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静待结果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太子侧妃和三皇妃都热切的表示了关心,感受到的热切,感觉不到的关心。走过场而已,笑着笑纳,表示感谢!

九皇妃还是和初次见到的那次一样,冷淡,少言,直接,来到第一句安慰…

“伤到胳膊比伤到脸好,你挺幸运!”

蔺芊墨听言,瞬时就笑了,被安慰到了。当你不幸时,有个更加不幸的例子摆在你面前。那感觉,不幸变庆幸。这话很治愈。

“皇妃娘娘说的是。”

看着蔺芊墨那带笑的眼睛,夏如墨点头,神色依旧淡淡道,“等你胳膊养好了,教教我用笔杆作画吧!你上次在长公主府做的那副画,我很喜欢。”

“这是我的荣幸!”

“嗯!”夏如墨说完,沉默一下道,“礼尚往来,你教我做画,我也应该回报些什么!”

蔺芊墨听了,客气道,“不必,得九皇妃一句喜欢,就是最好的报酬了。”若是非要给,给些黄白之物就好。蔺芊墨用意念表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。心语,求被听到。

夏如墨在蔺芊墨巴巴的眼神中,思索了一下道,“我教你写字吧!”

蔺芊墨:…。“真的不必了!”这次是真心的拒绝,真不是客套。她恨那软趴趴的毛笔,恨写字。

“就这么定了!”

蔺芊墨:…。九皇妃是个霸道的。

一边的太子侧妃和三皇妃,听着,看着,心里各有所思。

慰问结束,三人被恭送出府。

回府的途中…

“娘娘,你说九皇妃那是什么意思?她不会不知道蔺芊墨跟九皇爷过去那暧昧不明的关系。如此,还欲跟蔺芊墨来往丛密,这…。她就无所谓吗?”桂香看着秦卿,满眼探究。身处高门,怀疑已成一种习惯。

秦卿淡淡道,“夏如墨也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。”说着,微微一顿,眼微眯,神色莫测道,“或许,这也就是她的聪明之处。”

桂香听言疑惑,“奴婢不明白!”

“九爷若是真的对蔺芊墨还有情丝。那么,夏如墨跟蔺芊墨走进的近,这也是间接地讨九爷欢心。同时,也是给九爷以解相思的机会。经常来往,自然常见。”

闻言,桂香恍然,不由叹,“若真是如此。这九皇妃的心可真是够大的,”

秦卿淡淡一笑,神色复杂,一丝怅然,“其实,那样也没什么不好。”只求富贵,不求情爱,不去在意,也就不会受伤痛苦。

“可她就不担心九皇爷,万一情难自禁的话,她自己地位不保吗?”

秦卿听了,笑了笑,“九爷就算再心动,蔺芊墨也不会由郡王妃变成九皇妃。赫连逸不是那么没理智的人。同样的,凤璟也不是一个可欺的人。为了一个女人,惹怒凤璟,对上凤家,这样的百害无一了的事儿,赫连逸才不会去做。”

桂香恍然,“娘娘说的是!”男人,在权利和女人的选择上,从来都是权利居上的。跟女人是不同的。

“所以,就算夏如墨不防着,蔺芊墨再在九爷面前晃,那样的事儿也不会发生。况且…。”

“况且,凭着蔺芊墨的城府,心机。那些她必然也想得到。所以,往九爷眼前凑的事儿,说不定她根本就不会去做。”桂香低低道。

秦卿听了没说话。

桂香忍不住唏嘘,“没想到这蔺芊墨心机这么重。就郭珠儿这事儿,郭珠儿好处置,可肖家…”桂香说着摇头,“就肖家跟凤家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,蔺芊墨处在那样一个位置,对那肖老夫人和肖氏还真是束手无策。处置了,她作为晚辈必然被人病垢,可若是置之不理,那肯定憋屈死。这事儿若是搁在奴婢身上,我还这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可蔺芊墨倒是厉害,直接把人交给皇上了。这下好了,皇上怎么训斥肖家那都跟她无关了。”

秦卿听着,垂眸,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。想到在长公主府时,她故意在蔺芊墨,表现三皇子对自己宠爱有加的事儿,不由得…。秦卿感到心头发刺,懊恼,她是自献丑。

另外一辆马车上…。

“娘娘,老奴看,那九皇妃看起来还是女儿身,并未…。”

华未说完,既被打断,“顾嬷嬷!”

“老奴在…”

太子侧妃龚夕月看着顾嬷嬷,目光沉沉,“记住,有些事儿不是你能说的。同样的,也不是我能探究的,特别是九皇妃和郡王妃的事,祸从口出,不可轻易妄言,明白吗?”

“是…是老奴无撞了。”

龚夕月点头,未多言。

顾嬷嬷也不敢轻易再开口。

而九皇妃夏如墨回去的途中,一路沉默,悠然的看着自己的书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一边的丫头亦是一言不发。

九皇府

“芊墨郡主伤势不重,精神很好。只是在听到皇妃要教她写字的时候,笑容看起来有些干。”

丫头如实禀报,赫连逸听完,放心了,也不由笑了,“墨儿最爱的是吃的,最恼的是没钱,最烦的是写字。她说不必,那是真的不想学。”赫连逸说着,眼里溢出真切的笑意。

蔺芊墨曾经说过,就写字的问题上,比起虐待自己的手,她更愿意去虐待他人的眼睛。字嘛,看得懂就好,要那么好看做什么,没用!

丫头听着赫连逸的话,垂首,脑子放空,她的任务,是听从主子吩咐,其他,她不需要知道,也不需要探究。

“下去吧!看护好夏如墨。”

“是!”

夏如墨,很安静的一个人,或许是身体不好的原因,性格有些冷淡。若是没最先遇到墨儿,也许,赫连逸会感觉有这样一个妻子也不错。可现在…。

眼中笑意渐渐消散,溢出一丝惘然,若是情爱可分先后。那么,蔺芊墨明明先遇到的是他,可最后选择的却是凤璟!造化弄人。

肖家

看着浑身是伤的肖磊,肖远,肖家的人全吓呆了。

“老爷这…。”

“什么都不用问,这一顿打是我们该得的。”肖磊打断凤氏要说的话,看向肖远,平静道,“大哥,你确定不走吗?”

肖远避而不答,沉沉反问道,“你确定要离开?”

肖磊点头,“嗯,我决定了,收拾归拢一下,过两天就走。”

肖远听了抿嘴,脸色发沉。

冯氏和肖家其他人,均是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冯氏惊疑不定道,“离开?离开去哪里?不在京城待着了吗?”

“嗯!回陵城去!这两天你把东西收拾一下,还有下人,二房这边带走不了那么多人,该遣的就遣了吧!”

确定了,冯氏还来不及说什么,肖老夫人就急声道,“我们这才刚来京城没多久,这府邸刚落成,稳住脚,为什么突然就要离开了?”

肖磊不想跟肖老夫人解释太多,说了她也不会明白,只是淡淡道,“娘若是愿意,可以跟我一起离开。”说着,看来肖淓一眼,“你若是愿意,也可跟我一起回陵城。大哥在京城压力很大,你们跟着我,他也能轻省些。”现在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个了。不给肖远添麻烦,至于其他,他也是帮不上什么了。

肖远面皮发紧。杨氏神色不定。

肖磊是好意,可肖远和杨氏首先想到的是利弊。

肖远:肖磊把人带走了,他是轻松很多。但是京城的人会怎么看他?一个连老母都不奉养的人,怕是会招来更多的恶评吧!

杨氏:他们把肖老婆子跟肖淓带走,她很是乐意,欢送不及。但是,把她们两个带走了,肖淓的嫁妆还有肖老夫人的手里的那些私物怎么办?肖磊这夫妻两个不会也随着全部带走吧?若是那样的话,他们大房岂不是亏大发了。

夫妻两个各有所思,肖磊的好心,瞬时成了驴肝肺。

没他们那些复杂心思,肖老夫人不假思索道,“我不走,你们也不许走。皇上这封赏的圣旨还没下来,你们这官位还没定下来,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?”

肖老夫人的话,被人无视了。只是,她若不愿意离开,肖磊也不会勉强。

至于肖淓,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“我不能离开京城。”

几人听了,看了她一眼,是不想?还是不能?明了她的决定,至于其他,无所谓,没心思去探究。

肖磊扶着小厮的手站起来,淡淡道,“还有几天的时间,是走,是留,你们再考虑一下吧!”说完,忍着疼痛,蹒跚着走了出去。

冯氏赶忙跟了出去,伸手轻轻扶住肖磊,紧声道,“老爷,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呀?怎么就伤的这么厉害呢?”

“你就别问了!”肖磊头上沁出冷汗,疼的难忍。

身上的疼和伤,让肖磊彻底清醒了。直接的对比,看看人家国公爷,都那么大年纪了,挥起那鞭子来还是虎虎生风,一个人打他们哥两,打的他们毫无还手之力,皮开肉绽。哎,这也就是确定,国公爷不会弄死他们。不然,皮开肉绽的同时,外加屁滚尿流了。

比武,他们连一个老人都打不过。

比文,除了艳诗淫词之外,正儿八经的诗句他基本都快忘光了。

就这种底子,他们还妄想跟国公府比个高下?肖磊对自己曾经的想法,感到无言以对。

满心无力,叹气…如此赤裸裸的对比,还能说什呢?

冯氏看到不到肖磊内心的纠结,只看到了他身上的伤害,凝眉,不平道,“老爷都这样了,我怎么能不问?我已经派下人去请大夫,先看伤,然后报官…”

“报个屁的官!我就是欠打,当官的管不了!”说的太大声,疼的肖磊,呲牙咧嘴。

欠打?这定义,让冯氏心头不由一紧,盯着肖磊,紧张道,“老爷,你是不是伤到头了?”

话出,挨了肖磊一个刀子眼。

肖磊咬牙道,“老子的疯病刚好,你又盼着我傻掉是不是?”

“老爷,你…。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呀?”

“说话!”

“老爷…。”

“你少罗嗦,这件事儿不用你管,你赶紧去东西给我收拾一下去。”肖磊咬牙,忍耐,“再跟你啰嗦下去,老爷我没被打死,也给你费劲疼死了。”

冯氏听了,看着肖磊发白的脸色,张了张嘴,没再说话。心里却是打定主意,等大夫来了一定好给肖磊看看脑子。一直自傲的人,忽然变得自虐了,这肯定是出问题了。

***

养病的日子,越发悠闲了。

来探望的,除了打发不了的皇家人,其余都被老夫人给婉拒了。

伤了胳膊,努力学做饭,变成了努力吃饭!每天汤汤水水的不断。不过几天,蔺芊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捏了捏自己脸蛋,都是肉肉!

“凤竹,我是不是胖了?”

“胖了!”

蔺芊墨:…。其实,她想听的是假话!

凤竹看着蔺芊墨无语的模样,干巴巴道,“这…这是主子交代的。”

“交代什么?”

“主子说,对夫人,无论什么事儿谨记两点,绝对忠心,绝对真言,不许说假话。他自己就是这么做的,所以才得夫人喜欢。”

蔺芊墨听了,嘴角抽了抽,凤某人脸皮挺厚。不过不得不说这话很动听。凤璟说情话的手法还是很高杆的。看看,一个腻歪的字眼都没有,什么海枯石烂的完全不见,听着特别像是实话,一点儿不飘渺。但事实上呢?璟公子说瞎话的时候多了,特别是在床上!

“除此之外,你主子还交代什么了?”

“主子说,若是夫人问这个问题,就证明您是想他了。让属下写信告诉他,并在你面前多说说他,不让夫人心里太空落。”

蔺芊墨听言,不由勾了勾嘴角,悠悠道,“他说的很对,确实想了!”

看着外面芬芳的百花,思念由心,花开的时候走的,花落的时候是否就会回来!

“夫人!”

“进来!”

蔺芊墨话落,凤和身影出现,禀报,“肖家二房离京了!”

“只有他们?”

“肖家三房随着一起离开了,其他人还在京城。”

蔺芊墨听了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肖家的人再继续呆在京城,只能成为他人利用的对象,这于凤家是麻烦。

肖远倒是够固执的。转眸,看着床头药箱…。入京既病,出京既好,并不难!现在赫连昌已看出肖家不堪大用,想来,应该不会再守的那么紧。这时候出手,安稳!

然,还未等到蔺芊墨出手,肖家就先出事儿了。

“你说肖远为救郭珠儿去刑部劫狱?”蔺芊墨神色不定。

“是!”凤和表情也有些怪异,“据说肖远对郭珠儿有了异心,所以才敢冒此险。未同肖磊一起离开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
蔺芊墨听了,呵呵…。故事好曲折!这爱情冲破了禁忌,超脱了生命,好感人。好想知道背后出手的人是谁?

而凤和感觉,他已经知道了!

“皇上什么态度?”

“肖远暂时被收押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沉默,片刻,开口,“派人暗中看着,防止被灭口。”

凤和听言,神色微凝,“夫人你的意思是…。”

“肖家的不作为,凤家的不满,京城众人皆知。这个时候肖远若是毙命,难保给人更多的联想,若是再投放一些所谓的证据,对凤家不利。肖远就算要死,也绝对不能死在京城,更不能在这个时候死。”

“属下明白!这就去办。”

“嗯!”

凤璟出行边关,凤家不能乱。

凤家乱,皇上护,于凤家不是好事儿,会给人以恃宠而骄之感。

凤家稳,低调更甚以往,才是保安之道。

国公爷听了凤和的话,表示知道,同时也派人暗中看着肖家。

肖家

肖磊离开,肖远接着出事儿,还是这种丑事儿。杨氏又气又急,差点吐血。

“这该怎么办,这该怎么办呀?”但凡出事儿,肖老夫人必说之言。急的团团转,焦灼,担心不少,无能更多。

肖老夫人那反应,杨氏看着火更大,遇事儿没人分担,还要安抚那蠢母。

“你儿子心不稳,性太贱。为了那郭珠儿连命都不要了,现在落得这种结果,都是他活该,你问不着我。”

“你…。你个毒妇,竟然这样诅咒自己的丈夫!”肖老夫人气的发抖。

“我哪里说错了吗?”杨氏气恨,羞恼,“按照辈分算,那郭珠儿还要叫他一声舅舅。可他…。”杨氏脸发烧,喉间发甜。

“大嫂,不管怎么说,大哥也是你的相公,你这样说太过分了。”肖淓皱眉道。

“我呸!你一个和离的有什么教训我?”肖氏恨恨道。

这直白的话,刺的肖淓抑制不住脸色骤然一白,“你…你怎么可以…”

“我怎么,我实话实说。你一个丈夫不稀罕,儿女不耐见,要脑子没脑子,要本事没本事的女人,还敢训斥我,你也有脸?”杨氏心火攻心,说话是完全不留情面,“还有,你这么担心你哥,你去把肖远救出来给我看看。也好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能耐。”

肖淓听言,抿嘴,脸色乍青乍红。

肖老夫人觉得杨氏的话,说的真是难听。不过,有一句却也没说错。肖老夫人转头看着肖淓道,“淓儿,现在能救你哥的也就凤家了,你马上去凤家一趟,求求国公爷或凤腾,让他们赶紧把你哥给弄出来。牢房那地方,哪里是你哥能待的,他受不了那个苦呀!”

“娘,我…。”

“你一直以来不都是很能耐吗?现在显摆的时候到了,怎么又磨叽起来了?”杨氏的怒火,气闷好似找到了发泄口,对着肖淓炮轰起来。

“杨氏你不要太过分。”

“是我过分,还是你无能!”

“你…”

“好了,都别给我吵了!”

三个女一台戏,就在这三人吵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一个小厮喘着气跑了过来。

“老夫人…。大奶奶…”

“什么事儿?”

“大…大爷回来了!”

小厮话出,三人同时一怔。杨氏最先回过神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远儿真的回来了?在哪里?”肖老夫人急声道。

“回来了,皇上看在老爷过去的功德的份上,不予追究大爷这次犯下的事儿了。”小厮说着顿了一下,看了杨氏一眼,眼神闪了闪道,“还有郭小姐也随着一起回来了!”

这话出,又是一静。杨氏由惊转为怒!

肖老夫人神色不定,“她怎么也随着回来了?”

“好…好像是九皇爷说,郭珠儿既然已是大爷的妾,那么看在同是郭家人的份上,也一并让她回来了。”

杨氏闻言,气个仰倒。已经是妾,已经是妾…。这也就是说,他们已经有了…在那牢中,他们可真是…

杨氏气的眼睛都红了。这对狗男女,他们给她等着,等着!郭珠儿,郭珠儿…。不撕了她,她死不瞑目!

竟然是九皇爷开的口!

肖远回到肖家,憋青着一张脸,开口第一句话,“收拾东西,回陵城,回陵城…。”

里子,面子全丢了。京城是彻底待不下去了。

三皇子府

“殿下,九皇爷这是什么意思?”凛一有些摸不透。

赫连珏懒懒的看了凛一一眼,淡淡道,“你觉得呢?”

“是因爱生恨?所以才帮着肖家?还把郭珠儿给弄了出来。”

赫连珏听了,乐了,“因爱生恨!凛一,你脑子里东西别是少呀!”

凛一挠头,有些尴尬,“属下就是这么一说。”

“九爷要是恨了,肖远出不了那刑部大牢。”

凛一听言,知道他猜错了。

“等着看吧!很快就会有结果了。”赫连珏抿了一口杯中茶水,神色莫测道,“是由爱生恨,还是不可自拔,越爱越深,马上就清楚了。”

凛一听了,垂首,静待结果。

果然,在肖远等人离开京城的第五天,消息传来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