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算计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肖家

肖家三房,各被带走一个人。

郭氏为夫牵忧,冯氏,杨氏为子牵肠挂肚。三个女人过的那是,每天白天是心烦意乱,晚上是心神不宁,提心吊胆。心不安,脾气躁,每天感觉都是云里雾里,唉声叹气的。如此心情下,谁还管肖老夫人寿辰不寿辰的。

记得这个日子的,直接无视了。有的是干脆的都忘记这个日子了。

媳妇们如此,肖远,肖磊这两个人子,也相差无几。这心情,光郁闷都不够用了了,谁在有心思给你倒腾什么寿宴。

而肖老夫人呢!对于子孙的安危,那也是担心的,但是不同的是,她的儿子除了肖樊还有两个。孙子除了肖铭,肖栋还有别的。如此,她这担心自然也就没其他人多了。

而对于凤家的怨怼,每天都在念叨,这心里的郁闷自然也是不及肖远,肖磊两个男儿多了。

担心不多,郁闷不多,还剩下不少闲心,那就是对寿宴的期待了。

这可是她来京城后,第一个寿宴。怎么也不能默默无闻的过。请帖什么的,老夫人早几天就交代几个媳妇儿让她们派人送出去。

想着自己在那一日也可以跟风老婆子那样,跟京城那些高门夫人一起,谈笑风生,谈儿论孙的。让京城的人也看看他们肖家的底蕴,那是真的一点儿不比凤家差。肖老夫人心里就分外的期待…

到了寿宴这日…

老夫人早早的起床,穿着前两天刚做好的织锦衣,对着昏黄的镜子,让婆子给她仔细的梳着头发,伸手抚了抚身上的衣服,忍不住再次道,“这好料子就是不同,穿上跟一般衣服就是不一样。怪不得有钱都买不到呢!”

一边的许嬷嬷听了,抬了抬眼皮,“老夫人您是有福气的!”作为奴才实在是没资格鄙夷主子,可许嬷嬷却忍不住。

也不看看这家里都成什么样子了,家里的主子那个心里不是火烧火燎的。也就她还有心思想着自己的寿宴,还有闲情在这里显摆自己的衣服。不得不说,肖老夫人这心,真是够放得开的。

肖老夫人听不到许嬷嬷心里的腹诽,听到她嘴上夸赞的话,这心里觉得舒服!

“老夫人,好了,您看看还喜欢吗?”梳头的嬷嬷恭敬道。

老夫人看了一眼,伸手抚了抚,“不错!”这头发,配上这衣服。肖老夫人觉得镜子里面的自己,简直是贵不可言呐!

收拾好自己,看着空空的屋子,老夫人皱眉皱了起来,“杨氏她们人呢?这么都这个点儿了还不过来?”

“几位奶奶应该是在忙吧!要不,老奴过去看看?”许嬷嬷开口道。

肖老夫人听了,略有不快,“早两日就跟她们说,让她们早些准备,她们给我拖拖拉拉的,现在到日子了又忙活起来,这不是耽误事儿吗?”

许嬷嬷听着,垂首,掩饰脸上的表情,“老奴去看看!”说完,疾步走了出去。

杨氏对着桌子的饭菜,想着远方的儿子,正食不下咽,心里正憋闷的不行。既,在听到许嬷嬷的话后,口味开,当即当着肖远的面抄起手边的碗筷就摔了下去!

砰…。的一声,砸的肖远脸色发黑,杨氏自个眼睛泛红,呜咽,清楚表达自己的不满,“都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想着大办她的寿宴,呜呜呜…。她这做祖母的有没有想过自己孙子现在的处境,她…。”

杨氏那谩骂的话,在肖远沉黑的脸色中,强忍着咽下了。可那不满是彻底留下了,这饭是更吃不下去了,转身去了内间,呜呜…呜咽不止,心里大骂不休。

肖远心烦气躁,撂下筷子,一言不发,抬脚走了出去。

随着肖远的离开,屋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声音随着响起,东西碎掉声音夹杂着沉沉的怒骂!

许嬷嬷在门口听了,什么都没再说,低着头离开了。

二房媳妇儿冯氏的反应也是相差无几。唯一不同的是肖磊没跟肖远一样直接走人,明确的给出了一句话。

“告诉老夫人,今天没什么家宴,也没什么客人,等到中午的时候,全家坐在一起吃顿饭,算是给她贺寿了,让她不要瞎忙活了!”

“是!”许嬷嬷应是,转身离开,去了三房郭氏那里。还未进屋,就被告知,郭氏因肖樊去边关的事儿,忧虑过甚,人病倒了!

许嬷嬷听了,面色沉重,“那你让三奶奶好好歇着,老奴就不打搅了!”

“是!”

走了一圈,各自反应看在眼里,比较明显,就三房媳妇儿而言,三奶奶是最有心眼的一个。人家因担心自己的丈夫病了,这绝对是有心的妻子,好媳妇儿的表现呀!谁敢说人家这担心不对?

而其他两房媳妇儿,因为有丈夫守着,有丈夫撑腰,这表现就过于外露了些。

许嬷嬷默默比对着,脸上却是分毫不显,回去把肖磊的话对老夫人转述了一遍。

肖老夫人听完,这脸色直接拉下来,这心情也跟那脸色一样,乌云密布的。

“寿宴没了?就中午吃一顿饭了事儿了?”肖老夫人嘴巴紧抿,气恼,失望,心凉,各种负面情绪夹杂在一起,这眼圈不由红了,“在我面前个个说的好听,漂亮,说什么都准备好了,说什么都不用我操心。可现在…临到日子了,竟然告诉我,什么都没有,他们…。他们就是这么对我这个当娘的?这良心都让狗吃了…。”

肖老夫人说着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许嬷嬷看此,对着边上的婆子打了眼色,示意她上去劝解,而后,自己走了出去。这个时候,无论给肖老夫人说什么,都讨不了好。如此,她还很懒得费那个力气。伸手掂了掂袖袋里的荷包,手中的重量,让许嬷嬷勾了勾嘴角。抬脚,往肖淓的院子走去。

作为老夫人最疼爱的女儿,现在老夫人心里不愉,心里有火气,她这个女儿怎么能不在旁陪着呢!

“大奶奶,肖大小姐已经过去了。”

杨氏听了冷哼一声,眼里满是嫌恶,蠢笨又没心没肺的娘俩,相互膈应去吧!

那边冯氏听了道,“该交代的话,可跟那婆子交代了?”

“二奶奶放心吧!都交代好了。”

冯氏听言,眼睛眯了眯,“如此,我就等着看结果,也顺便看看我们的肖大小姐有多孝顺。”

凤家

“凤璟来信了!”

凤老夫人闻言,瞬时起身,伸手,“信呢?”

国公爷看了她一眼,嘟囔了一句,然后对着齐嬷嬷道,“去,把郡王妃叫来!”

“对,对,赶紧去把墨儿叫来。”

“是,老奴这就去!”齐嬷嬷小跑着离开。

少卿,蔺芊墨既过来了,那速度明显比以往快了不少。

凤老夫人笑了笑,道,“信还没拆封,等着你一起看。”说完,看向国公爷,“墨儿也来了,赶紧把信打开吧!”

“你们急什么,不就是一封信嘛!”国公爷一脸不以为然。

凤老夫人瞪眼,“你给我继续装!”

国公爷一听不说话,明显,再说下去老妻要急眼了。瘪了瘪嘴,把信打开,拿出,展开,看到上面的内容,脸色就耷拉了下来,“这混小子!就这,也值当让凤卫跑一趟的。”说完,把信递给凤老夫人,抬脚走人了。

凤老夫人不明所以,接过,一眼扫完,递给蔺芊墨。

“安,勿念!”

字如其人,劲笔游龙,干脆利索。

看着这三个字,蔺芊墨笑了笑,对着凤老夫人道,“这是好消息!”

凤老夫人听了叹气,有些无奈,“他也是,就不能多写几个字吗?这口语是贵的,写个字也是金贵的。真是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!”

蔺芊墨听了,浅笑,“不怕字少,能常来就好!”

凤老夫人闻言,心头微动,神色柔和,“你说的对!能知道他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!”

“嗯!”

看完信,蔺芊墨又跟老夫人说了会儿话就回去了。

回到自己的院子,拿出信,看着上面熟悉的字,伸手轻抚,低喃,“混账男人,多写几个字会少块儿肉呀!看来是耳朵痒的不厉害,我念叨的是少了…。以后你给我等着!”

“夫人!”

“嗯!”蔺芊墨抬眸,看向凤竹,“什么事儿!”

凤竹低头,从袖袋里拿出一个信封,递给蔺芊墨,“主子给您的!”

蔺芊墨闻言,神色微动,伸手接过,那沉甸甸的重量,不由让人心头一动,“凤璟不会装了石头子儿在里面吧!”说着,把信封打开,拿出…

给吾妻…。

厚厚的一沓宣纸,开头的三个字,落入手中,看在眼里,让人心头发紧,心尖发颤,微缩,勾唇,鼻子发酸。

“出行第一天。赫连冥问;凤璟,临走前都给蔺芊墨说什么了?我听了未言。赫连冥言;他有个龅牙媳妇儿,感觉特别幸运。出远门一点儿不担心。没人会窥觑他媳妇儿。如此,二皇妃想做那出墙的红杏都没机会。赫连冥说完那话,夸了你一句漂,还对我嘿嘿笑了笑。那笑声,难听!碍眼。”

“他那是故意说给我听,他在气我。我心知肚明,所以,我一点儿不生气。但是我闹心了。重复一句,蔺芊墨,你在家给我安分点儿,出门给我穿丑点,见到九爷绕远点儿。第一天,想说的就这么多。令,今天晚上无月,无星。我心情如天气一样,黑压压一片!”

“出行第二日,今天烤了兔肉,味道不错,你应该会喜欢吃。想你喜欢,我多吃了一份。吃完,肚子有些胀,吃多了!下次你那份就不代劳了。这一次,记得给为夫记份儿功,回去给赏,勿忘,不然,必罚!令,赫连冥很令人不喜,我不喜欢听的话,他依然在说。”

“出行第三日,遇雨,行速减慢,途遇一女求救,我听到,一眼未看。侍卫把人遣走,事后,赫连冥言;那女年方十六七,貌美,身婀娜。衣服被雨水打湿,玲珑有致充满诱惑。我听言,未答话。心里打定主意,回去后,你那样穿给我看。很期待,深入想,嗯,有些热。晚上留宿驿站,沐浴间发现,你留在身上的痕迹,再次消淡,已快不见。一时有些怅然…。想念!抚耳,不痒,夫人可是在偷懒?”

“出行第四日……”

“出行第五日…。”

“出行第六日…。”

一天一封,一天一件,有长有短,如闲话家常,抹不去其中浓浓的思念,十天的看完,蔺芊墨鼻子发酸,“赫连冥果然讨厌!光想引诱我家凤璟犯错!”

重新翻看,看着上面的字,念着上面的句子,脑子溢出一副画面。

每天晚上临睡前,昏黄的烛光之下,那个绝美却寡淡的男人,站在桌前,研墨提笔,写写停停,不熟练的写着家书…。

夫,念妻在家日日好!

妻,愿夫在外日日安!

肖家

“你说,肖淓为了哄老夫人把她的嫁妆,还有从凤家带回来的东西都交由老夫人掌管了?”郭氏神色不定道。

丫头点头,低声道,“奴婢亲儿听肖姑奶奶身边的婆子讲的,绝对不会有错!”

“如此看来是真的了!”郭氏轻喃,沉默,片刻,开口,“是老夫人要的,还是她主动给的?”

“奴婢听说是肖姑奶奶身边的婆子先说了一句;姑奶奶这几天在忙着归置嫁妆等东西,所以才没顾得上老夫人的寿宴。然后,许嬷嬷就说了一句,姑奶奶若是打理不过来,可以交请教老夫人。如此,话头扯开了,老夫人又有心要,最后…。姑奶奶糊里糊涂的,懵懵的就把钥匙给老夫人了。”

郭氏听完,勾了勾嘴角,神色莫测,“如此,这日子过着倒是有盼头了!”

这其中是谁怂恿的,是谁起的念已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这钥匙既然在老夫人手里,那就断断没有再回到肖淓手里一说了。

既然握在老夫人手里,那么,家里三个儿子,老夫人一碗水可是要端平了才好。

肖樊是个没志气的,现在又去了边关,是什么结果实在难料。丈夫能不能靠的住既然不一定。如此,她最起码要多握一些银钱在手里,那样,就算肖樊有个什么万一,她和两个孩子日后的日子也不至于太凄凉。

这么想着,郭氏起身,“帮我梳头!”

“夫人,你身体还不舒服,这个时候,…。”

“今天是老夫人的寿辰,身体再不舒服,我也不能就这么躺着。”

丫头听了,眼睛微闪,明白了什么,“夫人说的是!”

郭氏这边动了起来,杨氏和冯氏那边也随着忙活了起来。

只有交了钥匙的肖淓,懵懵的回了院子,还回不过神来。

一旁的刘嬷嬷看了,自责道,“都是老奴不好,是老奴太实诚了!”

肖淓听了没说话,因为确实有些怪刘嬷嬷多嘴。

刘嬷嬷注意着肖淓的神色,看着她仍然紧皱的眉头,话头一转道,“不过这样也挺好,交给老夫人掌管,姑奶奶你也省心了,还有这府里的人,现在那个不在夸赞姑奶奶。这日后若是传出去,姑奶奶必然落一个孝顺的美名!”

肖淓听了,眉头依然没松开。在凤家的时候,她虽没掌中馈,可最起码自己的东西都在自己手里。可现在…。中馈轮不到她,连手里的的东西她也掌控不了了。这…肖淓心里不得劲儿!就算是在自己娘的手里,感觉仍旧不安,没着没落的,心里头不踏实!

“姑奶奶若是你觉得不好,等老夫人寿辰过了,心里高兴了,再拿回来就行了!”

肖淓听了神色一动,抬头,“拿回来!”

刘嬷嬷点头,理所当然道,“那是姑奶奶的东西,姑奶奶想什么时候拿回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嘛!”

“可…可我担心娘会不高兴。”

刘嬷嬷听了,不假思索道,“老夫人年事已高,姑奶奶把钥匙给夫人不过是一时哄老夫人开心而已。哪里有让老夫人一直受累的道理!老夫人身体可是扛不住。”

肖淓闻言,眼睛一亮,眉头松开,“你说的没错!怎么能让娘替我受累管着东西!那样我岂不是不孝了。”

“姑奶奶说的没错!”

想到过两天就可把钥匙拿回来,肖淓心里有踏实了,不过是让自己娘开心两日,东西又不会丢没妨碍!

刘嬷嬷看肖淓的样子,无声笑了,这肖大小姐也太好哄了。不过这样也挺好…

“姑奶奶,这两天凤大大小姐是不是就要生了?”

肖淓点头,“算算日子,也就这两天了!”

“那姑奶奶可要提前过去?”

“自然是要提前过去的。”

刘嬷嬷听了,皱眉,“姑奶奶挂念大小姐可以理解,只是,若是提早过去的话,让袁家的人看了,会不会多想呀?”

“多想什么?”

“会以为姑奶奶不相信他们袁家呀!”

“他们不会!”

“哦,如果是这样当然最好不过了。不过…。”刘嬷嬷顿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不过老奴担心,万一这出了什么岔子,为了脱清自己,她们会顺势怪到姑奶奶你的身上呀!”

肖淓闻言,眉头顺势皱起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刘嬷嬷压低声音道,“老奴听闻,给凤大小姐接生的婆子都是凤家派过去的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“姑奶奶,这女人生孩子,那就是在鬼门关走一朝呀!谁也不能保证不出万一。要是万一出了什么差错,难保凤家和袁家不会把这过错推到姑奶奶你身上呀!”

“刘嬷嬷你这是怎么说话的?”肖淓顿时不喜了,“你这是诅咒冉儿吗?”

刘嬷嬷闻言,噗通跪在地上,紧声道,“姑奶奶赎罪,老奴绝无此意呀!老奴只是担心的为姑奶奶着想,才会不自觉的多想一些。若是有那一句说的不对的,还请姑奶奶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恕老奴一次。”

肖淓抿嘴。

刘嬷嬷抬头,苦笑,“老奴就是想着,姑奶奶最好不要一个人去,让肖家的人陪着一起过去,这样既然显得肖家对凤大小姐有心,也避免出现万一,姑奶奶一个人孤立无援被人欺负了去。再来…。”

刘嬷嬷停顿一下,担心道,“老奴说句姑奶奶不爱听的,姑奶奶现在这样和离的身份,去了,必定会遭遇她人异样眼光,若是有肖家人陪着,这也算是有了撑腰的人,也能免于受委屈!”刘嬷嬷一副苦口良心,忠言逆耳,一心为她着想的忠心模样。

肖淓看来,心里那不舒服的之感消失无踪。对刘嬷嬷倒是生出一丝亲厚之意来。叹了口气道,“你也是一片忠心,起来吧!我不怪你。”

“谢姑奶奶!”刘嬷嬷起身,满脸感激。

“只是,让肖家的人都随着去的话,怕是有些不合适,住在哪里总归是不方便!”

“姑奶奶只要在凤大小姐发作的那日过去就行了,那样既尽了心,也不会让袁家多心,有肖家的人跟着也正合适。老夫人,舅母挂心外孙女,外甥女的那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“可我哪里会知道冉儿什么时候发作?”

“这很简单呀!凤大小姐若是发作了,一定会即刻通知凤家的。我们只要派人在凤家外面守着,自然很快就会知道了!”

肖淓听了,想了一会儿,点头,“既然如此,就这么办吧!”

刘嬷嬷闻言,面部表情舒缓下来,笑了笑,体贴道,“那,老奴先提前准备一下,免得到时候时候手忙脚乱的。”

“嗯!”

凤家

未等两日…

“老夫人,老夫人…。”守门的婆子急匆匆跑过来,不等凤老夫人开口问既道,“老夫人,袁家来人了,大小姐发作了!”

凤老夫人闻言,瞬时起身,“你快去告诉凤宣一声,让她马上过去。”

“是!”

“齐嬷嬷!”

“老奴在!”

“你马上去郡王妃哪里一趟,告诉她凤冉要生了,麻烦她也随着过去一趟!”

“是,老奴这就去!”

女人生孩子,那就是一个关口,谁也不能保证没有一个万一。为了安全期间,有蔺芊墨这个医术高超的人跟着不过。

“冉儿这都第三个了,应该很顺利才是!”老夫人念叨着,心里却多少有些不安。

虽然是第三个孩子,可这一胎,冉儿养的却比前两个都辛苦。因凤英出事儿,红秀牵入其中,凤冉随着遭受了不少的非议。那段日子她也不好过。母亲心里波动太大,孩子也不安稳。稳婆曾说,凤冉这一胎坏相没上两次好…。也就是因为如此,凤老夫人这次才会在发作的时候,就让人过来禀报了。

凤冉的身体情况,袁家人也知道,自然也没多说什么。凤家来人也挺好。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凤家的人当面看着,他们袁家也好说话,也能说的清!

蔺芊墨听了信儿,什么没说,随着凤宣往袁家赶去。萧荛儿因为担心,也随着一同过去了。

走到袁家,赫然发现肖家人已经到了。

肖老夫人正和袁大奶奶(凤冉的婆婆)说这话。肖老夫人兴致挺好,袁大奶奶有些心不在焉,时不时的往屋里看看。

肖淓站在一边,没说话,眼睛盯着屋里,看了起来也很是挂心。这个时候的肖氏看起来,也不算数一个特别无心的母亲。

其余…。杨氏,冯氏,郭珠儿!差不多全家出动了。关心若是轮人数算,肖家倒是比凤家用心。

“哎呀,这不是宣儿和荛儿吗?好几年不见了,我真是有些不敢认了。”肖老夫人看着凤宣母女,笑着开口。

“伯祖母!”萧荛儿微微俯身,对着肖家其他人微微颔首,算是见礼。

凤宣却是没太多心思给她寒暄,淡淡应了一句,“肖伯母!”说完,既看向袁大奶奶道,“怎么样?可还好!”

“冉儿这都第三个了,肯定顺利!”

凤宣点头。这个时候自然都是捡吉利的话说。

两人说完,既不再开口。

肖老夫人还想开口,被杨氏给制止了。她们今天跟着过来,那是为了投好的,可是不是为了招人嫌的。

那客套,寒暄什么的,不是什么场合都适合的。眼前这种情况,谁有心思听你说话!

肖老夫人不再开口,其他人也均是沉默不言,院内气氛沉寂,只是听着屋内,不时传来的压抑的呜咽声,让人心头发紧。

“大少爷…。”

听到声音众人转头,一个二十三四岁男子映入眼帘,高挺,匀称的身材,俊逸温润的面孔,风度翩翩,温文如玉,文人风采,赏心悦目。

“娘,姑母,母亲,冉儿情况怎么样?可顺利?”袁郎皱眉,难掩担心。

“进去已经快一炷香的时间了,婆子说胎相还好,所以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袁大奶奶回答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,…”这么说着,眼睛却不住的往屋子里瞅。

看着袁郎那紧张的样子,凤宣心里觉得满意。女人在拼命,男人这个时候若是没所谓,那可就让人心寒了。

肖淓见除了袁朗还叫她一声母亲外。蔺芊墨和凤宣,是一个眼神都没给她,根本是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。这让肖淓感到难堪。

肖淓虽然没脑子,可却同样好面子。特别是在袁家,这样被无视,肖淓难忍。

肖淓心里不舒服,肖老夫人那就是恼火了。这袁朗竟然连个外祖母都没叫一声,这可真是…。热脸贴了冷屁股的感觉,伤自尊你了!

有心的人,焦灼的等着。无心的人,心思他用,斤斤计较着。

一炷香过去了,里面仍旧还是只有凤冉痛苦的呻吟声,不见孩子的啼哭声。

着等待,让人越发感到焦灼。

蔺芊墨眉头微微皱起。三胎,若是顺畅不应该这么慢。或许,她应该过去看看。

“呜哇哇…。哇哇,…。”

“大奶奶,大少奶奶生了,是个女儿!”

陡然传来的啼哭声,让人心头随着猛然一松。再听婆子的话。袁大奶奶眼里极快划过一抹失望,却是稍纵即逝,无人察觉。“生了,生了…。”凤宣笑开。

袁大奶奶也笑了,双手合十,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…。”

“我过去看看!”袁郎说着,疾步走了进去。

那样子,看的袁大奶奶摇头,“这孩子!”

凤宣笑道,“这孩子是个有心的。”

袁大奶奶笑着点头,“他们小两口好,我这做娘的就好!”

“这样的夫婿,还有姐姐的婆婆,我们冉儿是有福气的。”

“应该说,有冉儿这样的媳妇儿,我才是有福气的那个。”

特别蔺芊墨今天的到,也确切的证明了,凤英的事儿那是真的跟凤冉无关。

凤冉依旧很得凤家的看重,如此,袁大奶奶说起话来,也格外的热切。好听话一点儿不怕说的多。

凤家,袁家说的高兴,肖家的感到冷落。心里不愉,肖老夫人开口,“我们也进去看看冉儿吧!”表现出好外祖母的架势。

凤宣听了,笑意微收,直接道,“冉儿今天也累坏了,我看,我们还是不要进去的好,让冉儿好好歇歇,等她缓过来了,我们过两天再过来。”

其实,凤宣也很想进去,只是,她若进去,肖家的人自然也就不好拦着了。如此,还是算了。现在知道冉儿母女平安,早两日,晚两日看也没差。

袁大奶奶听了,自然明白其中用意,点头,“那行,这几日我也好好准备一下,到时候专门请大家过来坐坐。今儿也是实在是太忙了些,招待不周了。”

肖老夫人想表现自己,结果直接落了个没面儿。

肖淓作为凤冉的母亲,竟然比不得一个姑姑有话说。真是。,肖淓抿嘴,上前,刚欲说什么,却被杨氏抢先了一步。

“还是宣妹妹想的周到,既然如此,我们也就不进去了,等到过两日再来贺!”

“好!”袁大奶奶微笑应。

“那我们也不停留了,省的扰了冉儿休息,我们就先走一步了。”凤宣开口。

袁大奶奶带着歉意道,“今儿个失礼了…”

“哪里话,好了,我们走了!”

“我送送妹妹。”

“不用!”

“这你就别推拒了,不然,我可就太失礼数了!”

凤宣笑了笑也没再推攘。众人一同往外走去。

在屋内的袁朗也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对话,适时的走了出来,道,“我送送大家。”

“你去陪着冉儿吧!”

“她累了,睡着了,特别让我来送送姑姑,母亲,外祖母…”

“这孩子也真是!”

说着,大家面上和和乐乐的往外走去。

亭台,楼阁,假山,流水…。袁家的景致倒是也不错!

蔺芊墨漫不经心的看着。忽然…。

“呜…。蔺芊墨…。”

“小姐…。”

噗通…。

惊呼声,尖叫声,伴随着落水声。一切骤然发生,惊的大家都是一愣。

“郡王妃,你…你为何推我家小姐?”

听到丫头的话,看着在水里扑腾的郭珠儿,众人神色不定。

蔺芊墨眉头微挑。

萧荛儿眼中极快的闪过什么,接着反应快人一步,疾步走到水池边,拿起旁边一个树干,伸向郭珠儿,“快…。快抓住!”

郭珠儿抓住树干,白着一张脸,惊魂不定的看着蔺芊墨,浑身湿哒哒的上了岸,水浸透了衣服,露出了全身的曲线。这副样子,看的某些人眉心一跳…

“小姐,你怎么样?还好吧?小姐…。”小丫头红着眼睛扶着自家的主子,用控诉的眼神看着蔺芊墨。

郭珠儿颤抖着,看着蔺芊墨,开口声音颤颤,“郡王妃,你为什么…为什么要…。”话说一半儿,在看到立在不远处的袁郎后,要说的话顿住,脸色陡然变得更加雪白,随着眼睛一翻晕死了过去。

显然,随着郭珠的那一眼,还有这一晕,也令人瞬时意识到了什么,一致转头看向袁郎。

袁郎面色绷紧,脸色青红交错。

女儿家那副模样,被一个外男看到,那等于是丢失了清白呀!

意识到这个,凤宣,袁大奶奶的脸色同时变了。

肖家的人却是神色各异。肖淓心里发紧,这该怎么办?

郭珠儿是郭氏的侄女,在来肖家做客的期间发生这样的事儿,怎么也得给人一个交代?难道要纳了她?

可冉儿刚生产若是知道这件事儿,这心里该是何种滋味?但这件事儿又不能轻易抹去,这可…。

想着,肖氏看向蔺芊墨,脸色难看,都是她惹出来的,“蔺芊墨,你为何要推郭珠儿?你说现在要怎么办?”

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肖淓!凤宣脸色即刻沉了下来,袁大奶奶脸色也很是难看。

蔺芊墨看了肖氏一眼,移开视线,缓步走向郭珠儿的丫头,开口,声音轻轻缓缓,“你刚才说,是我推了你家小姐?”

“是,就是你推得。”

“你亲眼看到了?”

“是,我亲眼看到的。”小丫头说的斩钉截铁,铿锵有力。

蔺芊墨缓缓勾了勾嘴角,笑意沉沉,“很好…。”

萧荛儿看着蔺芊墨嘴角的那抹弧度,还有她的话。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不明白,这种时候,蔺芊墨为何一点儿都不见慌乱?不解,也好奇,她倒是想看看蔺芊墨如何解这个困境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