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 离开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九皇府

宫里的那几个宫女被斩杀了。免除可能会有的隐患。

肖家三房均被带走了一个,清楚可见的警告。

凤家的人也得了明确的告令!毫不掩饰的警示。

赫连逸听完影一的禀报,看着院中摇曳多姿,香溢芬芳的百花,静默无言。

即将离开,极力为她清除一切可能会威胁到她的后患。凤璟对她有多在意,清晰可见,清晰到可以真切看到他的不安和紧张!

想着,赫连逸扯了扯嘴角,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,只是眼底却未落下丝毫笑色。确实在意,在意到愿意请托他这个最不喜的人,来护着蔺芊墨一些。

这样的请托,让赫连逸感到酸涩,也恼火!

护着墨儿,他自愿。何须凤璟那厮开口!更重要的是,那厮还一副他肉痛不已的样子。

被凤璟嫌弃着,戒备着,最后还要护着…。赫连逸忍不住按了按眉心,心里不由憋闷!很是窝囊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“小姐,是九皇爷!”一个绿衣丫头轻扶着夏如墨,看到不远处的赫连逸,轻声开口。

夏如墨听了,抬眸,静静看了一眼,收回视线,“回吧!”

丫头听了一愣,“小姐,不过去吗?”

夏如墨摇头,淡淡道,“九皇爷若要见,会让人来传我。不唤,不想我们打搅!”

丫头听言,还想说些什么,只是看着夏如墨清清淡淡的表情,不由又把话给咽下了。她这位小姐,不知是因为身体不好,还是秉性使然,对什么都漫不经心,随遇而安的态度,包括对九皇爷,同样是恭敬多余亲近。九爷也同样,温和中透着疏离。

两个人的相处方式,完全的相敬如宾,从任何一处看都不像是新婚夫妻。

唉,不过主子的事儿,不是她一个奴婢可以置喙,探究的。

影一注意到夏如墨离开,心里亦是无声的叹了口气。这位九皇妃什么都挺好,就是太本分了点儿。就算察觉到主子的心根本不在她身上,最起码也试着争取一下吧!唉…

皇宫

“太子身体如何?”皇后沉声问道。

太医跪地,如实回禀道,“赎老臣无能,现在还未查出太子的病因!”

闻言,皇后脸色更难看了,有担心,也有焦灼,气恼,“只是一个腹泻,你们都查不出原因?本宫养你们何用!”

“老臣无能,娘娘息怒!”太医也很焦心,该用的药物,能用的药物他们都用了,可太子偏生就是不见好。他们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呀!

“本宫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今日之内一定要把太子给本宫医好,否认…。”

皇后话未说完,可其中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。

太医冒汗,再医不好,下次他可是连求饶的话都可以省下不用说了,因为头没了!

“老臣一定竭尽所能,医好太子殿下!”

“如此再好不过!好了,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太医退下,皇后扶着头在软榻上坐下,略显疲惫!

身边的钱嬷嬷抬手挥退殿内的宫女,而后,抬手轻轻为皇后按着头,并轻声劝慰道,“娘娘,您也不要太忧心了,太医不是说了嘛,太子殿下已逐步在好转。想来,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。”

“只怕等他好了,或许什么都晚了!”

出行的日子已经定下,不会轻易再更改。本想着,借着这次的边关之行,让太子积攒一些威望,可现在…。怕是要泡汤了!

钱嬷嬷听了,压低声音道,“娘娘,其实这样也好!出行边关,危机重重,福祸难料呀!”

皇后听了,苦笑,“你说的这些,我如何不知道!只是…。若想坐稳那个位置,冒险少不了!”

钱嬷嬷听了,低头,靠近,附耳,“娘娘,就老奴来看,太子殿下若是威望太盛了,皇上…。恐怕也不见得会高兴!”

皇后听言,眼帘微颤。赫连昌想皇家的子孙个个有本事,个个有出息。但是,他却有不喜欢他们太有出彩,特别是太子。不然,那种即将被人取而代之的感觉,赫连昌同样难忍。

这一点儿皇后从来清楚。所以,这么多年来,太子在政事上的表现都是中规中矩。不会让自己太出彩,却也不会显得平庸,无能!

“老奴可是听说,自从边关事出,三殿下在皇上面前就越发的沉寂了。包括贤妃,这些日子都沉默的厉害。由他们的反应可以看出,这次出使边关,是利大于弊!”

对于赫连珏来说自然是利大于弊。赢了,压太子一头,被赫连昌忌惮。输了,平白抹黑了自己的声誉,还要冒一路风险。太划不来。

贤妃和赫连珏都是聪明人。这种明目张胆向太子进行挑衅的事儿,又冒险显示自己能力的事儿他们不会做。只是太子…。皇上却还是希望他能够去,希望借此机会让大瀚百官,大瀚百姓看到他从容不惧的样子!

“娘娘…”

听到殿外传来的声音,钱嬷嬷停下按抚的动作,抬脚走到门口,看到来人,露出一丝微笑,“李公公来了,请进!”

“皇后娘娘让老奴照看的绿牡丹开了,老奴特别拿来让皇后娘娘看看!”李公公抱着一盆花,说着,走了进来。

“李公公果然是个精巧人,看看这花开的多水灵呀!”钱嬷嬷笑着夸赞道。

“钱嬷嬷过誉了,老奴可是不敢当!”说着,走到皇后面前,跪地请安,“老奴给皇后娘娘请安!”

“免礼!”

“谢娘娘!”

贤妃宫

贤妃看着眼前人,淡淡道,“你说皇上欲让赫连冥随着凤郡王去边关?”

“是!”

“二皇子什么反应?”

“二皇子…。很激动!”回禀之人回答的很是含蓄。

贤妃听了,却是不由勾了勾嘴角,赫连冥表现激动的方式总是很特别。想来,这会儿皇上又开始摔东西,骂人了!

“本宫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人离开,贤妃身边的桂嬷嬷上前,皱眉,“娘娘,让二皇子去边关,皇上这是…。”

贤妃听了,笑了笑,意味深长。不过是赫连昌推出去,为赫连皇室增添色彩的棋子而已。

赫连冥,就算这次立了功,就百官和大瀚百姓看来,也不过是进步了而已!

比起赫连冥过去闹出的事端,他的那点儿功劳,没人看在眼里。如此,既不会压过太子,也不会威胁到赫连昌。所以,这次出行,赫连冥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“东宫那边可知晓了?”

“应该已经知道了,刚才那李公公又去送盆花了!”

贤妃听了,扯了扯嘴角,带着一丝嘲弄。自以为是的谨慎,无趣!

御书房

喜公公站在殿外,听着里面的动静,不住抹汗!

“让我去边关?父皇,你是不是喝多了?还是哪里不舒服呀?碰到头了?”问的那是一脸认真,满眼关切,盯着皇上的脑袋打圈看。

赫连昌绷着脸,不去跟他较那个真,“你身为大瀚的二皇子,在太子身体不适时,理应顺势顶上,为守护我大瀚的尊威尽一份力!”

“父皇,你说真的?”关心没了,就剩下不可思议了。

赫连昌完全不回答他的话,只述自己的决定,“你随行之事儿,朕已给凤郡王说过,他无异议!”

赫连冥闻言,瞬时跳了起来,“他没异议,我有,我不去,不去…。”

“朕话已出,就无收回的可能。你现在即刻回府收拾一下,后天启程!”

“父皇饶命呀,儿臣真的不能去边关呀!”赫连冥开始嚎,“你是了解儿臣的,我武功不行,脑子不灵,还怕血,怕鬼,更怕死呀!我若是去边关,别说镇压人家了,我肯定是被人家镇压,父皇呀,你英明一世,怎么在这么大的事儿上就犯糊涂了呢!”

赫连昌听着,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,脸色难看,“送二皇子回府!”

决定了,你不去也得去!

“你不收回成命,我哪里也不去!快说不让我去。”

“赫连冥,你想死吗?”

“就是因为不想,我才不去!你敢让我去的话,我…我去了就树白旗,我跟人家俯首称臣,我去投降去!”

赫连昌一再告诉自己,给这混账玩意儿,绝对不能生气,也犯不着生气。可是,在听到这句话时,赫连昌还是没抑制住,差点吐血出来。

“赫连冥,你个混账,你再说一句,朕现在就废了你!”

赫连昌话出,赫连冥噗通躺在地上,四仰八叉,“你废了我吧,还省的我跑那么远的路去送死了!”

赫连昌闻言,气的脸发绿,跟赫连冥说话,不动怒,就只能是憋死自己。

“凤璟,凤家军随行,保护,你怎么会死!”赫连昌咬牙切齿。

赫连冥听了,抬了抬眼皮,看了赫连昌一眼,瘪嘴,“就是因为是凤璟为首领我才更不想去!”

赫连昌听了眼睛微眯,“为何?”这混小子也知道忌惮凤家了?

在赫连昌思索间,赫连冥口中飘出一句,带着愤然,“我跟长的好看的男人合不来!凤璟是我最合不来的那个。”

赫连昌:…。赐死算了,赐死算了!

赫连冥好似感受到了赫连昌身上陡然溢出的戾气,仰起头来,求相知,“父皇,你是不是也跟儿臣同样的感受?看到凤璟那张脸都有一种想抓花的冲动?”

“赫连冥,你再跟朕废话一句,朕现在就让你阉了你!”赫连昌低吼。

赫连冥听言,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,严肃而认真道,“父皇,儿臣此生的愿望是手里有酒,怀里有美,可不是成为太监。”

“来人,送二皇子去净身房!”

赫连冥反身性的捂着下半身,脸色白了,眼睛红了,“父皇,你…你来真的?”

“一言九鼎…”赫连昌沉着脸道。

赫连冥闻言,满脸悲泣,哀伤不已,“既然如此,净去前,让我再好好看一眼。”说完,完全不顾及其他,拉开腰带,扯着裤袋,低头,对着腰下之处,追悼,“兄弟,带着我的子子孙孙,一同安息吧!永别了!”

那话,还有他那副令人无法直视的姿态,让人想弄死他!

“龙卫,马上把他给我拖出去,切了,切了…”

“是!”

一听龙卫二字,一看到龙卫的身影,赫连冥裤腰带即刻拉紧了,“儿臣马上收拾行囊,启程前往边关。”说完,跐溜开溜了!

赫连昌:…。这一口气还没吐出来,外面赫连冥露出一个头来,满腹委屈,一脸心酸,“父皇,若是儿臣打输了,被他们抓了,要是他们也拿我的子孙袋威胁我的话,我一定会投降的大,到时候父皇你可别怪我。你也是男人,应该知道那玩意儿对男人的重要…。”

啪…。

“滚…”

“滚了!”声音弱弱,跑的飞快。

赫连昌噗通坐在椅子上,脑仁疼,心口疼,头发晕,眼发黑…赫连冥若是活的安稳,他自己就一定会早死…。

凤家

肖远和肖磊去到凤家,口还未开,凤璟一句话,把他们打回去了。

“一个字,一个人!想说什么尽可直言。”

一句话差点没把肖远给憋死!

肖磊憋的脸红,看着静静看着他们的凤璟,嘴巴张了几张,最终不敢开口,拉起脸色又青又白的肖远,带着急火来,带着血泪归!

跟凤璟比,他们身份不及,头脑不及,武功不及,怎么跟他都!本来还有了长辈的身份可以狐假虎威一下,可随着肖淓和凤腾的和离,他们彻底变成了那地上尘,凤璟一口气,他们不飞也得飞。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。

在这大瀚能管得到凤璟的也就皇上一人。可他们能跑到皇上面前,说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随行去边关吗?不行,因为那是不爱国的表现。不想为大瀚出力,还想得皇上的维护,做梦去吧…

因为清楚认识这点儿,肖远,肖磊心里才更发苦。真正体会到,官大一级压死人是什么意思了!

临行前一日晚…。

蔺芊墨有种凤璟要把她弄死在床上的感觉,那股狠劲儿…。这是上阵杀敌前的试炼么?

事后,蔺芊墨强撑着没闭上眼睛,看着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,酸痛,无力,“本来我有很多话想说的,现在就记得有句了。凤璟,事儿完了,麻溜给我回来!不然要你好看。”

凤璟点头,大手轻抚着蔺芊墨柔嫩的脸颊,开口,声音有些沙哑,“我找了几个厨子回来!”

蔺芊墨听了,抬了抬眼帘,不太明白凤璟是何意。

“天南地北,四方菜色,他们都会做。想吃什么,叫他们做。不合口,就自己折腾点,学着做做,等为夫回来,也能做出两个菜来给我显摆显摆。还有你那女红,也跟着祖母学学,给我绣个像样的荷包出来。还有…。”

“还有,别让自己太闲了。那样日子就会过的快些。”蔺芊墨伸手在凤璟高挺的鼻子上刮了一下,嘴角染笑,心头发紧,“夫君放心,你不在,我要忙的有很多,不会让你再战场上耳朵痒的太厉害,无法安心。”

“嗯!想念,不要太多,也不要太少。耳朵不痒,我也无法心安!”

“好。”

“多余我的不多说,你自觉安分些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轻笑,“保证完成夫君吩咐!身不外露,眼不乱瞄,心不乱跳,安心在家等待相公回来。”

“很好!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早去早回,全须全尾!”

“很乖!除了这个我还有一点儿要求。那就是上阵杀敌时,话少说,手多动,干掉他们了事儿。想媳妇儿时生出的身火,心火,都发给他们。”

“嗯!”

“相反,若是半路看到个美少女,美少妇什么的,你少给我玩儿英雄救美那一套。总而言之一句话,不许让人伤了一分,不许让女人碰一点儿。回来我要检查,若是让我闻出一点儿胭脂水粉味儿,直接,老虎凳子辣椒水!明白吗?”

“明白!”在战场上保护好自己,完好无损的回来受罚!

凤璟交代着媳妇儿,同时受着媳妇儿不太温柔的交代。

翌日

蔺芊墨随凤家所有人,站在凤家门口,看着凤璟骑上追风,承载满身风华,离开,远去,直到身影消失不见。

那一眼不舍,那一句等我回来!开启了蔺芊墨的思念,还有期盼。

“凤璟,早去早回!”淡淡呢喃,随风消散,希望他能听得见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