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一路走好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雪白的脸,血红的衣!

浅笑的嘴角,眼中的想念!

“夫人…”

“我在!”坐在地上,把人抱在怀里,感受到的却是即将失去的紧绷,窒息。

“夫人,属下这次没有失职!”

“你从来没失职过!从来没有。”拿出一颗药丸放入凤英口中,告诉自己要冷静,可手却抑制不住在发颤。凤英就算要离开自己,也绝对不应该是这种方式,不该是这样!

“夫人,不要怕。属下感觉很好,这对于我来说,是最好的结果!”凤英伸手握住蔺芊墨的手。

那冰冷的触感,让蔺芊墨喉头发紧,眼泪顺着滑下,不受控制,绵绵不断,把凤英的手放入怀中,企图让驱散她身上的凉意,“不要说话,我带你…”

“夫人,再不说,属下怕没机会了!”

“夫人,我问过军医了,我的病好不了,所剩下的时间也不长了。无论用药,还是用针,都已没用了!”

“我已护不了夫人,也不想让夫人因为我背负上负那份歉疚!”

“我不想让夫人在以后的日子想起我,想到的总是未医治好我的歉疚感。与其那样,我宁愿夫人记住的是我的好。所以,这样的结果对于我更好。”

“夫人…属下很高兴!”

“很高兴做夫人的下属…夫人…”

“夫人…。”

声音开始不稳,眼帘已经垂下,笑意变得模糊,鼻中血色开始外溢…。任由蔺芊墨怎么擦,都抹不去,擦不干那不断外溢的血色…。

生命的流逝,再多的不舍,再多的泪水,再多的愤怒,都留不住…

“凤英,我在,再跟我说说话,凤英…。”

哽咽的声音,满脸的泪花,满身的血色,失去的悲伤,颤抖的手,满满的无助,毁天灭地的哀伤…。

这样的一幕,这样的蔺芊墨,让随之赶来的凤璟,心口缩成一团。

赫连逸心口抽搐!

赫连珏眼眸微缩。

赫连冥眉头皱起。

其他人均是神色各异。

蔺昦面色紧绷,疾步上前,“墨儿…。”

抬头看着蔺昦,泪眼模糊了视线,哽咽的声音,不可抑止的心伤,“祖父,我不要凤英死,我不想她死,你帮帮我,帮帮我…呜呜…。”

一直坚强的人,少见的脆弱,那样的哀伤,让人看着,心里不由泛酸。

“好,好,墨儿不怕,不怕…”

***

寿宴,因突入而来的意外,迅速结束。只是宴席散,却没人离开。因为必要的‘关心’不可少!

凤老夫人寿宴,蔺芊墨突然遇袭,凤卫护主身受重伤,危在旦夕。

在这样一个日子,在国公府邸,在皇家之人的眼皮底下,竟然有人敢动手,让人心惊,不查清,过不去!

只是,明了动手之人的身份,却让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!

红秀——凤冉身边的丫头!

红秀对蔺芊墨动手,第一反应,主子授意,凤家内乱!

不过,看着凤冉扶着肚子,脸色青白,不适,难以置信的样子,那直接的反应,让人所有所思!有怀疑,有探究…

首先,凤冉对蔺芊墨动手的理由是什么?

再来,就算她们之间有什么仇怨,可在老夫人寿辰的日子,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做,是不是太蠢了些?哪怕是再大的仇怨,但凡有脑子的,也绝对不会这么做。

凤璟对蔺芊墨的在意,有目共睹。

蔺芊墨对那丫头的看重,清晰可见。

如此,凤冉一个出嫁的女儿,祸乱凤家,这对她有什么好处?

难道是有人想借刀杀人,意图挑起凤家之乱?猜想,趋向这种。只是,这背后之人到底是谁呢?

可惜,凤家凤卫反应太快,红秀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点了穴道,带走了。

众位男客,被国公爷请出了后院。同时大批的凤卫,重重守住了每个院落,每个出口,入口,由暗转明。

森严,厚重,紧绷!

乱起,气势出,压迫感瞬时袭来,整个国公府沉寂的让人不敢多说一句。

“张氏!”

“媳妇儿在!”

“吩咐厨房,炖些安神汤,给各位王妃,夫人,小姐压压惊。”

“是!”

“各位对不住,老身身体有些不适,先离开一步。”

众人点头表示理解,顺带宽慰了几句。

老夫人道谢,简短的客套结束。凤老夫人看向齐嬷嬷,“大小姐,二小姐身体不便,扶她们先去后院休息。”

“是!”

凤璟,蔺芊墨,凤腾离开,凤冉,凤嫣被带走。肖氏不再。

凤家大房的人,一时之间跟外界人全部隔离开了。

这个围绕凤家大房出现的是非圈,因为大房之人的全部隐隐避,让人一时探不到任何信息。

事乱人不乱,面对惊变,镇定,沉稳,凤老夫人确实不容小觑。

不过,最让人不解的是蔺芊墨。不过是一个下属罢了。虽然那丫头的忠心确实难得,但是,她也不至于那么伤心吧!再怎么样,也不过是一个下人罢了!

由此可见,这蔺芊墨也是个惯会装腔作势的主儿。刚才那样子,纯粹是做给她们看的。想落得仁善,重情的名头而已!不过,这蔺芊墨倒是真够命大的,当时那种情况,还真是凶险呀。

***

因为蔺芊墨的在意,名贵珍药,保命续命,陆续不断送入凤英的口中。

军中军医,宫中御医,即刻被提来。

包括蔺芊墨自己,压下心中各种即将爆发的情绪,银针在手,刺入穴道,稳住双手,抢救凤英高于一切,其他…。都不重要,都留到最后。

屋内,蔺芊墨随一名军医,一名御医,争分夺秒,奋力抢救。

而屋外…。

赫连逸看着凤璟,满眼阴寒,戾气,“你就是这么护着她的?”

凤璟静静看着房门,沉默不语。

“母不疼,父不爱,被人追杀,招人背叛,伤痕累累,遍体鳞伤,那样的日子,她从来没哭过,从来没求过。可今天…。”

“凤英的命,她不能承受的重。她从来不怕人家对她坏,因为,她不畏受伤,不惧反击。可她却忐忑别人对她的好,只因,她不懂得如何回报,她珍惜,也紧张…”

“蔺毅谨那次出事儿就是个例子,难道你就不记得了吗?因为蔺毅谨对她的维护,她不惜以身犯险。”

“她对凤英的在意,你应该都看到了。如此,你应该知道,凤英在她的眼里,绝对不止是个下属。清楚,明了,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不该出现的意外?”

“若不是凤英的出现,她将会再次受伤,因为你的疏忽!”

赫连逸声声质问,传入凤璟耳中。他,无从反驳!

“凤璟,若是你护不住她,就放开她吧!”

闻言,凤璟缓缓转头,目光暗沉!

赫连逸满眼阴霾,直视凤璟,“当性命都没了保障,还说什么给她幸福?凤璟,比起我,你更加不配她。身上背负着凤家,如何能全心守护着她?”

“赫连逸,你很能体会我此刻的心情。你这番话说的极到位,字字句句刚好刺在疼处。我听到了,感受到了,也会记住。但是,蔺芊墨是我的妻子,这辈子都不会改变。”凤璟失了平日的风轻云淡,身上威压倾泻而出,一番话说的戾气尽显,弑气蔓延。

凤璟的情绪,赫连逸感受到了,却完全不为所动,“本王不与你多言。这件事儿,我会查个明白。最后结果,无论是凤家人,还是肖家人,或是皇家人…。命无恕,血来还。”

赫连逸说完,转身离开。

凤璟收回视线,嗜血之气,喷涌而出。

凤和站在后面,眼中杀意难掩,悲痛难抑。

凤卫的使命,凤英不曾辱没。

比起默然,遗憾的离开,这样的结果,对于凤英来说,或许算是一种圆满。

舍命护住,愿得夫人心头那一丝不舍,也不愿意成为夫人的负累。

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,将近三个时辰,房门才打开来。

华御医,李军医,脸上难掩疲惫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凤璟越过他们,直接走进屋内。

凤和上前,紧声道,“情况如何?”

“暂时保住了一线声息,还未脱离危险,这三天是危险期。”

“辛苦二位了!”

“不敢!”其实,他们也不过是帮忙打打下手而已。郡王妃那一手精妙的针法,他们是望尘莫及呀!更重要的是…。

“我带二位去休息!”

“好!”

凤英为脱离危险,他们自然是不能离开了。

凤和把他们带到隔壁的屋子,木子走上前,对着凤和道,“你去忙吧!这里我照顾着。”

凤和点头,转身离开。

木子敬重道,“二位先喝杯水休息一下,一会儿厨房送饭菜过来。”

“麻烦木护卫了!”

“都是应该的!”木子说完,走了出去,留一片清净,让他们得以好好放松,休息一下。

屋内静下,李军医看向华太医,眼中惊艳,叹息,唏嘘齐出,“没想到这位郡王妃竟然有这么一手好医术。”

“是呀!”华太医同样感觉,惊叹,“就凤英这样凶险的情况,放到我手里,我还真做不到这种程度。现在能保住这一线生机,我都觉得是奇迹呀!”

李太医点头,“看来,是那些血起了大作用了。”

“嗯!若不是郡王妃抽出那么多血,送入凤英的身体内,就凭当时的出血情况,那真是回天乏术呀!”

“由此可见,郡王妃是个真有心的。”

“得下人舍命相护,那也是有一定道理的。”

“不过,华御医呀!郡王妃会医术这件事儿,我们还是守口如瓶,保持沉默为好。”

华太医听言,点头,“我明白!”

蔺芊墨会医术的事,凤郡王肯定是知道的。可外界却从未听闻过。想来,凤郡王包括凤家,对于郡王妃的这项才能,并不想让外人知晓。如此,他们还是少自以为是,做些自以为锦上添花的事情。

***

在他的眼皮底下,让蔺芊墨遭遇这样的危难,这其中的感受,不止是后怕,挫败,抱歉可以陈述的清的。

“给我绝对的富贵,担起所有的危难…。凤璟,你无需给自己这样的定位,背负所有的压力。福同享,难同当!福祸与共,我们不是说好的吗?”

“确实是我的疏失!”

“凤璟,你这样,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你的负累。”

因为抽血的原因,蔺芊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蜡黄,看着凤璟紧绷的神情,身上那厚重的气息,蔺芊墨伸手握住凤璟的大手,轻声道,“把我放在心里已经足够,无需把我捧在手心,我不会轻易的碎掉。”

凤璟听了,抬手拂去蔺芊墨脸颊上的发丝,眸色沉暗,幽深,“你不用宽慰我,我知道你不会抱怨我,不会因为这件事儿离开我,我也知道自己没有只手遮天,未卜先知的能力。只是,你的谅解,不是我心安的理由。所以,该记住的我都会记住,该讨回来的我全部不会放过。我不会纠结在这次的错误中,忘了自己该做的是什么。”

“关心则乱,乱易出错。凤家乱,提防某些人趁乱而入,趁机煽风点火。别让自己迷惑了方向,错过了真凶。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我们不做别人手中刀,适时的沉寂很重要。”

“我知道怎么做!”

蔺芊墨点头,转眸看向凤英,“伤害凤英的人,给我留着!”

“好!”

***

凤老夫人寿宴所发生之事,不出所料,很快就传播开来。且谋害蔺芊墨之人,外界言辞之间,直指凤冉。

原因,肖氏和凤腾的和离,因蔺芊墨而起。作为女儿的凤冉,因此心生怨恨,为此指示丫头借机杀害蔺芊墨。

有人云,“老夫人寿宴,青天白日,大庭广众,权贵聚集,她这么做不是太傻了吗?肯定是有人要借刀杀人。”

此言出,有人反驳,“她就是认定了你们会这么想。所以,她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。要的就是你们理所当然的怀疑。就跟那贼喊捉贼的差不多。”

众人听了,一时无言。难道真的是这样?

怀疑的种子种下,说话的人,抬脚离开。

一人适时上前,神神秘秘道,“我刚才听到有人说,这事儿其实不是凤大小姐做的?其实,是蔺芊墨自己主导出来的。”

此话出,又是惊呼一片。

“怎么说?”

“因为蔺芊墨和凤冉不和,所以,蔺芊墨就暗中收买了凤冉身边的一个丫头,故意来的这么一出,理所当然的栽赃到凤冉的身上。坏了凤冉的名声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自然,不然若真的是谋杀,那么近的距离,蔺芊墨哪里有活命的机会呀!”

“可是,我听说若不是一个丫头护着蔺芊墨,蔺芊墨躲不过那一刀的。最后,蔺芊墨虽无事,可那丫头可是快死了。若是蔺芊墨主导的,怎么会真的见血?”

“不见血的话,怎么能做实凤冉的狠毒!一个丫头的命,在蔺芊墨眼里算什么呀!”

“蔺芊墨就没想过,万一那丫头不护着她该怎么办?这不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?”

“凤家的护卫都是特别护主子的,大瀚的人都知道。蔺芊墨自然也清楚。所以,才敢这样有恃无恐的去算计。唉,可怜那丫头,看到有人伤害蔺芊墨,就巴巴就冲过了过去,为了她挡了一刀。可她哪里知道,这些都是蔺芊墨事先算计好的呀!”

说完,摇头走开。留下一众人,窃窃私语,议论纷纷。

有人说凤冉恶毒,有人说蔺芊墨狠辣!众说纷纭…

暗中的人,看着这一切默默的笑了。

对已外面的人,蔺芊墨不曾关注,也没人拿这些事儿去烦她。

已经两天了,凤英还未醒来,让人心情越来越沉重。虽然清楚,凤英就算是醒来了,也不会活太久。可那又如何?这不能成为放弃凤英的理由!

“郡王妃,该吃饭了!”孙姨娘端着饭菜走进来。看着坐在床边,静静看着凤英的蔺芊墨,轻声道,“郡王妃你趁热吃,奴婢来喂凤英!”

“好!这几日辛苦你了。”

孙姨娘摇头,“都是应该的。”

蔺芊墨听了没说,端起饭菜默默的吃了起来。

“郡王妃,凤英好像退热了。”

“嗯!昨天后半夜退下的。”

“看来体温是稳定了!这可是大好事儿。”

“嗯!”

说完,孙姨娘不再多说,仔细的给凤英喂饭,一些流食,凤英能吃下去的极少。那毫无生机的样子,看的人心里难受。

蔺芊墨吃完的很快。吃过饭,拿过孙姨娘手里的帕子,擦拭凤英嘴角流下的水渍。动作熟练,自然。

“凤英,我知道只喝米油没味道,但是你要忍耐,不能挑食,不喜欢也要多吃,知道吗?”

“看你这小脸瘦的,让人看了,肯定会说我虐待你,不给你饭吃。你这可是坏你家夫人的名声,知道么?”

“凤英,你看今天天气多好,你赶紧醒来,我带你出去转转可好。”

“你不说,我可是当你答应了。”

“对了,我有没有跟你说过。我前几日又发了点小财。我不是说等到我攒到好东西,就送你一个比皮筋贵的礼物吗?现在礼物我做好了,你想不想看看?若是想的话,就…”

“凤…凤英!”

孙姨娘忽然的一声,蔺芊墨要说的话顿住,心口一跳,转眸…。

属下的眼眸,带着一丝浅笑,一抹水色,嘴角微颤,声音虚弱不堪,“属下想要!”

蔺芊墨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水色,勾唇,“醒来的奖励,自然给你!”

凤英醒来的第五天,蔺芊墨带着凤英离开了京城,去了凤璟距离京城百十里的庄子,百名凤卫相护,孙姨娘随行。

软椅改造成的轮椅,凤英的代步工具,蔺芊墨推着她,看着满院的精致,清幽的环境,“喜欢这里吗?”

“喜欢!”

“肚子饿不饿?”

“嗯!”

“想吃什么,让孙姨娘去做?”

“什么都想吃!”

“凤英越来越乖了。”

“是仗着夫人的疼爱,恃宠而骄。”

“这对我是无上的赞美!”

凤英听了轻笑,蔺芊墨捏了捏她的脸颊,“乖乖坐着,我去给你拿礼物。”

“好!”

蔺芊墨背影消失,凤英抬手抹去眼角泪珠,心中的幸福压过了身上的痛意。

“你看!”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弩,这是改良的,有比这大的,不过大的随身携带不方便。我让你看看威力!”

“好!”

上弦,拉满,射出…。力度,清晰可见,非同一般。

这么小的弩,比起长弓,那力道丝毫不见弱。

“这是夫人做的?”

“请人做的。”

“夫人真厉害!”

“那是自然。也不看看你家夫人我是谁!”

“我家夫人是神!”

“神?神不靠谱,还没人靠的住。”

凤英听了笑了笑。关于蔺芊墨请愿,求佛的事,凤和已经给她说了。

“想不想试试?”

“嗯!”

“拉这里,按这里,对…”

嗖…。

“哇,这力道,打击到我了!”

“嘿嘿…。”

孙姨娘端着饭菜,站在不远处,看着前面有说有笑的主仆俩,那种相处方式,那种亲近自如…。她从未见过,甚至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。不过,每每看到总是觉得特别美好,虽然结果注定不会是圆满。

可对于凤英来说,短促的生命,因为有蔺芊墨,就是她不圆满人生中,最大的圆满!

每天四处转转看看,每天孙姨娘变着法的给她们做美食。每天凤璟过来,给她们带各种小玩意儿。

每天白天说说笑笑,等到晚上却是各自失眠。心情两个极端。

日子,感觉过的特别快,却又觉得分外缓慢。

看着凤英越发消瘦的双颊,看出她的强制忍耐,却无能为力!

留不住的生命,替代不了的疼痛煎熬,空有一身医术,却束手无措,无法改变。

在病魔面前,清楚认识到自己的渺小,无能!

两个月过去,吃饭对于凤英已是一种痛苦,纵然蔺芊墨每日用银针帮她阵痛,却仍然难以忍耐。

那样的痛苦,让蔺芊墨不由怀疑。她是不是做错了,若不是她坚持抢救凤英,那么,她是不是就不用承受这份痛苦了呢?

“因为有这段日子,凤英这辈子才不算太遗憾,郡王妃不要多想!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!”

一日午后…

“夫人!”

“嗯!”

“听说夕阳特别美,可属下从未认真的看过。今天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吗?”

蔺芊墨听了,抬眸,看着今天特别精神的凤英,心头紧缩,压下喉头的紧窒,点头,“好!”

“我们可以去海边那里看吗?在那里看应该更美!”

蔺芊墨点头,“孙姨娘,把大氅拿过来,海边有些凉用得着。”

“好!”

孙姨娘拿来大氅,开口道,“奴婢陪你们一起去。”

“不用了,我跟凤英两人去就好!”蔺芊墨拿过大氅,包裹在凤英身上,推着她慢慢走了出去。

看着两人的背影,孙姨娘心情沉重。

看着绵延,微微起伏的大海。凤英看向蔺芊墨,嘴角勾起浅笑,“有件事儿属下一直想告诉夫人!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属下为何从最初就对夫人保持绝对的忠诚,这一点儿夫人可曾疑惑过?”

蔺芊墨点头,“好奇过,也不解过!也向你主子探究过,不过,均一无所获。我就自当你家夫人我人品好,遇到你了。”

凤英听了笑了笑,“因为夫人是属下的恩人!”

闻言,蔺芊墨微微一怔,意外,“恩人?”

“嗯!或许夫人已经不记得了,可属下却一直都记得,记得夫人小时候胖胖的小手,天真的笑脸。面对脏兮兮的我,柔柔叫着姐姐,然后给了我一块桂花糕!”

“真的?”

凤英点头,“我那个时候六岁多,夫人那个时候应该才三岁多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那是我?”

“因为随着而来的下人是那么叫你的,芊墨小姐!京城的口音,京城的人,叫芊墨的只有夫人一人。”

“记得那么清楚呀!”

“被人买卖,历经打骂,夫人是第一个不嫌弃我的人,第一个叫我姐姐的人。”凤英说着,陷入回忆,往事涌现眼前,“那一块桂花糕的味道,我现在仍然清晰记得,甜甜的味道,甜入心里,让我觉得,我不应该求死,我应该试着活下去。因为有了这样的信念,在以后跟人抢食中,我总是表现的特别勇敢。也许就是因为这样,我才会被主子看中,成为凤卫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!我们这算是缘分早定。”

“属下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。在过去的十多年,在那艰苦的训练中,属下想起最多的就是夫人那可爱的笑脸。不知不觉,夫人成为了我的动力。我曾下定决心,等我成了真正的凤卫,我一定会去找夫人,报答夫人。可惜,在我成为凤卫的那天,暗中去查找夫人时,却得知夫人被驱离了京城。那时,很多人都说夫人死了,我也以为我错过了。但没想到,夫人最后却回来了,还成为主子的妻子!”

“而你还成了我的护卫!”

凤英点头,微笑,一抹纯粹,由衷的开心,“那个时候属下真的很高兴,更高兴夫人一直未曾改变,除了不爱吃桂花糕之外,还是那样善良!”

“这些,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?”

“如果可能,我想一辈子都不告诉夫人,让夫人一直都觉得我是个特别忠诚的好护卫。可现在…。”凤英说着,眼睛开始模糊,不知是泪水模糊了视线,还是疼痛让眼前变得黑暗。

“可是现在,我想告诉夫人,我的命本来就是夫人给的。所以,我挡在夫人身前都是应该,夫人对属下从来不曾亏欠。反而是我,这辈子能遇到夫人,是我最大的福气。”

蔺芊墨听着,伸手抹去凤英脸上的泪珠,“我情愿你只当我,是你的夫人!而不是所谓的恩人。我只想成为你的一部分,而不想成为你生命的全部。凤英,以后别那么实诚,做人不用那么记恩!”

“可我很庆幸,我一直记着那份恩!”

蔺芊墨听了没说话,伸手缓缓把凤英揽入怀中,眼泪顺着脸颊滑下,心痛难言!

傻丫头!

给她桂花糕的蔺芊墨早已不在。她不过是个空有躯壳而已,对她从来不曾施恩,又如何得报呢!

微风起,海水鳞波,太阳西下,夕阳染红天…

“夕阳真好看!”眼前模糊的红霞,凤英轻轻感叹。

“夕阳西下,红霞漫天,大海绵延,红蓝相交,波澜壮阔…。”知道凤英已经看不清,眼前景致说成文字。

“夫人文采真好!”

“我的文采,只有你欣赏的来!”

“京城那些贵女,没一个人能比得过夫人!”

“我也这么认为!”

“夫人!”

“嗯!”

“以后也要一直这样,要好好跟主子过日子。”

“好!”

“九爷再好也不能舍了主子。”

“我一定记着!除了你家主子,我谁都不去稀罕。”

“就算主子辜负了你,也不要一个人离开。我不放心…”

“没你陪着我哪里都不求。委曲求全,我也会!”

“夫人…。要好好的!”

“我会努力…”

“好想再看看夫人…”

蔺芊墨拉起凤英的手,放在自己脸上。

“再跟夫人一起看潮起潮落,夕阳无限…。”

“夫人…。”

耳边声音渐渐无声,肩膀上气息渐渐无踪,手中的温度慢慢消失。蔺芊墨转眸,看到凤英眼角的一滴泪,嘴角浅笑定格,悲伤残留…

一个浅淡的吻,落于凤英额头。

“凤英,一路走好…。”

伸手拥住凤英的身体,眼泪不停流淌蔓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