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不说她也知道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袁家发生的一切,包括最终的结果,传入某人的耳朵中,瞬时,手里的茶杯被狠狠的摔了出去,沉怒,咒骂,“那个蠢货!”

一边婢女装扮的丫头,垂首,看着地上破碎的杯子,眉头亦是紧紧皱了起来,眼底戾气难掩。

落水之后,无需多言,亦不给她人辩解的机会,撞树表示委屈。如此,顺势留在袁家。

其后,有人上门禀明一切。蔺芊墨会对郭珠儿出手,迫使袁朗纳她为妾,为的不是别的,就是为膈应凤冉。

原因,蔺芊墨对凤冉的丫头红秀差点刺伤她,并伤了凤英一直心怀不满,耿耿于怀。

如此一来,不但坐实了凤冉跟蔺芊墨之间的矛盾,坐实了凤冉意图谋害蔺芊墨的事实。还让凤家的人对蔺芊墨产生不满,更能让凤冉名誉受损,生产之日遭遇此等事,自然而然留下病根。

本来一举多得,完美无缺的计划。却生生被郭珠儿那蠢货给毁了。更可恨的是在她们想利用她的时候,那蠢货竟然暗中也试图利用她们。原来她早就对凤璟起了心,可恼她们竟然没发现。

还有那蔺芊墨,也够狠!竟然把郭珠儿直接送到了皇上的跟前儿。若不是她们一直谨慎小心,现在…。后怕,更恼火,“那该死的东西!”

“主子,由这件事儿再次肯定,那蔺芊墨确实不是个好对付的。为了安稳期间,我们不宜再多做其他,暂时沉寂一些时日吧!”

“凤璟不在,这么好的机会白白错过,真让人不甘心!”

“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不急!”

沉默,平复心里怒火,片刻,开口,“那丫头如何了?”

“放心!那丫头活不了太久。”

“嗯!”

“郭珠儿呢?”

“皇上把她送入刑部了。不过,我们做的一切都是由那丫头的口传出。刑部的人就是再逼问,那郭珠儿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,更查探不到我们的头上。”

“嗯!”

“肖家的人呢?都什么反应?”

“肖家的人被皇上下旨斥了一番,成为京城贵门孤立的对象。至于他们的反应不用细探,无外乎是惊,怒,悔。肖家那群人成不了气候,经这一次也证明,那些人不堪大用。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

听言,缓缓闭上眼睛,未再多说。

肖家

郭珠儿做的事儿,不等杨氏等人回府去说。凤和已派人亲自向肖远,肖磊如实还原的当时的情景,包括肖老夫人,肖淓,杨氏,冯氏等人的反应。

致,在杨氏等人回到府中后,口还未开…。

杨氏当即挨了肖远一巴掌。

冯氏被肖磊狠狠训了一通。

至于郭氏,在得知郭珠儿做下的事后,已是差点晕死过去。其后,又被肖远无情告知,遣送她回郭家之后,再也扛不住登时昏死过去。

肖老夫人,肖淓被禁足。肖远这话一出,一个惯爱倚老卖老的和一个顺风顺水惯了的,当即表示不满,不明,可还未等她们申辩,这边皇上的圣旨就下来了。

那赤裸裸的训斥之词,打的肖磊,肖远面无人色。肖淓也是傻眼了。在凤家听惯了各种表示恩典,歌功颂杨的圣旨。这种被训斥的旨意还是第一次听到,也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凤璟和肖家的差距和不同…

“这…。这怎么会这样?”肖老夫人是真的不明白了。犯错的是郭珠儿,这跟她们肖家有什么关系?

看着肖老夫人那无辜,又茫然的表情。肖远几乎吐血,肖磊无力,摆手,“带老人下去!”

许嬷嬷赶紧应是!

“远儿,磊儿,这该怎么办?”

听到这熟悉的一句反问。肖远彻底火了,怒吼,“不怎么办,等着你拖着我们一起死,一起去死…”

肖远突然的暴躁,肖老夫人吓懵了,“远…远儿…”

“带老夫人回去,没我命令,不许老夫人出院一步。”肖远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死死的盯着肖淓,戾气不掩。她本来应该是肖家最大的助力,可现在,她把一切都毁了。帮不了肖家,还不断的在扯后腿。

看着肖远沉怒的眼眸,肖淓抿嘴,想说些什么,可想起离开凤家前说过的承诺,最终,垂首,沉默了,随着老夫人往后院走去。

该训的训了,该打的打了,该打发的也快打发了。但问题却是一点儿没解决,还在身上压着。

肖远眉头紧锁,心烦气躁。

肖磊反而彻底沉静了下来,“这样也好,这样也好…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肖磊平淡道,“皇上斥责的圣旨已下,如此,我们也无需再抱什么期待了。大哥,我们回陵城吧!”

肖远听了抿嘴,满眼不甘,“你妥协了?气馁了?”

“我只是认清事实了。”肖磊怅然道,“父亲说的没错,多大的头就戴多大的帽子,人有野心没错,可同时也要先看清自己的能力。成雄称霸,我们根本就不是那块料子。不自知欺人的讲,就凤璟那位置,就是给了我,呵呵…。我也掌控不了那个局,我撑不起来。大哥,我们不应该光贪大的,也该想想,我们有没有那个本事坐那个位置。”

“没出息!”

肖磊听了,苦笑,“也许吧!”肖磊说完,转身离开。

对于肖远,自己的大哥,肖磊是了解的。肖远从来要强,要不然也不会来京城了。让他一直待在京城,守着父亲留下的功业,他不甘心,认为那是禁锢。

可现在,就肖磊看来,他们却是连父亲留下的都没守住。如此,还有什么资格妄想其他呢?

看着肖磊远去的背影,肖远面色铁青,沉黑!

太子府

赫连珉听完护卫的禀报,不由勾了勾嘴角,神色有些复杂。不得不说,凤璟娶了个不简单的女人。

行事果决,又老辣!心思缜密,胆子又大。那股杀伐果断的狠劲儿,真不像是一个女人。

“桂荣!”

“殿下!”

“让吴侧妃过来一趟!”

“是!”

凤家

“太医,我孙媳妇儿情况怎么样?可严重?”凤老夫人坐在床边,皱眉,担心道。

“回老夫人,郡王妃胳膊未伤到筋骨,现在胳膊已接上,下官再给开些消肿的药擦几日,好好歇息养养,胳膊不要使力,很快就会恢复了!”太医恭敬道。

凤老夫人听了,点头,“辛苦容太医了。”

“不敢!”

“宣儿,替我送容太医出去。”

“好!容太医,请!”

凤宣随着太医出去,屋内静下,凤老夫人看着蔺芊墨红肿的胳膊,心里不舒服,“可还疼的厉害?”

“有些涨涨的,倒是不疼!”蔺芊墨浅浅一笑道,“老人都说,受伤,生病那是长见识。知道疼了,下次就长记性了,不是坏事儿。”

“都这样了,还有心情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

“祖母,你不用担心,我很好!”

“让你受委屈了!”

“不觉得委屈。守住自己的丈夫不被人偷走,护住自己的声誉不给凤家惹麻烦,这不是最基本的吗?”蔺芊墨说着,伸手握住凤老夫人苍老却温暖的手,轻轻一笑,“更何况,现在还得了祖母的疼爱,我是个有福的。”

老夫人听了,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,蔺芊墨她怎么就不知,掉个泪,说个害怕,诉个委屈什么的呢?

“这就觉得有福气了。”

“嗯!在外风风雨雨都不怕,只要回家后,有人不论你对错,不计你功劳的关心你,那就是幸福。”

很简单的要求,可却最不易得到,也最不容易做到。

纯粹的护着你,也期盼得到你最纯粹的相信和相护。

老夫人心头酸酸涩涩,“凤璟能娶到你,是他的福气!”

蔺芊墨听了,笑意加深,“我也是这么对他说的。”

“你没说错!”

“等到凤璟回来,祖母一定要经常这么跟他说。”

“好!”

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凤老夫人才起身离开。

回去的路上,凤老夫人对着扶着她的齐嬷嬷道,“一会儿你去厨房一趟,交代厨房的王婆子,让她去郡王妃的院子,这段日子好好照顾郡王妃,给墨儿好好补补身子。”

“是!”

“唉…”

“老夫人你别担心,郡王妃胳膊无大碍,休养几天就好了!”

“身体好养,只是这是非却难了。俗话说,人心隔肚皮,这话果然一点儿没错。郭家那个女儿,看着是个纯白无害的,没曾想也是个包藏祸心的。这次如果不是墨儿刚好受伤,洗清了自己,这件事儿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。还有那肖老婆子和肖淓,真是…。”凤老夫人抿嘴,强忍着爆粗的冲动,沉声道,“害人之心不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以后但凡是肖家的人,都给我拒了!”

“是!”

屋内

“凤竹!”

“夫人!”

“你去告诉凤和,这件事儿不许告诉凤璟。报喜不报忧,让他谨记这一点。”

“是!”

“还有,你去国公爷那里一趟。请国公爷在通往边关的各个路口,派凤卫把守。这几天或许会有信函,通往边关传递给凤璟。借此,我们也正好看看,都是谁如此关心凤家的家事。”意图扰乱,让凤璟无法安心。

蔺芊墨吩咐完,凤竹领命,飞身离开。

书房

国公爷听了凤竹的话,点头,“回去告诉你主子,就说我知道了,让她好好休息。”

“是!”

凤竹离开。国公爷心里有欣慰,也有叹息。身为女人被欺负了,矫情一些,为自己抱个屈,抱怨抱怨夫家没护好,丈夫不在旁,没人疼什么的,那都是应该的。可现在…。什么都没有,反而反过来又是一谋!

国公爷认为,蔺芊墨虽然跟一般的女人不同,可总归也是个女人不是!那伤春悲秋的情怀应该也有些才是。然,现在看来,她还真没有。

“一员某将,凤家之幸!”叹息过后,国公爷脸色一正,“木子!”

“国公爷!”

“你,去肖家一趟。把肖磊,肖远那两个小子就给绑了!”

木子闻言,兴奋,“小的这就去!”说完,麻溜窜了。

国公爷看了,撸袖子,“木子都忍不了了,老子也该出手了,该死的混账玩意儿。”说完,抄起鞭子走了出去。

“荛儿,荛儿…。”

“呃…。娘!怎么了?”

“我倒是想问问你怎么了?叫你几声都没听到。”凤宣看着萧荛儿,关心道,“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萧荛儿摇头,“没有。”说完,叹气,“只是觉得人心可怕。”

“在想袁家发生的事儿?”

萧荛儿点头,叹息,苦笑,“这事儿也就是发生在表嫂身上,若是发生在我身上,我肯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!娘,表嫂可真是厉害。”

“墨儿确实很不同。娘对她也很佩服。”凤宣真心夸赞。

萧荛儿听了,眼神微闪,神色不明,随即隐没,关心道,“娘,表嫂的伤势如何,可严重?”

“还好不严重!”

“接上了吗?”

“已经接上了!”

闻言,萧荛儿眼底极快的闪过什么。竟然是真的脱臼了吗?

“姑奶奶…”

“进来!”

“姑奶奶,表小姐!”

“什么事儿?”

“九皇妃还有太子侧妃,还有三皇妃来了,老夫人让姑奶奶和表小姐过去请个安。”

闻言,凤宣起身,“走吧,荛儿!”

“好!”

整理一下仪容,随着往外走,凤宣开口问道,“九皇妃和太子侧妃过来所为何事?”

“回姑奶奶,二位娘娘过来探望郡王妃!”

凤宣听了点头,猜到了。

九皇府

赫连逸看着跪在地上的容太医,直接道,“芊墨郡主伤势如何?”

容太医闻言,心头发紧,“芊墨郡主伤势不重,未伤筋骨,休息一些时日就没事了。”

容太医压力很是大,他没想到九皇爷竟然把对郡王妃的关心,直接放在明面上。这种知晓秘密,面临灭口的感觉,让容太医腿发软,浑身冒冷汗。

“明天过府,把这个给郡王妃带过去。”

容太医听了抬头,看着赫连逸递过来的小瓶子,头上的汗珠顺着滑下,伸手,哆哆嗦嗦接过。这什么?装的真是药吧?不是什么情诗?情信什么的吧?

咽口水,不管是什么,可确定的是,九皇爷喜欢蔺芊墨是真的。现在趁着凤郡王赶赴边关,九皇爷准备挖墙角了。

那郡王妃呢?会不会跟九皇爷私奔?或私相授受,红杏出墙什么的?

等到这件事儿捅破了…郡王妃会如何,他不敢想。但是他,肯定会被凤郡王给杀掉的!

想着,容太医额头上的汗珠掉的更凶了。他以后的日子,恐怕要在猜测,是被九爷杀死了,还是被凤郡王干掉中度过了。容太医好想哭…

“在芊墨郡主面前,不用提到本王。”

赫连逸话出,容太医眼睛骤然大亮。

赫连逸抬手。

容太医如蒙大赦,连滚带爬,在赫连逸面前消失了。

赫连逸垂眸,抿了一口杯中茶,就算不说,她也会知道的。

“主子!”影一闪身出现。

“说吧!”

“刚才国公爷的木子去了肖府,把肖远,肖磊两个给绑去了城外。其后,国公爷过去,把两人给打了一顿,皮开肉绽。肖磊已提出离开,并对外放言,不适应京城气候外加水土不服已病倒,择日准备离京!”

“肖远呢?”

“未发一言!看来,仍想留京城,未死心。”

赫连逸听了,勾了勾嘴角,“既然如此,就让他留下吧!”

影一听了眼神微闪,肖远作死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