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英雄血,男儿泪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赫连逸离开之后,国公爷把找寻凤璟的事情,分工交待完之后,也随着往皇宫而去。

求见,即刻被宣见,赫连逸仍在。

“老臣见过皇上,见过九皇爷。”

“国公爷快快请起,赐座,喜公公给国公爷倒茶!”赫连昌体贴备至。

“国公爷不必多礼!”赫连逸神色淡淡,温和也透着淡漠。跟赫连昌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“谢皇上,谢九皇爷!”国公爷起身,坐下。

行走之间,脚步虚浮。抬头之后,苍老,苍白的脸色清晰可见。赫连昌看此,眼神微闪,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

凤霆的精神状态,在赫连昌意料之外。赫连昌本以为,凭着凤霆刚硬的性情,凤璟出事儿,他心里越是难受,人却是越是精神。寻找凤璟的信念支撑,他不会倒下,更不会跟个女人一样,倍受打击,一副爬不起来的样子。但现在…。却意外一副快撑不住的模样。难道是年纪大了不抗事儿了?

想着,开口,关心道,“国公爷可还好?”

凤霆面色沉重,神色却很平静,“老臣还挺得住,皇上不必担心。”那样子,看着就是强撑。

赫连昌听了,叹了口气,“国公爷的心情朕可以体会得到。凤璟和冥儿同时发生这样的事儿,朕心里也很是难过。不过你放心,这件事儿朕一定不会就此罢休,定会让西域付出代价,给凤璟和冥儿一个交代。”

凤霆听了,起身,拱手,“老臣谢皇上!”

赫连昌伸手,把国公爷扶起,神色之间透出一抹沉痛,“凤璟是我大瀚的勇士,是英雄!是朕愧对他,他保住了我大瀚的安宁,可朕却没护住他!”

凤霆抬眸,眼里流淌一丝动容,“得皇上此番话,凤璟值了!不过,一日未看到凤璟的尸身,老臣都不相信他已死。”

“朕也是同样的想法,刚才已经下令御林军,即刻前去护城找寻凤郡王和冥儿了!”

“谢皇上!”凤霆神色沉重,“老臣愿随同御林军前往!”

赫连昌闻言,即刻劝说,“国公爷身体不适,还是留在京城为好。你放心,寻找凤璟之事御林军不敢怠慢!”

“老臣相信御林军为尽力而为。只是,我身为祖父,对凤璟,心放不下,总是要为他做些什么才能安心。”

赫连昌听了叹息,“朕能理解!”这也就是同意了。其实就赫连昌来看,国公爷亲自前往,是担心凤璟,同时也是对御林军不能完全相信吧!不过,这样挺好,很合他的意。

“皇上,老臣过来,除了请求与御林军随行。也想请皇上召回萧将军萧飞!”

赫连昌闻言,眼底极快的闪过什么,“萧将军正在极力的寻找凤郡王和二皇子,现在把他召回,怕是会耽搁找寻之事呀!”

凤霆听言,扯了扯嘴角,带着一丝酸涩,“皇上,就算是老臣自私吧!凤璟已经出事儿,老臣不想萧飞也遇到什么意外。特别他也身受重伤,如此,让他在哪里老臣实在无法安心。”说着,面色越发沉重,“皇上,老臣年纪大了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儿,承受不住,更不想连续承受第二次。所以,恳请皇上让萧飞回京。”

这番话,这请求,让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若是萧飞没受伤,他还可以坚持。但是在萧飞受伤的情况下再坚持就奇怪了。让一个受伤的人去寻找凤璟,这是对萧将军的不珍视,也是对凤璟的不负责。

无法拒绝,只能同意!

赫连昌点头,“是朕疏忽了,光急着找寻凤璟,倒是忽略了萧将军的身体状况!如此,朕即刻下旨令萧将军回京。”

“谢皇上!”

凤霆该说的都说完了,赫连逸淡淡开口,“西域,昭和的那些人也随着回来吧!”

赫连逸话出,赫连昌眉心一跳,转头,“九爷是说…。”

赫连逸不咸不淡道,“凤郡王和冥儿出事儿皆因西域而起,现在留着他们来寻找,岂不是可笑!至于将功折罪,一句话,大瀚首领和皇家皇子出事儿,他们做再多都无功,如此又何来折罪一说?血债要由血来偿。话少说,事少做,西域不灭,大瀚国威何存?”说完,看向赫连昌,眸色淡淡,“皇上,你说呢?”

赫连昌心陡然一沉,绷紧,赫连逸这是什么意思?是想刁难自己?还是…。视线在国公爷和赫连逸身上打了个转,心中漫过千百种思绪,极力压下,沉沉开口,“九爷说的是,只是…。此时出兵西域怕是时机不适呀!”

叹息,“凤郡王失踪,生死未卜,国公爷心情沉重,身体不适,精力不足。我大瀚最矫勇善战的两个首将无法挥旗前往,这仗…。”

赫连逸听了,不疾不徐道,“国公爷不能前往,皇上可以另选他人。本王想,在大瀚这方面的人才应该还不少。”

国公爷听了,垂首,没说话。

赫连昌神色变幻不定,心跳有些不稳。赫连逸这是在说,这个时候是收回凤家兵权的最佳时机吗?

收回凤家兵权,这是赫连昌为帝最为渴望的,也一直在为此谋划,算计。现在机会突来,无法不激动!

只要拿回兵权,凤家再不足畏惧。包括赫连逸,都不再是威胁。手里有兵,屠杀赫连逸不再是问题。

凤家沉寂,赫连逸除去。他的两块心病一并剔除。从此皇权独霸,其后一统天下!帝王权威至高无上,他为千古一帝,名留百世。

想着,心潮翻涌,澎湃,心中激动,表情微扭曲!

赫连逸看了一眼,收回视线,端起手边的茶水,垂眸,轻抿!

凤霆低着头,让人看不清神色。

书房之中一时沉寂。只是这片刻的沉寂,不需多言,已足够窥探到太多的东西。

赫连昌为帝几十年,虽不是明君,可也不是笨蛋,心胸狭隘,心思却很重,城府极深。在激动过后,快速冷静下来。收复凤家兵权随之而来的问题,比如…。赫连昌这里思绪还未理清。

赫连逸淡淡开口,“国公爷,对于攻打西域你怎么看?”

国公爷听了,抬头,看了赫连逸一眼,随着看向赫连昌,平静道,“若为维护大瀚的威望,老臣赞成攻打西域。反之,若只是为凤璟讨回公道,老臣不赞成!”

赫连逸听言,挑眉,“为何?”

“伤害凤璟的人,老臣不会放过,活着的不饶,死了的也要鞭尸。但是,大瀚讨伐西域,若只因为凤璟一个。那么,老臣不愿。”国公爷硬声道,“为凤璟,致使大瀚军士命丧黄泉,边关百姓生灵涂炭。数十万条性命只为给凤璟一个公道。这样的牺牲,凤璟背负不起。”

其意思,直白的讲。你他妈的要出兵,老子不拦着,可别想用凤璟未由头。凤璟包括凤家担负不起那么的恩德!也背负不起后世那么大的罪名!

赫连逸听了,清清淡淡道,“国公爷过滤了,讨伐西域,除是为凤璟和赫连冥讨回公道,更是为大瀚积威。西域在服降的路上,竟然还敢对大瀚皇室的人动手。这是降和之心不诚,亦是对大瀚的挑衅。如此,大瀚若是不做出些反应,对他们依然宽容对待的话。本王想,显示出的不是大瀚的仁善,而是一种无能,更失了大瀚的威势。”

闻言,国公爷垂首,“九皇爷说的是!若是为大瀚积威,老臣自当为大瀚效力。只是…。老臣年事已高,纵然有心却已无力,带兵,出战已无力。所以,若是皇上要攻打大瀚,老臣愿交出手中虎符!”说完,伸手从怀里掏出那个虎形沉黑墨玉,递于赫连昌面前。

虎符,虎符!看着国公爷手里那块虎符,赫连昌思绪出现停滞!

一块虎符百万雄师!

看着赫连昌微微抖动的面孔,国公爷平静道,“还有两块现在凤璟的手里。现在他失踪,虎符亦是下落不明。老臣会尽快找回,不误皇上讨伐西域。”国公爷说着微微一顿,道,“不过,天下将士,莫非君王之士。皇上开口,天下之士莫敢不从!”

意思明了,就算无虎符,你皇上开口,要打仗,他们也会听令!

这话赫连昌听过无数次,但是他知道,那不过是一句虚晃的美言而已。没有虎符,他下令,众士听令的同时,持怀疑态度。纵然他是帝王,在虎符面前,也无绝对的权威,缺乏号召力。

数百年来,千百万军士,对虎符的信奉已刻入骨血。对虎符比对君王更为崇敬,敬畏的习惯已形成。虎符在手,才能令他们做到令行禁止,令他们绝对的服从。不然,赫连昌也不会费尽心机的想要拿回虎符了。

国公爷说这话,不过是太太情愿交出虎符,对他的一句好言罢了!不过,这也正常,若是国公爷很是自愿的交出来,那赫连昌才要怀疑了。

但是就是现在,赫连昌对于在凤璟出事的关口,正需要人手的时候,把虎符献出也存在一定的怀疑。这是对他的试探?还是因赫连逸的话,不得已才表示出的忠心?

赫连逸看着赫连昌,淡淡询问,“皇上不予攻打西域吗?”

这问题怎么回答?说不打吗?那岂不是显得自己软弱,也不是显得,对凤璟和赫连冥受到的伤害,并未放在心上,显得他薄情虚意吗?

赫连昌这样想着,实则不过是难抵虎符的诱惑而已!说打,理所当然的收回虎符!

多年来心心念念的东西就在眼前,心魔压倒一切,虎符既出,岂能再从眼前消失。不管如何,先把虎符收回一块再说。

手伸出,虎符入手,心微收。终于收回一块了!还有两块,很快也会找到,落入他手中。

“凤爱卿放心,此事之事,朕绝对不会轻怠了,挥兵西域,壮大瀚之威,也为凤郡王和冥儿出一口气。”赫连昌郑重说道。

国公爷听了,拱手,垂眸,“老臣谢皇上!”

此次一议,赫连昌心情大悦,为表态,即刻下旨,召回萧飞,昭和,西域等人!

国公爷叩谢,隆恩,离开。

赫连逸未多说其他,国公爷离开之后,也随着离开了。

“哈哈哈…。虎符,虎符…。”

顺喜听着殿内,强压不住的笑声,头埋的低低的。不敢想象其后的事…。

离宫,回府途中,赫连逸坐在马车中,想着蔺芊墨眼中的泪水,赫连昌看到虎符时难掩的激动。缓缓笑开…。积威?霸权?你若事事如愿,她的心伤谁来承担?

赫连昌……老了,也该死了!

“主子!”

听到声音,赫连逸抬眸,看向影一,“说!”

“国公爷会府的途中,忽然吐血,病倒了!”

赫连逸闻言,放松身体靠在车壁上,神色恢复以往的温和,“凤璟无踪,生死未卜,恰逢心伤当口,兵权被收,忠心一生,兔死狗烹,病倒理所应当!”

影一听了,垂首,“主子说的是!”

“国公爷是大瀚忠勇之将,多年守护大瀚百姓安宁。此次病重有必要让大瀚百姓知道。若能得他们祈福求安,对于国公爷也算是一种安慰。”

影一听言,眼眸微闪,“属下明白!”

“嗯!”

三皇府

宫内发生的事儿,国公爷病倒的消息,已极快的速度传入赫连珏的耳中。知道的快,却挽回不了已发生的事儿。

赫连珏眼底划过一抹阴沉之色,赫连昌真是老了,只能看到眼前,已顾不到后面了。这个时候收接手凤霆的兵权,他可知道要面临是什么局面吗?

凛一在听到皇上拿回国公爷的兵权时,就意识到大事不妙,现在看赫连珏的神色,印证了心中所想,“殿下,可要进宫一趟。”

赫连珏手抚着酒杯,冷漠道,“进宫听他叫唤么?本皇子没那个兴趣!”

凛一听了,低头,没说话。

静默,片刻,赫连珏开口,“你说,国公爷去见皇上的时候,九皇爷也在?”

“是!”

赫连珏听了,眼睛微眯,神色莫测。赫连昌心急出乱,兴奋出错。可赫连逸呢?他却不会,既然在场,为何不阻止?当然了,赫连昌犯了蠢,赫连逸乐的看笑话,这个正常。

可这件事儿不同,它被影响的是整个赫连家,对他赫连逸同样没好处。为何还要任由之?如此任性,是为了什么呢?是为蔺芊墨…。?这理由无法完全说通。

凤家

“御医,国公爷情况如何?可严重?”凤老夫人紧张,担心的看着御医,急声道。

御医斟酌了一下用词,才开口道,“国公爷气血两虚,思虑过重,积郁成疾才会病倒。不过,好在国公爷身体底子好,下官开些药,让国公爷再好好静养一段时间,就能恢复了,老夫人不用过于担心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眉宇间的担心没舒缓反而更多了,“有劳御医了!”

“不敢!”

“凤肣,替我送御医出去。”

“好,吴御医请!”

“好!”

御医离开,凤老夫人看着一屋子,神色凝重,满脸担心的子孙,儿女们,心情沉重,“你们都出去吧!有事儿我会让齐嬷嬷过去叫你们。”

“娘…”

“祖母!”

“下去吧!我想一个人陪陪凤霆!”

看着凤老夫人疲惫的样子,无人敢再多说什么。

凤宣看着齐嬷嬷,心里酸涩,“齐嬷嬷,好好照顾国公爷和老夫人!”

“老奴知道!”

众人离开,凤老夫人伸手握住国公爷的手,看着他苍白的脸色,眼泪掉下,声音微颤,“这一辈子跟着你风风雨雨,我已习惯了,所以,我什么都不怕。福同享,祸同担,我都陪着你…。”

国公爷闭着眼睛,昏迷,沉默!

凤老夫人伸手抚上国公爷花白的头发,含泪微笑,“前半辈子,你为大瀚效力,我为子女操心。现在,你老了,大瀚不要你了,我也老了,孩子们也大了也不需要我了。从今儿个开始,我们舍了那些责任,那些职责,就相依相伴的过日子,行不行,老头子…。”

伸手抹去脸上的泪,“我知道你肯定会说不行。你舍不得那些陪你出生入死的军士,你舍不得愧了十多年的凤璟…。老头子,我知道你,就为这,你也不会轻易的就离开的,是不是…。”

“凤霆,赫连昌收了你的兵权,我为你委屈。可对你的选择,我一直赞同,因为我知道你从来不后悔。铁马金戈,上阵杀敌,铁血丹心,手刃敌人的畅快,把酒言欢的豪迈,还有那同生同死的情义,都是再多名头,富贵都换不来的,你喜欢那样的生活…。”

“我也知道,你上阵杀敌为的不是赫连逸,你舍命相护为的也不完全是大瀚的百姓。你是为了我,为了凤家的子孙,为了那跟你一起挥洒血色,心怀豪情的军士们……”

“你喜欢那样的生活,而我,喜欢那样的你!老头子,你是我的英雄,是凤家的英雄,是大瀚的勇士。这些,任何人都无法抹去…。”

话落,手被握住,抬眸,眼角一滴泪从凤霆眼角划出,落下。凤老夫人心口缩成一团,伸手为他抹去,“英雄血,男儿泪,不畏亦不惧,老头子,陪你赴死,我几十年前都已准备好,凤家若灭,赫连昌必先死…。”

此话大逆不道,此话一言惊天地!可却是凤老夫人最真心之言。

凤霆流血她不怨,可凤霆落泪,她绝不许!豁出命去,倾出整个凤家,凤霆也不能受到这份委屈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