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手段老辣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九皇府

“主子,芊墨郡主遇到麻烦了!”

芊墨郡主,在赫连逸面前,这才是蔺芊墨该有的称呼!至于郡王妃…。他不爱听。明确告知,下属均晓,自然不敢违背。

赫连逸听言,书本骤然合上,悠然不再,“说!”

“是…。”影卫把刚探到,也是凤卫有意放出的消息,如实的禀报于赫连逸。

赫连逸听完,眼睛微眯,“郭珠儿…。”声音淡淡,寒意一片。

袁家

愉悦,融洽,欢快的气氛不再。

紧绷,压抑取而代之,暗潮翻涌,各有所思!

蔺芊墨的平静,郭珠儿的狼狈,摆在眼前,结论难下!

郭珠儿真的是被蔺芊墨推到水池中的吗?

凤宣直觉感到,不,肯定不是蔺芊墨做的。原因,凭蔺芊墨的脑子,就是要害郭珠儿,也不会用如此拙略的手段。

而肖家正好相反,她们确定,肯定是蔺芊墨推的。原因,对肖家不满。

至于袁家,持怀疑的态度,是或不是,一时无法确定!不过,不管是不是,他们袁家都有可能是最憋闷的那个。因为,就算是蔺芊墨做的,他们袁家也无法问罪。

不但不能问罪,说不得还要帮着遮掩。如此,或许只能让袁郎纳了那郭珠儿。那结果,憋闷不足以形容。

对于袁家俩说,最好的结果,是能够证明郭珠儿是自己落水的。那么,谁也不用为她自己的不小心承担什么。就算刚才袁郎看到了什么,那也不是他想看的,是她郭珠儿自己送上来的,于他何干!

袁大奶奶这样想着,面色却未舒缓一点儿。因为肖家一看就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。果然…。

“蔺芊墨,珠儿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你要这么坑害她?”肖老夫人沉着脸开口。

杨氏,冯氏脸色变幻不定,却均是一致保持沉默。她们不愿为郭珠儿出头惹蔺芊墨不快,因为她们的儿子还在凤璟的手里。不过,她们却很乐意看蔺芊墨倒霉。凤璟不让她们好过,那么,蔺芊墨也最好不要过的太舒心。那样,她们心里才平衡。

“肖老夫人,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,你这问罪的话是不是说的太早了些?”凤宣上前一步,挡在蔺芊墨身前面,维护的姿态显而易见。

是保护蔺芊墨,也是保护凤冉。

无论如何,郭珠儿绝对不能进了袁家的门,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日子。不然,蔺芊墨落得恶名不说。冉儿也一定会受伤害。

“是呀,肖老夫人,我看这事儿还是弄清楚再说的好。毕竟,我们都没亲眼看到不是。”袁大奶奶随着开口。

肖老夫人皱眉,“这还有什么可说的,珠儿的丫头都亲眼看到了。若是蔺芊墨没做,珠儿和她的丫头绝不会冤枉她。”

凤宣听了冷哼,“话都是她们主仆两个说的,谁知道她们是不是早就预谋好的,故意陷害我侄媳妇儿。”

肖老夫人听了,脸色更难看了,“凤宣,你这什么意思?是说,珠儿诬陷蔺芊墨别有企图了?”

“我就是这么怀疑!”凤宣干脆道,“毕竟,除了她们主仆二人之外,其他人可是什么都没看到。如此,谁能保证这其中没什么猫腻。”凤宣性格直爽,说话直接。

肖老夫人瞪眼,“怎么可能只有她们?”说着,看着周边的人,沉声道,“老身想当时看的除了珠儿和她的丫头,必然还会有其他的人。你们来说句公道话,珠儿是不是被蔺芊墨推进去的?”

肖老夫人话出,得到的回应是一片沉寂。

肖老夫人气个仰倒,“你…。你们…。没这么欺负人的。”说着,看向杨氏,冯氏,肖淓等肖家人,道,“她们畏惧蔺芊墨郡王妃的身份不敢说,你们来说说看,当时你们是不是看到了?”

杨氏皱眉,这要怎么说?说没有,那肖家可是闹了大笑话了。说有,想想自己儿子还在凤璟手里。这怎么说,要好好掂量掂量。

“娘,我和大嫂当时在前面走着。当时怎么个情况,我们也是没看到。”冯氏开口,无奈,叹气。

杨氏没说话,无声的默认。

肖老夫人气恼,被自家的人拆台了。

郭珠儿脸色发白。

“我…。我不跟你们缠。至于你们…。我知道你们都是畏惧凤家的权势,不敢说实话,我也不指望你们。”说完,转头看向蔺芊墨,咬牙,“蔺芊墨,事儿是你做的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

蔺芊墨听了,没回答,转头看向袁郎的位置,见人已离开,看凤和点头表示已办妥。蔺芊墨收回视线,看了肖老夫人一眼,勾了勾嘴角,淡淡道,“自然是先把事情给做实了。”

众人闻言,不明所以。其实,从一开始她们就对蔺芊墨那过于沉寂的反应感到奇怪了。疑惑不解间,看着蔺芊墨缓步走进郭珠儿,而后,见她腿抬,脚出,干脆利索,接着…。

扑通一声,水花四溅,郭珠儿再次落水!

众人:…。目瞪口呆,傻眼!

郭珠儿的丫头张口结舌,傻愣了好一会儿,看到在水里扑腾开来的郭珠儿才回过神来。

“小姐…。”

“救…。救命…。”

萧荛儿眉心狠狠一跳,看着蔺芊墨神色不定。蔺芊墨她可知道她在做什么?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嚣张。是气昏头了吗?还是以为仗着凤家的地位,自己的身份,就可以如此无法无天,目中无人到,连这么蠢的事儿也可肆意的做的出来?

萧荛儿想着,眉头皱的更紧了,琴棋书画不通,厨艺一塌糊涂,女红更是难以入目。除了口齿伶俐,会说些个讨巧卖乖的话之外,也就是胆子特别大。可一个女子,如此大胆妄为,那可不是什么优点。如此,萧荛儿实在不明白,这么一个女人,凤璟为何会喜欢?

蔺芊墨动作出,凤宣心头猛然一跳,头皮一紧。蔺芊墨对太子赫连珉动手,开骂的那一幕骤然入脑。嘴角抽了抽,差点忘了,这侄媳妇儿是多么凶悍的一个人了。看着被丫头拉上岸,一脸惊魂未定,满眼怒火的郭珠儿,凤宣撇了撇嘴,移开视线…。

袁大奶奶更是一时做不出任何反应。身在后院,那明争暗斗的,各种腌臜的事儿她也见过不少,可这么明目张胆的…。她还真是第一次见。

对于这位郡王妃,袁大奶奶还真没怎么接触过。有限的认知,也局限于外面关于她的那些流言蛮语,能确定也就是凤家,包括凤郡王对她好像很看重。唯一的接触就是上次在凤老夫人的寿宴上,她抱着那个叫凤英的丫头,悲伤落泪的样子。

只是,对于蔺芊墨当时是真痛心?还是装腔作势,不过是做给外人看?袁大奶奶不确定。但是,无论伤心是真是假,蔺芊墨应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人。从她能得凤郡王的喜爱,就足以证明这一点儿。

可现在…。蔺芊墨此刻的做法,过去的结论被颠覆之感!袁大奶奶不禁怀疑,难道是她想错了?其实蔺芊墨就是个蠢的,不过是运气好而已?

肖老夫人瞪眼,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肖淓心头一紧,莫名紧张。

冯氏惊疑不定,几乎认定,蔺芊墨八成是疯了?当着这么多人,这么多长辈的面,竟然如此欺负人,她这已不是嚣张了,完全是不知所谓了!

“蔺芊墨,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,你要这么对我…。”郭珠儿紧紧抓住丫头为她披上的衣服,看着蔺芊墨,呜咽,哭了起来。

不看众人的反应,蔺芊墨弯腰,俯身,直视郭珠儿愤然的双眸,淡淡道,“你确定是我推你的?”

“你刚才不是又做了一次吗?又何必再问一次。”郭珠儿环抱住自己,红着眼睛,是委屈,是愤怒。

蔺芊墨听了,转眸看向一边的丫头,“本妃是怎么推你家小姐的?做给我看看!”

小丫头听了毫不迟疑,伸手做出推攘状,嘴上不假思索道,“我家小姐当时正好好走着,郡王妃忽然伸出手,猛然把小姐推到了水池中,那动作奴婢看的清清楚楚的,只是不明白,郡王妃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家小姐对郡王妃可从未有过任何不敬之处!”

看着小丫头生出的那只手,还有那替郭珠儿抱不平的话,蔺芊墨神色莫测,“原来我是这样推的!”说着看向郭珠儿,“郭小姐,对于你丫头的说辞,你可有什么要纠正的?”

郭珠儿抿嘴,不说话。

“蔺芊墨,你自己做了什么,你会不清楚?何必重复的去问珠儿?你这不是欺负人嘛!”肖老夫人黑着脸道。

蔺芊墨对于肖老夫人的话充耳不闻,看着郭珠儿道,“看来对你丫头说的话,你是没任何异议了!”

“那本来就是事实,郡王妃还要我家小姐说什么!”小丫头义愤填膺,看着郭珠儿又自责不已,“也都是奴婢不好,一时没反应过来,没拉住小姐,害的小姐落入水中,还…。狼狈的样子,还入了他人的眼。郡王妃,你这样做,要我家小姐以后还怎么做人。”

还入了他人的眼,这个人,指的是谁,众人心知肚明。袁大奶奶抿嘴,果然扯到那上面去了。

蔺芊墨听了,清清淡淡道,“一般这种情况下,女子总是要委身于那个看到自己身子的人。郭小姐可是愿为袁朗的妾?”

蔺芊墨话出,众人神色各异。

郭珠儿眼泪掉的更凶猛了,“蔺芊墨,你…你欺人太甚!”

小丫头豁然起身,看着蔺芊墨怒气腾腾道,“就算你是郡王妃,也不能这样羞辱我家小姐。”

看着郭珠儿和那丫头的反应,袁大奶奶眼底神色变幻不定。

蔺芊墨看此,平静道,“看来是不愿意了!不过,你就是愿意,我也觉得不适合。毕竟,这事既然你们认定是我做的。那么,这个代价自然是要由我来承担才是对。郭小姐,你想要我怎么做?说来听听。”

听着蔺芊墨的话,众人闹不明白,蔺芊墨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

“您是郡王妃,我一个平凡的官家之女,如何敢要你怎么样!”郭珠儿抹泪。

蔺芊墨听言,勾了勾嘴角,“郭小姐的意思是,不想看我仗势欺人,你自动妥协,就此算了!”

郭珠儿听言,抿嘴!

小丫头气恼,“郡王妃说这话不觉太过分了嘛!若是就这么算了,那…。那岂不是逼着我家小姐去死吗?”

“所以,本妃刚才才问,郭小姐想要什么样补偿,才愿意平息此事?”蔺芊墨说着,伸手抚去郭珠儿脸上的发丝,看着她,眸色淡淡,声音平缓,“说吧!只要我有的,我都可以满足你!”

郭珠儿闻言,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,而后垂眸。

“若是要钱,你说个数!我让人给你送过去。”

“郡王妃,我家小姐不是乞丐!”

“不要钱,那要身份吗?我可以认你做干妹妹!”

“郡王妃,从肖姑奶奶这里论辈分,我家小姐本就是你的妹妹。”

“是吗?如此,我还真没什么可给你的了!”蔺芊墨声音越来越淡,眸色越来越黑。

“郡王妃你有何必装糊涂,我家小姐现在的处境,最关键的问题是嫁人,是清白。”

蔺芊墨听了挑眉,恍然,“要我给你找个体面的婆家吗?”

“体面的婆家?郡王妃真是爱说笑,有这件事儿在先,我家小姐清誉被毁大半儿,日后必然遭人病垢。现在迫于郡王妃的身份,不得已娶了我家小姐,可往后…。定然会拿这件事儿为由头,给小姐气受!”小丫头说的头头是道。

“这也不好,那也不行。那你说该怎么办才算最合适呢?要我去坐牢?”

“这我们岂敢!而且,这件事儿传出去对小姐也没一点儿好处。”

“那要怎么办呢?”

“小姐清誉被毁。郡王妃又说愿意承担责任,如此…。”

“如此什么?”

“如此为何不包容我家小姐与你共事一夫!”

小丫头话出,凤宣倒吸一口气,脸色瞬时沉了下来。袁大奶奶神色不定。

萧荛儿垂眸,掩饰眼中不觉溢出的笑意,愉快,嘲弄,真是有意思。绕了这么一大圈子原来是想入凤家,入凤璟的床。呵呵…。这就是蔺芊墨嚣张的代价,帮凤璟收了个妾。

蔺芊墨听了,眸色漆黑一片,深不见底,声音越发清淡,淡到连情绪都探不出一分,“共事一夫?”

“这是最为两全其美的办法,让我家小姐姐有了归属,郡王妃也不用再自责了。都是一家人了,这件事儿自然而然的也就隐下了。”

小丫头说的理所当然,透着威胁。潜意词,若是蔺芊墨不应,那么这件事儿必然闹得人尽皆知,让京城的人都知道蔺芊墨是如何欺负人的。

肖老夫人这个时候也缓过神来,瞬时觉得这主意极好,这么一来,肖家跟凤家可是又有了走动的理由了。

肖老夫人看着蔺芊墨道,“我看这办法挺好!所谓家丑不可外扬,这样一来,既保全了你的名声,又保全了珠儿的清誉,挺好!就这么办吧,先下定,等凤璟回来了,择个好日子,把人接进府中。”

对于肖老夫人的话,蔺芊墨不予回应,只是看着郭珠儿道,“你这婢女的提议,你可同意?”

郭珠儿低头,手无意识用力抓紧身上的衣服,脑中满是那惊鸿一瞥,凤璟那绝美的面容,心口不受控制猛跳。

“不同意吗?”

郭珠儿听言,抬眸,期期艾艾道,“除了这个,我也别无选择!”说的那是一个委曲求全。

凤宣听的脸都绿了。

“这么说你是愿意了?”

郭珠儿未说话。

蔺芊墨淡淡道,“不知你想要什么位份?”

“这还用说,自然是侧妃!”肖老夫人率先开口道,“毕竟惹下这件事儿的是你。现在让珠儿屈于你之下,已经是委屈她了!”

蔺芊墨看着郭珠儿道,“侧妃?你也是这个意思是吗?”

郭珠儿沉默。

“看来,也是同意的!”蔺芊墨说完,伸手扣住郭珠儿的下巴,迫使她抬头,看着她,嘴角上扬,两字口中出,“真贱!”

风轻云淡,不温不火,却如针如毒,刺的人浑身发疼。

刺的郭珠儿脸惨白一片。

小丫头眼眸瞪大,愤然,“蔺芊墨,你…。你说什么…。”

“凤竹!”

蔺芊墨话落,凤竹闪身出现,一言不发,抬脚,一脚踹去,小丫头顿时飞了出去。

“看好,别让人死了!”声音依旧淡淡,却令人心头发紧。

“属下明白!”

“蔺…。蔺芊墨,你在做什么?”郭珠儿面色紧绷。

蔺芊墨看了她一眼,起身,伸手,把右手的袖子拉起,露出白皙的胳膊。

众人不明,郭珠儿不解,然…。她们的疑惑,在看到蔺芊墨胳臂膀间那一片红肿的痕迹,微微一愣,随着,瞬时明白了什么!

萧郭珠儿心口一窒,眩晕。

荛儿眼睛微,心里不由发堵。

“墨儿这…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凤宣紧声道。

“来的时候走的急,下车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车辕上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说呀!看看这肿的。”

“无大碍,应该只是脱臼了!”

脱臼了!听到这话,袁家人看看向郭珠儿的眼神,透出清晰的讥讽来。

凤宣火气顿起,看向郭珠儿,怒道,“我侄媳妇胳膊脱臼抬都抬不起来,可你竟然说她用这手用力推了你一把?你这混账玩意儿,抹黑我凤家郡王妃,竟还妄想做璟儿的侧妃!你…。真是贱。”

郭珠儿听言,眼前阵阵发黑。

“她…。她这个胳膊是肿了,可知道到底有没有脱臼。”肖拉佛如不讲理到,“再说了,就算真的脱臼了,她另外一只手却是好好的,说不定她是用另外一只手推的…。”

肖老夫人话音未落,凤宣怒吼声起,“肖老夫人,我敬你是长辈,有些话不想说的太难听。但…。你们肖家当我们凤家的人都是傻子不成?刚才说是用这个手推的,现在见墨儿胳膊脱臼,马上又说是别只手推的…。你说这话自己就不觉得可笑吗?”

肖老夫人这话确实可笑的很。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说出来的?袁大奶奶觉得无语。而且,就算蔺芊墨的胳膊没脱臼,她要算计郭珠儿,也不是没别的机会!为何要选在自己受伤的时候?还有这手段,也太过浅显了点儿吧!

肖老夫人抿嘴,“我不过是实话实说…”

“实话实说个屁,我看你是糊涂透顶!”

“宣儿妹妹,你别生气,别生气!”冯氏赶紧道,“我婆婆年纪大了,人也有些糊涂了,很多时候说话都没个准行的,你别放心上,别放心上。”

形势急转直下,自然是不能再保持沉默了,站在凤家这边,不用考虑!

杨氏也赶忙道,“是呀,宣妹妹不要生气,这其中应该是存了什么误会!”

听到这话,凤宣差点气笑了,冷哼一声,“刚才两位怎么不这么说!”

这完全不给面子的话,把杨氏,冯氏噎的下不来台,不知该如何接话。

凤宣冷哼一声,看向蔺芊墨,“墨儿,你说这件事儿怎么处置?”

蔺芊墨淡淡开口,“边关不稳,凤郡王走赴边关镇乱博安责任重大。然,这样关键的时候,竟有人试图谋算凤家家眷。这件事儿,若是被有心之人传送到凤郡王的耳中,引得凤郡王分心,那…。”

蔺芊墨说着,身上的气场陡然一变,虽然还是那副清淡的表情,可整个人透出一股冷厉之气,声音沉下,眼中冷色外溢,带着戾气,“边关不平,后方不稳,首领分心,军士大忌。尔等身为大瀚人,心不守宁,满心算计。此用心令人怀疑!凤和…。”

“在!”

“带郭家女入宫,面见皇上,禀明一切。请皇上明察,郭家之女郭珠儿此番算计,是为一己私欲?还是被人指使,意图扰乱凤郡王之心,别有企图!”

“属下遵命!”

郭珠儿面无人色,已被吓瘫了。她不是傻子,这要是被定了罪…。“蔺…。蔺芊墨,我…我没有,我没有…。”

“带走!”

蔺芊墨话出,凤和出手,拎起郭珠儿闪身不见,徒留一片尖叫,带着满满的恐惧。声音消散,院中静寂一片,蔺芊墨恢复刚才的清淡,扶着胳膊,看着袁大奶奶道,“晚辈身体不适,先告辞了!”

“呃…。好,好…。”

蔺芊墨颔首,离开。

片刻,凤宣拍了拍心口,深吸一口气,“袁夫人,我也先走一步了。”说完,疾步跟了过去。

萧荛儿随着后。

凤家人离开,袁大奶奶扶住婆子的手,对着一边的丫头道,“我有些不舒服,你代我送肖家的人离开。”

“是,大奶娘!”婢女俯身领命,对着肖家人道,“肖老夫人,肖大奶奶…。请!”

肖老夫人神色怔怔的随着丫头往外走去。而冯氏和杨氏心里均是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的,蔺芊墨刚才那几句话,若是都被落实成罪名的话,那…。想着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脚步加快,赶紧回去告诉自己老爷去。这事儿可大可小呀!

肖淓面色紧绷,蔺芊墨的行事做法,总是让人意想不到,不由感到挫败。

“大…大奶奶,你还好吧!”袁大奶奶忽然的一个踉跄,让扶着她的嬷嬷吓了一跳,紧声道。

袁大奶奶摆手,声音露出一丝颤意,“扶我去那边坐下。”

“是!”

坐下,袁大奶奶抚着心口,重重的吐了一口气,面色难掩白色,额头沁出点点汗意。

“大奶奶,您还好吧!”

袁大奶奶苦笑,“后背是湿的,腿是软的,这心…。差点没跳出来呀!”说完,紧声道,“刚才对郡王妃,我没露出什么怀疑的神色吧?”

“没有!”

“确定没有?”

“大奶奶放心,真的没有,您一直跟凤姑奶奶一样坚定的站在郡王妃这边的。”

袁大奶奶听了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,那就好,好在我这脑子当时没犯糊涂,不然…。”想到蔺芊墨当时的那几句话,袁大大奶奶这心跳又不稳了。

凤璟前方保安,家眷后方被欺!这事儿皇上必给做主,大瀚百姓也势必是一边倒。这一点不容置疑。

后方不宁,前方首领心难稳!首领心不稳,如何能打胜仗?如此关键的时候行算计,那就是别有企图,别有用心!此话一出,那郭什么珠儿的被处死都不为过。

想着,不由抹汗,唏嘘,“这郡王妃…。太厉害了!”

嬷嬷点头,很有感触,“厉害都不足以形容。是让人心惊肉跳呀!”

其实,她们都知道,郭珠儿这次算计纯粹是奔着凤璟去的。那别有企图什么的,她没那么大本事。但是,她这时机选的太不是时候,蔺芊墨那些话也确实句句讲得通。

蔺芊墨确实被欺负了,凤璟知道了也必然不会完全无所觉,如此…。郭珠儿落的什么结果,也都是自己作的,谁让她先不存好心的。活该!

“若不是郡王妃的胳膊刚巧受伤,不能动弹了,这事儿还真是说不清楚。”

袁大奶奶没说话,因为对于巧合的事儿,她从来都抱有一分怀疑。特别是见识到了蔺芊墨的厉害之处后。更是不由多想。但是,这话她不想对一个下人说,最重要的是说了完全没好处。

“告诉下面的奴才,以后见到这位郡王妃都敬着些。”

“老奴知道!”不为凤家的地位,不为凤郡王,单单郡王妃就是个足够厉害的,真是惹不得呀!就今天这事儿,都不等他人出手,就蔺芊墨一人,就把人给弄到地狱去了。太可怕了…。

“娘…。”

“大少爷!”

“嗯!”袁朗点头,走到袁大奶奶身边,关心道,“娘你怎么样?可还好?”

“我还好!你呢?刚才的事儿都知道了不?”

“知道了!”袁朗神色也很是复杂,“凤和让我带人暗中把那院子给围住了。所以,事情的经过我也都看到了!”蔺芊墨行事那种老辣,实在是不像一个女子。

“你既然都看到了我也就不多说了,接下来是不是要做些什么,你和你父亲商量着办吧!”

“嗯!”

晚上,袁朗之父袁斌听完全部的经过,不由惊叹,“这手段,够狠!可惜呀,生成了女儿身,不然,必定也是一位权臣。”说完看向袁朗,“这事儿若是放在你身上,你可能做到这种地步?”

袁朗摇头,“我至多也是警告一番。”

“人呀,该狠的时候就要狠,不然,只会给自己留下更多的麻烦!而且,女人跟男人不同。男人看重的是权势,是仕途。但对于大多数的女人,丈夫和孩子才是她们最重要的。那郭珠儿也是碰触到了郡王妃的软肋了。当时郡王妃给她选择的时候,若是她要点儿钱,想借点儿势什么的,或许她也落不到这个地步。可她偏偏选了凤璟,想做凤璟的枕边人。这…。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自己作死,怨不得别人呀!”

袁朗听了没说话,心里暗道;郭珠儿先算计是不对,这他赞成。但蔺芊墨身为一个女人,处事如此狠辣,袁朗也无法赞同。女人嘛,还是柔和一些的好,太强悍了,男人太有压力。也不知道凤璟跟这样凶悍的女人是怎么相处的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