郡王爷没有妾室,这位什么柳,更不会成为主子的妾。”

肖樊抬头,看着凤英,眉头紧皱,开口谴责,“璟儿的媳妇儿都已经应下,哪里由得你一个丫头在这里乱说话,没规矩!”

说完,看向蔺芊墨,言语隐含威胁,“外甥媳妇儿,柳柳做姨娘,你可是已经答应了,可不能出尔反尔。戏耍长辈,这等不敬的事儿,我可以不计较。可柳柳一个姑娘家,可是承受不了这个,拿人家名声,性命当乐子玩儿这种事儿,你可是不能做!”

赫连冥听了,转头看向蔺芊墨,“他说的是真的?”

蔺芊墨看着赫连冥,表情憨憨,坦诚道,“舅舅说,只要我答应让柳柳姑娘给我相公做妾,让她为郡王生儿育女,他就给我十万两银子为礼。我一听,当当时有些懵,没反应过来。然后,二皇兄就来了。我想着,舅舅大概把我那一会儿的呆懵,当成是默认了!”

蔺芊墨话出,肖樊面色遂然一变,黑沉,黑沉的。

柳柳有些懵。十万两…。?她怎么没听到?听漏了么?

赫连冥看着蔺芊墨,眼睛比刚才大了几分,清晰易见的垂涎。十万两,分一半儿的话差点脱口而出。

不过,看到肖樊那瞪圆的眼睛,那青黑的面容,赫连冥瘪嘴,此人反应太穷酸,不如直接问凤璟开口。前提是要把事儿给办好...

“十万两?肖家倒是有钱呀!刚巧,大瀚国库空虚,等下本皇子去禀了父皇,你肖家…。”在肖樊发白的脸色中,顿了顿,施恩口吻道,“也不要你们全部的家财,你们每个肖家子孙每个人就贡献十万两,充盈我们的国库吧!”

赫连冥说完,把心里话也随着附带了出来,“哈哈哈,本皇子一出马,一下子为父皇筹得了几十万两,父皇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。我真是太能干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垂首,勾唇!

肖樊眼前发黑,二皇子这话说的,分明是直接告诉他,若是肖家不贡献,不但他不高兴,皇上也可定不欢喜了!

肖樊眩晕,撕了蔺芊墨的心瞬时而起,“李芊墨,你怎么可以浑说,十万两为礼,这样的话我可从来没说过…”

肖樊话未说完,蔺芊墨未开口回应,赫连冥不耐打断,“我管你有没有说过,反正这两天记得把银子给我交上来。不然,若是害的本皇子折了面子,我就生炖了你!”

面对如此生猛,蛮横的二皇子,肖樊呼哧呼哧喘气,心跳加速,面色涨红,惨白,两个颜色轮流换,想着对方的身份,隐忍着不让理智被火气烧晕,“二皇子,蔺芊墨这是陷害我呀!就是把我整个肖家搬空,也没有十万两银子呀?如此,又如何能拿出几十万两,二皇子明察呀!”

“明察个屁!十万两都没有?你戏弄本皇子玩儿呢?本皇子长这么大,从来没立过功,好不容易逮到一次,想让父皇看看我的能力,你又在这里给我拉后腿?肖三,你这是故意跟我作对是不是?”在皇上面前露脸的机会要丢,赫连冥马上不高兴了,对着肖樊就是一通炮轰。

说完,盯着肖樊,满脸不善,“搬空整个肖家也没十万两?你这是要想本皇子亲自去查证吗?”

肖樊闻言,心口一窒,不由慌乱。肖家在陵城经营三十多年,肖樊就算再不清楚家里的财物,也清楚三房兄弟加在一起,十万两银子必然还是有的。

赫连冥看了,抬脚对着肖樊就是一脚,“你给本皇子等着!”

二皇子这话,还有身上的疼,嘣的一声,烧空了肖樊的理智,猛然跳了起来,凶狠的看着蔺芊墨,“你个祸水,你个祸害,竟然敢坑害我,你…。”

“坑害,这我可是不敢。不过,这柳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呀?舅舅可否直言?”

“对呀,本皇子刚才问的是这个,你给我东拉西扯,胡搅蛮缠出这么多有的没的做什么?”赫连冥不满,“你小子忽悠我玩儿呢?”

看着挡在蔺芊墨身前的赫连冥,肖樊憋得心口疼,咬着后牙槽,“小…。小的不敢!”

“少给我扯那些没用的。这什么柳的你从来找来的?”赫连冥说着,上下打量了柳柳一番,评论,询问,“长的倒是女人样。你想给凤璟做妾?”

这话问的这个直接。就算柳柳这经过调教的,也一时有些扛不住,却不敢不回答,刚才二皇子对肖樊那一脚,让柳柳心里有些发怵。揪着帕子,垂首,轻应,“奴家听肖爷吩咐,愿为郡王妾!”

“真不要脸!”

闻言,柳美人眼泪盈满眼眶,泫泪欲滴,抬眸,看着赫连冥,姿态娇柔,愈发脆弱,引人怜惜,“二皇子,奴家也是身不由己,也是…。”

“身不由己?你是哪家千金呀?还是哪国公主呀?给凤璟做妾,是为人所迫?是这肖三逼着你来的?”

“肖....肖三爷没有逼迫奴家。”

“这么说来你就是自愿的了?既然是自愿的你委屈个屁呀?端着这副委屈样给谁看呢?”赫连冥满脸不愉,不喜,“你是哪家的女儿,报上来给本皇子听听!”

柳柳转眸看向肖樊,见肖樊面部肌肉在颤,自个独自忍的难受,明显是顾不上她了。柳柳擦去眼角一滴泪,悲切一笑,哀哀戚戚,“奴家也本是官家女儿,只是…。后来迫不得已沦为红馆中人!”

柳柳说完,蔺芊墨看向肖樊,目光沉安,愤色不掩,“肖三爷倒是够用心。”

所谓祸不及妻儿,犯错的官员不少,但是祸连全族的却也不多。大多数都是一人犯错,一人担当,犯错官员被皇上罢免官职,家财被没收,人被处置。但是家中之人却不会动。只是处境从此堪忧罢了!

俗话说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官家儿女都习惯了衣开伸手,饭来张口的日子,一夕之间让她们去过贫民的日子,很多人宁愿自降身份,去赌一次。

而红馆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,收容一些不堪生活贫苦,自愿进入红馆的落难千金。

这些落难千金,试图通过红馆为跳板,再次融入高门,成为高门妾室,姨娘,谋取一份富贵荣华,图个生活安逸。

还有一些是心存他谋,别有目的进入红馆的。想通过红馆进入高门,意图报复某个人,或借势打势,为报仇等!

后者不少,不过成功的却极少。因为想进入红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事先,红馆之人都会清楚的打探你的底细,家败的缘由。若是牵扯太大他们不会收。不老实,不安分,向想谁寻仇,意图通过红馆进入的,他们也绝不容。

红公类似青楼的地方,只是青楼是完全面前群众。而红馆是转对高门,有钱有势之人。

从红馆出来的人,均为处子,但经过调教。在情趣方面非同一般,如此很得官员们的喜欢。因为官帽在头,他们顾忌太多,不能随意的去青楼,体验别样味道的遗憾,在她们身上得到了满足,别样销魂呀!男人嘛,最抗拒不了的就是这个。

正房夫人不屑她们的出身,可男人却完全不在意这个。身体满足了,谁还在意别的。反正,皇上对此也从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官员们也是心照不宣,大家彼此彼此,毕竟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光彩事情。

而肖樊把有着,这样身份的女人,送来给凤璟,透着一股显而易见的恶意。

“真是一位好舅舅,你真是不错呀!”赫连冥眼睛贼亮的看着肖樊,神色诡异,心里纠结,这么一个能给凤璟添堵的人,还真是让人不忍心修理。不过…。想到凤璟许诺的好处,赫连冥刚才那一点儿犹豫,马上烟消云散了。

肖樊绷着脸,赫连冥刚才真心的夸奖,他是完全感觉不到。出师不利,是他现在唯一的感觉。

赫连冥转眸,看向柳柳,看着她那垂泪,无依无靠的柔弱样儿,嗤鼻,“老子最烦那抹着泪,扮着无辜,脑子却想着怎么爬男人床的女人了。”

说着,看着蔺芊墨,哼了一声道,“哥哥我在这里可是吃过亏的,当初那蔺纤画就是这么干的,每每看到这样的,我就觉得腻歪死。”

蔺芊墨听着,眼中溢出笑意,不好接话,眼神鼓励他继续说。听二皇子说话,有种春暖花开,百花齐放的感觉,美好呀!

赫连冥好似看出了蔺芊墨的鼓励,开始为自己抱不平,“我说是我被算计的,父皇偏偏说我占了便宜,又犯浑,非让我纳了她。我不敢跟父皇对着干,看着她又烦,又不能大肆散播她恶行,不然显得本皇子多无能…。”说着顿住,交代,“这事儿你知道就行,别外传,太有损我威名。”

“二皇兄放心,我保证守口如瓶。”

“也别守的太严了,蔺纤画的恶行还是需要让人知道的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看了看肖樊,看了看柳美人,笑了笑,没说话!

赫连冥看到蔺芊墨的眼神,觉得体会她的意思,看向肖樊,开始树立自己的威严,表示自己的公正,“肖三!”

“小的在!”

“既然你如此关心我芊墨妹妹,那么,礼尚往来,我也关心关心你媳妇儿!”

肖樊闻言,抬头,怔怔。关心他媳妇儿?什么意思?

“锰子!”

“奴才在!”

“你去小怜馆找个漂亮干净的怜儿过来,送给肖三的夫人。让他帮着肖三,生儿育女,令肖夫人延绵子嗣!”

赫连冥说完,凤英面部抖动。蔺芊墨看着赫连冥,在他身上看到了一层金光,膜拜呀!

肖樊听明白,傻愣少卿,血气翻涌,一口气没上来,登时晕了过去。

锰子看着倒地的肖樊,抹汗,抹泪,这是要气死活人,坑死他这小厮呀!

赫连冥皱眉,“他在做什么?”

凤英面无表情道,“高兴晕了!”

蔺芊墨内心狂笑,喷...

柳柳这次是真的哭了,肖樊晕了干净了,那她呢?她该怎么办?打滚撒泼,她倒是会,可不敢呀!呜呜呜....该怎么办呢?想着,眼睛一翻,随着倒在了地上。

“她又怎么了?”

“来凤家做妾太憋屈,郁闷晕了。”凤英接话。

赫连冥听了,转头看向凤英,正色道,“凤英?”

“是!”

“我喜欢听你说话,跟我回二皇府吧!我让你做侍女的头头。”

凤英:....“一女不侍二夫,一奴不侍二主。还请二皇子见谅!”

“蔺芊墨,我要这丫头!”

赫连冥话出,蔺芊墨皱眉,扶着头道,“晕倒什么的好像会传染,不知怎么地,我忽然有些不舒服,头晕目眩,耳朵嗡鸣,看不清,听不清。凤英呀,你在哪里呢?”手在空中虚划拉两下。

“在这,属下扶你回去!”

“好...”

“二皇兄呀,今日身体不适怠慢了,来日再请你过府一叙。”

看蔺芊墨晃晃悠悠的走了,赫连冥瘪嘴,嗤鼻,“装腔作势!”

“主子,这女的怎么办?”

“扔出去!”

× × ×

肖樊的刻意为难,赫连冥的突然插手,蔺芊墨院中发生的事,在凤家即刻传开来。

无论心中怎么想,可对于肖樊的作为,凤家人在面上一致表示了愤怒,不齿。

至于二皇子,所谓的礼尚往来,要给郭氏送怜儿的做法。初闻之,均是无法淡定。

这么损的主意,二皇子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呢?实在是....肖樊不知道有没有被气死?

不过,对于二皇子对蔺芊墨忽然的维护,也有人探究,不过,却聪明的无人多问。

其后....

“肖三爷说,只要我能为凤郡王生下一男半女,就扶做凤郡王正妻!”柳美人这样说。

“皇上呀,小的只是一片好意,绝对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呀!会找柳姑娘也不过是懂行的婆子说她好生养罢了,小的纯粹是为凤璟的子嗣着想,绝无他意呀!”肖樊这样哭诉!

“皇上明察呀,我肖家在陵城自来尽忠职守,恪守本分,从未做过半年愧对皇上,压榨百姓之事呀!”肖老夫人这样哭求。

而郭氏...“呜呜呜....我真是在没脸见人了。”窝在家里,躲在屋里,痛哭!

对此,皇上训了二皇子一顿,算是安抚肖家。

一如往常,二皇子没那么老实的听训,当即就跳起来,说;是肖樊先戏弄了他。说肖家没十万两,打死他都不相信。满满的不服气,嚷着皇上不疼他,不信他,帮着肖家一块欺负他,不给他立功的机会。

二皇子一闹腾,赫连昌一个茶杯摔下去,赫连冥缩起尾巴,从地上爬了起来,灰溜溜,蔫蔫的却还不忘表示一下决心:“父皇你等着吧,儿臣我早晚去查肖家,证明我的清白给你看!”说完,带着一脸爹不疼娘不爱的凄楚表情,走人了。

赫连昌那个闹心,不知道这赫连冥又抽哪门子风。

“二皇子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前阵子对凤家还是各种不满,各种抱怨,今儿怎么又帮起蔺芊墨来了?

“回皇上,好像是因为国公爷对二皇子要求的太严格,二皇子闹腾不过。索性就...”

“索性就什么?”

“索性就想卖次好,所以就...”喜公公含蓄回禀。

赫连昌听完,气的仰倒,“这个混账东西...”

没脑子也就算了,身为皇子竟然还是个欺软怕硬的,反抗不过,就开始巴结了....

喜公公低头,对于二皇子实在是不知该如何评说。怎么每次都刚巧的扯到皇上的后腿呢?这也算是一种才能吧!

对赫连冥,赫连昌是各种不顺眼。同时,对于肖家的行事做派,也开始不喜起来。典型扶不起的阿斗,给他们一把刀,他们都捅不到正地方去。

跟风家面上过的去,才可多见,多使幺蛾子!可现在...跟凤家闹得这么僵,凤家就是拒不接见,也说的过去。真是...

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肖荥那样的聪明人,怎么生出这么蠢玩意儿。”赫连昌不满意,骂了一句,心里忽然觉得舒服多了。看来,家里有个不成器的儿子,太正常了。对比肖荥,他这心里也算平衡了。

想着,看向顺喜道,“肖荥的其他两个儿子怎么样?”

“回皇上,据探子的回报,肖家长子肖远,肖家次子肖磊,比起肖樊,倒是稳重许多。唯一相同,就是对凤家的不满一点儿不差!”

赫连昌听言,眼睛微眯,沉沉道,“希望不要让朕失望才好!”

喜公公听了没说话,就他来看,皇上这手段实在称不上高端。不过,却也不是完全无用。

国公爷和凤璟也是人。面对肖家连续不断的折腾,人心意躁之难保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。

再说了,就算国公爷和凤璟忍的了,可皇上却是等不了,必定会趁机在背后对肖家做些什么,然后加负在凤家人的身上。想来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,毕竟,这几日肖家跟凤家的不和,大家也是都看在眼里的。

最重要的是,有这么一个外家,对于凤璟就是一个缺陷。长期如此,别人不说什么,单单凤家人,就会生出各种不满来。对凤璟背负着肖家这个肉瘤来主持凤家的大局,也必然会生出什么想法来。

来自外面的压力,加上凤家内里的不稳,皇上的机会可就越来越多了...

摧残凤家的声誉,攒够足够的理由,剥夺凤家的兵权,逐步侵吞整个凤家,铸就一个完全属于他赫连昌的盛世王朝。这就,是赫连昌真正想要的吧!

“顺喜!”

听到赫连昌的声音,顺喜儿赶忙收敛心神,“肖家那个肖...”赫连昌一时有些想不起名字了。

“回皇上,那女孩叫肖映。”

“肖映,据皇后探知,此女是名石女可是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

赫连昌听言,食指无意识的敲击桌面,若有所思,神色难辨。

忠勇府(肖家)

肖老夫人,肖樊从宫里回来,看到杂乱的家,还有还在抹泪的郭氏,两个只知道劝说,什么都没做的郭珠儿,肖馨儿。

顿时这脸色就耷拉了下来。

肖老夫人黑着脸道,“哭,哭,有什么可哭的!不就是二皇子一句话嘛,又没人嫌弃你,说你,你有多大的委屈,再哭不完了?”

肖樊脸色也不好,“刚搬进来,你就给我哭天抹泪的,是成心给我寻晦气吗?”

“祖母,姑丈你们怎么能这么说呢?俗话说,女人名声比天大,二皇子那话若是传出去了,虽然不过一句话,可对姑姑来说那...”

“放肆,长辈说话,哪里有你小辈插嘴的余地。”肖老夫人张口,训斥开来,“郭家就是这么教育女儿的吗?教养都跑到了那里去了?”

肖老夫人这话,那是连带郭氏都一起骂上了。瞬时,郭氏不哭了,火气压倒了难堪意,却没发作,只咬着咬道,“相公说的是,是我没分寸了。”说着,伸手扯了扯郭珠儿的袖子。示意她忍耐。

郭珠儿红了脸,红了眼,明白郭氏暗示,低着头,手握成拳,沉沉道,“祖母说的是,是晚辈无礼了,不应该因关心姑姑就失了分寸。”

“哼!”

肖馨儿赶紧上前扶住郭老夫人,“祖母累了吧!赶紧坐下休息一下,孙女给倒杯水去。”“嗯!还是我肖家的孙女知道疼我,那外来的,叫的再亲,也不过只是口头上亲罢了!心里可是一点儿没你。”肖老夫人阴阳怪气。

郭氏姑侄未做声。

肖樊看着觉得腻歪,心里烦躁的厉害,“你们把府邸收拾一下,我出转转...”说完,转身往外走去。

郭氏看着抿嘴。

肖老夫人满眼心疼,看郭氏瞬时不顺眼起来,“你这媳妇儿是怎么当的,自家相公忍辱负重回来,你连一口热茶,一句暖心话都没有吗?”

“母亲说的是,都是我这做媳妇儿的不好,不....”郭氏那咬牙切齿的还未说完,门口传来肖樊的声音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“娘呢?”

“在屋里呢!”

“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“心烦,出去转转!”

“先进来吧,我有话要说。”

“什么事儿?若是不急的话,等我回来再说吧!”肖樊说着,就要走人。

“我跟肖腾和离了!”

这话入耳,震的肖樊差点栽个狗吃屎,“你..你刚说什么?和离?”

屋内的几个人,也瞬时跑了出来,个个惊骇不已的看着肖氏。

“淓儿,你..你再说一遍,你跟凤腾怎么了?”肖老夫人捂着扑腾扑腾乱跳的心口,紧声道。

“姐姐,我们没听错吧!你真的...真的跟凤家大爷和离了?”

郭珠儿和肖馨儿两人是晚辈,不好开口,只是看着肖氏那眼神,透着询问,惊疑不定。

看着眼前几人,肖氏点头,神色淡然,“是真的!”

肖氏这一应,肖樊瞬时低吼出声,“你疯了!”

这句话说出了郭氏包括两个女孩的心声。肖氏肯定疯了!

肖老夫人反射性问道,“谁先提出的?”

“是我!”

闻言,除却肖老夫人,几人再次确定,肖氏确实疯了,疯了!

肖老夫人再问,“为什么想和离?”

“凤家如此冷待我们肖家,我无法在凤家再待下去。凤璟那样对待你们,我却阻止不了,那样的儿子我不想再面对!”

“好,好,我女儿有骨气,有骨气!”肖老夫人不由觉得痛快,“他凤家再好,我们肖家也不稀罕,和离的好,和离的好!”

肖氏闻言,面色舒缓下来。

“回来好,不在凤家受他们那份气,回来跟娘过好日子!现在我们肖家不同以往了,你爹被封了忠勇侯,日后荣华富贵不会少,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!”肖老夫人大气道。

肖氏眼角湿润,感动,暖心,“女儿就知道,无论什么时候,娘都会疼我的!”什么利用,根本就是胡说。她会证明给他们看的。

郭氏听着,看了肖老夫人一眼,再看肖氏,觉得眼睛疼的厉害,真是膈应呀!这么蠢的母女,真是见所未见。

肖樊也气的脸发绿,怒吼,“好个屁!你现在,马上给我回凤家去。”说着,拉起肖氏往门口走去。

“肖樊你放手,我嫁妆都拉回来了,和离书也拿了,我跟凤家已经没关系了,我不回去。”

肖樊闻言,瞬时停下,转头,满脸火气的看着肖氏,“你刚才是说,把嫁妆都拉回来了?”

“既然和离了,我自然要把嫁妆来回来,唔,肖樊你抓疼我了...”

“你真是有病。”

肖氏皱眉,“肖樊我是你姐姐,你怎么可以给我这么说话?”在凤家可从来没人敢这么跟她说话。除了蔺芊墨和凤璟这两个不孝的人除外。现在肖樊是怎么回事儿,糊涂了么?

“我这么说都是轻的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看着肖氏那不明所以,不知轻重的模样,肖樊磨牙,深吸一口气,道,“无论如何,你都不可以离开凤家。现在,你马上回凤家,请罪,磕头,认错什么都好,让凤腾把和离书给收回去,这件事儿就当做从来没发生过。现在马上去...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要求他们?”

肖氏和肖老夫人同时开口。

“为什么要低三下四的求他们,我们肖家现在也不比他们差,凭什么还要看他们脸色。”肖老夫人很有底气,很有骨气道,“既然回来了,就安稳的在家里住着。就是想揭过去,那也应该是凤家来求我们。哼,就凤腾那病秧子的身体,谁还稀罕不成。樊儿,你呀,就是太沉不住气了。”

肖樊听着,气的差点被过气儿去。一天来这么两回,他真是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

郭氏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疾步走上前,对着肖氏道,“姐姐自然是要回去的,不为别的,就为了孩子那也不能和离呀!你现在走了,有没有想过,凤腾若是再娶,那孩子们该怎么办?继母后娘,孩子无粮,为了一时之气,害的孩子吃苦受罪,那是有罪。”

肖氏听了完全不为所动,很是淡定道,“你们放心,凤腾身体不好,就算我走了,他也不会再续弦的。”

“这事儿哪里说的了。而且,凤腾就算身体不好,对女色不热衷,可他身边总是会要有人照顾他,娶个女人进来很有必要!”

“照顾他有孙姨娘,不差人!”

“今儿叫孙姨娘,明天那就是凤奶奶了,就是郡王爷的继母了,你这等于是把滔天的富贵,荣华拱手让人,你这脑子....”真是进水了,真是蠢死算了。

“孙姨娘永远不会扶正,你们不用操心。”说着,看着郭氏,训导道,“三弟妹,我是相公的姐姐,你对我说话,要注意分寸,别什么该说不该说的就往外讲,让人家听了,不但显得你没教养,也会显得欧我肖家不会教育媳妇儿。”

郭氏听言,差点开骂,抬手。真想撬开肖氏的头看看,里面装了多少的草,进了多少的水。蠢到恶心人!

肖老夫人却觉得女儿这气势很不错,在凤家这些年,就这明显见长了。不错,不错!现在肖家刚在京城落成,就需要女儿这样,能镇得住的人。

“好了,你们姐姐才回来,你们这么急赤白脸的做什么?知道的是你们关心她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不想她回来呢?”肖老夫人嗔怒一声,横了郭氏一眼,身后拉过肖氏,满脸慈爱道,“淓儿呀!走,跟娘进去歇着去!”

“嗯!”

“不过,那孙姨娘真的不会被扶正吗?”

“不会,这是过去老夫人跟我说好的。”

肖老夫人听了放下心来,“那就好!凤家那位,虽然人盛气凌人,不过,说话倒是从来算话的。不过,凡事总有万一,她以后若是得了儿女,怕就难说了。”

“娘放心,那孙姨娘身体受过伤害,是个不能生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,我找大夫给她探过,不然,当初我会同意她进门。”

“哈哈哈...我女儿就是聪明,不错,不错!”

肖氏母女两个说着,相携走进屋里。

郭氏憋得呀,那心口都是疼的。

肖樊脸色黑如锅底。

肖馨儿凝眉,暗道:要赶紧写信告诉父亲。

郭珠儿大开眼界,心里嗤笑,看来以后肖家的日子要热闹了。

凤家

“凤英,来,把药喝了!”

“好!”

“蜜饯!”

“谢夫人!”

“这两天感觉如何?”

“眼睛清亮不少,耳朵嗡鸣的次数也少了许多。”

“鼻子还有出血吗?”

“今天出了一点儿。”

“嗯,注意别让自己受伤,晚上注意盖被,别受凉了!”

“属下知道!”

蔺芊墨拍了拍凤英明显消瘦的脸颊,夸赞,“乖了!”

凤英浅笑。

“去休息吧!有事儿我过去叫你。”

“属下不累!”

“不要逞强,身体养好,以后日子还很长。”

凤英听了,沉默片刻,点头,“那属下下去休息了,有些事儿一定要叫我。”

“放心,你可是我最得力的守护者。”

凤英听了没在说什么,转身走了出去。

蔺芊墨看着凤英的背影,眼中沉色满溢。药物反应不好,若是再加重凤英身体怕是会承受不住。最好的办法是动手术,可这里的条件...蔺芊墨缓缓闭眼,眉头紧皱起。

已走到门外的凤英,顿住脚步,转头,透过门帘,模糊看到蔺芊墨的身影,眼底划过一抹涩意,带着不舍。

凤璟回来,看到又在翻看医术的蔺芊墨,缓步走过去,拿过她手中的书。

蔺芊墨转头,“你回来了!”

“嗯!慢慢来,你这么用心,凤英一定会逢凶化吉的,不然,就是不忠!”

蔺芊墨听了,伸手抱住凤璟的腰身,头埋在他怀里,没说话!

凤璟伸手轻抚蔺芊墨手中长发,“很快就会结束了!”

“嗯!”

“等结束了,我带你出去散散心。”

“好!”

两人说完话,均是沉默了下来。享受这一刻的宁谧。

“主子!”

“进来!”

凤和走进来,看着蔺芊墨问,“夫人,您可让凤英出去办事儿了?”

“没有!”蔺芊墨说完,猛然起身,“凤英怎么了?”

“她不见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