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 贴心的表妹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璟同萧飞去了边关。萧荛儿和凤宣留下了,原因,边关不稳,她们在这里让人放心。

凤宣虽然放心不下丈夫和儿子,倒是也没坚持跟着回去,因为有凤璟在,他们的安危应该不成问题。如此,凤宣也就顺势留下了,想好好陪陪老夫人。

凤老夫人年事已高,她这一走,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还不知道能不能…。想想心里发酸,趁着现在有时间,也想尽尽孝。

至于萧荛儿,身体还未完全养好,长途奔波更是受不了。留下来是理所当然。

凤家的人也没觉得如何。只是看着那已到了议亲年纪的萧荛儿,心里各有所思!到底是身体原因只能留下,还是为了长久的留在京城,很快就会知道了。

早上,老夫人刚起身,梳洗过,凤宣就过来了。看到只有她一人,凤老夫人不由问了一句,“今儿怎么只你过来了?荛儿这么没跟着来?”

“她去墨儿那里了!”

“可是有事儿?”

“她能有什么事儿。不过就是看凤璟刚走,担心蔺芊墨心里难受,说要去陪陪她,聊聊天什么的!”凤宣微笑,为女儿这份体贴感到窝心,也骄傲。

凤老夫人听言,笑了笑,“荛儿是个细心的孩子!这一点儿不随你。”

“娘,你夸荛儿就夸,还顺带的埋汰我两句做甚!”

“没办法,习惯了!”

凤宣听了有些好笑,“娘,你真是越来越不讲理了!”

老夫人听着,没跟她继续嚼舌根,不由叹了口气,“也不知道璟儿他们现在走到哪里了!”

“应该已经到月河了。”凤宣心里也是牵挂,说着,开始不满,“那肖淓可真是够绝情的,璟儿出行边关她竟然连来看一眼都没有。这世上有她这样当娘的吗?”

凤老夫人听了没说话。对肖淓她早就已经不抱什么期待了!

凤宣却是心难平,“不管她跟我大哥这和离这中间到底存着什么内情,肖淓这不闻不问的都让人不能谅解。我看,和离这事儿就这么着吧,以后她走她的阳光道,她的任何事儿都跟我们凤家在没关系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看了凤宣一眼,不多言,只道,“婆家的小姑子,娘家的嫂子。相比你这小姑子的不喜,肖淓的三个嫂子,对她不知道是何种看法!”

凤宣瘪嘴,未多想,直接道,“何种看法,不用想,自然是不受待见的。她一个和离的肖家女,那跟寄人篱下差不多。偏生她又是个笨的,不懂脸色,又没眼色。而肖家那三个媳妇儿可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。说不得,人家把她卖了,她还帮着人家数钱…。”

凤宣说完,一顿,抬眸看向凤老夫人,神色不定。

凤老夫人不疾不徐用着早饭,不再多言。

凤宣明白过来,抿嘴,似笑非笑。这下有好戏看了。

肖老婆子是个耳根子软,好怂恿的。

肖家两个大哥,因肖淓和离一事,怕是也恼了她。

老娘,兄弟,这最亲最近的人若是不护着她。那…。肖淓在肖家的日子肯定是精彩非常了。

想到这一点儿,凤宣即刻胃口大开,脸上扬起笑意,“齐嬷嬷,帮我拿副碗筷过来,我再吃点儿!”

齐嬷嬷看了不由笑了笑,“老奴这就去!”

凤老夫人白了她一眼,这幸灾乐祸,表现的还能再明显点儿不!

凤宣呵呵一笑,一点儿不掩饰,“想到她憋屈,我就高兴!”

“吃你的饭吧!”

“嘿嘿…。”

***

“表嫂!这么早就过来,没叨扰到你吧!”

“没有,表妹请坐!”

“好!”萧荛儿坐下,把手里盒子放在桌上,“这个,送给表嫂。”

这么大早过来送礼物?

蔺芊墨想着,还未开口。这边萧荛儿已经动手把盒子打开,拿出里面的东西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,让人看之如沐春风,“一点儿小玩意儿,送给表嫂解闷!”

蔺芊墨接过,一个精巧的九连环,确实是解闷的好东西,闲着的时候,可捣鼓捣鼓。

“谢谢表妹!”

“表嫂不嫌弃就好!”

蔺芊墨听了,看着萧荛儿笑了笑,这位表妹挺体贴。凤璟离开,她是第一个到来的人。这份细心,确实贴心。只是,这份贴心也潜在的说明,在你没太注意她的时候,她已在默默的关注你。

这份关注,意味着什么呢?是自己人品好,还是因为其他呢?一时看不出来。不过,对这位表妹多关注一点儿却是有必要了。单纯的给好,她还好!若是其他…。提前的防备也很重要。

“郡王妃!”

“进来!”

蔺芊墨话落,一个婆子走进来,给萧荛儿请过安后,对着蔺芊墨道,“郡王妃,材料都准备好了!”

“好,我这就过去!”

萧荛儿听言,不由问了一句,“表嫂可是要出门吗?”

“不出门,去厨房学着做点吃的。”蔺芊墨说完,看到萧荛儿眼睛明显亮了一分。

“表嫂也喜欢做饭?”

“呃…。还行!”确切的说,她比较喜欢吃现成的,至于做饭,倒是其次,其次!

萧荛儿却是一副找到伴儿的喜色,“我也喜欢做饭,没想到表嫂也是,真好…。”

蔺芊墨呵呵,“真巧!”

萧荛儿点头,期待道,“表嫂我可以跟你一起学吗?”

能说不行吗?当然不能!人家大清早的来表示关心,虽然这份关心,不确定真心有几分。可毕竟人家什么都还没做过。她就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…。必然,招来一片询问。

蔺芊墨笑了笑,“只要表妹喜欢!”

“谢谢表嫂!”

就这么地,蔺芊墨学厨日子身边多了一个伴儿!

而当有人跟你同时学习一样东西的时候,你会经常发现这种情况…。你不如人家有天赋!

“郡王妃,您这个菜…。切的太粗了!”

“表姑娘这个堪用!”

“郡王妃,菜下锅的时候,油不能太热!”

“表姑娘也放的有点儿早了,不过,早些比晚些好,不会黑掉。”

“郡王妃,鱼这样翻会烂掉!”

“表姑娘这个可以入盘!”

“郡王妃您这个…。”

等等,等等,一道菜做完。蔺芊墨看着自己惨不忍睹的成品,再看萧荛儿有模有样的菜品。默默,默默的沉默了…。

“这菜表嫂第一次做吧!我已经做过好几次了!”萧荛儿自然开口。

这话的意思是在,她比蔺芊墨做的好,太正常了!这是安慰。

蔺芊墨呵呵…“其实,我也不是第一次,而是第三次了!”

萧荛儿:…。

厨子低头,郡王妃真不是做菜的料子。可怜郡王爷临走的时候竟然要郡王妃学做菜,还交代他们好好教。这…。到底是难为他们呢?还在在故意为难郡王妃呢?厨子也是忧伤了。

站在蔺芊墨身边的凤卫——凤竹开口了,“夫人!”

“嗯!”

“主子走的时候交代了,说;一道菜让你学够十次,若还是一塌糊涂,再让你换学别的菜色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由衷道,“这交代很有良心,没说让我死磕一道菜,学一辈子!”

萧荛儿轻笑,“表嫂很快就能学会的。”

蔺芊墨扯了扯嘴角,“应该吧!”

此后的几天,每天萧荛儿都过来陪着蔺芊墨一起学做菜。

萧荛儿越做越好,几天学了三个菜。而蔺芊墨嘛,看着桌上的糖醋鱼,屏退味道,总算是看着像是一个菜了!

也就这么几天,凤家上下也都知道了,表姑娘有一手好厨艺。而郡王妃做菜极没天赋!

这种对比,府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笑笑。毕竟,主子学做菜,那就是图一消遣。学不学的成都没所谓。

只是,萧荛儿却是不由担心了,一日在凤老夫人面前,对着凤宣,就不由道,“娘,表嫂会不会不高兴呀?”

“为什么不高兴?”凤宣一时不明所以。

“就…就是我跟着一起学做菜呀,会不会让表嫂觉得心里不愉,感到没面儿!”

凤宣听言,明白她指的是什么,笑道,“你这丫头想多了,你表嫂可不是那小心眼的人。”

凤老夫人点头,“墨儿不是那斤斤计较的人,她不会在意的。”

听到凤宣跟凤老夫人对蔺芊墨那种毫不迟疑的相信,萧荛儿握着帕子的手,无意识紧了紧。脸上却是不显分毫,笑了笑,有些不好意思,也松了口,道,“看来是我太紧张了!”

“你是一片好意,墨儿她明白的。”

“嗯!”萧荛儿点头,未在多说。

凤宣和凤老夫人也未多想!

只不过,其后萧荛儿却是没再学做菜了,虽然还是去厨房,却都是给蔺芊墨打下手。

蔺芊墨看此,明白了什么,却什么也没说。只是对萧荛儿这份体贴,蔺芊墨基本已确定,她人品并不好!

萧荛儿能在凤璟离开的第一天就过来陪她,并送她九连环来解闷,足以看出她是个十分细心的人。

但这样细心的人,却在做饭上把她打成渣,打的全府的人知道表姑娘厨艺好,她厨艺烂之后,才忽然收手不做。这…。是真的才察觉到不合适?还是,因为目的已达到了才收手呢?这俩这两种猜测,蔺芊墨不觉更趋向后者。

如此…

“凤和!”

“夫人!”

“你暗中派人看着点儿萧荛儿!”

凤和听言,神色微凝,“夫人可是看出有什么问题?”

“无法确定,不过,多注意点儿防范于未然。”她情愿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也不愿在凤璟不在时闹出什么麻烦。

“是,属下明白了!”

凤和离开,蔺芊墨站在窗前,抬头,看着天上的月亮,自然思念随心起,凤璟离开后,一种新的习惯。

已经七天了,他可还好!

想着,抬手揉了揉耳朵,“鼻子不痒,耳朵不红,没人想。凤璟,你这个无情郎,人刚走,是不是就把我当昨日黄花,家中糟糠了?”

话落,回应她的是一屋子的静寂!

看不到男人那微挑的眉头,听不到那清淡的声音,还有那肯定不得听的回答…。怅然,想念。

数着日子过,才发现,时光如流水,这句话只有他在的时候才存在。他离开,时间过得何其慢!

翌日

蔺芊墨刚起身,就接到来自蔺家的喜讯。杨柳生了!

看着来报喜的下人,蔺芊墨开口,“什么时候生的?”

“回郡王妃,昨天晚上。”

“男孩儿还是女孩儿!”

“是个小少爷!”

蔺芊墨听了,勾了勾嘴角,“大哥肯定很高兴!”

“是。若不是相爷拦着,昨天晚上大少爷就要让人来给郡王妃送信来了!”

蔺芊墨笑了笑,“回去告诉大哥,我一会儿就过去!”

“是!那,小的就告辞了。”

“嗯!”

蔺家婆子离开,蔺芊墨起身,去了凤老夫人哪里。

凤老夫人听了,点头,“这是喜事儿,你应当回去看看,齐嬷嬷,你去备上些礼物,让郡王妃随着带过去,表示一下我们的祝贺。”

“是!”

“我过了晌午就回来。”

“不急,心里高兴就多坐会儿,就当散散心也好!”

“嗯!”

蔺芊墨开口,凤宣看着凤老夫人道,“算算日子,冉儿也差不多到日子了吧!”

“应该也就在这半个多月之内了!”

凤宣听了道,“肖淓这个当娘的是靠不住了,我看,我这两天过去看看吧!女人生孩子,身边没个亲近的人,这心里总是不安稳。”

“我已让刘嬷嬷过去照应着了,不过,你去看看也不多。”

“行,那我今天下午就过去瞅瞅去。”

“好!”

蔺家

看着满脸笑意收都收不住的蔺毅慎,满身幸福胖,眼里慈爱满溢的杨氏,再看那躺在床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娃子。那幸福一家人的架势,看的蔺芊墨直接放酸,“做什么,做什么,看我相公不在,欺负人我孤身一人是不是?那什么幸福,甜蜜的,哪怕都满出来了,也给我收着点儿,收着点儿。”

杨氏听了,低头,不好意思。

蔺毅慎微笑,“已经收着了!”

“收着什么呀,你看看你那嘴巴,都快裂到耳朵后面去了。”

“呵呵呵…。”蔺毅谨笑,开始显摆,“来过看看你小侄子,怎么样?是不是很俊?”

蔺芊墨靠近看了看,红通通的,皱巴巴的,她还真没看出哪里俊了。不过,听说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。

“爹娘都是俊的,孩子自然也不会丑。”

“妹妹说的是!”

“可劲儿笑,嘴巴也不嫌酸的慌!”

“我是想合住来着,这不合不上嘛!呵呵…”

蔺芊墨白了蔺毅慎一眼,心里十分不平衡,“明知道我现在看不得人家甜甜蜜蜜的,你还在这里使劲儿显摆。你真烦人!”

“这也不怪我,都怪你小侄子。”

“可怜的娃子,这刚出来就要替你爹背黑锅。”蔺芊墨说着,伸手轻轻碰了碰孩子的小脸儿,那过于柔软的触感,让蔺芊墨不由紧张,赶紧把手给收了回来。

注意到蔺芊墨的动作,蔺毅慎和杨氏同时开口,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有些紧张!”

闻言,杨氏不由笑了,蔺毅慎是直接笑出声来,“你紧张什么?他有不会怎么着你!”

“可是我怕怎么着了他呀!太软了,一碰就会碎似的,太有压力了!”

那样子,看的蔺毅慎新鲜,好笑,“这么胆小,看你以后有了孩子你怎么办?”

“你这么说也是!要不,你家孩子先让我练练手,抱回去养一段时间!”

“想都别想!”蔺毅慎拒绝的那是一个干脆。

蔺芊墨听了,横了他一眼,对着襁褓里的孩子道,“你爹真是小气,姑姑想带带你都不让,这分明是挑拨我们姑侄的关系嘛!你说不是不是?”

“你这是挑拨我们父子的关系吧!”

“姬是挑拨了,你怎么着?”

“我…。我就听着呗,还能怎么着。”

“看到没,你爹就是这么聪明,以后要跟你爹一样,知道疼姑姑知道吗?”

蔺毅慎听了不由笑了。杨氏看着脸上表情柔柔。

蔺芊墨看着小小软软的孩子,眼里溢出一抹柔色。等到凤璟回来,他们也该要个孩子了。不知道她和凤璟的孩子,会像谁多一点儿。希望少像凤璟些,不然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,都太令人操心了。

看过孩子,中午陪着蔺昦用完饭,又说了会儿话,蔺芊墨就起身离开了。

走出蔺昦的院子不远…。

“见过郡王妃!”

听到声音,蔺芊墨顿住脚步,转眸,请安人映入眼帘,蜡黄,憔悴的面色,无神的双眸,年纪轻轻却已显露苍老态的眉眼。眼前的人,让蔺芊墨有一瞬间的不确定,这是蔺纤如?

“郡王妃可是不认得我了?”蔺纤如率先开口,眼里带着嘲弄,更多是灰暗的死寂。

蔺芊墨看了她一眼,“认的!”说完,抬脚,越过她,继续往前走去。

“蔺芊墨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?”问话带着一丝尖锐。

蔺芊墨不予回应,直接离开。说没有,被认为是假慈悲。说有,没必要!她与蔺纤如没什么可说的。

看着蔺芊墨远去的背影,蔺芊墨如嘴巴抿成一条直线,眼泪却不自觉掉了下来。

胡海因上次的事儿,被自己的父亲不依不饶的,再加上又被凤郡王踹了一脚,现在落得一个半死不活的,每天躺在床上就只会哼唧了!

胡家败了,胡海毁了,胡海的娘被休了。可胡家却不愿意休了自己。

蔺纤如本以为蔺恒会管,强制胡家放了她。可没曾想蔺恒竟然漠视,听信了胡家补偿她的鬼话。明知她在胡家受尽折磨,而不闻不问。

最初蔺纤如不懂这是为什么,直到有一次无意中听到丫头们的对话才知晓。原来是胡氏不准许。

蔺恒怎么对付胡家,胡氏已阻挡不了。可她蔺纤如既然入了胡家门就别想出来。很明显,胡氏现在是把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到她身上去。看着她受尽虐待她心里才平衡。

一边的丫头杏子看着蔺纤如红眼抹泪的样子,心里直翻白眼,对她却连可怜的心都生不出。

今天好不容易从胡家出来,为的是求求相爷,求相爷救她出苦海。可现在,紧要的事儿没办。她倒是现在对着蔺芊墨叫器开来,一副想找事儿,向人家问罪的样子。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,自己的处境。人家蔺芊墨可是郡王妃哪里会搭理她!

更重要的是,蔺芊墨可是相爷最疼爱的孙女。她这副敌视的态度,让相爷知道了…呵…。她继续在胡家受着吧!

杏子想着,觉得嘴巴发苦,碰到一个愚蠢的主子,她这做奴婢的也跟着遭罪!

走出蔺家,蔺芊墨未曾留意其他,走上马车往凤家而去。马车行驶,一个人从角落处走出,看着蔺芊墨乘坐的马车,怔怔出神,心里满是复杂!

“哥,过去的事儿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糊涂,是我对不起她。可现在,我真的知道错了,呜呜呜…。我都知道了!”

“哥,求求你帮帮我,帮我跟蔺芊墨说说情,让我离开孟家好不好?”

“哥,过去做的那些错事儿,我已经付出代价了,这几年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,该承受的我都承受了,该有的报应我都受了,我也都认了,可是这也该够了吧!”

“哥,只要能让我离开孟家,我马上离开京城。哪怕是你让我去尼姑庵做尼姑都行,我再也不会出现在蔺芊墨的面前了。”

“哥…求求你帮帮我…”

“志儿,你帮帮你妹妹吧!她已经知错了,你就去向赢赢求个情吧!不然,再这样下去,你妹妹真的是连命都没了呀…”

想到杨盈声声哭求声,还有李氏那花白的头发,眼里的悲泣。李志苦笑,这个情他要如何去求?他如何开口的了口…

而对于这些蔺芊墨一无所知,从蔺家回来后,每天都宅在家里,偶尔有递帖子的请参加什么宴会的,蔺芊墨也都逐一婉拒了。

凤家其他女眷,小姐在人事交际上倒是如常。有来有往的游走在各个高门之中,萧荛儿很多时候也跟随在旁。没几日,各家也都知道了凤家来了个特别温柔,贴心的荛儿表妹。当然了,还有一个特别难请,不好客的郡王妃。

对于那些隐晦议论,蔺芊墨得知后,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。每天都窝在家里,看看书,学学菜,陪陪凤老夫人!日子过的清闲又紧凑,就是心里越发空落。

转眼,肖老夫人的寿辰到!

凤家人知道,却默契的没人提起,更不曾有人去。肖家的人也自觉的不敢给凤家送什么帖子,明知道人家不会来让自己去落那个难看。

但肖老夫人是好面的。凤家没人来,那文家和袁家呢!

肖淓不是凤家的媳妇儿了,可她还是凤冉和凤嫣的母亲。

如此,一场风波逐步逼近中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