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 章 送你归西,让凤英安息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205章

一堆黄土,一个墓碑,凤英最后归属。

蔺芊墨坐在墓前,抚过凤英的名字,指尖徒留一片冰冷,再无曾经的温暖。

才离开,已开始想念,却再也无法得见。

生与死,世间最远的距离!

“朝阳,落日,海风,鸟鸣,这里的景色,你喜欢吗?”

“一辈子只念着一个人,一生随着她人的眼睛看世界。这一辈子你拥有的太少,缺失的太多。”

“也许,我不应该把你禁锢在这里。应该放你离开,让你随风,随海去看看这个世界。”

“只是,我终究舍不得。我不想你离开我的视线。那样,想你时,我会不知道该去哪里去看你。凤英,你也同意我这么做对不对?”

蔺芊墨说着,轻轻一笑,“你一定会同意的,你就喜欢说,夫人说的对,夫人做的好…。”

“在你的眼里,我什么都是好的。在我眼里也是一样,我家风英什么都很好,除了,离开我太早…。”

“付出了所有,留下了全部的好,却不给我回报的机会。凤英,凡事讲究礼尚往来,你这样什么都自己做主可不好。”

伸手抹去脸上的泪珠,看着手上的水色,满目苍然,“我一直认为,泪水改变不了什么。可现在,对你,除了它,我已不剩下什么…。”

不远处的孙姨娘,看着蔺芊墨孤单的身影,听着她对凤英念叨的那些话,不知不觉,泪流满面…。凤英若是没有离开该有多好。

京城*九皇府

“墨儿可回来了?”

“回主子,已经回来了,傍晚到的国公府。”

“她看起来可还好?”

“精神还不错,就是清瘦了不少!”

蔺芊墨听了,沉默。片刻,起身,往外走去。

“主子,你明日大婚!”隐晦的暗示,这个时候实在不宜去见蔺芊墨。

赫连逸听了,转头,淡淡道,“那比她重要吗?”

影一闻言,心口一窒。

赫连逸转身离开。

影一叹气,却一点儿不意外。

经历过往许多。主子刚硬的心,蔺芊墨成为那唯一的柔软,不允许他人轻易触及,同样,也无法取代。

凤家

“祖母!”

“回来了!”凤老夫人伸手拉过蔺芊墨,上下打量一番,看她明显消瘦了一圈的小脸,眼底溢出一丝疼惜,“瘦了!”

“想祖母想的!”

凤老夫人听了,伸手抚了抚蔺芊墨的小脸,“伤心了?”

蔺芊墨点头,垂眸,“心里很难受!”

“凤英是个善良的孩子,一定会托生到一个好人家的。”

“嗯!”

“你也不要太不舍,不然,凤英不能安心离开的!”

蔺芊墨听了,抬眸,“真的吗?”

“思念太深,对她是牵绊,会让她留恋。所以,把她放在心里,不要想着再见,只要祝福就够了!”

“好!”

“来…”凤老夫人拍了拍自己的膝盖。

蔺芊墨顿了顿,在凤老夫人软榻上躺下,放松身体,头枕在她的膝盖上,“祖母有话想跟我说吗?”

凤老夫人摇头,手轻抚蔺芊墨的长发,“祖母想听你说话!有没有什么想对祖母说的?”

“祖母的手很温暖,身体也很温暖,有家的味道。伤心了,难过了,这样挨着祖母,感觉心里踏实多了。前阵子,我每天都在担心,担心闭上眼睛,凤英就没了。可现在…我不用担心了,我只要默默想她就够了。”

“傻孩子!”

“凤英更傻!因为一块桂花糕,念了一辈子,最后连命都舍了。因为有她,我感觉,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幸福。”

凤老夫人听着,心里无声叹了口气,心情复杂,蔺芊墨是个特别重情的人,同时也是个记仇的人。这样的孩子,惹人心疼,也让人畏惧。她是一个极端的人!她讲道理,辩黑白,却不讲情面。

“祖母,今天我可以跟你睡吗?”

“好!”

“祖母,你能跟我说说佛法吗?”

“想听?”

“嗯!不是说佛法普度众生嘛,我想听听!”

“好…。”

凤璟,赫连逸站在门外,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对话声。两人面色平静,心里却是各有起伏。

良久,齐嬷嬷从屋内走出来,眼眶有些微红,对两人福了福身,起身看着凤璟,轻声道,“郡王爷,郡王妃睡着了,老夫人说让你也回去休息!”

凤璟听了看向赫连逸,淡淡道,“要坐坐吗?”

“嗯!”

两人离开。

齐嬷嬷看着两人的背影,无声的叹了口气,每次看到郡王爷和九皇爷走在一起,她都紧张的不行,总有一种两人随时都打起来的感觉。太让人提心吊胆了…

***

月光下,小亭中,一盘棋,两杯茶!

凤璟,赫连逸相对而坐,全部守卫退散。

赫连逸转着手中的黑子,“心情如何?”

“不舒服!”

“她伤心了,我安慰不了她。本来我心里很不舒服。可现在…看到她不稀罕你的安慰。我感觉好多了!”

“你这样自我安慰的话,不用说给我听。听了我也不会同情你。”

“其实,我时常会想,我到底输给你哪里了呢?”

“人品!”

“你说我人品不如你?”

“显而易见!”

“大言不惭。”

“事实如此。你总是窥探别人的媳妇儿,而我从来不会。”

“这倒是。”

“改了吧,挺让人膈应的。”

“最好膈应死你,那样我就能如愿了。”

“你这辈子无望了。”

“凤璟,你说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?”

“说不清!”

“确实说不清,明明两看相讨厌,却又时常在一块儿。”

“不要说得那么亲近。相互在一块捅刀子,在伤口上撒盐罢了!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,每次看到你失意,我心里总是特别舒服。”

“我也同样感觉。”

“你病了,找御医去看看吧!”

“你也一样。”

凤璟听了没说话。或许真该找御医看看,这种时候跟赫连逸坐在这里说这些废话,挺让人费解的。大概是看到墨儿心情不好,他也想虐待一下自己吧!

“凤璟,你对三妻四妾有什么看法?”

“没看法!”

“是吗?那你说,我拿着遗旨,让墨儿纳了我怎么样…”

赫连逸话出,凤璟手里茶杯瞬时丢了出去。

赫连逸轻易接住,不温不火道,“我跟你同为正房!不过,我真容不下你…”

凤璟没说话,直接出手…

一言过火,结果不意外…

赫连逸被扔了出去。

凤璟对着门口撒盐。

门里门外,两个男人越发两看相讨厌。

凤和叹气,主子都会撒盐了。

影一叹息,主子这是何必!

“真是喝茶也醉人,本王都开始胡言乱语了。”赫连逸从地上站起来,拂去身上的盐巴,淡淡道,“走吧!不然,明天的大婚恐怕要取消了!”

赫连逸说完,勾唇,怅然,大婚,心里却越发空落了。

“凤和!”

“主子!”

“明天赫连逸大婚,你多派些人过去,不许出任何岔子,一定要看着他把人给娶进门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看来主子被九爷那句,愿为妾给刺激了。

凤璟按了按眉心,“赫连逸那个疯子!”

而他的那句疯话,确真实虐到了凤璟。他现在的心情跟蔺芊墨一样,均是十分不好。

不过,蔺芊墨是心里难受,而凤璟是纯粹的暴躁。只觉得刚才不应该只是把人扔出去,而是应该暴打一顿。若不是担心赫连逸那厮,趁势装病延后大婚的话,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。

还同为正房…。凤璟抿嘴。身上外露的肌肤,已清晰可见的速度,瞬时布满红点。对赫连逸开始过敏。

翌日

蔺芊墨陪着老夫人吃过早饭,就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属下的院子,熟悉的物件,熟悉的一切,却因为少了一个人,感觉空荡了许多。

一年的多时间,朝夕相处,她已习惯了凤英的存在!

“夫人!”

“凤和,你没跟凤璟出去吗?”

“主子说,让属下先在夫人身边待一些日子。”

蔺芊墨听了点头。

凤英是不可轻易取代的,这个时候重新派一个凤卫给蔺芊墨,还不如先让凤和待在她身边。

“事情都查清楚了吗?”

“是!”

“人呢?”

“在别庄!”

“带我过去看看!”

“是!”

别庄

蔺芊墨随着凤和刚到地方,凤璟随着也到了。走到蔺芊墨身边,伸手握住她的小手,“走吧!”

“嗯!”

走进地牢中,几个男男女女的身影映入眼帘。看到蔺芊墨,几个人反应各异。

凤和上前,对着一个面色青白,枯瘦如柴却满脸不以为然的男人,看着蔺芊墨道,“安晟,昭和二皇子!事件主谋,意图谋杀郡王妃,挑起凤家内乱,挑起凤家与皇家争斗。”

暗中黑手竟然是他!

“程曦,程文之子!韩暮莺曾经的夫婿。现在,是为安晟走狗!”

程家落败,程家子孙为了富贵,放手一搏,选择不折手段了!

“韩暮烟,韩家之女,程曦之妾,现在,同样为安晟走狗!”

蔺芊墨听言,眼睛微眯,看着韩暮烟那凶狠的眼眸,想起了不少的过往。

“安晟因身中异毒,认定是主子或九爷所为。为此,潜伏回大瀚,潜藏与落魄的程家。”

“安晟,程曦,韩暮烟,因为过去种种原因,对主子和九皇爷均心存仇怨。三人轻易达成共识。安晟出钱,程曦,韩暮烟出力,暗中以利引诱,以毒牵制文家,袁家丫头,从她们口中打探凤家消息。受不住钱的诱惑,加上畏死的恐惧。二小姐对夫人的不喜,对大小姐的不满,很快被探到。”

“他们以此为引子,生出一计,现老夫人寿宴上那一幕。红秀刺杀夫人,牵扯到大小姐身上,再借由红秀亲近之人的口引到二小姐身上。说红秀是受二小姐胁迫才蓄意为之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眉头微皱,“红秀没说什么?”

“红秀当即身亡!”

“当即身亡,原因?”

“从她的脉搏探到她有中毒迹象,毒性异常,遇桃香既发狂。”

“我身上有桃香?”

“夫人身上本来没有,不过,就在钱嬷嬷念懿旨的时候,夫人被人偷偷撒了桃花粉在身上。”

“是谁?”

“太子妃身边的丫头!”

试图挑起凤家与皇家的矛盾,也顺势挑起皇子之间的暗斗,皇子妃身边的丫头做出这等事儿,太子妃的过失抹不去,同样的太子也会被人非议。引发各种联想,有野心的皇子,绝不会放过抹黑太子的机会。

“这么说,红秀手里的匕首也是她给的?”

“是!在撒过桃花粉之后,顺势把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塞到红秀的手里。”

“那丫头呢?”

“被九爷带走了!”凤和说完,顺带说了一句,“太子妃已被休,太子被斥…。”凤和的话,在看到凤璟投过来的视线后,默默顿住了。垂首,知错,是他笨了,不应该把九爷做的好事儿对夫人宣扬出来。

蔺芊墨这会儿倒是没想那个,只是想,如此一来,赫连昌怕是也会老实一阵子了。

“夫人,这些人该怎么处置?”

蔺芊墨听了,没回答,转头看向凤璟,浅浅一笑道,“昨天晚上,我听祖母讲佛法,其中一句话我最喜欢。”

“那一句?”

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!既然我早晚都会成佛,那么,在此之前,我很愿意多挥几次刀。多除恶,为我积福…。”说着,微微一顿,伸手扣住安晟的咽喉,“送你归西,让凤英安息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