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落井下石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娘,你找我?”

凤宣点头,伸手拉过萧荛儿在自己身边坐下,“怎么这么久才过来?在忙什么呢?”

“我刚去厨房跟外祖父,祖母还有墨儿表嫂炖了汤。”说着把手里的汤盅放下,“这是娘的。”

凤宣看了,心里觉得欣慰,“你有心了!”

“我别的也帮不上忙,能做的也就这个。”

“这就够了!”说完,伸手为萧荛儿整理了一下微乱的头发,道,“有件事儿娘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“娘,你说!”

“最近家里发生太多的事儿。你和玿儿定亲一事,这个时候怕是不宜大办,所以…。”

凤宣的话没说完,萧荛儿既善解人意道,“娘,这个你就算不说,女儿也知道。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璟表哥,至于其他的都不重要。再说了,女儿也不在意这些。过日子,看的是心,又不是排场!”

凤宣听了,为萧荛的贴心感到暖心,同时也无奈,“娘知道你是懂事儿的,只是…。委屈你了!”

萧荛儿笑了笑,眼神柔柔,“娘,女儿不觉得委屈!”

凤宣扯了扯嘴角,笑的勉强。

看着凤宣略显疲惫的样子,萧荛儿端起汤盅,盛了一勺汤递在凤宣嘴边,“娘,这些日子你也累坏了,趁热把汤喝了,养养神!”

凤宣不忍推拒萧荛儿的好意,拿过喝了几口,不甚有胃口,放下,叹气,“也不知道璟儿现在到底在哪里?还有你爹,也不知道他身体怎么样了?”

“娘,你放宽心,璟表哥和爹爹都会好好的。倒是你,先休息一下吧!不然,还没等到他们回来你自己先病倒了。”

“唉,我哪里躺的住。”

“娘,你的心情女儿能理解。只是再怎么样也要好好保重自己。外祖父,祖母还有爹爹可都需要你来照应的,你可不能倒下。”萧荛儿说完,不待凤宣在说话,就扶着她躺下,“就算睡不着,躺下歇息一会儿也行。我让厨房给你炖点儿汤药,你好好补补。”说完,起身离开。

凤宣看着萧荛儿的背影,嘴角溢出一丝淡笑,孩子真是长大了。

萧荛儿从夏宣屋里出来,对着身边的丫头道,“按照我刚才跟你说的方子,你给厨房说一下,让她们多炖几份儿出来。”

“是,表小姐!”丫头领命离开,萧荛儿抬脚回了自己屋子。

“表小姐!”

“你们下去吧,我想歇息一会儿!”

“是!”

下人退下,屋内静下,萧荛儿坐在镜子前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沉寂良久,忽然笑开,隐忍的笑意,掩饰不住的畅快,笑的眼泪外溢,笑的面容微微扭曲,一丝悲凉溢出,瞬时又化为痛恨…。

抬手抹去,眼角的泪水,眼中点点痛色化为沉沉的恨意,“凤璟,凤璟…。你就算懂得爱了又如何?你就算身体好了又如何?你最终还是跟上一世一样,逃不过命运的劫数,你还是死了。纵然你再强悍也强不过老天,还是无法改变你命定的结局。”

“一生无子,英年早逝,惨死荒野,尸骨无存,这就是你最后的结局,就是你的结局…。”

说着,声音染上浓浓的愤恨,“上一世,我痴心一片,不顾你身有暗疾,真心真情舍去一生甘愿陪你,可你却不稀罕,视而不见。几次三番让人送我回边关,让凤宣带我离开,给我难堪!”那种羞恼,羞辱直到现在仍然刻骨铭心,记忆犹新。

萧荛儿嗤笑一声,自嘲,“也是我自己傻,把你的拒绝,你的不屑,当成是铁骨柔情,看成是体贴。豁出命的坚持留在你身边!”

“最后我如愿了,如愿在凤家住下了,可你却去了边关,还死了…。”萧荛儿说着,曾经的一幕一幕重回眼前。

凤璟死了,连个名分都未给她就死了!她在凤家彻底成了尴尬的存在,成了一个笑柄,小丑。

她的心思,凤家上下全部知晓,那些个讨巧卖乖的,在凤璟的走后,总是偷偷的用郡王妃来称呼她!

那时她听到这个称呼,心里充斥着各种满足。高兴于凤家对她的承认,也不免有些得意,就算凤璟不情愿又如何,她还不是成了郡王妃。

那时候她满怀信心,认定凤璟妥协是早晚的事儿。为此心里充满各种期待,等待凤璟回来正式娶她为妻,在以后的日子发现她的好,爱上她的善良,感动她的付出。从此幸福一生的活着!

呵呵…。可现在,萧荛儿觉得,那时,那些叫她郡王妃的人,并不是她的承认,而是对她的一种嘲弄,讥讽吧!表面上对她赞誉有加,暗地里恐怕都在笑话她吧!取笑她的不知所谓,恬不知耻。

想到这里,萧荛儿心缩成一团,难堪至极,那时的她真是蠢的彻底,傻的可笑。连人家的取笑都看不出来。

在凤璟死后,她们态度的转变,足以证明,她们确实不屑她,看不起她!

凤璟出事儿后,国公爷马不停蹄,即刻前去找寻,此后也跟着出了事儿,在外病倒,未等到回京,就命丧在途中。凤老夫人知道消息后,当时就病倒了,凤家乱作一团。而她的处境,也随着发生更明显的改变…。

曾经对她恭敬有加的下人,开始对她怠慢。过去对她亲近有加的舅舅,舅母,那些表兄妹,对她也越发的冷淡。特别是凤玿前世的妻子——夏如真!更是把难听话当着面直接甩在她脸上。

“表妹跟郡王爷未从未定亲,更是未曾成亲。如此,现在郡王爷死了,你也没必要为他守着。你还是可以嫁人的。”

“至于郡王妃的名头,不过是大家顺着你的心意叫的。并不是我们的本意。所以,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,太当真了,觉得有负担,觉得对不起谁。”

“哦,当然了,你也不用害怕我们会给你宣扬出去。虽然我们不说京城之中的人也都知道了。但是,边关的人不知道呀!你回到边关,凭着萧大人的地位,你照样可以嫁到一个体面地人家,安稳的过一辈的。”

想到当时笑如真说的那些话,还有她那春风得意,满眼讥讽的样子,萧荛儿就恨不得撕了她…。

“呼…。我没必要再为她生气。该讨回来的我已经讨回来了。她的位置现在属于我,她所有的一切现在都是我的。至于夏如真,等到成亲后,好好享受她那地狱般的日子吧!”

自言自语着,萧荛儿觉得心里舒服多了!

只是,想到后续,那令人心寒,又耻辱的过往,萧荛儿眼眸瞬时又沉了下来。

若说凤家人的态度,是让她心凉。那么,凤宣的冷待就是让她极致的心寒了。

过去,萧荛儿一直以为,她是凤宣最疼爱,最宝贝的女儿。可是当她在凤家受到屈辱,写信向她求救的时候。得到的竟然是漠视,十多封信寄出去,均无一丝回应,人更是不曾出现过。

萧飞那个时候不在边关,人每天都在四处走动,忙着处理昭和和西域的事情顾不上她,。她可以理解,可凤宣呢?为什么也不管她了?

在最无助的是,被最亲的人抛弃。那种感觉,萧荛儿怎能不恨?

国公爷离世没多久,凤老夫人也随着去了。而她再也承受不住凤家的冷待,就趁着凤家忙乱之时,带着丫头还有钱财偷偷离开,预备单独赶回边关,结束在凤家难堪的日子,重新回到边关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同时也要质问凤宣为何舍弃她?

只可惜,她把一切想得太美好了。上一世她太纯真,太单纯,也被萧家保护的太好,不知世间险恶。凤家的冷待,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世态炎凉。

所以,在回边关的途中,她就为自己的单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!想着,萧荛儿面色开始扭曲!

错把恶人当好人,钱财被骗,身子被染,人被圈禁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不过她也没熬多久,带着满满的不甘死了。

或许是心中怨恨太盛,或许是老天怜悯的她的遭遇,竟然让她重生了,重生在十四岁那年。在她对凤璟动了心思,坚持要嫁给他,对凤宣以死相迫要进入凤家的那一年。

既然重生了,她如何还会重复上一世的悲惨?哼,这一世就算凤璟求她,她也不会嫁给他。

而后,她装病,避回京城,并逐步改变,绕着凤宣相信,她想嫁给凤璟不过是同情他,可怜她,跟情爱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也顺着令凤宣打消想让她嫁给凤璟的念头。

萧荛儿想着,冷笑。在凤宣的心里,她这个女儿恐怕从来都不及凤璟来的重要。上一世,因心疼凤璟,不想他一个人孤独到老。明知道他有隐疾,明知道嫁给凤璟对于一个女人是多么残忍而不幸的一件事儿。却还是顺应她的要求,让她以凤璟准妻子的身份来到了凤家。

呵…。说是被她逼迫才答应的,可却也是凤宣乐见其成的吧!包括现在,就因为凤璟没了,连她的定亲的事儿就可以随便带过了。她难道不知道,这么随便,等到将来自己会被人看低吗?

萧荛儿想着,心里恨意加重一分。强压下,等以后,有她得报应的那天。

上一世,在她备受屈辱,忍辱偷上的日子。倒是也从那些恶人的口中听说了不少京城的事儿,大瀚皇室的变动…。但是,最后谁为皇,她却未等到,就被折磨死了。不然,她或许不会选择嫁给凤玿!而是顺着当时皇后的态度,随着坐上那太子妃的位置了。只是…。

这一生来之不易,她不敢轻易再赌!因为根据当时京城的动荡来看,最后登基为帝的或许不是那位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。而是令有他人,可是谁呢?萧荛儿确定不了。

她唯一可确定的就是,凤家随着凤璟与国公爷的相继离开,二房这边逐渐起来了。还有她的父亲萧飞好像也随着得势了。

夫家是权贵,娘家是权臣,她这一生再不会经历曾经的那种屈辱。

这一世她将站在高处,静看她人悲痛,挣扎,最后磨死了自己!比如,夏如真,比如蔺芊墨…

想到蔺芊墨,萧荛儿眉头瞬时皱了起来。相比在凤璟出事儿后她的慌乱,无措和痛苦,蔺芊墨就太平静了,平静的让人怀疑,她对凤璟到底有没有情意?是否在意?

若是不在意,那也是凤璟的报应。

若是在意,哼,那后半辈子就等着痛苦,煎熬的活着吧!这样她心里才会平衡。得到了凤璟的爱又如何?最后还不是孤寡到老。

不过,跟上一世不同的是,这一世国公爷竟然没有去找凤璟?而是让凤肣去了?这是为什么呢?难道是因为她随意改变她人的命运轨迹,导致其他事也随着发生了改变吗?

不,不会的!国公爷就算没去找凤璟,可他的身体状况在哪里摆着。离世那也是随时的事。

而且,让凤肣出头,也直接的证明,凤家二房露头的时候到了!

以后京城,包括整个大瀚。提到凤家,首先提到的再不是凤家大房的郡王爷,而是凤家二房的凤玿了!当然,还有她这名正言顺的尊贵女主子!

清晰可见的锦绣未来,让萧荛儿心情愉悦起来。

***

随着昭和和西域的进京的日子逐渐逼近,京城之中的气氛逐渐透出一股紧绷来,风雨欲来之感。

凤郡王被西域二皇子所害,现在西域进京,凤家会有什么反应呢?还有皇上,他会怎么选择呢?是维护凤家,挥兵剔除西域?还是,让凤家隐忍,和平为上,继续和西域保持邦交不变呢?

就大瀚百姓来说,还是不要打仗的好。就是凤家,就算要为凤璟报仇,也最好不要在京城动手。毕竟,凤家若是和西域的人对上,那动作必然不会小了。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,恐怕会受到波及呀!

唉…。虽然为凤感到不平,为凤郡王感到冤,可那点打抱不平的心,跟他们的小命还是没得比的。

凤家

“夫人!”

看到凤和归来,蔺芊墨即刻开口,“怎么样?可有发现?”问着,心跳不受控制加快。

凤和低头,从袖袋里拿出一物递给蔺芊墨,面色沉重,“属下找了这个。”

念珠…是下定之日,她送给他的!

蔺芊墨看着,眼眸微缩,伸手接过,猩红的念珠上还残留着一丝暗红的血色,轻触,心刺痛。

“在哪里找到的?”声音干涩,心头发紧。

“在悬崖下面,河流边上。”

“还发现了什么?”

“一片血色!”

蔺芊墨听了,垂眸,看着手里的念珠,心里发沉,“知道你受伤了,不需要重复告诉我第二次。凤璟,我想知道的是你现在在哪里?”

凤和听着,心里难受的厉害,“是属下失职,是属下没护住主子!”

“我知道你已尽力!”蔺芊墨把念珠握入手心,看着凤和道,“过去不提,继续寻找,有消息及时告诉我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“去西域和昭和的人可都安排好了!”

“他们已经出发了!预计十天左右就会见动静。”

“嗯!”

蔺芊墨点头,凤和刚欲离开,凤竹疾步走进来,眉头皱的紧紧的,神色之间透着一股戾气。那表情一看,就是出什么事儿了。

“夫人!”

“说吧!”

“夫人可认识一个叫杨盈的女人?”

“杨盈?”蔺芊墨神色淡漠,“好久未听到这个名字了,乍然一提,倒是想起一些不美好的记忆。怎么突然提到她?”

凤竹听了,抿嘴,沉声道,“今日上午,杨莹去了府衙状告夫人!”

蔺芊墨听了,轻轻滚动手里的念珠,心里未有一丝波动,“状告我什么?”

“状告夫人祸害她哥哥杨志。”

“哦!罪名倒是挺不错。继续说。”

凤竹声音越发冷冽,“说夫人秉性狠毒,性情放荡,早被驱逐离京,流落清河的时候曾跟她的哥哥杨志,私定终身,并是主动说要嫁于杨志为妻。只是后来杨志受伤,夫人随着变心,又喜欢上了隐匿在清河,化名为九公子的九皇爷,开始和九皇爷牵扯不清。夫人寡情薄意,杨志却死心塌地,认定了夫人为妻,直到现在还不愿娶妻,说要等夫人,还说…。”

蔺芊墨听着,抬眸看向凤竹,脸上无一丝表情,“还说什么?”

“还说,杨志会如此,是因为夫人曾给过他承诺。说…。说,让他等着。说主子身体不行,你早晚会跟他走…。”

凤竹声音未落,凤和手中剑出,眼睛暗红,嗜血之气蔓延,“我去砍了她!”说完,转身,欲往外走。

“凤和,没必要!”

“夫人!”凤和面色紧绷,难忍!

蔺芊墨淡淡道,“你不动手她也会死!你歇息一下,就出京继续寻找凤璟吧!京里的事儿你不用担心,我会看着处理!”

“夫人…。”凤和觉得心里压抑的厉害,若是主子现在在,夫人何至于受到这样的屈辱。

蔺芊墨平静道,“世间事本来就是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。凤璟现在出事儿了,落井下石的人必然不少,我是最首当其冲的一个。过去名声不佳,能让人病垢的地方太多。只是碍于凤家,碍于凤璟,大家明面上不说,暗中议论必然不少。现在我最大的依仗不在身边,曾经对我有怨的人,趁此跳出来给一刀很正常,没什么可大惊下怪的。这只是个开始而已…。”

凤和听着,神色紧绷的越发厉害,“属下去求九爷!”

蔺芊墨摇头,“九爷自己本身的麻烦已是不少。他能在凤璟的事儿上伸手帮一把,已是仁义。我们不能再麻烦他,给他带去什么危机。特别是为我的事儿,九皇妃是个不错的女人,不应该被伤害。京城流言如刀,她不应该成为第二个被人非议的对象!”

凤和嘴巴绷成一条直线。

“赫连昌因兵权一时,面上受挫。你此刻动手,只会给他抹黑凤家军的由头。或许,会被他按上一个凤璟未训导好凤家军士,才使得你们行事无所顾忌。”

凤和听了,脸色更为难看。

“随她闹吧!在这当口,我没闲心跟她磨嘴皮子。疯狗张口,一地满,满身口水,大动干戈,说不明,找人证明,也会被说是被收买,跟她斗气,赢了也是凤家仗势欺人。反越描写越黑!”

蔺芊墨淡漠道,“我没精力陪她唱戏。我有郡王妃的头衔在,她一人之口,定不了我的罪。至多也就是再多听些难听话,那些噪音,对我不算大事儿。好了,你去吧,告诉凤卫,辛苦些日子,定要尽快找到凤璟。他一日不回京,在外都身处危机四伏中,我无法安心!”

“属下,遵命!”

“还有,凤英明日就百日了,你离开的时候,记得去她坟上给她烧点纸。告诉她,我等几日再去看她!”

凤和听了,心里发酸,垂眸,掩饰眼角的干涩,“属下,领命!”

“去吧!”

“是!”

凤和离开,蔺芊墨看着凤竹道,“可还有其他?”

“杨盈还说,夫人因凤英之死,对大小姐心存愁怨,暗中指使蔺纤雨暗中勾引大小姐的夫婿,来恶心打下姐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,“蔺纤雨勾引袁朗?”

“是!杨盈说,蔺纤雨现在是袁姑爷暗中养的外室。”

蔺芊墨听言,起身,“府衙那边,你让人去一趟杨府。杨大人听到杨盈开口诋毁九爷之言,想来定会比我们更加激动。让他去看着办。”

“是!”

“另外,让人去一趟蔺家,去见见大公子,问问他蔺纤雨最近的动向。”

“是!”

“还有,即刻让人去孟家,仔细查探一下近身接触杨盈的人。”

“是!”凤竹领命离开。

蔺芊墨垂眸,伸手,看着手心里的念珠,眉头紧锁,心情压抑。

九皇府

杨盈在官府的言辞,也在同一时间传入了赫连逸的耳中。

赫连逸眼睛微眯,看向影一,“那个女人,还活着?”

“是!”小人物,太容易忽视,一时候大意,这时又跳出来咬人了。

赫连逸眼底划过杀意。

“可要属下去处理了?”

“皇爷,九皇妃求见。”

“进来!”

“是!九皇妃请。”

夏如墨颔首,走进屋内,微微俯身,“九爷!”

“起来吧!”

夏如墨起身,一点儿不拖沓,干脆利索道,“芊墨郡主被一个杨盈的女人告到府衙了,九爷可知道了?”

赫连逸听了,神色莫测,“你消息倒是灵通。”

夏如墨轻轻一笑,坦诚道,“从九爷应,我就让人时刻在京城街头转悠,时刻关注着芊墨郡主的消息。但凡有什么不好的,立刻来告诉我。那时也是我该出力的时候了。”

“只让禀报不好的?”

“好的不需要禀报,九爷为她动心,就足以证明了全部。”

赫连逸听言,嘴角不有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。

夏如墨看了也不由笑了笑,为他嘴角那一真切的笑意。

“主子…。”

随着声音,影二出现在屋内。

“说!”

“府衙事出,凤和有意来求助主子。只是被芊墨郡主否决了。她说,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再给主子多添麻烦。特别是她的事儿,因为九皇妃是个好女人,不应该被伤害,不能因为她,成为第二个被人非议的对象。”

影二说完,夏如墨起身,淡笑,“从在长公主府第一次见到蔺芊墨,我就觉得她很不同,现在更是有些喜欢了!九爷,我去了,这次不为九爷,为我自己,因蔺芊墨那句好女人,不应被伤害!”夏如墨说完,微微俯身,抬脚走了出去。

赫连逸嘴角的弧度消失,“她真的这么说?”

“是!”因为知道九爷对蔺芊墨真心的守护,所以,蔺芊墨身边的凤卫得凤和之令,容许了影卫的靠近。所以,影二才能如此迅速的知道蔺芊墨的种种情况。

赫连逸无奈,怅然,“她总是想着不要打搅我,让我能有属于我的生活。但是她却不知道,她这样的祝福,我一点儿都不喜欢。她开始跟我客套了…还说什么脸皮厚,说什么坑蒙拐骗!对我,她却都不再用了。”

影二听了,低头。其实,郡王妃这样没什么不好。若是她心里爱着凤璟,还可劲儿的在主子眼前折腾,那才惹人厌烦。不过,若蔺芊墨是那样的人,主子怕也不会爱她至深了。

盛宠驭鬼妃文/易洋

【注意,这不是一个恐怖故事,而是作者脑洞一不小心开得有点大有点歪~,男强女强一对一,走过路过莫错过,点击阅读收藏不会错!】

**

为救心上人,阿九魂穿诡异的世界,从此一双阴阳眼看阴阳两界,白天跟人打交道,夜里给鬼拍寂寞,生活混乱一地鸡毛。

什么?

还要替原身嫁人?

对方还是个哑巴残废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