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凤宣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老夫人,姑奶奶,郡王爷,郡王妃还有大小姐过来了!”

“快让她们进来…”

“你急什么呀,这都在门口了,又不会跑掉!”

“那我也想早些看一眼…”

“呵呵…。”

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对话声,那其中的亲近显而易见。随着凤璟的脚步,抬脚走进去…

“冉儿!”

“姑母!”

“你有身子了,赶紧去坐着,那些虚头巴脑的礼仪在我这不需要。”妇人爽利的把人给打发了,“荛儿,扶你表姐过去坐。”

温柔娴静的女孩上前,伸手轻扶凤冉,“表姐小心点儿。”

“好”凤冉微笑,伸手握住女孩的手,“两年不见,荛儿也长成大姑娘了!”

荛儿笑了笑,陪着凤冉低声说着话。

蔺芊墨看了一眼,收回视线,这边凤大姑奶奶凤宣开始发威,“璟儿!”

“嗯!”

“嗯什么嗯,叫声姑母你会少块肉呀!”凤宣张口就是一顿批,说完,不喜道,“冉儿有身子了来的慢情有可原,你呢?一个大老爷们的怎么也这么磨磨唧唧的,怎么?不稀罕见到你姑母我,还是咋地?”

还未开口,一连串的话入耳,蔺芊墨对这位姑母第一印象,女版国公爷!

这脾气跟国公爷简直是一般无二呀!样貌也是像国公爷多些,少了女子的柔和,多了一抹英气。

三十多岁的年纪,打扮的贵气却不繁琐,简单的装扮,透着一股爽利劲儿,干净利索,风风火火!

凤老夫人听着,横了凤宣一眼,眼里无丝毫气恼之意,反而盈满笑意,“急着想见人,我还以为你是惦念他们了。原来是急着找茬呀!孩子们一句话都还没说,就挨了你一顿训,可真有你的。”

“谁让我是长辈呢!他们就该听我训。”凤宣说完,自己先笑了起来。显然这蛮不讲理的话,先取悦了她自己。

蔺芊墨勾了勾嘴角。

凤璟淡淡开口,“姑母,这是我媳妇儿,墨儿!”

凤宣一听,转头看向凤老夫人,瘪嘴道,“娘,你听到了吧!这小子张口竟然也是媳妇儿,媳妇儿的,这是生怕我不知道他有多稀罕呀!”

凤老夫人白了她一眼,“废话忒多!”

“不错,他就是不说我也知道这是他媳妇儿,哪里还用得着特意说一句,净废话!”

“我是说你!”

“哦,那我没听到!”说完,伸手拉过蔺芊墨,上下打量过后,开口,“眼睛生的漂亮,人长的也漂亮,就是瘦了点儿。凤璟,你这小子不会是光是嘴上亲,暗地里却可劲儿的苛待你媳妇儿吧?”

“冤枉!”

凤宣听言,斜了凤璟一眼,满脸调侃,“小样儿,还会耍花枪了!有了媳妇儿就是不一样。”

“咳咳…。”以拳抵唇,喉头发痒。

“哎呀,看看,这不会是害羞了吧!”

凤璟:…。

“哈哈哈…。真让我说对了!”说着,对着老夫人笑道,“当初您家老女婿第一次来我们家,被人说的害羞的时也是这么个反应,握个拳头,装咳嗽!凤璟现在跟那个时候是一样一样的。”

这话出,屋内的人不由都笑了起来。

蔺芊墨转头,深深看着凤璟,稀罕,真害羞了?

察觉到蔺芊墨的视线,凤璟无意识的清了清嗓子,手指在李芊墨手心里挠了挠。

蔺芊墨:…。收回视线,确定,这家伙竟然是真的不好意思了!

凤老夫人嘴角笑意收不住,“你就给我少说两句吧!”

“娘让我少说两句,那我就少说两句。”说着,从身边的嬷嬷手里,拿过一个黑子递到蔺芊墨面前,“你们成亲的时候,姑姑没能赶过来,没能看到璟儿穿新郎衣,长大成人,将为人夫的样子,我这心里呀…。”

凤宣说着难忍心中波动,神色复杂,高兴,伤感,也遗憾,抬头看向凤璟,“璟儿呀,一会儿你能再穿穿让姑姑看看不?不然,姑姑怕是要遗憾一辈子了。”

凤璟听了,干脆道,“不能!”

凤宣听了,表情一收,什么遗憾伤感均不见,一脸不稀罕道,“不能拉到,就你那张脸,穿什么都扎眼,看着都闹心,你给我看,我还不稀罕看呢!墨儿拿着,这都是给你的,没凤璟的份儿。”

蔺芊墨双手接过,“谢谢姑姑!”

“乖!”

这夸赞,蔺芊墨笑的有些发干。

东西给出,凤宣眉头随着皱了起来,看着蔺芊墨道,“璟儿媳妇儿呀!”

“在!”

“刚才听着我训你相公,你这做人媳妇儿的,怎么就不知道护着些呢?”

蔺芊墨听了,一脸疑惑,不解道,“姑姑是训吗?侄媳听着怎么都是疼呢!”

“我这就是真训,可没疼他的意思。你说吧,你要怎么办?”凤大姑奶奶挑刺儿。

蔺芊墨转眸,看向凤璟,“夫君,姑母一路辛苦了,我们就不叨扰了,先走一步吧!”

凤璟点头,伸手把蔺芊墨圈在怀里,转身,往外走去。

这举动,正在说话的萧荛儿不由抬头看去。

凤冉淡淡一笑,低语,“没事儿!”

凤老夫人淡定坐着看戏。

凤宣愣了一下,嘴角扯了扯,双手叉腰,“凤璟你小子真走!”

凤璟转头,风轻云淡道,“假的!”

蔺芊墨微笑,“去交代厨房给姑姑做好吃的。”

凤宣听言,瘪嘴,笑意难掩,抬手在凤璟身上捶了一下,“你这混小子也学会跟着媳妇儿糊弄你姑姑了。”说完,眼圈却不由红了,“你小子也成家了,也会疼媳妇儿了,总算是看着不像个木头,有点儿人样了,这样我也放心了。”

“嗯!放心吧,我不会再去当和尚了。”

凤宣自出嫁,每个月总要往家里来一封信,每次来信都不忘念叨一句,凤璟这小子没去做和尚吧?

“你这混小子。”瞪了凤璟一眼,抹去眼角的湿意,“你出去吧!跟你姑丈,表弟打个招呼,让我也跟你媳妇儿说说话!”

凤璟点头,看着蔺芊墨道,“姑母是个吃软不硬的,爱听好听的,遇到她不讲理的时候,不用搭理她就好。”

凤璟话出,凤老夫人笑出声来。

萧荛儿眼底极快的闪过什么,稍纵即逝,让人无从探究。

凤宣好气又好笑,“你讨打是不是!”

凤宣这拳头还未挥出去,凤璟闪身不见了。

“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招人待见了。”骂着,眼里疼爱却抹不去。

凤冉看了,轻笑道,“祖母,你看,姑母越来越心口不一了。”

“她就那别扭样儿,跟你祖父一样。”

“凤冉你也讨打是不是!”

“好久没被姑母打了,我还真是分外想念!”

“看在我侄孙的面上我给你攒着,等到以后一起给你算总账!”

“行,什么时候打,还不是姑母说了算。”凤冉笑道,“不过,姑姑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,这一打我怕是等不到了!”

“这是变着花样的夸我呀!”

“侄女这是实话实说!”

凤大姑奶奶凤宣哼了她一声,看向蔺芊墨,直接道,“你这是第一次见到我,应该有些陌生,也还不了解。可我对你却很熟悉,你的脾气秉性,你祖母都在信上跟我说了。我知道你也不是那扭扭捏捏的性子,所以,我也就没掩着我的脾气。那些个虚头巴脑的规矩,礼仪我也会。小的时候为了学那些我没少挨你祖母的打…”

“挨了那么多的打,该学的记住了吗?”

凤宣摇头,干脆道,“没记住!不过,你祖母打我的那些招式我都记住了,规矩什么却仍然糊里糊涂。”

凤冉听了闷声笑。

蔺芊墨咧了咧嘴角。

“就这你也好意思跟小辈们说。”

凤宣理直气壮道,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我在学规矩上没慧根。可我在别的方面却很有天赋。特别是学了一段规矩后,我就越发确定,我是随了我爹了,生来就是学武的料子,我这手握起棍棒来,比拿针线顺畅多了!确定了这一点儿,我当即跟你们祖母说,我不学规矩了,我要学武功,做个女侠。为了证明自己很有这方面的灵性,我还特意在你们祖父,祖母面前耍了几下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又被你们祖母打了一顿,让我爹夸了几句。之后继续学规矩!”

凤冉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凤老夫人也是忍俊不禁。

蔺芊墨眉眼弯弯。

凤宣瘪嘴道,“我爹看着是个厉害的,其实也是个惧内的。自家女儿学武这么有天赋,他愣是让埋没了,也不敢在我娘面前给我美言一句。真是,每每想起来都让我觉得…。”

凤老夫人瞪着她道,“觉得怎么样?”

“觉得我应该找个像我爹这样的夫婿!”

这话出,凤老夫人笑开,却又忍不住抬手在她身上打了一下,“你个不着调的。”

“我觉得我爹那是真英雄,怎么就不着调了。”凤宣笑眯眯道。

“你呀!”看着凤宣的笑脸,凤老夫人说不出心里是什么职位。

因为对国公爷的崇敬,因为本身的性格,凤宣嫁给了同为武将出身萧飞。

铁血武将,驻守边关,虽是重臣,身处要位,可边关…。那样的地方,相比京城的环境,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。

凤宣出嫁近二十年了,回来的次数却是寥寥无几,二十年回来不足十次。两三年不见一次,太正常!

凤老夫人就这么一个嫡出的女儿,生活却比凤家的庶女还要艰辛。凤老夫人这心里怎能无所谓!

“娘,除了离你远了点,想你的时候不便来看之外,其他的女儿都很如意。你女婿身边就我一个女人,孩子也都是从我肚子里出的,我心里过的干净,舒服。而且边关哪里对女人的约束也少些。您也知道,你女儿我规矩一塌糊涂的,要是生活在京城,每天端着架子过日子,那我才憋屈。所以,那些个有的没的你就不要想了,锦衣玉食我又不是吃不到,穿不着,我没什么委屈的。”

“养个女儿出嫁了,连见一面都难,你还不兴我抱怨抱怨呀!”

“当然兴,娘你可劲儿的说我,我都听着。不过,这在晚辈面前你给我留点儿面,等到晚上了,您老随便说,我保证屁都不放一个!”

“你还知道要面呀?”

“这是自然!该舍得舍了,该留的那也要留着不是。”说完,重新拉回话题,对着蔺芊墨道,“你来凤家也一年了,想来很多事儿也都知道了。”

蔺芊墨点头。

“我大哥身体不好京城出京养身体,凤璟母亲随行,很多时候照顾不到他们。所以,凤璟和冉儿小的时候,都由你祖母照应着,我那个时候十五岁,不大的年纪,不太懂事,但跟在你祖母身边照顾了两年凤璟之后,又迎接了凤冉的出生,我却体会到了当娘的心情。璟儿和冉儿是我的侄子,侄女,可在我心里,他们却都是我的儿子女儿。”

凤宣说着,忍不住眼圈泛红,“凤冉我就不说了,这孩子从小懂事儿,让人操心的地方不多。可凤璟不同,他性子从小就淡的很,对什么都淡淡的样子。在小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,这孩子是不是哪里有病!可后来知道我是想多了,觉得这性子也不错,虽然不讨人喜欢,可照顾起来特别省事儿。但在他出事儿后…。”

凤宣按了按眼角,“那时,看他还是那样波澜不惊的样子,我就有些受不住了。回边关后,我每天过的提心吊胆,每个月往京城写信,可京城的回信,我却不敢看,就怕打开信,告诉我,凤璟受不住创伤,人没了…。”

“好了,过去的事儿就别提了!”

“怎么能不提,我爹那老糊涂当时是怎么想的,凤璟那个时候才多大,怎么能把他带到战场上去呢!”

“你刚还说你爹是真英雄呢?怎么才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老糊涂了?”

“本来是英雄,可在凤璟的事儿之后,他在我心里那就是老糊涂。哎呀,娘,你怎么老是打岔呀!”

“好吧,我不说了!你继续!”

“我就一句…。”凤宣拉住蔺芊墨的手,重重道,“跟凤璟你们一定要好好过日子!”

“好!”

“凤璟性子淡,没什么情趣,温柔小意也是一知半解的,甜言蜜语的情话你听到的少些,你多包容些。”

“相公性子淡,动听的话不会说,但每天都不忘问;媳妇儿今天怎么样?吃的可好?我听着这话比那些甜言蜜语更动人。”

凤宣听了神色微动,继续道,“不嫌弃凤璟嘴巴笨?”

“嘴巴太会说了,我反而不放心!”

“不闹心凤璟长的太好看?”

“闹心!”说着,对着凤宣道,“相公小的时候,看着他那小脸,姑姑骄傲的同时,有没有担心过他被人给抱走了?”

“经常担心!”

“我就是那种心情…”

凤宣听言,瞬时笑了。那种心情,是在意,得意又紧张。看来,蔺芊墨的心里,是确实有凤璟。这样她也就放心了。

看着凤宣的笑脸,蔺芊墨也随着笑了笑。希望是个给凤老夫人一样的人。

一直在听她们说话的萧荛,看着蔺芊墨,嘴角带着轻笑,眼神却是深谙莫测,让人看不懂。

肖家

“娘呀,那织锦有多贵您知道吗?万两金银还不一定能买到一件衣服的料子呀!咱们肖家现在是什么情况,您老也清楚。刚来京城,多少人看着我们,特别是二皇子,那是明目张胆的让人盯着我们肖家,要是我们时候拿出这么多银钱出来,那二皇子还不即刻就杀进来呀!”

肖老夫人被杨氏一进门就一通的絮叨,给念的有些闹火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呀?既然觉得不合适,不买不就行了,我又没说一定要,你念叨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呀?”

“娘,这织锦就是再金贵,那也贵不过娘的寿辰去呀!儿媳今天去那就是奔着那个去的。只是,听到那小二说…。”

杨氏当即把在店内的给叙述了一遍,说完道,“儿媳觉得,既然两个外甥女家里都有,让妹妹去拿些有什么不好。一来,这也是她们应该尽的孝道,传出去她们也落个孝名,同时不也显得我们亲近嘛!再来也剩下了一笔钱,避过了二皇子,省的万一再闹出什么事儿来。娘,你也清楚,我们肖家这个时候可是真的不能再出什么乱子了。”

“既然你都想到了,那就让你肖淓去呗!看是文家,还是袁家,去一趟不就成了。”

“我是这么说的呀,可关键是妹妹不愿意呀!还说我没分寸,不知体统。”杨氏说着抹泪,满脸委屈,“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呀,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,为了她,可她竟然这么说我,我实在是…。”杨氏说着,低声呜咽起来。

肖老夫人听着皱眉,也不明白,“她为什么不愿意?”

杨氏呜咽着还未来得及说话,一边的冯氏(肖家二媳妇)开口道,“还能因为什么,因为觉得这么做让她丢脸了呗!大嫂刚才不是说了嘛,身为母亲那里有向女儿讨要东西的,那都是给女儿东西才应该。”

冯氏说着嗤笑一声,对着肖老夫人道,“婆婆,我看呀,妹妹这是间接的说,您老给她的东西少了!”

“浑说,淓儿可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冯氏听了笑了下,“娘既然这么说了,媳妇儿也不敢反驳。不过,妹妹既然能说出那样的话,也就是告诉我们。她的东西我们千万不要想着去指望,因为不应该。反倒是她,因为是女儿,在这个家里吃的穿的用的,都由我们肖家来出,那都是应该的!”

这话…。肖老夫人听着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,这心里怎么那么不舒服呢?肖淓对她这个娘,难道就是这种想法,只能容许她进东西,不容许她出?这…这不是养个白眼狼吗?

郭氏在一边静静的听着,沉默不语。在这个家里,肖淓那是绝对不得喜的。同样的,在这两个嫂子面前,她这个弟妹也同样是被看不起的。因为在她们眼里,肖家的三子,她的相公是个不成气候的,是个惯会拖累肖家的,连累两个大哥的,所以,连带的她们对她这个弟妹也是看不上。

不过,这样也挺好,看不上她,凡事不用她出头了。特别是有关肖淓的事儿。若是有一日,凤郡王忽然想起娘了,那么,有什么气,也撒不到她身上来,她乐的自在。

该说的话,说完了,该穿的小鞋子给穿过了,肖淓回来了。

“娘,我回来了!”

“你嫂子可是回来好一会儿了,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?”肖老夫人是个藏不住事儿的,心里有事儿,有情绪,这脸上马上就带出来,“你虽然已经不是未出阁的女儿家了,可身为女人,特别你这种身份的,在外面晃悠这么长时间,那是更容易招来闲话,你怎么就不注意点儿呢?”

肖淓听言,勉强维持出来的笑容,就僵在了脸上,皱眉,“招来闲话?你听到什么了?”说着,不由看了杨氏一眼。刚才不欢而散,自然想到是杨氏在胡言乱语了什么。

肖老夫人抿嘴,“没人说什么,我就是提点你一下,就是和离了,女人家的名声还是要要的。”

这话肖淓听着刺耳,“我什么时候不要名声了?娘,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呀?”

“什么,什么意思?我不过就是提醒你一句,怎么?连这都不行呀!”肖老夫人忽然就火了。看着肖氏身上那身,明显比她要好上许多的衣服料子,这心里越发不舒服了。

肖淓那衣服,首饰没有一件不是金贵的。反看她这个做娘的,那是处处不及。

肖淓所用物件的金贵,肖老夫人早就注意到了,却从来没特意比较过,也没多想过。可刚才杨氏和冯氏的话,让肖老夫人不由就对肖淓有了意见。真是个白眼狼!光知道自己穿好的,戴好的,却从来想不起她这个做娘的。真是白对她好了!

肖老夫人忽然的火气,突入的训斥,让肖淓有些发懵,“娘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怎么了?看到你穿的用的名贵,我这心里不高兴了?这话,肖老夫人能说出来吗?自然不能!

但是,和肖氏已经共同生活一二十年的三个媳妇儿,却都看出来了。

面对肖淓的询问,肖老夫人沉着脸起身,“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,哪里招来你这么多问题。你要是不耐听,我以后再不说你,你爱怎么样,怎么样!”说完,哼哼去了内室。

肖淓愣了一会儿,反应过来,看向杨氏,“大嫂,是不是你对娘说了什么?”

杨氏起身,不咸不淡道,“这个家里娘最疼的就是你,谁敢说你一句呀!”说完,抬脚走了出去。

肖淓脸色难看。

冯氏上前,轻笑劝慰道,“妹妹别多想,娘也是关心,你可不能不高兴!”说完,话题一转,问道,“我听大嫂说,你要给娘买织锦做衣服,料子可买了吗?”

“买了!”

冯氏听完,赞叹道,“妹妹真是孝顺!这么一来可是都把我们给比下去了。”说完,看了一旁的嬷嬷一眼。

嬷嬷会意点头,继而垂首,一副老实态。

冯氏收回视线,看着肖淓道,“娘知道了,肯定高兴。好了,妹妹逛了大半天也累了,赶紧回去歇歇吧!娘这里你不用担心,一会儿就好了!”说完,也离开了。

郭氏什么都没说,随着走了出去。

屋内瞬时空了,肖氏凝眉,心情不好。抬脚欲往内间走去,却被一旁的婆子给拦了下来,“大小姐,老夫人今天忙了一上午也是累了,老奴看,有什么话还是等一会儿再说吧!让老夫人也歇歇。”

这话说的,若是强进去,那她是多不懂事儿呀!

肖氏抿嘴,一言不发,转身离开。

嬷嬷看着肖氏的背影,摇头。凤家若是再不理,肖家若是在京城待不下去。那,肖氏以后的日子,可是有的受了。这都是作出来的。

无声叹口气,走进室内,体贴的给肖老夫人按着肩膀,讨好道,“老夫人,刚才老奴听大小姐说,那织锦她给老夫人买回来了!”

肖老夫人听言,眼眸睁开,“是吗?”

“是!”

“哼,算她还良心!”

“大小姐孝顺,老夫人您有福气。”

肖老夫人嗤鼻,不以为然,“不就是一块织锦嘛!”

“那织锦可是千金难求呀!老奴看大小姐这也是有心。”嬷嬷说着,不经意又道,“老奴看大小姐除了织锦还买了,不少其他的东西,都是些金贵的物件。看来,大小姐这次出去一定花了不少的钱。”

肖老夫人听了,没说话!

嬷嬷却很是担心道,“老夫人,照这样下去,大小姐手里就是有再多的银钱那也不够花的呀!要是花没了,那…那以后大小姐若是想买个什么的话,这钱该从哪里出呀?”

肖老夫人听言,皱眉,若有所思。

老嬷嬷继续道,“大小姐可是过惯了好日子的,那花销一般人家可是承受不了。老夫人,老奴看,您还是提点一下大小姐的好,让她也省着点。”

“没什么好提点的,她没钱了,凤家不是有吗?让她去找她儿子要!”

“儿子孝敬母亲那是应该的,要说这没错!可关键是,这么一来,外面的人恐怕会多想呀?”

“多想什么?”

“说让大小姐回去要银钱,那都是我们肖家怂恿的!”

“放屁!”

“老夫人你别生气,老奴就是担心才这么一说的。”老嬷嬷赶紧道,“大小姐回来的时候,拉回来多少东西,那外面的人可都是看着的。要是很快都给搞没了,还落得要回凤家去要。那…。外人肯定会琢磨的。特别大小姐今天又给老夫人买了那么贵的织锦…。”

“你想说,外人会以为是我花光了她的钱?”

“不说老夫人也会说肖家。再加上…。大小姐没银钱了,还要回凤家讨要,而不是…。”

“说我们苛待她了?没给她吃喝用了?”肖老夫人脸色越发不好了。

肖淓在肖老夫人这里,快成负担了!

老嬷嬷垂眸,道,“大小姐花钱如流水,还都是花在她自己身上了。这事儿,我们内里的人都知道,可外人不知晓,难免会多想。所以,老奴也不由有些担心。”

肖老夫人听了,嘴巴绷成了一条直线。

老嬷嬷叹了口气,不经意道,“要是能有个懂得过日子的人,替大小姐看管她的财物就好了。那样,大小姐保管吃一辈子也不愁。”

说者好似无心,听着眼睛猛然一亮,开窍了…。

冯氏这边得知老夫人的反应,不意外的笑了!

另一边,已经被人含蓄下过逐客令的郭珠儿,也焦灼的开始谋算她的出路了。

京城都来了,怎么也不能就这么回去。

可是现在肖家跟凤家闹得这么僵,她在京城又没什么亲近的人,她想出头何其难呀?

“紫儿,表小姐可在?”

“是玲珑姐姐呀!表姑娘在,我替你去禀报一声,你稍等一下。”

“麻烦紫儿了!”

“不麻烦!”紫儿应着,笑呵呵的走了进来。

“表姑娘…”

“我都听到了,让她进来吧!”

“是!”

少卿,玲珑走进来,见了礼,起身,把一个盒子递给郭珠儿,微笑恭敬道,“刚才门口有一个婆子送来了这个说是要给表小姐的,我刚好路过,就顺带的拿过来了。”

郭珠儿看了没接,皱眉道,“什么婆子?这是什么?”

“这个奴婢也不清楚,只是那个婆子说,要表姑娘亲自打开。”玲珑说完,放在郭珠儿手边的桌子上,“那奴婢就先告退了。”说完,离开。

郭珠儿看了一会儿,耐不住心里的好奇,伸手拿起,打开,当看到里面的东西眼睛一亮。

紫儿也惊呼出声,“哇,好漂亮!”

郭珠儿也掩饰不住眼里的惊艳,拿起里面的发簪,仔细看着,暮然…。手指下的异动,不由让郭珠儿心头一紧。定了定神,看向紫儿,“你先出去吧!”

“哦,是!”

“还有,今天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。”

紫儿听了点头,“奴婢知道!”单纯的以为,郭珠儿是不想人知道她得了好东西。

紫儿离开,郭珠儿打开簪子松动处,瞬时一个纸条从里面掉出。拿起,展开,看到上面的内容,郭珠儿嘴巴抿起,神色不定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