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肖家,进退两难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凤璟,赫连逸,大瀚军政首脑人物,却都情牵于你,心系在你身上。这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,但就我看来,这是祸,不是福…”安晟嘴角带着笑意,带着恶意,“大瀚之乱,早晚因你而起,祸水之名,你名符其实!遗憾我不能看到那一天了。”

蔺芊墨听着,淡淡一笑,手中银针现,眼眸沉如墨,寒光闪过,安晟闷哼起,银针没入脖颈大动脉,血色出,看着那鲜红的血色,蔺芊墨面色一片冰凉,“血债要有血来偿,血尽,人亡,自己慢慢欣赏!”

听到蔺芊墨的话,看着那点点往外溢的血色,勃颈处不容忽视的痛意,安晟脸上没了刚才的淡然,面色绷了起来,身上那阴寒之气随之而出,阴冷无比,“蔺芊墨,你这狠毒的女人!”

蔺芊墨听言,勾唇,“等你死了,我会剁了你,不负你这一句赞美!”

蔺芊墨说完移开视线,不去看安晟黑沉的脸色,充满嗜气的眼眸。

凤和上前,伸手封住安晟穴道。无法动,无法言,感受自己血流尽,等待死亡!

缓步走到韩暮烟跟前,枯瘦蜡黄的脸,干枯的头发,鹰爪似手指,瘦骨嶙峋的身材,再配上那充满仇恨,疯狂的眼眸。曾经美艳无双,娇媚动人的女子,已成了被仇怨淹没的痴魔人。

“蔺芊墨,我是你姨母,你不能动我!”

干哑的声音,戾气满盈,强蛮依旧!

蔺芊墨听了,扯了扯嘴角。本以为第一句听到的肯定是愤恨的怒骂,比如,她会落到这个地步都自己害的,比如若不是自己,九爷不会休了她等!

没想到,第一句竟然是用身份,用亲情胁迫她。看来,安晟那样的死法,让她害怕了,连表现愤怒的话都忘记说了。

“这么想她人死的人,偏偏自己是个十分怕死的!”蔺芊墨伸手扣住韩暮烟的下巴,眸色浅浅淡淡,眼底冷漠盈满,“姨母?这样的身份,于我是个笑话。在你伤了不该伤的人时,我已经不把你当人看。如此,还谈什么亲情辈分?现在,她已不在了,伤害她的人怎么还可以活着!”

“蔺芊墨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你今天做下的恶死了,早晚有一天世人都会知道,到时候…。”

“那一天如何,与你无关。现在,先去死吧!”淡淡的话出,韩暮烟脉血管破,血色喷涌…

韩暮烟瞬时脸色大变,再开口,却已发不出声音,整个人定住,脸上恐惧再无法掩饰。

蔺芊墨垂眸,看着手上的鲜红的血液,同样是血,同样的红,她家凤英让她心疼,而他们的,让她有些恶心!

“郡王妃明察,那些事情都是二皇子和韩暮烟两人策划的,跟小的真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呀!”这边程曦再也受不住了,趴在地上,脸色惨白,眼泪鼻涕一块下,大声求饶开来。

蔺芊墨看了他一眼,移开视线,走向凤璟,“走吧!”

“好!”

凤璟,蔺芊墨走出地牢,在程曦怔忪,眼露放松的瞬间。凤和手中剑出,手起剑落,看害凤英受伤之人螓首分离,血洒满地,眼中却无任何快意。

该死的都死了,可凤英却再也回不来了,有什么值得可喜的呢?

抹去剑上血色,掩去眼中涩意,凤和转身走了出去。

回城马车上,看着蔺芊墨消瘦的小脸,凤璟心里不舒服,媳妇儿被他给养瘦了。

“府来了个新厨子,厨艺还不错,有什么想吃的,回去让他做给你尝尝,看合不合口!”

蔺芊墨听了笑了笑,“有个有心,又有钱的老公真不错!”

凤璟听言,嘴角勾了勾,赫连逸今天大婚,他被媳妇儿夸奖,这算是双喜临门,值得恭喜自己。

“抱抱!”

蔺芊墨话出,凤璟微微一怔,一时没有反应。

“怎么?不愿意呀?”

“你突然撒娇,我有些不知所措!”说完,把蔺芊墨拉到怀里,幽沉的眼眸溢出一抹淡淡的柔和,不忘道,“为夫的胸膛保证比祖母的膝盖舒服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笑了笑,趴在凤璟肩头,听着外面的声音道,“今天好像特别热闹。”

闻言,凤璟眼中划过一抹亮色,神色却是波澜不起,声音清清淡淡道,“嗯!今天九爷大婚,所以,很热闹!”

蔺芊墨听了恍然,默了一下道,“夏姑娘挺不错!”

凤璟点头,祝福道,“定会跟九爷白头到老!”

蔺芊墨听言,埋首在凤璟肩窝,轻轻笑了。

“为夫是真心祝贺!”

“我相信!”

“你呢?”

“去当面祝福一下?”

“无需!”

蔺芊墨听了,抬手在他耳朵上揪了一下,放下,闭上眼睛不再说话。

凤璟拥着蔺芊墨,也未在多言。

马车内沉寂下来,温馨淡淡。一路平稳驶向京城。

“大小姐,好像是国公府的马车!”

闻言,肖氏转头,看到国公府的标志,看到驾车的凤和,猜到马车内坐的人,心头一跳,还在犹豫要不要开口,马车已从眼前略过,远去!

肖氏抿嘴,身边的丫头低头。一边的杨氏(肖家长媳)看了,眼中溢出嘲弄,随即隐没,“都过去了,妹妹就别看了!赶紧进来挑东西吧!”说完,抬脚迈了进去。

肖映儿柔声道,“姑姑进去吧!”

肖氏听言,收回视线,未多言,随着走了进去。

店内小二看到客人进来,赶紧迎了过来,满脸笑容,“给肖夫人请安,需要什么随便看。”说着,看到随后而来的肖氏眼睛一亮,“凤大奶,不,肖大小姐您来了!”

小二改口,眼睛微闪,随即恢复如常,热情不改,“肖大小姐需要什么,派人过来吩咐一声就好,小的立马跟您送过去,何必亲自跑一趟。”

肖氏听了,淡淡道,“我母亲寿辰快到了,亲自过来是应该。”

“是,是!”小二点头,连连称是,“您看您想做些什么给老夫人做寿?”

“我现看看吧!”

“行!”

杨氏看着小二那热情样儿,笑了笑,适时开口,“小二,我听说你这店里有织锦卖?可是真的?”

小二闻言,看了肖氏一眼,也不含糊,干脆点头,“不敢瞒夫人,我们店里还真的有,不过不多,最多也就能做一件衣裳。您也知道,那东西金贵,除了皇家和京城高门大家之外,那一般的官家都不一定有。今年我们店里能拿到那也纯粹是运气好…。”小二说着一笑道,“当然了,那也是花了大价钱的。”

杨氏听了,勾了勾嘴角道,“怎么?这是怕我们买不起?”

“岂敢,岂敢呀!夫人您这话,小的连过脑都不敢…”

“好了,别说那么多了,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吧!”

“这个您要稍等一会儿,这东西呀由我们掌柜的亲自保管着,刚巧我们掌柜的这会儿出去了,恐怕要一会儿子才回来。”

“什么事儿呀还劳得你们掌柜的亲自去?”

“文家的家眷要做衣服,我们掌柜的带着婆子去给人量尺寸去了!”

“文家?哪个文家?不会是…。?”

小二看了一眼肖氏,笑着道,“就是凤二小姐的夫家,这次掌柜去也主要是给凤二小姐做衣服。”

“是吗?那怎么没把那些织锦给带过去呀?凭着文家的官位,他们家应该分不到吧!”

“这个…呵呵…文家有没有小的不知道。不过,凤二小姐应该不差那个!”小二说的含蓄。

杨氏听了,故作恍然,把话讲的透彻,“文家没有,可凤家必然不少,所以,我那外甥女自然也就不差了!”说完,叹气,“可惜呀,我们却是到处求着买,都买不到呀!这差的还真是不少!”

小二听了,干干一笑,不接话,机灵道,“几位先稍坐,小的去给你们倒杯水去!”说完,退开了。

杨氏看着小二的背影,漫不经心溢出一声叹息,“相比嫣儿,我们这长辈做的,倒是够掉价的。掌柜的上门为她忙活着,我们坐在这里穷等着,唉…”

说完,看向肖氏,“妹妹呀!你也听到了,这织锦搁我们家是稀罕东西,可在嫣儿那里却是不稀罕,我看呀,不如你去一趟她哪里,找她拿点过来算了。何必花那大价钱去买呢!而且,就是买也只买一件衣服的料,听着就寒酸。”

肖氏听了皱眉,“哪里有做娘的到女儿门上去讨东西的?嫂嫂这念头实在不成体统!”

杨氏听了脸色一沉,沉声道,“什么讨要,这是她该有的孝敬。哪里有长辈还未得到的,自己就先用上的道理!”说完,不待肖氏开口,既轻斥带嘲讽道,“难不成妹妹就是这么教导女儿的?只要自己过得好,自家娘的好歹根本就不用管了?”

肖氏脑子个直的,嘴巴也不是伶俐的,听到杨氏的话,只是会顺着反驳,“我哪里有那么教女儿,大嫂这话说的…。”

“没那么教女儿?那她们怎么个个的都这么没良心,你这做娘的回到肖家都多长时间了,凤冉和凤嫣她们来看过你几次?你自己仔细数数,那是一个巴掌都还又剩下的,呵…。照这么来看,你这织锦也别去要了,依我看呀,就是去了,也没哪个会给你。毕竟,你现在可不是凤家尊贵的大奶奶了,而是跟人和离的肖家小姐而已,你这样的母亲,给她们脸上添不了光,反而给她们丢丑,她们不稀罕也正常!”

杨氏话落,肖氏腾然起身,脸色难看,“大嫂你也做母亲的人,映儿还在这里站着,你说话怎么可以如此没有分寸…”

“姑母,你别生气,我娘她不是那个…。”

肖映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杨氏打断,“都说忠言逆耳这话果然一点不假,我不过是给你说了几句心里话,提点你一声,别自个都让女儿厌弃了,自己还闷在骨子里,把她们的冷漠当孝顺,可你竟然说我没分寸?呵…你既然不信,那以后就等着受吧!”说完,拉过肖映走了出去。

肖氏气的眼泪当时就掉了下来。为了她们,她付出了那么多,忍了那么多,没想到她们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,到最后竟然还埋怨她?真是…。肖氏那个委屈呀!馨竹难书。

回肖家的马车上,肖映看着杨氏,眉头紧皱,“娘,你刚才那些话实在是不该说,特别这还是在外面,若是传出去对我们有什么好处?”

杨氏抿嘴,满脸不忿,不愉道,“我就是看不惯她那自以为是的样子。和离也就是比被休听起来好听点儿。说到底却都一样,都是人家夫家不稀罕了。不然,怎么那么轻易就和离让她回来了?”

说着,冷哼一声,满脸不屑,讥讽道,“也就她自己,还自以为自己多有本事,多有骨气,敢舍了凤家的大奶奶不做,回到肖家跟肖家共同进退,我呸…。真是猪一样的脑子。在肖家最需要凤家这层关系的时候,她竟然和离了,她这是护着凤家吗?她这分明是要逼死肖家,逼死我们呀!”

对于肖氏,肖映心里一直都是腻歪的,不过,肖家对她不满的人多的是,轮不到她们来出头,继而劝解道,“娘,你的心情女儿懂得。只是,这些我们心里明白就好,没必要摊到明面上,那样人家只会说你不容人…”

“我都摊到明面上了她都不明白,我要是含糊着说,她恐怕作的更厉害。”杨氏嫌恶道,“你见过那个夫不要子嫌弃的女人,像她那样作的?一个没人稀罕的人,窝在我们肖家门上,不知道缩着头,巴结这兄嫂过日子也就算了。竟然还对我们指手画脚的!她以为她自己多金贵,还当自己是凤家大奶娘呀,还以为我们都会供着她,敬着她不成?真是可笑…。”

提到肖氏,杨氏那是一肚子的怨气,那是倒都倒不尽。

“娘,这些你跟我说说就好。在面上还是要忍让她一些。无论如何,她都是郡王爷的生母,这种关系是扯不断的。所以,我们没必要给她对上。而且,家里看不惯她的大有人在,二婶婶和三婶婶早晚会有忍不住的一天,我们没必要做那出头人,给自己惹麻烦,让她们得利,是不是?”

杨氏听了叹气,“你说的这些我岂会不懂,只是…每每看到肖氏,那我那火气是怎么都压不住,蹭蹭的往外窜呀!”

肖映点头,万分理解。

要说,肖家真是够倒霉的。本来凭着和凤家的一些矛盾,如愿的入了皇上的眼,入了京城,并落了户。本以为接下来就是封官进爵什么的,可没曾想,凤老夫人寿宴时偏偏出了事儿。

就这次肖家什么都没做,却偏偏成了被拖累最惨的人。

太子妃被休,太子被九皇爷斥责,连带的皇上也收了心,给凤家找膈应的事被搁浅了。而肖家理所当然的被晾在一边了。

肖远,肖磊包括肖家几个男儿,进京都已经一个多月了,却连皇上一面都还未得见。这实在是让人心焦的厉害呀!

陵城那边的位置已有人取代!意味着陵城那里就是再回去,也已经没有了他们的位置。若是京城这里再扑了空。那…。他们可真是鸡飞蛋打,两头空,哭都哭不赢呀!唉…

凤家

蔺芊墨和凤璟回来,就被告知凤冉过来了。

凤冉过来是因为何事儿,不用猜也能想到。

“哥哥,嫂嫂!”

“嗯!”

“你身子不便,坐吧!”

“好!”

“你们说话吧!我去书房。”

“好!”

“凤和,守着!”

“是!”

凤璟离开,凤和直直站在蔺芊墨身侧,绝对防护的姿态,显而易见。

凤冉看了,什么都没说,因为丝毫不意外。上次的事,于蔺芊墨,凤璟不容许任何万一再次出现。这样的守护,让人羡慕。只是,个人有个人的福气,不该你有的,也求不来。这个凤冉一直明白。

“嫂嫂,上次的事儿,是我的疏忽没及时察觉到红秀的异样,让你遭遇了那样的事,我很抱歉!”

“与你无关!”与其说是来道歉,凤冉更想听到的应该是这句话。

蔺芊墨说的太过淡然,太过直白,凤冉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!

一时沉默!

“郡王妃,大小姐!”

听到齐嬷嬷的声音,蔺芊墨开口,“进来!”

少卿,齐嬷嬷走进,脸上带着一丝喜色,不等问,既开口,“郡王妃,大小姐,大姑娘奶奶回来了!”

大姑娘?难不成是凤家的嫡女?

“你说姑姑来了?”

看来没错!

看着齐嬷嬷和凤冉脸上的喜色,确定,看来这位大姑娘奶奶人缘很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