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肖家路遇匪贼,东西被洗劫一空,肖远伤,可能残。肖老夫人受到惊吓病倒。已报官,当地知府表示会查清楚,给肖家一个交代。而后派人护送肖家已回到陵城,有些消息会派人告知。”

肖家如此不幸的消息,传入耳中。

赫连珏不由笑了,神色莫测,意味深长。这温和的手法,还真不像是他的手段。没有灭了肖远等人,他的顾忌是什么?是担心国公爷因过去和肖荥的情义,对蔺芊墨生出什么不满吗?

还有那郭珠儿,竟然也没弄死!呵呵…。这是顾虑有人会把郭珠儿的遭遇,联想到蔺芊墨的身上吧!

是先斩断了肖家大房的手脚,令其无法动弹,留一个缓冲时间,等待事情逐渐消淡时,再动手给予一击吗?

若这些真如他所想。那…。赫连珏眼睛微眯,声音淡淡,“蔺、芊、墨!”一字一顿,轻轻缓缓,隐晦不明。

凤家

国公爷听到消息,沉默!

凤老夫人叹了口气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坦白的讲,肖远这一伤,肖老夫人这一病。她这心里真没多少波动,反而觉得松了口气。肖家以后能少折腾些,她觉得轻松不少。

“劫匪?”蔺芊墨呢喃,眉头轻皱。什么样的劫匪,能避过国公爷暗中派去的凤卫,不声不响把那么多财物给劫走呢?思索,不由眉心一跳,转眸看向凤和。

凤和也不隐瞒,坦白道,“是主子,还有九爷!”

闻言,蔺芊墨神色微动,猜中!

“主子临走的时候,曾言;关于肖家,除保肖大小姐人身不受屈辱之外,其他人,不犯,漠视;触犯,处置!选择由己,生死自担。九爷动手,凤卫不插手。”

蔺芊墨听了没说话。

凤和继续道,“主子说,九爷的相护,夫人可以感激,绝对不可以心动。九爷的维护,他会还情,加倍的。所以,夫人不用觉得亏欠他。”

蔺芊墨听言,勾了勾嘴角,“这话凤璟跟九皇爷说了吗?”

“主子跟九爷说;该参合的时候参合,不该参合的时候少在夫人面前晃悠。”

“听到这话,九皇爷怎么回的?”

“九爷说主子不要脸,又矫情!”请托他保护夫人,还不忘警告一番,连带背后抹黑。

蔺芊墨闻言,眉眼弯弯,“确实好不要脸,不过,却很讨人喜欢。”

“主子听到夫人的话,一定很高兴。”

“替我谢谢九爷!”

“是!”

“夫人,二皇子妃来了!”

凤竹话出,凤和闪身离开。蔺芊墨起身,出门迎接。

“见过二皇妃!”

“郡王妃不必多礼!”

被扶起,抬头…。

圆圆的脸蛋,圆圆的眼睛,小小的嘴巴,微微外凸的门牙,二皇妃——姜容,说不上漂亮,却分外可爱的长相!

“二皇妃请进!”

“好!”

清人入内,坐下,蔺芊墨动手倒了一杯茶放在姜容面前。

姜容接过,抿了一口,放下,看了一眼蔺芊墨的胳膊,开口,“郡王妃胳膊已经好了!”

“嗯!已经好了。”

姜容听了,点头,“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。”

蔺芊墨闻言,有些不明。

“前几日,她们来看你的时候,你还伤着。现在我来了,你好了!”

蔺芊墨听了,眨了眨眼,轻轻一笑,“都是二皇妃带来的福气!”

姜蓉听了,瞬时就笑了,“郡王妃果然聪明!”

蔺芊墨;…。

“二皇子说,做事要么早一步,要么晚一步。别跟人扎堆一起,女人在一起是非多,而我口齿不伶俐,他不受宠,跟她们碰到一起没意思。所以,我等她们都来过了,我才过来。”

这直言不讳,首次碰面就如此坦诚。!蔺芊墨生出一种感觉,姜蓉和二皇子真的是夫妻!

“二皇子见解独到!”别的不多说,夸赞一句准没错。

姜蓉听了看着蔺芊墨,正色道,“你真的这么觉得?”

“自然!”

“二皇子却说,你很惹人厌!”

蔺芊墨:…。“二皇子真性情!”

姜蓉听言,又靠近蔺芊墨一分,看着蔺芊墨清淡的双眸,嘴角的淡笑,开口,“我明白为何二皇子让我跟你多接触了!因为你真的很会忽悠。你看你夸二皇子的时候,眼睛都不带眨的,看起来真像是真的。”

蔺芊墨:…。“因为确实是真的!”

“蔺芊墨!”

“嗯!”

“你害怕吗?”

“害怕什么?”

“凤璟万一败了?”

蔺芊墨听了,看着姜蓉没说话。有些交浅言深了。

姜蓉也不揪着继续问,只道,“赫连冥说,让我看着你。万一他和凤璟回不来了。你若是改嫁了,那么,我也可以改嫁,只要大瀚的兵士还有一个,就会有一封休书到我手里。反之,若是你为凤璟守着,同样的我也要为他守着。同为女人,你做的到,我理当也该做到。”

姜蓉说完,蔺芊墨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,“凤璟和二皇子一定会安全回来!”

“嗯,我每天都这么对自己说。但是…。”姜蓉看着蔺芊墨,声音淡淡,“若有万一,你不许改嫁。”

“其实,二皇妃没必要看着我。我如何选择,不代表你非要随着。”

“不,我会随着你。”姜蓉淡淡道,“因为赫连冥最后的交代,我一定会听。你若是改嫁,我就算不愿意,我也会嫁。”

蔺芊墨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一种服从,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,她体会不到。

日子如水,缓缓流过,数着日子,两个月过去了,花儿已开始凋零,树叶也开始泛黄。只是,那心中想念的人,却还不曾归来。

边关时不时有消息传来。昭和已出兵,西域暗中蠢蠢欲动,边关之斗,不可避免,局面已成。两军对垒已起,战事已发…。

凤家军身经百战,锐气不可挡。但昭和奋起倾力一搏,誓死一战,奋死搏杀,那股嗜气,也不容小觑。再加上西域暗中相帮,一块难啃的骨头。

边关的战情,直接影响蔺芊墨的心情,凤家的氛围。国公爷每天都在书房,连朝堂都很少去了。

而凤家其他人,也是沉寂着,压抑着过日子。都是聪明人,没人会选在这个时候使什么幺蛾子。

这期间,二皇妃和九皇妃偶尔过来。

九皇妃话不多,除了请教蔺芊墨画画,就是教蔺芊墨写字。每次画好自己的画,再看蔺芊墨的字,诚恳的给出评价…

“我的画本来不怎么样,现在跟着你学明显进步了。可本来挺好的字,现在却退步了。由此可见,你是一个好师傅,却不是一个好学生!而我正好相反,没教好你写字,自己也被你带进去了。”

“是我在写字上没天赋!”

“我教的不好是事实,你没天赋也是事实。”夏如墨说完,看着蔺芊墨期待的眼神,严肃道,“既然没天赋,我们就只能靠努力了。”

蔺芊墨:…。“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的好,没这方面的灵性,勉强不来。”

夏如墨听了沉默片刻,道,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勉强你学字了。”

蔺芊墨听言,松了口气,“谢师傅理解。”

“我教你学琴吧!”

蔺芊墨:…“在琴上我也没天赋。”

“那女红?”

“女红也一样。”

“下棋!”

“更差!”

夏如墨听着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表示怀疑。

“咳…。其实,我也不是没有擅长的。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吃!”

夏如墨:…。吃,这个她教不来,也学不来。

难道凤璟喜欢她,是因为她能吃?夏如墨凌乱了一下。

姜蓉偶尔过来,话更少!

“我喜欢跟你一起待着!”

蔺芊墨听了表示好奇,“为什么?”

“想想身在边关的丈夫。你应该跟我心情一样。”姜蓉声音淡淡,眼中思念不掩,“跟你在一起待着,感觉心里不那么寂寥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没再说什么。只是其后姜蓉再过来,蔺芊墨都煮上一壶好茶,两人坐在院子里,有时什么都不说,却是一坐就是一上午,或一下午!

随着边关的战事,凤家越发沉寂。而其外的人,却是谋算不止。

一日…

凤老夫人看着国公爷皱眉道,“太子妃的位置空悬也近乎半年了,皇后娘娘最近频频召见京中贵女,看那动静,好像有意开始给太子重新选妃了!”

国公爷听了,平淡道,“太子现在缺少的就是助力,此时太子妃的人选,应该不会同上次一样,选择一个令皇上满意的人了。”

闻言,凤老夫人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。

家世优越,品德居上,实力居下。不足以壮大太子手中权,对他威胁不大,这是皇上满意的太子妃。因为知晓皇上的多疑,敏感,所以,上一位太子妃,直接从皇后的娘家人选取的,背景看似浑厚,实则却是外强中干。

这次,若是皇后和太子不再小心翼翼,准备试着拉权,攒势。那…。

看着凤老夫人担忧的神色,国公爷淡淡道,“边关战事未散,凤家是功是过不定,皇后和太子不会轻易冒险,把拉拢放在明面上去惹皇上不喜。毕竟,最后凤家若是落败。那于他们是致命的打击。凤家这块肥肉,没有绝对的把握,不到最后关头,他们不会轻易下口。所以,你也不用太过担心。”

凤家于太子也是一把双刃剑。

“老爷说的是,只是,该小心的也要小心。”

“嗯!随机应变吧!”

另一边,萧荛儿低头掰算着日子,轻轻笑开,神色莫测。太子妃么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