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 寿宴,血色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英不见了。留下了八个字!

夫人,保重!

主子,恕罪!

蔺芊墨看着纸上的八个字,还有…夫人两字上晕开的墨痕,心头微缩,伸手摩挲,水润墨开,凤英哭了吗?

心口涩涩,那个傻丫头!

凤英离开出走了,原因是什么?蔺芊墨能猜得到!

“凤和!”

“夫人!”

“凤英可是去找过军医了?”

凤和听了眼神微闪,却不隐瞒,坦诚,沉重道,“去过!不过,她不是不相信夫人的医术,凤英只是…。只是想知道她还能守着夫人多久!”

蔺芊墨点头,“我明白!军医怎么说?”

“军医说,凤英头内长了东西,药物去除不了,压制不住。会不断生长,且发展迅速,失明,失聪伴随剧痛,直至…死亡!”凤和说着,心口胀痛,紧绷,“长不过半年,短者三个月!凤英就…。夫人,军医说的可是真的吗?”

蔺芊墨沉默!

沉默,默认!

凤和明白,垂首,苦涩。

凤璟伸手抚平蔺芊墨紧皱的眉头,“凤和,带人去找!”

“是!”凤和领命离开。

蔺芊墨低着头,看着手里的纸张,看着上面的字,抬眸看着凤璟,淡淡开口,“生老病死,自然规则,谁也避免不了,凤英也是寻常人,会生病也属正常!是不是?”

“嗯!”

“所以,每次看着凤英逐渐消瘦的模样,我总是会这样对自己说。可每次给凤英开药的时候,我却总是想,不是有话说;人定胜天么?不是说只要够用心,够诚心,够努力,奇迹或许就会出现吗?”

“墨儿…”

“可现在!三个月,老天给予凤英的时间。半年,我倾尽所学,能留住凤英的最长时间。凤璟,奇迹在哪里?”

“喜怒哀乐,酸甜苦辣,都是经历,就是人生,包括遗憾!”

蔺芊墨听了,垂眸,“你说的对!人生不会只有喜,没有哀。心之所望,再多不舍,越过不过人世轮回,”

说着,小脸一冷,开始不讲理,眼中却难掩伤感,“只是明白是一回事儿,遇到就是另外一回事。虽然临时抱佛脚,这种事儿是不太厚道,可我每天早晚上香的时候,却都很诚心,也许诺了只要凤英好,我以后保证每晚都让他香火不断的。他明明受了我的香火,不能因为我跪的不工整,就故作听不到。我敢说,没有一个上香的,由我这么絮叨!”

说完,一顿,皱眉,“难道是因为,我太絮叨了,让他觉得烦了,所以不高兴了?可是求他办事儿的那么多,我若是不多说点儿,他怎么能注意到我。还是说,我不应该求佛主,而是应该拜菩萨?可是祖母说,求一样就好,太贪心了也不好。”

凤璟听着,只感这心都快化成团了,酸酸软软的。蔺芊墨很少犯傻,可一旦在意,一旦上心,她那股聪明劲儿就完全不见了,总是胡思乱想,做事儿犯挫。

比如,自从透彻凤英的病情,从前看到菩萨,佛祖,从来都目不斜视,不以为然的人。也开始供佛了,早晚不忘上香,没事儿就在佛前嘀咕,求得一个愿,许的无数好。可就这一个,也没能让她如愿。

凤璟可以预见,若是凤英没了,这丫头保证马上翻脸。

现在说,佛主受着香火,不能装作听不到。

以后就会说,受着人家的好,却不给办人事儿。

就是这么不讲理!世上求菩萨,拜佛的多了。不过就是得个心安罢了!哪里有有求必应的。

“凤璟…!”

“佛主是不通情达理的,咱们以后不找他了,别想了!”

“可我现在就指望他了!”

“墨儿,凡事尽力而为就已足够了,凤英有你这样的主子,比起其他凤卫已幸运许多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摇头,却没再多说。

***

相比凤英的离开的隐晦,沉寂。肖氏和凤腾的和离,那是极快的被传开,引起轩然大波。

忠勇府的落成,肖氏拉嫁妆回肖家,这两件那个都不是小事儿,想不引起人们的注意都难!

消息传到宫中,赫连昌得到确定之后,脸色当即黑了下来。他还在这里琢磨着怎么让肖家给凤家添堵。可人家那边,却和离了,把关系都给扯清了。以后肖家的再去凤家,无论什么原因,都可以一律视为是给人家添堵了。

凤家是绝对的有理,肖家是绝对的扯淡!

赫连昌闹心了,这兜了一圈子,他白忙活了!

“顺喜儿!”

“奴才在!”

“让皇后把那肖氏宣进宫来,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是!”顺喜儿领命离开。

凤家都是狐狸,这种事儿还是要问肖氏这个没心眼的,才能更快探得真实的缘由。

赫连昌眼睛微眯,眼中戾气蔓延。和离?若是凤家有意为之,那么,必然是看出来他的用意。先是沉儿不发,现在猛然又给他来个釜底抽薪。

想着,赫连昌眼中阴寒之色加重。这分明是蓄意戏耍他这个帝王,是有意给他难堪,给他添堵呀!

凤家,真是越来月让人难以忍耐了!

***

凤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凤冉得到消息那是即刻赶了回来。凤嫣也是理所当然的回来了!

不过相比凤冉的焦灼,凤嫣就显得格外的平静。

“祖母,外面都在说父亲和母亲和离了,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嗯!是真的!”

听到凤老夫人的话,凤冉最后一点希望落空,疑惑,不明,惊疑不定,皱眉,“过的好好的,父亲和母亲怎么突然会和离呢?”

凤老夫人淡淡道,“你母亲觉得我凤家,对她娘家人不够维护!”

“就…就因为这?”凤冉不能相信。

“对肖家,凤家或许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。另外,你母亲对于她进门这些年,却从来不曾掌过中馈,对我也有诸多不满。”凤老夫人面色厚重,“我本是让她过得更舒心,没曾想却是适得其反了!”

肖冉闻言,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就凤冉看来,这个理由比上一个更可笑。在高门之中,家中中馈有婆婆掌握,这种事儿太常见。而且,婆婆之所以握着中馈不放,很多都是为了拿捏媳妇儿,是为了在她面前立威,这太平常了。

可凤老夫人却没有,二房,三房的中馈,在两位爷娶妻后,老夫人就早早的把中馈给她们了。至于大房…。一来凤腾身体不好,二来肖氏能力不行。因此,老夫人才一直未放。但这完全没拿捏肖氏的意思呀!

肖氏在这凤家,可以说是生活的最自在,最轻松的一个了。婆婆没拿捏过,下人都恭着,敬着。房里也没有那些个莺莺燕燕的闹心事儿。

除了相公身体弱了些,性子淡了些。其他的那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,可她却…。

凤嫣不咸不淡道,“祖母,母亲是个糊涂的,您老可是不能跟她一般见识,别气着自己,伤了身子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看向凤嫣,“你身子怎么样?”

“我都好!”

“那就好!”

“不过,我母亲的性情,您和我父亲应该都了解才是。她从来都不是个聪明的。我想,这次必然是听了谁的怂恿才会生出这样的念头的。祖母您就没查探查探吗?”凤嫣正色道。

凤冉眉头也皱了起来,是呀!祖母和父亲明知道母亲耳根子软的性子,怎么就同意和离的呢?

凤老夫人看着她们,淡淡道,“我知道的时候,他们已经签了和离书。”

“那祖母也应该阻止才是呀!”凤嫣道。

凤老夫人看了她一眼,坦承不讳道,“若要留下你母亲,我就要交出凤家后院的整个中馈。你们觉得我应该迁就,妥协?或许你们觉得应该,可我不想,对于我来说,你母亲没有凤家重要。”

凤嫣听了,垂眸,遮住眼底满满的嘲弄,讥讽!

凤冉叹气,让肖氏来掌握凤家后院,这太不靠谱!换做是她,她也不会答应。

“至于他们和离的缘由,我想你父亲和你母亲两人应该是最清楚的。你们想知道什么可以去问。”

凤冉听了,绷着脸,难掩气闷,“没什么好问的,既然是和离,又不是给了休书,这就说明母亲她自己是自愿的。”

“也许是被人怂恿的呢?”

凤冉听言,气恼道,“不管是被人怂恿也好,是她自己自愿作也罢!她这种抛离丈夫,儿女的事儿,只要没人拿刀子架在她脖子上,逼着她去做。那么,她都是没道理的那个。”

凤嫣听了,看都懒得看凤冉一眼,不咸不淡道,“就算是母亲不对,可哥哥和嫂子当时怎么没劝着些呢?”

“你嫂子的话,你母亲不会听。至于你哥,他尊重他们的决定,不予干涉!”

凤嫣听了,勾了勾嘴角没再说什么。

凤冉吐出一口浊气,“哥哥和嫂子可在家吗?”

“他们有事儿外出了。”

凤冉听了,起身,“这些日子祖母受累了。”

老夫人摇头,“去看看你父亲去吧!”

“好!孙女一会儿再过来。”

凤嫣也适时起身,“孙女告退!”

凤老夫人点头,道,“齐嬷嬷!”

“老奴在!”

“你派几个稳重点的婆子,送大小姐二小姐过去!”

“是!”

走在路上,一路无人开口。

到了凤腾哪里,对于凤嫣的询问,凤腾就一句话,“你母亲心向肖家,我心向凤家。她觉得委屈,我不愿勉强,和离她自愿,我情愿!”

说完,就让她们离开了。习惯了清净,不愿打搅。

从凤腾哪里出来,凤嫣直接回了文家。

凤冉挺着六个多月的肚子也觉得累的很,跟老夫人说了几句话也离开了。

回往袁家的路上,凤冉看着身边的心腹丫头红秀道,“二小姐临走的时候,可是对你说了什么?”

红秀听了点头,“是!”

“看来我是没看错,她说什么?”

“二小姐说,说…让大小姐等着,下一个就该轮到您了。”

闻言,凤冉眉头瞬时皱起,“她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她被郡王爷罚了,大奶奶现在和离了…。”

“她又想说是因为蔺芊墨?”

红秀垂首,不敢回应。

凤冉头痛!

这件事儿她不知道跟蔺芊墨有没有关。不过,凤冉却清楚,肖氏想和离,就算祖母之前一无所知,可凤璟之前却绝对知道,若是凤璟出面阻止,那么,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。

清楚这点,凤冉不能理解,凤璟到底是怎么想的,有一个和离的母亲,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他怎么就任由母亲折腾,而不管呢?

难道说,是因为母亲不喜蔺芊墨,过去又试图想拿捏过她,所以凤璟就…。不,不会的,璟儿他…他不是那么极端的人。凤冉这么想着,但想到凤璟曾经对凤嫣做出的处罚…不由得一丝怀疑就冒头了。

肖家

“肖淓,你这是打定注意了,就不愿意听我的话,回凤家是不是?”

听着肖樊的怒吼,看着他依旧激动的反应,肖氏皱眉,若不是母亲说,肖樊是太过担心她才这样的,她都要怀疑,肖樊是真的完全不想她回来了。

“肖樊,我都跟你说过很多次了,我跟凤腾已经和离了,凤家我自然是不会回去了,你呀就不要多问了。”

“好,好…。那你以后不要后悔!”肖樊被肖氏气的头懵,看她一眼都觉得胃疼,不愿再说了,撂下一句恨话,大步离开了。这么个愚蠢的姐姐,他是管不了了,交给肖远,肖磊看着办吧!

这边,郭氏强压下那厌恶感,对着肖氏道,“姐姐,你跟风腾和离,真的是自愿的?”

“自然是自愿的!”

“真的没人怂恿你?”

“当然没有!”肖氏凝眉,“跟皇后娘娘我也是这么说的,你现在这样怀疑,要是传出去,岂不是让皇后娘娘怀疑我有欺瞒之嫌吗?弟妹,我昨天都跟你说了,让你说话注意…。”

肖氏那训导的话还未说完,郭氏抬脚离开。

肖氏看着,不喜,“她这什么态度?”

屋里的下人,埋首,装死,无人附和,回应。

看此,肖氏这心里有些不舒服。这府里的丫头太没眼色,以后得好好教育。

“我累了想歇一会儿,你们都下去吧!”

“是,大小姐!”

所有丫头离开,肖氏叹气,心里不是滋味。她和离是为了谁呀?还不是为了肖家,为了他们日后能过得顺遂,过的更好。可他们却不明她的良苦用心,而她也不能说透。唉,忍辱负重的滋味真是不好。

不过,想到事成之后的美好,想到某些人灰头土脸的样子,肖氏嘴角溢出笑意,开始期待,一切的忍耐都是值得的。肖氏坚信在自己的娘家,绝对受不了什么委屈。

***

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,老夫人寿辰到了!

“属下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,可均没有发现凤英的踪迹!”

蔺芊墨听了皱眉。

凤璟却不意外,“凤英是凤卫出身,对于凤卫的一些套路她很熟悉。比起寻常人,找她是要花费一些时间。”

蔺芊墨听言,沉默。

凤和开口,“属下再多带些人去找!”

“不必了!”

闻言,凤和心里一紧,“夫人…”夫人是要放弃凤英了吗?

蔺芊墨淡淡道,“凤英离开前,应该已经想到我们会去找她。而这两天来,你们也找了不少的地方,可却一无所获。很明显,凤英她在躲着我们。多派人去找,花费些时间,一定会找到她,可在期间,凤英很辛苦。她的身体状况,躲避你们很吃力。所以,把人都叫回来吧!”

凤和听了明了,紧绷的心松下,担心加重,“夫人说的有道理。但,之后该怎么办?要等着凤英自己回来吗?这或许很难。”

“今日是老夫人的寿辰,等过了今天,明天我出去找,只要她有不舍,总是会出现。”

“夫人谢谢你!”

“我所能做的已不多,凤英她不该离开,这样会让我们更加遗憾!”

***

因为凤腾和肖氏的和离,在加上这阵子是非不断。既老夫人的寿辰办个格外低调,也很是简单,对外也未发什么帖子。可就是那样,该来的人也挡不住。

几位皇子带着各自的正妃,都过来了。如此,自然要接待一番。

几个媳妇儿,孙媳妇儿的娘家人也都过来了,包括蔺昦也来了。

都是近门的亲戚,大家一番心意,自然是要款待一番。

如此,办的再简单,最后男男女女的还是来了近百十号的人。再加上凤家本家的人。一百好几的人,妥妥的!

这场面凤家也是早就预料到了。也是早有准备,招待起来,不慌不乱,一点儿不含糊。

开宴前,男人聚在一推儿,国公爷和凤璟招待着,大家坐在一起,聊聊大瀚的局势,繁荣,讨论讨论文学,武功,倒是也热闹。

而女眷这边,有凤老夫人坐镇,二房的夫人张氏照应。

女人嘛,都是喜欢八卦的,对于凤腾和肖氏和离的事,她们是惊异,又好奇。不过,在今天这个日子,却均是聪明的无一个人问起。连个肖字都无人提及。

好似凤家本来就没有肖氏这个媳妇儿一样。京城根本就没肖家的存在一样。

大家一致的说着讨巧,又讨喜的话,对凤老夫人一番恭贺。

在这期间有人时不时的去看蔺芊墨一眼,对这个不定时就传出些流言蛮语的女人,实在是忍不住好奇,探究。

就在蔺芊墨身上发生的那些事儿,若是搁在别的女人身上,不说早就被送佛堂常伴青灯了,也必然是要失宠的。可她…

从前声名不佳,却嫁了郡王。

此后,非议不断,却宠爱不断。

这女人好命的人,都让人不懂了!怀疑这世道是不是变了?安分守己的不得宠,这闹腾闹心的却是活的滋润非常。

那些时不时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,蔺芊墨感觉到了,却始终没抬头,静静的坐着,喝着手里的茶,思索着凤英可能去的地方。甚至怀疑,那傻丫头会不会跑去汶山,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。

“老夫人,皇后娘娘身边的钱嬷嬷来了。”

听言,凤老夫人起身,“有请!”

“是!”

少卿,钱嬷嬷带着懿旨,赏赐,还有肖映走进了院中。

看到肖映,凤老夫人眼神闪了闪,却没说什么。

钱嬷嬷对着凤老夫人微微俯身,面带笑,“老奴先给老夫人贺个寿,恭贺老夫人福寿安康,福寿绵长!”

“钱嬷嬷有心了!”凤老夫人含笑回应。

肖映儿上前,屈膝,俯身,“映儿恭祝伯祖母,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!”

“你有心了!起来吧!”

“是!”肖映儿起身,在老夫人身后站下,低头沉默不语。

“皇后娘娘有懿旨下!”

钱嬷嬷话出,除却凤老夫人之外,其余人均是跪倾听,遥请安,“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。”

“皇后御…。”祝福的话语后,是一连串的赏赐!

众人低头,垂首,对于那些个赏赐,有羡艳的,有走神的,有无趣的,有皱眉的。各种心思,思绪漫游,天马横空。

可谓是钱嬷嬷一人唱搭,众人发呆。骤然间…。

“夫人小心…。”

听到声音,众人心头一跳,蔺芊墨反射性转头,冷眸色近在眼前,寒光近在咫尺,匕首直指心口处,戾气伴随着杀意,厚重,浓烈…

危机突然而至,遂然不及,凤卫长剑出,内力凝聚,对着挥出,却被轻易避过,对着蔺芊墨的匕首,擦过她的衣角,直逼心口,分寸距离…

前后左右都是人,退之无路,进而无处,上天遁地她无术,人被困,移不动脚,有限空间,上身后避,手中银针现,无畏受伤,保命紧要…

银针出,匕首刺入,血色出,然…痛意却未现,被一人阻断。看着挡在眼前的人,蔺芊墨脸色大变,眼眸紧缩,心发颤…

“凤英…。”

盛宠驭鬼妃文/易洋

【注意,这不是一个恐怖故事,而是作者脑洞一不小心开得有点大有点歪~,走过路过莫错过,点击阅读收藏不会错,Comeonbaby!】

据说,她为不嫁不良于行的哑巴六皇子,生生将自己吃成大胖子还装疯卖傻。

胡扯!

据说,她落水撞鬼中邪了,不但言行变得离经叛道,还动不动就说人被鬼缠。

放屁!

据说,她水性杨花不守妇道,爬过三皇子的车上过太子的床,若无其事夺了十七皇子的初吻次吻N吻,还口口声声说最爱六皇子。

娘的!

果真摊上一张“是非脸”不好,吃喝拉撒自己的都有人管,可这是她能选的吗?

额,好吧,好像确实是她抢来的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