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一直到发苍齿晃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荛儿站在人群中,看着蔺芊墨那萧然,凄凉的样子,眼底流过盈盈笑意,分外舒心。凤璟的爱,她得到了又如何,最后还不是跟她落的同样的下场,不甚至比她更惨。

前世,她是主动离开的,是她舍了凤家。而蔺芊墨却是被人驱离的。

前世,她虽遭人讥讽,嘲笑。可相比被烙上克父,克夫,灾命的命格,一辈子只能孤老到死的蔺芊墨。她经历的那些反而不算什么了。

对比着,再看蔺芊墨那萧索的身影。萧荛儿过去一直难以放下,耿耿于怀的心结,一下子舒缓了许多,整个人都觉得松快了。

“不会太久!”

“孩子,放宽心!”

国公爷给了她一句保证,不会太久,就会接她回来。

凤老夫人给了她一句安慰。让她不要把那所谓的命格放在心上。

蔺芊墨颔首,“祖父,祖母,保重!”

在凤家众人沉默的注视中,蔺芊墨抱着她的药箱,还有凤璟给她的信函,她全部的所有,缓步走出了凤家。

一身素衣,一头乌发。

简单的随意,不变的淡然!

只是相比第一次离开蔺家的洒脱,这一次她身上多了一抹淡淡的萧索。

“墨儿…”蔺毅慎轻唤,心里发涩。

“妹妹!”杨氏抱着孩子,眼睛发酸。

“蔺芊墨…”姜蓉静静看着,真切的体会到那种伤痛。

看到她们,蔺芊墨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声音带着一分干涩,看着蔺毅慎道,“接我回家吗?”

“嗯!接你回家,回家…”蔺毅慎眼睛微红。

杨氏上前,伸手握住蔺芊墨微凉的小手,“我和你哥从蔺家出来了,以后,我们一家人一起住!”

“一家人?”

“对,一家人!”

蔺芊墨听了,笑容有些模糊,“这样的话,我就再不会被舍弃,赶走了,是不是?”

蔺芊墨话出,杨氏眼泪瞬时掉了下来,声音微颤,“不会,我们喜欢跟墨儿一起住。那家不止是我们的,也是墨儿的。只有你让别人走,没人能让你走!”

蔺芊墨眼角溢出一丝湿意,抬手,抹去杨氏脸上的泪珠,眼底溢出一抹柔和,“经历过许多的暗黑,看到过太多的冷漠。心,难免受伤。但现在,看到你们,听到大哥一句回家,听到大嫂一句家人。心里觉得很温暖,我的世界因为有你们,总归不是太惨,也不那么让人绝望!”

杨氏听着,眼睛发胀,呜咽出声,“墨儿…”

蔺芊墨抹去杨氏的眼泪,微笑,“大嫂真是水做的人儿,眼泪不要钱吗?好了,你们回去吧!”

“你跟我们一起回去。”

“我还有些事儿要办,还有个人也要去看看。忙完,我就回家!”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用不了几天,大嫂要记得帮我准备好吃的。”

杨氏用力点头,“好,我一定准备,准备很多你喜欢吃的。”

“嗯!”蔺芊墨垂眸,看着杨氏怀中孩子沉睡的小脸儿,抬手,轻轻碰触了一下,那柔嫩的触感,纯真的睡颜,不由让人会心一笑。

“回去吧!”

“我送送你!”蔺毅慎开口。

蔺芊墨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

“蔺芊墨,这个给你!”姜蓉把手里的令牌递给蔺芊墨,道,“若有什么需要就让人带着这个去二皇府,凡是能帮上的,我一定尽力。”

蔺芊墨伸手接过,“谢谢!”

姜蓉摇头,未多说。

蔺芊墨看了看他们,笑了笑,抬脚离开。刚走出不远,两道声音,同时响起!

“蔺芊墨…。”

“表嫂…”

听到声音,脚步顿住,转头。

乘坐马车的凤嫣,还有小跑过来的萧荛儿,前后脚出现在眼前。

看到凤嫣,萧荛儿面色不由僵了一下。随着又极快恢复如常,对着马车上的凤嫣,微微俯身,“嫣儿姐姐!”

凤嫣看了萧荛儿一样,笑意盈盈,一看就心情非常之晴朗,“几日不见,荛儿妹妹越发的漂亮了。”

萧荛儿听了,脸红,害羞,“表姐莫取笑我了。”说着,垂下眼帘,遮住眼底划过笑意,凤嫣这好心情恐怕跟蔺芊墨被驱逐有直接的关系吧!

蔺芊墨收回视线,抬脚继续往前走去。

凤嫣的声音随着传来。

“蔺芊墨,你就是这么对待向你送行的之人的?”凤嫣说完,见蔺芊墨充耳不闻继续往前走,嗤笑一声,马车向前,挡在蔺芊墨面前,“都这个时候你还能这么嚣张,还真是少见了。”

凤竹挡在蔺芊墨前面,目光沉沉。

杨氏,蔺毅慎,姜蓉也随着上前面。看着凤嫣眉头皱起。

“哟,撑腰的人还真是不少呀!”凤嫣笑言,满眼讥讽,“看的我好害怕呀!”

姜蓉看着凤嫣,凝眉,淡淡开口,“凤二小姐,凡事为自己留一线余地,不要做的太过分了。”

凤嫣听了,看了一眼姜蓉,笑了笑,“二皇子妃都发话了,我自然要听着。不过,二皇子妃真是误会了,我今天过来可是特意来送蔺芊墨的,可不是来找茬的。”

说着,从车内拿出一个包裹,道,“你看,我可是还带了东西送给她。”说完,不等其他人开口,伸手把手里的包裹丢了过去。

凤竹毫不迟疑伸手拿住,挡下!未系口的包裹,随着这一丢,一拿,瞬时散开来,里面的东西撒落一地。

打满补丁,残破不堪的衣服。破烂的碗,长短不齐的筷子,还有几辆碎银子…。

这是把蔺芊墨当乞丐!这是施舍,是恶毒!

看到散落在地上的东西,蔺毅慎面色顿时黑了下来,杨氏嘴巴紧抿,纵然好脾气如她,眼里也抑制不住溢出怒色。

姜蓉看了,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凤竹身体僵硬,握着长剑的手青筋暴起。

萧荛儿看着,面部表情有些扭曲。心中狂笑不止,凤嫣果然了得,还是那么会作人,会恶心人!不过也够蠢,她这么做是生怕人家不知道,她是多么尖刻,歹毒的人么?呵…

“凤二小姐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蔺毅慎面色紧绷,难忍。

对于蔺毅慎,凤嫣那是一点儿都不放在眼里,对他的话更是充耳不闻,只是看着蔺芊墨,满是歉意道,“不好意思,忘记系口了。不过,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破旧了些,但却都是你马上就要用得着的。以后要活着这些可都是必不可少的。怎么样?我是不是很体贴!”

萧荛儿不由上前,看了蔺芊墨一眼,眼里满是同情,转头,忍不住对凤嫣道,“表姐,表嫂已经这样了。你,你这样实在…实在不该!”话说的有些结巴,似从未斥过人,措辞忐忑,自己先不安。看着让人怜爱。

可凤嫣却只感到厌烦,对着萧荛儿一笑,只是这笑却没有了刚才的亲和,反而透出一股清晰的嘲弄来,“表妹倒是会说话呀!不过,你这好心,其实不过是是想用我的歹恶,来映衬你自己的来良善吧!”

凤嫣话出,萧荛儿眉心一跳,神色之间却满是不可意思,“表姐,你怎么能这么说。我…”

凤嫣嗤笑,毫不掩饰她的刻薄,“少在这里你你我我的。我跟你不同,我不是好人,我从不掩着,不像某些人,表面一套背后一套。当面为善,背后捅刀。”说完,看着萧荛儿手里的包袱,道,“你追她到这里恐怕跟我的目的是一样的吧!那里面装的是不是也是衣服和钱财?”

萧荛儿心口一窒,面色为白,眼圈泛红,“嫣儿姐姐你…。你怎么可以这么说!”

“我说错了吗?”凤嫣莫测一笑,直白道,“我可清楚记得,曾经你也是吵着,嚷着要嫁给我哥哥的。还有你看我哥的那个眼神,啧啧…。那里面的情意真是瞎子也能看的出来呀!那个时候你才多大,还不到十四吧!那么小就知道肖想男人,你这春心动的也真是够早的了。有着这种心思,我就不相信你对蔺芊墨会喜欢的起来。表面上故作同情,可心里也是幸灾乐祸,乐不可支吧!”

凤嫣话落,萧荛儿脸色乍青乍红,眼泪随着掉下,“凤嫣,你这么说太过分了…”

凤嫣听了,瘪嘴,嘲笑,“你这副姿态,跟我家那争宠,拈酸吃醋的小妾还真是像极了,也恶心死了!”

“你…。”

两人的争执,无人有兴致观看。

蔺芊墨转头对着蔺毅慎夫妻道,“带孩子回去吧,我走了!”

杨氏点头,心里越发不是滋味,“你早些回来,我们在家里等你。”

蔺芊墨点头,凤竹伸手揽住蔺芊墨的腰身,飞身离开。

蔺毅慎森森看了凤嫣一眼,带着杨氏离开。

姜蓉看着面红耳赤,眼圈泛红的萧荛儿,心里无任何感觉,转头,看了凤嫣一眼,面无表情道,“你也是即将要为人母的了,为了孩子积点阴德吧!”说完,走上马车,驱车离开。

凤嫣看着姜蓉的马车眉头皱起,姜蓉和蔺芊墨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?想着,不由低喃,“难道是因为都死了男人,所以就相互可怜起来了?”

一边的萧荛儿听到凤嫣的轻喃,心里冷笑,一言不发,转身离开。

凤嫣,你给我等着!

凤璟已经死了,凤腾那身体也熬不了太久。还有国公爷和老夫人,也是随时都会离世。到时候凤家就彻底是二房的天下了。而凤嫣这个出嫁的女儿,以后若是在文家受了什么委屈。必然无人撑腰,呵…。而她必然狠狠的再踩一脚。

***

重创凤家,赫连昌心情好大爆,一直喜怒不形于色的面容,此刻挂满了笑容,掩饰不住的愉悦,“喜公公!”

“老奴在!”

“去,召月妃过来!”

“是!”喜公公领命疾步离开。

皇上心情极端不好,或是特别好的时候总是特别喜欢看月妃跳舞。而这次明显是因为心情极端的好。原因,重创了凤家!

九皇府

九皇爷匆忙从宫中回来,听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消息…

“我刚去了凤家,但还是晚了一步,蔺芊墨已经离开了。”夏如墨沉重道。

赫连逸听言,眼眸沉下,转身,大步往外走去。影一疾步跟上。

“影二呢?”

“暗中跟在芊墨郡主身后。刚让人传来消息,芊墨郡主去了凤璟城外的庄上。”

赫连逸听了,未再多问,翻身上马,“驾…。”

疾驰,飞奔,带起一片尘土飞扬!

三皇府

听到蔺芊墨狼狈从凤家离开的消息,秦卿淡淡一笑,什么都没说。

蔺芊墨名声已彻底全毁了,她这辈子别说富贵,就连安生的日子恐怕都难再有。如此,蔺芊墨再不值得她注意了。从此走出她的视线!

抬手抚上自己的小腹,现在,她要急的是尽快怀个孩子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想到孩子,秦卿眉头皱起,心里觉得焦灼。一个月除了初一十五,赫连珏基本不进她的院子。如此,她想怀上孩子谈何容易。不过,赫连珏不进她的院子,却也极少去其他妾室的院子。这也算是唯一让她觉得舒服些的地方。

秦卿这样想着,嘴里却觉得发苦。这也说明,在他的眼里,她跟那些妾室完全没有任何差别吧!

“小姐…。”

听到声音,秦卿抬眸,看到桂香端着汤盅疾步走了进来,脸色有些发白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秦卿看了心里一突,看到桂香手里未送出去的汤盅,紧声道,“怎么了?可是没见到殿下,还是…。”还是哪里惹得赫连珏不高兴了?

桂香摇头,上前,低声,急速道,“小姐,赵侧妃那里出事儿了!”

闻言,秦卿眉心一跳,“什么事儿?”

“赵侧妃身边的丫头死了,殿下动的手…。”

桂香话出,秦卿脸色骤然一变,“殿下为何杀她?说清楚!”

桂香深吸一口气,平复一下心跳,道,“赵侧妃的心腹丫头,听说了蔺芊墨的命格,还有被凤家驱离的事儿。为了讨赵侧妃欢心,就在她面前说,蔺芊墨会得到这样的下场,都是她的报应,是老天对她的惩罚。谁让她当初害的赵家被驱逐…。幸灾乐祸的话说了不少,结果全部被殿下听到了。殿下什么都未说,直接砍了她!”桂香说着,心跳又不稳起来,以为这样类似的话她也说过一点儿。若是让殿下知道了,那…

看着桂香那惊恐难安的神色,知道她在害怕什么,却没那心情去安抚,只绷着脸道,“那赵惜儿呢?”

“殿下说,她既然如此舍不得家人,那么就送她过去跟赵家人团聚!而后,不容赵惜儿辩解一句,就把人给送走了。”

秦卿听完,抿嘴,脸色变幻不定。就因为说了蔺芊墨的话,赵惜儿主仆,落得一死一弃…。这意味着什么?

难道,赫连珏对蔺芊墨…。秦卿想着,心口紧缩,脸色微白。所以,赫连珏才会对她们这么冷淡?

这想法出,难堪,愤怒,被羞辱等各种感觉一拥而上,脸色越发的难看,不过,只是一会儿这些情绪都被压下了。深吸一口气,缓缓坐下,看向桂香,“这件事儿以后不要再提及。另外关于蔺芊墨,也告诉院中的人,以后都不许非议,谁敢多言一个字,杖毙!”

“是!”

秦卿院中的动静传入赫连珏耳中,淡淡一笑,未有任何反应,“凛一!”

“殿下!”

“蔺芊墨去了哪里?”

“回殿下,应该是去了凤璟城外的庄上。还有…。九爷刚刚也出京了。所去方向与蔺芊墨相同!”

赫连珏听了,懒懒靠在软榻上,懒散道,“不意外!”

“殿下,可要…”

“什么都不必做!”

“是!”

“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凛一退下,赫连珏晃动手中的酒杯,看着窗外的景色,思绪飘散。听到蔺芊墨再次被人舍弃,他心里很不舒服。

因为不由会想到过往。曾经她对他痴心,他却拿她挡剑。蔺芊墨的死活,他无所谓,只是这事儿,总是让他心里觉得有些膈应…。很膈应…

一口饮尽杯中酒,赫连珏丢下酒杯,缓缓闭上眼睛。不知为何,那些过往最近越发的清晰。让人心里很不舒服。

城外

夕阳西下,微风徐徐,带来一丝淡淡的海味,潮潮咸咸,一如人的心情。

蔺芊墨蹲坐在凤英的墓碑前,拉起袖子,拂去墓碑上的微尘,“这样的景色,让我想起你离开的那一天。景色还是那么美,可心情却是同样的差。”

“距离上次见面到现在,已经三个多月,一百零五天了,再次见到你可真好!你呢?高不高兴?”

蔺芊墨说着,嘴角勾起一抹淡笑,“你一定会说高兴,对吧!就算我来的有些晚,你也不会生气。”

“其实,我应该早些来看你,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儿。所以来晚了。”

蔺芊墨说着,从一边的篮子中拿出一个酒壶,两个酒杯,倒满,“这杯是我的,这杯是你的,今天我们来喝一杯吧!”说完,一口饮尽。

“这酒味道不错,你也尝尝!”一杯酒,倒在凤英碑前,“是不是很好?”

“你一定会说不好,也不忘说;夫人,不要喝酒,对身体不好!”蔺芊墨说着,再次斟满,“没关系,其实,你家夫人我特别会喝酒。从前我滴酒不沾那是为了形象。喝酒,我是深藏不露那一型的,所以,你不用担心!”

说着,再次一口饮尽,“凤英,有些话我想说说,想说给你听。因为除了你,我不知道该跟谁说。”

“你不开口,我就当你同意了。那我开始说了!”

“你知道吗?那个在你眼里,无所不能,天下无敌的主子他从边关回来的时候,受伤了,然后还给我玩了一把失踪,直到现在还没回来!”

“凤英,你说,他这次是不是作的太厉害了些!”

“有哪里不高兴了,跟上次一样发发脾气,闹闹情绪就够了,对不对?这样玩儿失踪太过分了,是不是?”

“凤璟他太过分了,太不应该!等他回来,我一定要吊起来鞭打他一顿。打他一个刻骨铭心,让他这辈子再不敢犯。凤英,你是知道的,你家夫人我说的出就会做得到。不把他打哭,我绝不罢休!”

说完,倒酒,饮尽,长长的沉默过后,蔺芊墨再次开口,脸上溢出一丝怅然,微笑,“我有这样的决心,不过,等他回来,我一定会舍不得!但我这样,你一定不认为这是没出息,而会说,因为我是贤妻,告诉我做得对。”

话说完,又是一阵沉寂!

“除了舍不得,其实,我更多的是害怕!”

“凤英,我害怕他再也不回来,害怕他跟你一样就那样离开了…。”

话出,眼泪滑落,无助不再隐藏。

“凤英,我想去找他。可我武功不好!我怕我走出凤卫的保护圈,马上就被人给杀了。那样我是清净了,可我不甘心,我想再看看凤璟的脸,哪怕一次也好!”

“我走不出去,每天就这样等着。这种干等待的滋味,很煎熬!而且,我现在越来越害怕见到凤和。我怕他回来告诉我,凤璟他没了…。”

“现在他是失踪了,我每天还都有个盼头,还可以找他!可若是他不在了…。”

“所以,我告诉凤和,哪怕确定凤璟不在了,也不要告诉我。要继续跟我说,没找到,还是没找到,一直说到我发苍齿晃…”

声音渐渐不稳,一口饮尽杯中酒,合着眼泪一块咽下。

“高兴地时候就笑,伤心的时候就哭!不要把什么都放在心里头。都说哭过之后,心情会变好很多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赫连逸站在不远处,蔺芊墨刚才的话一字不落传入耳中。心,缩成一团,胀的发疼。抬脚,欲上前面,被一个声音的打断!

“墨儿…。”声音带着颤意,心痛。

听到声音,蔺芊墨转头,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,眼泪模糊了视线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