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我一定在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耶律佑看着突然出现的凤璟,眉头皱起,“你竟然没死?”

“我没死。而你,马上要死了!”

耶律佑听了,冷笑,“蔺芊墨还在我手里,我死,她也…。”话未说完,人定住,扣在蔺芊墨咽喉处的手,生生被眼前的男人折断。尖锐,极致的痛意,难以忍受,耶鲁佑脸色惨白一片。

历劫归来,这个男人更狠了!

扣在咽喉处的手离开,身上的禁锢消失。转头…凤璟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思念入骨的面容,绝美依旧,只是却多了一抹风霜。

还是那熟悉的眉眼,风华依旧,只是此刻却盈满想念。

“我回来了!”声音带着一丝轻颤,干干涩涩,没了以往的风轻云淡。

点头,微笑,泪水模糊了视线,“终于再看到这张脸,不用再每日祈求,入梦才能相见。”

原来世上最动人的一句话,不是我爱你!而是,回来!

一句话落入耳,凤璟眼睛发胀,心刺痛,喉头哽住,伸手,把人拥入怀中,完完全全护在怀里。抬眸,看向耶律佑!

极致的痛,化为滔天的怒,手微抬,长袖飞舞,杀气蔓延,冰冷弑人,内力倾泻而出,厚重的压迫感随之儿来,令人心口微窒,紧绷!

毁天灭地,唯死方休!

“你,该死…”

声音清淡,语气轻缓,话落…。

一片猩红,血色飞溅,血肉横飞。人被撕裂…

躯体如布,飞散一地!

一幕,一梦魇!

触目而惊心,动魄而惊魂,极致残忍!

太子赫连珉面色紧绷。

众官员除了武将还能扛得住,其余文官面无人色,已开始呕吐!

杀人他们见过,菜市口他们还曾经监斩过。可那一刀砍,跟这被撕碎,那完全是两个概念。看到这一幕…反射性夹紧腿,差点尿裤子!

看着那地上掉落的血肉,继续狂呕不止,这辈子再不想再吃肉了!连耶律两个字都不想再听到了。

这血腥的味道,这让人惊心惊恐的一幕,昭示凤璟他真的回来了,也预示着,京城之中又有一股风暴将随着而起!

赫连逸看着凤璟,紧握着的手,缓缓松开,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。这样,也好!

无视众人反应,处死耶律佑,凤璟抱紧蔺芊墨飞身离开。

看着凤璟离开的背影,看着地上那残破的尸体。一些曾讨伐凤家的人,背后开始冒寒气。凤璟的归来,明确预示着某些人的死期,到了!

死无全尸?死无葬身之地?选择哪个才更好些?

***

凤璟带着蔺芊墨离开皇宫,却并未回凤家,而是回到了蔺毅谨在城外早已置买,才归置的好的别院中。

“凤璟…。”

看到凤璟,蔺毅谨一震,惊,也喜。可在看到他怀里的蔺芊墨后,。凤璟即刻从蔺毅谨的视线内消失了,顾不上了,捂着胳膊,疾步上前,“墨儿她怎么了?受伤了吗?”

蔺芊墨听到声音,转头,看到蔺毅谨发白的脸色,还有他捂着胳膊的手,“你胳膊伤了?”

“没大碍!你怎么样?可都好?”说着,上下打量着。

“我很好!”

蔺芊墨说完,蔺毅谨还欲追问几句。刚张口,话未出,就见凤璟脚步一转,抱着蔺芊墨从面前消失,转眼进了房间。门,关上,把蔺毅谨隔离在外。

蔺毅谨:…。笑,凤璟活着回来,真好!而后,嘴巴又抿了起来,只是还是那么不讨喜。无视他这个大舅子,霸占他妹子!嫌弃。

心中思念说不尽,索性不说,直接行动表示。凤大爷的行动力,自来比言语能力强悍。

身体被禁锢,呼吸被掠夺,灼热的温度,熟悉的体温,久违的气息!

没有太多温柔,掠夺,索取感受她的存在,似要焚烧一切。

热切,猛烈的吻,却不存在欲望,有的只是厚重的恐惧和不安。

差点失去的惊惧,几乎错过的后怕,多日来的不安,一涌而出,往日的清淡,从容完全无踪。整个犹如被激怒的豹子,透着一股欲撕裂一切的戾气…

最后,蔺芊墨伸手把凤璟的推开,大口喘气…刚没在城墙摔死,现在差点被凤璟给闷。

凤璟抱着蔺芊墨在自己腿上坐下,一只手为她抚着胸口,看着她大口吸气的模样。心略安…。

因为,活着的人才需要喘气!

经历生死浩劫,久别重逢。亲过之后,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了!

可说什么呢?述说心里思念,心中恐惧;询问发生了什么,经历了什么?要说的,想知道的都太多!

“夫人,我…”

凤璟刚开口,蔺芊墨这边接过,“死鬼,混账,冤家,没良心的,不守信的。走的时候,我明明说的是一路顺风,可你却给我来了个半路失踪?生死不明?凤璟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是我的错…”干脆的认错,招来的却是蔺芊墨的不满。

“浑说,我相公才没错,错的是那丧天良的狗杂种!若不是他,我相公怎么会出事儿。”

“是…”

“是个屁!”

“他就是个屁!”

蔺芊墨听了,冷笑,“吃了那么大的亏,受了那么大的罪。现在回来,你就想跟我说他?”

看着蔺芊墨凶悍,又刁钻的样子,凤璟勾了勾嘴角,抬手,抹去她眼角的水色,心口紧缩,“庆幸我活着,你也安好!”

闻言,蔺芊墨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珠,点头,“确实!没变成肉酱,难看的死去,真是太好了。”

“对不起,是我回来晚了!”

“对不起要是有用,还要捕快做什么?少给我扯那些没用的。”说着,伸手开始解凤璟的衣服。

“我很好,身上的伤都已经快好…”凤璟话没说完,就挨了一冷眼。

“谁管你的伤,你少给我自以为是,自作多情。为你担惊受怕这么久,真是够了!现在,我也该为自己想想了。所以,我只是想看看我的喜欢的腹肌,胸肌还在不在。还有身上有没有别的女人留下的吻痕?”

“你喜欢的腹肌,胸肌都在。吻痕绝对没有!”

“没有吻痕,有女人?”

“女人也没有…”

瞪眼,“你什么意思?我在你眼里不是女人?”

凤璟听了,抬手捏了捏蔺芊墨的脸颊,“在外面那么久,我最想念的就是凡人这副蛮不讲理的样子!”

“除此之外,就不想我别的?”

“嬉笑怒骂属于你的都想。”

“包括我的身体!”

“最想!”

“想的时候怎办的?”

凤璟;…。“我不在,你瘦了许多。”

“不要装作关心我。哼,转移话题,欲盖弥彰,你做了什么,已不用想。”

“夫人…。”

“少给我叫的那么亲近,我跟你不熟。”说完,拍开凤璟的手,起身。

“去哪里?”

“累了,想睡觉!”

“我陪你!”

“不需要!”话落,手被抓住。蔺芊墨顿住脚步。

凤璟伸手把她圈在怀里,诚恳道,“这次是我疏忽了,让你担心了。不过,我向你保证以后类似的情况绝对不会再有。”

“我不相信你!除非你以后去哪里都带着我。”

“好!”

“男茅房除外!”

“那里你是不能去。除了哪里我去哪里都带着你。”

“嗯,直到我腻了为止。”

“我会努力不让你感到腻歪。”

“你这句话,已经很腻歪。”

“因为很想你。”

“可我耳朵没痒,也没打喷嚏。”

“我耳朵也没痒,也没打喷嚏。可我却知道你在想我。”

“既然知道,为什么现在才回来?”

其中的过程,艰辛,凤璟不愿跟蔺芊墨细说,简单带过,

“以后再不会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明白,就像她不想述说她这些日子受了多少委屈一样。那些她都记着,却不想跟凤璟多言,现在能看到他安好,已经足够。

伸手圈住凤璟腰身,头埋在他怀中,“凤璟!”

“我在!”

“等明天我睡醒了,你若还在我就相信你。”

凤璟听言,眼眸紧缩,心口微颤,“我一定在!”

“嗯!”

煽情的话不想多言,中间的苦不想多说。从此以后,只要他在身边就好!

伸手在蔺芊墨身上轻点一下,看她闭上眼睛,睡下。伸手抱起,把她放在床上。和衣随着在她身边躺下,静静看着她明显消瘦的面容,伸手轻抚,“幸好,你在!”轻吻,垂眸,遮住眼底一丝水色。

若是不是因为蔺芊墨,他或许坚持不到现在。

活着回来见她,这种信念,期盼,才支撑他度过那极致痛苦的一段日子。

凤家

凤璟活着归来的消息,瞬时在凤家炸开了锅,惊了所有的人。然却是惊骇的人多,惊喜的人极少。

“木子,你说的是真的?璟儿他真的回来了?”国公爷激动难掩。

“是,主子他真的没事儿,他回来了!”木子用力点头,一字一句,铿锵有力。

凤老夫人听言,眼泪掉下,“老头子,你听到了吧,璟儿他没事儿,他回来了…”

国公爷点头,“我听到了,听到了…。”心里高兴,却也沉重。

等到凤璟知道凤家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,还有蔺芊墨所受到的那些委屈,恐怕…。

“璟儿他人呢?为什么还没回来?”凤老夫人紧声道。

“主子带着夫人去了城外,晚些时候应该就会回来。”

凤老夫人闻言,急声道,“墨儿她怎么样?可还好?”

“嗯,夫人还好!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