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一辈子的妻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家

“怎么了这是?”凤老夫人看到凤宣脸色发白,脚步发虚的样子,止不住心跳加快,起身上前,伸手扶住她,紧声道,“可是不顺?墨儿呢?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?”

“我让墨儿回她的院子了,没让她过来。不然,我这个姑姑可是要丢人了。”凤宣说着,扶着凤老夫人的手坐下,拿起杯子灌了一杯水,吐出一口气,平复心跳,缓解心里的紧绷。

“你这是怎么了?病了?”老夫人摸着凤宣冰凉的双手,皱眉,伸手探上她的额头。

“没有,我就是有些腿软。”

“腿软?伤着了…”

“没,吓着了!”凤宣说着,表情有些发干,“刚才蔺芊墨的面前,我没敢表露出来。毕竟,我也是个长辈,也不能在她面前太怂了不是!”

凤老夫人:…。“还有能吓到你的?”

“过去我一直认为我胆子挺大的,可今天我才发现…”凤宣摇头,唏嘘道,“我跟您孙媳妇儿差太远了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瞬时明白了什么,低声道,“墨儿跟太子说了什么?”

“还说了什么,那是直接上手了!”凤宣说着,忍不住又拍了拍胸口心魂不定,“以后有什么事儿我再也不跟她一起去了,受不了,比刀光剑影相差不了多少。简直就是搏命玩儿,我衣服全都浸湿了。当时没晕过去,我也算是够胆子了。”

凤老夫人神色不定,“说给我听听!”

“你让我再缓缓,这一趟出去,我最起码少活两年。”凤宣感叹道,“不愧是我爹选的孙媳妇儿,那胆子…。蔺芊墨肯定是吃着熊心豹胆长大的。那凶悍劲儿,一般人,不…根本都不像人了,跟个小兽一样,发起狠来让人从心里发怯!我娘,看着那漂亮娇弱的小娘子,忽然化身为狼,利爪獠牙,那感觉。呜,当时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有些好笑,“就那么吓人?”

“吓人。娘,你知道么,蔺芊墨她呀…。”凤宣捂着心口,把茶楼的事情给凤老夫人说了一遍。

说完,凤宣无意识的抹了抹额头,下结论同时也疑惑,不明,“娘,你说,赫连珉再怎么说那也是太子,蔺芊墨她怎么就一点儿敬畏,畏惧的意思都没有呢!”

凤老夫人听完,也觉得头皮有些发麻,心跳不稳,听到凤宣这句话,未加思索,直接道,“赫连逸还是皇爷呢,她还不是一样!”

凤老夫人说完和凤宣对视一眼,呐呐道,“确实胆子太大了些!”

凤宣点头如鸡啄食,极力表示自己的赞同。女人如老虎,这句话已不足以形容蔺芊墨。

“如此看来,璟儿这夫纲,怕是不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呀!”凤宣说着瘪嘴,“在我们面前挺厉害的,谁知道,在屋里时竟然是个惧内的,他也真是…。让我刮目相看了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笑了笑,却不觉得如何,“璟儿若是把蔺芊墨当军士一样训练,那才是奇怪!真正疼媳妇儿的男人,威慑什么根本就树不起来。在外面再厉害,回到家里那也是个普通人。”

凤宣点头,叹息,“看来我是真的不用担心了。”

老夫人听了张口,话未出,被打断!

“老夫人,表姑娘过来了。”

听到齐嬷嬷的声音,凤老夫人看向凤宣,“进去把衣服换了吧!”

“好!”

凤宣走入内间,凤老夫人开口,“进来吧!”

话出,少卿,萧荛儿走了进来,秀美的面容,不是特别亮眼,只是那柔和的眉眼,娴静的气质,看着让人特别舒服。

未语先笑,微微俯身,“外祖母!”

凤老夫人伸手,把人扶起,面色温和,眼中盈满慈爱色,“这会儿怎么过来了,怎么没歇着!”

萧荛儿轻轻扶住凤老夫人的手,在她身边坐下,乖巧道,“我不困,想过来陪陪外祖母!”

“你身子弱,又赶了那么久的路,要好好歇歇,养养。”

“外祖母放心,我没事儿,都好了。”

“你呀!”

听着凤老夫人柔和的声音,看着她眼里的疼惜。萧荛儿轻笑,垂眸!

老夫人是什么样的人,萧荛儿很清楚。也知道怎么做才能令自己更招她的喜欢。

“娘,荛儿,你们在说什么?”凤宣披着衣服,打着哈欠,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从内间走出来。

“娘!”萧荛儿起身,动手为凤宣整理好衣服,动作熟练,亲近而自然。一看就是经常做,一看就是标准的好女儿。

凤宣脸上溢出笑意,有这么一个贴心的女儿,心里很是欣慰,伸手抚了抚萧荛儿的小脸,满脸疼爱,“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?”

“想过来跟外祖母说说话!”

“比起你,荛儿可是贴心太多了!”凤老夫人微笑道。

凤宣不平,“娘,你这话可是太偏心了!”

“怎么?你有意见?”

“我哪里敢呀!”

“呵呵…。”

萧荛儿笑了笑,道,“我刚才在厨房给外祖母和娘炖了参汤,担心你们在歇息就没端过来。现在既然娘也醒来,我去端来…”

“你又去厨房了?”凤宣皱眉。

“我闲着也是闲着!”

“你这孩子,身体刚恢复怎么又不听话了!”

萧荛儿微笑安抚,“娘,女儿好的很!好了,你赶紧去梳洗一下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“这事儿不用你,齐嬷嬷,你派个丫头过去!”凤老夫人开口道。

齐嬷嬷轻笑,“老奴过去拿!”说完,离开。

凤老夫人看着萧荛儿道,“荛儿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?”

“就这两年!她没事儿的时候就爱去厨房鼓捣。”凤宣满脸无奈,眼里却是掩不住的骄傲,“我不让她去,厨房那些刀呀,火呀什么的,她一个女孩子家的,若是伤着了,碰着了,那可如何是好!可她却非要去,说想为我跟她父亲做点什么。可别的她也学不来,就想着学做饭给我们吃。我拦了几次,也拦不住,后来索性也由着她了。不过,这两年下来,她倒是真琢磨出名堂了,做的饭菜有的比那厨子都合口。”

凤老夫人听言,笑道,“是吗?”

“可不是!这一点儿不知道是随了谁了?”

萧绕耳笑着接口,“当然是随了娘了。”

“随了我?我可是不会做饭!”

“可娘对外祖母孝顺呀,女儿最想学的就是这个!”

凤宣听言,笑的合不拢嘴,“这倒是,我确实孝顺!”

“你个没脸没皮的,这还有自夸的呀!”

说着,屋内三人都笑了起来。气氛融洽,其乐融融!

端着参汤走进门口的齐嬷嬷,听着屋内的笑声,不由顿住脚步,低头,看向手里的参汤。相差无几的参汤,只是一个有甘草,一个没有!

“这是…。?”

“这个没甘草的是老夫人的。表姑娘说,老夫人不喜欢那个味道。不过,老姐姐,老夫人不喜欢甘草,过去炖汤的时候怎么给我们奴才交代一声呢?”

想到厨房婆子的话,齐嬷嬷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。老夫人不喜欢甘草的味道,在凤家知道的人并不多,包括大姑奶奶都不知道。

因为身体原因,老夫人就是不喜欢甘草的味道,可每次炖参汤的时候,却没吩咐不让放过。就是喝的时候,偶尔在她跟前儿说一句,甘草的味道令参汤美中不足!

这一件事表姑娘怎么会知道的?齐嬷嬷不由感到有些奇怪。

“齐嬷嬷,齐嬷嬷,老夫人呢?”

忽然传来的声音,打断了老夫人的思绪,转头,看到脚步匆忙,脸色惊恐未定的张氏(凤家二奶奶)。

齐嬷嬷心头一紧,张氏可是很少有这么失仪的时候。难道是出什么事儿了?

“回二奶奶,老夫人在内屋跟…。”

齐嬷嬷话未说完,张氏已疾步走了进去。

“母亲…。”

看到不经通报就忽然跑进来的张氏,凤老夫人三人说话声同时顿住。

“母亲,儿媳失礼了!”张氏俯了俯身。

凤老夫人看着张氏的神色,脸上笑意隐没,“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张氏起身,紧声道,“母亲过去看看吧,郡王爷他…他…”

“璟儿怎么了?”凤宣急声道。

“郡王爷他在发火…”

闻言,凤宣微微一愣,看向凤老夫人,怔怔,“发火?璟儿?”

凤璟发火什么样子?凤宣发现她好像从未见过,也有些想象不来。

萧荛儿垂首,眉头微皱,凤璟发脾气?脑海中仔细寻觅,发现竟然完全不曾有过。

凤老夫人心头一紧,起身,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他为何动怒?”

“具体的媳妇儿也不清楚,只知道璟儿已动手杀了一个丫头,三爷和二爷都在却挡不住,这才让我赶紧请老夫人您过去!”

凤老夫人听言,疾步往外走去,“我过去看看!”

凤宣也疾步跟了过去,“定是那丫头犯了什么事儿了!”不问缘由,绝对站在凤璟这边。

“这个我也不清楚…”张氏不敢乱言。

凤宣也未再多说,“走吧!”

“嗯!”

张氏,凤宣扶着凤老夫人快步往前院赶去。

萧荛儿静默片刻,眼底情绪变幻莫测,少卿又归于平静,一言不发,随着跟上。

“郡王爷饶命,郡王爷饶命呀…。”

“呜呜呜…。郡王爷奴婢再也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,求郡王饶了奴婢一命!”

“是肖三爷给了奴婢银钱,让奴婢借机接近郡王爷的,呜呜…奴婢都坦白,都交代,求郡王饶奴婢一掉贱命吧!”

“啊…。”

求饶,伴随着尖叫,而后归于平静。

那陡然的平静,让随之赶来的凤老夫人几人,心里均是猛然一跳。疾步走过去,果然…。

一片血色!

倒在地上之人,嘴巴张着,双眼圆瞪,惊恐的表情仍残留在脸上,人却已没了呼吸!

那副死态,触目惊心,让人生惧!

张氏脸色发白,阵阵反胃,浑身冒寒气。

凤宣头皮紧了紧,倒是没太大的反应,在边关死人什么的见多了。

萧荛儿心头一颤,手无意识用力攥紧手里的帕子,抬眸看向凤璟。

依旧是那副清淡点的表情,不见怒火,不见杀意,除了那比之以往变得更为沉黑的眸子之外,只看那寡淡的表情,让人完全想象不出,他刚才弹指之间,徒手捏死了两个人。

凤璟的狠戾,决杀,她听太多人说过。可却从真切的见过。这是第一次,前世今生首次见。令人心颤…。

“凤和!”

“在!”

“送去肖家!”

“是!”

“把肖樊,肖铭(肖远嫡长子),肖棟(肖磊嫡次子)送去军营。此次边关之行,随行!”

“是!”凤和领命飞身离开。

浅淡的话出,凤家在场之人,心里翻涌神色各异。

“木子!”

“在!”

“把院中那几个丫头带来。”

“是!”

木子领命,飞身离开。

院内,站着满院子的人,却是一片沉寂,除了略显不平的呼吸声,无任何声响。

在凤璟动手最初,曾阻拦过的凤家二爷,三爷,在听到那句收了肖三爷的银钱,借机靠近凤璟那句话之后,也已明了了凤璟发怒的缘由。如此,两人亦是沉默了下来。

凤家的当家人,要发落一些人。不需要他们询问理由,置喙缘由!

听从,认从,服从!军事化的训导,凤家子孙的家训。维护凤家家主绝对无上的权利!

少卿,木子归,身后带着几个婢女。

看清那几个婢女的模样,众人表情各异。

凤璟和蔺芊墨大婚时,蔺芊墨的姑母僖妃给的那几个丫头,宫中的宫女。

几个宫女被突然被凤璟传唤,心里不明所以,一路思索,猜测各种可能。而现在…。在看到倒在地上,气绝人亡的两个婢女后,几个人脸色顿时陡然大变,面无血色,从脚底升起一阵寒气,冰冷至心。

“奴…。奴婢给郡王爷请…请安!”忍着心里的惊惧,颤颤巍巍跪地,请安。

“动手!”

话出,手起刀落,血色飞溅。

“凤郡王,我们是宫里的侍婢,你不能…。”

“啊…。”

意图借势,试图威迫,只是这种念头,这种幻想,随着一声尖叫,都结束了,侥幸不存在,她们无退路。

一切归于平静,只是那浓厚的腥甜,透着铁锈的味道,闻着,心里钝钝,发沉,压抑,透不过气来。

一时沉寂,沉厚,紧绷!

“郡王妃!”

木子声音起,蔺芊墨身影缓缓出现在视线内。

一身素雅的长裙,随意挽起的青丝,简单的发髻,一根木簪固定,这样的装扮…。是匆忙?却更是随意…。

自在的简单,自然的颜色,那精致的面容,那淡然凤轻的表情,胜过金银堆砌出的华美,舍弃外在那层的浮华,显露本来颜色,彰显属于她独有的与众不同,落入眼中已是一种风景。

不像凤家人,却胜似凤家人!

关于蔺芊墨,过去的非议,曾经的认知,已越来越模糊!现在她的,每次见到,总是令人感觉越发陌生,也越发摸不透!

扫过地上的人,视线移开,走向凤璟,看到他手上沾染的血色,拿起袖子擦过,目光掠过那些尸体,看向木子,“葬了!”

“是!”

一次拉出这么多尸首,议论不会少,猜测会很多,随意说什么都好,凤璟即将启程。血色,是对一些人最好的震慑!

人有两张口,随着场景的变换,对一个人也会有新的定义。

同胡家灭亡不同,这次出手,凶残,凶猛,都会被定义为血性!镇守边关,守护大瀚,凤家军士首领,血性很重要,杀伐果断是必要。凤璟这次出手,不会令大瀚百姓惊惧,只会令他们心安。威望的积累,从心开始。

“走吧!”握住凤璟的手,欲离开。抬脚,手被反握住,脚步顿住,转头,熟悉的面容入眼,心动的字眼入耳!

“吾大瀚郡王凤璟,择日赴边关,职责所在,君命不违,护大家,保小家,守吾妻头上那片天!”

“吾凤家家主凤璟,责令凤家所有人,听她令,与她共进,共退!若违背,弃之!凤家再无你。”

“吾凤璟,蔺芊墨之夫,身边已有一人,此生除她,不会再有她人!”

“蔺芊墨,我一辈子的妻,唯一的枕边人!”

声音依旧清淡,宣告自己的主权,也明示她的权利。让人心动的告白,只是…。

蔺芊墨垂眸,看着握住自己的大手,那异样的力道透着一股紧绷。

为即将的离开。他,在紧张!因她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