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气晕,气哭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告白的话说完,警告的话讲完,凤璟拉着蔺芊墨大步往自己院中走去。龙行虎步,完全不顾及蔺芊墨是否跟得上,给了感动,马上丢了风度。

蔺芊墨被拽着,只能小跑才能不至于被拉趴下。看着男人硬挺的背影,蔺芊墨忽然有种,甜枣过后是棍棒的紧绷感,女人第六感,感觉不太好。

“凤璟…。唔…”进屋刚开口,唇被封,身上衣服松,身上一凉,随着被一个纳入一个滚烫的怀抱,灼热,嗜人!

“凤璟…。”

“闭嘴…”

蔺芊墨;…。深情款款呢?人前用情,人后本能。男人…你这样好么?人家动的是芳心,还未动春心,你这节奏太紧凑了了点儿吧?说好的感动片段呢,哪一咕噜怎么被你掐了!

“不许想别的,专心!”

蔺芊墨:…。“相公真有魅力…”

拍马屁!某人不稀罕。下手更狠了,那力道,是准备把她拆了重装吗?

想着分外透亮的窗户,蔺芊墨认识到一个事实,白日宣淫,头皮有些发麻,然后,默默从了…。

不舍,不安,担心,紧张…。分离的各种情绪,连锁反应,寻求慰藉,依赖那熟悉的温度。

***

“那个丫头,把一杯下了药的茶水给郡王爷喝,意图借机靠近郡王爷,成为郡王身边人!”

听完木子的禀报,凤宣抿嘴,沉声道,“此等丫头,死了活该!”

凤老夫人没说话,卖身契掌控得了她们的人,却掌控不住她们的心。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攀附一棵大树,求的一生富贵安逸!府中想爬上主子床的丫头,这些年来,老夫人已经打发,杖毙过不少,却仍旧不曾杜绝。

只是,没想到有丫头竟然把主意打到凤璟的身上。好嘛,直接被捏死了!这下,凤璟那院的丫头怕是彻底安分了。

“还有肖家…他们竟敢算计到璟儿的头上,真是…”凤宣看了一眼萧荛儿,压下想骂人的冲动。

老夫人开口,“这件事儿璟儿会处置,我们就不要参合了!”

“难不成就这样由着他们胡闹折腾?那他们以后还不更加无法无天了。”凤宣气恼,咽不下这口气。

“对肖家,我们最多也能耍耍嘴皮子,启不了什么作用。说不定还会启到相反的作用,赶蛇上辊,惹来更多麻烦。”

凤宣听了抿嘴,却也没再反驳,只是这口气憋在这里,实在难受。

“不过,璟儿那句,此生只有她一人,是什么意思?”凤宣开口问。

“是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?”

“意思是他这一辈子打算只要蔺芊墨一个,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了?”凤宣神色不定道。

凤老夫人点头,“应该是这样!”

“这孩子他怎么…。?”凤宣心情复杂,不知该怎么说。就蔺芊墨一个女人,想多子多孙的话,那可是就困难了。偏偏凤家大房还有凤璟这里却缺的就是子嗣。

凤宣倒是想让凤璟多几个女人,这样才能多子多孙。可现在…

“璟儿房里的事儿,我不过问,只要他们小两口过的好就行!”凤老夫人表态,正色道,“特别在这关口,你最好也别多言,招人不待见。璟儿的态度你也都看到了。”

凤宣听了,叹气,“娘都这么说了,那我自然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再说了,就是我反对,璟儿也不会听我的。我呀,还是不要去当那个坏人的好。而且,对着璟儿媳妇儿,我还真是有那么一些发怯。”

当着凤老夫人和萧荛儿的面儿,凤宣一点儿不避讳的认怂。

凤老夫人听了放下心来,好笑,“看看你那点儿出息!”

“我这不是没出息,是识时务!不过,你们可千万不能对蔺芊墨讲,不然,我这姑母可是一点儿威严都没有了。”

“就是不说,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威严可言吗?”老夫人取笑道。

“就算不多,也总是比完全没有强吧!”

老夫人抿嘴笑。

萧荛儿勾了勾嘴角,垂下眼帘,遮住眼中沉沉的暗色,心口憋闷的厉害,让她感到一股窒息感。

气恨,难堪,不甘,愤怒,嘲弄,还有一抹诡异的期待,兴奋等等!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,令萧荛儿心里那根弦绷成了纸条直线,紧的发钝钝发疼。

“外祖母,娘,你们说话,我想去休息一下!”说着,按了按额头,有些疲惫的模样。

凤宣看此,赶紧起身,“怎么了?可是不舒服?”

“没有,就是…就是有些累了!”萧荛儿笑的透着勉强,脸色有些发白。

凤宣忽然想到什么,伸手扶住萧荛儿的胳膊,懊恼道,“你看我,怎么就这么大意呢?真是,刚才那种场景,怎么就忘了把你给拉开呢!”说完,看向老夫人,“娘,我先陪荛儿回去,一会儿再来陪你!”

“我不用你陪,你好好照顾荛儿吧!不行,就让丫头把大夫叫过来看看!”

“外祖母不用担心,我没事儿,躺躺就好了!”

“别勉强!”

“嗯!”

“娘你别操心了,我会看着办的。”凤宣说完,轻扶着萧荛儿离开。

齐嬷嬷看着萧荛儿那娇弱的样子,眉头凝眉思索,若有所思。

“怎么了?可是有什么事儿?”凤老夫人转头,就看到齐嬷嬷一副有心事儿的样子。

听到凤老夫人的声音,齐嬷嬷收敛心神,道“没什么,就是看着表姑娘的样子,有些担心!”

“没事儿,应该就是有些吓着了。”凤老夫人这么说着,嘴上却不忘交代道,“你去吩咐厨房一声,让她们炖点儿安神汤给荛儿送过去。”

“是!老奴这就去。”齐嬷嬷领命离开,走出屋子,顿住脚步,叹了口气,老夫人对萧荛儿的疼爱看在眼里,有些事儿还是不说了吧。也许,甘草的事儿只是她想太多了而已。

而且,就是要说,现在时机也不对,郡王爷即将出征,家里要忙的事儿太多。别的事儿,还是先缓缓吧!主意定,齐嬷嬷放下心事儿,快步往厨房走去。

另一边,萧荛儿回到自己的住处,以想睡一下为由,把凤宣给劝走了,把屋里的丫头也全都打发了出去。

屋内静下,萧荛儿垂首,伸出自己的手,看着手心里深陷的指甲印记,还有手指上断裂的指甲…。嘴角勾起一丝浅淡的弧度,沉沉暗暗。伸手拿下断掉的指甲,表情深沉。

曾经残缺的男人,竟然好了!本就出众的他,现在在那些女人的眼中更是趋于完美了吧!

前世完全无爱的男人,爱了!且爱的极致。

萧荛儿眼神有些恍惚,那样一个男人,竟然也会爱,竟然也懂得如何去爱一个女人!让人意想不到。但,那又如何呢?

爱的再深,也抵不过老天早已打造的结局。再多的幸福,从分离那一刻结束…

她完全没必要再去在意什么,只要坐等观看结果就好!

她的痛苦,已随着前世一同抹去。这一世,她要站在高处,欣赏某些人的苦难就好,也只有这样才能平复她曾经受过的苦。

萧荛儿第无数次这样想着,只是,脑海中却溢出蔺芊墨的脸。面对凤璟的深情,她的嘴角的那一抹浅笑,未有受宠若惊,没有惊喜泪流,只有…。淡淡的幸福!

那浅淡的弧度,那无法抹不去的幸福,真切的让人…。萧荛儿眼睛微眯,眼底阴戾蔓延,让人不可忍受,亦感到屈辱!

她丢了命都未曾得到的,可蔺芊墨却那么轻易的拥有了。这,怎么可以…。

***

一番折腾,一番蹂躏!

“阿嚏…”蔺芊墨揉了揉鼻子,盘腿坐在床上,看着已起身的凤某人,拉过他的大手,抚上自己的额头,道,“凤璟,我好像病了!”

凤璟听了,在蔺芊墨身边坐下,感受着手下适中的体温,点头道,“我去向皇上请退,家里媳妇儿病了需要我照顾,战场无法去了,他自己看着办吧!”

蔺芊墨听了,抱着凤璟的胳膊笑开,“相公真好!就这么办吧!”

“嗯!”

凤璟应的爽快,蔺芊墨脸上的笑却没了,苦着脸,控诉,“无情的郎君,刚下了床,就开始忽悠媳妇儿!”

“舍不得我!”

“黏黏糊糊的话别说那么多,反正,你早些回来!不然…。”

“不然如何?就变心给我看?”

“变心我不敢,但去找你我敢!”

蔺芊墨话出,凤璟心头微缩,伸手抚上蔺芊墨的小脸,沉黑的眼眸盈满清晰的不舍,“在家乖乖等我回来!等我回来,给我生个孩子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眼帘微颤,瘪嘴,“你就只想这个?”

“这个只是想办了你的理由!”

“那我在家把那七十二式替你研究研究,等你回来让你看看我的进步!”

凤璟听了叹气,伸手把人拥在怀里,“这么没情调的媳妇儿,让人该怎么办才好!”

“哪里没情调,明明煽情满满。”

“眼泪都不见。”

“你想看我哭!”

“那样才有依依不舍的样子,我也好安慰安慰你。”

“那我现在哭给你看。”

“要我拿辣椒吗?”

“要!”

“气我!”

“嘿嘿…”

“主子…”

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,蔺芊墨松开手,为凤璟整了整衣服,“出去吧!”说着,摇头,叹气,“唉,这一下午呀,我的名誉全没了!”

“无碍,若是有人问,为夫就说我是被拿下的那个,为你立名树威!她们若是不相信,我可以让他们看看我的背,那抓痕是可以证明。”

蔺芊墨听言,嘴角抽了抽,忍笑,瞪眼,“她们?她们是谁?”

“比如九爷,比如祖母。让九爷别幻想了,让祖母知道她很快就可以抱孙子了!媳妇很生猛…”

凤璟话落,蔺芊墨抬脚。

凤璟坐着不动,老老实实挨了一脚,那点痛意,让凤璟得出结论,“还有力气,看来晚上还可再战两场!好好休息,晚上等着我。”在蔺芊墨额头上亲了一下,起身离开。

蔺芊墨摸了摸额头,看凤璟身影消失,静坐良久,悠悠开口,呢喃,“凤爷如此勇猛,直接证明我医术果然了得。性福满满,孩子快有,这都是我的功劳…”说完,趴在床上笑开,心里却很是空落落的。

喜相逢,伤别离!

肖家

看到凤和送来的人,听到凤和的话,肖家在经历一片沉寂之后,顿时炸开了锅。

让肖樊,肖铭,肖栋随行去边关?那…。那不是让他们去送死吗?

要守寡了,要成寡妇了,孩子要没爹了,这种直面的认识,直接的冲击,让郭氏眼前阵阵发黑,肖樊就是再不着调,那也是自己的丈夫呀!有总比没有强呀!

郭氏按着心口,紧声道,“凤和,你回去给郡王述说,肖三爷他没那个本事,他去不了边关,他身体不好,武功不行,就不去给郡王爷添乱了,免得让郡王爷多操心!”

杨氏,冯氏也是红了眼,随着附和,“不能去,不能给郡王爷添麻烦,肖铭也不行,他太年轻从未学过武艺,长这么大连杀鸡都不曾有过,怎么能随着郡王爷一起上阵杀敌呢!不行,不行…。”

“栋儿也是一样的,他去了只会拖郡王爷的后腿,他没你发能力…。”冯氏说着,想象着战场上那刀光剑影,血手横飞的场面,胃里翻涌,脸色发白,心里发恨。

相比三个媳妇儿的含蓄,老夫人就直接多了,黑着一张脸,对着凤和叫嚷,“凤璟这是什么意思?是想让我的儿子,孙子陪着他去送死吗?”

砰…。乍然一声响,众人心一跳,怔怔看着,眼前树木缓缓倒下,噗通一声,枝叶横飞,尘土飞扬…

“肖老夫人,请,甚,言!”凤和目光阴沉,戾气满溢,一字一顿,透着杀气。

陪着去送死!这话哪怕是无心,也无法容忍。

临出征,‘死’一字是禁忌!

看着凤和那副凶恶样,肖老夫人心头发突,发紧。感觉,再说一句不吉利的话,凤和立马就会动手砍人。

这种直觉,让肖老夫人生出怯意,嘴巴紧抿,凤家果然是武将出身,都是一些好打好杀的莽夫!

杨氏,冯氏,郭氏三人看着肖老夫人,眼睛冒火,心里发堵这愚蠢的老婆子,这个时候就算心里再急,再气也不能乱说话呀!这个时候若是惹恼了凤璟,情况只会更糟。她这是拿自己儿孙的命在撒欢吗?这老不死的…

肖远心沉下,肖磊冒汗,赶忙上前,“凤和,我娘她糊涂了,经常乱说话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凤和面无表情道,“话我带到,人我已带去军营,告辞!”

“你…。你说什么?他们已经被你带去军营了?”肖磊这心里也开始发慌起来。

在场的几个女人,听言,更是差点晕过去。就这么一个午睡的功夫,丈夫,儿子就已踏上了赴死路?眩晕…

“怎么可以先把人给…”

肖远的话还未说完,凤和已飞身离开。气的肖远差点骂娘,这位也是几十年来当惯了爷的人,现在被凤和一个下属如此下面儿,火大难消!

“远儿,现在怎么办呀?”肖老夫人看着肖远问。

几十年来,遇到问题,肖老夫人都是这一句话。问父亲,问丈夫,问儿子…

对肖老夫人,肖远也是特别的不耐,特别在这种憋闷的心情下,说话自然冲,“怎么办不用你管,你只要把嘴巴给我闭上就好。许嬷嬷,给我看好老夫人。”说完,大步往外走去。

肖老夫人怔愣,“他…。他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没人搭理她!

三个媳妇儿一致往肖淓的院子走去。

肖磊抬脚去追肖远!

还能怎么办?自然是去求人,求凤郡王高抬贵手,求国公爷大发慈悲。

肖磊跑着,心里悲伤逆流成河。谋富贵,某权势,最后,屁也没有,儿子的命倒是马上就要丢了!

被儿子媳妇儿如此忽视,肖老夫人脸黑,“他们这都是…。?”

“老夫人您别多想,两位爷还有几位奶奶肯定是去寻办法去了。”许嬷嬷开口道。

“那就不能跟我说一声吗?”老夫人心里不愉。

“肯定是怕你着急!”看在钱财的份上,许嬷嬷强忍着,才没让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出来,伸手扶住肖老夫人的胳膊,“老奴扶你去歇息吧!”

“这个时候我哪里还能坐得住,”肖老夫人挥开许嬷嬷的手,烦躁。

老嬷嬷低头,暗腹;坐不住,你就站着!

“走,去袁家!”

老嬷嬷听了眉心一跳,“老夫人去袁家做甚?”

“这还用问吗?当然是找凤冉!”

许嬷嬷听了,明了,老夫人这是拉不开脸求凤郡王,同时也有些惧凤郡王。如此,想通过凤冉的口,让凤冉去跟凤璟说说,让凤璟放了肖樊,肖铭,肖栋几人。免了他们去战场的事儿。

想的倒是美,可惜,必然是空想!凤冉她是凤家的女儿,轮亲近自然是凤郡王靠前,肖老夫人这不靠谱,不讨喜的外祖母靠后。

“老夫人,老奴觉得这个时候不宜去袁家找凤大小姐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凤大小姐近些日子就要临产了,你这个时候去找她,她急是有心也无力呀,身子那么重不好动弹呐!”

“女人要生产还有能动弹的,她这还有些时候走走无妨!”肖老夫人理所当然道,“自家舅舅,表哥的命都快没了,她就是再难受也要去这一趟!”

这话…。自私的,许嬷嬷听着都觉得无语,也感到可笑至极。人家的亲哥哥都要去战场了,那表亲的,为什么的就不能去?至于危险,怕送命什么的…呵…凤大小姐就是担心,也为自己的亲哥哥担心,那表亲谁在乎?难不成比凤郡王还金贵不成?

肖老夫人若是把这话说出去,啧啧…。凤家一恼,直接把肖家男儿都带到边关去,那就更有意思了!

许嬷嬷心里几番嘲弄,却不忘肖远的交代,看好老夫人。如此,嘴上劝说道,“老夫人,你若开口了,凤大小姐肯定会跑一趟的。只是,老夫人你也知道,女人生孩子那真是没个准时,万一这个时候凤大小姐要生了,这…。要是出了什么差池,那这事儿可就说不清了,这事儿也就更难办了呀!”

肖老夫人听了皱眉,“哪里会有那么巧?”

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呀!老夫人这可关系到几位主子的安危,还是慎重一点儿好!”

肖老夫人听言,习惯性的犹豫了,左右不定,拿不定主意。

“要不,老奴把几位小姐和三位奶奶都请过来,老夫人你同她们一起商量一下?”

“就这么办吧!你马上就叫她们过来。”

“是,老奴这就去!”

“肖淓,你马上去见凤璟,让他把肖铭给我送回来,不然,我跟…。我跟你没完!”杨氏红着眼,黑着脸对着肖淓怒吼。

“栋儿他一点武功都没有,这要是去了战场那就是送死呀!栋儿可是你的亲侄儿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。”冯氏绷着脸道。

“呜呜呜…姐姐,若是肖樊有个三长两短的,我…我也不活了,呜呜呜…”

三个人,强势的强势,命令的命令,哭的哭。三种态度,一个意思。一句话,这事儿你必须解决。不然,你就是害死直接侄子,弟弟的凶手,她们绝对跟你没完,让你看好!

肖淓抿嘴,揪着帕子,“这事儿你们给我说没用,凤璟决定的事儿,我…。我管不了!”

若是管得了,她就不会回肖家来了。

“有什么管不了的,你是他的娘,你的话他一个做儿子的就得听!不然,那就是不孝。”冯氏沉声道。

“这我们不管,反正,你必须去一趟,人也必须给带回来。”杨氏强势蛮横道,“现在,你马上过去凤家。”

“我不去…。”

啪…。

肖淓话未落下,一个巴掌先落在了她的脸上。

听着那声音,看着肖淓瞬时肿起的脸颊,杨氏,冯氏觉得心里痛快。

郭氏眉头皱起,脸色难看,这个时候把肖淓打了,这心里是痛快了,可她顶着这张脸,还怎么去凤家!

肖淓捂着脸,被这一巴掌打懵了。

“你…。你打我?”怔怔看着杨氏。长这么大以来,她还是第一次挨打。那感觉,不敢置信,委屈难忍,脑子发晕。

“对我儿子的命,你这个做姑姑的选择视而不见,如此狼心狗肺,我打你一巴掌又有什么不应该的?”杨氏咬牙切齿。

我不去!肖氏那干脆利索的拒绝,那不以为然,视若无睹的样子,让杨氏,凤氏撕了她的心都有了。特别那个欲送她们儿子去死的,还是肖氏的儿子。如此,更是难以容忍。

然,她们的愤怒,肖氏却不懂,眼睛泛红,看着她们,心里委屈至极,也不明所以,“去边关有什么大不了的,凤璟不是也要去吗?武将去战场很正常,你们为什么这么激动?”

肖氏这话出,杨氏,冯氏脸都绿了。

郭氏不由为凤璟感到可悲。儿子要去战场了,做娘的一点儿担心都没有。这也真是让人心寒。

看来,肖氏在凤家那么不得人心,不单纯是因为她蠢,关键原因怕是她对人不够用心。

肖淓是不觉得如何,因为在她眼里,凤璟强悍的就没有让人担心的理由。再加上国公爷年轻时也是时常走赴边关,不也从来没出过什么事儿吗?如此,有什么需要担心的,需要紧张的?

杨氏咬牙切齿,“你儿子去战场那是皇上指派去的,可我儿子呢?那是凤璟蓄意拉去的这能一样吗?”

肖淓听了,不假思索道,“这不是挺好吗?你们不是一直说,凤家不拉我们肖家一把,总是说凤家太薄情。现在好了,凤璟带着他们一起去,只要他们有能力,表现的好,这就是一次立功的机会,等到…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,闭嘴…。”杨氏完全听不下去了。

冯氏脸黑的可以滴出水来。

郭氏真是连听都不想听了。再听下去,她不是晕过去,就是敲死肖淓。

“怎么?我哪里说的不对吗?凤家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,不也是国公爷在马背上打出来的嘛!现在凤璟给肖家机会,你们也应该好好把握才是,怎么能扯他们的后腿呢?”

郭氏听言,转身,直接走人!肖樊还没死,她快死了!

冯氏和杨氏气的直喘粗气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见她们不说话,肖淓感觉她们快被她给开解通了,继而忍着心里的委屈,继续给她们讲解,道,“而且,这次去边关也不过去镇压一下昭和,西域这两个小国而已。又不一定真的会打起来。不过是走一趟,就有立功进爵的可能,这是多好的机会呀,这个时候你们应该高兴才是,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担心,这么激动…。”

噗通…。

“啊…。大奶奶,大奶奶,你怎么了?”

倒地的声音,伴随着丫头的惊呼声,还有那呼哧呼哧的喘气儿声,“滚,滚…。肖家有你,就没我…。你个死女人,死女人…气死我了,气死我了!”

杨氏被气哭了,冯氏被气晕了!

站在门口的许嬷嬷,听着里面的动静,嘴角直抽搐!

比起肖老婆子,肖大小姐真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!

不过,凤郡王这招数够狠。掌控住肖家三房的命脉。如此,肖家再敢使什么幺蛾子可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了。不然,拿就是拿丈夫,儿子的性命在做赌!

肖淓看着晕倒的冯氏,还有满嘴脏话,满脸愤恨色的杨氏。同样是嘴里发苦,心里发堵,哀怨不已,她的一片苦心,怎么就没人了解呢!

凤家

书房中,凤和对着凤璟,国公爷禀报道,“刚凤卫传来消息,太子病倒了!”

闻言,凤璟表情淡淡,不意外!

国公爷表情舒缓不少,“边关不稳,太子思虑过重,病倒了也正常!”

听着国公爷大言不惭的话,凤和点头,表示绝对赞同。

“皇上可派御医过去了?”

“喜公公再给皇上上了一套新的茶具后,就去请了御医!”凤和技巧回禀。

国公爷听了,笑了笑,笑意沉沉。摔吧!都摔了。

皇宫

赫连昌脸色难看至极。他这边让赫连珉随行的话才说出口,那边他就给他病倒了!这巧合,赫连昌直接认定是故意为之。

“上部的台面的东西!”

凤家的功劳已经够了,这个时候皇家再不差点儿彩,这赫连家的天下怕马上要改了姓了!

“喜公公!”

“老奴在!”

“你即刻去二皇子府一趟,把二皇子给朕叫来!”

喜公公闻言,眼神微闪,躬身,应是。领命离开。

走出御书房,喜公公摇头,皇上若是想让二皇子随行。那,恐怕又要有一番闹腾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