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骗我一次也好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九皇府

“回京途中,遭遇埋伏,西域年仅十二岁的七皇子是逆反之首,并已自己的血为引子,发动邪功,毒物一起攻,直袭凤璟。凤璟连带二皇子赫连珉均被毒物所嗜,武功受限,凤卫受地势所累,难以上前,混乱之中,凤璟不敌,身受伤染毒,坠落万丈山崖,尸体未见,却可预见死大于生!”

赫连逸听完,眼睛微眯,“可是在护城出的事儿?”

“是!”

护城地势险要,人烟稀少,四面为山,大树参天,水流急促。一处狭窄的山道是回望京城的必经之道,在那地方出事儿,纵然你身后有百万雄师,也难以上前支援,难守难攻是那条道最大的特点。想在那地方做些什么,就要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。也因此,那条又被人称做人间劫,黄泉路!

影一说完,赫连逸沉默,神色隐晦不明。在战场上都未出事儿,偏偏在回京的途中丧了命,还是被年仅十二岁的孩子所伤?这在赫连逸看来太过讽刺。而且…。

路由埋伏,事先经过的军士会一点儿察觉都没有?赫连逸直觉感到,凤璟这次出事儿透着诡异!还有赫连珉竟然也随着掉下去了。这想证明什么?想证明,凤璟出事儿跟皇家之人无关么?毕竟,二皇子遭受了同样的危难!

赫连逸眼底划过一抹嘲弄,瞬间消失无踪,开口,问出他最关心的,“凤璟出事儿,墨儿可知道了?”

“芊墨郡主已经知道了!”

“她什么反应?”

“芊墨郡主…。”影一顿了一下,斟酌了一下用词,才开口,“特别的平静!”

赫连逸听了,眉头皱起,沉默,片刻起身,“去国公府!”

“是!”

凤家

凤和的归来,凤璟出事儿的消息,瞬时在凤家传开来。第一反应,是震惊!而后…。掩下心中千百个思绪,均是面色凝重,沉痛,极快去往主院,听国公爷吩咐,劝慰凤老夫人。

看着凤家众人,国公爷面色刚硬,站的笔直,就一句话,掷地有声,“七天后本是凤璟归来的日子,可他没回来,原因;他出事儿了!记住,他只是出事儿了。所以,其余任何不吉利的字眼我一律不想听到。你们也别给红眼睛掉金豆的,我想看到的不是你们的哀伤。对凤璟,你们给我盼归就好,我就要你们做这一样!其他,端看你们自己本心。”

国公爷说完,看向蔺芊墨,“你跟我来一趟!”

“嗯!”

国公爷带着蔺芊墨离开,凤老夫人看着院子里的人,沉静道,“凤家郡王凤璟出行边关,入战场已不是第一次。之前,他都能平安归来,这一次,我相信也一定可以,只是这次晚了几天而已。我们一起静静等着就好。”

“是,母亲!”

“凤腾,凤肣,皇上若是派人来你们接待一下。”

“是!”

“张氏,凤宣!”

“在!”

“后院的事儿你们两个看着点儿。”

“是!”

“好了,都回去吧!”凤老夫人交代完,扶着齐嬷嬷的手回到自己屋子。进屋,眼圈瞬时就红了,抬手极快抹去眼角快溢出的湿意,紧紧握住齐嬷嬷的手,声音再无刚才的平静,露出清晰的颤意,“扶我去佛堂!”

齐嬷嬷双手扶住老夫人,心里难受,“老夫人,郡王爷一定会平安归来的!”

“你说的没错,璟儿一定会逢凶化吉的。”他才成了丈夫,连父亲都还没做过。他不会就这么离开的,一定不会!

书房

国公爷看着蔺芊墨,除了在看到浑身血色的凤和,听到了凤璟出事儿的之时,她眼中露出过痛色之外,国公爷再未从她的眼中看到任何颜色,整个人异常的平静,诡异的沉寂。

“害怕吗?”国公爷开口。

蔺芊墨听了,淡淡道,“不止害怕,更想哭,想杀人,想骂人!只是现在我没空做这些,也没空想其他,寻找凤璟,比发泄情绪,手刃仇人都重要。祖父,我要找到他,活要见人,接他回家。死要见尸,亲手葬他!他是我的丈夫,无论死活,都不许在外游荡,不归家,找不到家!”

国公爷听言,喉头发紧,强压,开口,声音沉厚,“你说的没错,无论死活,他都要归家!”

蔺芊墨点头,不再说其他,直接进入主题,“在凤璟去边关的时候,我已经给蔺毅谨去了信。让他时刻注意着凤璟的消息,万一凤璟出事儿,他会即刻带人去寻。商家阴嗜,盐商冷烨从旁协助。行动保密,动作迅速,有消息即刻传信过来!”

阴家,冷家,虽是商家可力量,人脉却是不容小觑。有他们帮助,于凤家,于凤璟都是一大助力。

国公爷紧绷的心,稍微舒缓了一分,“你有心了!”

蔺芊墨未答,直接道,“祖父可有其他安排?”

“我即可启程去寻凤璟!”

蔺芊墨听言,不意外,却反对,“祖父不能离开!”

“原因?”

“凤璟已出事儿,祖父不能再有意外。不然凤家必乱!”蔺芊墨清冷道,“外不稳,内更不能乱。凤家子孙,只有祖父镇的住。”

国公爷听了,未多言其他,只问,“你有什么计划?”

“留守在护城寻找的军士不少。只是,在凤璟出事儿那一刻,对他们我无法再绝对的信任。就我来看,由他们寻找凤璟,本身对凤璟就是一种危机。所以,这边必须即刻派人过去,并且是绝对信得过的人。”

“凤家的暗卫,无可渗入,他们可以!”这个时候国公爷也不想跟蔺芊墨辩解什么。因为,就凤璟出事儿,他自己对于守在他身边的那些人,也无法再完全的相信。

“嗯!让木子随行。不要只固定在护城,要四面散开,全面找寻。”

“这点他们想得到!”

“木子先行。其后,赫连昌应该也会派出御林军出行,寻找。那时,祖父可以让二叔带着凤家军与其同行。行速,缓慢为上。”赫连昌派去的人,更是完全不能相信。于寻找凤璟的事上,他们是压力,只会启到反作用。

国公爷了然,眼睛微眯,“只怕赫连昌暗中已经派人去了护城。”

蔺芊墨听了淡淡道,“我身边的百名凤卫,在凤和归来那一瞬间已出动。距离京城百十里之处,有一条河水,大部分骑马赶车之人,在路过的时候,总是要停留片刻,让牲畜喝口水。在那里有十个人留守,听到大动静的马蹄声时,就会在河中下药,对人无害,牲畜喝了却会脱力。拖住他们一时半刻的不成问题。”

“不许多时,只要能让木子他们行在他们前面即刻!”

“希望能看到龙卫。反之,若是留守在那里的凤卫,未曾看到赫连昌派去的龙卫。那么…。”蔺芊墨说着眼睛微眯,“我身边的凤卫行动已是最迅速的一个。若是龙卫还先一步。那就真实的说明了一个问题…”

国公爷听言,心头一凛,“赫连昌比我们更早接到了消息,知道凤璟会在护城出事儿。”

蔺芊墨点头,“如此,证明赫连昌早有预谋。同时也说明,此次随行之人,出了内奸!”

“魏家?”

“不!魏家的人凤璟从来不相信。魏刚的一举一动,应该全部都在凤璟的监视之中。他们就有心动手也不会有那个机会,也不具备那样的能力。”

“你怀疑谁?”

蔺芊墨未答,只沉声道,“是谁,我早晚会知道,也绝对不会饶恕。只是现在我不想妄加猜测,但是现在在护城的人我都怀疑,昭和新君,西域大王,包括…。萧飞!”

闻言,国公爷心头一震,面色紧绷。

蔺芊墨直视国公爷,不闪不避,眼眸墨黑一片,“所以,在未找到凤璟之前,还请祖父对萧飞暂时不要给予信任,真言一句不言。若是可以,可谎言试探,相信结果很快就会明了!”

国公爷抿嘴,“若是你猜错了呢!”

“我磕头认错!反之…。我会活刮了他!”声音清淡,却嗜血之气蔓延,森冷弑人!

国公爷心口骤然缩紧。

蔺芊墨面色平淡,杀死一个人对于她来说,不是一件难事。杀死一个伤了凤璟的人,让他死,已是仁慈!

“安排人去边关的事儿,祖父去安排吧!我去换件衣服,去九皇府一趟。”蔺芊墨说完,不等国公爷问,坦诚道,“现在守在护城的昭和君臣,西域兵士,还有萧飞等人,也只有九皇爷开口,才能把他们召回大瀚。他们离开护城,寻找凤璟会减轻不少压力。”

国公爷听了,静默,片刻,开口,“我让苏子送你过去!”

“嗯!”蔺芊墨转身,抬脚,推门…。一人映入眼帘。

抬头,看清眼前人,蔺芊墨下意识的勾起一抹浅笑,“掌柜的,好久不见!”

国公爷看到赫连逸,上前,拱手,行礼,“九皇爷!”

赫连逸未看国公爷,视线落在蔺芊墨嘴角那一抹浅笑上,“这个时候还笑的出?”

蔺芊墨听了,抬手抚上自己的脸颊,扯了扯嘴角,“真的笑了,掌柜的的不说我还真没发现。”

赫连逸闻言,眼眸微缩,“喜怒哀乐都感觉不到了?”

“都有,只是都被压着。情绪会占据脑子,我怕脑子不够用,就会误了事儿。”

“误了救凤璟!”

“嗯!”

“这话我仍旧不爱听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轻笑,眼角溢出水色,“知道掌柜的还在意,我想,我应该昧着良心请你帮个忙。”

“让我开口,召回昭和,西域的人。”

“嗯!”

“既然知道我在意,那么打算给我什么报酬?”

“手艺,会医术,会做几个能入口的菜,会缝不成样的荷包,会下一手完全不成样子的棋。人品,脸皮厚,心底坏,能说会道,会忽悠,坑蒙拐骗,有些欠抽…。九爷需要哪项手艺,哪项才能尽管开口。”

赫连逸听了,开口,“若是凤璟不在了,你会跟我在一起吗?”

蔺芊墨抬眸,默!

赫连逸勾唇,抬手抚上蔺芊墨的脸颊,“不是会坑蒙拐骗吗?骗我一次也好!”

赫连逸话出,蔺芊墨心口微缩,眼角泪水滑落。

赫连逸伸手为她抹去,笑的温和,眼中情意不掩,满满的宠溺,“听到凤璟出事儿都没哭,现在听到我这句话却哭了。如此…。我很满足。现在我就进宫。虽然我很想凤璟死,可却不想看到你哭。手段,掠夺,你不喜欢,我不会用。所以,我会违背自己的心意,尽力保他一安。”

赫连逸说完,放下手,看着蔺芊墨道,“我尽力的救凤璟,做的很好,因为这样你更容易记住我的好,是不是?墨儿!”

“是…。”

赫连逸听完,笑开,“我就知道!你是吃软不吃硬的。对你坏你不一定会记住,可对你好,你一定会记住!”

蔺芊墨听了,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珠,微笑,“对我坏我也一定会记住!”

“对你坏,我也会!可舍不得。”赫连逸说完,叹了口气,一种无奈,“情意斩不断,想对你好已成习惯。所以,就算凤璟不在了,你也不用怕,还有我在,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…。”说着,微微一顿,“就算你依然爱着凤璟,不愿接受我,也没关系!”

赫连逸说完,转身离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