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祈福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去白云寺?”

“嗯!”凤老夫人淡淡道,“边关不稳,皇后娘娘心中不宁。所以,明日特别去城外云山寺,为大瀚还有身在边关的军士祈福求安。凤家作为军士将领的家眷自然要随行。”

什么祈福,不过是为自己积攒名望罢了!

心知明了。不多言。

“我知道了!”说完,多问一句,“随随行的除了凤家,还有谁?”

“二皇子妃,三皇子妃,九皇妃还有魏家!”

阵容不小。都是皇家拔尖的人。不过…“魏家?”蔺芊墨若有所思道,“此次跟着凤璟随行的副将,好像叫魏刚!”

“是,魏刚是魏家的嫡长孙,手握实权,深受皇上倚重,此次魏刚随同,乃是皇上亲自授意。”

蔺芊墨听了,了然。赫连昌亲自授意,魏家赫连昌的心腹。这次跟着去边关,打仗是次要,监督才是主要!赫连昌这是在凤家军中安插钉子,显而易见的。

“魏家人心性如何?”

“野心勃勃!”

闻言,蔺芊墨笑了笑,是她问的有些多余了。若无野心,也不会被皇上看重。野心熊熊,可是意图把凤家取而代之?

“祖母你早些歇息吧!我也回去准备一下。”

“嗯!明天你就跟在祖母身边,谁若传你,祖母也跟着一起去。”凤老夫人正色交代道。

“好,我明天一定寸步不离的跟着祖母。”蔺芊墨轻笑,笑意柔柔。

凤老夫人抬手,抚了抚蔺芊墨头发,慈爱道,“好了,你也回去歇着吧。”

“嗯!”

九皇府

赫连逸看着蔺芊墨练写的大字,提笔对着临摹片刻,放下,摇头,“墨儿这字,还真是效仿不来!一般人写不出。”

影一听着,看了一眼那案子上的字,腹诽;这蚯蚓爬一般的字,一般人确实写不来。不过,主子那完全赞叹的口吻配上这字,真的合适吗?

“让影五把字裱起来!”

“裱芊墨郡主的字?”

“嗯!”

影一:…主子的欣赏眼光,因为偏心,扭曲了!影一正忧郁,就听赫连逸又来一句…。

“传到边关让凤璟也看看。”

闻言,影一抬眸,神色不明。

“让他知道本王和墨儿从往过密,笔墨来往不断。想来这必定能增长的他的士气,打起仗来也更有力气。”

影一听了,不说话了。主子这是希望凤郡王能把醋意和怒意,都化为动力么?

“本王要不要画一幅墨儿的画像随着送过去!好以解他的相思之苦。”赫连逸很有兴致道。但凡能让凤璟添堵的事儿,赫连逸从来乐此不疲。

影一听了道,“主子,属下以为这样不妥。”

赫连逸听了扬眉,“怎么说?”

“主子可还记得,那次您跟凤郡王动手。凤郡王把您打成了内伤,然后把自己弄的全是外伤的事儿吗?”

影一话出,赫连逸轻缓的表情冷了一分,“你是说,我若是给他传字,传画。他必然故技重施,在墨儿的面前装可怜,黑我!”

影一点头,“属下觉得,凤郡王会跟芊墨郡主说,他受伤了。原因是收到主子的东西,导致的分心所致。”

赫连逸听了勾了勾嘴角,“他会这么想,却不会这么做。”赫连逸说的肯定。

“为何?”影一不明。

“他担心墨儿来找我算账。”

担心芊墨郡主找主子算账?凤郡王会为主子担心?这怎么可能!

看出影一的怀疑,赫连逸淡淡道,“他自然不是担心我。他只是不想我见到墨儿。无论什么缘由,墨儿主动来见我的事儿,他都不乐意见。所以,就算酸死,他也会憋着。”

影一听了恍然,原来是这样。

赫连逸温和一笑,说出的话却是分外尖刻,“凤璟,他最好直接憋死自己的好。”

影一:…。爱了的男人,好幼稚。有理智,憋死自己。没理智,出了气,反击了回去,心情依旧很不爽。

不过,不得不说,主子这么做真是够小人的,也够自虐的。若是蔺芊墨为护凤璟真的来见你,这样的见面,这心里会是个什么滋味。

唉,作为旁观者。影一觉得,作为一个不爱的男人,真幸福,少受多少折磨呀!

更重要的是,三人之中,蔺芊墨是最为干脆利索的那个,反而是主子跟凤郡王两个人。你刺激我,我刺激你的,两人较真不断。小心眼又傲娇的男人呀!

“明日,九皇妃去白云寺,你多派些人保护!”

“是!”

只是多派人,到底是保护九皇妃?还是为保护蔺芊墨?影一心知肚明,也因此,明日之行,绝对不能出事儿。不然…就会如影七一样,从此远离,无归期!

想到影七,影一眼底划过一抹晦涩。却也无奈,影七明知主子对蔺芊墨的在意,竟然还敢和李公公合谋,谋算蔺毅谨,致使蔺芊墨差儿命丧悬崖。他做这事儿,是触犯了主子的大忌,连求情都被不容许。现在只是把他驱离,未要了他的命,这已是主子仁慈。

影七想回来,只有一个人可实现,那就是蔺芊墨。只是,蔺芊墨也从来不是个大方的人,让她给影七求情,她不反过来添一把火就不错了!唉…。蔺芊墨怎么就不能伪装一下自己,偶尔故作善良一次呢。女人坏的不掩饰,也让人挺无奈的。

“影一!”

“墨儿跟夏如墨相处的如何?”赫连逸问的不疾不徐,只是眼中却带着一丝隐约可见的期待。

影一听了,眼神微闪,这么多天了,主子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“芊墨郡主跟皇妃相处很好。”

赫连逸听言,垂眸,神色隐晦不明,“她喜欢夏如墨?”

“应该不讨厌!”

“不讨厌吗?”声音悠悠,一丝怅然,点点酸涩。对于那个成为他妻子的人,她不但没有一丝排斥,还挺喜欢。如此,也真实的证明了,蔺芊墨对他是真的无爱。不然,对夏如墨怎会连一点儿不耐都没有呢!

看着赫连逸皱起的眉头,影一无声的叹了口气。与蔺芊墨已经错过了,这已是事实,主子现在这样又何必呢!主子这样若是让凤郡王看到了,一定又会冷哼几声。

凤家

蔺芊墨从洗浴间出来,凤竹轻轻为她擦拭着头发,轻声说着,府中动静,“今日大爷收到了大奶奶一封信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翻书的动作一顿,“求助信?”

“嗯!肖家日子困窘,大奶奶向大爷求助。”凤竹说着,顿了一下道,“也隐晦的提出,想回来!”

蔺芊墨听了不意外,过去四十年肖氏安逸,富贵惯了的。日子从来的是由奢入俭难。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,陡然转为拮据。她肯定不习惯。再加上因为她和离一事,让肖家兄弟对她也是生了不满。哥哥如此,嫂子更不用说了。

衣食住行,由富贵变拮据。

环境人际,由奴仆成群,争相恭维,到人人厌弃。这其中的转变,是人都难以适应。肖氏的日子,不用想肯定难捱。她会妥协也在意料之中。

“大爷怎么说?”

“大爷看过信就收起来了什么都没说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神色微动,什么都没再说。

凤腾是恼了肖家,厌了肖氏?所以,对于肖氏的低头,才选择沉默以对。还是认为时机不对,凤璟还未归,接回肖氏,连带肖家,是个麻烦。因此才决定暂时漠视呢?

凤腾的想法,蔺芊墨不知,也不想多探究。反正只要时间到了,答案自然就会出来了。

陵城,肖家

曾经富丽堂皇,安逸舒适,要景色有景色,要楼阁有楼阁的府。现在已变为简朴的四合院子,奇花异草没有了,参天的大树是院中唯一的景儿。假山流水没有了,家里能出水的就是院中一口井。

曾经成群的仆役,已遣散一空。除了肖老夫人身边,还有一个照顾她吃喝拉撒的婆子。肖远跟前儿一个背他,扶他的小厮之外,整个肖家现在也就剩下两个丫头。

不过,这仅有的两个丫头自然也是伺候杨氏和冯氏的。至于肖氏,哼,一个拖死肖家的人,能留她在肖给她口饭吃就不错了,还想人伺候,白日做梦。

跟肖氏一样,同样被肖家不容的还有郭氏。当初若不是她把郭珠儿带去,肖家还有肖远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!被郭珠儿牵连,肖家对郭氏怨怼不止。而杨氏更是恨死了郭氏。现在她们容郭氏在肖家,也不过是为了折磨她,使唤她罢了!

在婆家受如此欺辱,该怎么办?不用想,自然是求助娘家。然而,郭家却因为郭珠儿的原因,把郭氏给怪上了。指责,怨她没看好郭珠儿,让郭家丢尽了脸面,并言郭珠儿会做出那样的事儿,肯定也是她授意的。如此,把一切都推到郭氏的身上,完全脱清郭家自身。

就郭家的想法,那不是他们无情,而是郭珠儿犯的事儿太大。触犯的是大瀚的郡王妃,还得皇上很不满。这…。罪行实在太大。所以,纵然她们是郭家的女儿,郭家也不敢去护着。不能为了她们,牵连到整个郭家不是!

因此在大益面前,郭氏,郭珠儿,彻底分分钟被郭家给舍弃了。避之都唯恐不及,怎么还会为她们出头呢!

现在在肖家,郭氏那是奴才,肖氏是出气筒,郭珠儿…。杨氏根本不把她当人看。

三人的日子,也算是精彩纷呈,每天过的都像是在修炼!

肖淓看着身上的粗布衣,还有那经历起泡,起皮,现在已出茧子的双手。苦笑,这料子凤家的下人都不穿,还有这手,跟下人的一般无二。

还有那本保养得宜的脸,现在没了胭脂水粉,锦衣玉食的装扮何和滋养,也急速出现老化状。细腻的皮肤变得干黄,并细纹滋生。偶尔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,肖氏都忍不住掉泪,她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。更不明白,不过是短短半年的功夫,她怎么就落到如此地步了呢?

曾经亲厚的兄长,现在对她只有冷漠。过去对她亲近热切的嫂子,现在对她只有嫌恶,更是把肖家的落败全部怪罪到她的头上。

还有肖老夫人,对她疼爱不再,只有不耐,看不到她的存在,每天自顾着唉声叹气,抱怨不断,怨老天不公,骂匪贼该死。抹泪控诉儿女不孝,日子太苦。

“姑奶奶吃饭了!”

听到丫头的声音,肖氏抬头,还未来得及开口,丫头放下吃食就走人了。

一碟咸菜,一盘青菜豆腐,两个馒头,一碗粥!

看着眼前的饭菜,肖氏抑制不住眼圈又红了。这样的饭菜,哪里是给人吃的!凤家的下人都不吃这个。可她却连续吃了近两个月了。偶尔有点儿荤腥,也是几块肥肉片子,那上面甚至还能看到猪毛…。肖氏第一次看到当即就吐了,后来,再见不吐了,可却是怎么都无法下咽。

想想曾经,对比现在,肖氏再次茫然了。现在的日子,到底是因财务丢失,肖家迫于无奈才这样对她?还是,对她已经根本没有任何情义在?

“姑奶奶,还有件事儿奴婢忘记说了!”

听到声音,肖氏赶紧抬手,抹去眼角的泪珠,背过身,掩饰自己的狼狈,硬着嗓子道,“什么事儿?”

肖氏的狼狈,丫头看到了,习惯性无视,面无表情道,“大奶奶刚才交代了,让姑奶奶赶快把手里的绣活做完,一会儿趁趟拿出去卖了,好换点钱补贴家用!”

肖氏听了,豁然起身,恼怒,“我是她的丫头吗?是肖家的绣娘吗?她凭什么这么指派我?”

丫头听了,垂眸,掩饰眼中的嘲弄,不咸不淡道,“主子的吩咐,奴婢不敢置喙。奴婢把话带到了,告退!”说完,转身离开。

肖氏气闷,再也忍不下,丢下手里的碗筷,往外走去。

肖氏走出门不一会儿,一个人影极快的跑到她的房间,拿起她不屑用的饭菜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吃相凶猛,不顾形象,头发凌乱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酸腐的味道,整个人犹如乞丐!

“怎么样?饭菜可香?”

听到声音,郭珠儿动作一僵,抬头,看到站在门口的郭氏,没什么表情,“你来做什么?也想抢霸肖淓的饭菜?”说着,吞咽饭菜的动作更快了,一副生怕郭氏跟她抢的样子。

郭氏听了,扯了扯嘴角,似冷笑,似可笑,更多是惘然!

对于郭珠儿,郭氏无法不恨。如果不是她贪心太过,又手段太浅。自己还有两个孩子,何至于落到如此没着没落的地步,何至于被人欺负至此。

但是,同为郭家女,对着过去真心疼爱过的侄女,郭氏恼恨的同时,看着郭珠儿这人不人,鬼不鬼的样子,恼恨中夹杂这酸楚,说不清到底是为郭珠儿,还是为自己!

郭氏心里酸苦,酸苦,一时沉默。

郭珠儿把饭菜吃光,用袖子一抹嘴,看着郭氏道,“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吗?见我在这里怎么还不走?”说完,冷笑一声道,“其实,你也没资格恨我。你对我本来就存着不良用心,现在,我不过是没让你如愿罢了。落得这种结果,是你应得到的报应。也是我自己运气不好。”

郭氏抿嘴,沉沉道,“只是运气不好?呵…。看来你是完全不曾后悔过。”

“后悔?我当然后悔过。”郭珠儿沉沉一笑,满眼愤恨,咬牙,“我后悔我当时没拉着蔺芊墨一起跳进去,让她也跟着出个丑,看她还敢不敢那样嚣张。看凤璟还要不要一个被人看了身子的臭女人。”

郭氏听了,眉头皱起,“你只是后悔这个?”

“没错!”

“你就没想过,若是当时你没那么做的话,今天也不至于过这样的日子。”

郭珠儿听了,脸色一沉,透着戾气,“我当时就算没那么做,也不会比现在好,肯定会被你,还有肖家那些人算计着,送入那家高门为妾,成为为你们拉拢权势的工具。与其那样,我为何不自己争取一次,选一个自己的喜欢的。”

郭珠儿说着,脸上贪色,谋算不掩,“在京城没有比凤璟更合适的人了。相比京城那些妻妾成群,儿女成堆的,凤璟身边除了一个蔺芊墨,无妾室,无嫡子。没有比这更吸引人了,若是我能进门,只要我肚子争气,先生下孩子。那么,将来凤家的一切都是属于我儿子的。”

郭氏听了,沉默。郭珠儿想的倒是不错。曾经她也有过这样的想法,想着让郭珠儿给凤璟做妾,那样郭家也就随着起来了。但是,在看清凤璟对蔺芊墨的在意后,郭氏就打消了那个念头。

一个男人太过在意自己的妻子,妾室就没出头的机会。男人不在意你,纵然你再有心机,再有手段那都是白费。

归根结底,女人的命运都在男人的手中握着。为妻想过的好,丈夫的看重不可少。而妾室想过的好,男人的宠爱更重要。妾室想做大,男人的抬举必不可缺。而凤璟这两样都不会给你。

所以,就郭氏来看,郭珠儿身份不够,若是只能给高门的男人为妾。凤璟那样儿反而不合适。倒是那些风流不羁的男人更合适。因为不羁,宠妾灭妻,宠庶压嫡的事儿他做的出来。如此,作为妾室才有出头的机会。

“想的倒是不错,可惜,太天真了。你就算是先生下孩子那也是庶子。凤家规矩甚严,那种庶压嫡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。等到蔺芊墨生下孩子,你的孩子仍然什么都不是,凤家也不会成为你的。”

“生孩子?哈哈哈…。”郭珠儿忽然大笑起来,“那蔺芊墨是个不能生的,你不知道吗?”

郭珠儿话出,郭氏脸色骤然一变,“你说什么?蔺芊墨不能生?你听谁说的?”

“京城众人皆知,只是没人敢去议论罢了!但是只要稍微用点钱财,轻易就可探到。”

郭珠儿嘲弄道,“可怜你竟然不知道。也是,你每天要忙的事儿太多了,忙着算计,忙着操心丈夫,忙着跟肖家那两个女人耍心眼,自然关心不了太多,可我不同,我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在京城落脚,成为高门权贵中的一个。所以,关于蔺芊墨的事儿,我知道的自然比你多。”

郭氏听了神色不定,满脸怀疑。

郭珠儿笑着道,“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去问问肖淓,她肯定也知道。”

郭氏听了,眉头紧皱,没说话。那么重要的事儿她竟然不知道。同时也更加不明白,既然蔺芊墨是个不能生育的,为何凤璟还那样宠爱她?

凤璟对蔺芊墨有多在意,郭珠儿感觉不到,她只是遗憾,遗憾自己谋算失败,错失了本该属于她的破天富贵。想到这个,不由想到肖淓!

凤家那样的权贵人家,她费尽心机想进没进去。而肖淓却是完全不懂珍惜,一耍脾气出来了。想着,郭珠儿不由笑了,看着被她洗劫一空的饭菜,看着郭氏道,“我落得这样是我自己手段不及,我没什么好后悔的。可肖淓呢,却是自己作到这种地步的,每次看到她,我就觉得这日子还是很有趣的,哈哈哈…。”郭珠儿说完,大笑着离开。

郭氏听了抿嘴,肖淓是自己作的,郭珠儿是自找的,可她呢?她做什么了?什么都没做过,为何也会变成这样?难道,真的是报应!

郭氏垂眸,苦笑,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剩下肖樊了,希望他从边关平安回来,那样她还能有个盼头,不然,这日子真是熬不下去了。

“大奶奶!”

杨氏懒懒的靠在软椅上,心不在焉道,“何事?”

小丫头弓着身子道,“刚才郭珠儿又跑去肖姑奶奶那里,把她的饭菜给吃了!”

杨氏听了,抬眸,嗤笑,“两个乞丐!”

“可要制止?”

“饿郭贱人两天,其他不用管。”杨氏满脸嫌恶。一个贱人,一个蠢货。她乐的看她门一个挨饿,一个继续死作。

“奴婢知道了!”

“肖淓送往京城的信有几天了?”

“有半个月了!”

“可有回信?”

“没有!”

杨氏听了,眼睛微眯。那封信肖淓可是舍了一个镯子请人送的,照着日子算,至多七八天的时间也到京城了。凤家若是要回信,凭着凤家的人脉,早就应该到了。可现在都这么久了,竟然还不见回声…。

“看来凤家是真的舍弃她了!”杨氏呢喃。

不过,有凤璟在,杨氏还是有所顾忌。弄死肖淓这种事儿她还是不敢做。但是,凤家如此态度,却不妨碍杨氏欺负欺负肖淓。

“铃铛!”

“在!”

“肖家的饭菜,肖姑奶奶既然不喜欢吃。那这两天就不要给她送了。”

铃铛听了眼神微闪,“奴婢知道了!”

京城

翌日一大早,蔺芊墨就随着凤老夫人,凤宣等凤家女眷去了皇宫。先向皇后请安,随着一起出发去白云寺。

她们入宫时,魏家人,及其二皇子妃,三皇子妃还有九皇妃都到了。相互见面自然少不了一番客套,寒暄。

蔺芊墨站在凤老夫人身边,随着介绍,点头,问好。接收到夸赞,低头,微笑。

魏家,魏老夫人,魏刚之母,魏刚之妻,还有魏刚嫡妹魏熙月,跟魏刚比较亲近的人,蔺芊墨看的特别仔细。原因,魏刚亲近之人,或有魏刚软肋。一日若魏家跟凤家对上,这些人提前了解一下很有必要。

除却魏家这些不熟悉的面孔,还有一个新鲜面孔,九皇妃的堂妹——夏如真!年方十六,貌美如花,随行原因是跟九皇妃比较亲厚,当然了,也是有心为大瀚军士祈福。

寒暄过后,皇后微笑开口,“既然人都到齐了,就启程吧!不能误了吉时。”

“是!”

御林军相护,凤家军随行,保护可见一斑。蔺芊墨看了一眼,放下车帘。这次祈福,她人真心有多少她不想探究。蔺芊墨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事儿,迷信也好,什么都好。平安来,平安归,也算是一种吉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